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万总裁专宠小甜妻-安婉兮, 霍忆斐-总裁豪门小说

亿万总裁专宠小甜妻-安婉兮, 霍忆斐-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死都不会嫁给少爷的!

“我死都不会嫁给少爷的!”

床上,安婉兮哭泣着,自然是吓坏了,惊魂普定。

头发也是凌乱,散在身上,脸色苍白如同浆洗过……她终于知道为什么母亲临死之前一定要她住进霍家大宅,其实早就预谋好了。

“婉兮,我知道你委屈,但是这真是为你好。”霍语卿哽咽,她知道怀里这女孩的命运已经是不可挑拣……又抚着她的头发,轻言细语道,“我们不会害你,你乖乖听话,你这辈子都衣食无忧。”

安婉兮拼命的摇头,她听不懂霍语卿这番话。

“可是我喊了他二十年大少爷,你让我现在做他妻子,我…我…我接受不了!”

“你没有选择,只能选择接受!”

霍语卿语气加重,但是心尖却揪着厉害,她也是极其不情愿,安婉兮虽说是她和霍忆斐奶妈的女儿,但是也是看着她长大,平时也是把她当妹妹般……霍忆斐不是不好,这城中多少女人排着队想着要嫁给他……

她这段话暗示已经很明显了。

安婉兮眉心蹩聚,限内闪着惊惑,手中还拽一角被单,想是受惊吓过度,要抓些东西来持定。

后背发凉。

万念俱灰,眼泪一串串的急骤跌下来,而窗外,依然一片寡淡的月色,几缕淡云浮浮飞过月的身畔,想盖过月色,苦无良策,月光还是透射出来。

月色,凉如水。

“乖,去找大少爷吧吧。”霍语卿强忍住眸子里的眼泪,她也是万般不舍……

另间房,霍忆斐伫立在卧室的落地窗旁。

轮廓澄明,眉目俊逸,只是脸上似乎隐隐有些悲,说不清也道不明,为何会有如此的情愫。

桌面上摆着一份报纸,头条上赫然写着“盛合集团董事长庄明远先生失踪仨月,怀疑已遇不测!”

霍忆斐冷嗤了一声,伸手,把报纸撕扯了几片,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启开了一杯威士忌,倒了入杯中,摇晃了几下,慢慢哺入唇中,他已经倦了。

正有些微怒,门被推了开——

“大少爷”

安婉兮怯怯唤了他一声,她惊恐,脚步缓缓的,走的弱,又走着慢,很是害怕。

霍忆斐把杯中剩余液体也吞入肚中,他知道他今晚要做什么。

还是一个女孩呀。

上衬是浅粉红色的小格子,棉质,袖口翻卷着,露出的半截手臂,也是粉红色;下头是一条格子百褶裙,短到膝盖上方,露出两截藕节般嫩白的腿。

“以后改口叫哥哥吧。你也二十岁了,的确也是不小了。”

霍忆斐像是在自言自语,叹了口气,眸光微眯盯着她,安婉兮把脸侧去了一边。

“抬起脸!”霍忆斐又道。

安婉兮细白的牙齿轻咬住嘴唇,应是咬了许久,唇上一条失血的青……半响,终于抬了这张脸。

脸衬桃花,眉弯新月,还真是好看……霍忆斐竟看着出神,可是为何他有些下不了手。

突然间,就托起了她的下巴!

可人儿惊得厉害,眸子里透着恐惧,虽然霍语卿已经给了她一些提示,她还是怕极了。

霍忆斐吻了她耳珠……

一直吻过去,直到碰到她的唇瓣……女孩终于意识到霍忆斐想要做什么,但,似乎来不及了。

她又惊又羞,拼命推开霍忆斐,她后悔答应。

从来没有想过会发生这种事,一念之间,霍家大少爷对她举动非分粗暴!

但是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衬衣被扯了开,静谧的房间里突兀的冒出衣物撕裂声,听得刺耳,眼前露出少女的贴身衣物。

乳白色,毫无过分张扬,却包裹着刚刚好。

他实在是很难再控制自己了……

许久,许久……

霍忆斐终于停了下来,眯着眼睛,细看床单上染就着一摊数点猩红!

唉,轮回报应,何苦!

再来,抱住她,怀里的安婉兮颤得厉害,脸色苍白,那望他的眼神,像一只被惊吓住的小动物,可怜巴巴。

他的心软了下来,吻住她的额头,柔声说道——

“婉兮,哥哥是疼你的,哥哥舍不得让别的男人伤你。”

当然舍不得,霍忆斐从小母亲早逝,都是奶妈一手带大,安婉兮就如同他的亲妹妹,平日里也是各种疼爱,要月亮给月亮,要星星给星星,旧日里的王家公主也不如此。

安婉兮十二岁,霍家出钱,被送去了国外念书,霍忆斐和他姊霍语卿隔三差五去探望,今年她大学毕业,本来她打算留在当地,怎知母亲病逝,留下遗嘱,一定让她嫁给霍忆斐……  

自然晓得是痛的,哪个女人第一次不会痛?

