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公主无双-秋烟离, 元祁-古代言情小说

重生之公主无双-秋烟离, 元祁-古代言情小说


第1章 凄凄雪夜知真相

萧瑟冬夜,一场大雪将大胤国都岳城整个淹没。

幽暗的皇城地牢中,女子凄厉的叫喊伴随铁窗外呼啸而过的寒风,狠狠刺破夜色:“秋瑶依,你若敢伤害我的孩子,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一身血衣的秋烟离蜷在枯草中间,散开的长发被冷汗胡乱沾在脸上,手脚皆布满了狰狞可怖的伤痕,有些已经溃烂见骨。

“哦,是吗?”牢门铁栅后,盛妆华服的秋瑶依满脸讥讽笑意,以一副胜者姿态踩着秋烟离微微隆起的小腹,居高临下地挑衅道:“就凭你现在这个样子?好啊,我倒想看看,你要怎么不放过我!”说着用力向下一踩。

秋烟离一声惨叫,剧痛使她全身上下都控制不住地痉挛起来,但想到腹中孩子,她死咬着下唇,颤巍巍伸出手去,抓住了秋瑶依的脚踝。

“滚!”秋瑶依嫌恶地踹开她,看到自己裙角沾上的血污,又毫不留情地补了一脚:“下贱东西,把你那脏手给我拿远点,少脏了我的衣服!”

秋烟离痛得一声闷哼,仍用双手紧紧护住自己的肚子,用身体做挡,生生受了这一下。

秋瑶依欣赏着她狼狈的模样,笑容如花般艳丽:“秋烟离,你如今自身都难保了,还想护住肚子里的野种,真是够不要脸啊!”

说着,她似想到了什么,微微上挑的凤目中有阴险的暗芒划过:“你说,要是你不守妇道,与人私通的消息传出去,天下人会怎么想?原来大名鼎鼎的北离公主也不过是一个不安于室的贱人,父王听到,一定会被你气死吧?难为他还那样疼爱你,你真是我们西凉的耻辱!”

“我没有!”秋烟离撑着仅剩的力气,断然否认。

一个月前,先皇驾崩,元洵作为太子,顺理成章登基为皇,然而就在登基大典的前夜,她突然间被人迷晕,不省人事。待她醒来,发现自己正赤身裸体躺在祁王元祁的怀中,床边站着震怒的元洵。

之后元洵二话不说当即将她下狱,隔天便昭告天下,废了她的正妃之位,立她同父异母的姐姐秋瑶依为后。

也就是在那时,她才知道,一直以来她最信任的两个人,其实早就背叛了她。

双手攥得指节发白,指甲深深剜进肉中,掌心的血一滴一滴落在冰冷地上,化开妖艳的花,秋烟离瞪着眼前风情万种的女子,曾经的维护与推心置腹,在这一刻显得那么可笑!

“没有?”秋瑶依无视她仇恨的眼神,提袖掩唇,咯咯笑道:“现在你说没有,谁还会相信呢?”

秋烟离控制不住地发起抖来。

是的,她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相反的,却有无数证据可以证明她的不贞。

这分明是一场蓄谋已久的陷害!

秋瑶依像是看出了她的心思,饶有兴致地讥笑道:“蠢货,难不成你到现在还以为,真的是我把你变成现在这样的?”

秋烟离目光一抖,颤声发问:“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秋瑶依俯下来身子,指尖轻轻划过她的额头,在她毫无血色的脸上绕过一圈,猛然发力狠狠捏住她的下巴,娇艳红唇露出魔鬼般狞恶的笑:“我的意思就是,这件事从头至尾,根本就是陛下一手安排的!是他亲手把你放上元祁的床,然后自导自演了一出捉奸在床的好戏,也是他派人散布谣言,说你腹中的孩子来历不明,并非他的骨肉。是你自己笨,没有看穿这一切!”说完,她狠狠扔开秋烟离,得意地看着她眼中涌上彻骨悲痛。

竟是元洵,竟是他!

怪不得他连一句解释都不肯听她说!

原来这一切全都出自他的手笔!

可是事情发生的时候,她已经有两个月身孕了啊!

她是他的妻,腹中怀的也是他的孩子!

