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你独家宠爱- 池唯唯, 言以非-婚恋生活小说

予你独家宠爱- 池唯唯, 言以非-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误会

“先坐一下,我处理完手上的事情就带你去吃饭。”

池唯唯看了手机上自己哥哥池源发来的信息一眼,便熄掉了荧幕,她撇撇嘴坐在沙发上,身边是不知道那个狂热粉丝偷偷放进来的鲜花还有礼物以及一些标语,她打量一下便收回目光,CHE战队的粉丝里面,果然很多女孩子。

她默默把哥哥给的工作牌扔进挎包里,安心等待他结束工作后到休息室。

前方的竞技游戏lol比赛刚结束,赢了漂亮一丈的战队成员都忙得很,而池源作为战队的经纪人,更是忙的不可开交,还有各种粉丝抢着要签名和合照,估计得等一个多小时,池唯唯饿了。

思绪正飘到想着今晚吃什么,寂静无声的休息室内突然传来吧嗒一声,池唯唯猛地抬头,看见紧闭的门被漫不经心地打开。

一个身材挺拔的男人推门而入,一眼便看见坐在正前方的沙发上的池唯唯,两个脸上都闪过吃惊,惊讶的情绪。池唯唯愣了一下,连忙打算站起来介绍自己。

然而却把身边放着的礼物盒子碰倒了,撒了一地的手工叠的星星,池唯唯惊慌了一瞬间,下意识地弯下腰想捡,却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跟前的男人一下扣住手腕,他力气很大,一下子强迫她重新站直了身子直视他。

他很好看,微微上翘的桃花眼,稀薄的刘海一些长地遮住了眉,鼻梁挺翘,唇形十分流畅,仿佛漫画中走出来的男人。但此刻的他神色有些恼,池唯唯一眼认出是CHE战队的队长——言以非,她被他抓得有些吃疼,登时皱眉说:“放手。”

“放手?你没看见门口写着粉丝勿进吗?”他声音很好听,清澈的仿佛薄荷糖,但总显得有些不近人情。

他的目光落在旁边的鲜花礼物上,有些不耐烦,粉丝似乎把他们这些竞技选手当作娱乐圈明星一样地追,甚至窥探私生活地各种跟踪,还有像眼前这位一样乱闯工作区间,烦不胜烦。

“粉丝?”池唯唯吃惊,她空闲的手连忙去摸挎包想从里面掏出工作证以证明她不是所谓的粉丝,她边费劲地掏边解释:“我是……”

“出去。”言以非拽着池唯唯,二话不说就往外拉,池唯唯毫无防备,在分心的情况下被他猛地一扯,重心不稳,左脚拌右脚地一摔……

然而更惨是一只手还在男人的手里,她便摔歪了,左脚的膝盖直直地磕在了一边的茶几角上,池唯唯吃疼地叫了一声,倒地后冷汗直流。

言以非没料到这种情况,下意识地松开了手,他眉头皱起连忙弯腰扶了池唯唯一下,被池唯唯生气地甩开,他顿住动作,眼神中懊恼散去,复杂地看着地上的池唯唯,他虽然生气粉丝太过分,但完全没想过伤害池唯唯。

池唯唯疼得咬着下唇,手使劲捂着膝盖,刚刚那一下撞击,左脚膝盖以下全麻了,膝盖登时肿了一圈,她瞬间有些崩溃,两天后她的芭蕾队要公开演出,她要是伤了脚,事情可就麻烦了。

言以非看到红了一片的膝盖,抿抿嘴,正打算开口道歉,门口又传来响声,他不动声色地把道歉的话吞回肚子里,回头看来人。

来的人正是池源,池源和言以非对视一眼,池源看见了对方有些复杂的眼神,一愣之后才转开视线看见了自己妹妹。

“唯唯?”池源吃惊地连忙上前,看到膝盖的红肿倒吸一口冷气,“你的腿怎么回事?”

“被人拉的跌倒了。”池唯唯疼得声音有些颤。

池源赶紧把池唯唯拉起来扶着,他一听就大概猜到怎么回事,他看了言以非一眼,开口解释,“言,她是我……”

“别说了,哥陪我去医院看看情况,后天要是上不了台,爸妈该失望了。”

池唯唯瞪了一旁异常沉默的言以非一眼,阻止了池源的废话,反正这仇算是结下了,要是真不能演出,到时候就不单单是爸妈失望那么简单,可能还有无穷无尽的抱怨和责骂。

言以非看见池源有些尴尬地冲他点一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他看着两个人扶着离开,刚刚池源的表现还有对话就知道女孩的身份了。他跟池源是高中到现在的好朋友,池源高中还没像现在这样藏住情绪的时候,最常挂在嘴边的就是有个学芭蕾舞的妹妹。

他以前还看过她跳舞的照片,只是女孩长大十八变,现在更漂亮了,他刚刚气在头上,完全没认出来。他皱眉,琢磨着事,直到别的队友跟粉丝合影完,个个伸着懒腰,抱怨着累地回到休息室,看到自己的队长皱着眉一脸沉思都愣住。

“怎了?”

