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扰倾城绝世妃-盛渊祈, 杜茗-穿越重生小说

勿扰倾城绝世妃-盛渊祈, 杜茗-穿越重生小说

1生死无门

天承元年,寒冬未到,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便侵袭了京城整整半月,皇城外的柳树都压塌了几棵。

天师说,这是新皇登基,上天有灵,以瑞雪呈的吉兆。可明眼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天师局用来阿谀奉承的说辞。

洛云锦一袭单衣站在雪地里,瓷白的肌肤在寒风中冻成了粉紫,眉上凝结了一层霜雪,手脚早已冻僵,却始终不肯回屋。

“侧夫人,您就回去吧,要是老爷看见你私自出了厢房,免不了又是一顿训斥。”一旁的小丫环一边哈气搓手,一边规劝,脸上却还有几分不耐烦。

府里都知道这个侧夫人是最不受宠的,要不然这样的雪天,也不会连件棉衣也没有,偏偏她倒霉,一进府就被吩咐来服侍这位侧福晋。

听了丫环的话,洛云锦冷如死灰的脸上终于起了一丝波澜,呵,一个快死的人,还怕他杜文宇不成。

“吱呀”马车压过雪地的声音渐渐传来,云锦抬起头,她等的人终于到了。

“谁准你走出厢房的!”丫环说的没错,看见雪地里的身影,男人开口便是斥责,声音冷漠无情,呵,谁能相信,当初也是这样一个人给了多少山盟海誓。

跟着男人走下马车的,还有一位身着银裘的华贵女子,那女子一直垂着眼,似乎给她一个眼神都是施舍,这便是杜文宇八抬大轿娶的正妻,梁芷惠。

“杜文宇,你何时带我进宫,去见皇帝?”云锦蹒跚着走到杜文宇身前,一声质问掷地有声,她紧紧盯着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不放过他脸上任何一个表情。

纵然落魄,女人身上散发的锐气却依旧让杜文宇心虚,他目光闪躲着,一如往常寻找托词,“新皇登基不久,你拿着十年前的旧案去扰他,恐怕反而弄巧成拙,你再等等,等等。”

“哈......等什么,等我在你杜府上耗死吗?”听着这虚假措辞,始终盯男人的云锦几乎要笑出泪来,为什么她早没有看出这个男人的豺狼之心,而如今一切都晚了,晚了!

她洛云锦这些年一心扶持着眼前这个男人,帮他在夺嫡之乱中站稳脚跟,帮他位极人臣,她只求他杜文宇在功能名就之后能帮洛府翻案而已。

可她等来了什么,等来一台小轿逼她为妾!等来重门院深的变相软禁!

听了云锦的质问,杜文宇嗫嚅着唇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把头偏了过去,洛云锦当然知道,他根本就无话可说!

想她洛云锦身在草巷,却能智计过人,帮他一路披荆斩棘获得今天的位置,他如今这样背信弃义,还敢留自己在这世上吗?

早在三月之前,她的饭菜里就已经被下了慢性毒药,如今毒已入骨,药石无医,就算她有所察觉也已经无用了。

“市井女子果然粗鄙,竟然这样同自己相公说话,还不赶紧把她拉回去。”见杜文宇不再接话,原本在一旁的梁芷惠一句吩咐,在一旁伺候的小厮们立刻凑过来,准备上来抓住云锦。

“不用!”云锦抬头打量着眼前高贵美丽的杜夫人,京城杜家太医出身,既然能医人,自然能害人,他们倒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好夫妻!

她今日能威胁了丫环出来,就自然没想过要回去,其实她对自己身体了解,能硬撑到此,不过回光返照的一口气而已。

“杜文宇!”洛云锦狠狠地盯着那张脸,满带恨意的目光似是要把他熔在雪地里,“今世你敢负我,来世,我让你死生无门!”

被诅咒的杜文宇还来不及反应,一抹嫣红忽然出现在云锦的唇上,那红色渐渐汇聚,变成朵朵红梅晕在漫天大雪铺成的画卷之中。

倒在天承元年这场大雪之中的,不仅城门外几株垂柳,还有杜家的侧夫人,一代奇女子,洛云锦。

一阵疼痛自胸口传来,云锦皱了皱眉,却无力睁开眼睛,她竟然没死吗?

