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噬天-夜雨, 叶灵-玄幻奇幻小说

万道噬天-夜雨, 叶灵-玄幻奇幻小说

第1章 废柴少主

南郡大陆,皇朝林立,诸侯割据,更有宗派占据一席之地,南郡大地,广袤无垠,但有一个特点就是。

人人习武!

在南郡大陆都有习武的风气,文能治国,武能安邦,只要你有绝对的武力,可保一方太平。

不管是皇朝,宗族还是一方诸侯,都以强者为尊!

南郡极西之处,相连着十万大山,山不着边际,一眼望不到头,宛如巨龙盘踞,山脉深处,树木高耸,飞禽走兽更是常见,就连那修炼的异兽也是平常,异兽凶猛无比,刀劈不损,枪刺不穿,一般人根本就不能够抗衡。

方阳城,数十万人口,南郡中等城市,临近十万大山,在这里,各大家族林立。

天刚破晓,鱼肚白从东方渐渐翻起,

夜府,乃是风阳城三大家族之一,占地数百亩,人丁兴旺,高手众多。

此刻,在夜府中传出一道道大喝声,宛如巨雷!

夜家练武场,数百丈皆是由刚硬的晶石材料浇筑而成,四周墙壁高高隆起,场中竖立着一根根木桩。

数十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赤裸着上身整齐的站在木桩面前,然后抡起拳头一拳接着一拳向木桩击去。

砰砰!

汗如雨下!

十几个少年中最大的年龄约莫二十出头,最小的也不过七八岁,但都一样赤裸着上身在这烈日下练习拳法。

“抓紧给我练习,别偷懒,要是我发现有人偷懒的话,绝对严惩。”一道宛如打雷般的声响在众人耳边炸响,雷霆般的声音传入到这些少年耳中,皆是浑身一颤,击出的力道不由自主的添了三分,生怕被看出来自己没有卖力的练习拳法。

一个中年男子站在练武场正监督着这些年轻人,此人身体魁梧,面目刚毅,特别是那两道剑眉下隐藏的一双锐利双眼,让人看了心惊胆战,站在那里宛如一座泰山般,散发出强者的气息,此人就是夜家的执法长老,“夜啸天。”

停!

闷雷般的声响在练武场上持续回荡,所有练习拳法的少年纷纷停了手,然后看着夜啸天。

“给我看好了。”

夜啸天向前猛然踏出,然后演示了一遍拳法,整个人化作一只猛虎,快如闪电,空气中不断发出啪啪的爆响,并且还带着一丝的雷鸣声,声势猛烈,夺人心神。看得这些人口瞪目呆。

“出拳如猛虎,移动如猎豹,咱们夜家的虎豹雷音拳如果能够练到大成,那么开山碎石不是问题,看清了没有?记住了没有?”夜啸天厉声道。

“记住了。”所有人异口同声的道,并且看着夜啸天的眼神都带着羡慕。

“夜飞,你出来演示一遍,”夜啸天道。

夜飞是大长老之子,天赋更是过人,现在已经达到锻体五重,可以说在整个方阳城算得上是一个高手。

夜飞站了出来,嘴角上抹出一丝笑得弧度,因为他是夜家年轻一代天赋最出众的子弟,更是大长老之子。

砰!砰!砰!

夜飞整个身体化作一只猎豹,速度快得吓人,行云流水般的把夜家的几种绝学演示了一遍。

“好厉害,夜飞师兄好厉害。”

“修炼一途,不光是天赋重要,后天也很重要,勤能补拙,凝聚元气于丹田之中,才算登堂入室,然而武道修炼的第一个境界就是锻体境。锻体境分为十重,为肉体的修炼,打磨经骨皮,身体就像是一个容器,想要装的水更多,那么容量必须够大,所以说前面煅体五重就是给煅造身体,到了锻体六重,才是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那时候,丹田之中就会聚集元气,等元气聚集到一定程度时,方才能够凝聚气旋,到达凝元境,凝元境的强者,数米之外可以伤人与无形。”夜啸天道。

夜啸天看着这些孩童,眼里充满了赞赏之意,一个家族想要屹立不倒,那么无疑是需要新鲜的血液,这些都是从夜家族选出来的精英子弟,以后夜家的整个发展还要看他们。

就在这夜啸天在练武场演示拳法的时候,一道瘦弱身影站在角落中偷窥夜啸天所展示的拳法,少年穿着一件锦衣白袍,约莫十七八岁的年纪,面如白玉,那张稚嫩的脸庞上镶嵌着一双宛如星辰的眸子,倒是一副书生气息。

此人正是夜家族长之子“夜雨,”夜雨一边看着夜啸天所使出的招式,另一边也不断比划着,不过还没能动几下,那张稚嫩的脸庞变得煞白起来,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落了下来。夜雨咬着牙,承受着万分痛苦,最终还是忍受不了那么巨大的疼痛,发出了一丝声响。

谁?

