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少的蜜宠甜心-沈思语, 陆寒尘-总裁豪门小说

三少的蜜宠甜心-沈思语, 陆寒尘-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六年来的噩梦

“贱人,你不配做温家的女儿,你不配做我的姐姐,更不配做爸妈的孩子。”

沈念语双手叉腰,冲着浑身狼狈的沈思语怒骂出声,“爸妈是怎么教育你的,你竟然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我没有,爸妈你们听我解释,我……”

“啪——”

回应沈思语的,是她妈妈杜雅琴狠狠的一耳光,“我们温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我杜雅琴,教不出你这样的女儿。”

“不是的,妈你听我解释!”

“啪!”

又是狠狠一耳光,这一次,是她爸爸温霆生的耳光,“你走吧,我们家没有你这样的女儿。”

“爸爸,妈妈,别这样对我,别这样对我……”

沈思语撕心裂肺的哭出声,满是泪水的脸上睫毛不停的颤抖着,她不是,她没有,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打晕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现在酒店的。

她真的没有做伤风败俗的事情,可是她被杜雅琴拉到医院检查了,她已经不是处.女之身了。她身上的那些痕迹,也实实在在的证明她被男人碰过了。

“不要,不要,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

沈思语紧紧闭着眼睛,泪水不停的流着,她陷入了梦魇当中,怎么也醒不过来。

“我没有,我连恋爱都没有谈,连男朋友都没有,怎么可能和人上/床。怎么可能……”

画面一转,她被杜雅琴拉到了医院,“医生,给她做引产手术。”

杜雅琴面色阴沉冰冷,毫不犹豫的吩咐。

“不要,妈,孩子已经七个月了,她在我肚子里面七个月了,你不要伤害她,不要。”

沈思语哭着不停的恳求,她大着肚子,毫不犹豫的就跪了下去。

“呵……”

换来的,是杜雅琴嘴角冷冷的笑。

“沈思语,你是温家的女儿,我可绝对不能让你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来。知道的,说是你自己在外面乱搞才大了肚子,不知道的,就要说我家教不严,自己女儿怀孕了却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

“不要,不要。”

沈思语是哭着喊着被保镖押进手术室的,无影灯及其刺眼,麻药很痛,手术器材很冰冷。

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被引产出来,然后听到医生的叹息,“是个男孩,可惜了。”

眼前是大片大片的红色,她沙哑着嗓子,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声。

耳边好似有孩子的哭喊声,沈思语拼了命的睁开眼睛,一个浑身是血的小男孩被丢弃在地上,他抬起脑袋,一双空洞的眼睛看向她。

“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

“啊!!”

沈思语一下子惊醒过来,伸手捂住了还在剧烈跳动的心脏,刚刚的噩梦太过真实,那一慕慕,就好似还发生在昨天。

伸手按开床头的灯,她下床去洗了把脸,看向镜子里面的自己,脸色苍白满是沧桑。

她的孩子,她七个月大的孩子,没了。

泪水无声的滑落,自那件事情后,她已经离开A市整整五年了。

她叫沈思语,是温家的孩子,她的母亲杜雅琴向来不喜欢她,甚至可以说是厌恶她。

不然的话,不会明知道她怀孕了还让她养着,直到七个月的时候才带她去引产。

她就是想要让她痛,刻入骨髓的痛,一辈子都没法痊愈,最好是让她就此腐烂、再也爬不起来。

沈思语伸手狠狠擦干泪水,她父亲叫温霆生,她和妹妹却都姓沈。母亲杜雅琴看着她和妹妹沈念语的眼神,从来都不怎么好。

温家的孩子,却姓沈,整个A市只怕没人觉得不奇怪,却没人敢质疑和询问到底是为什么。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起,沈思语转身出了洗浴间,拿起床头上放着的手机,是妹妹沈念语打来的。

“喂,姐姐,你起来了吗?”

“起来了。”

沈思语和妹妹沈念语关系不错,就算她离开A市这几年,沈念语一直都有和她联系,并且在她最初困难的时候,不停悄悄的给她打钱。

想到沈念语,沈思语原本冰冷的心暖和了一些,在事出的时候,沈念语确实打了她,过后一直给她道歉,并且让她给打回去。

沈念语的行为,沈思语并不去想是为什么,只是午夜梦回,会有些心痛罢了。

“姐姐,你八点的飞机,别迟到了,我在机场等你。”沈念语似乎有很多话想说,可到嘴了,也只说了这么几句。

“姐姐,路上小心。”

“还有,对不起,一直都对不起。”

沈念语说完,电话那头静了很久,然后才传来沈思语平静的声音,“念语,都过去了。”

“姐姐。”沈念语哽咽了,然后沈思语把电话挂了。

……

七点三十,沈思语准时出现在M国机场,候机的时候,一个穿着浅灰色格子小西装的小男孩冲到她面前,脑袋一钻埋进她的怀里。

“漂亮姐姐救我。”

