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逸霄才意识到,原来她根本不是有病,而是一个骗子,偷心的骗子。

 南逸霄才意识到,原来她根本不是有病,而是一个骗子,偷心的骗子。
第1章 被威胁的替身

盛夏的夜晚,霓虹灯斑斑的错影照亮了干净的街道。

明明还是夏天,一阵凉风吹来,叶晚还是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站在整个墨城最富丽堂皇的酒店面前,手里窜着一张房间卡。把头往上一抬,似乎望不到底。

乘着电梯一路到了顶层,叶晚一刷房卡,里面黑漆漆一片。

心里闪过一丝疑惑,想要摸着黑去开灯的时候,腰际突然被一双冰冷的手环住。

“别动!”沙哑着带着一丝性感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魅惑又渗人。

突然一把被抱了起来,叶晚整个身体都不禁抖了两下。可是想到她爸,只好又生生忍了下来。

被一道身影俯身压下,薄凉的唇瓣贴了上来。那双冰凉的手突然掀开她的裙角,一路往上。

“不要,不要这样。”叶晚到底还是害怕了,哽咽地央求道。

南逸霄摸到女人后背上某块伤疤,手动的动作一滞,停下来问道:“这是上次为了救我留下的?”

叶晚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突然会问这样的问题,但这块疤,的确是因为他才……还是乖乖地点了点头。

“乖,我会对你负责的。”炙热的吻越来越深入,叶晚的抵抗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反而加重了某个男人的侵略。

叶晚的意识正处于神游之际,一双滚烫的手突然探到她的敏感处。

“唔……”羞耻的一声。

薄凉的唇瓣一路从她的耳尖蔓延到脖子蔓延到那两片凸起的地方,最后,叶晚呓语一声,一阵巨大的疼痛猛烈地撞击着她的身体。

嘶……怎么能这么痛,怎么能这么痛。

一次又一次,身上的男人像是不知疲倦的困兽,在突然被释放之后,对口中的食物进行了猛烈的攻击。

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叶晚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望着一片漆黑的墙,叶晚的眼泪无声地落了下来。

次日清晨,偌大的房间里已经只剩下南逸霄一个人。

看着床上那染红床单的一抹鲜红,他眉头一皱。尽管脑袋像是炸开了一样,但还是拼命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事情。

真是该死,昨天他母亲忌日,没忍住多喝了两杯。

结果,结果他好像让淮七把那个叫叶晴的女孩给带了过来,还对她做了那样的事情。

“进来!”

南逸霄一声厉喝,淮七立马恭敬地把早就已经准备好的手工意大利西装和皮鞋送了进来。

“总裁有什么吩咐?”淮七低着头,仿佛多看一眼会掉脑袋一样。

“马上召开新闻发布会。”

“是!”

淮七离开之后,南逸霄迅速地穿好衣服,五官精致得让人挑不出一丝一毫的毛病,冷冽的眉角增添了几分矜贵禁欲的气息。

叶家。

“叶晚,这么晚才回来,你是嫌别人看不到你去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么?”叶晴坐在沙发上,看到叶晚狼狈走进门,就破口骂道。

尤其是看到她脖子处那赤果果的痕迹时,虽然戴着口罩,也还是很显然,让她心里涌出一股无名的怒火。

明明南逸霄约的是她,这是墨城多少女人求之不得的事情。可是因为她已经没有第一次了,不敢去,所以只能白白将这个机会丢给了自己的双胞胎妹妹叶晚。

叶晚抬起眸,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道:“我去看爸。”

说完,叶晚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如果不是她的亲姐姐和她的亲妈威胁她,只要她不去就立刻停了她爸叶德所有的医疗措施,她根本就不会妥协的。

