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度沦陷你深情-叶凌, 笛安-总裁豪门小说

再度沦陷你深情-叶凌, 笛安-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心碎

A市信合家园五号楼门前,站着一个身材瘦弱的女子,正小心翼翼的护着怀里的保温杯。

雨一滴一滴的打湿了她的头发,她也毫不在意。从包里拿出钥匙打开门进去,打开灯,熟悉的景象映入眼里,她小心翼翼的确保保温桶里的东西没有坏才放下心来。

安静的空气里突然传出一阵女人忽高忽低的娇吟声,叶凌在一瞬间脸色煞白,明媚的脸上笑意全无,再一听,还有男人难耐的低吼。

一种不详的感觉蓦的涌上她的心头,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不是没有听出来里面是谁的声音。

她慢慢的转身朝着卧室的方向走了过去,声音不断的传来,很刺耳,双脚像灌了铅一样沉重,她不知道该不该走过去。

卧室里暧昧的声音还在继续,陈婷的声音就那么猝不及防的传了出来:“阿旋,你到底会不会和叶凌分手啊。”

周凯深陷在欲海中,含糊不清的道:“快了,我们的计划马上就要成功了,事情一结束,我就立马和她分手。”

两人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一起,不住的传来周凯的粗喘:“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喂饱你这个小妖精。”说着在她腰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一把,惹来陈婷一阵惊呼:“坏蛋,我看你是舍不得那叶凌吧。”

周凯嘴角染上一抹讽刺的笑容:“舍不得?呸,看见她那幅不解风情的样子我就想吐!我要是舍不得她,能在我们五周年纪念日这种日子选择来陪你?”

叶凌像个木桩一样站在门外,不解风情!

女子的娇吟一阵阵的传来:“讨厌,你轻点!你说,我们这样,被她发现了怎么办?”

“怕什么,发现了又怎么样,反正我早就看腻她那张死人脸了……”

周凯的话不远不近的飘进了叶凌的耳朵里,叶凌觉得眼角有些发酸,靠近心脏的地方隐约作痛,她没想到这番话真的是从她交往了五年的男朋友口中说出来的。

叶凌不自觉握紧了拳头,全身的血液好像冲到了脑门上,她今天是特意来跟他庆祝交往五周年纪念日的,没想到碰到这样一出大戏。

叶凌伸手,砰的一声推开了门,床上交缠的两个人瞬间停了动作,叶凌虽然已经做好了准备,可是看到两人身影的那一刻,还是深深的刺激到了她,脊背在剧烈的抽搐着。

周凯脸上有些尴尬,本来还兴趣高涨的他瞬间熄火。陈婷倒是一脸情欲的顺势倒在了周凯的身下,一脸得意的看向了叶凌,眼神里一片挑衅,仿佛她才是周凯的正牌女友。

叶凌有些激动的看着周凯,有些咬牙切齿的说道:“解释!”

她本不想哭,眼泪却不争气的顺着脸颊滑了下来,这五年里,她总觉得她和周凯的感情没有什么问题。连三年异地恋都撑过去了,如今她引以为傲的感情居然在他嘴里成了一文不值的破玩意!

叶凌觉得自己真是蠢到家了,她怎么都没想到她最信任的两个人背叛了她,她头上那顶绿帽都已经成青青草原了吧。

想必她不在的这三年里一定发生了很多事吧,她居然到现在才知道!

周凯看着激动的叶凌,脸色忽变,已经没有刚才的尴尬了,抬起眼睛,一脸冷漠的看着她:“解释?呵呵,叶凌,既然你都看到了,我也不用再劳心费力瞒你了,我爱婷婷,你滚吧。”

叶凌呆在了原地,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周凯,他刚才……让她滚?五年来,他从没对她说过这么狠的话。

陈婷娇媚一笑,伸出手,抚上了周凯的胸膛:“还不走?在这耽误人家的好事?”

叶凌抑制不住的颤抖着,泪眼朦胧的盯着陈婷,眼中情绪满满:“陈婷,咱们从小一块长大,你是我最好的闺蜜,我对你掏心掏肺,连你妈妈癌症住院都是我出的钱,你这么做对得起我么?”

