赘入豪门-宁浩, 云韵霜-都市情感小说

赘入豪门-宁浩, 云韵霜-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入赘豪门的真实生活

“我需要你!”

手机屏幕里是一个衣装华贵的女人,端着一杯红酒依靠在长沙发上,浑身珠光宝气。

“世界著名的金融家,怎么会需要我一个厨房小工!”

宁浩躲在餐厅后厨的角落,眼中满是冰冷的笑容。

女人柳眉微蹙,有一丝温怒。

“难道你父亲去世了,你也无动于衷?”

宁浩一怔,用一个微笑,很自然的将眼里的悲伤掩饰而过。

“我父亲只有清河镇的那个朴实老农,而且他的身体很健康!”

女人是个著名银行家的二婚妻子,也是宁浩的后妈!

幼年时担心他争夺家产,将他寄养给了一对农家老夫妻!

现在银行家死了,女人也没产下一子,宁浩反倒成了第一继承人!

女人的所有计划都破灭了,主动找上宁浩。

“看看你现在穿的衣服,肮脏的油污,浑身的土气,你真的不想要那笔财产吗?”

女人抑制住心中的怒火,平心静气的劝导着。

宁浩瞥了一眼身上的衣服,并没有因此而感到卑微。

“不错!我只是一个后厨的杂工,但你还不是得求我?”

女人气笑了,突然露出妩媚笑容。

“还记得幼年时陪你玩乐的艾丽莎吗?”

“如果你愿意回来,我会替你们做媒,艾丽莎已经长得亭亭玉立,成为了最美的女人!”

“是吗?”宁浩嘴角上扬,那个比他大一岁的少女,现在想来依旧是美好的回忆。

“可惜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我很爱我的妻子!”

“别装了,我知道你过得并不好!你的妻子怎么比得上艾丽莎?”

女人的情绪开始激动,如果无法说服宁浩,她将失去现在的一切。

“那可不一定!”

听到她诋毁自己的妻子,宁浩所有的耐心都没了。

正要结束通话。

突然一声怒吼传来。

“宁浩,给老子滚出来!这菜是你配的吗?菜里的石子是哪来的?”

前厅经理怒气冲冲的走来,将一个盛着汤菜的盘子砸了过来。

宁浩匆忙躲闪。

盘子砸在了墙上,汤菜浇灌了他一身。

“还不滚出去给夏总赔礼道歉,以后也不用来上班了!”

“不行啊,今天就领工资了,我工资还...”

宁浩慌了,好不容易干了一个月,要是领不到工资回去,丈母娘还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

“你还想要工资?得罪了夏总,你在北城都不一定能混下去!”

前厅经理恶狠狠的抓住宁浩衣领,将他拎了起来,直接扔出了后厨。

面前是两位穿着高跟筒靴的年轻女人。

洁白的长腿在筒袜的勾勒下,显得光滑无比。

上身穿着相同的黑色束身连衣短裙,外加绒毛披风。

每一寸肌肤都散发着贵妇的气息。

一人拎着一瓶洋酒,小脸红扑扑的,有些微醺。

“呦,还是个帅哥!”

站在前面挎着绿色小包的女人就是夏总,夏芳。

宁浩暗叹自己运气太差,怎么碰上了这个女人!

夏芳是北城夏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

年纪轻轻就成了北城出名的投资老板,这一条街的商铺基本都是她的。

餐厅老板平时见了夏芳都得夹着尾巴,更不要说宁浩这种小人物了。

“夏小姐,是您来了啊!”

宁浩连忙起身赔着笑容,实在是不想这个月的工资泡汤。

谁知夏芳面色一冷。

“跪下!谁让你起来了!”

“跪....跪下?”

宁浩愣住了,男儿膝下有黄金,怎么能轻易下跪呢!更何况还是给一个女人下跪!

他无法接受!

“怎么?给夏小姐配的菜里吃出了石子,让你跪下道歉,委屈你了?”

夏芳身后的女人眉目一瞪,借着酒劲之余,耍起横来比往日更甚。

“快跪下啊!夏小姐今天喝多了,千万别给店里惹了麻烦!”

前厅经理吓坏了,敢在这里忤逆夏小姐,随便涨一年房租都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我不跪!道歉可以,扣工资可以,凭什么让我跪下?”

宁浩打死也不从,大不了不要这份工作了。

“你说什么?我看你们这家店是不想开了吧!”

