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王妃很绝色-尹秋水, 萧默辰-穿越重生小说

穿越王妃很绝色-尹秋水, 萧默辰-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秋水伊人

红楼高院,脂粉环绕的歌舞场子,不时有莺莺燕燕得迎人送客,而阴沉夜色下的二楼包间内,摇曳的烛影下是男子奸淫的笑声。

“啧啧,这丫头的身段真真是当得起秋水伊人的称号啊!”

他上下其手得抚摸着雕栏的红木床上的女子,那女子眉头紧促,一双芊芊手缓缓又躁动得抓着自己身上的薄衫。

“疼。。。”秋水轻轻呻吟,只觉得全身上下如被什么碾压过的沉重,更让她喘不过气得是脑海里不断放映的画面,走马灯般得看着她的半生回忆。

可是,她应该是被车撞死了呀?!

秋水挣扎着睁开疲惫不堪的眼帘,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肉实的肥头大耳的男人正压在她身上扒拉她的衣服,大惊之下一个激灵的动作就踹了那男人一脚。

那男人没有防备她能抵抗住媚药还能醒过来,一时被她踢个正着滚落到床下,满身的肥肉都扭曲着变成一张可怖的面容,痛苦的捂住下面那位置在地上滚来滚去。

秋水挣扎着站起来,一个踉跄又跌坐到大床上,有气无力得瞪向地上那人:“你是谁,你,你给我吃了什么?!”

身体的燥热感越来越明显,难道是春药!

那人已经从地上爬起来,秋水余光看着周围计算着逃跑的法子,可周围并没有什么武器,唯一的出口除了对面那一扇门之外就只剩下她左侧的那一扇雕花窗臼。

“你是我花了好几张银票买下来的,还想跑不成,爷也不是什么吃素的!”那胖子被踢得疼,看到美人更想好好折磨她,让她在床上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愤恨得就伸了手将她的肩膀往床上压去。

“放开我,放开!”那恶心的感觉让秋水打从心里厌恶,身体没几分力道,语气却是厉声的冰冷,盯着他的手眸子里带着冷冽的沉寂吐出这两个字。

胖子吓了一跳,心下有几分退缩,这丫头不是个傻子吗,哪能懂什么别的,这刚才的眼神又是怎么回事。

眼睛一转又留连在她肩膀处微微露出一点如玉的肌肤处,那细嫩软滑的触感让他恶从胆边生,动作也开始大胆得继续淫笑着,迫不及待得凑过去亲她的脖子。

“啊!”

他杀猪一般得大叫起来,下身命根子处传来的痛苦简直是方才的十几倍,他颤抖得哆嗦着往身下看去,那宝贝地方硬生生被一把剪刀捅出了血淋淋的口子,血泊已经慢慢汇集在地上,不可置信得看向床上那个傻子,下一秒他白眼一翻就晕死在地上。

秋水面无表情得瞥了一眼地上的男人,她前世本就是特工身份,指望着占她的便宜就要做一个比她更心狠手辣的人,只是她终究还是败给了爱情,一场虚假的爱恋也让她命丧在自己最爱的男人手中。

如果这一世是老天给她的重来的机会,她再也不要爱上任何人,再也不想做那个滥杀无辜的杀手。

闭上眼睛她已经开始急速运转着脑子,她现在的状况不用想也知道是受人陷害,那么这大门她是不能光明正大得走了。

唯一的路子就是一旁的窗子,秋水走到旁边看了一眼,楼下的小巷没什么人,她一个纵身就果断得跳了下去。

她的这副身子太弱,此时身子上的药效又未退,落地时难免又虚脱了几分,但此时她又听到不远处传来阵阵嘈杂的脚步声和人言声。

凭着脑海中残存的模糊记忆,秋水已经认出来人正是诱骗她过来的二姨娘,现在是带了人过来捉奸来了是吧!

秋水目光更加狠厉,但是此时她并没有妥当,这仇下次她必当百倍奉还!