小男孩奶声奶气的,抬头的瞬间惊艳了沈思语,这孩子,漂亮的不像话。

圆圆的大眼睛,皮肤白里透红,整个人犹如精雕细琢的瓷娃娃,完美的找不到一丝瑕疵。

陆包子看到惊艳的眼神,就忍不住得意洋洋了,“姐姐,我是不是漂亮的不像话。”

沈思语回过神,想到了自己失去的那个孩子,她对孩子向来没什么抵抗力,尤其是这么漂亮的孩子。

她轻笑着点头,“是,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包子。”陆包子把脑袋又往她怀里钻了钻,“我不想回去,可我爸爸说了,再不回去就永远都不要回去了。”

“少爷,少爷,小少爷。”

不远处有人找过来,沈思语看了看,应该是包子的保镖。

“小孩子不能不听大人的话,乖,跟你家保镖回去吧!”

“不要。”陆包子一眼就喜欢上了沈思语,整个候机室里面的人,就数沈思语最漂亮了。

“陆包子。”

一道修长的身影由远及近,一把清冽的嗓音很是好听,只是这声音,怎么听怎么冷。

“一、”

“二、”

“漂亮姐姐再见。”

陆包子马上从沈思语怀里退出来,一脸耸拉的回到了陆寒尘身边。

他那可怜的模样,一下就激发了沈思语的母爱。

她看向眼前的男子,一身笔挺的黑色西装,个子很高,目测不会低于一米八八,男子面容英俊的不像话,那张脸,怎么看都让人移不开眼睛。

可是男人身上的气场太强,全身上下都写着生人勿进的气息。他只淡淡的瞥了沈思语一眼,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漂亮姐姐再见。”

陆包子依依不舍的转身,那一步三回头不舍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沈思语才是他的亲生母亲。

沈思语心里酸酸的,此时登机的提示音响起,她只好拿着自己的包离开。

……

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A市机场,沈思语拉着自己的行李走出来。

沈念语站在出口处,手里捧着一束鲜花,是沈思语最喜欢的满天星。

“姐姐,姐姐。”

沈念语一看到沈思语走出来,顿时激动的喊出声。

比起沈念语的激动,沈思语要冷淡许多,“念语。”

“哎呦,爸爸你慢点,我的小胳膊小腿。”

一道更清脆的声音响起,沈思语急忙转身,是陆包子,他被陆寒尘拎着,姿势实在不雅。

“漂亮姐姐,救我。”

沈思语想也不想就走了过去。

“这位先生,你这样带孩子……不好吧!”

陆寒尘目光深沉,他盯着沈思语,眼神逐渐变得灼热,目光一寸一寸的顺着她脸颊往下,毫不犹豫的眼神好似要剥开她的衣服把她彻底看个精光。

沈思语退后一步,这男人这灼灼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如果她没记错,在M国的时候,他看向她的眼神还很冷。

“沈小姐。”

男子突然出声,松开陆包子的手,陆包子一下跌在地板上,发出了“哎呦”的叫声。

一只骨节分明修长干净的大手伸到她面前,“陆寒尘。”

“啊!”沈思语有点懵,这什么情况。

“姐姐,快握手,他是陆氏集团的总裁,陆寒尘啊!”沈念语也走到了两人的身边,她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沈思语不记得陆寒尘了。

可陆寒尘却是不知道想起她了没有。

沈思语在沈念语的催促下,才伸出手和陆寒尘握了一下。

“包子很喜欢沈小姐,我还有急事,就麻烦沈小姐给我把包子送到这个地址了。”

陆寒尘说完递给沈思语一张纸条,转身就走。

连拒绝的机会和时间都不给沈思语。

陆包子:嗷呜,爸比终于开花了。

沈思语:一脸懵逼,两脸懵逼,三脸懵逼……

现在的家长,都这么放心把孩子交给陌生人了?

“你爸爸就不怕我把你卖了吗?”

沈思语牵着陆包子,和沈念语一起出了机场。

“不会,我有保镖跟着的。”陆包子及其真诚,“而且,整个A市谁会敢买我!”

沈思语:“……”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鬼灵精怪了?