夏芳眼头一挑,指着宁浩怒斥了声。

前厅经理慌了神,从口袋里掏出一千块钱,颤颤巍巍的递到宁浩手里。

“这是一半工资,你就服个软吧!难道你还想让你丈母娘说你是吃软饭的废物吗?”

这句话对宁浩的冲击太大了。

在这里努力工作的目的就是为了堵住丈母娘的嘴。

若是在最后关头放弃了,岂不是前功尽弃。

想到这里,宁浩一咬牙。

跪下了!

面前的高贵大小姐笑的肆无忌惮,抬手轻拍在他的脸上。

“小帅哥,你不是很有骨气吗?”

宁浩低着头默不作声,拳头紧握,一千块钱攥在手里咯吱作响~

“软蛋!”

夏芳摇了摇尽是不屑,不过也没再刁难下去,带着闺蜜进了包房继续欢愉。

“经理,我明天还能来上班吗?”

宁浩起身后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他最关心的还是这个问题。

“还上什么班?夏小姐看见你影响了心情,谁负责?钱都给你了,快点给我滚蛋!”

经理将宁浩直接推出了走廊。

回家的路上,宁浩拿出手机,才发现刚刚忘了挂断视频。

“啧啧啧,过得这么惨?你可想清楚了,只要点个头,我就会给你数不尽的....”

女人话到一半,宁浩直接关了手机扔进口袋。

他若是答应了,怎么对得起从小自己受过的苦。

走到莲花阁别苑,看着眼前的独栋小楼。

如此奢华的住所,但了解情况的人绝不会羡慕他。

一个入赘豪门的真实生活!

没有什么CEO和白富美以及人生巅峰。

只有无尽的羞辱和卑微的身份。

宁浩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微笑,不希望被家人看出异常。

“嘎吱~”

门打开了,大厅的灯通亮。

他的妻子云韵霜和丈母娘兰钗,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一本画册,相谈甚欢。

随着宁浩归来。

两人笑声戛然而止。

“不看看几点了,现在回来是想饿死我俩吗?”

兰钗见到宁浩第一句永远是责备。

一个赚不到钱的女婿,在她眼里连地上的泥土都不如。

好的是,今天宁浩赚到了。

递上自己用一个月的辛苦和一次下跪换回来的一千块,宁浩充满了期待。

他希望这是个开始,能让妻子和丈母娘对他态度好转。

“呦!今天还真拿钱回来了!”

兰钗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宁浩心头一喜,一个月的努力果然没白费。

可接着现实就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啪!”

兰钗直接将钱砸倒了宁浩脸上。

“你知道今天林少送给小霜的车多钱吗?你这么点钱拿出来丢人的?还不滚去做饭!”

宁浩拳头紧握,看到云韵霜的手包上已经多了一把崭新的宝马车钥匙。

如此贵重的礼物,换做是他也不知得努力多少年。

捡起地上那轻飘飘的一千块钱。

宁浩默默走向了厨房。

云韵霜看着丈夫颤抖的背影,知道他强忍着心中的耻辱。

可这又能怎样?

她创业有成,肤白貌美,不知有多少男人舔着脸跟在她身后献殷勤。

说来可笑。

当初云韵霜的爷爷信生辰八字,通过十里八乡才找到宁浩。

非说宁浩是富贵命,以后能护着云韵霜,便招他入了赘。

宁浩家里本就穷,而且一眼看上了云韵霜。

这事一拍即合两人就结婚了。

结果到现在也没看出宁浩有什么出息。

第2章 以后让我来保护你

做完饭,看着母女二人吃完,再将盘子洗干净。

宁浩推门走出了别墅。

他想去吹吹风,散散心。

今天这一跪只能说是白跪了。

钱拿回来和不拿回来,又有什么区别?

也不知走了多久,来到一条空旷的小街。

迎面走来两个醉醺醺的年轻女人,相互扶持,摇摇摆摆。

远处看着身材不错,腰肢扭动。

近看宁浩却愣住了。

这不是夏芳和她闺蜜嘛!

“呦,是那个软蛋啊!”

夏芳的闺蜜一眼就认出了宁浩。

两人兴致冲冲的围上来。

“小帅哥,这么晚还不回家,在大马路上等姐姐吗?”

夏芳的闺蜜拍着宁浩的脸颊,语气轻佻。

宁浩不想理会这两个人,退了一步打算离开。

“跑什么?给本小姐过来!”

