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少难把持-穆海棠, 冷少轩-总裁豪门小说

冷少难把持-穆海棠, 冷少轩-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手术

“回去以后多注意休息。”医生将人送出门,例行公事般嘱咐道。

“谢谢。”穆海棠点头,刚做完人流手术的她面色惨白,仿佛随时能晕过去。

走出医院,打了车回家,保姆张嫂就迎上来,只是面色有些古怪,“太太,二爷在里面,说是来看你的。”

“二叔?”穆海棠眉头轻蹙,她和冷少轩结婚一年多,她这个丈夫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倒是他的小叔叔冷伯言来的异常勤快,以至于让冷少轩觉得她不守妇道,越发厌恶。

她头疼的揉揉脑门,“张嫂,我出去躲一会儿,二叔走了你给我打电话。”说罢,抬脚往外面走去。

小区里有专供住户临时休息的休息室,她过去开了个房间,昏昏沉沉的睡到傍晚才接到张嫂的电话。

刚回到家里,就有一阵引擎声传入耳中,张嫂立刻说,迎了出去,“肯定是少爷回来了。”

进门的男人身材高大有型,穿着墨色的西装,手戴精致的腕表,黑发梳的一丝不苟。

“少轩,你回来啦。”穆海棠亦跟着回头,刚放下的心在触及冷少轩冷肃的面容后时再次高高悬起。

“我当然要回来,来算算你的账!”话落,冷少轩阔步上前,将穆海棠拽进房间里。

他松了领带,修长的手指解开衣扣。

“少轩,你、你想干什么?”穆海棠意识到什么,本就苍白的面色更是血色全无。

“干什么?”冷少轩将人狠狠掼到床上,“当然是干你,免得你空虚寂寞连我二叔都勾引。”

他果然误会了,穆海棠连连摇头,试图解释,“你误会了,刚刚是……啊……”

话没说完,人被狠狠拉拽了一下,牵扯到刚手术过的伤口,疼的她连话都说不出口。

冷少轩狠狠捏住她下巴,眼神充满戾气,“说,怎么不继续说了?是不是心虚说不下去?穆海棠,真没想到你竟然会这么不要脸,要是今天我再晚回来一点,这会儿我头顶绿帽子就戴定了吧。”

穆海棠疼的说不出话,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冷汗,可这沉默落在冷少轩眼里更像是默认。

他嗤笑一声,动手开始脱自己衣服,“既然这样,我就让你享受个够。”

昏沉的脑袋被这句话砸了个清醒,穆海棠倏而睁眼,朝他哀求道,“别、我求求你别这样,少轩,我刚做完人流手术,不能这样,求求你看在我听话的份上,放过我这次好吗?”

说着,豆大的泪珠就从眼角滑落,这已经是她第四次打胎,头三次她没有认清事实,满怀希望的将孕检单递过去,结果换来的只是他毫不留情的“打胎”。

所以这次,她干脆自己去医院流掉孩子。

冷少轩看着她狼狈的模样,视线下移,就见床单上已经泅出猩红血迹,他眉头轻蹙,毫不留恋的退到一旁,令穆海棠心头微松,原本死寂的内心,忽而恢复了些许希望。

他到底,还是有些关心自己的吧。

第2章 收拾东西滚蛋

“穆海棠,安悦已经回来了,你可以收拾东西滚蛋了。”就在这时,男人轻飘飘扔下句话,令她身形猛然僵在原地。

足足有半分钟,她的脑海里都是一片空白。

林安悦,冷少轩的挚爱,她的闺蜜。

穆海棠垂落在身边的手都在颤抖,“可是……现在我们才是夫妻啊……”

“夫妻?”冷少轩语气嘲讽,“当年要不是你恬不知耻,设计爬上我床,安悦怎么会离开,冷太太的位置,从始至终都是安悦的。”

从始至终……

心头好像有千万根针在扎,泛起密密麻麻的痛意,穆海棠捂住胸口,艰难呼吸着,“好,我会离开,给她让位的。”

“你最好别再想耍花样。”男人丢下这句话,转身离开。

“嘭——”房门关上,穆海棠再难支撑,重重倒回床上,唇角泛起自嘲的笑意,原来这么多年,终究是她的妄想。

林安悦回来了,她这个鸠占鹊巢的人是该让位了。

穆海棠几近绝望的闭上眼,三年,三年的婚姻仅换来他毫不犹豫的驱赶,那些深藏在心底的希冀及至今日,彻底被掐灭。

不知过了多久,身体勉强恢复了些许气力,她强撑着自己去浴室处理好身体,然后躺回床上,望着窗外怔怔发呆。

直至暮色四合,敲门声在外面响起,“夫人,晚饭烧好了,下来吃吧。”

穆海棠猛然回神,眨眨有些干涩的眼睛,轻声应道,“我这就来。”

说完,她艰难起身,慢腾腾挪到楼下,刚落座,就听见门外响起汽车引擎声,紧接着,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从外面传进来,落在穆海棠耳朵里,瞬间呆滞。

