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狂想-凌茜洛, 流渊-婚恋生活小说

恋爱狂想-凌茜洛, 流渊-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预见死亡

那个梦境在凌茜洛有记忆以来一直跟着她,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频繁地出现,逐渐影响到她的日常生活。

跟很多人的做梦的情况相似,茜洛醒来后并不能清晰地记起自己做了什么梦,但那种感觉却深深印刻在脑海里——黑暗、冰冷、遥远……简直就像死了一样。

茜洛自认为这十几年的人生里并没有做过什么亏心事,但是遇到这种灵异般的情况也不免有些心慌。而且她讨厌那种死掉一般的感觉,害怕在某天会因此被永远困在睡梦之中,就这样迎来真正的死亡。

为此茜洛也尝试过很多办法,光是增加了识破骗局的经验,一点用也没有。但这样下去不行,必须要找到解决的办法,她已经不想再因为这种莫名其妙的噩梦而迟到被罚抄校规了!

再加上好不容易混熟给开后门的门卫大叔消失了,这几天茜洛已经被班主任无尽的批判给淹没,一天都精神萎靡,再这样下去她真的会像以前那样破罐子破摔,直接翘课。

更重要的是,那个给茜洛开后门的门卫大叔是真的消失了,无论是现实中存在过的痕迹,还是人们的记忆之中,除了她以外谁都不记得,仿佛从不存在。

虽然茜洛认为噩梦跟大叔的消失没有直接关系,但光只有她记得这点就令人毛骨悚然。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学校最近有些死气沉沉的,迟到请假的人变多,明明才初夏,树叶却开始大面积地泛黄飘落,这一切看上去就像——在迈向死亡。

『在这个城市里有扇能通往另外一个世界的门,但是能发现门并打开它的都不是人类,因为那是只有人类不能前往的地方。』

『你相信吗,茜洛。』

大叔消失前说的这番话茜洛还记得,现在还时不时地会想起来,像魔咒一样。如果他真的是回去了那个什么鬼世界,那能不能别留下那么多后遗症。

“这样下去的话,没有问题吧。”背对着夕阳,茜洛看着脚下的影子喃喃自语。

“……高中,门卫,居然躲在了那种麻烦的地方。”

清朗的声音穿过喧嚣的人群传到耳中,茜洛压抑住了打哈欠的欲望,转头茫然地看向了街道对面。放学时间人不少,她一时间也没有找到声音的主人。在这种时候听到了高中与门卫等关键词,她不由得紧张起来。

——怎么回事,睡眠不足产生的幻听?

“什么啊,原来还有一个吗。”

这次声音从上方传来,茜洛抬头只见身旁的路灯上站着一个人,橘红的夕阳落在他脸上,扬起清俊的笑容俯视着她。后者呆愣了几秒,使劲揉了揉眼睛,最终确定那不是幻觉,而是一个青年。

——简单利落的短发,白色衬衫与黑色外套,即使在笑着,但那深邃的瞳孔里的淡薄依旧令人脊背一凉。

——等等!先不管对方长得怎么样,有个人站在路灯上居然没有引起围观,太神奇了!

“干嘛露出一副见了鬼似的表情,难道是害怕我抓你回去?”青年跳下两米多高的路灯,轻巧地落在茜洛面前,“只要你在滞留期限内回去我是不会多管闲事的,还是说……你是非法出境者?”

“啊?”

——这个男人究竟在说些什么鬼?滞留期是什么意思,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嗯?”青年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猛然间凑上去,漆黑的眼眸倒映着茜洛茫然的表情,笑了起来,“没有自觉吗,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好像很有趣呢。”

——还是别听他在这疯言疯语了,还是趁现在快跑吧!

“我叫枫,枫叶的枫。”没有给茜洛开溜的机会,青年在自我介绍的时候牵制住了她的手腕,随后揽住肩膀,直接来了一个公主抱,动作行云流水。

“你干嘛啊,快放手!”错愕之余,茜洛直接拿起挎包对着他的脑袋狠狠砸了下去,“去死吧,你这诱拐犯!”