夏芳一把拉住宁浩的衣领,将他的头压了下去。

“我的鞋和袜子刚刚被吐脏了,舔干净就让你走!”

夏芳的话说完,她的闺蜜就笑出了声,眼中满是暧昧:“你不会是看上这小子了吧?”

“看上他?”夏芳嗤笑一声:“他算什么东西,顶多就是玩玩他罢了!”

两人自顾自的对话,完全没有察觉到宁浩眼中愈渐燃烧的怒火。

“把手松开!”

“呦呵?敢这么跟本小姐说话,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夏芳摇摇晃晃的指着宁浩。

“我说把手松口!”宁浩又一次重复了这句话,胸中怒火肆虐。

七尺男人,蒙受父母养育之恩。

白天为了生计钱财下跪也就算了,现在绝不能让这女人羞辱了他。

夏芳在这条街上跋扈惯了,怎么会被一个青年男人吓到,抬手一耳光就抽打了过去。

“敢吼我?给你胆子了?”

“啪!”

一记响彻街边的耳光。

不过并不是落在宁浩脸上的。

夏芳直接被扇的翻到在地。

“你...你疯了,敢打夏小姐?知道她是谁吗?”

另一个女人惊声大呼,急忙扶起夏芳。

“我管她是谁!”

宁浩冷笑了声,连那个闻名世界的金融家面子他都敢不给,一个夏芳又算什么。

回到家也没多想就睡了。

一夜过去。

“咚咚咚!”

兰钗在房门外疯狂的敲门,愤怒的嘶吼传来。

“废物,你到底是怎么得罪了那女人,你想害死我们母女俩吗?”

“那女人?”

宁浩一屁股坐起来,慌忙穿上外衣去开门。

“你还想狡辩?夏芳带着人都找到家里来了,说是你打她,要几十万的医药费!”

各种检查单被兰钗砸到了宁浩脸上。

“几十万?”

宁浩傻了眼,不就是打了一耳光嘛,凭什么要几十万的检查费,怎么不去抢!

可捡起那些单据,他却不吱声了。

各种整容的收费单和鉴定报告,这一张脸,确实价值几十万!

“还不快滚下去,你做的事难不成让我女儿给你承担?”

兰钗气的满面通红,扯起宁浩肩膀上的衣服,将他拉到了大厅。

夏芳就坐在沙发上,脸颊肿胀,还真是打的不轻。

身后几个彪形大汉虎视眈眈的盯着。

云韵霜站在一旁,一脸赔笑的给人家解释。

夏芳起身打量了一番。

一席粉色的居家睡袍,翘丽的曲线身姿,白皙透亮的肌肤,精致的五官,纤细笔直的双腿。

夏芳引以为傲的身材和容貌,在云韵霜面前瞬间变得暗淡。

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丽的女人?

夏芳心里的嫉妒和羡慕一触即发,眼神变得狠辣。

“你就是云霜广告公司的董事长,北城出了名的那位创业美女?”

“是!”云韵霜轻咬粉唇,只能尽量放低姿态。

夏芳父亲的公司是她的一个大主顾,根本不敢得罪。

“不就是长了一张狐媚子的脸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云韵霜脸颊绯红一片,她绝不接受这种平白无故的构陷。

夏芳一听这话,脸色阴沉了下去。

“我怎么说话还用你教吗?”

“我打了你自然会承担后果,跟我媳妇没关系!”

突然,宁浩走来一把打开了夏芳的手,挡在妻子面前。

“呦,挺有骨气啊?你以为赔了几十万就没事了,没有我爸,你们能住在这么舒坦的别墅里?”

夏芳嗤笑了声,直接拿出手机,当着几人的面拨通了一个电话,并且放至免提状态。

“大小姐,您有什么吩咐?”

“立刻跟云霜广告公司解约,以后也不用跟这个公司合作了。”

“好!”

电话那头的回应非常简短,几乎没有考虑。

而且很快,云韵霜的电话就响了,正是夏氏集团的负责人。

云韵霜听到这个消息,瞬间瘫坐在地上。

恰巧两家公司就要签订下一期的合同了,这个时候反悔,对云霜广告公司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

她马上将要面临的就是巨大的资金缺口,员工工资、房租、甚至包括这栋别墅的贷款。

耗费多年心血所铸建起来的公司,也有可能因此轰然倒塌。

“夏小姐,宁浩这个废物跟我们家半点关系都没有,他得罪了您是他的事,我现在就让他滚出去,千万不能牵连我女儿啊!”

