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至尊战神-赵锋, 灵云-都市情感小说

都市至尊战神-赵锋, 灵云-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战神无双

二个月前,护国联盟之一的龙盟,派出无双战神,在东境山脉中,斩尽八国来犯之敌。

无双战神更是以一人之力,绝杀四名他国王级人物。

一时间,战神无敌风姿绝世,华国威势大起!

然而,无双战神因此战身受重伤,战后消失在茫茫群山之中,杳无音讯。

龙盟虽然派出万人兵团寻找,奈何二个月来,却寻不到半点踪迹。

战神,恐怕已经陨落!

消息一出,举国哀鸣!

……

是夜,圆月高悬。

江州市,长宁路,姜氏面馆。

“八年了,口味依然没变。”

赵锋喝完最后一口面汤,他难掩凌厉的脸上,露出一丝感慨,神情幽幽。

八年未归,江州仍是江州,但早已物是人非。

在他身旁,一位绝美女子卓然而立,身姿婀娜,背挺如剑,宛如战士站岗。

不过,此刻她露出疑色。

“先生,您大伤未愈,几个不入流的家族而已,又何必费心?”

赵锋眼中有波澜起伏,道:“灵云是我挚爱,她失踪一事,我要亲自彻查。”

一股肃杀刺骨之气,随者话语荡漾开来。

那位叫做桃子的美女部下,浑身一颤。

她面色复杂:“可他人都说,灵云姐已经……”

“那他人都还说,我也死了?”赵锋反问。

“是桃子多嘴了。”桃子连忙躬身。

她跟随赵锋多年,像这种情绪失控的情况,实属罕见。

毕竟,她面前这个男人,十六岁入龙盟,二十五岁,便已登上万人敬仰的战神之位,成为龙盟中最年轻的将领。

护万里山河,斩八方敌寇。

多年浴血奋战,早已练就了赵锋坚韧如铁的心性。

甚至,就连坐龙盟头把交椅的天骄巨擘,他都不放在眼里。

而如今,为了一个洛灵云,他不顾大伤奔赴千里,事必躬亲,其重要性可见一斑。

正当两人交谈之际,门外传来一阵喧嚣。

大批身穿黑色西服的青年,气势汹汹闯入,碾碎了面馆的寂静。

冲在最前的,是位满脸血肉模糊,鼻梁骨被砸的青年。

他扫视一圈后,指向面馆角落的赵锋两人,目光锐利。

“冯少爷,就是他们俩!”

当下,一群人迅速如潮水般围上,气氛顿时剑拔弩张起来。

为首的冯绍远,紧紧盯着赵锋,冷冰冰道:“是你打断他鼻梁骨的?”

半小时前,冯绍远的手下来此,找老板洽谈收购面馆地皮的事宜。

老板姜老头一口回绝,那手下就想来硬的。

还说如果不答应,就把这间店给砸了。

在那青年即将动手之际,赵锋刚好出现,当场一拳将其轰出店外。

冯绍远盯着赵锋,两眼微微一眯,眼色阴鸷。

他冯家在江洲,说不上是显赫鼎盛的名门望族,但好歹也是叱咤政商两界的高门大户。

收购一个破面馆,那还不是十拿十稳的事?

可没想到,竟有不长眼的敢来阻挠。

面对咄咄逼人的冯绍远,赵锋整个人平静如水,连看,都未曾看他一眼。

旁边的桃子,站的笔直。

没有指示,不可妄动,此乃军令。

“小伙子,你快给冯公子道个歉。”

“冯公子啊,这家面馆我给你了,这两万块钱,就当做你员工的医药费,您看,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就在气氛紧张的时刻,年过半百的姜老头,急忙从后厨跑出,横在了赵锋身前。

此事因他而起,他不想连累任何人。

更何况,大局已定,他一个孤寡老头,斗不过一个家族。

冯绍远冷笑几声,“呵呵,老不死的,你这茅坑里的臭石头总算开窍了。”

言毕,他把目光又落回赵锋身上。

“看在老不死这么懂事的份上,可以算了,不过……他得给我下跪道歉。”

“要不把这小辣妞儿送我也行。”

冯绍远戏谑道,引起他手下人的一阵哄笑。

然,赵锋仍然端坐,半合眼眸,无动于衷。

这时候,姜老头手中的两万块钱,被冯绍远接了过去。

“咻!”

