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成殇终不悔-杜月, 陆盛尧-短篇小说

爱你成殇终不悔-杜月, 陆盛尧-短篇小说


第1章 她有罪

“放,放手!”

钻心入骨般疼痛让杜月额头上爬满冷汗,陆盛尧那一拳不留余力的撞在她小腹部,疼痛横中直撞向着五脏六腑蔓延开。

咬着下唇,杜月喉咙里挤出嘶哑的声调,“不,不是我。”慌乱的摇着头,凌乱的发丝随着汗水紧紧贴在她的脸庞,显得相当狼狈。

苍白的脸庞,慌乱的瞳孔,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

陆盛尧阴鸷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杜月,嘴角勾起一丝冷意,“不是你?还能是谁?”

“我,我也不知道。”杜月慌乱的摇着头。

“收起你的表演,恶心!”陆盛尧修长的腿一个跨步,迅速的撕扯杜月身上薄薄的一身,高大的身影猛的将她压迫在墙壁上。

胸膛狠狠起伏,陆盛尧只觉得那团怒火需要发泄。

他,竟是爱错了人!

杜月在天真无邪的表皮下有着怎么样狠毒的心,才能连自己双胞胎妹妹能害死?

“杜月,这一辈子你就给杜沁忏悔吧!”陆盛尧欣长精壮的身躯一如既往的压制着她,骨节分明的手指迅速的在她的身上滑过。

“不,不要这样!”

杜月瞳孔收缩,熟悉的气息,陌生的眼神让她浑身一个激灵,全身绷紧,慌乱的扭动着企图摆脱他的掌控。

情绪相当激动,他的态度让她痛彻心扉,那阴鸷的眼神让她不安惶恐。

“不要这样?不要哪样?”陆盛尧丝毫看不到她的痛苦,宛如一头失控的野兽低声咆哮,“杜月,你以为你还是那个杜月,嗯?”

尾音微微上扬,陆盛尧的手指动作加速,‘撕拉’一声轻响,杜月上衣就这样撕裂了。

陆盛尧灼热的视线停留在杜月胳膊上,胳膊上生生用烧热的铁丝刻下一个‘罪’字,在白皙的肌肤上显得格外的触目惊心。

这个字时时刻刻提醒着他,杜月是那么残热那么虚伪的女人!

“盛尧,你相信我,你要相信我!”

绝望一点点爬上她的脸庞,自从杜沁死了之后,陆盛尧仿佛换了一个人,如同恶魔般折磨自己。

没日没夜,只要他想起来就会狠狠的从身心一点点的折磨。

“相信你?”陆盛尧的笑容宛如锋利的刀锋恨不得能破开她的胸膛看看她的心到底是什么颜色的,这个女人他爱了六年,整整六年!

他以为他会娶她,会一辈子疼着她,因为她是那么的美好啊。

如今他却无法忍住对她的恨意,刻骨铭心的恨意,杜沁死的那一刻他才知道自己错的多厉害,爱上了这么一个毒蝎心肠的女人。

他猛的一个用力,将杜月翻过身趴在墙壁上,脸庞带着一层厚厚的冰霜,“难道我看到的是假的?”胸膛剧烈起伏,只要想倒自己亲眼看到杜沁死亡的样子,他就无法闭眼。

“不,不。”杜月心如刀绞,身体上承受的疼痛远远不如心里那般痛苦。

陆盛尧狠狠的撞击,她全身不受控制的颤抖,他这是要再次强上自己?本是凄凉的瞳孔彻底染上了一层死灰。

带着剥茧的大手狠狠的钳制她扭动的身躯,牢牢的掌控她的反抗。

“陆盛尧,你杀了我给她偿命。”嘶哑的声调带着几分怒意,狠狠的反抗他的侵略,杜月嘴角勾着凄凉,一滴泪水从她的眼眶悄然滑落。

第2章 仇恨

“杀了你?”

陆盛尧嗤笑了一声,猩红的眸子宛如嗜血的恶魔,大手从身后狠狠的扣着她的后脑勺,让她死死贴在墙壁上,身体却是狠狠的要她。

另一手则是用力钳制她的腹部,“不,杀了你岂不是便宜你了?”

陆盛尧离开她的身体,一个用力将她再次翻身狠狠的丢在沙发上,欣长精壮的身躯紧接着死死压着她娇小的身躯,瞳孔闪烁着诡异的笑容。

看着他眼中的恨意,杜月只觉得血水翻涌,心一次次的揪痛。

曾经他是那么的温柔,可如今怎么变成这样了?

闭上眼,杜月无声的抗拒这一切,她心千疮百孔,良久,杜月再次睁开眼眸子里带着浓浓的嘲讽,“陆盛尧,我看你并不是想给她报仇,也不是觉得我狠毒。”

“呵。”一声轻笑,杜月的眸子里带着几分决绝,“你不过是想发泄你的兽谷欠罢了,你不过是找个幌子想上我而已,好啊,你来啊!”

卑微的爱情啊,总是让自己找不到方向,尽管她爱得那么深那么厚,可如今她只有满心的绝望。

心一横,杜月干脆摆出一个羞耻的姿势挑衅的看着陆盛尧,可心却在滴血,那种疼痛让她无法控制,一颗心迅速的下降,仿佛跌入无边海岸。

“贝戋人!”

杜月的动作彻底惹恼陆盛尧那薄弱的理智。

她的话将他的心血淋淋的撕扯下来,他爱她那么深,可她却骗他这么惨?