一旁的围墙不高,秋水当机立断趁着那些人未赶到,控制自己的手不去拉扯寥寥无几的衣衫,用力一撑就翻身入了院子。

扑通一声,她掉下墙角的微弱草扑簌声已经引起院中主屋中男子的注意。

房间内没有燃灯,他赤裸着精壮的上身,微微泛着瓷白的皮肤浸泡在药香的浴室中,那声音虽说细微但是仍然逃不过他的耳目,男子好看的眉头微微蹙起,面上凝了一层冰霜,慢慢得将身子往下滑去,直到没过了头顶。

秋水的脚步声越来越大,因为她的意识已经逐渐被身上的热给迷惑,寻着方向一头乱撞就冲进了屋内。

“好多水!”

整个屋子是一池淡淡的清香,那一池的水更是诱惑着她不顾一切得就冲了过去,将身上仅剩的几件薄衫一脱就整个人扑了进去。

“啊~”

下一秒她的脚踝突然被人扯住,一股力道将她往水下拖了几公分,惊得她立即甩动着身子想要挣脱开来,水中翻腾片刻后,两人齐齐露出水面,男人戴着一方面具擒住了秋水,两人皆是赤身裸体贴的挤近,秋水甚至能看到他面具下幽深的眸子,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还有抵在她胸口的精壮而温热的胸膛。

只是此时,她的脖子在他收紧的大手之下,仿佛随时可以掐断她。

“你是什么人!”

那声音很有磁性,秋水立即感受到却带着令人惧怕的危险性和杀意,可她的意识已经愈加模糊,神志不清得就有些贪恋那人的身体,吞了吞口水不由自己得就靠了上去。

“我现在没法解释我是什么人,你要是不想被我怎么样最好快点离开这里,我控制不住我自己了,快滚开,我好热•••”

秋水的声音越来越小声,就像小猫儿挠着人的心尖尖发出喵呜的声音,她知道是自己的无理闯进了别人的院子,没道理在先的人若非是自己此时她已经动手杀了面前的男人了。

诶,不行,脑子糊涂是一回事,说了不乱杀人了才是正经的,清醒!清醒!

“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处境!”

掐着她的男人语气冰冷,眸光中的愤怒仿佛将面具铸成的棱角显得愈加冰冷,如果说眼神能够杀人,那么此时秋水已经死了千万回了。他一向狂妄高傲惯了,身居高位俯视众生,自他懂事以来就没有人敢和他这样说话。

然而秋水早已快要磨完了了意识,即将殆尽的理智让她完全没有任何道理,不顾着自己脖子上的双手去推攘那人赤裸的胸膛:“你走不走,快点走啊!”

第2章 浴池里的面具男人

“不走又怎么样。”

秋水没想到他如此冷傲的回答,挣扎在欲海中的她终于彻底迷失了自我,拥着他的脖子附身就拥了上去。

当她玫瑰般艳丽温热的嘴唇贴上他的薄唇,男子的身体明显一颤,原本就幽深不见底的漆黑的眸子猛地散发出千年冰霜般冷冽的杀人的气息。

她!她怎么敢!

他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胆大至此,要不是现在自己在泡着药浴,浑身使不上什么力气,掐着她的脖子也不过是个假把式,否则他一定在看见她的那一刻就将她劈成两半,这种不知廉耻主动爬床的女人,他最为讨厌不耻!

可是,他不得不承认,这女人仍是有一些不同的,若是以前有女人微微碰到他的衣角,他都觉得恶心憎恶,此时这女人吻上他的唇,竟也没觉得恶心,甚至还有一丝享受的情绪。

莫不是这池子里的药浴也有一些催情的药效!他的双手竟不知道在何时抚摸上那女人光滑的脊背,唇间的气息也让他无法推开这个热情地将舌头慌乱得乱舔他的唇角的女人。

“啊!”