正在这时,空气中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破风声。

“啊——疼!”

紧接着,一阵凄厉的惨叫凭空响起,众人纷纷看去。

只见,刚才接过钱的冯绍远,身姿扭曲的半蹲在地上,他两条胳膊,竟然各自被一根筷子……

钉在地上!

鲜血溢出,凶劲迫人!

众人惊骇不已,面馆地面虽然脏乱,可仍能看出,是大理石材质。

木筷入石,出手狠辣精准!

更令人心惊的是,刚才出手的,竟是那位长相清丽的女孩。

果然,人不可貌相……

一时之间,所有人看向桃子的眼神,充满忌惮。

甚至,都没人敢去将冯绍远扶起来。

这时,久久未动的赵锋,才微微起身,俯身将散落在地上的两沓钱捡起,交还给姜老头。

他转过身来,冷眸横扫全场。

众人也不知道为什么,整个面馆的气温,似乎…都低了几度。

“你们可知道,这位老人,是烈士家属!?”

“他的一双儿女,全在边境战场上,为国捐躯!?”

“而你…一个纨绔子弟罢了,有何资格,强行收购他的房产!?”

赵锋怒声如雷,炸响在面馆之内。

凌厉之气,纵横激荡,让众人几乎喘不过气来。

边境战场,那是如同修罗地狱般残酷之地。

而那些忠烈,他们的尸首,大多数被炮火击毁……

他们用命换来太平盛世,他们的家人,不该受此不公。

“烈士家属怎么了?不就是个老不死的东西么?”

“我有正规收购文件,你难道要反天?!”

冯绍远声嘶力竭,两条胳膊却无法从地上拿开。

从小到大,他都在娇生惯养中长大。

此刻的境遇,让他几近疯狂!

“啪!”

赵锋脸色一沉,抬起手臂,势大力重的一巴掌,落在冯绍远脸上。

骨裂声响起,一口牙混着血水,尽数脱落。

“无人替你负重前行,你又怎能享尽这世间荣华!?”

“一口一个老不死,混账东西!”

赵锋怒目圆瞪,盛气凌人,眼中杀机涌现。

一旁的姜老头,此时苍老的身躯微微颤抖,脸上老泪纵横。

一双儿女尽亡,是人生不能承受之痛。

晚年受尽欺辱,则更加令人心寒。

谁理解过他?

不过好在,还有人记得他的子女,曾经为整个家国做出的贡献!

他正了正佝偻的身子,对着赵锋,深深鞠了一躬。

赵锋则举右手,回敬军礼。

全场,一片寂静。

无人敢妄动,妄言!

不远处,被人扶起来的冯绍远,脸色铁青。

“想跟我冯家作对?我欣赏你的勇气,很好!”

在江洲,他冯家,也不是任人欺凌的主儿!

今日,这个狂妄的青年,必须付出代价!

此刻,一边的桃子忍不住开口,一脸鄙夷:“冯家?就算江洲李家,也不配与先生作对!”

门外,一直在围观的群众,个个听的心惊肉跳。

这二人是不要命了,敢主动挑衅冯家?

还敢挑衅…四大家族之一李家的威严?

要知道,十个冯家,也比不上一个李家啊!

在大多数人看来,这年轻人简直是阎王桌上抓供果,送死。

“少爷!上百辆黑龙越野车拐入长宁路,看样子是奔着咱们这边来的!”

这时,从门外跑进来一个壮汉,上气不接下气的禀告。

冯绍远愣了下,黑龙越野?那可是联盟作战团的专用车啊。

他面色凝重,忙问道:“打头车车号是不是9999?”

壮汉点点头:“没错!”

冯绍远听后,阴鸷的脸上愁云散去,绽出一丝狂妄笑意。

“哈哈,那是我老爸的挚友!”

说完,他转头望向赵锋及桃子,眼中精芒四射,狞笑:“今天,你俩插翅也难逃了!”

