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无此间情- 顾念, 叶琛-婚恋生活小说

再无此间情- 顾念, 叶琛-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婚情突变

三月的一天,顾念正在家里准备晚餐,今天是她跟沈嘉阳的三周年纪念日,她打算给沈嘉阳一个惊喜。

这时,门铃响起,顾念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个长相清秀的女人,还没等她说话,女人摸着肚子说,“我叫许佳佳,我怀了沈嘉阳的孩子。”

沈嘉阳这些年应酬招惹的烂桃花不少,却没有一个女人敢光明正大找上门来。

顾念漫不经心掠过她微凸的肚子,心头猛然一窒,强忍心底酸涩,“你既然怀了他的孩子,那你就应该去找他,而不是过来找我。”

“我跟嘉阳是真心相爱,你们的婚姻早就有名无实,这么多年了,你为什么还死赖着他?!”许佳佳眼眶通红的质问,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顾念忍不住皱眉,这年头当小三都这么理直气壮?

“你跟我进来。”她转身进了客厅,许佳佳犹豫了下跟上去。

顾念拿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眼里瞬间闪过冷意,扬手将杯子掷过去,许佳佳大惊失色后退,杯子落在地上瞬间支离破碎。

“就这点胆量就敢来找我?你凭什么觉得你能取代我?”

她医学院毕业,原本能在医院舒舒服服的拿高薪,但为了沈嘉阳,她却甘愿做个家庭主妇,可没想到的是,如今等来的就是小三的登堂入室?!

还真是极大的讽刺!

许佳佳红唇微勾,脸上透着洋洋得意,“顾念,沈嘉阳这些年压根就没碰过你!难道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压根就不喜欢你,跟你同床共枕都是煎熬。”

顾念听到这话,刹那被触到了软肋,之前努力伪装的镇定的面具,也瞬间撕裂开来。

许佳佳愈发得意的笑,眼底透着一抹算计,“你敢不敢跟我打赌,看看在嘉阳心里我们两个到底谁更重要?”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她看着许佳佳捡起地上的玻璃碎片在自己脸上狠狠的划了两下,顿时鲜血顺着脸颊流下来。

顾念一惊,瞪大眼睛看着她,“你想干什么?”

许佳佳上前拽住她的手臂,顾念下意识甩开,许佳佳顺势倒在地上,捂着肚子,眼里带着恐惧哭喊,“求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我跟嘉阳是真心相爱……”

“你们在干什么?”冷沉的声音倏然在门口响起,顾念心头一颤,她看向门口的男人,情绪激动,“嘉阳,你回来的刚好,你跟我解释下她到底是谁?”

沈嘉阳目光微闪,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躲避着她的问题。

当他看到许佳佳满脸血迹,瞬间紧张的跑过去,心疼道,“佳佳,你没事吧?”

许佳佳一脸惊恐的缩在她的怀里,一脸痛苦得捂着肚子,瑟缩着身子,哭着说,“嘉阳,我想跟你老婆谈谈孩子的事,没想到她居然对我跟孩子动了杀心,我现在肚子疼……”

“我没有……”顾念辩解着。

“顾念,再怎么样她也是个孕妇,平时看你温柔贤淑,没想到心思这么歹毒,要是佳佳跟她肚子里的孩子有事,我要你偿命。”他将许佳佳抱在怀里,低声温柔询问,“佳佳,忍着点,我现在你送你去医院。”

她从没见过沈嘉阳这么柔情的一面,而现在柔情却不属于她,看着他亲昵的抱着别的女人,顾念心脏好像被人砸了一个洞,瞬间鲜血淋淋,痛的无以复加。

她涩着嗓子道,“沈嘉阳,我根本没碰她,是她自编自导这一切……”

沈嘉阳毫不留情的打断她的话,眼底阴霾丛生,“佳佳心思纯良,怎么会伤害自己诬陷你?”

结婚三年的丈夫,口口声声的维护着另外一个女人,丝毫夫妻信任都没有,顾念双眼涨痛,脸色苍白,自嘲,“难道在你心里,我就这么不堪?我跟你同床共枕三年,你却不相信我?”

