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星光不及你-陆之轩, 浅浅-婚恋生活小说

漫漫星光不及你-陆之轩, 浅浅-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宫殿

是夜,深邃皎洁的银辉从深谙的岚云缝隙倾泻下来,形成了一种幽暗却迷人的黑夜色彩……

在荔城市繁华的市心,有这么一幢罕见却奢美的建筑。耸高屹立着的十八层建筑物几乎从下望不到它的顶端,通体全是由特质的防弹玻璃装饰而成,由于特殊的镜面设计你只能看得到它晶莹剔透,在月光下犹如水晶般的熠熠闪烁着光辉。再加上市心各种建筑夜晚多彩炫目的霓虹灯,投射到它特殊的镜面体,更是显得美轮美奂,好似孤岛上的一座巨大宫殿。

而这个特殊的建筑物是著名的陆氏财团的标志,如果你不认识它,不认识陆氏财团,那么只能非常遗憾的告诉你,你OT了。

晚上点半,一般到这个时候,陆氏公司里已经没有人了。

在五十八楼,突然出现一个鬼祟的身影。

安浅浅一只手捏着手包,一只手向前伸出探索有无障碍物。现在公用电闸已经关闭了,整层楼除了电梯按键那里还闪烁着微微红光之外,已经黑漆漆一片。

她一边艰难的向自己的办公桌走去,一边在心里暗骂自己的马虎。

要不是她把钥匙忘在了这里又打车返回来寻找,平常这个时候她已经美美的泡在她的超大浴缸里,和尔然哥通电话了。

五分钟后,安浅浅好不容易才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在抽屉里找到了自己忘记带走的钥匙。

她松了口气,幸好钥匙是忘在办公室里,要是不知道遗落在马路上的哪个角落,估计今晚她就要去睡酒店了。

将钥匙装进手里的廉价皮包里,那藏在一副巨大又俗气黑框眼镜下的一双水瞳漾起了一丝丝笑波,在办公楼昏暗的光线下显得异常炯亮幽黑。

拿好自己的浅浅包,再次确认了一下没有东西落下,安浅浅转身向着来时的方向走去。

“亲爱的,我好想你……”

倏然,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的一声极其轻微的异声,若不是安浅浅听力敏锐,几乎不可能察觉的到。

她的脚步顿时僵在了原地,身体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

不会……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

浅浅极其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然后缓慢的转过身,用那双与她现在‘平凡’外表完全不相称的一双黑瞳四下环顾。

终于,还是抵不过强烈的好奇心,安浅浅向着声音来源处走去……——

安浅浅亦步亦趋的向办公楼的深处走去,四周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加上刚才那个十分幽怨的‘哭声’,要是一般人早就吓哭了。

浅浅当然也不例外,只不过她坚信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那些‘脏东西’,所以才硬着胆想要找到真相。

终于,她发现了声音的来源,竟然是她们总经理的办公室?!

随着安浅浅的接近,那个‘哭声’愈加的清晰起来——

“你回国怎么都不来找我,哎,我知道你一定是有了新欢才忘了我这个旧爱。”

总经理办公室的门半遮掩着,女人妩媚的声音从门缝流泻出来,刻意压低的嗓音,在这样静谧的夜晚显得格外的诽靡。

站在门口,安浅浅杏眸圆瞠,几乎被钉在原地的一动不动……

她看到正对着房门的黑皮沙发上,一个身材曼妙的女人衣衫不整的坐在一个男人的身上,气氛暧昧。男人宽厚的大掌握住她纤细的腰际,嘴角若有似无的勾起。

安浅浅用小小的手捂住唇瓣,拼命抑制要发出来的惊呼。她想动,脸红得不得了,但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般的抬不起来。

这个时候,她看到那个让女人如此主动的男人。

竟然……不是她的总经理!