不远处的劳斯莱斯内,车窗半落,陆寒尘一张脸隐隐而现。

“好久不见,五年了,你终于回来了,你欠我的,是时候还了。”

第2章 你还有脸回来

沈思语带着陆包子,拿着手上陆寒尘给自己的那张纸条,上面的字迹刚劲有力,龙飞凤舞很是好看。

半岛豪门,是A市最著名的别墅区,那儿占地很大,位置环境最好,却只有陆寒尘一人住在那儿。

哦,还带着一个小包子。

“姐姐,你真的要送他回家吗?”沈念语问的小心翼翼。

沈思语睨了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六年前的事情一出,沈念语对她就小心翼翼的。

“答应别人的事情,总归是要做到的。”

“包子,你大名叫什么。”

陆包子一脸悄咪咪的表情:“陆言之,爸爸不准我告诉别人,不过漂亮姐姐不是外人,我就悄悄的告诉你好了。”

沈思语忍不住失笑出声,她看着陆包子,就想到自己失去的那个孩子,如果孩子当初没被引产,现在应该也有这么大了。

“包子,你几岁了。”

“五岁了。”包子有问必答,“爸爸说我是早产儿,生下来的时候全身青紫,差点就活不下来了。是他花了好多好多钱,找了最好的医生,用了最贵的药,才把我这条小命保住的。”

沈思语心脏一下子被刺痛了,她眼睛酸涩难忍,忍不住蹲下身子抱紧了眼前的包子。

“爸爸还说我要是不努力学习,长大就没本事赚钱还他,到时候就让我去要饭。”

沈思语:“……”

这是一个爸爸该对孩子说的话吗?她更加心疼包子了。

包子:漂亮姐姐的怀抱好软,身体好香,果然比爸比那个冷酷无情的大魔王抱着要舒服多了。我要继续哭诉自己的凄惨身世,赢取漂亮姐姐更多的同情才行。

“姐姐。”

沈念语刚喊出声,一道尖锐的女声就响起了。

“沈思语,你竟然还敢回来。”

沈思语心脏再次一痛,她没敢抬头,可这个声音,她却是到死也不会忘记的。

杜雅琴一张精致的脸上完全不受控制的变得狰狞,“你还有脸回来,你竟然还有脸回来。”

“妈。”

“你滚开。”杜雅琴冲着沈念语吼出声,“我说你早上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原来是来接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

“沈念语,你还是不是我女儿,你把我的话都当成耳边风了是不是。”

杜雅琴一把拽过沈念语,那双精致的桃花运恶狠狠的睇着蹲在地上抱着包子的沈思语。

这些年她一直让人暗中盯着沈思语,势必不会再让她回到A市,可是没想到,她的好女儿沈念语,竟然悄悄的帮助沈思语回来了。

沈念语是她的女儿,可是却被温霆生贯上了那个女人的姓,她的丈夫,不爱她不说,还让她的女儿贯其他女人的姓。

这口气,她怎么咽的下去,这个仇,她又怎么可能忘记。

“怀里还有个小野种,六年前的小野种没在了,怎么,在国外又弄了一个出来。”

沈思语再也忍不下去了,她腾地一下站起身,一双眼睛已然猩红。

眼前的人是她的母亲,可是她不爱她,从小就不爱。

“妈,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孩子是无辜的,你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不觉得自己很恶毒吗?”

“恶毒?”杜雅琴眼里的狠更浓了,“我恶毒,沈思语,你进野男人房间,怀上不知道是谁的种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你自己不知检点。”

“我温家的脸,我杜雅琴的脸,全部都被你丢光了。”

“你要是在国外安分生活也就罢了,你现在竟然还有脸回来。”

沈思语心脏仿佛被一把把尖锐的刀子给狠狠剜下去,一道又一道,伤口鲜血淋漓,并且永不愈合。

“这个小野种是谁,你休想回温家,你姓沈不姓温,沈思语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在外面说你是温家人,当心我对你和你小野种不客气。”

杜雅琴一口一个小野种,包子的脸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才不是野种,漂亮姐姐也不是。

他怒气冲冲的转过身,胖嘟嘟的小手指直直指着杜雅琴,“老妖婆,不准你说我漂亮姐姐。”

“沈思语,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小贱种。”

杜雅琴在看到包子那种精雕细琢的小脸后,整个人都要抓狂了,凭什么,她沈思语的孩子能那么漂亮。

杜雅琴一心认定眼前的孩子是沈思语,她恨了沈思语那么多年,温霆生不但不爱她,还要逼着她养那个女人的女儿。

她永远没法忘记,温霆生把人带回温家的第一晚,直接就掐住她的脖子凶神恶煞的威胁她:“杜雅琴,你就是给我装,你也要装出一个母亲该有的样子来。”

杜雅琴没法忘记那一晚的温霆生有多疯狂,他差点就掐死了她,一整晚抱着沈思语,那张英俊的面容上全是疯狂和痛苦。

她丝毫不怀疑,在当时温霆生确实是动了要杀她的心思。可她杜雅琴是谁,杜家唯一的女儿,整个杜氏唯一的继承人。

她能够有把握让那个女人死,就能够有把握坐稳温家少夫人的位置。

来日方长,她一定可以感化温霆生的心,让那个男人爱上自己。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温霆生不但没有爱上她,还在外面流连花丛,三天两头的绯闻就传出来。

更甚至,挑着沈思语和沈念语不在家的时候把女人带回家。

杜雅琴指甲狠狠掐进掌心里面,沈思语本就长的及其像那个女人,就连她和沈念语的名字,都是被温霆生逼着随了那个女人姓。

一个思语一个念语,真当不知道那个女人的名字里面有个“语”吗?