沈嘉阳绷着脸没有回应,窝在他怀里的许佳佳看到他眼底闪过一瞬间的挣扎,伸手攥住他衣服,一脸痛苦的哭喊,“嘉阳,我好痛,救救我们的孩子……”

沈嘉阳忙不迭抱着许佳佳往外走,顾念抓住他的手臂,“沈嘉阳,我才是你的妻子!”

“让开。”沈嘉阳无情的撞开她,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顾念被撞的趔趄,后背猝不及防磕到茶几的棱角,疼的蜷缩着身体,等她追出来,只看到疾驰而去的车尾。

明明是三伏天,顾念却遍体生寒,她死死的盯着车子离开的方向,眼泪肆意横流,平日里对她逆来顺受的沈嘉阳,他变心了!

恐慌,迷茫,恨意……各式各样的情绪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直至将她吞没……

这个时候,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顾念听完之后,就匆匆忙忙的往外跑。

耳边还回响着刚才洛秘书打开的电话,“初念,你爸爸被人检举贪污受贿,被检察院给带走了……”

她爸一向清廉自律,根本就不可能跟贪污受贿扯上关系,除非是有人有意栽赃陷害。

当顾念到洛秘书办公室,还没进就听到人为难的说,“检具顾市长的人证物证都在,证据确凿,还是他女婿亲自检举,辩护起来很难胜诉,我看您还是另择他人吧……”

听到这顾念一下就愣了!她没想到他竟然敢这样做!自己这么些年到底跟什么样的人生活在一起?顾念只觉得头晕目眩,双腿虚软,扶着墙才勉强撑着不倒下。

“顾家以前待你不薄…现在出了事,你不能见死不救啊!只要你愿意出庭辩解,多少钱你说个数!” 洛秘书沉声道,“而且,现在只是调查,一切都有回旋的余地……”

洛秘书又出了很多诱人的条件,律师却都一一拒绝,最后实在没了办法,一脸无奈道“不是我不愿意辩护……,老洛我们然是这么多年,我就跟你说实话,是有人放出话说谁要是敢给顾市长辩护,港城将没有容身之地,我那一家老小……可都指着我养活!”律师说完快步走出办公室,刚好看到站在门口的顾念,摇摇头,一脸尴尬的走了。

“洛叔,你一定要想办法救救我爸,”顾念急步上前抓着他的手臂,眼眶泪在打转,话语恳切又无助,“我能不能见见我爸爸?”

第2章 求助叶琛

“你别急,现在还在调查,暂时谁都见不了,”洛淮一脸凝重,看着她严肃的问,“念念,你知道嘉阳为什么要诬陷你爸爸吗?你们感情不是一直都挺好的吗?”

是啊,在外人眼里,她跟沈嘉阳夫妻感情和谐,其实早就如履薄冰,她以前以为的幸福,如今想来,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她活在自己编制的幸福泡影里。

回想这几年,沈嘉阳不是工作忙就是说太累,回来倒头就睡,就算她明里暗里地暗示他欢好,他总是找出各种借口拒绝,一开始她还以为沈嘉阳是有潜在的疾病,所以无线的迁就,怕伤他自尊,没想到……他居然压根对她没性趣?

顾念嘴角露出一抹无尽的苦楚。

洛淮见她不愿意说,也没再说什么,安抚她几句道,“别担心,港城那么大,我就不相信没人愿意给你爸辩护。”

顾念没想到洛秘书这句话还真的应验了,偌大的港城没有一个律师愿意给顾凌锋上诉,谁也不愿意得罪警察局副局长。

何况,一个快落马的市长能有多大的造化?

茶餐厅里,洛秘书抽着烟,一脸愁容,“念念,现在整个港城只有一个人能救的了你爸。”

顾念抬眸问道,“谁?”

“叶琛。”洛淮见她脸色瞬间难看,抽了一口烟继续道,“叶家在港城只手遮天,叶琛的爷爷又是军区的老司令,你爸能不能出来,也只是他一句话的事。”

“洛叔叔,你觉得我有什么资本去跟他谈条件?当初是我拒绝了他的求婚……”顾念咬唇道,“叶琛他不会帮我的。”

“现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仔细想想……再晚,可能就没时间了!”