夜啸天厉声道。

夜雨全身一颤,眼里的恐惧显盛,因为在夜家,偷窥武学者轻者挑断手筋,重者直接毙命。

虽然他是夜家族长的独子,但是也不能够例外,夜家家法森严,容不得任何人触犯。

夜雨忍受着体内的痛苦,然后走从角落中走了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二叔夜啸天一身修为通天。

“二叔,是我。”夜雨埋着头低声道。

第2章 一定要变强!

当夜雨那瘦弱的身形一出现,场内中那些夜家子弟纷纷露出不屑的眼神,其中一个叫夜飞的夜家子弟嘲笑道:“竟然又是这个废物,还敢偷窥我们习武,应该挑断手筋。”

夜飞的话语中丝毫没有把夜雨当做是夜家族长之子,一见是夜雨,就直接说出狠话。

周围其他的夜家子弟纷纷带着一丝不屑的眼神看着夜雨。

“哼,族长儿子又怎么了?还不是一个废物,一个不能够修炼的人还不如去死了算了,简直是浪费我们夜家的资源。”夜飞冷声道。

“对啊,他不过是一个废物,既然触犯了家法,那么就得执行。”又是一道声音传入了夜啸天的耳中。

夜啸天脸色难看,夜雨毕竟是他的亲侄子,挑断他手筋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夜啸天本就是夜家执法长老,现在也是陷入难堪的境界。

夜雨似乎是看出来夜啸天尴尬的局面,然后对着夜飞大喝道:“夜飞,你句句说我触犯家法,口口要挑我手筋,我何罪之有?”夜雨中气十足,尽显儒家正气。

夜飞冷笑道,脸上尽显阴毒,道:“夜雨,你偷窥武学,夜家家法有所规定,凡是偷窥武学者,轻者挑断手筋,重者直接毙命,看你是族长之子,那么挑断你手筋即可,不然以后我夜家的家法还怎么立威。”

夜飞句句逼人,显然是想把夜雨置于死地。

“夜长老,你是执法长老,想必你不会包庇吧。”夜飞阴笑道。

夜雨脸色有些泛白,不过比之刚才倒是要好上不少,体内那种钻心的疼痛之感渐渐的消散,看着夜飞咄咄逼人,夜雨上前踏出一步,然后道:“夜飞,我问你,你可是夜家子弟?”

“我当然是夜家子弟,不过却不是你这样的废物。”夜飞道。

“那好,你既然是我夜家子弟,肯定对我夜家家法了如指掌,你句句要挑我手筋,说我偷窥武学,但正如你所说,我不过是废人一个,根本就不适合习武,何来偷窥武学?我看你是想藐视夜家家法,残害夜家子弟,理应处死。”

蹭蹭!

夜雨的一番话吓得夜飞连连后退,饶是夜飞这样修行之人也被夜雨的这话所震慑住,因为在夜家家法中有一条家法规定,那就是夜家子弟不得相互残杀,犯了则死。“哼!”夜雨冷哼一声,不过心中犹如刀绞一般,这些年来,他所受的屈辱,他父亲更是承受了多大的压力,下意识的攥紧了双手,任由那指甲嵌入手掌心中。

“好了,今天的修炼到此为止,你们都下去休息,明日准时到练武场。”夜啸天道。

众人走了之后,夜啸天站在了夜雨身前笑道:“雨儿,不要在意他们的话,好好读书,将来可以考取好的功名,只要有功名在身,照样可以耀我夜家。”

“恩恩。”

夜雨轻声道,不过还是抬起头看看着夜啸天道:“二叔,我真的无法再继续修炼?”

夜啸天那虎躯一震,笑道:“雨儿,你父亲已经去给你找灵丹妙药,我相信以后你可以修炼的。”

“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夜啸天这一番话,夜雨听在耳里,却是疼在心里,这一番话他岂不知道是安慰他的?