可就算是这样,她还是不肯放手,她和温霆生,注定要相杀一辈子。

“妈,我劝你善良,你积点口德吧!就当为了念语。你不喜欢我,我认了,我不会回温家,也不会要温家任何一样东西。你大可以放心,我不会逢人就说我是温家的孩子,更不会说是你的女儿。”

“包子,我们走。”

“贱人。”

杜雅琴冲上前,扬手就要给沈思语一耳光,一只横插进来的大手用力的抓住了她。

“温夫人,请自尊。”

陆寒尘不带一丝温度的清凉嗓音响起,然后看向紧紧护着陆包子的沈思语。

沈思语眼睛泛红,眼底的雾气争先恐后的想要冲破而出,她一直在强忍,忍着不让自己掉眼泪。

“放开我。”

杜雅琴认出眼前的人,陆氏财团的总裁,也是唯一的继承人,陆家最受宠的小儿子——陆寒尘。

她不敢在陆寒尘面前太过嚣张,毕竟陆家和陆氏在整个A市的地位举足轻重。

陆寒尘轻轻松开手,上前自然而然的揽住沈思语的肩,“有没有被打到?”

低沉的语气,关切的询问,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句关心,却让沈思语的泪水猝不及防的就掉了下来。

她急忙埋下脑袋,手忙脚乱的擦干自己的泪水,“我没事,既然陆总还没走远,那就请你自己送包子回去吧!我还有点其他事情,就不送包子了。”

“沈小姐。”

陆寒尘声音沉下去,“沈小姐向来都是这么喜欢过河拆桥的吗?”

沈思语愣住,什么叫过河拆桥,又为什么是向来。

包子看看自己的爸比,又看看伤心的漂亮姐姐,马上上去毫不犹豫的抱住了沈思语,“漂亮姐姐,我爸爸刚刚帮了你,你连句谢谢都没有。”

沈思语马上反应过来,“谢谢陆总。”

“我为了帮助沈小姐你,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需要马上离开。至于包子,送不送随便你。”

陆寒尘说完,转身就走。

只留下风中凌乱的沈思语和一脸可怜的陆包子。

陆包子:好可怜,又被爸比抛弃了,没妈的孩子,像棵草。

杜雅琴拉着沈念语离开,沈思语最终还是把陆包子送到半岛豪门。

拘束的坐在沙发上,沈思语双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摆,包子似乎很喜欢她,一个劲的把自己的玩具和零食搬到她面前。

“漂亮姐姐,我可以叫你思语吗?”

对上包子滴溜溜的大眼睛,沈思语只觉得自己一颗心都要化了,她点头,“当然可以了。”

“我奶奶给我爸爸找了很多女人,可我爸爸都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哎,如果可以,我真希望能够自己挑选妈咪。”

看着包子一脸悲伤的模样,沈思语忍不住又笑了,“包子为什么不喜欢那些女人呢?”

“她们身上都喷好多香水,然后一见到我就喜欢抱我,我受不了那股味道,所以不喜欢。”

“思思,我在机场闻过你,你身上没有香水味道,很好闻。”

“像……嗯,妈妈的味道。”

沈思语:……

陆包子的可爱:汪汪,小主人不要脸!!

因为包子的热情挽留,加之她自己实在是喜欢这个漂亮的不像话又可爱到爆的小男孩,所以一直到晚上都没能顺利离开。

半岛豪门的佣人很会看眼色,陆包子那么热情的供着沈思语,她们对她自然也是客气尊重的不像话。

陆包子没有兄弟姐妹,陆寒尘就给他养了一条狗作伴,名字叫陆可爱。

此刻陆包子抱着陆可爱,拉着沈思语在儿童房里面玩拼图。沈思语和他说好,拼完这幅图就放她回去。

陆包子虽然舍不得,可他也知道急不来,就点头答应了。

陆寒尘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一副画面。沈思语双腿跪在地上,弯着腰专心的和包子拼拼图。

她额前有碎发垂下来,不时会遮住眼睛,然后她就会拿手拂到耳后,专注的小脸上有着一层淡淡的粉色。

还是和以前一样,认真做某件事情的时候,脸颊就会呈现淡粉色。

走廊上的灯光打在陆寒尘英俊冷漠的面容上,他睫毛很长,在眼睑处覆上一层阴翳,不知道在想什么。

第3章 沈小姐不愿意?