叶凌使劲揪着衣服上的流苏,她觉得心疼的要喘不过气来了。

陈婷狠狠的扫了她一眼,翻了个白眼道:“最好的闺蜜?掏心掏肺?钱?呵呵,叶凌你们叶家的人是不是就知道钱,是不是别人的尊严就可以踩在脚底不当回事,要不是你的钱,我会在学校被所有人耻笑么!从你大张旗鼓的给我妈捐钱开始,我就发誓,一定要把你所拥有的东西抢过来!”

叶凌被陈婷的话深深的刺激到了,忍不住身子一僵,走上前狠狠的打了陈婷一巴掌:“贱人!”

她红着眼看着面前的两人,觉得自己真是个傻瓜。

陈婷有些愕然,她没想到一向懦弱的叶凌会出手打她,当下捂着脸委屈的看向周凯:“旋……”

周凯从床上站了一起来,满脸怒气的看着叶凌,猛的抬手给了叶凌一巴掌:“让你滚就快滚,别跟个泼妇似的。”

叶凌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一脸愤恨:“周凯,你居然敢打我?”

周凯厌恶的看着叶凌:“对,没错,我就是打你了,怎么了叶大小姐,不想让自己更难堪,那就识相点赶紧滚!”

说完赶紧坐下去查看陈婷的脸,他现在一丁点都不想看到叶凌,反正他的计划已经成功了,没必要再对着叶凌那张毫无情欲的脸再浪费时间了,还是眼前的陈婷让他觉得好心疼。

一股怒火充斥在叶凌心里,烧的她快要爆炸,抬起腿,一脚踹在了周凯身上,又惹来陈婷一阵惊呼:“旋………叶凌,你这个泼妇。”

周凯从床上站起来,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的鞋印,眼神阴鸷的看着她:“还以为自己是不可一世的大小姐么!”

叶凌彻底死心,眼神一下子暗了下去,带着一种深深的失望,气冲冲看着他:“周凯,你要为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周凯头都没回的冷笑了一声:“代价?呵呵,好啊,那我们就看看谁付出的代价比较大!叶凌,希望你能喜欢我送你的大礼!”

“当然是你,毕竟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叶凌没有心绪听他再说什么,只气冲冲的跑了出去,她觉得自己从未有过现在这样脑袋里一片空白的时候。

叶凌抱着肩膀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中秋节的缘故吧,街上的格外热闹,大街上走着许多的情侣,唯有她,是那么的孤单。

云层压的极低,天空有些阴暗。

叶凌突然想起了今天不止是她和周凯五周年的纪念日,还是她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表姐去世的三周年的日子。她特别厌恶起今天来,所有的一切都像诅咒般发生在她身上了。

她不想回家,也不想打给谁,只想自己找个地方好好静静。

叶凌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多难过,他风流快活,凭什么要她来难过:“爱情果然是盘散沙,经不起风吹雨打啊。”

她为爱坚守五年,一片诚挚,却换来这样的结局,让她心如刀绞。

走着走着,叶凌看着路边巨大的霓虹灯,苦涩一笑,大步走了进去。

第2章 神秘男子

酒吧内的音乐震耳欲聋,第一次进来的叶凌多少觉得有些不适应。

聚光灯突然一下子打到了叶凌身上,叶凌被吓了一跳,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又转到了她身上。

她有些茫然的看着这一切。

“baby,你是我们今晚的最美女神,现在请上台为我们唱首歌吧,让我们将掌声响起来!”DJ的声音一下子将气氛推到最高.潮,人群中传来阵阵欢呼声,自动的为叶凌分开了一条路。

叶凌有点苦笑不得的看着台上激动的女生,这是什么情况,看着眼前的路有点尴尬。她明明才刚进来好么。

周围的人看她站在那发愣,不由得开始起哄:“快去啊,上去啊!”