“我不是诱拐犯,再说要诱拐也应该诱拐更加可爱的小萝莉才对。”枫轻笑着反驳茜洛,不管她如何挣扎呼救,路过的行人愣是没有一个人看过来,就好像他们根本不存在。

“光天化日有人强抢民女都没人站出来阻止吗!”不管怎么使劲推开他,枫还是纹丝不动,茜洛气急败坏之下破口大骂,“这他妈什么社会,一点爱心都没有!”

“老是一惊一乍地大叫让我耳朵好痛,之后我会好好解释,现在先和我一起去完成委托再说。”话落,不等茜洛反应过来,眼前的场景已然转换,枫像拍武侠片似的跃上了周边房子的屋顶,如履平地地在屋顶上疾驰。

“就算你这样要求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啊!!!”

目的地不用说是茜洛的学校,傍晚时分比白天更地热闹。即使枫松开了茜洛,她还是泄愤似的砸着他的脑袋,“说!你这混蛋的目的是什么?!”

茜洛的脾气本来就挺火爆,在遇到枫之后,被他一连串莫名其妙的举动弄得更加暴躁。只是恼怒之余不安也在加深,某些事情已经脱离了常识,思考无果后下意识地想要排斥否定这一切。

“别一口一个混蛋,也别那么暴力,你是女孩子啊。”一路上茜洛对着枫一阵猛砸,现在也还没有停下手,让他抬手握住她的手腕,“还是转身看看你的学校吧,有麻烦了。”

闻言,茜洛甩开枫的手,半是疑惑半是警惕地转身,映入眼帘的是被黑雾笼罩的学校,压抑得像一座鬼城。目之所及皆被诡异的黑雾笼罩,周遭的花草树木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这是怎么回事,你做了什么?”

“你怎么怀疑起我来了,我可是专门来这里解决麻烦的。”枫笑了笑,旁若无人地走了进去,茜洛迟疑了一会也跟了上去。

“现在的环境污染那么严重吗,到了晚上就起黑色雾霾。”

“原来你看得见啊,不过那不是雾霾哦。”造成学校画风突变的是这些诡异的黑色雾霭,看上去很飘渺地分散着,人越多的地方就越浓郁。

“这么明显谁看不见…不对!不是这个问题!”差点就被枫给带跑了,茜洛狠狠瞪了他一眼。

“你看上去很精神,真令人羡慕,”无目的在操场闲逛的枫停下脚步看着茜洛,眼神复杂却笑得轻快又变态,“真能让我羡慕的人跟事情可不多,你是其中一个。”

不搭调的眼神跟语调让茜洛沉默了起来,想要说话却被枫阻止了,他意味深长地说道:“我的事情先别管,还是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吧。”

“就按照现场的步调为你解答好了,首先——”枫侧身指向了那些不正常的黑色雾霭,原本还算平静的它们似乎因为枫的出现而骚动了起来,“那些可不是雾霾,而是我们的同类。”

“你骗谁啊,根本就不是同一个物种好吧!”

“先听我说完。”捂住了茜洛的嘴巴,枫凑近她的脸庞,在他的背后是逐渐褪去的晚霞,还有凝聚翻滚的黑色雾霭,它在不断地变换着形状,似乎在壮大又好像将要溃散。

“准确来说前几天它还是这间学校的门卫来着,但是现在狂化了——也就是丧失了所有的感情理智,沦为最低等异质。”

——何等中二的发言,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

“外形看上去很恐怖,但物理伤害一般,它麻烦的地方是对于周围的影响,被它笼罩的一切都会与其同化,也就是会跟着崩坏。”

“无论是人还是植物,甚至是空气大地都不能幸免……听上去很可怕吧,而且对我们来说,异质就是毒药,非常危险。”

“等等,我没听错吧,你刚刚说的是我们?”