不可能的,那对贱人给她下的毒至深至烈,天下间无药可解,否则她绝不会轻易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重生机会。

没错,她是从二十一世纪重生而来,只可惜没投到一个好人家,她生活了整整十年的洛家竟然被奸人陷害,落得满门抄斩。

她九死一生逃过一劫,却差点陷入烟花之地,最后还是用了现代的知识开了一家茶室才免于沦落,但终究名声是没那么好了,这也才给了杜文宇硬逼自己为妾的借口。

那些年,不敢忘怀养育之恩的洛云锦,一直暗自寻找为洛家翻案的门路,好不容易集齐了证据,却终究是功亏一篑。

正在暗自感叹的洛云锦忽然听见门外有动静,还未了解状况的她立刻调整呼吸继续装睡,但是那来人的一声呼喊,几乎让她喷出血来。

那人喊得是,“少爷!”

“少爷,您怎么样了?”那丫头见洛云锦没有回应,又急急地唤了一遍。

云锦听这丫头的语气紧张,跟往日杜府中下人们轻视怠慢的态度截然不同,腹中忍不住一阵痉挛,莫非她命不该绝,又重生了?

“你个丫头,我都说了你家少爷都没出气儿了,你还不信,还不赶紧让府里人来准备后事。”紧跟这小丫头的,是一个苍老的女声,大概是府里的老仆,看来她这次是落入了一个富贵人家。

一听见要为自己准备后事,洛云锦再也不敢装睡,轻咳一声,缓缓睁开了双眼,“丫头,水......”

丫头烟青一听见自家少爷有了动静,那还有心思去倒什么水,一下子就扑在了云锦身旁,“少爷,您没事实在是太好了,我还以为,还以为......”

烟青话说到一半,立刻把头调转向一旁的一个老婆子,气冲冲道,“方婆婆,饭能乱吃,话能乱说吗?你虽说是二少爷的乳母,但是出言诅咒大少爷,小心被夫人绞了舌头!”

那站在门旁的方婆婆脸色一白,被觑得后退了一步,慌忙解释,“青烟,话可不能这么说,我刚才来看大少爷的时候,他的确是不太好了,我才去喊你的。”

按道理,这位大少爷的确是已经驾鹤西去,她洛云锦才能暗度陈仓,那方婆婆的话的确不假,只是隐藏在方婆婆面部皱褶里的那丝慌乱,可没逃过她的眼睛。

2.虚龙假凤

“烟青,算了吧,我方才的确是晕了一会子,方婆婆大概只是看岔了眼,让她去吧。”云锦才刚松口,那老婆子便立刻道过万福,一溜烟跑了。

青烟见人已经走了,即刻转身回来照顾云锦,一声叹息,眸子底下立刻含了泪,十分复杂地喊了一声,“少爷!”

而此时,洛云锦的心情也是十分复杂,看来她这一世大抵还是时运不济,重生而来的这户人家恐怕也是个是非之地。

云锦从床上坐起身,脑子却忽然一阵剧痛,大量的记忆如碎片一般插入脑海,这些记忆并不属于洛云锦,却属于一个名叫杜茗的女子。

没错,是女子。

这杜茗竟是礼部尚书杜书敬的“儿子”

当年杜府多年无子,杜书敬求子心切,便纳了姜氏进门,而那姜夫人刚入府便生了一个男娃,风头一时无二,正室害怕自己日后遭人欺压,便欺瞒了自己刚出生女儿的性别,从此,杜府便有了“嫡子”。

在云锦看来,这简直就是瞎胡闹,小时候倒还好,日子久了,性别这般大的事情还能逃过府里那么多暗地里打探的眼神么?

杜茗的生母其实也知道这一点,原本只就是想用她来顶个几年,等真正的嫡子出生便恢复她原本性别,可从府里接连诞下两子之后,杜书敬对后府也就不再上心,正室一直未能怀有身孕,杜茗的性别也就一直没能改过来。

原本这也就算了,等到杜茗渐渐长成的时候,生母为了掩盖她的性别,竟生生把她喂成了一个两百来斤的胖子,只因胖子声音尖细,且膀大腰圆的,区别男女那些明显的征象全都被隐藏了过去。