他怎么能这么对她!

秋瑶依双手环胸,摇着头啧啧感叹:“瞧瞧,瞧瞧你这伤心欲绝的样子,你莫不是真以为,陛下是因为爱你才娶你的吧?他不过是想利用你得到北离军,得到太子之位罢了。不然,你以为怎么会那么巧,当年陛下正好碰上我们的和亲大队,还从山匪手中救下了我们?”

说罢,她仰起头,放声大笑,尖利的笑声在阴森的铁栅间深深回荡,宛若刺耳的魔音。

秋烟离还没从上一个打击中恢复过来,又一道晴天霹雳落下,将她彻底击溃。

利用?这十年来的夫妻恩爱,耳鬓厮磨竟都是利用?

彻骨的绝望在她心头蔓延,令她不由回想起十八岁那一年。

那时,元洵二十,温润如玉,能文能武,是世间女子都梦寐以求的夫婿人选。而她只是个天真无忧的小公主,离开熟悉的家乡和疼爱自己的父王,前来大胤和亲。

于是,当她在接风宴上认出了那个救她一命的英雄之后,便不顾王兄的劝告,一心嫁他为妻。

现在想来,这一切不过都是元洵设的局,而她自以为是的爱情,原来背后隐藏着这么残忍的真相!

第2章 悔不当初难挽回

窗外飘进大片细雪,融作一地冰水浸透秋烟离单薄的衣衫,她却丝毫感觉不到冷。

过去的一幕幕悉数在她眼前闪现,仿似尖锐锋利的刀子一下下剜着她的心。

忽然,她似想起了什么,猛地抓住秋瑶依的裙角:“王兄呢?王兄呢?”

王兄作为西凉世子,必然受了元洵的邀请来参加登基大典,她已在地牢中足足关了十日,算来,王兄早应到达京城了。

他一向最疼爱她,知晓她如今的处境,绝不会不来救她。

除非,他发生了一些事,让他不能来救她……

秋瑶依唇边悄然勾起一抹阴冷笑意,抬手理了理自己的发鬓,一举手一投足皆透出妩媚风韵:“你想见王兄是吗?好啊,看在我们姐妹多年的份儿上,我就通融一次。”说着,漫不经心地抬了抬手。

秋烟离的心不由一沉,眼见两个狱卒抬了一个盖着白布的木架进来,大脑瞬间空白。

待那木架停在身旁,她才艰难地爬过去,颤抖着掀开白布一看,整个人直接瘫在地上,眼泪如雨落下。

她的王兄,那个自小受尽西凉百姓爱戴,赞为“智谋无双”的绝世才子,那个永远笑如清风,从容优雅的翩翩公子,那个从小宠她爱她,万事以她为先的兄长,此刻变成了一具面目全非的焦尸,一堆头身分离的残肢断骸。

是有怎样的深仇大恨,五马分尸还不够,还要烈火焚之!

“啊……”秋烟离捂着胸口,惨烈的哭声仿佛要把黑夜撕裂:“为什么!为什么!”

这些年,王兄集整个西凉之力帮助元洵出谋划策,一步步送他坐上了太子之位,他做的还不够吗?

秋瑶依曼步到那些焦黑的尸块旁边,歪着头好似在欣赏一件精美的瓷器:“秋子仪他不识好歹,陛下是念在与我西凉的姻亲之义,才特意请他来参加登基大典,怎知他却在朝堂上公然顶撞陛下,为你说情。陛下失了面子,自然不能让他好过。再说了,陛下如今不仅大权在握,还掌控着整个北离军,西凉气数已尽,亡国是迟早的事,留着他也没用了,还不如让他早点解脱,省得以后亲眼看到国破家亡的惨景,对他来说,更是一种折磨。”

“秋瑶依,你不是人!你不是人!”秋烟离只觉肝肠寸断,急火攻心下,一股腥甜从口角溢出,映着惨白的容颜,触目惊心。

秋瑶依被她的骂声吓了一跳,抬脚又是一下,正中她的小腹:“胡乱叫什么!再叫,我就立刻送你和你肚子里的野种一起,到地下去和秋子仪团聚!”