叶凌没办法,只能红着脸硬着头皮走了上去,

她有点不知所措,后悔自己一时脑子抽抽进来了,天知道她多久没唱歌了。思量了一下,她拿过话筒说道:“就在刚刚我爱了五年的男人劈腿了我最好的朋友,我现在有些难过,唱得不好还请大家见谅。”

众人有一瞬间的沉默,继而开始鼓掌,用热烈的眼神望着她,叶凌走到台中央,闭上了眼,深吸了一口气,随着音乐响起,唱出第一个音符:“Kiss~mehardbeforeyougo,summertimesadness,ljustwantedyoutonow,thatbaby,youthebest……”

有些颤抖又有些慵懒的嗓音小心翼翼的唱出了心中的委屈和难过,台下有几个女孩已经偷偷擦去了眼泪。

叶凌本以为从三年前那件事之后自己再也不会唱出这首歌了,可现在她的心里是那么难过。

谁也没注意到舞台的左下方最角落的沙发上,坐着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摇晃的灯光让他脸上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昏暗不明,一身纯手工定制的黑西装一丝不苟贴在他身上,一双眸子紧紧的盯着台上的叶凌,薄唇轻抿成一条线,手中的酒杯已经被握出了裂痕。浑身散发出的冷漠,仿佛囤积了几万年的恨意。

呵呵,他找了她两年,她居然还敢唱这首歌。

男子抬手对着身边站着的助理挥了挥手,墨黑的眼里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助理点点头:“明白了笛总!”

叶凌像是他寻找了好久的猎物一样。

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台下响起热烈的掌声,叶凌才从回忆中回过神来,茫然的望了望台下,微微一笑,将话筒还给DJ,跟着服务生坐到她的位子上安静的喝酒去了。

一口烈酒入口,叶凌还是有些恍惚,脑子里开始断断续续出现那年车祸的场景,她也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有勇气再唱这首歌的,或许是因为五年前她最爱的姐姐去世了,而今天,她的爱情也死了。这首歌对她有特殊的意义,那就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再唱一遍吧。

或许酒喝的有些猛了,叶凌觉得眼前晕乎乎的,脑子里开始混沌起来,她扶着桌角想站起来,却身形摇晃了几下后晕倒在沙发上了。

总裁套房中,笛安身上披着浴袍,头发还没干,水珠顺着精壮的肌肉滴滴下滑。一双好看的眸子却是在冷冽的望着床上的人,充满了浓浓的恨意,好像恨不得掐死叶凌一样。

突然他怒极发笑,俯身邪魅的勾起叶凌的下巴:“游戏开始了!到了你还债的时候了。”

昏睡的叶凌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嘤咛了一声翻了个身,鼻尖窜入叶凌身上淡淡的体香,笛安居然有些把持不住,一把扯掉了她身上的衣服……

开始在叶凌的脖子上落下细细碎碎的吻,将她紧紧的禁锢在自己的身体里。

房里一片旖旎,热情交战的一晚。

……

等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清晨,叶凌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茫然的看着眼前的地方,身下剧烈的疼痛却让她蓦的清醒过来,她瞪大眼睛惊悚的看下去,果然,被子里的自己未着寸褛。

轰!

叶凌的脑子炸开了!

差点惊呼出来,叶凌一下子慌张起来。

她看着满身上下被他掐出无数青紫的痕迹,有掐痕,有吻痕,欲哭无泪,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的身体从被子里抽出来,她才注意到身旁还睡着男人。

第3章 给……给钱?

叶凌觉得自己真是疯了,这是什么情况,这男人是谁,牛郎么?

怕他醒来,叶凌有些慌张的往自己身上套着衣服,动作都不敢太大,她不想吵醒那个男人。舔了舔嘴唇,一起身,洁白的床单上,印着一片淡红色的血迹。她眼底瞬间升起一片水雾,心里开始难过的要死。

自己跟周凯交往了五年都没有越雷池一步,可现在……

而且还是跟一个不认识的男人。

叶凌瞬间有些恶心,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环顾四周,没有找到自己的包包。她下意识的掏了掏自己的裤兜,只掏出了五十块钱,无奈,叶凌将五十块放在枕头边,留了张纸条:“只有五十块了,将就收吧。”

蹑手蹑脚的打开了房门,风一样的溜了。

她踉踉跄跄的出了酒吧的门口,伸手拦住出租车回家。

倚在玻璃窗上看着清晨的街道上人来人往,叶凌觉得脑子里一片混沌,眼眶有些湿润,若在以前,会有人把她轻轻拥进怀里替她擦干泪水吧,至少也会递上一张纸巾,直到眼泪啪一声打在手背上,叶凌才反应过来,她什么都没有了。

叶凌下意识的去摸右手上的戒指,却心里一惊,抬手,戒指呢?戒指不见了?