想到自己的清白就这么没了,叶晚两只小指死死地握成了一个小拳头。末了,又化成一潭死水自己咽了下去。

第2章 宣布交往

到了医院里,看到冰床上的人,叶晚的情绪才慢慢地平静下来。

她爸,是这个世上唯一关心在乎她的人,虽然变成了植物人,但是叶晚相信,总有一天他会醒过来的。

会笑着对她说:“晚晚别怕,晚晚别哭,晚晚笑起来最好看了。”

想着想着,叶晚突然哭了起来。

明明她和叶晴是血浓于水的双胞胎,可是叶晴永远都拿她当眼中钉肉中刺,永远看她不顺眼。而她的母亲,从小到大,所有的关注永远都只在叶晴一个人的身上。

她叶晚的存在,不过是一个替身而已。

别人夸大明星叶晴不管演什么打戏都亲力亲为,没有一点偶像包袱的时候,是叶晚代替她受了所有伤,然后一个人躺在医院里,感受着刺鼻消毒水的问题。

就连上次《花海》结束拍摄的发布会上,她妈和她姐为了博取关注度,在发布会现场动了手脚,壁灯直直地掉了下来。

原本是计划打到她的,可是当时那个叫南逸霄的男人站在属于她的位置,叶晚顾不及考虑,一把他推开,壁灯直直地落在她的身上,还发出丝丝火花崩裂的声音。

替身叶晚见义勇为的行为让的坐享其成的叶晴又捡了一波粉,而她,后背上从此留下了一道狭长恐怖的口子。

这些,她都可以不在乎。

她只要她们不放弃治疗她爸,让她做什么都可以。

“爸,我会等你醒来的,一定会等你醒来的。”叶晚无比坚定地说道。

本来正在难过的叶晚突然听到电视上出现的人影,心里头好像被什么给揪了一下。

“南总,您今天突然公布和叶晴小姐的恋爱关系,我能不能冒昧问一下:您和叶晴小姐是怎么认识的呢?”等到了大事件的记者们,一个个将南逸霄和叶青团团围住。

这两个,一个是军政家族出身的商业奇才,一个是炙热可热的当红明星。这样的组合,随便挖点什么出来,明天的报刊肯定都能售停的。

就在大家满心期待地等着南逸霄回答的时候,南逸霄突然露出一个冷冽的眼神,深邃阴鸷的目光把在场的记者吓得楞了一下,仿佛问了什么多余的。

淮七立马会意,带着人把这些记者清理开,留出一条道来。

南逸霄的表情虽然冷傲至极,可是余光在瞥向叶晴的时候,难得地露出了一丝温柔来,叶晚甚至还从他的眸光深处瞥见了一丝内疚。

叶晴乖乖地任由他搂着,脸上洋溢的幸福都快要飞起来了。

新闻频道上,赫赫几个大字:南逸霄&叶晴,金童玉女,天作之合。

叶晚对外界地八卦知道的很少,但是南逸霄,她却也知道一些。作为墨城最大军政家族的长子,他几乎是从出身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了继承家族衣钵,成为最具荣耀和权力的男人。

可他偏偏逆天而行,搬出南家,在短短两年时间里,把在商界称霸多年的顾家给赶下了台,其一手创立的BX公司坐稳了墨城第一集团的位子。

她从来没有看过叶晴对任何一个男人这么殷勤,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们这么幸福的在一起,心里隐隐有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脑海中莫名其妙地想起那个男人说的话,我会对你负责的。

可是现在呢,牵的却是她姐姐的手。

“爸,你什么时候才醒,晚晚一个人快要坚持不下去了。”叶晚好想哭,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五年前的车祸,让她爸永远地躺在了医院里。