“没错,因为你也是同类。”在枫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黑色的异质铺天盖地而来,如同风暴席卷一切,倒映在茜洛的眼眸中迅速地放大,瞳色也变得混沌。

——兄弟,在你解说的时候能不能回头看看,那玩意要来了!

“所以很羡慕你啊。”枫依旧没有回头,只是抬手打了个响指,身后那快要将两人覆盖的黑色异质停了下来,然后不断地后退……不,准确来说是被压缩。

——原来这中二病真的会超能力?!

天色完全暗了下来,头顶深蓝的夜幕慢慢出现零碎的星光,在夜幕之下那黑色的异质在慢慢溃散,压抑的气息逐渐消失。

“告诉我吧,要怎么做才能像你一样接近人类,”枫那种轻松又变态的笑容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认真,“要怎么做才能自由地生活在这边的世界,告诉我答案吧,少女。”

“那种事我才不知道,你问错人了。”

茜洛根本就听不懂枫在说些什么,也整理不出有用的信息,只是这时的她不经意地就想到了一直困扰自己的噩梦,还有那种死亡的感觉,难道说,真的有什么关系吗。

很久以后,茜洛回想起今天的事,才发现自己的猜测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她所预见的死亡并不是指周围的人和事,仅仅只有她而已。

第2章 幻想世界

『猜猜看吧,我是谁,我们到底是谁。』

『你一定对我是有所了解的。』

……

“今天可不是周末,为什么你还穿着睡衣站在这里,打算翘课吗?”

苍翠繁茂的大树正对着茜洛房间的窗户,对她来说这棵大树代表了夏天,虽然周围都很炎热,但它却给人闲适宁静的气息。只是现在坐在树干上,向她打招呼的枫彻底毁掉了那种静谧的气氛。

有一瞬间茜洛觉得枫毁掉的不只是这个夏天,而是她接下来的人生。然而这种念头不过是灵犀一现,下一秒她就在心里腹诽——看上去就是个人类啊,一定对他有所了解是什么意思。

“跟你没关系,还有别待在我家,快点离开。”

“做人不要那么绝情,都不客套一下吗。”即使被下了逐客令,枫还是很自在地坐在树上微笑。身处树荫之中,光与影一同落在那张精致的脸上,深邃的瞳孔注视着被阳光笼罩的茜洛。“让我进去吧。”

——这家伙在使用美男计,绝对不能上他的当!

“哼。”茜洛的视线游移了一会,最后轻哼了一声,最终还是退让了,转身拿起衣服走进了换衣间,“随便你。”

获得准许后,枫真的如同一阵风那样轻盈地飘了进去,观光客似的打量着茜洛的房间。

“你的品味真独特。”

茜洛住的就是一栋三层高,自带花园的别墅洋房,她的房间面积是一般人家的客厅加卧室,还自带阳台与更衣室卫生间。然而这样的房间,从天花板到地板都是粉红色的,布偶玩具更是无处不在。

“别误会,这是我爸妈的意思,你不想被赶出去就别评头论足的,”打开门,茜洛看着飘在半空中的枫,嘀咕道:“居然还会飞。”

“因为我天生就拥有控制风的能力。”仿佛炫耀一般,枫打了个响指,从窗台灌进的风将地上的玩偶都卷了起来,然后整齐地落在了沙发上。

“控制风啊。”只有这一个条件,太过广泛能联想的事物是在是太多了。

“想知道吗,我是谁。”枫微微一笑,眼里满是悠然闲适。

“是啊,很想知道,你快告诉我吧。”茜洛毫无诚意地说着,转身离开了房间,枫跟在茜洛身后看着她将二楼所有房间都打开检查了一遍,大部分的房间落着灰尘,应该有一段时间没人使用过。

“语气跟大小姐似的,”茜洛那敷衍的语气让枫摇了摇头,“你一个人打理这样的大房子不累?”