兰钗抓着夏芳的手臂苦苦哀求。

别说把宁浩赶出去,杀了宁浩的心都有了。

“是吗?那就看你们的表现了!”

夏芳拍了拍兰钗的肩头,尽是讥讽笑容。

一挥手,带着几个保镖离开了云家。

兰钗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宁浩,慌乱的走进房间,四处翻找。

将两人的结婚证拍在桌子上。

“离婚,马上跟我女儿离婚,我不能让你害了我女儿!”

兰钗恶狠狠的看着宁浩,他就是女儿道路上的绊脚石,是女儿人生的拖油瓶。

“这...”云韵霜有些迟疑。

看着妻子为难的样子,宁浩心中一阵纠痛。

其实他从未责怪过妻子的冷漠。

这些年来云韵霜因为他,不仅要经受娘家亲戚的冷眼,还要扛起家里的生计,确实吃了不少苦。

终于!

宁浩在心里做了一个决断。

“老婆,这些年你也累了,以后让我保护你吧!”

房间里的声音变得寂静下来。

宁浩成了所有视线的焦点。

“吹什么吹?你能保护得了谁?”

兰钗起身怒骂,唾沫星子飞溅。

宁浩不说话还好,一说这种话更是让她恶心,没本事还要装英雄的男人大有人在,都是些没出息的货。

云韵霜失望透顶,第一次发现宁浩这么虚伪。

第3章 这才是真正的豪门

她缓缓的摇着头,终于没法再忍受这样一个男人了。

“离婚吧!”

兰钗一愣,她期盼了多久,现在听到女儿松口,满面惊喜。

“妈的乖女儿,你总算想通了!早就该甩了这个废物!翟少,王少,斌少,电话都给我打爆了,全都是想跟你相处的富家少爷,随便选一个以后都不用再辛苦创业了!”

云韵霜深吸了一口气,仿佛从刚刚的打击中缓了过来,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

“妈,再婚的事你看着办吧!只要能帮我渡过这个难关的男人我都嫁,千万别再是个一点忙也帮不上的!”

“这你放心,妈给你介绍的都是豪门子弟,只要你同意跟他们结婚,夏芳见了你都得点头哈腰!”

兰钗双手合十,仰天祷告,总算有希望看到宁浩这个拖油瓶滚出家门了。

豪门才是女儿最终的归属。

“我说了我会解决这件事!”

宁浩拳头握紧,默默的扔下这句话,转头便离开了。

他的眼眶已经发红,难道豪门真的就这么令人向往吗?

“你要是能解决这件事,我兰钗以后天天把饭做好送到你面前!”

兰钗冲着宁浩的背影暗淬了一口,满是轻蔑和不屑。

走出别墅。

坐在大门外的墙角,宁浩拿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怎么,想通了?”

手机屏幕里还是那奢华的场景,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手握红酒杯,靠在长椅上。

“别废话,市值一千个亿的公司,我现在就要!”

“哈哈哈~”

视频的画面结束于那女人一声娇媚的笑容。

仅仅过了两分钟。

女人的视频电话再次打来。

“从今天起你就是华峰集团董事长,占股百分之三十四!”

“我的管家会代你处理公司一切事宜,不会影响到你的正常生活!”

“属于你的银行卡会在今天送达!”

“目前存款总额约三百二十亿元,固定资产总额约一百七十八亿元,持股公司分别有........”

“无论是生活还是事业上的任何问题,你都可以吩咐我的管家来完成!当然也包括帮你抹杀任何一个惹你生气的人。”

说到这里,女人的语气一顿,露出一丝俏皮的笑容。

“管家的联系方式我已经发到你手机上了,这一切还算满意吧?”

片刻的沉寂。

“满意!”

宁浩的声音平静极了。

这可是丈母娘心心念念的豪门啊!

多少人挤破头都想进去的豪门啊!

他不过是点了个头,便握在手中。

华峰集团!

世界上最大的电子科技公司,所产出的手机风靡全球,是所有时尚青年热衷的产品。

云韵霜一直用的就是这个牌子的手机。

而且华峰集团的市值绝对不止一千个亿。

是仅百分之三十四的股份就价值一千个亿!

