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倾心-司徒烈风, 白如媚-短篇完结小说

步步倾心-司徒烈风, 白如媚-短篇完结小说

第1章 弃女为妃

北疆,华安城。

“王爷,王妃的轿子已经到了城外。”

隔着门,屋里传出慵懒深沉的男生,缓慢而阴冷道:“本王知道了。”

白雪茫茫的北疆,腊月寒冷异常,一对火红的送嫁队伍在雪中缓慢前行。轿子中头盖着喜纱的女子面色忧郁,手指紧紧的纠结着,被不安恐惧环绕着。

“什么人?大胆居然敢劫北疆王妃的喜凤撵。”

“杀!”

漫天的血红铺天盖地的洒在闪着萤光的雪上,在阳光下妖致如焰,火红如霞。

轿内的女子和自己的丫鬟紧拥在一起,瑟瑟发抖,轿帘子被挑开,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男子出现在眼前,眼神满是嘲笑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你是谁?”

男子只笑不说话,手一扬,白如媚身边的丫鬟就应声倒在了地上,血溅了白如媚一脸,温热的血散发着腥味,沾染了白如媚一身。

“求你不要杀我。”

白如媚颤抖着向车厢里畏缩着,眼中满是祈求裹挟着一丝微光,戒备的双手环在胸前,瑟瑟发抖的背靠在了车壁上,无路可退。

“这就是名动京城的白如媚?看来是言过其实了。”

银色面具下的妖瞳眸光晦暗,抬手将白如媚揪到身前,低头俯看着惊如小鹿的女子,冷哼一声,随手撕裂了白如媚的喜服。

“不要,求你。”

白如媚眼中光彩在一刹那间消失殆尽,只剩下隐忍着的痛苦和祈求,泛着莹莹的光。

疼!在四肢百骸蔓延开来,无处不在的羞辱感让白如媚由生到死,再由死到生,的来回往复,不得超生。

大红的喜撵在雪中摇曳飘零,白如媚一滴滴的眼泪滚落成冰,扎进染着血红的皑皑白雪里,渐渐被掩埋。

疼!好疼,好冷,交替着出现在白如媚的脑海里。

白如媚不停的辗转反侧,不知是在清醒中还是昏迷中,她每一次的呼吸都如同刀子插在喉咙里,想呐喊却总是无声哽咽,那冰冷的银色面具像刽子手一样扼住她的喉咙,随时会结束她的生命。

“嗯,王爷你好厉害,臣妾好喜欢。”

一声声的娇媚喘息,让白如媚浑浑噩噩的睁开眼睛,那飘着白色纱幔的围床里上下浮动着交缠在一起的身影,白如媚倒吸了一口凉气,身上的某处还在隐隐作痛,提醒着她这一切都不是梦。

“王爷,臣妾还没有尽兴。”

床上一道阴冷的目光射在白如媚脸上,回头呵斥道:“滚出去。”男子抽身离开,抓起床畔的锦袍披在身上,大步到了白如媚面前。

银色的面具像是一只无形的手扼在白如媚的颈上,让她透不过气,那一幕羞辱在眼前清晰的展现开来。

“你,你。”

白如媚不断的往后退,浑身抖的厉害,却被男子一把揪住,提了起来,面对着面。

“就是本王,怎么爱妃不认识本王吗?”司徒烈风哼笑着,将白如媚抛到了床上,倾身压下,一只手挑起白如媚的下巴,薄唇微勾,手上渐渐的用力,“本王不过是先开苞,验验货,正如本王所想,是个残花败柳。”

啪一巴掌将白如媚打的脸侧向了一边,“他果然将自己玩够的给本王送来,怎么你从皇后变成了不受宠的王妃,一定很不心甘,是吧!”捏在白如媚下巴上的手渐渐的缩紧。

司徒烈风猛然的将白如媚翻转过去,狠狠的挤入,陌生又熟悉的痛感,让白如媚吃痛哼出声,在抬头的瞬间石化,她看见了刚才侍奉司徒烈风的侍妾,正饶有兴致的欣赏着。

“不要,不要。”

第2章 羞辱

白如媚的挣扎彻底的激怒了司徒烈风,反手将女人牢牢的控制住,更加的用力惩罚,手掌摸索着掐上了白如媚纤细的颈,猛然的揪住了她的头发,目光更加的阴沉。

“王爷,臣妾也要。”