而她妈,却不想再承担这么昂贵的治疗费用。

是她放弃了学业,答应了做叶晴的替身,她们才肯……

想到这里,眼泪簌簌地掉了下来。

第3章 送她回家

叶晚乘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公交,又走了一阵,才回到叶家。

远远地看见车上下来两道身影,叶晚止住了脚步。

南逸霄在叶晴洁净的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目光温柔缱绻。

“昨晚的事情,对不起。”他昨晚喝的有点多,不知道自己下手重不重,只是早上看到那团血迹,他心里还是闪过一丝心疼。

这么多年,除了他已经去世的母亲,从来没有人真正关心过他。而眼前的女人,对他来说,是第一个。

“南少客气了,我没事儿。”叶晴心里高兴的不得了,又怎么会怪他。她做梦都想不到,不过是让叶晚去睡了一晚,南逸霄竟然第二天就公布了和她的关系,简直出乎了她的意料。

“你叫我什么?”南逸霄眉头一皱,叶晴以为他快要生气,神色有些慌张。

就在她吓得不知道该叫什么的时候,南逸霄突然捧住她的手,柔情道:“以后叫我逸霄就好。”

叶晴松了一口气,莞尔一笑。没想到,叶晚那个小贱人,也还有点用处。

以前以为她也只配给她做做打戏替身,闹闹绯闻啥的,没想到这次竟然给她捞了这么大一个便宜。

“逸霄……”叶晴害羞地叫着,整个墨城高不可攀的男人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温柔地向她示爱,她心里得意的火苗发出兹拉兹拉的响声。

“嗯,你早点回去休息,明天我接你去剧组。”南逸霄早就已经查过她的行程,一切都安排妥当。

“好,我等你。”叶晴依依不舍地往家里走去,心里一直希望,身后的男人今晚也能约她出去。

直到她进门,身后的男人桀骜转身,她才放弃了这个念头。

叶晚躲在树后看了很久,等到他们都离开,才敢现出身来。

一看到那个男人,她就心生寒意。

昨晚就像是一个噩梦,他的温柔话语,他的呢喃,他的狠戾,让她如同置身云顶,既能俯瞰一切美好,又害怕坠入深渊。

努力摇了摇自己脑海中乱七八糟的想法,叶晚告诉自己,这一切都已经和自己没关系了,和这个男人也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想要推门而入,里面的对话戛然想起。叶晚身子缩了缩,这个时候进去,肯定会被骂的。

“晴晴,刚刚是南少送你回来的?”宋雅倩开心地问道。

南逸霄今天刚宣布了和叶晴交往的消息,让她在那些富太太面前得意了好一阵,也不枉她把所有的心思都花在了叶晴的身上。

“嗯,逸霄还说明天会来接我去剧组。”想到明天,叶晴心里就有些莫名的小期待,还有得意。

“晴晴,你要把握好机会,要是能和南少在一起,这辈子你就不用愁了。”明星到底是一个看脸吃饭的行业,宋雅倩还是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趁这个机会,找一个像南逸霄这么出色的男人。

“知道了,不过妈,我们真的还要给爸继续治吗?”这些年,叶家坐吃山空,已经差不多只剩一个空壳子了。要是继续治下去,实在有些吃力,叶晴的片酬,也只够她和她妈消费的。

“别急,今晚那个拖油瓶就会消失在这个世上,不会再连累我们了。”宋雅倩笑容渐冷,决绝地说道。“好了,你先上去休息,明天记得好好打扮一下。”

叶晚愣在门口,一张嘴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这些年,叶晚以为妈妈只是不喜欢她而已,没想到原来在叶家,她和她爸是两个拖油瓶。

而且听她妈的语气,叶晚突然有些涌出一股强烈的不安感来。

顾不上回家,叶晚现在只想回去医院,去看看她爸是不是还好好的。

第4章 余惊未定

一到医院,叶晚就直接奔向了叶德的病房。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叶晚正好看到医生和护士要把人给带走,用了前所未有的勇气冲过去吼道。