傍晚,天籁会所前,顾念看着灯光璀璨的标志牌,有些不知所措。

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她从小到大还真没来过,下午洛叔告诉她叶琛今天晚上会来这里跟朋友聚会,但是她不知道具体在哪个包厢。

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顾念接到洛叔的电话,她摁下接听键,“洛叔。”

“念念,我给你打听到了,叶琛在888包厢,你爸能不能出来就靠你了。”

“我……我知道了。”顾念挂了电话,看着霓虹闪烁的会所标志牌,目光坚定的迈步进了会所。

现在的形势不允许她退缩,即使她有多不愿意跟这个男人见面,此刻也不得不硬着头皮过来。

会所里回廊错综复杂,顾念差点在里面晕头转向,有服务员上前询问,“小姐,请问你找谁?”

顾念道,“我找叶琛,他在888包厢,能请你带我过去吗?”

服务员闻言,眼神古怪的上下看了她一眼,“请跟我来。”

当顾念推开888包厢大门的时候,她终于知道为什么那服务员眼神的古怪,叶琛今日是带着女人来的。

因为她的突然出现,包厢里顷刻间安静下来,包厢里差不多坐着八九个人,叶琛坐在沙发的正中间,一身黑色的西装与生俱来的王者气势,他双腿交叠慵懒的坐着,手里端着盛着红色液体的高脚杯,面容冷峻,一副生人勿近。

“美女,你是不是走错包厢了?”有富家公子哥看到突然出现的美女,一脸贱笑着问着她。

立刻有人配合的吹了一声口哨。

顾念放在身侧的手指攥紧,视线直视坐在那里的男人,轻声道,“叶琛,我有话跟你说。”

叶琛神色没有变化,连眼神都没有施舍给她,顾念只觉得自己像小丑一样难堪。

穿着运动装的沈湛单凤眼微挑,睨了一眼叶琛的方向,邪肆的笑, “三哥,美女指名道姓的找你,你倒是说句话啊。”

“这女人怎么有点眼熟啊?”另外一个男人说道,忽然思绪来袭,打了个响指,玩味道,“这不是顾大小姐吗?”

“哪个顾大小姐?”

“港城还有哪家姓顾,当然是顾市长的千金。”

“顾市长不是被他那个女婿举报了吗?即使再不济,顾大小姐也不至于来这种堕落吧?”

瞬间,一室哄笑不绝于耳。

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今天她爸刚被检举,现在整个上流圈都已知晓。

顾念咬着口腔内壁,直到尝到血腥味才让她冷静了几分,她径直走到叶琛面前,抿唇恳求,“叶琛,能不能给我五分钟的时间?”

许是没想到她会胆子这么大,谁不知道叶琛最不喜欢有人靠他那么近?上一次试图靠近她的女人,现在还躺在医院。

包厢里的人系数屏气凝神。

叶琛抬眸黑眸淡淡的落在她的脸上,目光冷漠,漫不经心道,“我认识你?”

即使别人再多话语,都没有叶琛这四个字更具有杀伤力。

顾念有些难堪,恨不得转身就走,但是她不能如此任性,她爸还在等着她救。

洛叔说了,检举她爸的证据,都是实拍,如果在调查期间不能找到辩护的证据,再让他出来,就比登天还难。

现在她只有叶琛这一个选择,为了她爸,她可以放下所有的骄傲跟自以为是的自尊。

“叶琛,我知道是我唐突,但请你救救我爸爸,他是被诬陷的。”

叶琛面无表情勾唇,眸底阴鸷冷沉,“这就是你求人的姿态吗?”

第3章 喝酒为难

顾念没有说话,攥紧的手指差点掐破手心的皮肉,就在她曲膝准备给他跪下的时候,叶琛冷哼一声,“先把桌子上的酒都喝了,我再考虑是否给你五分钟的时间。”

他说考虑,意思就是喝了酒也不一定给她五分钟的机会,顾念即使知道机会渺茫,却不得不抓住这微乎其微的机会,哪怕有百分之一的可能,她都要试试。

长形的黑色玻璃桌上,摆着几十杯威士忌,还有两瓶未开封的红酒,顾念管不了那么多,端起一杯就往肚子里灌。

片刻,十几杯下肚,对于不擅酒量的她来说,顾念醉了,她双脸酡红,目光触及之处都带着虚浮的重影,然而本能让驱使她不能停。

坐在叶琛身边的女人,轻声道,“琛,她好像醉了……这么多喝下去她会出事的。”