那个里衣半开的女子屈身爬过来,搂上司徒烈风的腰,“滚!”司徒烈风一掌便将身边的女人打下了床,女子闷坑一声晕了过去,嘴角挂着血。

白如媚浑身颤抖,一阵阵的疼痛将她环绕,每次在她要昏迷时,司徒烈风总是有办法让她清醒过来,清清楚楚的承受着他给的痛苦。

白如媚清醒过来时,她未着寸缕的躺在冰冷的地上,脚上还栓着一根手腕般粗的铁链子,白如媚费力的爬起来,拉过来被扔在一旁的里衣穿在身上,因为链子很短,完全限制了她的行动范围。

“哟哟哟!王妃您这是做什么呀!等着王爷吗?”

“臣妾是洛梨花,给王妃请安。”

站在门口的两个女子掩面而笑,眼神里的不肖和嘲笑不言而喻,白如媚拉紧了衣领,想要站起身,却被链子扯了回来,只能蹲坐在地上。

“王爷也真是的,怎么能用这么糙的链子拴着王妃,不过,王妃臣妾倒是多嘴了,您毕竟不是完璧之身了,怎么着也得顺着王爷呀!”说完对着身旁的洛梨花轻笑,那种笑浅而狰狞。

白如媚干脆坐下来,环着双腿,不去看那两个肆意嘲笑她的人,咬着唇,隐忍着眼里的泪水,口里的血腥味让她作呕。

噗!白如媚跪趴在地上捂着嘴呕吐,翻江倒海的难受,白如媚有一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哎呀!太恶心了,王妃,你怎么能这样啊!”

两个人相互对视拧眉,一脸的嫌弃,洛梨花看着王妃捂着嘴,突然目光一变,蹲在地上伸手帮白如媚搽干净了嘴角的呕吐物,“姐姐我扶你起来。”

白如媚正借助洛梨花力量起身,突然洛梨花身子一歪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地上,“王妃,你为什么推臣妾啊!臣妾腹中有了王爷的骨肉。”

白如媚眼中不解,却被一股力量狠狠挒倒,抬头正对上司徒烈风暴怒的脸,幽深含着暴风雨的眸眯着危险的光正盯着自己,白如媚确信在司徒烈风的眼里看到了厌恶。

“白如媚,本王将你锁在这里,你都不安份。”司徒烈风将洛梨花扶起来,冷道:“以后不准到这来。”

“是。”

二人屈膝行礼,弯着腰退了出去。

“白如媚,你果真是差点当上皇后娘娘的人啊!不管在哪里都想端着正室的架子。”司徒烈风捏着白如媚的下巴,将她提起来,白如媚被铁链拴着只能屈膝半蹲,仰头看着司徒烈风,眼里满是倔强。

“你以为自己是北疆王妃吗?你不过是一个皇帝不要的女人,所以在本王这你也只是奴。”司徒烈风将白如媚推倒在地,成屈辱的姿势跪趴在地上,司徒烈风大掌狠狠的在白如媚的腰上拍了一下,挺身挤进,撕心裂肺的疼,让白如媚眼中含泪。

在不断的运动中,一滴滴的血红滴在地上,就是它起到了润滑的作用,司徒烈风拧眉加大了力度,狠狠的惩罚着不听话的女人。

当男人抽身离开,白如媚浑身无力的跪爬在地上,身上沾满了汗水和男人留下的暧昧的味道,白如媚散乱的发丝贴在脸上,身上的薄衫都被撕裂开,七零八落的散落在地上。

“请王妃喝下这碗药。”

白如媚浑身不着寸缕,尴尬的抬头看着低着头,双手举高端着药碗的丫鬟,她的脸涨得通红,不自主的吞咽了下口水。

“请王妃用药。”

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让白如媚打骨子里发寒,小心翼翼的接过了药碗,浓妆的苦药味灌进鼻腔,她还是一口喝干了药,药碗被丫鬟一把抢了回去。

“王妃,我是小寒,以后由我伺候你。”说完人甩门而出。

步步倾心-司徒烈风, 白如媚-短篇完结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73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