慢慢的放下手,心底的失落像一枚炸弹,在这一瞬,轰的一声,炸出来所有的泪水,这是她和周凯的订婚戒指,戴在她手上整整三年,所以,真的都结束了么……

笛安醒来的时候,太阳已经高照了,伸手一捞,舒服的把枕头抱进了怀里,顿了顿,感觉不对,猛的一睁眼才知道那个女人已经走了,混沌的眸子瞬间清明,染上一层危险。

跑了?

呵呵,跑的挺快啊,没关系,以为自己还能逃得出他的手掌心么?

有点食髓知味的舔了下嘴唇,这女人味道不错。

看到枕头边上的字条,笛安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当他看到纸条上那娟秀的字体:将就收吧。

将就收吧!

他眸子一沉,浑身散发出浓浓的杀气来。既而眼神狠毒的将纸团扭成一团,气氛瞬间凝固,男人嘴角泛起一抹扭曲的微笑,这个女人怕是还没有醒,她把自己当成什么了,鸭子?五十块,呵呵,在她眼里,他就值五十块?

笛安坐在沙发上定定的看着那张已经被柔皱的不像样子的纸条和五十块。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生人勿近的冷漠气场,门口的保镖们战战兢兢的往里偷偷打量着。

呵呵,五十块?笛安嘴角噙着一抹笑容,看的门口进来的赵北一个趔趄,这大清早的谁又惹这尊神了?

他小心的把手中的文件夹交给笛安,笛安看着手里的文件,包括她从幼儿园到大学毕业的全部,带着那笑容,起身进了浴室。嘴角挂着一抹无情的笑容,游戏开始了,所有人的命运都要重新安排了。

下了出租车,看见门口停着几辆警车,叶凌有种不好的预感,急急忙忙的往家跑。

推开门的一霎那,更是叶凌这辈子挥之不去的阴影,屋里站满了警察,警察已经将手铐拷在了爸爸的手上。

妈妈跪在一旁的地板上哭着拉扯着警察的手,让他们放开叶子波,叶凌愣在了原地,她没有反应过来,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还没有醒。

叶子波被警察押着往门外走去:“叶凌,小心周凯……”话还没说完,就被警察带走了。

王因起身追了出去,可是警车已经一溜烟跑远了。

叶凌彻底崩溃,狼狈的靠着门跌坐在地上,脸上泪水纵横,爸爸被警察带走了,她即使在傻,也知道跟周凯有关,猛地想起昨晚周凯的话:“希望你能喜欢我送你的大礼!”

叶凌脸上布满泪水,这礼,真够大的,看来这一切是提前预谋好的。

王因跑了回来,看见叶凌像傻了一样坐在门口,赶紧蹲下了身来,一脸惊恐的摇晃着叶凌的身体:“宝贝,宝贝,你怎么了,你不要吓妈妈啊。”脸上泪水纵横,她已经失去丈夫了,不能再失去女儿了。

叶凌回过神来,一把抓住妈妈的肩膀:“妈妈,到底怎么了,爸爸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公司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因为周凯?”

听到周凯的名字,王因脸上出现愤怒的神情:“这个白眼狼,将我们公司的方案偷偷卖给别的公司,掏空了整个公司。”

叶凌没想到,周凯说的都是真的,他不止背叛了自己,还毁了她整个家,不由得委屈的大哭起来。

王因吓了一跳,赶紧将叶凌搂在怀里:“宝贝不怕,还有妈妈在呢!”