“以前有佣人,后来解雇了。”确定没有问题之后,茜洛来到一楼拉开客厅的窗帘,窗外炽盛的阳光一下子将屋子照亮。

“真可爱啊,特别是笑起来的时候,”枫抱着双手漂浮在客厅的照片墙前,回头瞟了眼茜洛那张没有表情的脸,轻轻摇头,“可惜长歪了。”

——那还真是抱歉啊,长大之后就残了。

“你的事情结束就快点离开,赖在这里做什么,厚脸皮。”白了枫一眼,茜洛懒得再说些什么。

“我的滞留时间还算充裕,在达成目的之前暂时不打算离开。”枫笑得像个无赖,摆了个休闲舒适的姿势俯视着茜洛,“就算不想知道我是什么,但你不想知道自己是什么吗,就没有一点点的好奇心?”

“没有必要知道自己是什么我也能活得很好。况且要是我离开了这里,我的父母回来后找不到我怎么办。”

“还真被你给说中了,没顾虑就是好啊,真让人羡慕。”又是那种跟表情不同步的语调,根本听不出一点放弃的意思。

——这不妙的气氛是怎么回事,他想做什么!

思及此,枫已经打了个响指,身后墙壁上的照片就发出了细微的动静,一个个悬浮在半空中,环绕在他们身边飞舞盘旋。

“最早的照片也是你六岁的时候拍的,那是你来到这个家的时间,”一挥手,其中一幅照片落在枫的手上,“以这个为起点,每年都会拍很多的照片,记录你的成长,而最新的照片,是这个,你十三岁的时候拍的。”

“……”

“是最新,也是最后,在那之后你的父母已经离开了这里,你自己也明白的吧,对他们来说,事业与兴趣都比你要重要,不然也不会留你一个人生活。”

“作为女儿的你已经被彻底遗忘了呢,虽然我也觉得有点可怜,但是也情有可原吧,毕竟你只是他们从孤儿院领养的,又不是亲生的。”

“不要再等了,反正都不会回来,不如跟我一起走吧,到门的另一边去。”

“呼……”听完枫的长篇大论,茜洛深呼吸了几次,然后——“烦死了,你这嘴炮!”茜洛猛地抓住枫的脚一个用力就把他给抡到了地上,发出了沉闷的声响,看来摔得不轻。

“我不明白跟你走了之后到底能改变些什么,单纯地只为了满足好奇心也太危险了,哪一天你没兴趣将我给扔了怎么办!还有!我讨厌你这种揭人伤疤的行为,混蛋!”

“原来我看上去那么不可信任啊。”被拽到地上后枫没立刻站起来,依旧轻笑着仰视着茜洛。

“你根本就是个危险人物,那见鬼的滞留时间一到你也不会继续浪费时间,绝对会用强硬的手段吧,诱拐犯什么的果然没有说错!”

“你真了解我,不过我还是想取得你的同意,但你到最后还是那么顽固的话,我也只好动粗了,希望你能理解,毕竟你打不过我。”

——这混蛋原来真的不打算讲道理。

“没有顾虑又不要脸的家伙最麻烦了。”

“你才是,像个人类一样被感情给左右,顽固的生物。”半晌,枫无奈地叹了口气,“这种等待无论在哪里都一样,又不是不能回来,像你这样画地为牢才是真麻烦,与其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还不如早点离开另寻目标。你真的不想知道自己是什么,又为何而存在吗?”

——……

“只要你认真回答我的问题,我会认真考虑你的提议。”纠结了许久,说出这种话的茜洛从根本上就动摇了。

“唉,真是个谨慎的大小姐,这样的性格一点也不有趣,不活泼开朗点是不会讨人喜欢的。”

“这个怎么样都无所谓吧,又不是为了讨你喜欢,还有别再叫我大小姐!”

