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先生休想套路我-韩欣欣, 傅祁-总裁豪门小说

傅先生休想套路我-韩欣欣, 傅祁-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救……救……我……

“嗒-嗒-嗒-”

大地已经沉睡,黑暗无边的苍穹之下,高高林立的大厦,寂静无声的黑色街区,无一不透着诡异阴森的气息。

逐渐逼近的沉重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在这偏僻无人的角落,显得尤为渗人。

额头大滴的汗滴落下来,砸在地上,很快就洇成一滩水,又像是砸了她心里,将她的心泡的发涨,发酸。

韩欣欣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全身蜷缩在垃圾桶后,瑟瑟发抖。

她很害怕。

要是爸爸在就好了,她可以闭着眼睛缩在爸爸温暖的怀抱里,不管发生什么都不用怕,因为有爸爸为她遮风挡雨。

可是-

以后她再也找不到那样温暖的怀抱了吧?

如鬼魅般的声音再次响起,就像贴了她的耳边。

韩欣欣浑身抖得更狠,心揪成一团,眼泪如同开了闸的黄河水倾泻不止。

她真的,很害怕。

爸爸,我该怎么办?

“小姑娘,别躲了,我看见你了哦~”

脚步声逐渐向垃圾桶这个方向逼近。

韩欣欣瞪大眼睛,双手紧紧捂住嘴巴,连呼吸声都不敢发出。

再这么躲下去根本不是办法,她得振作!得想办法逃走!

大脑飞速的转动着,她微微侧过身子,眼睛往四周看了看。

啊!有出口!

韩欣欣试图不发出声音的挪动身子,逐渐向右侧的巷子靠近。

手掌因为过于用力的在地上摩擦而渐渐渗出血丝,她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东西,一心只想着逃出去,赶快逃出去!

千万不能被抓住,不然她就死定了。

她佝偻着身子,整个人呈虾状缓缓行进,还不时的回头望望,生怕一个不注意,那个人就窜了出来。她心跳如鼓,汗流满面。

终于,她离那处巷口只有寸步之遥,韩欣欣撑起身子,脚步将将抬了起来,肩膀却被人一拍。

一张诡异无比的面容映入她眼眶。

“终于找到你了呢,小姑娘。”

“啊!”

一声尖叫响彻云霄,猫捉老鼠的游戏又一次展开。

身后的人却像是真的将追她当做游戏一般,脚步轻松的跟在她身后,脸上的笑就没停下来过。

韩欣欣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头皮发麻。

那个人一身黑衣,如同幽灵一般,脸上戴着一副容态可怕的笑脸面具,手中一直攥着一把瑞士军刀,行进之间,根本看不到他脚下的动作。

“跑快点哦小姑娘,不然要是被我抓住了可是很恐怖的哦-”

脚下的步子越迈越大,可是力气却也逐渐的消耗完毕,终于,就在即将要跑出巷口的那一秒,韩欣欣左脚一崴,扑倒在地。

她完了。

“啊呀,怎么这么不小心呢?”催命符一般的声音又一次灌入她的耳廓,让她想起了《小丑还魂》里的诡异小丑。

韩欣欣认命般的闭上眼睛。

冰冷刺骨的触觉贴上脸庞,惊的她额间冷汗涔涔,浑身都在用力的发抖。

她死定了,可是她真的好不甘心,也好害怕。

还没有查出爸爸的死因,她怎么能就这么被抓住了呢?

爸爸,爸爸,对不起,欣欣让你失望了……

脑子混沌的一片,韩欣欣任由自己倒在冰凉的地上。

想象之中的一刀迟迟没有下来,她努力睁开眼,那个笑脸男却不见了。

咦?

头越来越昏了,是出现幻觉了么?她怎么感觉有个男人在看着她?

韩欣欣颤着指尖伸出手,“救……救……我……”

第2章 神秘男人

六点刚到,壹号公馆内便如同机器厂房一般开始运作,每个人分工明确,但都指向一个目标,为了一个人而服务。

但是今天有点特殊,他们今天凌晨接到通知,他们还需要特别准备一份适合东方女人口味的食物。

卧房内格调简约却十分奢华的kingsize大床上,年轻稚嫩的女孩儿正酣然沉睡,娇嫩白皙的酮体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

一个身量高俊挺拔的男人站在床前,如豹般犀利的眼神正细细打量着床上的女孩。

男人走到床头,修长的手指拨打内线,“叫张妈送件女人的衣服上来。”

不一会,门被敲响,一个年近五十的女人走了进来,弓着身子叫了声先生。

“给她穿衣服。”

“是,先生。”

尽管张妈的动作已经尽力放轻,床上的女孩还是皱着眉悠悠转醒。

一双迷惘疑惑的鹿眼眨了又眨,“这是哪儿啊?”