她可以妥协,可以退让,但是她爸,是她最后的底线,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她爸。

“叶小姐,经医学鉴定,叶先生刚刚已经最后确认死亡了。”医生面无表情地说道,脸上是习惯性的冷漠。

“不,你在骗人,前两天医生才说我爸的病情已经开始好转了,说他还有希望醒过来,你们不准碰他。”叶晚护在叶德的身前,小小的身体看上去格外的瘦弱。

“叶小姐,还请节哀顺变,不要妨碍我们工作。”医生冷冷地警告道,颇有一副她要是不肯让开,他就动手赶人的气势。

叶晚又气又怕,慌忙之中,摸出手机来,给宋雅倩打了一个电话。

正在敷面膜的宋雅倩,看到来电,不屑地往沙发上一丢。

叶晚急急忙忙地又打了好几个,宋雅倩实在听的不耐烦了,才摁了一下接听键。

“妈,如果爸出什么事了,我就把你姐姐这些年做的事情,全部曝光。”叶晚从来没有和她妈这么说话过,从小到大,她都怕宋雅倩,很怕。

隔了很久,电话突然啪的一声挂断。

就在叶晚心生绝望的时候,医生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只听见他应了一声是,然后和两个小护士,丢下叶德,走了。

叶晚无力地倒在床边,吸了一口凉气,好像整个身体突然一下子就被抽空了。

她不敢想象,要是晚来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情?

南逸霄此刻躺在泳池前的躺椅上,脑海中不断回忆起昨晚的事情来,心里莫名涌出一股燥热来。

他竟然,对她的身体有些恋恋不忘?

喉结翻滚,目光炙热,想到昨晚触碰到的那道伤痕,又有些惊心。

那样一个瘦弱的女孩子,当时是怎么鼓起勇气把他推开的。而且,被推开之后,南逸霄竟然还从她痛苦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笑容。

是在因为救了他而高兴么?

可是今天白天看到她的时候,南逸霄发现自己好像又没了那种感觉,难道是昨晚没开灯的缘故。

南逸霄想的出神,红色的酒滴淌进了他的胸口也没发觉。

“南逸霄,你知不知道,色诱人是犯法的?”一道温润的掺杂着浓浓笑意的声音从身后响起,南逸霄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

“怎么提前回来了?”南逸霄冷淡地问道。

身后的人,顾以辰,顾家最小的儿子。

顾家在墨城商界称霸多年,虽然说在南逸霄出现之后就开始落入下风……但是毕竟这么多年的根基在这里。

偏偏顾以辰没有遗传顾家半点基因,整日打着探险的幌子,四处流浪……

“还不是老爷子说给我安排了相亲。”顾以辰真是一个头两个大,他们家那老头,到底是多怕他娶不到老婆。

南逸霄已经习惯了,反正每次顾老爷子一安排相亲,他不管在刀山还是火海,都得赶回来候着。

“对了,听说你找了个女朋友?”顾以辰用看怪物的眼神问道。

“嗯!”南逸霄点头,脑海中那道疤痕和那个笑脸,总是忘不掉。

“你就这么背叛了咱两的革命友谊,你这一闹,我家老头,肯定更着急了,欸……”

一声哀叹消散在夜色里,南逸霄在给叶晴发了一条晚安的短信之后,就丢下顾以辰回了卧室。

第5章 没得选择

叶晴和南逸霄一起到剧组的时候,才想起今天的第一场戏就是打戏,叶晴有点想要临阵脱逃。

碍于南逸霄今天也陪着来了,叶晴只好硬着头皮上,结果……

“叶晴,你今天状态不太好。”第一场戏就开始卡了,大家都在等着,导演的脸色也有些不太好看。

叶晴的演技虽然一直有点尬,但是至少在打戏方面,她一直都表现得很优秀,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失误过,简直木讷地像一块木头。

“我去补下妆……”叶晴脸上的表情阴郁到了极致,那一拳一拳落在她的身上,她感觉自己身子骨都要散架了。

“妈,把叶晚送过来。”叶晴在自己的化妆室里,有些气愤地说道。

“晴晴,你怎么了?”宋雅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些担心地问道。

“今天有几场打戏,我演不下去了,好痛。”叶晴觉得自己这会一定是肿了,否则怎么可能这么痛。

也只有叶晚那个皮糙肉厚的女人,才受得住这些。每次看到有人夸她打戏很真实的时候,叶晴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的。