‘啪’

狠狠的一耳光拍在杜月脸上。

杜月给那一巴掌狠狠的打的双眼冒金星,嘴角渗出丝丝血迹,耳鸣眼花,可身体的疼痛如何能和心痛相提并论呢?

陆盛尧的怒火在胸膛狠狠的燃烧,恨意彻底爬上他的眸子,此刻他恨不得让杜月立刻去死。

她,怎么能用这虚伪的一切来欺骗自己?

骨节分明的手指再度掐上她的脖子,微微用力,疼的杜月心一抽,“杜月,你以为你的命比杜沁更值钱?”

杜月脸色苍白,呼吸间都带着浓浓的痛苦,只是眸子里带着几分倔强。

这个男人她太了解了,爱的时候会用力的爱,可同样,恨你的时候会用生命去恨你。

“是吗?”轻轻的笑着,杜月忍着那一股疼痛缓缓说道,“难道你还需要我陪睡吗?陆盛尧,你何必欺骗自己呢?”

白皙的手指突然落在陆盛尧的脸庞上,轻轻的摩挲,眸子里带着一片温柔之色。

“你!”陆盛尧瞳孔微缩,如同吃了苍蝇一般难受。

杜月则是趁机将他推开,“怎么,还是我的身体更吸引你?”心一阵阵的刺痛,可杜月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资格了。

直到陆盛尧拂袖而去,她这才踉跄着两条已经发软的腿,勉强的扶着沙发坐起来,整个身躯蜷缩在沙发里,眸子里带着迷茫。

“杜月,你大概永远得不到陆盛尧的心,因为他爱的是我呀,是我杜沁!”

“好姐姐,你大概不明白他只是将你当玩偶。”

闭上眼,脑海中萦绕杜沁死亡之前得瑟的眼神,更是无法忘记杜沁告诉自己的真相,原来她只是一厢情愿啊。

杜月心下一片凄凉,缓缓的张开手掌心,这是她从陆盛尧身上发现的,一根属于其他女人的长发静静的躺在她的手掌心。

第3章 离婚

“陆总。”

陆盛尧刚开完早早会回到办公室,秘书送来一份文件袋,“这是太太一早送过来的,说是要我一定转交给您。”

“嗯?”陆盛尧不满的挑了挑眉头,想倒杜月他就会抑制不住的发狂,“给我。”

陆盛尧拆开件袋,只见上头赫然写着‘离婚协议’几个字。

脸色骤变带着一股浓郁的怒火,猛的将文件狠狠的砸在办公桌上,眸子里带着一抹狠戾。

单手扯开领带,整个肺都要爆炸了,这女人凭什么提出离婚?她以为他还是曾经蠢的要死的陆盛尧?

…………

杜月计划离婚虽然看似很简单,可她却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写了这么一份离婚协议的,想倒要和陆盛尧从此成为陌路人。

她的心一阵钝痛,就像快要缺氧而亡一般,用力的呼吸着,仿佛这样才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

手指轻轻的揪着胸口,回想那些甜蜜的过去。

是啊,认识陆盛尧八年,恋爱整整六年,他宠她,爱他,护着她。

谁都知道杜月和杜沁是双胞胎,而且是同卵双胞胎,连父母都分不清谁是谁,可偏偏陆盛尧从来不会认错。

她记得自己曾经笑着说,“盛尧,要是哪天你认错了人,怎么办?”

“月,我认错谁也不会认错你。”他则是张扬的笑着,“毕竟我的月住在这里。”说着手指指着他的胸口,告诉她,她是他生命的唯一。

呵,一声轻笑,杜月回过神手指拭干眼角滑落的泪水,眸子里带着几分苦涩。

杜沁的死让她彻底明白,自己不过是他的玩偶罢了,更何况如今这个局面更是横着一条永远都无法跨越的鸿沟,连带着亲人都恨着她,都以为是她害死了杜沁。

“杜月!”

电话那头传来陆盛尧暴跳如雷的声调,“你找死!”

“陆盛尧,去民政局吧,我什么都不要了。”杜月心如死灰,声调嘶哑不堪。

“离婚?你做梦吧!”陆盛尧扭曲着脸庞,恨意相当的明显,“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

“陆盛尧,你个混蛋!”陆盛尧的话刺激了杜月,一瞬间她感觉到自己的脑子似乎缺氧一般痛苦,嘶声竭力的痛骂,“你就这么舍不得我的身体?心盲眼瞎的东西,你以为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要是喜欢杜沁你去陪着她啊!”

一连串的辱骂从杜月的嘴里爆发而出,可天知道这些词汇已经是她的极限了。

‘啪’的一声杜月挂断了电话,整个后背靠在墙壁上缓缓滑落跌坐在地上,痛苦在她的心头蔓延。

她知道陆盛尧一旦不离婚是绝对不会离婚的,那么她只能在这样的绝望中继续生存吗?

陆盛尧给她的咆哮震懵了,回过神嘴角带着丝丝冷笑,看来她已经不愿意再装温柔了?为了离婚已经迫不及待的露出了自己的本性?

恨意再次在他的胸膛凝聚,他知道杜月和杜沁的关系并不融洽,毕竟杜父杜母更喜欢的是杜沁。

杜月不满杜沁他也算是理解的。

只是杜月将自己作为报复杜沁的工具,甚至在利用自己害死杜沁之后彻底想抛弃自己?

想到这些陆盛尧眸子里盛满了痛苦,紧紧握着拳头,关节泛白,此刻他满心都只有毁了杜月的念头。

爱你成殇终不悔-杜月, 陆盛尧-短篇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70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