叶琛并没有回答她,目光始终都落在灌酒的顾念身上,精致的鹅蛋脸,双颊酡红,一双杏仁般的眸水光潋滟,因为喝了酒的缘故,透着难以言喻的风情万种。

她长着一张很有资本的脸蛋。

女人见他不表态,登时也不敢再言语。

顾念不知道喝了多少杯,反正桌子上的威士忌已经有一半进了她的肚子,胃部波涛汹涌,火辣辣的直冲喉咙,她捂着嘴巴停下来。

叶琛神色没有波澜,语气冷而萧瑟,“喝不了,你现在就可以滚了。”

笑话,酒都喝一半,让她滚?顾念又怎么可能同意,她口齿不利索,言语透着恳切,“叶……叶先生,我上个厕所……再继续喝,好不好?”

叶琛没有说话,顾念只当她是同意了,结果刚转身,男人冰凉的声音传来,“出了这个门,五分钟机会也就没了。”

赤裸裸的为难,顾念又怎么可能没听出来,包厢里其他人自然也都看出一些不对劲。

有人凑到沈湛的面前,低声问,“沈公子,叶先生是不是跟顾小姐以前有过节?”

沈湛勾唇,狭长的桃花眼微眯,“何以见得?”

“这酒就是男人喝下去都受不了,更何况女人,我看她好像不会喝酒。”这么多下肚就算不醉死,也被尿憋死。

沈湛但笑不语,三哥这个人记仇,一般女人他都不上心,唯有这个顾念,是他心里的一根刺。

顾念没全部喝完,一头就往旁边栽去,她看着天翻地覆的一切,就在她以为会摔的屁滚尿流时,她落入了一个清冷的怀抱。

“都滚出去。”叶琛看着醉的好像没了意识的女人,眉心紧紧的皱着。

让她喝就喝,还真跟以前脾气一样倔。

所有人鱼贯而出,沈湛路过叶琛身边时,狭长的凤眸里透着促狭,“三哥,良辰美景,最适合开荤。”

叶琛一个冷冽的视线扫过去,似笑非笑,“我看你是皮痒了!”

“那什么,我还有事,我就先走一步。”出去还不忘体贴的帮他关上门。

……

顾念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医院,整个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

头疼欲裂,是她醒来第一个感觉,她撑着床沿起身,她不是在天籁喝酒的吗,怎么会来医院?

最后的印象就是她被叶琛给抱了,她隐隐担忧,她没能把酒都喝完,叶琛那边是不是没有机会了?

思及,心陡然一沉。

这时,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沈嘉阳衣冠楚楚的走进来,看着她讽刺道,“顾念,你知不知道你酒精中毒?”

顾念移开视线,沙哑着嗓音,“ 沈嘉阳看着你道貌岸然的样子,我就觉得说不出的呕心,你背叛了我们的誓。”

当初沈嘉阳追她的时候,对着星空起誓他会一辈子对她忠贞不渝,真是可笑!

“顾念,这可不能怪我,佳佳肚子越来越大,我得给她名份,”沈嘉阳递给她一份文件,“你看看,没什么问题,就签字。”

顾念看着面前的文件,不好的预感染上心头,她手指微颤将文件打开,当看清楚上面内容时,用力的撕碎,狠狠地砸在他的身上,瞬间纸屑飞扬,迷痛了她的眼。

顾念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咬牙切齿道,“沈嘉阳,你想离婚除非我死!”

沈嘉阳眼底的愧疚顿时荡然无存,冷笑发狠,“撕了我还有很多,顾念,拖着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你想想你爸爸的处境,你要是不离婚,我就让他这辈子都出不来。”

顾念突然发现恋爱一年,结婚三年,她对沈嘉阳一点都不了解,眼眶胀痛难耐,她一字一顿问,“沈嘉阳,我爸平时待你不薄,你为什么要对对我们这样?”

