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尽不知秋-叶文秋, 萧寒-婚恋生活小说

寒尽不知秋-叶文秋, 萧寒-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找个男人结婚吧

我还在跟闺蜜逛商场呢,林喜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接通电话她倒是连开场白都免了:“文秋啊,晚上抽个时间出来吧,给你介绍我老公的高中同学你认识,跟你说,他人品杠杠的,自身条件真心不错……”

林喜是我们医院的妇科主任,在医院里对同事很友好,出了医院平时还爱给大伙扯个红线啥的,简直是不能再热心。

正想拒绝她可她给我报了个饭店名,然后说:“晚上别迟到了哈。”

我特别无语,我说:“林姐我晚上有事。”

“有事也推了吧,有什么事比找个好男人结婚更重要呢?就这么定了。”

“我……”

滴!挂了,动作还蛮快。

我忧伤地望着电话,旁边的龙雪晴拿着她刚刚选上准备试的衣服笑得左摇右摆:“秋秋,你们医院还招不招人啊?还给介绍男朋友!我说你这同事家里不会是开婚姻介绍所的吧?她给你介绍过多少个了?”

我被她取笑的郁闷坏了,拿了个衣架打了下她的头说:“多事,赶紧去试你的衣服吧,我一会还约了人呢!”

哪知她的笑没止住,反而笑得更厉害,咧开的嘴都快括到耳朵后面去了:“秋秋啊,你实在急着嫁我让我妈介绍个她姐妹的儿子给你啊,青年才俊,三十岁,事业有成,知根知底!”

我望了她一眼,不由叹了口气说:“你不早说,我这周都排满了,没空!”

她马上便炸了:“叶文秋,你是不是想嫁人想疯了!每天相亲你不累吗?”

我能不累吗?我很累,可是我今年已经二十八了,我再不嫁人生娃我就得高龄产妇了!

龙雪晴见我沉默,倒是劝说起来:“你啊,等他等了那么多年,现在倒是急了,真拿你没办法。”

我的事情她是知道的,我从头到尾就只谈过一场恋爱,那是我大学时的那场初恋,刻骨铭心,却和大多数人的初恋一样,无果终结,而且,还像一把刀,狠狠地插在我心,那个伤口,那么多年依然如新。

“秋秋,其实后来你要走时,沈南峰他……”

我冷冷地望了她一眼,我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提起沈南峰。

“够了,我不想说起他。”

见我态度强硬,她也就没再继续了,刚好她朋友有事找她,于是我们便道别,各自离去。

沈南峰,连想起他的名字,我的心都是痛的。

听说他快回来了,所以,我便急着去相亲,去赶紧把自己嫁掉,我不想再见到他的时候,还给自己犹豫的空间。

晚上六点半,我准时到了林喜约好的那家饭店,才刚进门口她便站起来喊道:“文秋。”

我向她走过去,她与她老公时涛挨个坐着,很是恩爱。

我刚进医院时,就在时涛的科里做护士,时涛是我们手外科的主治医师,他性格特别好,我还没见过他对谁发过火,对林喜姐更是言听计从那种,时不时就秀下恩爱的很痒眼。

第2章 喜姐的高中同学

林喜一看到我,就向我呶了呶嘴,压低声音说:“他就在那边,靠窗户那个,快去吧。”

说着捂着嘴巴笑得很暧昧的又吩咐我:“人家可是留洋回来的,和我们是高中同学,是个大学教授,好好把握哦!”

我向这对热心的夫妇道谢,之前也接受过她的几次介绍,但都没成功,所以也没抱太大希望,可林喜却很高兴的拍了拍我的肩说:“快去吧快去吧。”

相亲这件事,在最近的两个月我已经熟练到麻木了,所以这次也没例外,直接往那靠窗边的桌子走过去。

我还没靠近那张桌子,便感觉有一道灼灼的目光在注视着我,我也没躲避,顺着视线望向他,刚好他也抬起头,我们四目交接。

那是个一看就很难让人忘记的男子,五官很端正,英气十足的剑眉下一双似乎触不到底的深邃黑眸,笔直的鼻梁,薄而性感的唇瓣挑起一抹不着痕迹的弧线,身穿一件简单却又干净的POLO上衣,反而让他看起来有几分贵族气质。

他坐在窗边,仿若幽郁的王子般,见我走近便站起身来,勾起好看的笑脸,向我伸手:“叶小姐你好。”

我愣了一下,也伸出手来,与他的修长白晳的手握在一起:“你好,抱歉让你等你了。”

松开手后我坐到他对面,而桌子一则放着几本教材,显然他是刚刚从学校过来的,备课本上行文流水地写着两个字:萧寒。

他的视线也跟着落在那个签名上,冲我笑了笑说:“萧寒是我的名字。我是个大学教授。”

我收回视线,点头说:“我叫叶文秋,我和林喜姐是同事。”

他一直如谦谦君子般看着我,我忽然对即将打开的相亲模式很感兴趣。

我有直觉这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次相亲了,真的,以往相亲的对象里没有一个像他那么好看又有气质。

这时服务员给我们上柠檬水,他拿起桌上的菜单问我:“有什么忌口的吗?”