秋烟离经历了连番的情绪跌宕,整个人已经脱力,想保护孩子却无能为力,被这样一踢,腹中拧起一阵绞痛,随即感觉到下半身有温热的液体淌出,惊惧之下只能住了口。

秋瑶依对自己起到的震慑效果很满意,支起下巴,阴森冷笑:“怎么样,秋烟离,你不是很得意吗?你不是受尽宠爱,享尽最好的一切吗?现在,从天堂坠入地狱的滋味如何啊?我告诉你,这还不算完呢,等元祁来了,我要你亲眼看着他死在你面前,这样,才足够回报你这些年对我的‘照顾’!”

“你要做什么?”秋烟离心中一凛,产生不好的预感。

秋瑶依双手环胸,柳眉微挑:“我什么都不需要做,只要你在这里,元祁他即便豁出性命也会来救你的。陛下就是知道这一点,所以早在这天牢四周布下了重兵,到时候,量他有通天的本事,也没办法活着走出去!”

第3章 愿有来生重相识

他们竟要利用她引元祁上钩?

不行,不可以,绝不可以!

一直以来,元祁为了她付出的太多,牺牲的太多了,原本今天坐在皇位上的那个人该是他,可就因为她的一句“成全”,他便自愿放弃储位,忍受元洵的万般打压。

他原是那样好胜不服输的一个人,却沦落到身败名裂的地步。

而今,他好不容易在部下的帮助下逃出了岳城,她绝不能让他再为自己犯险。

想到此,秋烟离不知哪来的力气,咬着牙奋力向牢门外爬。

她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离开这里!

秋瑶依见状冷哼一声,抬手招来全部的狱卒:“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死到临头了,还一心念着那个奸夫,真是死不足惜!给我打,狠狠打,打到她没力气逃跑为止!”

狱卒们得令,一个个凶神恶煞地围了上来,二话不说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秋烟离埋头忍受着那些狂风暴雨般的拳头,死死将肚子护在身下,不料直接被踹翻在地,几下猛踩过后,锥心之痛袭来,血腥味渐渐淹没了她,她清晰地感觉到到一个鲜活的生命正在脱离她的身体。

孩子,她的孩子!

“不要!”

这一瞬间,世界仿佛崩塌,秋烟离只觉心神俱裂,眼泪疯狂留下,可除了绝望的叫喊,她发不出任何声音!

狱卒们也对这个情况始料未及,见她好似发狂一般地嘶叫着,纷纷慌乱地停了手

秋瑶依走上前,试探地踢她两下,不由厌恶:“真是不经折腾,算了,反正消息已经放出去,她是死是活都无所谓了,就赏给你们享受吧,记得,玩完了之后处理干净,到时候把她和元祁这对奸夫淫妇一起丢到乱葬岗,也算我大发一次善心了。”

语罢,秋瑶依最后看一眼崩溃的秋烟离,烫金牡丹在她裙袂上散发耀眼光采:“秋烟离,临死前还让你快活一回,我也算仁至义尽了吧?你就安心上路吧,元祁,秋子仪,还有你肚子里的野种都会在下面陪你的,千万记住,下辈子投一个好胎,不要再这么蠢了!”说完,她大笑着离去。

秋烟离浸在血泊之中,犹如破碎的布偶,澈亮的瞳仁中却灼射出滔天的恨意,她怒视着那个窈窕的背影离去,一时怒极,口鼻中涌出更多的鲜血。

隆冬,寒风如刀,她的衣衫已被撕裂,男人们的笑声不绝于耳,汗臭味混合着酸腐气闻得人直欲作呕。

她身下的血一点点铺开,仿佛要流尽最后一滴方才作罢。在她身上肆意妄为的那些男人们却对此视若无睹。

已经有人欺身过来,那肥硕的身躯,还有那双上下游走的粗手惹得秋烟离心中一阵恶中。

突然,她抓起手边一只破旧的陶碗,用尽全身力气掷向牢门铁栅。

惊心的碎裂声吓得那几个狱卒动作一顿,秋烟离抓住这个空档,捡起一块碎片飞速从身上人颈间抹过,那人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呼,便歪到一边咽了气。