宁浩从墙角站了起来,眼中气势一扫颓态。

凉风刮在脸颊上,露出玩味的笑容。

他的眼里似乎少了一丝感情。

那些看不起他的人,一个个声称自己是豪门!

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豪门?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

“让北城夏氏集团的夏芳,跪在我媳妇面前认错!”

“好,我会吩咐管家去做,你也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女人甜美的笑容固定在屏幕上,通话结束了。

久久后,宁浩离开了别墅区,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到了中午,他才从外面拎着饭菜回来。

云家母女二人正往外走。

两人穿着靓丽的新衣服,化着精致的妆容。

特别是云韵霜,一席性感的小礼裙,连平时压箱底的镶钻高跟鞋都穿在了脚上。

宁浩心头一沉:“媳妇,你干什么去?”

“你自己吃吧,不用管我们了!”

云韵霜随口应了一句,连宁浩看都没看一眼。

兰钗嘴角挂着少有的笑容,扶着女儿的胳膊上了车。

今日是宁浩来云家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丈母娘却没挨训斥的。

事情显然不对。

放下袋子,宁浩从车库里推出一辆绿色的电瓶车,紧紧跟在云韵霜的车后面。

他想到了早上出门前,兰钗说要给云韵霜介绍那些大少爷。

难不成是背着他去见面了?

越想宁浩越难受。

车停在一家咖啡厅楼下。

宁浩骑着电瓶车躲在一旁。

云韵霜和兰钗二人挽着手,谈笑走进咖啡厅。

宁浩心里咯噔一下。

刚进门就有一个英俊的男人迎了上来,一身紫色修身西装,手里还攥着一朵玫瑰花献给了云韵霜。

作为自己的妻子,云韵霜非但没有拒绝,反而欣喜的接过玫瑰花,甚至向男人轻轻点腰回礼。

若说两人是初次见面,宁浩打死都不信。

他一拳砸在电瓶车椅上,没有丝毫停留,大踏步跟了上去。

云韵霜和那男人坐在一个屏风相隔的独立小桌前。

为了不打草惊蛇,宁浩选择了屏风另一侧的餐桌。

贴着耳朵就能听见他们的对话。

男人带着金丝眼镜,胸前还插着精致的怀表装饰,一副绅士的样子,双手交叉在桌上。

“阿姨愿意成全我和小霜,实在感激不尽!”

兰钗对翟天满是欣赏的喜色,怎么看都比宁浩顺眼的多。

“只要能让我女儿过上幸福的生活,不再受人欺负,也不用承担那么大的工作压力!阿姨愿意做个坏人,赶走那个废物!”

宁浩牙关紧咬,废物显然指的就是他。

而且结婚这么多年,他从没见过兰钗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话。

“阿姨尽管放心,夏家和我们家在商业上是战略合作伙伴,我的面子夏芳还是会给的!”

翟天眼里充满了自信,顺势将手搭到了云韵霜的手背上。

“那....那就谢谢你了!”

云韵霜的脸颊有一丝红润,两只手捧起菜单,很自然的躲开翟天的手。

翟天眉头闪过一丝阴郁。

兰钗连忙在背地里戳了戳女儿。

“你干什么?难不成你还真指望家里那个没出息的废物来替你解决夏芳的事?翟少可是豪门子弟,最看重面子!”

“小霜,北城这地方可不是谁都能跟夏家相提并论的,如果我不帮你,恐怕夏芳是不会放过你的。至于你的那个男人...呵!”

翟天话说到一半,讥讽的笑了一声,对宁浩的不屑毫不遮掩。

云韵霜咬着粉唇。

翟天话说的不好听,但是事实。

宁浩说他来解决这件事,完全就是吹牛,根本不可能指望的上。

除了翟天,恐怕没人能拯救她的公司。

云韵霜最终还是放弃了抵抗,心乱如麻,将手缓缓抬起,将放到翟天手里。

她只恨宁浩没本事,才让她承受这样的侮辱。

突然一个女人推开了咖啡店的门。

披头散发,步伐趔趄。

一手捂着红肿的脸颊,一手握着手机哭喊着。

“爸,我已经查到云韵霜来了这家餐厅,您放心,我现在就跪下来求她,我给她磕头,我求她放过咱们夏家!”

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云韵霜和兰钗二人相视一眼,异口同声。

“夏芳!”

赘入豪门-宁浩, 云韵霜-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45014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