赵锋坐回原位,气定神闲地抿了口茶水。

他平静地看着冯绍远,轻声道:

“你,也是。”

第2章 除名   

“呵呵,够狂妄,我看你还能狂妄多久!”

冯绍远深深看了赵锋一眼,吐出一口血水,整理了下衣服后,带人出去迎接。

整条长宁路,已经被戒严,连行人都不许通过。

空荡的街道上,有一股压抑的气氛弥漫。

远处,上百辆黑龙越野车,打着双闪,宛如一道钢铁洪流般,席卷而来。

这种车经过特殊改装,堪比装甲车,可以抵御炮火轰击而不毁,被人称作陆战神器。

“吱!”

上百辆黑龙越野在姜氏面馆停下,近千名身穿黑色劲装的男子,从车上下来,朝着面馆走来。

他们个个面容刚毅,一股肃杀之气,扑面而来。

四周围商铺中的人,被这一幕彻底镇住了,什么人物要来。

竟然,这么大阵仗?

冯绍远一行人,更是感觉有些腿软。

黑色人潮中,一位三十多岁的魁梧青年,鹰视狼顾般走出,气度不凡。

在他右胸口处,有一枚豹头银章,光辉灿灿。

若是有熟知华国军制的,便会知道,这乃是三品都尉,可统兵三万。

军制中八品为最低,一品为至高,往上,则是诸侯般的王级。

“古大哥!”

冯绍远上前,脸上堆积谄媚笑意。

古凌见是冯绍远,斧劈刀凿般的脸上,浮现一丝笑意。

“绍远,你爸最近可好?”

“我爸挺好的,就是总挂念古大哥。”

古里刚要点头,便疑惑问道:“咦?你怎么受伤了?”

冯绍远脸色狠厉,“被一条狗咬了一口,古大哥,您要为我出气啊!”

有三品都尉在此,冯绍远底气十足。

哪怕是江洲三大家族,也不敢不给联盟作战团面子!

虽然不知道古里来这里究竟要干什么,但那个狂妄的青年,今天绝对完蛋了。

“有这事?等我办完正事,为你主持公道。”

古里是个脾气火爆的人,听闻此话,眉头马上一挑。

他与冯家家主交好,顺手解决一下也无妨。

而正在这时候,姜氏面馆里,忽然传来一阵雷霆之声。

“古里,给我滚过来!”

七个字,字字铿锵有力,充满无上威严。

一股睥睨八方的气势,横扫开来!

与此同时,桃子搬着一张椅子走出,放在了面馆门口。

赵锋紧随其后,坐了上去,一双冰眸,冷冷注视着古里。

“哗!”

赵锋出现后,街道上近千名黑衣男子,纷纷挺胸抬头,而后……竟齐刷刷地朝着他单膝下跪!

动作整齐无比,没有任何杂乱之音。

“参见,战神!”

宛若虎啸般的沉喝声,在街道上回荡不休。

一声出,千人跪。

场面,震撼人心。

赵锋端坐椅子上,望着跪伏在地的千人,点了点头:“都起来。”

“遵命!”

近千名黑衣男子声浪滚滚,起身动作仍然整齐划一,气势磅礴。

四周围商铺的店主,以及未来得及疏散的群众,被眼前一幕,惊得头皮发麻。

古里虎躯猛颤,宛如见鬼般看向赵锋,眼中满是惊骇欲绝,以至于愣在了原地。

刚才他得到密令,说有战神级来了江洲,命他迎接。

他没多想,还以为是联盟里其他大人物,所以急忙赶来。

却不曾想,竟然是赵锋!

桃子见他失神,赶忙提醒:“还不快来见礼?”

古里回过神来,急忙上前鞠躬行礼,恭敬道:“黑龙营古里,见过先生,桃子姐。”

哪怕他是三品都尉,地位尊崇。

但在这位天骄面前,也得毕恭毕敬。

当年,无双战神执掌华国南境,其锋芒耀眼,无人能出其右。

战…战神?!

这人,竟然是,战神?