其余的人全都愣住,在这样的变故面前,无人不敢再上前一步。

秋烟离冷眼扫过他们每个人脸上惊恐的表情,噬骨之恨充斥在她眸底,生出骇人的戾气,似是恨不能将他们生吞活剥。

正在狱卒们害怕踌躇,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秋烟离忽地凄怆一笑,直接用锋利的瓷片划开了自己的手腕。

皮开肉绽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逝着她最后的生命。

剩下的狱卒看到眼前这幕,全部好似看到了魔鬼降世,顾不得许多,掉头便跑。

秋烟离含血而笑,长发披散在她身下,宛若一匹暗红色的上好锦缎。

元洵,秋瑶依,你们这些没有人性的畜生!

我以西凉公主之名发誓,生生世世,轮回往复,不论我是人是鬼,都绝不会放过你们!

我一定,会让你们为今时今日所做一切付出代价!

“阿离!”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呼唤,那样急切而焦灼。

他真的来了。

傻瓜……明知这是个陷阱,何必来送死?

脚步声渐进,意识涣散中,她落入一个温暖的拥抱,耳畔有低语似的喃喃声:“阿离别怕,生或死,我都陪你。”

平静的话语没有任何起伏,似乎仍同过去一般冷酷,却只有秋烟离明白,这短短几个字里,承载了多少缱绻柔情。

她轻轻一笑,眼泪无声滑落。

元祁,这一生是我欠你了,若有来世,但愿你我,有不同的结局。

第4章 再世重生轮回转

肩膀狠狠撞在地上,秋烟离骤然睁开眼,朦胧中只见一片尘土飞扬的乱景。

撑起身子打量一眼,一辆马车倾倒在旁,周围是满地的尸首。

这里分明是……岳城城郊五十里外的梧桐林?

怎么回事?她不是已经死了吗?应该在阴曹地府才对,怎么到了这里?

“公主,你怎么样?”少女焦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秋烟离回头,映入眼中的,正是奈儿那张写满担忧的小脸。

灵台瞬间恢复清明,熟悉的场景勾起前世记忆。

她十八岁那年,西凉与大胤多年积怨爆发,引起大战。西凉十万大军惨败于元洵的毒计之下,父王无奈送上降书,承诺割地赔银。

大胤皇帝却得寸进尺,非要父王将她送往大胤和亲,方才受此降书。

世人皆知,父王最宠爱的便是她这个女儿,甚至连西凉的常胜军——北离军,都是以她的封号为名。

大胤此举,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可为了替百姓寻一条生路,父王只能应允。

于是,从小未离开过宫城半步的她,就此告别家乡与亲人,踏上了这条漫漫的和亲之路。

而正是在这里,她们的队伍遇上山匪,护卫兵士死的死,伤的伤,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元洵从天而降,上演了一场“英雄救美”,她一生的命运也因此改变。

呵,老掉牙的把戏,偏偏那时的她就被蒙蔽了。

想到这里,秋烟离心中豁然一惊,所以,她是……重生回了十年前?

“公主,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到了哪里?”见她有些失神,奈儿以为她伤到了哪里,忙低头帮她检查。

秋烟离拉住奈儿的手,真实的温度和触感似乎在告诉她,这并不是一场梦,而是正在发生的现实。

大约她的怨气太重,阎王不愿收,所以才将她放回人间来化解前世恩仇了吧?

很好,这一次,她绝不会再被任何谎言欺骗,她所承受的痛苦,也要叫那些害过她的人,一一尝到!

奈儿被她陡变锐利的眼神吓了一跳,小心问:“公主你没事吧?”

秋烟离收回思绪,无视头顶乱飞的冷箭,徐徐起身,四下寻了一圈:“王兄呢?”生死关头,她反倒生出前所未有的冷静。

奈儿一愣,总觉得她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世子领着人挡到最前面去了。”

“秋瑶依呢?”秋烟离自小便和秋瑶依亲近,这样不带感情地直呼她姓名还是第一次。

奈儿吃惊下怔然摇头,表示不知。

哼,她那么惜命的人,应该早就躲远了吧,算了,来日方长,现在她不是最重要的。

这样想着,秋烟离大脑急速转动,判断了一下眼前形势,转头对护在自己周围的几个兵士道:“你们几个不用管我,去保护世子!”