“了解,那你想知道些什么。”从地上爬起来,枫自来熟地坐在沙发上,反客为主地招呼茜洛也坐下,一脸笑意盈盈地注视着她。

“门卫大叔他怎么样了。”

踌躇了一会,茜洛还是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只是枫显然没有预料到,稍微愣了几秒后笑容也微妙了起来,“人是死了,但会以另外一种形式重生,但那只是一个拥有关联性的新个体罢了。”

“那‘只要人类没有忘记他’又是什么意思。”

“我们是幻想的种族,实际上就是从人类的幻想之中诞生,从诞生起就拥有身为幻想之物的自觉,人类不遗忘我们的话,我们就会一直存在下去,在‘门’的另一边。”

“你们不能在这边久留?”只是现在说她是枫的同类,她依然没有多大的感触,甚至很怀疑他的话。

“是啊,简单来说就是待太久了会死。大家都是一样的,为什么你就能一直生活在真正的人类世界,难道你开挂了,有什么秘诀啊,能不能告诉我。”

“你说谁在开挂,要是我真有那个能力第一时间就是揍你一顿。”茜洛无语地瞥了枫一眼,“既然在门的另一边有着能让你们生存的世界,那为什么要跑到这边来,该不会是那个世界很危险吧。”

“其实也说不上危险,至于为什么,大概是因为好奇。”还有就是被人类吸引,会情不自禁地靠近他们。

“门的那边,你一直生活的世界究竟是怎么样的。”

“简单来说是幻想的世界,不过对那个地方我们有个统一的称呼——森罗万象。”枫翘起嘴角,手指托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茜洛,“还有什么问题吗,大小姐。”

“你是在忽悠人对吧,一定是在忽悠我对吧!”太过脱离现实茜洛有点接受不了,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你这样说就太伤我心了,我可是很期待你的回答的。”

“那最后一个问题,只要你不骗我,我大概会跟你到森罗万象去看看,”能回来的吧,到时候真的不适应就离开好了,“你是什么。”

“说到底你还是对我有兴趣啊”枫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但他很快就回答了茜洛的问题,再一次刷新了她的世界观。

“我的本体为成语,是化为人形的知识,具体是那个成语就不能告诉你了,真有兴趣你可以猜猜看,如果你的语文水平及格的话。”

『你一定对我是有所了解的。』

——那个时候的那句话,原来是这个意思啊,但是……

“谁对你有兴趣了,不就是些汉字吗,在这里拽什么拽啊!”枫稍微一挑衅,茜洛就立刻炸毛了,“就你这模样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词,你就小心翼翼地别让我知道你的本体吧,不然的话!”

——不然怎么样,你并不能拿一个成语怎么样。

第3章 警察

森罗万象具体是怎么样的茜洛出发前问过枫好多次,但他死活就是不肯多透露一个字,等到她做好心理准备,收拾好行李准备开始一段新旅程后,现实却极其的残酷。

大清早的两人首先是来到了大街上,然后枫随便推开了一扇门,向柜台的服务员要了一张表格之后并熟练地帮她填写了起来。最后递交上去,不到半个小时她拿到了居住证还有一本疑似签证本的东西。

“结束了?”

“嗯,你已经是森罗万象的居民了。”

整个流程非常现代化与信息化,而且专业有效率,跟所谓的神魔世界根本联系不起来,从根本上就打破了茜洛的幻想。

“一眼看上去跟外面没有什么分别,不过你很快就会发现有多么的不同。”枫笑得很神秘,故弄玄虚的模样也很欠揍。

“那还真让人期待。”收好那两样东西后,茜洛疲惫地叹了口气,“总之,不管离开还是回来,到这里签个证就搞定了吧。”

“没错,很方便对吧,毕竟现在做什么都讲究效率。”

“确实是很方便,简直破灭幻想。”

“别那么快就失望啊,看吧,外面……”

推开玻璃门,外面灿烂的阳光不禁让茜洛抬手遮住了眼睛,身旁枫在说些什么她并没有听清,因为在推开门的那一刻就已经被外面的鼎沸的人声给淹没。

“百里,最喜欢你了!”