傅祁大手一挥,房间就只剩下他两个人。

韩欣欣这才注意到房间内原来还有个男人,那是一个极其高大俊逸的男人,五官俊朗出尘,轮廓深邃好看的不像亚洲人,一双深邃沉静的眼睛微微眯起,通身都散发着一股子干净优雅的气质,仿若上世纪末的英伦贵族,叫人望而生敬。

看着倒是有几分眼熟。

见他没有回答,韩欣欣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看着他,“你是谁呀?是你救了我吗?”

“傅祁。”

男人的声音低沉好听,透着一股酥入骨髓的磁性。

“你好,我叫韩欣欣,谢谢你救了我。”

女孩说话时嘴角勾勒出甜甜的一弧笑,像是引诱他采拮一般。

“不必谢,我并没有说不拿报酬。”

“什么?”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韩欣欣震惊不已,一张莹润嫣红的小嘴张张合合,男人的眼神蓦然变深,透着危险的光芒。

这眼神,看的韩欣欣心底发颤。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傅祁压低身子朝她凑了过来,一双修长有力的大手掐住韩欣欣的下颌,说话间吐露着清朗宜人的气息。

“意思就是--既然知道是我救了你,那就养好身体,报答我。”

五雷轰顶。

韩欣欣白着脸,她这是被什么人给救了啊。

难道老天爷真的这么不愿意放过她,刚把她从生死攸关拉回来,又要让她陷入失身的境地之中吗?

这么想着,她干咳两声,尴尬的笑了起来,“别,别这样,这样不好吧……”

傅祁嗤笑一声,脸色冷漠,松开了钳制她的手,转过身朝房门走去。

“下楼吃饭。”

三分钟后,韩欣欣坐在欧式宫廷风豪华长餐桌前,望着眼前各式各样的中式早餐,嘴惊讶的圆成了“O”形。

有钱人的世界果然是不能随意仰望的。

弄这么多,吃的完吗?

张妈弓着身子在给她一一介绍菜系,从粤式早茶到台式早点,再从北方面食到南方小粥……

韩欣欣听的两眼昏花,肚子饿的咕咕直叫,扭头一看,傅祁穿着一身赭蓝色的家居服,清净自在的坐在沙发上看报纸。

第3章 去洗干净

“呃,那什么,阿姨啊,不用介绍了,我自己看着吃就行了,谢谢啊。”

“啊,好的,您叫我张妈就好。”

吃完早餐,韩欣欣琢磨着是不是该想想办法从这里溜出去,可是环视一圈才发现,这地方不仅佣人多,就连外围也都是站岗的保镖。

她这是被什么人给救了啊。

能在美帝繁华不已的华尔街区拥有一座这样豪华庞大的房子,又拥有这么多身手不凡的保镖保护……

她怎么感觉,自己像是惹上了比那笑脸杀手更可怕百倍不止的人呢。

就在她走神的时候,傅祁已经放下报纸走到她身后,“吃饱了?”

韩欣欣吓得不轻,愣着点点头。

“好。”说着,傅祁手一挥,两个穿着皮衣身段妖娆的金发女郎走了过来,“先生。”

傅祁指指韩欣欣,下巴微抬。

“带她去洗干净,送到二楼。”

两个金发女郎低着头恭敬的答了声是,然后合力架起了韩欣欣。

“诶诶诶,等会儿等会儿!”

傅祁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里透着威胁。

“我能不能,拒绝啊?”

他点点头,“可以。”

韩欣欣刚松了口气,就又听他补了句,“那我就把你从哪儿来,送哪去。”

“走吧我们!”韩欣欣侧头对右边的女郎笑着说。

生死面前,一切都轻如鸿毛!

而且他长得高大帅气,还这么有权有钱,睡一觉而已嘛,怎么算,她都不亏!