冯绍远脸上充满不敢置信的神色,一下子瘫软到了地上。

古里能在三十岁年纪,升至都尉级别,已是举世罕见。

他,看样子不过二十四五岁,怎么会是王级?

而且,旁边那位美丽女孩,竟然也让三品都尉,恭敬有加!?

极致的恐惧,在冯绍远心中无休无止地蔓延…

以至于一股热流,在裤裆里滋生,他都没有发觉。

这种级别,他惹不起…

他冯家,更是惹不起…

面馆老板姜老头,眼中猛然露出惊诧。

他常年关注军情,一瞬间,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如此年轻的王级,那就只有……那位传奇了啊。”

“见我活着,你好像很惊讶。”赵锋望着古里,语气淡然。

古里保持着行礼的姿势,再次恭敬道:“不敢,古里始终不忘先生栽培!”

“那你,可知我为何亲临江洲么?”赵锋眼神骤然变得凌厉,质问道。

古里叹息一声,点点头,“为洛小姐而来。”

“我问你,洛家,以及灵云身处危难之时,你坐镇江州一带,为何袖手旁观?”

一股恐怖的威压,从赵锋身上散发而出,

常年身居高位,他那一身叱咤风云的气势,给人难言的压抑。

古里张了张嘴,欲要解释些什么。

但最终,他低下头,道:“先生,请您责罚!”

二个月前,无双战神陨落的消息传回龙盟,哀声一片。

同在龙盟任文职的洛灵云,伤心断肠,辞去职务回了江洲。

而她回来后,洛家却正在遭遇家族史上最至暗的时刻。

江洲李、宋、唐三大家族联起手来,压制洛家。

短短一个星期,便让曾经江洲四大家族之一的洛家,烟消云散。

洛家庞大的产业,被三家家族明吞暗吃,瓜分殆尽。

其中,李家大公子李子睿,贪图洛灵云的美色,在某次宴会上,想将洛灵云据为己有。

洛灵云不从,冲出重围,开车逃脱,不料却被李子睿派人追进了归云山。

后来,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但是洛灵云却不见了。

传闻有二,一说洛灵云已经逃出生天,藏了起来。

二说洛灵云可能为了贞洁,跳崖明志……

当时的赵锋,处于重度昏迷之中,等他醒来,一切都晚了,佳人…却下落不明。

如今,他踏上七年未归的故土,不光要为洛家洗刷冤屈。

更要,寻回挚爱洛灵云!

“十八断。”

赵锋望着古里,轻轻吐出几个字。

桃子美眸中闪过一丝不忍,十八断是龙盟对内部高层的惩罚,需被断十八根肋骨。

虽然以古里的体格可以承受,但也需要养上一阵子才能恢复。

她犹豫道:“先生,也许古都尉有什么难言之隐。”

古里的头更低了,咬了咬牙:“属下,领罚!只是……”

他顿了顿,继续说道:“今日洛小姐灵堂初立,不宜见血,别让属下的脏血,扰了洛小姐在天之灵。”

“嗯…灵堂!?”

“混账东西,谁告诉你,灵云死了?”

赵锋猛然从椅子上起身,凌厉气息荡开,面馆门前两颗法国梧桐,叶落纷纷!

古里被这股气势压得胸口发闷,艰难道:“归云山险峻异常,入出口只有一条路……”

“死要见尸,无尸,就说明还活着。”

赵锋声如雷霆,所有人噤若寒蝉。

就这样,气氛冷了一会儿后,他开口问道:“谁设的灵堂?”

“灵云的义妹,夏月。”古里如实禀告。

“上车,带我前去。”

赵锋说完,朝着一辆黑龙越野车走去,桃子连忙跟上。

古里略微迟疑了下,但还是说道:“先生,黑龙营上万营众,驻扎江洲城南郊外,任先生调动!”

“还有,黑龙营的头把交椅,仍然为先生而留!”

赵锋停下脚步,淡淡道:“如今,我已不是战神,亦不归龙盟管辖。”

“我的消息,不许透露半点风声,尤其是……那个女人!至于其他人,各司其职!”

“是!”古里敬礼领命。

“先生饶命啊,是小人不识抬举!”