办公室内只有一盏办公灯此刻开启着,晕黄昏暗的光线将偌大的空间照出了一层淡淡的金光。那个男人额前的碎发遮住了双瞳,映衬着灯光在脸上形成了一片阴影。不同于此刻放浪形骸的女人,男人的身上穿着剪裁合体的手工西装,将他不凡完美黄金比例的身材彰显无遗。深蓝色的领带松松垮垮的挂在颈间,多了一丝雅痞的味道,他解开白色衬衣的几颗扣,露出健硕蜜色的胸膛,微微贲起的肌肉线条,带着锋利而震荡的张力和巨大侵略感。

但即便这样,安浅浅还是轻易的捕捉到男人岑冷的薄唇边噙着的一抹邪魅勾魂的弧度。

那抹笑痕,好似一把锋利的尖刀,可以轻易撕毁人的理智和情感。这个男人,让安浅浅立刻就想到了黑色致命的豹,总是在优雅的行进一击擒住猎物的喉咙,撕咬出皮肉。

有一瞬间,浅浅仿佛忘记了呼吸。

突然,男人低沉的说:“哦?我怎么不知道你是我的旧爱?”

第2章 浅浅,你来了

男人的声音性感且低沉,好似醇厚飘着幽香的浓酒会让人不自觉的爱上,但此刻那双眼睛却太过冰冷淡漠。

茱莉亚的眼闪过一丝狼狈,她忘记了眼前的这个男人根本就无法和普通人相比,他有很惊人的自制力,一如他无以伦比的惊人魅力,就算这样箭在弦上,他也能轻易的忍住。

“好嘛,好嘛,我只是太想你了,人家主动这么久了,谁让你都不来找我。”茱莉亚嘟着唇,一脸恳求的娇声说道。

说着,她还扭扭腰,暧昧的在男人的身上蹭了蹭。

男人幽深的眸底闪过一丝轻蔑,但很快就消逝不见,将情绪习惯性的隐藏在自己深不见底的双瞳背后。他弯弯的勾唇,这个笑容几乎夺取了茱莉亚的全部神志,痴傻怔忪的看着他。

“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就是有人不自量力。”他轻启薄唇,凉薄的说了一句。

被男人的眼神骇得蜷缩了一下,茱莉亚小声嗫嚅道:“对不起嘛,人家知道错了。”

男人冷哼一声,女人又讨好的贴了过去,轻咬男人耳垂,不知在他耳畔说了什么。女人的脸颊染上诱人的红色,而男人的表情却始终波澜不惊,半丝改变都不曾有过,仿佛他怀中的不是美女,而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宠物。

浅浅捂住唇瓣,吃惊的看着房间里发生的一切。

她不是无知少女,自然知道里面两个人在做什么。

此刻,她的脸已经绯红一片,捏着皮包的双手也抓的死紧,葱白莹亮的手指尖因用力而泛白。

够了!安浅浅,你是偷窥狂吗?

浅浅心里不住的暗骂自己,就算在办公室不是她们经理,而是一个她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英俊邪魅的男人,她也没有必要看人家啊!

做好心理建设,安浅浅抬起沉重的两只脚刚准备要悄无声息的离开,突然这时,刺耳而又奇怪的手机铃声倏然划破了分外暧昧的夜空——

老天!她的手机响了!

“哦啊——!哦啊——!”

一个女人喊破喉咙奇怪的声音,从安浅浅皮包里的手机上传了出来。尔然哥已经不止一次说过要让她换手机铃声,换一个女孩常用的温柔婉约的音乐,但她一直都觉得这个铃声很特别,起码在人很多的地方不会和别人的手机铃声混淆。

但此刻,听到这个刺耳尖细的铃声,安浅浅却有一种要撞墙的冲动。

“呀!是谁在那里?!”