“晴晴,你别急,我马上就把她给送过来。”

宋雅倩SPA刚做到一半,就丢下朋友去了医院。

叶晚正躺在边上,一动不动地守着那个男人。

“叶晚,上车!”宋雅倩对待叶晚,一贯是这样的脾气。

叶晚怔了怔,看着来人,眼里的目光陌生又疏远。以前她还幻想着宋雅倩能够亲近一点,但是自从昨晚的事情之后,她的心彻底凉了。

“我不去!”她现在只想陪在她爸的身边。

“叶晚,你没得选。我警告你,只要我不出钱,他就只能是死路一条。”宋雅倩说的咬牙切齿,这个死丫头竟然也敢忤逆她了。

“你……”叶晚想要指着宋雅倩问一问,到底是为什么,爸曾经对她这么好,她到底是为什么要这么绝情。

“穿好衣服,马上滚下来。”叶晴所有的剧服都会准备两份,其中一份就是用来给叶晚应急用的。

叶晚穿着衣服,上车。

到了剧组之后,宋雅倩带着她去了化妆间,把叶晴给带了出来。

“晴晴,怎么还不走?”宋雅倩看着她一副不愿意离开的样子。

“妈,逸霄还在里面。”她不想给叶晚和南逸霄独处的机会,虽然她打从心底里看不起叶晚。

“没事,你们有很多见面的机会,乖,跟妈先走。”

宋雅倩带着叶晴离开之后,叶晚让化妆师进来重新补了妆弄好头发,才走出去。

“怎么进去这么久?”她一出门,就听到某个男人担心的话语。心里还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却让她心头一热。

抬头,望到他那一汪深不见底的墨瞳,她赶紧把目光移了移,一双水雾的眸子闪烁着氤氲地光芒。

“我先过去了。”叶晚低着头,不敢再去看他。

南逸霄的眼睛,仿佛有洞察人心的功能。而且她前天才和他做了那样的事情,现在还痛得有些走路不稳,完全不知道用什么样的心态去和他相处。

叶晚一失神,就被对手打了一个正着。

南逸霄神情一下子紧绷,叶晚注意到他目光的时候,担心他会冲过来,赶紧笑了笑,告诉他自己没事儿。

好在后来,叶晚还是强撑着,顺利拍完了这场戏。

“叶晴,辛苦你了,回去好好休息吧。”看到叶晴后面的出色表现,导演说话的态度才好了不少。

南逸霄摸了摸她受伤的地方,叶晚痛得嘶了一声。

“为什么不找一个替身?”在演艺圈,找替身一直都是很常见的事情,南逸霄看着她这样隐忍不吭声,心里没有来由地闪过一丝心疼。

“找别人来替我受这份罪吗?”叶晚忘了自己还是叶晴的身份,不经思考地问出这么一句,那单纯不谙世事的目光,让南逸霄觉得自己在她面前好像很邪恶一样。

“没事了,我带你去吃饭。”南逸霄摸了摸她的头,带着她离开。

第6章 嫉妒成河

墨城最大的西餐厅里,一对情侣坐在临窗的位置。远看是整个墨城的全景,灯红酒绿,无不显示整座城市的繁华。底下是墨江,灯光潋滟的江面,水波荡漾,让人美不胜收。

叶晚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美的景色,目光有些贪婪地望向远处,迟迟没有收回来。

对面的男人对这些景色早就已经免疫了,反而是自己对面女人那认真迷恋的样子,粉嫩的唇边微微嘟起,让他情不自禁想要含在嘴里。

“唔……”

叶晚被冰冷的唇突然堵住,一下子就回到了现实。

近在咫尺的是男人完美无瑕的脸,锋利的剑眉,深邃的眼眸,冰凉的唇瓣在蠢蠢欲动气氛里,让人清醒又迷恋。

一双手开始在自己的腰际徘徊,想到那晚的场景,叶晚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用力地想要将压制在自己身上的男人给推开。

“乖,别动。”

又是这句话,叶晚心生烦躁,这个男人到底是凭什么一次又一次地占他便宜。她当初救了他,可是他却这样子对她。

简直就是恩将仇报,不可理喻。

“对不起,我累了,我先回家了。”叶晚趁隙从他怀里挣扎了出来,然后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南逸霄看着走远的身影,隔了半天,他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被人给拒绝了?