云锦叹了口气,也不知她如今这生母,到底是愚笨还是聪明。

所以说,她现在就是一个两百多斤的大胖子,云锦掐了掐身上的肥肉,竟然毫无知觉,可即便如今的身体是这副样子,云锦心底还是欣喜的。

按照杜茗的记忆,如今正是天承三年,天不亡我,杜文宇,你欠了洛云锦的,我杜茗定会一点一点向你讨要回来。

不过在这之前,如今的杜茗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解决。

这杜府,如今也该洗洗牌了。

根据杜茗的记忆,她因女扮男装,自小性格就显得怯懦,更因为肥胖而自卑不已,在京城人家的公子哥儿中就是被取笑戏谑的对象,而欺负她最狠的,便是偏房的那个哥哥,杜子游。

她在外的那些个名号,什么憨子杜,傻大爷,多半都是她这个哥哥散播出去的。

杜子游其人生得也算一表人才,也有些小聪明,但是庶出这一项就足够压得他喘不过气来,他见杜茗怯懦呆滞,便在府外想着法儿地贬低她,让她落个傻子的名声,好让杜书敬对嫡子失望,他便有了出头之日。

这一次杜茗也是遭了他那哥哥设计,在杜书敬贺礼之上,闯了大祸,才被杜书敬关了禁闭。

那日杜子游偷偷绑住了杜茗的衣衫,想让他当众摔跤出丑,却没想庆小王爷恰好从旁边走过,杜茗结结实实地压在了庆小王爷的身上,结果杜茗这吨位也是名不虚传,直接就压断了小王爷的腿骨。

第二日杜书敬就在朝堂上被庆王参了一本,说他教子不严。

杜书敬着实气得不轻,回府之后就罚了杜茗几十板子,并且下令禁足,杜茗在房间养了好些时日都没好,反而日渐虚弱,终是在今日悠悠断气。

想到这,杜茗嘴角露出一丝轻笑,这气断的也是太巧了,转身便向青烟吩咐,“你现在去请府外云岐医馆的大夫来一趟,小心些,莫要让旁人知晓了。”

看着云岐医馆张大夫给的药方,杜茗的双眸沉了下来,呵,说起来,她这条命还真是那个庶母给的。

她这庶母倒也不笨,没有用下毒这种不入流的手段,恰恰相反,按大夫所说,她给杜茗灌下的全是补药,而且是十全大补的猛药。

试想,一个体质健康的人都受不住天天喝这补汤,更何况是一个刚挨过几十大板,二百多斤重的胖子呢?

这些个补药天天喝下去,杜茗能撑了这么长时间都算是奇迹。

最妙的是,等到事发之后,就算杜书敬察觉到了不正常,派人去查,也绝对查不到什么,首先她体内无毒,退一步,就算知道是被补药害死的又如何,难道还能用喂了长子补药这种事去拿人么?

看来为了除掉杜茗,这庶母还是花了心思的。

“烟青,走,咱们给母亲大人请安去。”唤过烟青,杜茗抿唇一笑,她这两世可都不是吃得下哑巴亏的人,既然占了这杜茗的身子,也要做些什么以示回报才行。

听见杜茗的吩咐,在一旁伺候的烟青先是愣了一下,才急忙去扶住自家少爷。

少爷这是怎么了,自从醒了过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眸子里晶黑发亮的,和以前呆滞的模样判若两人,现在还要主动去见大夫人......

要知道少爷为了自己这性别及模样,从小心里就对夫人有所怨怼,有时候夫人想来见他一面都难,更别提主动去夫人那里请安了。

烟青想的什么,杜茗自然是知道,其实也不难理解,谁家女儿不爱红妆,偏被自己生母养成这幅模样,哪能不气?而杜茗与生母关系不亲密,也是姜夫人有可趁之机的重要原因。

后花园里,杜茗跟在烟青身后艰难地迈着步子,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自己身上的肥肉颤上一颤,简直抖得她头晕。这两百斤肉实在不是盖的,她还未走上百步,就已经气喘吁吁,累到不行。

“不行了,烟青,我实在走不动了,咱们歇一歇。”杜茗喘着气停在了一条卵石小径上,双手扶着腰,对自己现在的这幅身体表示无能为力。

烟青却似乎已经习惯了,为了迁就杜茗,她本来就走得慢,现在一听自己少爷喊累,便连忙转身过来为他擦汗。

“哟,这不是二弟嘛,怎么,又走不动啦?”一道略带讥讽的男声在不远处响起,与杜茗记忆里杜子游的声音相重叠。

勿扰倾城绝世妃-盛渊祈, 杜茗-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1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