听到安浅浅手机铃声响了之后,原本还沉醉的女人惊愕的从男人身上跌在了地上,狼狈不堪。

其实,安浅浅本人同样也被突如其来的手机铃声弄得不知所措,下意识抬眸看向办公室——

晕黄的光线倾泻在办公室内多了一丝迷离的氤氲,男人没有动沉稳的坐在那里,而是微微侧颜,精锐的眸光敏捷得像是寻找猎物的鹰隼一般的闪着幽邃的暗芒。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讳莫如深,像是一潭无波无纹的深海死水,却带着神秘而狂狷的超然魅力,让人不自觉的沉沦其。

锋利而致命的绝世容颜,即便是电视上大红大紫的明星都没有眼前这个男人会让女人瞬间心碎。

突然地,男人敏锐尖利的眸光顺便捕捉到安浅浅慌乱无措的视线。那么一瞬间,她感觉到自己心口的位置极其强烈的震荡了一下,然后又急速的跳动起来,仿佛就要从心口挣脱出来。

这一切也许只发生在一瞬间,却又让她感觉好似过了几千几万年一般。

刺耳的手机铃声拉回了浅浅的理智,手里捏着皮包,她像是身后有着猛兽在追赶一般,狼狈的急速逃离现场……

……

那天晚上回到家之后,浅浅难得的失眠了,即便是泡了一个美美的花浴之后,也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脑海里一直徘徊着那个男人的眼神。

第二天,她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就去上班了。

“浅浅,你来了。”

说话的是和公司里和浅浅私交比较不错的博雅,看着一贯穿着古板套装,戴着一副俗气眼镜的安浅浅无精打采的走进来,博雅赶忙也跟了过来。

“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生病了?”

安浅浅哼哼了一声,皮笑肉不笑。

她每天都用暗黄的粉底把原本白皙如瓷的肌肤遮了又遮,这样都能看出来她的脸色不好,不知是博雅的眼力惊人,还是她的脸色真的比黄花菜还要不堪入目。

见浅浅不便多说,博雅也无所谓的耸耸肩,想到憋了一早上的八卦,她的两只眼睛都发着绿光。

“浅浅,重大新闻,你听不听?”

浅浅懒洋洋敷衍的问:“什么新闻?”

博雅忙不迭献宝似的说道:“听说我们公司的幕后老板现身了,而且现在就在公司呢!”

第3章 陆氏财团

如果提起陆氏财团,也许在国内甚至国际上都不会有人不知道这个集团。

上个年代末,陆氏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制鞋厂,出产的产品也只是面对那些无产阶级的劳动者和最底层的老百姓。但后来第二代掌权人蓝郡接手工厂之后做了很大的改革,重新标榜陆氏的商业定位,请来那些才华横溢却苦无地方施展的年轻人担当设计师,也许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些年轻人设计出来的鞋款反而受到了高层社会的认可。

也就是那个时候,陆氏鞋业渐渐打入了上层社会,并且小有名气。

到了后来,陆氏的第三人继任者,也就是现在陆氏的大老板陆之轩接手后,更加是大刀阔斧的改革了一番。他利用良好的商业手腕和嗅觉,再加上雷厉风行的商业作风,很快便帮助陆氏又达到了一个新的成功巅峰时刻。他搜罗全世界各地的人才,加以运用,现在已经将触角伸向各个领域,包括制衣、酒店、汽车、拍卖等进行各行业渗透,并且均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那之后,陆之轩的名字,比陆氏还要响亮,甚至成为了一个传奇。

而与男人较强的商业才华之外,更令人关注的则是陆之轩既年轻又有俊帅不凡的样貌。

他神秘多变,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但即便这样,针对他的传言始终不曾停止过。有人说他的身价上千亿,甚至已经不能用数字来估量,也有人说他邪魅狂肆,凡是见过他的女人无不失心丢魂。

这也是为什么,听到他们的大老板从欧洲来到这里主持大局,公司里的女员工纷纷都像是要彩票一样的兴奋。

相反,也只有浅浅显得有些意兴阑珊。

“听说啊,咱们总裁这次是要在这里坐镇,好像至少要待上半年呢。哎,不知道总裁会不会注意咱们这些小人物。”博雅苦着脸,觉得想做总裁夫人的‘前途堪忧’。

浅浅抬眸看了看博雅一脸少女怀春的模样,笑道:“雅,你这么漂亮根本不用担心啊,像我这种人总裁才不会注意到呢。你啊,估计总裁想不注意到你都不可能。”