叶凌不知道该怎么跟她开口说出昨晚的一切,哭了好一会,才哽咽着开口:“妈妈,周凯出轨了,和婷婷,他们……他们背叛了我!”

叶凌抑制不住颤抖的身体,又埋头痛哭起来,她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现在的局面,都怪自己,竟然事先对周凯没有一点点的察觉到。

王因惊的睁大了眼睛,差点气晕过去,叶凌顾不上哭泣,连忙安慰妈妈。她开始慢慢冷静下来,她明白,即使自己再难过,眼前最重要的是怎么救出爸爸来,至于周凯的背叛,她无能为力。

叶凌冷静下来,定定的看着王因:“妈妈,我们报警吧!”

第4章 你是不是疯了!

“已经报警了,但是没有用的,警察说所有文件都是你爸爸亲笔签名的,只能再取证调查了。”

叶凌垂下眼帘,遮住了眼中的情绪,无力感扑面而来,她不是不知道爸爸公司这几年的情况,并不是很好,业绩一直在下滑,如今损失了这么多的重要客户,想要包住公司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她的眼中流出一股深深的担忧卡,她没想到,周凯把事情做的如此决绝。

叶凌咬了咬牙,坚定的说到:“妈妈,我们把房子卖了,先把爸爸救出来要紧!”

王因抬起眼看着她,这是她们的家啊,她的实在是舍不得卖了这座房子。

门口突然传来一道声音:“真是一出让人看了声泪俱下感动至深的戏啊。”周凯一脸不屑的走了进来,看着地上互相扶持的叶凌母女。

叶凌有种不好的预感在心里涌起,他现在在,怕是来者不善。

王因却一骨碌站起来,朝着周凯扑了过去:“你这个白眼狼禽兽,你居然还敢来我家!”

叶凌赶忙拦住母亲,王因被气的脸色发白,险些晕倒过去。

周凯并不在意王因的话语,随意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伯母太过激动了吧,老年人这么激动对身体不好的。还有啊,这不是你家,是我家。”

叶凌愤怒的看着一脸得意的周凯:“你在说什么,赶紧从我家滚出去!”

她现在看到他就想吐!

周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指着门口的方向:“该滚的是你们。”

叶凌脸上无比的震惊,不可思议的看着周凯,他让她们滚,拜托,这人还能再不要脸点,这是她们家!

叶凌气的说不出话来,半响才爆发出来:“你给我滚,周凯,我是瞎了眼才会掏心掏肺的爱了你五年,结果你把我爸爸害得坐牢,我不会放过你的!”

周凯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哈哈哈大笑起来,怪异的笑声穿透了整个空旷的客厅。

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周凯用手撑着下巴好笑的看着叶凌:“宝贝儿,你该不会还不知道吧,这房子已经作为还款方式,归我所有了。”下一秒,他突然变得冷漠起来:“王律师!”

一个西装革履的人走进来,拿出一张文件纸递给了叶凌:“叶小姐,按照法律规定,这所房子的户主已经是周先生了,您跟您母亲需要立刻搬出去!”

简单的几句话,无疑将叶凌和妈妈打入了地狱,王因已经控制不住掩面痛哭起来,叶凌的手偷偷的掐了自己一把,拼命的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哭,伸手拿过判决书,恶狠狠的看着沙发上周凯:“妈妈,总有一天我们会回来的,周凯,你不会得意太久的!”

说完拉着母亲就要走出去,周凯却突然站起身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

叶凌大惊,脑海中又浮现出昨晚他和陈婷不了描述的场面,用力推开了他,一脸恶心到不行的表情。

周凯无所谓的淫笑着:“宝贝儿,其实这里也可以还是你的家,只要你跟了我,一切都还跟以前一样,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小公主,毕竟,你身材这么好,就不要浪费了。”说着就要再去拉叶凌。

叶凌冷眼看着面前的男人,她以前怎么没有发现这男人这么恶心呢,刚在另一个女人的床上醉生梦死,现在还妄想染指她:“周凯,你真是让我恶心的想吐!”说完便拉着母亲上楼整理好行礼,带着箱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周凯看着叶凌离去的背影,却突然发现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酣畅淋漓的快乐。

“王律师,你说我做错了么?”