“饶了我这条狗命吧!”

此时,冯绍远趴在地上,哭爹喊娘般使劲磕头,把额头都磕破了。

后面的那些小弟,亦是不断磕头,阵阵闷响声,此起彼伏。

面对此景,赵锋只是冷冷瞥了一眼后,便毫无停留的上了车。

桃子关上车门,转过身来,指着冯绍远说道:“这些人,从江州除名。”

“是。”

古里点头,随即叫来几个亲信,嘱咐了一番。

“古大哥,救救我吧!”冯绍远看到古里,宛如抓住救命稻草般,跪动到了古里面前。

“哼!不长眼的狗东西,你十个冯家,也不及先生一根毫发!”

赵锋一脚便将冯绍远踢开,转身便走。

战神一怒,区区一个冯家,连对抗的资格都没有。

而后,位居三品都尉,可统御万人兵马的古里,竟亲自上车,给赵锋当起了司机。

上百辆黑龙越野,浩浩荡荡地驶离。

长宁路很久之后,才恢复正常,而赵锋叱咤风云的气魄,则深深印在了每个人的心中,挥之不去。

能够亲眼目睹华国战神的尊容,也足以让围观众人吹嘘几年了。

二十分钟后。

江洲城北,一处仿四合院建筑前,一辆黑龙越野车停下。

至于其余人马,则直接在古里的授意下,将方圆十里全部封锁,任何人不得擅闯。

下车后,赵无望着眼前熟悉的宅院,神情幽幽。

这是洛家老宅,儿时,他便是在这里和洛灵云相识,青梅竹马长大。

可以说,这里承载了他童年所有的美好。

后来洛家生意越做越大,搬出去后,这里便无人问津。

只有赵锋和洛灵云,在入伍前来过一趟。

时隔七年,故地重游,没想到却平添了几分萧瑟。

此刻,洛家老宅门前,挂着白纸和白布,气氛哀伤。

“古里,你在此等候。”

说完,赵锋带着桃子,踏进了大门。

第3章 捅破天,又能怎样

洛家老宅正厅内,四周围满了花圈。

中央墙上,挂着一幅黑白遗照。

照片里,是位明艳动人的女子,相貌柔美,即便是遗照,也足以秒杀当今的一线花旦。

只是可惜,她已香消玉损。

“宅子,只让你们用一天。”

“毕竟,这里已经是李家的财产了。”

灵堂内,除却一群披麻戴孝的洛家人外,还有两名西装革履的男人。

他们神情轻佻,跟一旁哀伤的洛家众人,对比鲜明。

刚才开口说话的人,是李家的管家,丰山。

在他身后,坐在椅子上慢悠悠品茶的俊秀青年,是李家二公子,李子恺。

而面对虎狼一般的李家人,洛家一群老弱病残,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自从洛家破败后,但凡是家族里有能力的人,全都死的死,伤的伤,残的残,只留下这些孤寡妇幼苟延残喘。

“呵呵,我还以为,你们洛家人个顶个都是硬骨头,烈性子呢。”

“丰管事,这哀乐太烦人了,换点摇滚吧。”

李子恺喝了一口茶,把玩着手中的一对核桃,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

丰山点头,招了招手,从门外便走进来一队人,手持着各类乐器,不由分说开始演奏起来。

噪乱癫狂的音乐响起,和灵堂的整体氛围,显得格格不入。

洛家人一阵躁动,每个人脸上都露出怒色,但所有人还是敢怒不敢言,任由这荒唐一幕上演。

江洲李家,高门巨擘,谁敢惹?

洛家一脉,已无人可以出头了。

李子恺眼含笑意:“这才对嘛,人死,也可以是件乐事。”

“不过,你们让洛乔出来,我倒是能让你们安生祭奠。”

他大哥李子睿喜欢洛灵云而不得,那么他把洛乔搞到手,想必会很精彩吧?

洛家人面面相觑,纷纷摇头,表示无能为力。

“我……我们也不知道她在哪儿。”一位中年妇女站出来,声音颤抖。

“放屁!”