温家,杜雅琴把沈念语一把拽回她自己的房间,一耳光随后就抽了过去。

“啪”的一声响,沈念语脸颊顿时高高肿起,杜雅琴在外面见到沈思语,都已经装不下那副温婉大气的富家太太模样了,在家就更不会了。

这么多年,她已经被折磨的扭曲了。

就算沈念语是她的亲女儿,可她听着她的名字,就会想到那个女人。

“妈,我和姐姐都是你的女儿,你为什么就这么恨我们。”沈念语捂住被打的脸颊,这个问题,她已经想问很久了。

“闭嘴,别给我提那个贱人。”杜雅琴目眦尽裂,“她竟然敢回来,竟然还动了回来的心思。”

“妈。”

“别叫我。”

杜雅琴狠狠的瞪向沈念语,“我现在不想见到你,你给我走。还有,不要和沈思语联系,她不是你姐姐,你没有姐姐。”

沈念语沉默着转身出去,直接就去了三楼的阳台上,她小时候也会挨打,是沈思语冲上前抱住她,然后替她挨下那些打。

沈思语挨完打,还会被罚站一个晚上,就是在三楼的这个阳台上,饭不准吃水不准喝。

爸爸温霆生虽然疼爱她们姐妹,可是他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家,每次回来,杜雅琴就会闹自杀。

弄得整个温家鸡飞狗跳,渐渐的,温霆生回来的次数就更少了。而杜雅琴,脾气秉性也变得越来越暴躁和难以捉摸。

最后受苦的,还是她和沈思语。

沈念语手指抚摸到阳台上,六年前,沈思语在这儿站了最后一晚,然后就被人打晕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送走,第二天回来,就是杜雅琴拉住她去了医院。然后,杜雅琴的秘书给她打了电话,电话的内容只有一句:“二小姐,你要是还想保全大小姐和你自己,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电话挂断,秘书给她发了要她做的事情,她看完沉默了许久,还没等她做出决定,秘书又发来了一张照片。

为了那张照片不被曝光,她选择按照秘书要求的去做。

沈思语被带回家,她马上冲上去扬手给了她一耳光,然后就是不堪入耳的谩骂。

“贱人,你不配做温家的女儿,你不配做我的姐姐,更不配做爸妈的孩子。”

“爸妈是怎么教育你的,你竟然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沈念语打沈思语的时候,手掌都在颤抖,她逼着自己骂出那些话,然后看着沈思语满脸泪水的解释和恳求。

再然后,沈思语被关了起来,她小心翼翼的不去找她,不叫她姐姐,换来了长达七个月的不挨打挨骂。

七个月后,沈思语第一次出了那个房间门,她看到她的时候,眼睛睁的大大的,沈思语怀孕了。

不等她震惊完,杜雅琴已经让保镖拉着沈思语去了医院,说是要强行引产下她的孩子。

沈念语放在阳台上的手指不停的收紧,在后来的事情,她不敢去想,孩子她救下来了,却不能亲自抚养。

而她倾尽自己所有瞒天过海,这六年来一直活的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生怕被杜雅琴知道当初的事情,更是一直在找那个孩子,却不想当初的医生直接就从A市消失不见了。

那个孩子的去向,成谜。

“姐姐,对不起,对不起。”

沈念语不停的道歉,慢慢蹲下身子,泪水大滴大滴的砸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

半岛豪门,陆寒尘在门口站了很久,直到沈思语拼完最后一块拼图,陆包子欢快的叫出声。

“语语,你好厉害,这个拼图我拼了很久,都没有拼完,你一来一下就拼完了。”

沈思语只是笑,就这一会儿,包子已经给她取了好多昵称了。

陆可爱:汪汪汪,小主人不要脸,这个拼图明明他第一次就拼好了。

“爸爸。”

陆包子看到门口站着的人,马上从地上爬起来,虽然陆寒尘并不亲近他,可耐不住他喜欢自己的爸比。

“爸爸,你看思语给我拼的拼图,她还陪我玩,比你之前请的家庭教师聪明多了。”

陆包子不停的眨巴着大眼睛,试图用自己的可爱打动面无表情的陆寒尘。

“已经很晚了,沈小姐我送你离开。”

沈思语急忙站起身,跪的太久,她腿有些麻了。

站起身的时候踉跄了一下,陆寒尘已经快步上前搀扶住了她,“小心。”

“谢谢。”

“在我陆家跌倒,我会当你是碰瓷。”

沈思语:……好吧,她把刚刚的谢谢收回来。

陆寒尘等到沈思语能够站稳了才松开手,“可以走了吗?”