这熟悉的声音,是林安悦的。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门外的人就互相依偎着出现在眼前,男人眉目俊朗,满脸柔情,女孩容貌娇俏,笑容甜美,看起来分外登对。

登对的,让穆海棠觉得刺眼。

然而这情绪没能维持多久,这场意料之外的重逢令她心生慌乱,不慎碰掉了手边碗筷,瓷碗掉落在地面发出刺耳声音。

“对不……”

“你在这里干什么?”她张口,话没说完就被冷少轩冷冷打断,“立刻滚回你房间去。”

那态度,活像看见脏污的东西,令他避之不及。

穆海棠指尖微颤,目光落在他们交握的手上,明明她才是这家里的女主人,而现在,竟然狼狈的像个意外闯入的人。

再多的话到嘴边都被囫囵吞回肚里,她轻轻点头,转身就要上楼。

就在此时,林安悦惊喜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呀,海棠你也在这啊,咱们好久没见了,坐下一起吃吧。”边说边上前张罗着穆海棠坐下。

这语气态度,活像她才是这的女主人。

冷少轩却厌恶的很,“这女的在这,会影响食欲。”

林安悦嘟起嘴,回到他身边撒着娇,“少轩哥,你怎么能这样说,海棠可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好久没见了,想叙叙旧嘛。”

这熟悉的神态,令穆海棠有片刻恍惚,就好像回到了大学,她冲自己撒娇的时候,可惜,时过境迁,那人已经换成了自己的丈夫。

她嘴角牵起抹苦笑,只觉眼前这幕异常讽刺。

第3章 梦境

“有话等吃完再说,你刚刚还喊饿呢,怎么这会儿不叫了?”冷少轩坚定了不让穆海棠上桌的想法,轻声哄着林安悦。

“可海棠她……”

“你以前常跟我说,想念家里的饭菜,今天我让林嫂准备了好多你爱吃的。”

“天呐,少轩哥最好了。”

两人你来我往的聊天声不断传来,穆海棠木然听着,只觉那刚动过手术的地方突然难受起来,剧烈的疼痛沿着经脉攀爬,尽数传到心脏。

她大口喘气着,转身就想逃离,而林安悦的声音再次传来,“海棠,晚点我来找你聊聊天好吗,那么多年没见,我可想你了,有好多话急着想告诉你呢。”

熟稔的态度,好像她们只是老友重逢,可现实是,她们中间隔着冷少轩,已经成为彼此的情敌。

餐厅里陡然一静,冷少轩目光朝穆海棠瞥去,他想看看,这满脸虚伪的女人,会有什么反应。

身后两道目光灼灼,活像随时能将她看穿似得,穆海棠想了千万种回答,却觉得,好像怎么说都是错的,于是匆忙落逃,那声音,狼狈的一塌糊涂。

林安悦见状,眼眶里顿时盈满泪水,紧张的揪住冷少轩袖子,“少轩哥,海棠她怎么不理我就走了?以前她不是这样的,她现在是不是讨厌我了?”

她梨花带雨的模样让冷少轩心疼的不行,小心翼翼伸手替她擦去眼泪,语气温柔的安抚道,“怎么会呢,我们所有人都欢迎你回来的,至于那女的,就是心里残疾的,不用理她。”

闻言,林安悦这才慢慢平复下来,只是眼角还挂着泪花。

冷少轩又说,“别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

她娇嗔一声,有些任性的埋进冷少轩怀里,“不好看你也得哄我一辈子。”

“好好好,我不哄着你哄谁。”

听着男人千依百顺的声音,林安悦的唇角缓缓勾起抹讥讽的笑意。

二楼,明知会发生什么,却还强迫自己站在外面的穆海棠心开始寸寸冰冷,最爱的丈夫和曾经最好的朋友在自己面前打情骂俏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她像个提线木偶,僵硬的回到房间,躺到床上,拼命的逼迫自己睡觉。

只要睡着了,就都好了。

……

“海棠。”女孩带着灿烂的笑意,从对面小跑而来。

穆海棠有些愕然的看着,然后不受控的抬手打招呼,“安悦,两个月没见,你又变好看了,啧啧啧,那些学长学弟该没心思学习咯。”

“讨厌,你就知道调侃我。”林安悦羞红了一张脸,背过身佯装不理她。

穆海棠见状,神思微微恍惚,隐约明白过来这是在做梦,于是人也好像被分成了两半,一半,跟着梦境重温当年时光,一半,始终冷眼旁观。

大学的生活,是肆意张扬的,彼时她们都还住在象牙塔里,对未来、爱情充满了幻想,穆海棠时常会和林安悦在一起设想未来丈夫是什么样的。

而这时候,林安悦总会提起个人,那就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冷少轩,在她的描述里,这是个温和优雅、体贴完美的男人,也许最开始她没什么感觉,可次数多了,就难免在少女的心里留下痕迹。

冷少难把持-穆海棠, 冷少轩-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5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