李子恺脸色变冷,“不知好歹的东西。”

“丰管事,给我拆,拆到洛乔来为止。”

丰山点头,旋即一脚便将遗照下的桌子踢翻,蜡烛和祭品洒落一地。

紧接着,他伸手就要去摘墙上的遗照。

洛家人大惊,李子恺胆子太大了吧,竟然在灵堂上做出这么过分的事!

人死都不得安宁吗?

“放下。”

正在这时候,门外传来一道不怒自威的声音。

随后,两道人影,便踏入正厅之中。

奇怪的是,自两人踏入后,整个乐队突然失声。

所有的乐器,全部出现故障。

李子恺眉头一皱,看了过去。

长相绝美的桃子映入眼帘时,他眼中露出一抹淫邪之色。

不过当看到气度不凡的赵锋后,他有些讶然。

赵锋身上那股睥睨八方的气势,很难用言语形容出来。

那是一种饱含沧桑的深沉,在他身上仿佛笼罩一层大雾,令人看不透,却透露着强大的神秘感。

李子恺疑惑的问:“你是什么人?”

赵锋看了眼遗照,答非所问道:“这灵堂确实不该留。”

说到这儿,他看向李子恺,“但,也轮不到你来拆。”

一股摄心夺魄的气势,从他身上释放出来,整个灵堂花圈上的花,在顷刻间被莫名的劲风扫落!

“呵呵,那还能轮得到你吗?”

“你知道我是谁么?我在江洲,可以为所欲为,懂吗?”

李子恺冷笑连连,作为江洲李家的二公子,江州市的权贵,他谁人不识?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跳出来三脚猫,会点江湖邪术,就敢在这儿大放厥词?

简直是笑话!

“我认得你,江洲李家二公子李子恺,你大哥,叫李子睿。”

赵锋面无表情地说道,来江州之前,洛家破灭的前因后果,他都查了个一清二洛。

他掌握所有的证据,以及,一份参与者的名单。

“呵呵,知道啊,那还不快滚?”

李子恺很享受这种被人认出来的感觉,因为李家给他的成长环境,那便是从小备受追捧,养成了一身傲骨。

赵锋并未答话,而是给了桃子一个眼神。

桃子螓首微点,面无表情,缓缓走到了李子恺身前。

“呵呵,美女有没有兴趣做我助理?”

李子恺笑着,目光肆无忌惮朝桃子胸口看去。

桃子眼中露出厌恶,而后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毫无预兆的抬起右脚,对着李子恺踢去。

“砰!”

李子恺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被一股巨力轰飞,将后方的墙面,砸出触目惊心的蛛网状裂痕!

洛家众人以及管家丰山,全都瞪大了眼睛,她敢对李子恺下手?

而且,她那娟秀的一脚,竟然让墙壁上出现这么深的裂痕,这需要多大的力道?

这女孩,是人是鬼!?

“记住,我不喜欢有人坐着与我说话。”

赵锋神色平静,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转过头看向丰山,冷冷道:“你喜欢这照片?”

“不……不喜欢……”

丰山像是被赵锋的气势吓到了般,手脚颤抖着,想将遗照挂好,而眼中,却闪过一丝隐晦的狠厉。

“哼!”

而正是此时,赵锋忽然冷哼了一声,右手宛如蛟龙般探出,狠狠钳住了丰山的脖颈,一把便将他提了起来,看起来毫不费力。

丰山被如此掐住,拼命挣扎着。

“当啷!”

一声脆响传出,从丰山的衣袖中,掉出来一把泛着寒光的匕首。

“雕虫小技!”

赵锋面露不屑,宛如扔垃圾般,将丰山轻松丢出门外,摔落在院子里,生死不明。

洛家人以及李子恺,再次震惊无比。

如此力道,再综合那位漂亮女孩的身手,傻子也能猜出来,这二人身份恐怕不简单。

趴在地上的李子恺,眼神怨毒,吐出一口带血唾沫,他从衣服里掏出手机,拨通了个电话,在搬救兵。

桃子欲上前阻拦,赵锋却淡淡道:“让他打。”

“小伙子,你赶紧跑吧,趁李家人马还没来。”

“是啊,谢谢你为我们洛家抛头露面,这份恩情,我们记住了。”

洛家众人急忙劝赵锋离开,再不走,就真的要遭殃了。

“跑?呵呵,稍等片刻,我李家的武团便会来人,他死定了!”