“好帅!我永远支持你!”

“演唱会我每一场都会来的,百里加油!”

“……”

街道还是现代化的街道,但是现在大街上挤满了人,而且百分之八十是女性,她们拿着鲜花与礼物在围堵一辆车,整条大街水泄不通。

“邪教聚会?”茜洛看着眼前涌动的人群,那狂热的表情令她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我也有一阵子没回来了,现在这个情况大概是哪个明星打算在附近开演唱会,看着就觉得麻烦,走吧。”

——她是被忽悠了吧,什么幻想世界,也太实际了吧。

“等等,你不是会飞吗,为什么还要在人群里面挤。”拖着行李箱,茜洛费了很大力气才没有落后太多。

“这里是公共区域,禁止一切非自然的力量,除非遇到危及生命的紧急事件,”枫回头朝茜洛伸出手,说道:“不过也有两种人是例外,一是违规者,另一种则是管理者。”

“管理者?那是什么意思……啊!”盯着枫递来的手,茜洛迟疑了几秒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只是人群在这时骚动了起来,将本来就是逆行的茜洛推得更远,不到三秒,枫的身影就从视线里消失。

“真可怕。”一直被推来推去,茜洛在人群压扁之前终于是爬了出来,站在相对安静的小巷口,心有余悸地呼了口气。逃出人群是一件好事,但问题是茜洛不知道枫在哪里,要找到对方难度着实不小。

“快点逃,有危险!”人群中传来的这一声呼喊如同讯号,四周在一瞬间寂静下去,随后立刻炸开了锅,从骚动演变成了大混乱。

“天啊,又怎么了?!”

没有人能解答茜洛的疑问,朝小巷涌来的大量人群令她浑身一震,只能转身就跑。有危险发生茜洛是不清楚,她只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就挺危险的,‘出游的第一天因踩踏而死’,人生这样结束像冷笑话一样!

附近的建筑看上去像是身处大都市,但这里的巷道却出乎意料的深,只顾着埋头跑的茜洛根本没有留意自己到了什么地方,等她反应过来,周围只剩下她一个人。

“哈啊……累死了,怎么那么多突发事故啊。”

双手撑着膝盖,皮肤接触到冰冷的空气后让她打了个冷颤。茜洛搓了搓胳膊,抬头打量着四周——高楼下的巷道并不潮湿,但是非常阴暗清冷,看上去四通八达的道路只让人觉得压抑。

“真是个诡异的地方。”环视了一圈,茜洛不敢乱走,这里被阴影笼罩的地方太多,她不确定有没有危险,“怎么办,行李箱也弄丢了,要回去找吗……!”

才踏出一步茜洛的身体就僵住了,在寂静之中,她似乎听到了只有在动物园或者电视上才能听到的声音——野兽蓄势待发的低吼。

——为什么在大都市里会有野兽啊!而且听上去还不止一只,这里的动物园也太松懈了吧!

“……是,老虎?”

茜洛小心翼翼地回头,映入眼帘的是三双散发着青色光芒的兽瞳,体型要比印象中的老虎大上许多,拥有黑色的皮毛跟金色的条纹,高大的身躯充满着强大的压迫感。

——这是打哪来的变异老虎啊,那么恐怖!

“你们等等,我很瘦全身上下都是骨头特别不好吃,别过来……”就算知道没什么用,茜洛还是下意识为自己辩解了,面对缓缓逼近的大型猛兽,她一步步地后退,手脚僵硬,似乎连血液都已凝固。

“砰——!”

退入阴暗处,茜洛被不知名的东西绊了一下,一屁股摔倒在地上,她甩甩头,看向绊倒自己的东西,是一双人腿,上半身淹没在阴暗中,不知是死是活。

——兄弟你这是先一步在黄泉路上等我的意思吗?!

“吼——!”