“没事了,以后都是快乐的,哥哥什么都愿意给你。”又哄着,不敢再碰她敏感之处,只能是抚着她的背,安婉兮依然在发颤,肌肤冰凉……

赶紧紧扯来被子,盖住俩人身子,又把她的头枕在自己手臂上,搂严实。

其实小时候霍忆斐也有这么带她睡过,后来大了,她来了月事,也知点男女之事,在屋内也不敢单穿睡裙走来走去,这才没有再跟他同过床。

已经是很晚了。

霍忆斐叹了口气,恍惚间他似乎有些睡着,但是胸口处却感应到一阵阵的抽泣……

她不敢动弹,甚至连扳开他手臂的勇气都没有,她不知道为何平日如此敬重的大哥,竟然会对她做出这种事?

浑身痛的厉害,那方寸之地应是留在新婚之夜给心爱人,霍忆斐却强要了她,一时间,她根本就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想着霍忆斐应是睡沉了,这才有胆起身,摸摸索索打开卧室门,逃命般往楼下跑,哪知却撞上一人,头撞在他胸膛上,顿时眼冒金花。

“婉兮,这么晚你要去哪里?”说话的男人叫霍子乔。

“子乔哥哥……”话还未开口,眼泪落了下来。

“婉兮,回床上去吧,大哥若是醒来看不见你,你应该知道结果是什么。”霍子乔无奈的叹了口气,今晚之事他也是知晓,可又能如何?

第2章 离家出走

再醒来,天已经大亮了。

阳光亮的刺眼,床上的男人已经离了去,想着应是回公司,只留下枕头上一个浅浅的头印,还有床单上那一摊猩红,提醒着她昨晚的事。

大腿两侧扯着痛,后背也是,胸口也是,浑身都是,昨晚男人要了她一次又一次,仿佛面对着久违了的、娇俏可口的点心,恨不得一下吞噬……

不敢再回想,她真是无法接受平日威严的大少爷扑在她身上!

好像一头兽,她就如同毫无抵抗力的小兔,逃不出,也没法喊叫,只能任他摆弄。

霍语卿站在门口半天,也是一夜揪心。

最终,鼓起勇气推了门进去。

“婉兮,遭罪了呀。”

“大小姐……”

床上的安婉兮词不成句,哭成了一泪人。

“没事了,以后你跟子乔一样,喊我大姐吧。”霍语卿也跟着哭,这不是先前被霍忆斐拿木尺打一下的疼痛,这是硬生生的入了她的身子,哪个女孩的清白之身不是珍贵无比?

叹了口气,擦了去自己眼角的泪水,继续说道:

“婉兮别哭了,今日把结婚手续办完,好歹也是一件喜事,就算不能对外张扬,在自家里头还是像模像样高兴一下。”

霍语卿挑着好言好语安慰着安婉兮,她只能做到这一步,霍忆斐那边已经是水深火热,和安婉兮结婚真是最后一步稳棋。

她又不是没劝过霍忆斐。

安姨临死之前,跟霍语卿说出了实情,惊得霍语卿浑身一颤,霍忆斐却来了冒出一个极其恐怖的念想。

霍语卿不同意,她认为她弟弟是不是发了疯,才会有这种想法!

哪晓得霍忆斐却答她——   

“我辛苦养大的女人,我不要她身子,难道给其他男人白要了去?”

“你要她身子做什么,你还打算娶她?”

“大姐你说对了,我就打算娶婉兮!”霍忆斐点点头,惊得霍语卿倒退几步,好似不认识她弟弟一般。

“忆斐,你疯了吗?你娶婉兮做什么?”

“你又不是不知道婉兮的身世,她是谁的女儿,你比我更清楚吧!”霍忆斐吐出实话,却让霍语卿连连摇头。

“二十年前你杀了婉兮,我都不反对,可是现在,我看着她在膝边,我还想着给她寻个如意郎君,看她幸福出嫁,你倒好,自作主张要娶她,我狠不下这心!”

只见霍忆斐叹了口气,他如何不知道他姊的心思,他又不是没有在安婉兮身上下过心思,但是家仇在前,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大姐,这婚我结定了,等平了庄明远,我自然会带着婉兮离开F市,走的远远的,她也是我的妹妹,我不会让她受到任何伤害。”

“你讲话当真?”霍语卿噙着眼泪,直直的望着自己的弟弟。

“不诓大姐!”

霍忆斐答的斩钉截铁,霍语卿也信他,可今日真见到这遭罪的可人儿,还是提着一口气,想着昨晚她是如何在这张床上痛过来的,心里又揪着揪着疼……

这头,霍忆斐的日子也是极险。

盛合集团群龙无首,庄明远膝下又无子女,义子庄其琛一直跟在他身边做事。这次庄明远失踪,庄其琛被推去了代理总裁的位置,倒是理所应当。

霍忆斐和庄其琛接触过,这人不坏,不像庄明远那般城府深谋,但也不容小觑,毕竟S集团和盛合集团是两大对立的公司,庄其琛做庄明远副手这么多年,怎会不明其中道道?