“恩~~”

秋水睁开眼睛的时候,隐约已经是四更天了,她环顾了一眼四周,很快想起那些疯狂又羞人的片段。她向来不是什么爱作的女子,当即想了明白蹑手蹑脚得就爬出床铺,快速收拾了衣裳准备离开。

床上的男人睡得很熟,面具旁一点刀削般的弧度隐约能想象出一张不会难看的脸,她突然生出一股子冲动,伸出手想要拿开男人脸上的面具,她再好强也是个女人,这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可她终究是没做,她不能。那男人原是想杀她的,他眼里的杀意可欺骗不了人,她不能拿自己的命冒险,况且在现在自己处境都未搞清楚的情况下,她也没有谈情说爱趴着男人不放的心思。

不过她也不是什么随便的女人,现在弄成现在这个样她也不想,想了想她又摸出了几张银票放到他的枕边,这是从之前那个死胖子身上搜刮来的,就留给这个可怜的被她破了身的男人做个补偿罢了。

秋水不再留恋,转身离去。

循着记忆回到了将军府,本想从后门偷偷钻回去,可那里早已经站了一个个子小小身材娇娇的小婢女,正是秋水的贴身小丫头雪儿。

“小姐,小姐,呜呜呜,小姐你可算回来了,你到底去哪里了呀,雪儿等你好久了。”

小丫头哭哭啼啼的,一见她就扑上来泪湿了眼眶,眼睛湿漉漉瘪着嘴质问,秋水好不容易才忍住自己不发脾气,她向来做事果断不拖泥带水,最不喜欢别人哭哭啼啼,也不喜欢别人追问自己的事情,但这丫头毕竟是担心自己,况且她初来乍到的,还是老实一些。

秋水摸了摸雪儿的脑袋,温和得开口:“哭什么呀,我没事,咱们进去吧。”

雪儿愣了愣,擦了擦眼泪惊恐的拽住秋水的袖子:“小姐,你,你别进去了。”

“为什么?”

秋水被她唯唯诺诺的样子弄得着急,又怕吓得她胆子更小。

“现在,现在,大夫人和老爷都在您房里呢,大家,都来了。”

秋水这回可算明白了,嘴角微微勾起,她果然是被算计了,现在不怀好意的人正是在等着她回来看她好戏呢,不过她可不畏惧这宅斗啊宫斗啊什么的,走便是。

“走吧。”

秋水脚步未停,一旁的雪儿倒是愣了愣,看着自家的小姐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气势勃勃得走了进去,小姐的脑子,不会又更傻了一些吧?这可怎么办才好啊!

她呆愣了片刻,秋水已经没了影子,雪儿赶忙追了上去,秋水还没走进房间,几个家丁站在门口,冷眉竖眼,粗着脖子挡在她的房门前。

自己的房间内里倒是灯火通明的,她皱了皱眉大步进门,刚露一片裙角就有老嬷嬷眼疾得大叫:“大小姐回了!”

应声的嬷嬷声音一个赛一个高,雪儿吓白了脸,偷眼瞄了秋水,却见她脸上未有半分退却之色,倒是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那老嬷嬷是大夫人身边的王顺家的,算是家生子的仆妇,跟在大夫人身边狗眼看人,平时没少欺负原来的秋水。

秋水走进房间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记忆中曾经十分疼爱自己的老爹尹文充,只是在自己生母死后,他便逐渐疏远,只说是看到她就想起她的母亲,是真是假她倒是要好好探一探。

只是此时氛围不好,十分凝重肃然,老爹脸上脸色铁青,一手按着椅柄,满是怒容,而下座的大夫人看着她一脸担忧,那两个姨娘就是昨晚见到的,一脸看好戏的兴奋怎么也掩饰不住。

秋水久久未说话,只是淡淡得扫视了一圈大夫人却按捺不住,嘴巴动了动终于出声:“我的秋水啊,你昨晚上去哪里了,大晚上的爹娘好生担忧啊。”

这话说的状似担忧得紧,秋水心里冷笑,面上浅淡得看了她一眼,甜甜一笑:“娘,昨晚秋水去哪了,您还能不知道吗。”

大夫人未料到这傻子能这样反问,身子不由一颤,而尹文充听到秋水的话瞥了一眼大夫人,更让她心内一惊,这丫头怎么突然就变了个人似的,哪里看的出一丝痴傻模样,莫不是那毒已经解了?!