咆哮声近在咫尺,茜洛抬起头,漆黑矫健的身影已经朝她扑了过来,锋利的爪牙在昏暗之处也熠熠闪光,这些致命的东西她真的希望自己不要在这时看得那么清楚,甚至立刻脑补出了身体被它一爪撕碎的画面。

“救、救命啊!”

“砰——!”

枪械的轰鸣声在狭窄的小巷回响,随即是沉闷的落地声,地面传来一丝沉重的震动。意料之外的声响让茜洛慢慢睁开了眼睛,挡在面前的手臂也随之放下。

“哈啊~”

眼前依旧很昏暗,但不同的是原本不知是死是活的人从地上坐了起来,像刚刚睡醒那般在打着哈欠,右手揉着眼睛,而左手则举着一把无名的大型枪械。

“好吵啊你们,难得找到了睡觉的好地方,能不能安静一点。”

——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睡觉的好地方吧!要睡觉就回家去啊!而且现在可不是吵不吵的问题,有危险!有三只老虎在那里……咦?

提到老虎,茜洛才惊觉回神,刚刚这个人似乎一枪就干掉了一只,那强大的冲击让其摔了出去,剩余的两只早在她睁开眼睛前就逃之夭夭。

“就这样死了?一枪?”

“嗯?是啊,有什么问题吗。”光线太过微弱,茜洛看不清对方的五官,但应该是个男性青年,他将那把大型枪械收回后站了起来,身材修长匀称,深色的长身外套让他几乎要与黑暗融为一体。

“没……”

“是吗,不过无所谓,我先走了,白天总是令人疲惫,哈啊~”

青年打着哈欠,随意地打了个招呼后准备离开,走向了更加幽深的巷道。见此,茜洛慌忙站起来抓住他的手,传来皮革手套的冰冷质感,“不好意思,我有个请求!”

“……”

“谢谢你刚才救了我,但是我现在迷路了,能不能带我……不,只要告诉我怎么离开这里就可以了,虽然我也没有什么能报答你的,但是……哇啊!你做什么?!”

话还没有说完,茜洛就被青年一个反手拉了过去,整个人撞在他的胸膛上,身体被有力的双手紧紧锁住,动弹不得。

“刚刚就觉得很奇怪了,”青年低下头,靠近茜洛的脖颈处,温热的吐息让她剧烈颤抖了一下,全身血液都冲到了脸上,“这种感觉……你是人类?不,还是同类来着?果然很奇怪。”

“奇怪的是你才对!突然之间想做什么,性骚扰变态!”

抬起膝盖,茜洛想给这个人的两腿之间重重地来一脚,但是膝盖却被他眼疾手快地按住。

“真是暴力,不过抱起来手感很好,也不会给人不舒服的感觉,呐,你是什么?”

“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变态,还不快点放开我!”

“普通人?是这样吗。”青年才放开茜洛,后者就立刻退后离他远远地,一脸警惕不安,“不用这样戒备地看着我吧,刚刚只是好奇而已,我并没有恶意哦。”

“但是你的行为很恶劣,糟糕透了,变态!”

“这下麻烦了,好像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青年用完全听不出担心的口吻说着,轻轻侧了下身,笑了出声,“不过算了,我们走吧。”

“哈?要我跟你这个危险的人一起走吗,我才没那么笨!”

“欸?刚刚不是你先向我问路的吗?那楚楚可怜的语气感觉还不错呢~”

“……”

“还是说,比起跟我离开,你更愿意当那两只老虎的食物,你这么瘦小,看上去不够它们吃啊,到时候身体肯定会在撕扯之下……”

“够了,我跟你走就是!”

“别说得那么心不甘情不愿,要是带你出去的这段时间能让你改观就好了,为了你我会加油的。”

“这种事没有必要加油!而且我也没有打算对你改观!”

“哈哈,你真是个腼腆的女孩!”

“哈你个头啊,谁腼腆了,我是认真的!”

“嗯嗯~我也是认真的。”

“……”

恋爱狂想-凌茜洛, 流渊-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