沈嘉阳脸上露出狰狞,还有不甘,“如果不是因为你爸,我现在已经是正局了,你爸这个窝囊废,胆小如鼠,不懂得变通,即使不落在我手里以后也会成为别人的垫脚石。”

“不准你污蔑我爸,”顾念情绪激动,瞪大眼睛瞪着他,“谁都有资格,就你没有,因为你现在的一切都是我爸给你的,你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

她总算明白,她不过是沈嘉阳的人生跳板,顾凌峰不能满足他的野心,所以他才将诬陷他爸拉他下台,只要她不离婚,即使她爸出不来,他沈嘉就休想跟那个贱人在一起,休想在人前抬起头。。

现在顾家的一切房产都被查封,她如果净身出户就等于什么都没有了,就算救顾凌峰也没有最基本的本钱。

沈嘉阳冷笑,“不自量力。”说完就转身离开,顾念冲着他背影骂人道,“沈嘉阳,你他妈不是人。”

回应她的只有轰然的关门声。

十分钟后,沈嘉阳的狗腿子又送过来一份离婚文件。

顾念眼泪簌簌的滚落下来,沈嘉阳欺人太甚,洛淮得到消息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她坐在床边发呆,全身上下透着死寂的无助。

“念念,”洛淮眼神复杂,心疼道,“是洛叔没考虑周到,应该陪你一起去,也不会让你受这么大委屈。”

“洛叔,跟你没关系,”她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惶然道,“我好像失败了,我没能说服叶琛帮忙……洛叔,我是不是很没用?”

她早就知道叶琛不会出手帮助她,只怪她酒量太浅,连唯一的机会都没抓住。

洛淮慈爱的摸了摸她的头,“念念,你不用自责,不行我明天去临市一趟,我就不信没人愿意给你爸辩护。”

“谢谢你洛叔。”

洛叔离开之后,有医生过来查房,客客气气道,“顾小姐,你醒了,现在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顾念摇摇头,“就是头疼。”

“你已经睡了两天了,酒过量头疼也正常,再住院两天观察观察,这两天尽量吃流食,没什么问题你就可以出院了。”

“两天?”

“是的,”医生说完,将一张名片递到她的面前,“这是送你过来人让我等你醒了,将这名片转交给你。”

第4章 深层羞辱

顾念狐疑的接过,烫金色名片上刻着东亚国际总裁叶琛,下面附有联系方式,顾念看着这名片无疑是惊喜又意外,她以为叶琛只是故意为难她,压根就没有给她交谈五分钟的意图,没想到……

她跟护士借了手机,按名片上的号码拨打过去,响了很久那边才迟缓的接起,低沉醇厚的嗓音如流水传来,“我是叶琛。”

顾念心头惊跳,她小心翼翼的开口,“叶琛,什么时候可以跟你见面?”

“晚上七点你来东亚旁的咖啡厅,逾期不候。”果断的声音说完,电话直接挂断,毫不留情。

叶琛能见她,顾念就已经很知足了,她简单收拾下就办理了出院手续,随后打车回家。

刚打开门,就看到婆婆冯玉正收拾东西,屋子里已经被拆的凌乱不堪。

顾念面色微冷,冷声问,“妈,你在干什么?”

苏玉将整个屋子里值钱的东西通通打包装进麻袋,看到顾念回来,眼里带着厌恶跟不耐烦,“你是眼瞎吗?这些都是我们家嘉阳买的,既然你们要离婚,我当然得带走,我告诉你,你拖延时间也没有用,你爸怕是出不来了,看在我们婆媳一场,你老实点签字离婚,我跟嘉阳好好说说,让他放你一马。”

往日里,苏玉忌惮她父亲的地位,儿子的前途,所以对她又哄又捧,现在好不容易逮到机会,自然要把往日的忍耐全都爆发出来。

顾念冲上去从她手里夺下麻袋,一股脑的倒在地上,“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我们顾家的,你没有资格带走,我就算是一把火烧了,也不会给你们。”

“你这个贱蹄子,”苏玉看着收拾半天的东西瞬间散落一地,顿时心生恼火,上去就跟她扭作一团,本身她身材就魁梧,顾念一米六三的个子没捞到几分好处,头发被揪下来好几撮,脸上也肿了好几处,而苏玉脸上也被顾念指甲挠了几个口子,捂着脸哀嚎,“哎哟哟,我的脸,真是反了你啊,这年头媳妇还打婆婆,这是要造反啊!”