清冽的嗓音,不带一丝情绪的语气,完全刻板凉薄的不像话。

“可以了。”

沈思语伸手揉了揉包子的小脑袋,“包子,我先回去了。”

“思思再见。”

包子乖巧的点头,他已经存下了思思的电话号码,可以和她煲电话粥了。

两人出了半岛豪门,坐在陆寒尘的豪车上,沈思语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

对比陆寒尘在陆家对她的冷漠,此刻男人看她的眼神很怪。

陆寒尘外貌及其出色,五官精致硬朗,颧骨比例完美。眼神冷漠却又坚毅,从鼻梁向下延伸,可看到恰到好处的人中和精致的嘴唇。明明自带正气,却又给人一种冷漠到极致的感觉。

尤其是此时,他看着沈思语,深邃漆黑的眼眸深处有着几不可查的波澜。

那里面有怨恨、有不舍、有痛苦有欣喜……

种种情绪混合在一起,最后也只换来面上的轻描淡写,“沈小姐住在哪儿,我送你。”

沈思语回过神,她坐正了身子,吐出四个字:“莫尔酒店。”

陆寒尘没急着开车,而是落下车窗,从车内的抽屉内摸出一包香烟,修长的手指携着香烟,动作及其优雅的点燃了香烟。

他轻轻吸一口,然后朝着车窗外吐出烟圈。

沈思语看向落下的车窗,陆寒尘修长好看的手指搭在上面,烟头朝外,烟灰不抖自落。

男人侧脸英俊的不像话,携烟的手指也好看的不像话。风吹外面吹进来,携带着淡淡烟味。

不让人觉得厌恶,反而还有着淡淡的味道。

“这是陆家专门根据我个人体制研发的香烟,对身体没有危害,也不会上瘾。”

陆寒尘抽完一根香烟,才淡淡的开口。

沈思语早就打量过那个烟盒,市面上完全没见过,听了陆寒尘的话,她沉默了。

温家也有钱,可对她并不大方,什么私人定制这些,她从没享受过。

陆寒尘发动车子,缓缓驶出半岛豪门。司机可以完成的工作,他偏偏亲自做了。

一路上他专心开车,可内心早已翻江倒海,沈思语是真的不记得他,还是故意装作不认得他?

到达莫尔酒店,沈思语下车,“谢谢。”

轻轻道谢,男人并没反应,她想了想,又开口:“陆先生,回去的时候路上小心。”

“沈小姐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过河拆桥。”

陆寒尘看向她,一双漆黑的眸子无波无澜,“不请我上去坐坐?倒杯茶表示谢意?”

沈思语:……

又要开始懵逼了。

陆寒尘盯着她,逐渐的,耐心耗尽,在开口,语气衣已然冷冽:“既然沈小姐不愿意,那就算了。”

话毕,劳斯莱斯扬长而去。

沈思语:……

她好像也没说,她不愿意吧!只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酒店是提前订好的,她回来之前已经租好了房子,只是在机场被耽误了,所以没来得及去拿钥匙。

她只好在陆家陪陆包子玩拼图之前用手机订了酒店,然后才准备明天一早去拿钥匙打扫屋子和购买物资。

一想到陆包子那种粉粉嫩嫩精雕细琢的小脸,沈思语脸上都不自觉的有了笑容,可更多的,还是难受和酸涩。

也许是因为她的孩子在六年前被引产,所以见到包子,她才会没有一点抵抗力。

那次引产后,她身体还没恢复,杜雅琴就直接把她送出了医院。而她在国外没一个人照顾,等到身体好一点去检查,医生就告诉她,她以后很难在有孩子了。

如果不是后来遇到了温君炎,她还不知道能不能撑到现在。

沈思语脚步都变得沉重起来,她拿了房卡回了房间,直直的倒在大床内。

宝宝,你怪妈妈吗?是妈妈不好,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沈思语泪水顺着枕头流下来,这一晚,她不出意外的又做了那个六年来的噩梦。

门外,去而复返的陆寒尘倚靠墙壁站着,他目光盯着那扇门,想象着沈思语进去后的动作步骤。

脱外套,换鞋,然后去洗澡……

他的眼睛变得猩红,脑海里面浮现出他把她压在身下的所有画面……

陆寒尘一脚踹向墙壁,然后大步离开。

……

“不是我,不是我。”

沈思语陷入梦魇,耳边全是杜雅琴疯狂的辱骂声。

突然一个小孩子冲出来,双手抱住她,“不许欺负我妈妈。”

小孩抬头,赫然就是陆包子那张精雕细琢的小脸。

“包子?”

沈思语呢喃出声,一阵又一阵悠扬的音乐声不停的响在耳边,她艰难的睁开眼睛,伸手拿过手机。

“喂,哪位。”

“语语,是我,小包子,你醒来了吗?”

陆包子兴奋的声音传进耳里,沈思语的心顿时又软了,“刚刚醒来,怎么了?”