我喝了口水,摇了摇头说:“没有。”

“那好,就让我来给你推-荐可以吗?”他抬头望向我,声音特别温柔好听又有磁性。

我说好,于是他便跟服务员说了几个菜名让服务员去下单。

讲真,以前我是觉得相亲稀松平常没什么大不了的,可这次面对他我却觉得特别紧张,心一直怦怦的跳。

“萧……萧先……”我想问他什么来着,开口却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好。

他淡淡一笑说:“叫我阿寒就好。”

我脸一红,望着他问:“阿寒跟时医生是高中同学啊?”

“是啊,我和阿涛,林林从小就认识,在同一个大院里长大,只是高一时我留了一年,所以就从学长变成了他们的同学。”

原来如此!

我点点头。

不过听我们医院的同事说,时医生和林姐家的家庭都不简单,好像是在省委大院里的。

那萧寒也是省委大院的吗?

我不敢问,只是偷偷的打量他,上上下下的衣服虽然只是一千几百一件的那种休闲服,反而显得他很干净很优雅。他举手投足的流露,无论如何都不像是个普通人家的孩子。

第3章 十三年了

之前那么多次相亲,前面都谈得很好,但一听到我的家情况就全都夭折了。

不知道他会不会也这样?

我有点紧张。

“阿涛说你很孝顺啊,真不容易。”他喝了一口水,很欣赏的望着我说。

我愣了一下,很愕然他会主动提起。但该坦白的还是要坦白的:“我很小的时候父母就意外去世,家里现在是只有我年老的奶奶和我弟。”

“哦?那你还真不容易,又要工作又得照顾奶奶弟弟的。”

我浅浅地笑没说话。以前那些相亲对象说完这句话后的下一句都是很抱歉你不适合我。

他们都会觉得这些是累赘。

这也是我初恋分手后一直都找不到男朋友的原因。

如果萧寒也在意的话那就……

“真是辛苦你了,又照顾老人又照顾弟弟,而且工作也做得那么出色。”他望着我说话时,脸上始终挂着微笑,温和且诚挚的。

他这说得我直心酸。

我15岁那年,父母就出车祸双双去世了,当时弟弟才5岁,爷爷一下子便急得爆血管,没多久也去世了,于是只剩下奶奶和我们姐弟相依为命。

奶奶开始时还会在街边捡捡废品来维持生活,可后来有一次她被一辆三轮车给压到腿,好了后走路都不太方便,于是所有的家庭重担都落在我肩上了。

是啊,怎么能不辛苦呢,照顾个半残疾的老人,带着还是个孩子的弟弟,我唯一的出路就是好好读书,考上大学出来工作后能让奶奶和弟弟过好点。

十三年了!十三年走来,那种辛酸谁懂呢?

我感觉自己眼睛都酸酸的有液体想往下流。别人不提,我倒也不会去记起,只要有人稍稍提起,我都有种孤苦无依的感觉。

自己一个人在这世上努力的挣扎活着,十五岁就得满大街的卖花发小广告赚钱给奶奶医脚,一放学就去书店帮人送报纸赚生活费,晚上又去帮低年级的学生补习,为了省点买菜钱偷偷去别人家工地开荒种菜,好几次没差点被工地的砖头给砸死……很多很多。

光是这些辛酸史早就够我狠狠的哭一场了。

我强忍着泪,深呼吸着,不想让这些可以让我崩溃的往事涌上来让我失态。

这时服务员把菜端上来,萧寒把牛排切好推到我跟前,说:“别怕,以后有困难你可以找我的。”

他的话很有磁性,掷地有声的,听着让人特别有安全感。

我叉起一块牛排往嘴里送,低着头一言不发,细想着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感觉有股视线一直盯着我看,所以我不敢抬头望他,我不敢去猜测他是怎么想我的。

像他条件那么好的男人,他分分钟可以找到一个很优秀的女孩子了,又怎么会看得上我呢?

我的每一次相亲失败,都失败在家庭背景上。所以每次龙雪晴都恨铁不成钢的骂我:你怎么那么实诚,你可以向对方隐瞒的嘛!等到木已成舟再跟他讲清楚就是了。

可我觉得靠坑骗的手段,最后被揭穿时结果只会更难面对。所以每一个相亲的对象,我都是很坦诚。

寒尽不知秋-叶文秋, 萧寒-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57937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