“秋水,你说什么呢,娘怎么会知道呢,要不然娘也不会和你爹一起在这里等你一个晚上了。”

大夫人极为擅长装模作样,委屈得捻起帕子搵了搵眼角,秋水却分明的看出了她看向自己的余光里的一抹算计。

“秋水,娘平时纵容你惯了,可这回你可不能再拿娘来挡你爹了。”

大夫人假意得轻轻啜泣起来,心内沉思者这丫头看自己的眼神不似痴傻,那烟花楼的男人他们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死了,房内也空无一人,这其中究竟有了什么变故她一无所知,但她怎么也不信凭着自己的本事没法给她泼上一泼脏水。

秋水对她的心思看的明白,也很是不屑,不明白这一家子的心思这么好猜她这便宜老爹怎么还能看不穿。

“娘,你可得好好问问大姐姐,是不是去私会了什么野男人,可别不好意思说啊。”

那声音悠扬,话语间是少女的娇蛮和悠扬,秋水望向门外,方才说话的正是自己二妹尹秋霜带着两个小妹妹站在门口,扬着脑袋带着鄙夷的看向自己。

“哦?二妹你却是知道了,亲眼看见不成?”

秋水挑了挑眉,漫不经心得应道,小模样又傲娇又有一股子灵动的漂亮,让尹秋霜皱起了眉头差点跳脚。

她本就讨厌秋水抢尽风头的容貌,此时这张脸竟更是灵动眼光四射,怎能让她不厌恶。

“自然是,我的丫头亲眼见到了你进了烟花楼。”

她说这话的时候下巴又扬了几分,白皙的下颌似乎在宣告者她的无惧和得意。

第3章 娇女和傻女

“妹妹,我才是你的亲姐,你当真要相信你那小婢而不信我,你又怎能确定那小婢未曾撒谎?”

尹秋霜被反问得措手不及,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尹秋水话说的巧妙,她是怎么回答也讨不了巧,她既不想让父亲不高兴对她有疑心,可也不甘心放下这个机会,让这一次所有的谋划都泡了汤。

大夫人心眼儿多,很快给女儿圆场子:“秋水,你妹妹这也是担心你慌了神,担心你被男人骗了。”

秋水垂了垂眼皮,抬起头戴上了一副梨花带雨的神色:“娘,您素来待我如亲生,今日您和妹妹这般担忧我也是女儿不孝,但请您万万顾及女儿的名声,女儿还未曾言说,这私会男人的话头就被我最亲之人坐实了,女儿是再难活下去了,只盼着再敬爹娘安好,方才不负养育之恩了。”

秋水哭了半晌,周围已被她一番言辞噎住了,她爹爹倒是镇静,呵斥了几句大夫人这才娓娓问道:“秋水,你只需如实说来。”

“爹,娘和妹妹关心我我自然明白的,我昨晚真的没去那烟花楼,也没去私会什么情郎,姨娘和大娘真是误会我了。”

“那你去干什么去了!”尹秋霜忍不住不依不饶的插嘴。

“我,我只是去见了大夫,那老先生真真是在世华佗。我,我现在可算是开明了这一点心智,也算是能孝顺一下家里的长辈,照顾着妹妹们了,以前是秋水让长辈们费心了。”

秋水说着又哭又笑,抹了抹泪水露出一双盈盈的笑眼:“爹爹,您看,现在秋水已经完全好了。”

尹文冲满脸不可置信,面上的嘴唇抖动着露出笑来:“好好好,我的秋水终于好了。”虽然他从未把自己的大女儿当做是个傻子,但此刻还是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

“是啊,爹爹,秋水以后必当承欢膝下,把以前欠了爹爹都好好孝顺回去。”

尹文冲又是愧疚又是开心,这么多年是他亏欠了这个孩子啊!