“语语,我受伤了,我爸爸忙工作,又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了。”陆包子语气一转,奶声一软,就差哭出声了。

“语语,你快来救我,保镖和佣人会把我丢给凶神恶煞的医生的。”

沈思语:……

这孩子,只怕还是个戏精。

沈思语安慰了他一会儿,刚刚挂断就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信息。

“沈小姐,麻烦你今天再帮我照顾包子一天,就当还我昨晚送你的人情。”

落款是陆寒尘。

第4章 草莓味酸奶

沈思语只坐了一会儿,就快速的洗漱,她对陆包子一点抵抗力都没有,虽然明知道自己不该这么觊觎陆寒尘的孩子。

出租车到达半岛豪门,沈思语付完钱刚下车就看到陆包子搬了个小马扎抱着陆可爱坐在大门口往外看。

一看到她来,马上朝着她飞奔过去。

“思思,你来了。”

陆包子小脸红红的,似乎有些害羞,“我爸爸说,我今天可以跟着你走,去哪儿都可以。”

沈思语蹲下身子抱了抱包子,“你爸爸就这么放心我,不怕我带你去卖了吗?”

“不怕,爸爸说你舍不得。”

是啊,舍不得,她倒是想把包子占为己有,可是怎么敢。

包子很喜欢她,她也喜欢他,说不出为什么,就是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半岛豪门的二楼,陆寒尘站在窗帘后,目光紧追着沈思语不放。

她向来喜欢孩子,八年前还说要给他生一儿一女,凑成一个好字,可转眼,她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最后还不惜欺骗了他。

管家站在陆寒尘身后,态度极其恭敬:“三少,需要派人跟着小少爷和沈小姐吗?”

“不用。”

陆寒尘语气冷漠,清冽的嗓音很是好听,面无表情的放下窗帘,转身朝着浴室走去。

“通知徐清华,把我今天所有行程都取消。”

“是。”

沈思语带着陆包子出了半岛豪门,她在国外的时候一直有帮助孤儿院的孩子,对于照顾小孩子她及其的有耐心和爱心。

可包子在电话里面撒谎,终究是不对的。

沈思语牵着他走出一段路,然后蹲下身子,“包子,以后不能随便撒谎欺骗人知道吗?”

包子脸红了,“语语,对不起,我就是害怕你不会来。”

沈思语揉揉他的蘑菇头,带着他走了。

“我今天要去买东西,我刚刚回来,需要准备的东西还很多。”

一辆劳斯莱斯突然停在她和包子的面前,车窗落下,露出陆寒尘那张完美的面容。

“上车。”

清清淡淡的嗓音,没有一丝情绪的语气。

沈思语还在犹豫,包子已经拉着她上车了。

“陆先生,我今天帮你照顾包子,昨晚的人情就还清了对吗?”

“沈小姐就这么急着和我撇清关系?”陆寒尘手指轻敲着方向盘,“你去哪儿,我送你。”

“富锦小区。”

沈思语抿了抿唇瓣,有些拿不准这个男人到底想做什么。

她早已经过了爱幻想的年纪,可不会做什么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梦。

经历了那么多,她必须要小心翼翼的行走每一步才行。只有包子,是她回国后遇到的意外。

车子开的很慢,富锦小区听着名字很豪华,可实际在郊外,要到市区并不是很方便。

到达富锦小区后,陆寒尘眉头直接就蹙了起来,“你就住这个地方?”

“是。”

这个地方怎么了,虽然地点偏了点,可房租便宜,有公交有地铁,出行也算方便。

“不安全。”

陆寒尘连车门都没开,直接调转车头就走。

“喂。”沈思语简直要无语了,这什么人啊!

“思思,你住我们家吧!我们家大,住十个你都不成问题的。”

陆包子趁机开口,爸比肯定是喜欢思思姐姐了,不然干嘛那么霸道的管人家住什么地方。

革命尚未成功,他得继续努力才行。

“陆言之,闭嘴。”

陆寒尘一道冷冷的目光扫过来,陆包子马上闭嘴了。

爸比只在生气的时候会叫他陆言之,这个时候他就要保命要紧了。

沈思语见不得陆寒尘对孩子这么凶,她一把抱过包子,蹙着秀眉瞪他一眼。

“陆先生,你不该对孩子这么凶。”

“沈小姐似乎忘了,包子是谁的孩子。”

沈思语咬了咬唇瓣,声音不禁低了几分:“就算包子是你的孩子,你也该对他温柔一些。”

包子:点头点头,思思说的太对了,爸比你就是平时对我太凶了。

陆寒尘把车停在超市前面,不想搭理车后的两个人,她不记得他,却对他的孩子那么维护。

明明是好事,可陆寒尘心里就是酸酸的不舒服。

“你爸爸怎么了?”