“少爷没有做错,您不要忘了老爷和太太当年是怎么被叶少波逼的双双跳楼自尽的,要不是她们叶家,少爷这些年也不用寄人篱下受这么多的苦难。至于叶凌,不过一个女人而已,以少爷现在的财力地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周凯没有说话,只静静的站在那看着叶凌的背影,他心里知道自己对于叶凌是喜欢的,可是那股喜欢抵不上他心里的仇恨,也抵不过别的女人带给他的情欲。

站在马路边上,叶凌有些不知所措,家里所有的东西都不准带走,她和妈妈只简单收拾了些衣物就离开了。

爸爸被抓,以前拼命扑上来的那帮朋友现在对她们都唯恐避之不及,叶凌明白人走茶凉这个道理,没有多说什么,用银行卡里剩余的钱,租了个小小的房子,和妈妈暂时住了下来。

叶凌一边收拾行礼,看着坐在那呆滞的母亲,一阵心酸:“对不起妈妈,让你受苦了。”

王因一愣,觉得女儿能说出这样的话真是长大了,她眼眶湿湿的,有些感动:“宝贝,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和你爸爸,是我们让你受苦了。”

叶凌紧紧的抱住了王因:“妈妈,我已经长大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也会救出爸爸的。”

夕阳的余晖透过窗上的玻璃洒在她笔挺的鼻尖上。

叶凌看着周围,小小的房间里一片昏暗,厚重的窗帘将所有光亮连同她光鲜亮丽的过去一并挡在了窗外,她才明白自己一片的生活是多么的奢侈,而现在,毫无诗意的柴米油盐才是她生活的全部了。

“啷个哩个啷……”

叶凌放下了手中整理着的衣服,拿出手机,看着上面陌生的号码皱了皱眉头,她踌躇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万一是爸爸公司打来的呢。

手机里传来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叶凌叶小姐?”

第5章 恶魔来了

叶凌迟疑了一下:“对,是我”

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严肃了:“叶小姐,是这样的,我们笛总想请你来办公室喝茶。”

叶凌翻了个白眼,这是哪里来的神经病,她现在自杀的心都有了,还有心情和什么长笛短笛的喝茶?

“对不起,你们可能是搞错了,我不喜欢喝茶。”

赵北语气开始不耐烦起来,这个女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笛总说了,您必须来,下午两点,DM集团。”

说完不等叶凌拒绝,就干净利落的挂掉了电话。

叶凌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的声音,有些茫然,张了张嘴,又想不到要说什么,难道爸爸的事情还和DM集团有关系?那可是国内第一大集团啊。

王因看女儿傻站在那,上前询问道:“谁打来的电话,该不会是那个禽兽吧?”

叶凌露出一个让妈妈放心的笑容:“不是了,是我们店里有急事,需要我回去一趟,妈,家里就麻烦你收拾了。”不等王因再问,就拿起包包出门了。

走在路上,叶凌还在不停的想着,DM,可是本市的龙头老大啊,几乎没有他们不涉及的领域,影视,房地产,食品……

爸爸的公司会和他们扯上关系么?

那那个电话里男人说的什么长笛短笛不就是在A市一手遮天的笛安?!!

叶凌一边想,一边越觉得心里七上八下的打鼓,她实在摸不透对方的意图。只能硬着头皮前去赴约。

一路的胡思乱想加脑补,叶凌终于站在了DM的大楼前。叶凌抬头看着这栋位于市中心已经成了A市标志性建筑的大楼,拍了拍胸口,忐忑不安的走了进去。

大厅里还站着私家保镖,叶凌更紧张了,步子都有些不稳,她本以为会有秘书或者助理什么的来带领她,可一直到她进了总裁电梯,也没有搭理她,她直得自己找到传说中的总裁办公室。

入眼全是黑白的格调,奢华却内敛,叶凌没有心情去欣赏办公室内的装潢,只站在那不安的看着巨大的落地窗前身形挺拔的男人。

办公室里安静的可怕,叶凌鼓足了勇气开了口:“笛……笛总?”