此刻小巷的院落里,一齐排的铁骑营暗卫跪在地上,瑟瑟得等着面前的主子的处置,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男人面色如霜,指节分明的白玉般的双手慢慢得伸出两指挑握起桌上的翠玉杯,看着桌子上整整齐齐的两叠银票目露阴鸷,幽深的眸子里似乎能射出寒冰。

暗卫们更不敢言语,这男人是谁?他可是当今萧国的三皇子萧墨存,性子冷厉,出事狠辣,战时就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战神,上街就是冷面驱人的罗刹王爷,他在萧国的地位可不仅仅是个皇子,连当今圣上都要礼让他三分,何惶是这小小的铁骑营。

萧默存眼里是熊熊怒火,这银票是什么意思?那女人当他是小官,兔儿爷?!他萧默存可从没收过这样的侮辱!

“她是什么人?”萧默存的声音暗含着怒意。

“是尹将军的大女儿,尹秋水。”暗卫头领王城壮着胆子开口,昨晚他们也是针对高手在外面布了阵子的,有内力的人是绝对不可能进来的,但那药浴的味道实在是蛊惑人心,他们也是大大小小出了些状况,一时不查没料到竟被那没有内力之人闯了进来,只是那大小姐听说是个痴傻的,他们也是百思不得其解,究竟她是怎么翻过那两米多高的墙,悄无声息得摸了进来的。

萧默存闻言放下了翠玉,眉头微微蹙了蹙,尹家的尹文冲是个老奸巨猾的,素来保持中立,在朝堂中明哲保身不明态度,他这女儿又是搞哪一出?

何况他那大女儿的痴傻之名是有名了的,可昨晚他见到的那女人,萧默存想到昨晚的颠鸾倒凤就微微冷了冷脸。

他确信,那女人可不是个白痴,只是她素来恋慕大皇子萧京岚,这一回却上了他的床,难道是那边派来的眼线?

他思索了许久,竟是生了几分怒意,啪得一声伸手就将那红木桌拍的粉碎,桌上名贵的翠玉杯叮得一声摔成了两半,吓得地上的暗卫又抖了一抖。

“王城,派人盯好了那女人,有任何风声都给我报上来。”

萧默辰站起身,微光反射在他的面具上,冷毅的薄唇微抿,甩袖离开。

王城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身后的暗卫一号:“没听见吗!还不滚过去!”

将军府的清晨却是微光初露,早霞与初绽的百花争艳,渲染的园子里和水洗的天空共长一色,秋水深深吸了一口古代的空气,似乎都能闻到晨露和青草清然的香味,她难得这般惬意,使了雪儿去搬了一把躺椅,懒洋洋得往上一斜,闭了眼睛感受这阳光慢慢从脚下爬上来的温柔。

她以前是特工,终日过着血雨腥风,暗藏杀机的生活,哪里能感受到这样惬意的时光,为了这一切,那些宅斗的小儿科把戏就是再闹心一些她也是愿意去换来这样的一刻的。

雪儿又去找了一把蒲扇,怕小姐热着,一边打着扇子一边好奇的不住往秋水身上看,她的小姐却是是变了,不再痴痴的笑,不再呆呆的喊肚子饿,取而代之的是眼里不易捕捉的冰冷。

她既高兴小姐不用被人欺负,又伤心小姐再不待她如往日亲近。

秋水斜睨了一眼小丫头,她这欲言又止,也是个耐得住的个性,挺能憋的啊。

“说吧。”

“你想问我怎么不傻了?不笨了?”