果真,庄其琛一上来,就宣布盛合集团所有对外业务暂停一周,明显是要拖延时间去觅钱。

霍忆斐恼火的很,可是又不能直刀刀戳过去,毕竟所有人都认为霍忆斐现在占上风,若真出了刀,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脑袋都要给气痛了,太阳穴两边扯着“突突”地疼,霍子乔劝他去医院看看,反倒遭来霍忆斐一顿训斥。

“大哥,你来我撒什么火,下午你不是和婉兮飞美国办结婚手续吗?新郎官总该喜庆一下吧。”

霍子乔本是想调侃下,哪晓得却惹得霍忆斐愈发不高兴。

这婚结的真是不清不楚,又不能给外人知晓,那新娘还一副生怕被他吃掉的模样,都是见了鬼了!

一顿莫名的火气,但不得不拿上外套出门去机场。

哪知还未走出公司大门,突然接到霍语卿一阵急电——

“忆斐,婉兮她离家出走了!”

“今早见她还好端端的,怎会失踪呢?”霍忆斐眉头一拧,一个“川”字明显横在鼻梁上头。

“估计是不想和你结婚吧。”

“她敢不结!”

真是拿这个丫头没办法,那夜要了她的身子,至今都不肯搭理他,今早出门时叮嘱她下午让司机接她去机场,她倒是没点头,但是总不至于胆子这么大吧。

“大姐,你先别急,我在婉兮手机里按了定位系统,待会儿我让子乔去找她!”

“啊,你在婉兮手机里按这个东西?”霍语卿一怔愣,她没想到她弟居然对安婉兮还会来这手……

果然,半小时之后,就发现了安婉兮的位置——一个小丫头还能跑多远,边走边哭,哭累了,就找了一家咖啡馆坐了进去。

霍子乔把她给硬抓了去车上。

第3章 橘黄色的光透了出来

“我不回去!我不会去结婚的!”安婉兮双脚扑腾的厉害,好似上这车就是死路一条,霍子乔怕被旁人瞧见俩人这副奇怪的行为,赶紧大力一拽,迅速把她丢进了车后尾箱。

再看看手表,现在赶去机场还来得及。

“婉兮,你再闹,信不信大哥真把你赶出家门!”霍子乔严声历气,他极少对安婉兮用这种语调,今日也是着急,霍忆斐可是已经到了机场等着。

这一句狠话放了出来,安婉兮真是安静了下来。

她真害怕霍忆斐会把她赶出家门!

虽然她也觉得此事突然,她母亲刚死,就逼她嫁给霍忆斐……那夜她被霍忆斐压去身下,简直疼痛难忍,霍忆斐那般彬彬有礼,怎会狠心强要她这副身子?!

终于还是哭了出来,整个人缩在车后排,瘦削的肩膀一耸一耸的,霍子乔不忍看,握着方向盘的手指愈发紧促。

造孽啊……

十来个小时的飞行时间,到美国当地已经傍晚了。

第二日,俩人才去办的手续,霍忆斐在当地还要一些事要处理,让司机带着安婉兮去商场转悠,而他一直忙到半夜才回来。

昨夜怕她闹脾性,是分房睡的。

霍家在当地有一大宅子,平日雇了人定期打扫看管,回来自然是会住这里。

霍忆斐也是有些烦闷,毕竟最近手头事情烦琐至极,一直和盛合集团那边拉锯扯锯,庄其琛精明的很,不硬来,反倒跟他来软的,霍忆斐不想把脸皮撕破,只能跟庄其琛干耗着。

这些事说给安婉兮听,她又怎会懂?

进门之前还去了酒吧喝了几杯酒,稍微舒缓了点头痛,霍忆斐这才返了家。

进了家门,一上楼,这烦闷之气居然莫名消了一半——

安婉兮卧室的灯还是亮着的,橘黄色的光透了出来,像一条小蛇,挠着男人细微处。

那夜,怀里的羊脂玉体还真是鲜嫩。

门半掩着。

霍忆斐推了门而进,床上的可人儿还会察觉,只是有些呆滞,直到发觉屋内进了人,这才一惊而起!

她本来就是怕他。

又遭他那夜这般的侵入,担心他又扒了她这身衣服,平日里权威严厉的大哥,却成了她这些日子的梦魇。

“还不睡吗?”他语气平缓,身上已经换上一件睡袍

当然知道他要做什么,俩人都领了结婚证,她已是他的合法妻子。

“马上…就睡了…”

声音有点抖颤,似不胜情的抖颤。

霍忆斐微微浅笑,一步一步的,靠近了她。

气息开始急速……安婉兮半个身子一软。

他突然住手,一切动作停止。

“婉兮,还在恨我?”

安婉兮不答他,像一个软弱无力的小动物,逃不出他的手掌了。

“别怕。”贴着她的耳朵,柔声细语,一点一点的教她。

安婉兮轻微挣扎着,却咬紧牙根,不令半点呻吟传出去。

窗外的夜色愈来愈浓,如浓墨般,化不开。

这女人到底是喊过他“大少爷”的,再不情愿给他,最终还是会听命于他。

这洞房之夜,倒也是快活。

亿万总裁专宠小甜妻-安婉兮, 霍忆斐-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02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