事实证明,韩欣欣还是太年轻了。

两个金发女郎遵从命令将她丢到床上就弓着身离开了,韩欣欣穿着件白色浴袍坐在床上坐立不安。

紧张。

他不会真的要扑了自己吧。

“呼~放轻松,不就扎一下吗?很快就过去了韩欣欣。”韩欣欣拍着胸口,在给自己做死刑执行前的安抚。

傅祁刚摸上门把手就听到这么一句大逆不道的话,他眯了眯眼。

虽然他前二十八年都洁身自好没碰过女人,但也不代表,他会跟普通男人一样。

嗤,蠢女人。

“啪嗒-”

门被推开,傅祁挺拔帅气的身姿映入她的眼眶。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英俊到近乎完美的男人。

韩欣欣愣愣的望着仅着黑色宽大浴袍的男人,身姿挺拔如松,俊颜坚毅硬朗,周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如同一个准备临幸后妃的帝王。

修长挺拔的身影缓缓往床边逼近,傅祁脸上挂着意味不明的笑,单手解开了浴袍,健壮好看的身体出现在她的视线内。

韩欣欣红着脸,低着头不敢去看他。

女孩绯红的脸颊像颗待采摘的樱果,红润诱人,引得他长指一伸,尖俏秀气的下巴被握住抬起,四目相对,男人幽深不可见底的眼睛透着欲望的光芒。

“吻我。”

什么?

像是看出韩欣欣眼底的疑惑,薄唇又一次阖动。

韩欣欣深思惘惘,她从小就没有妈妈,所以爸爸对她这方面的管教比一般的女孩要严厉很多,导致她前十八年都没有和一般的女孩子一样,拥有青涩难忘的恋爱经历。而这些年来,她更是没有任何心情考虑这些事情,事实上,她的经验为零。

第4章 讨厌鬼

思虑再三,在傅祁幽深布满情欲的眸色里,韩欣欣硬着头皮靠近他,小心翼翼地尝试着去触碰他的薄唇,想起电视剧里好像不是这样的,又学着往昔看过的言情剧里的画面亲吻起男人的薄唇,因为害羞紧张,她那一对蝴蝶似的长睫一闪一闪,闪的傅祁心烦意燥。

他长臂猛地一伸,索性一把搂住她的细腰,头深埋下去,伏在女孩子的颈脖间细细啜吻,激荡起心底的涟漪久久不能平息。

浑身似通电一般,韩欣欣狠狠一颤,撑起身子往下一看,却只看见傅祁结实有力的腹肌,以及--

一副看不出图案的纹身。

韩欣欣想凑近一点看清到底是什么图案,头却被猛地按在男人的肩上,随即疼痛瞬间袭来。

额间薄汗涔涔,她用力咬住下唇试图转移注意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忽地,韩欣欣下颌一疼,嘴巴被迫张开,下唇获得解脱,渐渐恢复红润。

恍惚间,一道性感低沉的男声自上方传入耳中,“别忍着,叫给我听。”

…………

第二天一早,韩欣欣忍着通身难以忽略的酸痛感爬起了床,四周环视一圈,没发现傅祁的身影。

她一面揉着腰一面往门口走去,结果小脚才刚踏出房门,两个作黑色西装黑色墨镜打扮的保镖拦住了她,颔首道:“不好意思小姐,先生正在开会,请您安静的在房间等他。”

“他开会为什么要囚禁我?”韩欣欣揉腰的手不停,试图突破重围,两人不敢触碰她的身子,一直在距她一步远的地方挡着她行进的步伐。

见根本说不通,韩欣欣气的小脚一跺,气哼哼的回了房,坐到床边气恼地想着:真是个专横独裁的男人,折腾她一整晚害得她腰酸背痛不管她也就算了,居然连下楼吃个早饭的时间都不给。

讨厌鬼。

像是响应韩欣欣脑海的念头,她刚躺到床上张妈就推着小餐车走了进来,见她够着脑袋看过来,连忙笑眯眯的问她今天要吃什么。

经过昨天,韩欣欣已经有些习惯这里的奢侈做派,她随手指了个烧饼,一拿到手上就啃了起来,丝毫不顾忌吃相。

“先生。”

一道整齐恭敬的男声刚落,傅祁便大踏步走了进来,瞥见正狼吞虎咽的韩欣欣,俊逸英挺的眉几不可察的皱了皱。

“你回来了?我正找你有事儿呢!”见她如此不拘小节,傅祁神色淡漠的觑她半天,终于还是忍不住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替她擦净嘴边的渣屑,韩欣欣一颤,冰凉刺骨的触觉与那晚重合,韩欣欣眸色一暗,想起了那晚她的经历,也想到了爸爸。

是啊,她到M国来是为了什么?爸爸为什么会被扣上虚假报道的帽子而自杀?她自己又为什么会被追杀?

在这些事情没弄清楚之前,她实在不应该和任何男人有感情纠葛,甚至连自由都失去,无法再继续为爸爸证明清白。

傅先生休想套路我-韩欣欣, 傅祁-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11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