在墨城,多少人千方百计地想要爬上他的床都没有机会,而那个女人,竟然一点都不加掩饰地拒绝了他?

如果是别人,或许还有可能是欲拒还迎,可是南逸霄的的确确从她脸上看到了强烈的不情愿。

怀里一下子空落落的,他的心好像也空了一下,跟上去的时候,正好看见叶晚拦了一辆出租车,走了。

叶晚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一踏进门,就看到叶晴全身身下都散发着阴冷的寒光,朝着她走了过来。

“这饭,吃的开心吗?”叶晴皮笑肉不笑地问道,指甲戳进沙发凹出了几个大洞。

“还好!”叶晚心里很想回答,不开心,她一点都不开心。如果可以,她永远都不想再见到那个男人了。

“叶晚,你真贱!”一巴掌毫无防备地落在了叶晚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叶晚看着自己的姐姐那狰狞的面孔,心灰意冷。

“叶晚我警告你,你不要以为和逸霄上了床,就可以有什么非分之想。我告诉你,她是我的。我的东西我的人,你最好想都不要想。”

说完,叶晴就上楼回房去了,决绝的身影,比对陌生人还不如。

“二小姐,你没事吧?”孙妈看到大小姐上楼之后才敢出来,拉着叶晚心疼地问道。

“我没事儿,就是有点累,先回房休息了,孙姨也早点休息。”叶晚努力地让眼泪不要掉下来,努力地不哭。

可是回到房间之后,只剩下一个人之后,终于再也控制不住。

哭累了之后,叶晚突然睡着了,直到被一个电话给吵醒。

看着陌生的号码,叶晚犹豫了几十秒之后,还是接了起来。

“竟然这么久才接电话,快,猜猜我是谁?”电话里传来一道清脆好听的声音,叶晚以为是打错了。

“不好意思,你打错电话了。”

叶晚从来没有过朋友,尤其是自从叶晴出道之后,她连出门都必须戴着口罩,以免别人把她当成叶晴。

世界很大,可她叶晚,永远都是一个人。

“叶晚,你这就过分了阿。我是小冉,安小冉呀。”安小冉见她打算挂电话,声音一下子就急了起来,也不和她开玩笑。

叶晚想了想,回忆里才涌出那么一个叫安小冉的女孩来。

叶家和安家是世交,小时候,叶德最喜欢的就是带着叶晚去安家。她爸喜欢和安伯父下棋喝茶,叶晚就和安小冉玩游戏。

只是后来,安家移居国外,叶德又出了事,两家这才渐渐没了往来。

“晚晚,我明天回国,你要不要来接我?”安小冉的语气里充满了期待。

叶晚有些不好意思拒绝,诺诺地应了声好。

“哥,你听见没有,我就说了晚晚肯定会愿意来接我。”叶晚挂电话的时候,还听到了这句,嘴角不禁涌现出一丝笑容来。

第7章 我好像看到你女朋友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晚就在机场外面等着,比小冉说好的时间早了差不多一个小时。

“晚晚!”