听到浅浅的话,博雅在心里窃喜,但看了看样貌‘平凡’,甚至有些‘丑陋’的浅浅,觉得有些不厚道,于是她忙安慰道:“哎呀,别这么妄自菲薄嘛!虽然现在的男人看女人都是先看外表,但其实你也很好的。放心,如果你今年还找不到好对象,我就把我最好的表哥介绍给你。”

浅浅笑着耸了耸肩,不置可否。

对于博雅说要为她介绍男朋友的事情有些不感冒,浅浅赶忙拿起桌上的杯找借口离开。

“别说这些了,我去倒杯水。”

不知不觉下班的时候到了,浅浅收拾好东西,再三确认没有什么钥匙之类的东西忘在办公室后,才与博雅和几个同事一同乘坐电梯离开五十八楼。

安浅浅将一头长发盘了起来,身上穿着一套深灰色古板的套装,过于宽大的西装将她整个娇小曼妙的身材全部都遮挡起来,顿时就使她原本轻盈的娇躯显得笨重起来。再加上蜡黄色的肌肤,和一副足以遮挡半张脸的巨型眼镜,俨然一副老处……女的摸样,单单是看着就让人有些倒胃口。

但也许就是浅浅这种平凡不出彩的模样,博得了办公室无论男人女人的一致同情,至少对于一些女人来说,安浅浅根本不是她们的竞争对手,所以浅浅在陆氏的人缘格外的好。

“对啊,所以说我想把我哥哥介绍给浅浅呢,至少不能再让她一个人这么孤单下去了。”电梯里几个同事闲聊的过程,博雅分外好心的开口。

公司里有名的花蝴蝶李曼玲闻言不屑的冷哼了一声:“就你那个开便利店的哥哥?拜托,他都三十岁了好吧,我们浅浅今年才20岁,还是青春美少女呢,难道你想让你哥哥老牛吃嫩草,委屈我们浅浅吗?”

李曼玲和博雅一向不和,听到李曼玲故意刁难,电梯里的同事都聪明的不开口,等着这两个人无可避免的进行一场‘口水大战’。

果然,博雅睁大眼睛:“什么叫老牛吃嫩草啊?李曼玲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你以为以浅浅的条件还要找什么样的男人啊,难道要找我们总裁这样的男人吗?至少,我哥有车有房,经济上不会让浅浅受委屈。”

李曼玲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博雅,又是哼了一声。

博雅脸色胀红,看了看周围看好戏的同事,然后突然转过身一把拉住正要拼命向角落里扎去的浅浅,把她带到众人的的面前。

“浅浅,你别理李曼玲,她是吃不着葡萄鲜葡萄酸。我哥是个老实人,虽然年纪比你大了一些,但是年纪大懂得疼老婆啊。浅浅,你觉得怎么样?要不要我安排你们见一面,见过面了之后也许你也会喜欢我哥的。”

浅浅干笑了两声,不晓得为什么自己尽量已经做个透明人了,她们还是把话题扯到她身上来了?

博雅一脸希冀的望着她,几个同事也纷纷把目光放在她身上,浅浅一时尴尬的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突然这个时候,叮咚一声,电梯门像是帮她解围一般缓缓向两边移开。

浅浅眼睛一亮:“呀,电梯开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甩开博雅抓着自己的手,浅浅还没等电梯门向两边停稳,就迅速的冲了出去。

可刚刚冲出电梯,什么都还没来得及看清,浅浅娇小的身体就撞到一个坚硬的不明物体,巨大的反弹让她狼狈的跌在了地上——

“哦!好痛!”

漫漫星光不及你-陆之轩, 浅浅-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4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