“小姐,小姐在雪儿心里永远是最善良美丽的小姐,即使小姐脑袋不灵光···”雪儿心里怕小姐不开心,结结巴巴不知道怎么解释。

秋水叹了口气,这丫头的忠心秋水是知道,不然她不会一直不往上爬陪了这傻子这么多年:“好了,我现在变好了你不开心吗,以后我再不会让人欺负你了。”

秋水记得原主的记忆里,雪儿为了她吃了不少苦,被别人用开水烫过,冷嘲热讽过,维护着她被推下水过,也是雪儿命硬,现在遇上了她,以后她必定保她无忧。

“小姐···”雪儿怔楞了一下,复又感动得重重嗯了一下,她的小姐无论变成什么样,她都是她的小姐。

正想问小姐是不是要喝点什么,就看到正闭了眼睛的秋水猛地睁开眼睛,拿开衣裙上的一片飘落的树叶,目光凌厉得望向那树梢之上:“什么缩头缩脑的东西,还不滚出来!”

秋水的声音凛然,表情肃穆,雪儿浑身一颤,小姐这样的语气和冰冷的脸色是她从未见过的,是以又吓了一跳,听清了秋水的话后立刻挡在她面前,戒备的看向树上。

树上的暗卫比她紧张多了,他真没想到这个毫无内力甚至看起来还没有她的丫头力气大的弱柳扶风的大小姐,怎么就能猜到他在树上呢?

就凭这,那几片自己不小心弄掉的落叶?

第4章 关门放狗

“大姐姐,听说你的脑袋好了,可是这嘴巴反倒和那些贱婢一样口无遮拦了呀?”

来人正是时常与秋霜马首是瞻的三小姐秋雨,她比之秋霜更直白,头脑简单的直面意思就是说话也不经脑子,秋水懒得理她,慢悠悠得摇着小扇又敛上了眸子。

秋雨这个人很好猜,知道她现在的情况后还敢这样叫嚣旁边指不定就站着秋霜,否则凭她还不敢随意来挑衅。

眼看秋水没反应,秋雨恨恨得回头拽一旁的秋霜的衣袖:“二姐,你看她呀,根本没把你放在眼里。”

秋霜面上挂着微笑,安抚了几句,说的话很是圆场,又走进几步对秋水说:“大姐姐,今日祖母回来了,爹爹让我们姐妹几个一同过去呢!”

秋水眼皮抬了抬,这秋霜说话客气,明明心里厌恶极了她,毕竟她那个忠心耿耿的小婢可是因为她而被发卖了,可此番和个没事的人一样,倒是有几把刷子。

可她当自己是个省油的灯不成!

“不去!”

秋水眼皮抬都不抬,话说的干净利落。

倒不是为了让秋霜没脸逞口舌之快,而是这位祖母在自己的记忆中向来不喜欢她这个大孙女,与其去了招人的白眼,不如在这里睡觉晒晒太阳,偷得这浮生半日闲,而且这树上还有只可以逗弄的乌龟呢。

“姐姐····”

秋霜没想到秋水的性子竟是这样狂妄,连爹爹说的话她也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拒绝。

“多说无益。”秋水懒懒得动了动身子,睁开墨水晕染开一般乌黑发亮的眸子,懒洋洋得望向面前的两人:“还有事吗,我要关门送客了。”

“可是爹爹说过了,大姐姐你是长姐···”

秋霜还想再说,秋水已经微微不耐:“雪儿,看来我以后得养条狗了。”

“小姐?养狗做什么?您不是不喜欢小狗吗?”雪儿没反应过来,不明白小姐怎么突然想要养一条狗。

不仅仅是雪儿,连极力保持着矜持的秋霜和秋雨都懵逼了,奇怪的对视一眼。

“既可以吓唬闲人,也可以关门放狗啊!”

这话说的雪儿不敢接茬,秋雨已经明白了,气势汹汹得指着秋水问:“你,尹秋水什么意思,你骂我们是狗?我一定要告诉母亲和爹爹!”

雪儿吓得就要跪在地上,自家小姐却已经坐了起来,眼疾手快得拦住了她,冷冷得睨这秋霜和秋雨:“没事的话两位妹妹就回吧,我这丫头笨手笨脚,服侍起人来也惯没有妹妹们的丫头知冷知暖的,怕委屈了妹妹了。”

“尹秋水!”