像是就在等待她这一声一样,笛安这才缓缓的转过了身,双手抱在胸前,一张脸帅的一塌糊涂,双眸五黑,线条坚毅,鼻梁高挺,简直就是万千少女喜爱的类型,但是他看向叶凌的眼神确实凌厉和冷漠万分的。

让叶凌觉得办公室记得温度都下降了许多。

原来传说中的万人迷总裁是个万年冰山脸啊,叶凌心里暗暗的想着。

“笛安。”一声好听的声音传来,叶凌心里一震,他这算自我介绍?

叶凌抬头看他,他依旧一脸冷冽的看着叶凌。

叶凌觉得后背都出冷汗了,第一次碰见这种男人,冷的让人害怕,叶凌莫名觉得这眼神有些不明所以的熟悉感。

她深深的一口气,再度开口:“不知笛总找我有何贵干?”

笛安白了她一眼:“昨晚,你给了我五十块!”

叶凌蓦的抬起头,脸上满是震惊,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听到了什么。

她怀疑的看着笛安,应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吧?

笛安似笑非笑的看着像被雷劈了一样震惊的叶凌,似乎十分满意她的反应。

叶凌心里跑过了一万只,不无数只神兽,昨天!

昨天的那个牛郎!

是他!

DM集团的总裁在酒吧兼职牛郎!

她不可置信的望着笛安,估计笛安要是知道她此时心里的想法会第一时间掐死她的。

“你…你…你…昨晚……”

笛安突然收起来了那一点点笑意,又是满脸冷漠的看着她:“据我所知,叶小姐,你们家破产了。”

叶凌简直想送给她一个父亲般慈祥的微笑了,拜托,全市都知道了,不用特意找她来再用这事刺激她一遍吧!

叶凌一脸无语的看着他,对啊,破产了,SO?What?

他不会是叫她来付清昨晚的钱的吧,拜托,吃亏的是她好不好。她没有追究他敲诈他,他不应该已经偷着乐了么?

叶凌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So?”跟他一样简短。

“做我的女人。”还是一样的简短,却是命令一般传到了叶凌的耳朵里。

叶凌没忍住,噗的笑出声,笛安目光一沉,静静的看着她。

叶凌忍住了笑,认真的看着笛安:“笛总,昨晚的事,我很抱歉,但是,我还并没有沦落到需要给人当情人的地步。”

笛安听出了叶凌话里的讽刺,冷哼一声:“有骨气?但是你要明白,监狱是个什么地方。”

叶凌一惊,她知道笛安不会是什么正人君子,可她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他了:“笛总,冤有头债有主,不要牵扯到我爸爸。”她真害怕笛安会对牢里的父亲做什么。

笛安冷漠的看了她一眼:“我不做什么,那周凯,你那劈腿的小未婚夫呢?”

一句话惊醒了叶凌,是啊,她忘了这个,周凯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们的。

她恨恨的盯着笛安,果然,他抓住了她的软肋。

笛安薄唇微动:“只有我,能帮的了你,做我的女人,你不吃亏。”

“而且,昨晚你也叫的很大声,不是么?”

这男人在羞辱她!叶凌眼里升起一抹愤恨,什么他的女人,就是情人,人渣,简直就是和周凯一样的人渣:“我拒绝。”

笛安没有理会她:“一个月。一个月过后你就可以滚了。”

叶凌瞪着眼睛看着笛安,她怀疑这男的脑子里有泡,她为什么要答应啊,她为什么要滚啊。人渣,绝对的人渣中的人渣,极品中的极品。

叶凌气的说不出话来,笛安皱着眉头看着她:“你有什么资格拒绝,要脸没脸,要胸没胸,嗯?”

叶凌觉得自己要爆炸了,这男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

笛安好看的眸子上下打量了叶凌一圈,眉头紧蹙着,一脸嫌弃的表情:“你只有三天的考虑时间,当然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话里不怒自威的语气让叶凌有一瞬间的冰凉。

呵呵,叶凌,你以为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叶小姐么?

再度沦陷你深情-叶凌, 笛安-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6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