天生筋脉堵塞,夜雨的父亲夜站耗费了许多功力来为他疏通筋脉,但却是没有任何的作用,只要一修行家族功法那么体内的筋脉就像是要爆炸一样,疼痛万分,从此夜雨就被冠上了废物之名,在整个风阳城,人人皆知。天生废物,只知道舞文弄墨。

在这个习武的时代,文人终究是要弱上三分。

十倍还之!

夜色如空,一轮玄月悬挂高中,风阳城的夜晚热闹非凡,大街小巷,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络绎不绝。

晚间,清风徐来,夜雨搭着梯子攀上了房檐定上,在夜空的洗礼下,夜雨那双眸子显得更加明亮,坚毅!

“要是我有锻体一重的实力,就用不着这梯子了。”夜雨喃喃道,那有些红肿的手掌用力的拍在了木梯之上。

的确,凡是锻体境界的武道修者,就能够感应天气之间的元气,从而引导元气进行锻体,锻体一重,身强体壮,健步如飞,轻轻一弹,皆可离地一丈之高。

夜氏家族强大,凡是锻体一重之上的武者都有自己的一套别院,可以说武者在夜府的待遇相当好,当然既然是夜氏家族的武者,那么就要为夜家做出贡献。只要你的修为越高,在整个夜家的地位就越高。

夜家家主夜战一身修为通天,到达了锻体八重境界,夜雨只要一想到自己的父亲,心中就像是被刀绞一样,万分痛苦,因为废物之名让他父亲抬不起头来,夜家很多人对他父亲确切的说是对他父亲的这个位置都觊觎三分。

夜战身在千里之外,夜雨的父亲夜战不顾家族反对,只身前往灵门中求万古通髓丹。为的就是能够让打通他身体之中的经脉,从而走上武道。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下,没有武力那是不行的。

夜雨整个人站在房檐上,看着风阳城的夜景,下意识的攥紧了手。

强!

我要变强!

第3章 他日十倍还之!

就在这个时候,夜府另一边,两道健硕的身影像是在交谈着什么。

“飞哥,你说夜雨那个废物还在吗?”夜南道,夜南同样是夜家子弟,而且是锻体二重境界,而他口中的飞哥正是夜飞,夜飞是夜家大长老之子,早就想教训夜雨,因为夜雨一张利嘴经常使他吃哑巴亏,现在家主夜战不在,所以趁着夜色带着夜南来教训夜雨。

“哼,这么晚了他肯定在家,好一张利嘴,今日竟然敢喝住我,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他,一个废物,打了也就打了,依他的性格肯定不会到他父亲那里去告状。”夜飞嘴角抹出一丝玩味的笑容,以他锻体五重的境界,对付夜雨这种人,就像是碾死一只蚂蚁那样简单。

“飞哥,他父亲可是夜家家主,到时候他真要告状那么我们肯定会受到严厉的惩罚。”夜南有些害怕,毕竟夜飞是家主之子,而且夜家家族法规森严。

夜飞摸了摸鼻子冷笑道:“有我在你害怕什么?我早已摸清他性格,我们只是教训他一顿,只要不动其筋骨,他肯不会告状的,你就放心吧,有什么事我顶着,我父亲可是夜家大长老,虽然他父亲是家主,但是修为比之我父亲还是要弱上三分。”

夜飞的话就像是飞夜南打了镇定剂一般,今夜,他们将会去教训夜雨。

夜雨感觉到似乎有人走进了别院之中,定睛一看,原来是夜飞那厮,他肯定会猜到夜飞今晚会来寻仇,因为白天驳了他的面子。

夜雨从木梯上走了下去,他并没胆怯,作为八尺男儿,有着自己的尊严,虽然夜飞有着高深锻体境界,但是量他也不敢乱来。

砰!

一声巨响,院中大门被夜飞猛然踢开。

“夜雨,滚出来。”夜飞不愧是锻体之人,声音如猛虎咆哮般。夜雨定了定身形,然后双眼看着夜飞,道:“夜飞,深夜之时,你闯入我院中,难道就这么不遵纪,不守法?难道是无视我夜家之法,况且我还是家主之子,更是容不得你胡来。”

夜雨的一番话再次震慑住了夜飞,不过夜飞随即嘴角就咧出笑容道:“哼,你不过是一个废人,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而已,还敢说自己是夜家家主之子,说出去也不怕丢人,就是我夜家一个小小护卫,就比你强,你留在夜家又有何用?我就是看不惯你那张利嘴,今日想来教训教训你。”

“你敢?”夜雨冷声道,虽然他不能修行武道,但是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不比锻体境界的武者弱上多少。

咦!