“公主!”护卫首领闻言一惊:“末将奉命保护公主周全。若公主有半分损伤,末将无法向世子交代啊!”

秋烟离浑不在意地冷笑:“放心好了,我不会有事的,他们原本也没想取我性命。”见护卫首领露出不明所以的神色,她敛去眸中寒芒,沉声道出自己的思虑:“王兄是我西凉的世子,关乎我西凉国祚,他若有闪失,不仅对我西凉有损,大胤与西凉刚刚稳定的局势也必然会受到影响,所以,王兄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更何况,对方的目标是我,只有让他们有机可乘,我们才能全身而退。”

护卫首领越听越糊涂,正想问个明白,不妨一个山匪提刀冲来,他三两下结果了那人的性命,回过身,准备护着秋烟离往安全的地方避,怎知秋烟离却半步不动,一双明眸射出箭光:“本宫的话,就这么不好使吗?”

她很少自称本宫,这样一换,陡然产生一股不怒自威的压人气势,惊得护卫首领愣在原地。

前世十八岁时,秋烟离的确还是个不谙世事,永远对这世界怀抱善意的小女孩,可后来脱离了父王的保护,看遍人心险恶,她终于明白,过度的宽容和温软不仅换不来感恩和善意,反而只会让她显得软弱好欺罢了。

“现在就去保护世子。同样的话,不要让本宫再说第三遍。”毫无起伏的语调,带着不可置疑的决然。

护卫首领再不敢有异议,低头抱拳,转而带上其余的人奔向被山匪包围的秋子仪。

奈儿守在秋烟离身旁,不无紧张地问:“公主,我们现在怎么办?”

秋烟离目不斜视看着前方激战正酣的人群,淡淡回答:“等。”

“等什么?”

“等该来的来。”

奈儿听得奇怪,不等再问,忽然,不知从何处跳出三四个彪形大汉,各个手提长刀,面露凶相,将她们主仆团团围住。

“你就是西凉的北离公主?”为首的匪头站了出来,恶声恶气地发问。

奈儿脸色刷一下惨白,手心攥出冷汗。秋烟离却面不改色,从容微笑:“还问什么,你们来之前,不是一早便已经打听清楚了吗?”

匪头的话被堵住,不由有些吃惊。

按照正常的情节发展,这个时候秋烟离该痛哭求饶才对,可看她神色,竟无半点畏惧之意,这般气度,全然不像传闻中那个娇生惯养的小公主啊?

瞬间慌乱后,匪头强装镇定,亮了亮手中刀刃:“识相的话,就给我让开,兄弟几个都是舔着刀口过活的,可不管你是公主还是太子,只要敢挡我们的财路,一律杀无赦。”

秋烟离饶有兴致地挑眉:“若我不让呢?”

匪头瞪着眼睛威胁:“那就别怪兄弟几个不客气了!”

秋烟离充满期待地笑开:“好啊,我还真想看看你们要怎么不客气。干脆实话告诉你吧,后面那几十车箱子都是我的陪嫁,里面有不少价值连城的宝物,足够你们下半辈子吃喝不愁了。只要你们杀了我,立刻就可以把它们搬走,反正我现在手无寸铁,这应该不是难事吧?”说着,她还故意摊开手展示了一下。

这下匪头彻底懵了。

他们做草寇做了这么多年,何时见过被劫的人如此咄咄逼人的?

这他们不拿,反倒显得他们没胆了,可是……

见这几个山匪你看我,我看你,谁都不动,秋烟离冷冷嗤笑:“你们不是为财而来吗?怎么现在我给你们财,你们却又不敢拿了?”

那匪头好歹也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又当着一众手下的面,怎愿落于下风?被秋烟离这么一激,冲动下直接把刀架上她的脖子,怒道:“谁说我不敢了!”

奈儿在旁倒抽一口凉气,整个人都僵住了,秋烟离却无视那锋利的刀刃,向前逼近一步,笑容翩然却充满鄙夷:“我就赌你不敢,怎样?”

重生之公主无双-秋烟离, 元祁-古代言情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4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