安小冉突然从身后出现,把叶晚吓了一大跳。但看见她明媚的笑脸,叶晚这几天沉郁的心情,好像突然消散了不少。

“哥,你快看,晚晚是不是越来越好看了?”安小冉回头开心地问道。

她挽着一个相貌十分清爽干净的男人,一身白色休闲装,神态优雅。脸上微微一笑,就让人觉得整个世界都明亮了一样。

安知风,安小冉的亲哥哥,也是曾经,叶晚崇拜喜欢过的人。

“知……知风哥……”叶晚盯着他看了一眼之后,眼睛垂了下来,娇羞可人。

惊鸿一瞥,让安知风心里好像有一片羽毛轻轻划过一样。

“晚晚,好久不见。”安知风平静地打着招呼,他的小丫头,还是和他记忆中的一样。

三个人就站在那里,安小冉喋喋不休地说着,很想找个地方去吃点东西。

可是安知风不同意,称还有朋友没有过来。

顾以辰坐在车里,拿着手中的照片比对了一下,确认了是那两个人之后,才把车开了过去。

仔细一看,他们身边好像还多了一个人,这模样,好像和南逸霄新找的女朋友,有点像……

再近一点,顾以辰确定,不是像,根本就是一样的!

“说事!”南逸霄冷漠地丢出两个字,修长的手指有条不紊地掀开文件,扫了一遍之后,在最后一页飘逸稳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我好像看见你那个小女朋友,和我的相亲对象在一块儿?”顾以辰有些懵,还没反应过来,这两个女人,会有什么关系。

“你在哪?”南逸霄一想到那个人,突然间有种想要立马见到她的冲动。

“机场,等你五分钟,不然迟到太久,我怕老爷子揍死我。”顾以辰一直看着车窗外,细细打量自己的相亲对象。

那张薄薄的小嘴好像一直都没有停过,可能是个话痨。

有些手舞足蹈,应该是个多动症患者。

笑容倒是挺可爱的,和之前那些装文静淑女的名门闺秀有些不同。

安小冉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被某个男人从头到脚审视了无数次。

直到南逸霄把车开了过来,顾以辰从下车。

“我跟你说,我刚刚发现,那个男人的视线,可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你女朋友的身上,你小心点。”

作为好兄弟,顾以辰还是坚定不移站在南逸霄这边的。

南逸霄只是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丝毫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这个世上能抢走他南逸霄东西的人,只怕还没出生。

“安先生安小姐,老爷子让我过来接你们一趟。刚刚路上有点堵车,来晚了,不好意思。”说是不好意思,顾以辰嬉皮笑脸的可是半点愧疚都没有看出来。

“没事,她们两个饿了,先找个地方吃饭吧,有劳了。”安知风面色平静,声音温润,说话间并没有刻意去扫量顾以辰带过来的南逸霄,尽管他的存在感,强烈得让人根本忽视不起来。

和冷漠得像座冰雕一样的南逸霄还有厚颜无耻的顾以辰比起来,安知风简直就是一股清流中的清流,让人心生神往。

而叶晚,却在看见南逸霄的一瞬间,身子立马本能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晚晚,你怎么了?”安知风敏锐地察觉到叶晚的不对劲,伸出手去扶住了她的肩膀,两个人的姿势有些过于亲密。

“没……我没事儿……”叶晚吞吞吐吐地说完,余光对上南逸霄冷冽的目光,变得更加害怕起来。

南逸霄看着这一幕,立马反应过来。

眼前的这个女人,根本就不是他的女朋友,而是……叶晴的妹妹。

他早就查过,叶晴有一个妹妹,因为生病休学,常年卧在家中。性格有些自闭,精神也好像有些不太正常。

现在看来,可能是这么回事儿。

“我先走了!”见不是叶晴,南逸霄也没打算多待,冷冷丢下这句话之后就离开了。

顾以辰脸上写满了疑惑,想问清楚,结果南逸霄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直到手机震动了一下,看见上面发来的短信:她是叶晴的双胞胎妹妹!顾以辰才突然释然。

不过心里还是闪过一抹自己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的错觉,在看见安知风那张足以迷倒万千女生的笑脸之后,他也试图露出一个溺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来,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尴尬。

 
 南逸霄才意识到,原来她根本不是有病,而是一个骗子,偷心的骗子。

.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1.07941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