还敢喝我?夜飞的的确确被夜雨这一记喝声给震慑住,身后的夜南更是双腿发颤,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怎么会散发出如此强大的气势。

“夜南,你去擒住他,赏他五嘴,我那里正好还剩下最后一颗灵阳草,等会你过来拿就是。”威逼利诱之下,夜南迈出一步,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影,迅速的向夜雨身边掠去。

“不好。”

夜雨大惊,刚才以气势震慑住二人,没想到这二人真敢动手。夜雨连连后退,不过他哪里是锻体境的强者,根本就躲不开夜南的攻击。

蹭蹭!

电光火石之间,夜南到了夜雨身前,然后大手一挥,朝着夜雨那张有些稚嫩的脸庞上扫了过去。

砰!

巨大的力道使夜雨身体倒飞了出去,猛地砸在了地上,夜雨本来身子骨就较为虚弱,现在被人一掌扇飞了出去,顿时感觉到身体的骨头就像是要散架一般,五脏也是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哼,真是不经打的东西。”夜飞看着夜雨倒在地上,心中说不出来的爽快,终于让他出了口气。

夜飞盯着夜雨冷声道:“哼,看在你是家主之子,今日就放过你。”

就在夜飞和夜南转身之际,夜雨忍着身体中带来剧烈的疼痛,整个身子站得笔直,就像是一杆标枪一样。

“夜飞,今日你欺辱我,日后我将亲手十倍还之。”夜雨暗中道,夜飞看着夜雨那双眼神,骤然感觉到自己周围的温度仿佛是下降了一般。随即再想上前去揍夜雨一顿,不过夜南却是拉着夜飞道:“夜飞师兄,我们快走吧,等会被人发现了就糟了。”两人大步的走了出去。

夜雨再也忍不住,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然后回到了自己房间中,取出了一瓶丹药,倒腾在手掌之中,看着这颗金色的丹药,夜雨摇了摇头,他很无奈,为什么自己天生筋脉堵塞,不能够习武。

丹药散发出淡淡的香味,入鼻中顿时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意,这丹药正是他父亲夜战所给他的九阳丹,乃是治伤圣药。

丹药入口及化,一股清凉之意顿时传遍全身,然后渐渐的感觉到丹田之中有着一股暖流流窜到四肢百骸,整个人就像是阳光中沐浴,说不出来的舒服。

脸色泛白的夜雨在服下了这颗丹药之后,气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

“哎,这九阳丹,要是给父亲服下,估计武道修为能更上一层楼,我这废物只是暴殄天物。”夜雨喃喃自语,眼里尽显无奈。他说的很对,这九阳丹乃是至阳之物,里面蕴含了庞大的天地元气,如果让武道修行的高手服下,修为将会更进一步。

砰!

夜雨一拳砸在身边的一副画卷上,夜雨抬起头看着挂在墙上的这幅画,画中平淡无奇,只有天,天是那么虚渺无边,还有一个气漩。这幅画从夜雨搬过来住之时,就已经挂在这里。

夜雨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天,何为天意?你能够告诉我吗?”

就在夜雨转移视线的时候,突然整个画幕中的天之漩涡像是动了一下,揉了揉双眼,定睛一看,原来是看花了眼。

第4章 意外得到噬天诀

不对!

夜雨大脑立即作出反应,刚才那副画中的气旋明明旋转了一下,夜雨再次运起十足目力,盯着画幕中的景象,果不其然,画中一道虚无的气旋飞速旋转。

就在夜雨感觉到这副画中别有洞天之时,他整个人散发出道道虚无之光,要是有人在他身边的话,绝对会被夜雨这身体之中所散发出来的虚无之光所震慑,这就是天威。

“不好!”夜雨暗叫一声,整个人的意识突然从画幕中收了回来。

“好强的天意。”夜雨暗中庆幸,要是再晚一点估计就会被这画中气旋所吞噬。

突然,白光一闪,一道白色光芒把夜雨笼罩,夜雨双眼直视着画幕,因为画幕中出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噬天无道