秋霜这时候再也端不住了,她自小千娇万宠的,何曾受过这样的待遇,又想起自己那个心腹丫头,一腔怒气终于倾泻出来:“我的丫头没了,你信不信我让你这个丫头也没了!”

雪儿一听吓得瑟瑟发抖,腿都要发软了,可她知道小姐不会喜欢她下跪求饶,硬是撑着不肯下跪。

秋水将扇子往地上一掷,猛地站起身子,一双眸子冷冽如冰,直直得看向尹秋霜,仿佛带着猝了毒的利刃:“你敢!”

尹秋霜和尹秋雨被吓得一激灵,连连退后几步,秋雨拉着秋霜的袖子还哆嗦了一下身子。

她她她,她还是尹秋水吗?她的眼神好恐怖,怎么完全像变了个人,失踪的时候她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莫不是这个人根本不是尹秋水吧!

秋水只想过自己悠闲的米虫生活,不想被卷入这些宅斗,且在她看来实在是小儿科,只是人不欺我我不欺人,她的丫头也不是谁都可以碰的!

“小姐···”

雪儿向来是不希望小姐被欺负的,这样锋芒毕露的小姐她既崇拜又担忧。

“秋霜,你们在干什么?”

秋水早就看到大夫人的衣角躲在院门的角落,只是她迟迟不肯出来,她也不介意让她多看看自己的女儿受挫的模样。

“母亲。”秋水恭恭敬敬得服了福身子。

“恩,我这好久等不来你们姐妹三,这不就急着来看看了吗。”

“母亲,刚才大姐姐骂我和二姐姐。”

尹秋雨急不可耐的上前告状,大夫人脸上的神色和方才尹秋霜的模样如出一辙,她有些恨铁不成钢得眼风扫过尹秋霜,半挂这笑:“秋雨别胡说,你大姐姐怎么会骂你们!”

“真的,母亲,不信你问二姐姐,大姐姐不听我们的劝就算了,还要放狗赶我们走。”

大夫人看向自己的女儿,尹秋霜想起自己的失态有些不敢看自己的母亲,但是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憋火:“娘,大姐姐她方才···”

“夫人,我们小姐绝对没有别的意思啊!”

“贱婢,哪里有你说话的份!”雪儿的话很快被秋雨打断,她没办法教训尹秋水,教训下这贱婢也算是打她的脸,让她这么狂!

尹秋霜话还没说完就被大夫人打断:“好了,你们真是胡闹,你大姐姐是这样的人吗。”

“娘,你为什么不帮我帮她!”

秋霜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会这样把矛头指向自己,跺了跺脚眼圈红了小半就跑开了,尹秋雨见状唯唯诺诺得朝大夫人欠了欠身子也转身去追尹秋霜。

此时秋水的小院子里只剩下大夫人带着的嬷嬷还有秋水和雪儿。

秋水嘴角勾了勾敛了敛神色,一副平静无波的样子。大夫人的心思她再明白不过,不过就是借着这一出戏扮演着母慈子孝,这对她来说不是难事,不过要是玩过了,可就得当心她这个孝女亲手来剥开她的假面了。

虽然她这一世的志向是米虫,可是米虫偶尔也需要动动脑子益智一下,才有点米虫的乐趣吧,何乐而不为呢。

“秋水,比两个妹妹年纪小不懂事,你别和他们计较,来,跟母亲一起出去迎接你祖母吧。”

大夫人本是在等着秋水的感激和亲近,谁料到这丫头根本不按理出牌,她只好先开口。这尹秋水当真是有异,且不说她查不出当晚她到底跑去了哪里,就凭这两日她的暗中观察,秋水却是已经不是以前任他宰割的白痴,做事处事不惊,骂人也是不带脏字,这可得让她好好想想,怎么样才能让这个威胁永远消失!

穿越王妃很绝色-尹秋水, 萧默辰-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97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