李子恺嘴角溢血,让他的笑容显得狰狞了些。

在他眼中,赵锋已经是个死人了。

武团的人,出手不死即伤,行事极为狠辣。

赵锋一脸从容不迫,坐在了椅子上,轻声开口:

“我等着。”

听闻此话,洛家众人觉得赵锋太狂了。

李家能够有今天的地位,除了在商业上的成功外,还涉及到了一些地下的黑势力,跟普通家族养的打手不同,他们养的可是习武的高手。

那些人,哪怕是特种兵出身,都不见能打过。

况且,个人实力再强大,能打得过一个雄踞江洲数十年的大家族?

在洛家人看来,这无异于是痴人说梦。

然而,半个小时过去。

门外,依然安静无比。

李子恺有些急了,按理来说,他的人二十分钟就应该来了,为什么现在都不来?

而此时,古里大步流星迈入庭院,直入正厅,单膝跪地恭敬道:“先生,外围部众来报,截住了一伙李家武团的人,如何处置?”

什么?

外围部众?

紧接着,李子恺的目光便聚焦在了古里的胸口处,那枚狰狞的豹头银章,光辉灿灿。

如果他没认错,那可是…能统帅三万兵马的三品都尉勋章啊!

而这种级别的人物,竟然,对着此人下跪?

他浑身一凉,宛如被人倒了冰水般。

“留下一人押来,其余人全部赶走。”

赵锋眼眸开合间,有锋利光芒透出。

吩咐完毕,赵锋从怀中掏出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记载了一些名字。

他定了定神,从地上捡了一根没燃完的香,在名单里找到了李子恺的名字后,用力划了一道。

“灵云失踪,你们李家功不可没。

“账,慢慢算,不过,得先收利息。”

赵锋说着,眼含煞气看向李子恺。

正厅内,李子恺抹去嘴角的鲜血,快速冷静了下来。

对方身份不凡,但那又如何,他们江洲李家,又岂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他忍着伤痛沉喝:“三大家族和各路商会,乃是江洲的天,你,要反天?”

在他眼中,赵锋等人都是蝼蚁罢了。

蝼蚁能撼动高天吗?

不,这天,只会将那些不自量力的家伙,狠狠碾死。

“天?若这天不公,那我,捅破这天,又如何?”

赵锋身上寒气迸发,他站起身来,如帝王君临天下,俯视着李子恺。

“洛家破灭,灵云失踪,你虽不是主谋,但也在背后推波助澜。”

“桃子,行刑。”

赵锋话音落下,桃子手中便寒光一闪,弹出一把利刃。

她矫捷如猎豹般,对着李子恺扑去,同时间,寒光残影将李子恺包围,一道道利刃割破血肉的声音,凭空响起。

响声,共有一百零八声。

此刑名为‘梁山刃’,受刑者需要被割一百零八刀,施刑者则要保证一百零八刀内,不让受刑者死去。

在龙盟里,这是对待敌国罪犯,最严厉的酷刑之一。

而桃子,早已得心应手。

受刑完成后,即便不死,后半生,也已成为废人。

旁边的洛家人,早已被这血腥场面,吓得魂飞魄散,尤其是,那像是刚从血水里打捞上来的李子恺,有几个胆小晕血的人看到,直接就昏迷了过去。

门外,李家武团的人,被黑龙营众人押解而来,刚才那一幕,他亲眼目睹。

他当场被吓得亡魂皆冒,满脸不敢置信。

那女孩如果走到街上,绝对会是回头率最高的靓丽风景,而刚才,她竟然如同浴血修罗般,挥刀噬血……

“带他回家,顺便给李子睿带句话。”

“告诉他,准备迎……洛家故人,上门做客!”

赵锋说完,便带着桃子和古里,出门而去,气势滔天。

都市至尊战神-赵锋, 灵云-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61392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