万法破灭

九天之上

银河之威

噬天决。

噬天决,神级功法,须万劫之体需修行,大成将会吞噬天道,任何天道将会臣服在你脚下,你就是天。任何规则法则将由你来制定。

“好霸道的功法,”夜雨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吞噬天道,这等功法简直就是逆天的存在。

白光一闪,一道道像是符号一般的光点射进了夜雨的眉心之中,顷刻间,夜雨脑袋一沉,就晕了过去。

“少爷,你醒醒,你怎么了?”夜雨睁开那朦胧的双眼,揉了揉,然后摇了摇脑袋,眼前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正坐在自己的床前。

少女穿着一件青色薄纱,不过看得出来布料粗陋。

少女叫叶灵,是夜雨的贴身侍女,从夜雨搬到了这间别院,叶灵主动要求过来服侍夜雨,不过在夜雨心中,他从来没有把叶灵当作是下人,一直把叶灵当作自己的妹妹看待,所以夜雨在叶灵心中占着极其重要的位置。

“小灵,怎么了?我这是怎么?”夜雨感觉到自己脑袋一片昏沉。

叶灵见夜雨起身,连忙走了过去,扶起夜雨。

夜雨摆了摆手示意没事,“小灵,你去帮我打盆清水过来。”

待叶灵走出房间之后,夜雨揉了揉脑袋,下了床,再次看向了窗前挂着的那幅画幕。

“难道是我在做梦?”夜雨自言自语道,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不可思议的一幕,实在是让他难以相信,那一切亦幻亦真。

就在夜雨冷静下来的时候,大脑里突然出现一道光幕,光幕中显示出几道金色的字体,夜雨倒吸了一口凉气,按奈住心中的大喜,仔细看着光幕中的内容。

噬天决,万劫之体才可修炼,吞噬天地极致之力,方能成就大道。

夜雨从光幕中只能看见噬天决第运行功法。不过到了锻体九重巅峰,需要吞噬天地极致之力,方才能够进入到下一个境界。

噬天无道,引天地元气进行锻体,从而凝结气旋……夜雨按照上面的文字从而引导着天地元气。

“呼呼!”半个时辰后,夜雨深深的吐了口气,从那兴奋的表情变成了极度失望,“为何上天要捉弄于我?”本来是以为上天怜悯于他,赐予他神级功法,没有想到引导天地元气半个时辰,还是难以感觉到一丝的元气,凡是不能够感应天地元气,那就代表着他无法修行武道。

夜雨一脸的失望,停止了上面所示运行功法,右拳狠狠的砸在了床榻上,不过就在此刻,忽然间,一丝天地元气进入到他的筋脉,这种感觉很微妙,甚至不仔细感受的话,他根本就无法感觉到。夜雨心中狂喜,立即运行着噬天决第一重的功法。

嘶嘶!

天地之间的元气一丝一丝的进入到了他的身体中,元气游走于筋脉,此刻,夜雨全身的筋脉含着一股青色气体与天地之间的元气完美结合,全身筋脉瞬间畅通。之前夜雨之所以不能够修行武道,是因为他筋脉堵塞,感应不到天地间的元气,但事实上却不是那样,事实上夜雨是万年难得一遇的万劫之体,也就是筋脉中含有了大量的极致之气,那青色气体正是堵塞了夜雨全身的筋脉,不过只要修行噬天决,修为将会暴涨。所以夜雨是不幸中的万幸,噬天决乃神级功法,不是一般的体质能够修炼的。

夜雨还沉浸在狂喜中,这一刻,他笑了,多年的屈辱,他将会用自己的拳头亲自扞卫自己和他父亲的尊严。

啊!

夜雨仰天大吼,这些年的憋屈他实在是受够了,废物之名一直冠他头顶,就在今日,一切都结束了。

天地元气像是不要钱一般疯狂的涌入了夜雨体内,元气进入到夜雨筋脉中,不断的温养着他的奇经八脉,一道道暖流从他体内流淌,夜雨全身上下说不出来的舒服,就像是在整个寒冬被冻僵了此刻把你放在春日下,沐浴着圣光。

砰砰!

夜雨那有些瘦弱的身体犹如虎豹,在院中不断掠过,所到之处,空气中就会发出一道道的破空声。

锻体一重!

夜雨就这样直接进入到了锻体一重!

万道噬天-夜雨, 叶灵-玄幻奇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8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