“可能是大姨爹来了?”包子皱着小眉毛,“我听清华叔叔说,爸爸每个月都有几天会不高兴,就跟女人每个月都会有几天不高兴一样。”

沈思语:“……以后你别听这个清华叔叔的话,他不是好人。”

“好,我都听语语的。”

“真乖。”

站在外面的陆寒尘心更寒了……

“下车。”

“是。”

沈思语看着推着购物车的男人,只觉得很奇怪,传言中陆氏集团的总裁不是很忙吗?他的时间都是以分钟来计算的,可此刻却在超市陪着她买东西。

包子一直拉着她手,不停的告诉她说要吃这个吃那个。

来到酸奶区,陆寒尘伸手拿了很多草莓味的酸奶放进去。

“谢谢爸爸。”包子笑眯眯的,“我最爱喝草莓味的酸奶了。”

“这是给沈小姐的。”

陆寒尘冷冷瞥他一眼,“你太胖了,肚子鼓出来了。”

陆包子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小肚子,哪儿有鼓出来啊!明明他很瘦的好不好。清华叔叔和管家爷爷都说他是标准的完美身材。

沈思语看着购物车内的草莓味酸奶,心里却是震惊的,这个男人怎么知道她喜欢喝草莓味酸奶的。

对比沈思语的震惊,陆寒尘却是淡定无比,他推着车继续往前。

牙膏是草莓味的,洗发液沐浴液还是草莓味的,凡是需要用到的东西,只要有草莓味,他绝对会拿草莓味。

沈思语太阳穴突然针扎般的细痛了一下,那种感觉来的很强烈,却又去的很快。

脑海里面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速度却是极快,她完全来不及抓住。

“思思,你怎么了?”

沈思语眼前一片晕眩,直接就蹲下了身子。

前面的陆寒尘马上松开手,高大的身躯蹲下搀扶住她,“低血糖又犯了吗?”

语气里面,是掩藏不住的焦急。

沈思语有低血糖,八年前就有,第一次知道她有低血糖后,他就会随身携带几块巧克力。

沈思语抬起头,目光茫然的看着他,“陆先生,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陆寒尘差点就绷不住,想要把人抱进怀里了,可想到她狠心打掉他的孩子,他的脸色瞬间就沉了下去。

原本焦急的语气也冷漠了几分,“怎么可能。”

他倒是宁愿,从来都不认识她。

“爸爸,我们送思思去医院吧!她脸色好白,一定很痛。”

陆包子见不得漂亮姐姐痛,沈思语对他好,在爸比面前几次三番的维护他,他是真的好喜欢好喜欢她啊!

“她死不了。”陆寒尘站起身,寒着一张脸大步走上前,他真是疯了,才会放着那么多的工作不做,让她来照顾陆包子一天。

明明想要看着她离开的,却又忍不住开车追了上去。

陆寒尘伸手扯了下领结,去收银处拿了两块巧克力,“你好,结完账我想拿进去给我女朋友吃一下,她有低血糖,现在身体不太舒服。”

收银员看着眼前的男子,温润有礼,一双眼眸漂亮的好似星辰,嘴唇抿的紧紧,似有不快,却又不会对人乱发脾气。

这个男人,优质的不像话。

收银员快速的结完账,按理说结完账是不能把东西带进去,可美色在前,她哪儿还记得工作原则。

“先生请你快一些。”

“好,谢谢。”

陆寒尘抿了抿唇瓣道谢,快速的转身回去。

“吃下它。”

沈思语眼前的晕眩已经好很多了,却还是听话的接过巧克力慢慢的咀嚼。

“思语,你好点了吗?”包子一脸担忧,还有点怕刚才的爸爸。

“照顾好沈小姐,我先走了。”

陆寒尘生怕自己在继续呆下去会控制不住,看着沈思语没事后才转身离开。

“思语,你是不是得罪过我爸爸啊!”

沈思语摇头,“我也不知道。”

若有所思的看向购物车里面一堆草莓味的东西,她脑袋隐隐有些痛。

转角处的陆寒尘,拿着手机拨打电话:“帮我查一下沈思语在富锦小区租的房号,联系一下房东。”

“是,三少。”

十分钟后,徐清华的电话打了回来,“喂,三少查到了,房东的信息我已经全部发给你了,还需要做其他的吗?”

“不用。”

陆寒尘拨了房东的电话,压低了声音开口,“喂,你好,你的房子请别租给沈思语,我付你十倍租金。”

“OK,没问题。”

对方答应的爽快,挂断电话后马上打给了沈思语,“喂,沈思语小姐吗?真是抱歉啊,我那个房子不租了,你另外找其他地方吧!”

“可是定金已经交了啊!”

“我双倍退你啊,反正合同也就只写了双倍退还。”

房东豪气十足,“哥现在不差钱,俺也要体会一把有钱人的任性了。”

沈思语:“……”

沈思语头疼的揉着眉心,她这是流年不利吗?看来得去买颗转运珠戴戴才行了。

刚刚挂断电话,一个陌生号码又打了进来。

三少的蜜宠甜心-沈思语, 陆寒尘-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96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