“妈,你当我是儿媳吗?如果不是因为你那个狼心狗肺的儿子,我爸怎么会被人抓进去,你回去告诉你儿子,现在只是在调查期间让他不要得意的太早,等我爸出来,一定不会轻饶他的。”顾念手指攥紧,目光坚定的看着她。

苏玉闻言脸色变了变,目光狰狞的看着顾念,恶狠狠,“别做梦了,你爸就该好好待着牢里,你给我等着,看我儿子怎么收拾你。”

苏玉离开之后,顾念半天才回过神来,看着满室的狼藉,想到平时对她问声细语的婆婆苏玉,毫无征兆的变了脸,不由心生讽刺。

这个世界上最不少的就是落井下石的人,估计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看着他们顾家的笑话,所以,她就算是用尽办法,也要让爸爸出来。

洗澡收拾,调整情绪,七点准时到了东亚旁边的咖啡厅赴约。

她必须抓住机会,让叶琛答应她的请求,哪怕付出所有为代价。

左岸咖啡厅。

她报了叶琛的名字,有侍者直接带她去了楼上的包厢,叶琛坐在桌子前,身形修长气质矜贵,面前放着笔记本,正垂眸看着最新的金融走势,他听到声音,头也不抬凉薄的开口,“五分钟开始计时。”

顾念没想到他会如此直接,不敢疏忽,站着就急切的说,“叶琛,我爸爸是被沈嘉阳诬陷,他是为了报复我爸在正局竞选上没有推荐他,只要你能让我爸出来,你让我做什么都行。”

“真的什么都行?”叶琛抬眸,看着她白皙的脸上红肿不堪,眉头微不可察的皱起,嗤笑道,“还真是狼狈。”

顾念没有说话,紧抿的唇瓣泄露了她的情绪,她过来之前就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无论现在叶琛说什么话,她都没有资格反驳,不……是她有求于他,所以没有资本去争对。

叶琛见她不说话,不紧不慢的起身走到她面前,毫不怜惜的攫起她下颚,黑眸逼视着她,“一个即将成弃妇的女人,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本能跟我讲条件?”

“叶琛,我知道三年前当众拒绝你的追求让你很没面子,你对我有所怨恨,只要你让我爸出来,我愿意……”她缓缓闭上眼睛,嗓音微涩,“我愿意拿我自己补偿你……”

说出这话,绝非顾念本意,她知道以为叶琛现在的身份,压根不削她的任何东西,只会让叶琛更加的鄙视,轻视她,但这三年的婚后生活,她一直都在家里当家庭煮妇,别的技能都不会,家里的房产什么都被查封,要说唯一能值钱的只有她自己。

她也是在赌,赌叶琛看在她还有些姿色的面上,能够对她还有些兴趣。

叶琛黑眸微敛,绝情的松开手,面容冷峻,言语之间透着嫌恶,“我有洁癖,最不喜欢玩别的男人不玩剩下的东西。”

玩?东西!

这些词眼,算是最大的羞辱,顾念放在身侧的手指紧了紧,嗓音酸涩沙哑道,“我是干净的……”

男人脸庞一滞,眼底讳莫如深,他走到椅子上坐下,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命令道,“过来取悦我,只要我高兴,就捞你爸出来。”

顾念今天穿着素白色的长裙,一头黑发披在肩膀上,素面朝天的脸,整个气质看起来清新脱俗,只是配上那视死如归的神情,莫名的让叶琛心生不悦,要知道当初他追求她的时候,她高傲的像一只万人瞩目的花孔雀。

如今风水轮流转,没想到她也会有一天有求于他。

顾念看着男人英俊深邃的五官,愣怔了下,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取悦是什么意思,就算是没经过情事也知道这代表什么。

只是……这里是咖啡馆的包厢,他居然让她在这里取悦她?这无疑是在深层次的羞辱她,贝齿咬着唇瓣,她在跟自己仅存的那点自尊在斗争。

就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男人鹰隼一般的黑眸,眯了眯,声音透着不耐,“愣着做什么?如果做不到,现在你就可以滚出去。”

再无此间情- 顾念, 叶琛-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8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