言以非回神,有些迟疑地张了张嘴,“得罪了人。”

“……”队友都愣住了,他们从来不知道言以非会害怕得罪人的,因为言以非的脾气是圈子里出了名的难搞,有话说话,直的完全不会拐弯,要算的话这么些年来得罪的人数都数不过来,他可是连言家老爷子都不怕得罪的。

另一边,池唯唯得知只是刚好撞到了神经,所以麻了半个小时,之后一天好好休息就不会有事后,心情终于放松下来,跟池源吃了晚饭之后才回家。

一回家便发现池妈正跟自己的训练老师讲电话,然后看到池源送池唯唯回家,便十分严肃地看了池唯唯一眼。

池唯唯低垂了眉眼避开视线,池源察觉到妹妹的情绪,摁了摁她的肩膀,低声说:“没事。”

她木讷地点头。

池唯唯不是池家亲生的,准确来说,她是很小的时候被池家人从孤儿院抱养回来的,但池家父母对她的态度并没有比池源的要差,相反更加的紧张。

从六岁开始,池唯唯便在父母的安排下开始学习芭蕾舞,这是他们对她的唯一要求,也是最严格的要求。但是池唯唯并不喜欢芭蕾,她抿嘴锁上房门,池源送她进房间之后便离开了,他独立之后便不住在家里,而是跟着战队住宿舍,只有周末或过节会回家一趟。

池唯唯打开电脑,身心都放松下来,她掏出一个黑色的面具,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

第2章 他故意的

直播平台的房间刚刚打开,粉丝数便一路飙升,她对着摄像头说了句大家好,粉丝便开始疯狂地刷礼物还有各种讨喜的评论。

池唯唯是一个游戏主播,各种类型的竞技游戏都有她的身影,但主打的还是LOL,她从善如流地打开游戏界面,听着背景音乐,心都静下来了,这是芭蕾舞无法带给她的愉悦。

她的主播ID叫黑面具,粉丝数将近五百万,算得上圈子里屈指一数的人物了,但她从来不露脸,尽管无数有钱的粉丝一掷千金只要她摘下面具,但她都没有应承过,因为她怕被父母无意中发现她“不务正业”的事情,到时候事情无法收尾。

黑面具游戏打的好,声音好听,说话幽默,爱恨分明有话说话,很容易讨得粉丝喜欢,比起男粉丝来,她女粉的比例甚至要重一些。

她打着游戏,时不时嘴里巴拉巴拉地说,她抽空瞥一眼,看到有评论在她的直播间刷CHE赢了的评论,而且一刷刷了几百条,完全没停下来的意思。

池唯唯面具下秀气的眉头蹙起,心里一阵生气,平日里也有这种情况,但是她一般都不理会,因为这样刷的人也不知道到底是粉是黑,但刚刚才被CHE的队长言以非整的一肚子气,现在突然看见有人不知死活地在刷,便起了连锁反应。

她控制英雄的手顿了一下,就那么一秒的时间,便输了团还被抢了龙,池唯唯气得吸了口气,再看一眼评论,还在刷,是可忍孰不可忍,“CHE?嗤,他们队长言以非就是个垃圾!”

评论里有一瞬间的安静,随后便炸了起来,不知道那个刷CHE的人是否拿到了想要的效果,彻底消失没有再刷了。

而她的粉丝都看出来池唯唯的情绪不太好,纷纷评论问情况,池唯唯说完一句后,气也消了,反而有些后悔,不应该冲动的,她在圈子里也算有影响力,这下该惹麻烦了。

果不其然,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事情似乎传开了,直播间的人数蹭蹭蹭地往上涨,评论区瞬间撕了起来,一看就知道是CHE的人拉着队过来开战了。

池唯唯的粉丝不甘示弱地骂回去,一来二去池唯唯静不下心来打游戏,游戏页面大大的DEFEAT更刺激了CHE的粉丝,都在嘲笑。

池唯唯这个时候倒是淡定了,心态端平了重开一局,丝毫没搭理评论区的意思,叫他们停是不可能的,打他们脸才是让他们住嘴的最好方式。

事情很快传到CHE那边,池源皱眉看着电脑,然后身子一转挥挥手,“你们过来看看,粉丝在黑面具的直播间撕上了。”

几个队员愣了一下,他们也知道黑面具,但记得他们之间从来没有过节。言以非扔了一颗花生进嘴里,用自己的电脑打开了直播软件,很快便知道了情况,他看着那句“言以非就是垃圾”,好气又好笑。

“这黑面具有点意思……”言以非眯眼嚼花生,看着画面角落上小小的方框,上面一个女人戴着黑色的面具正镇定地在打着团。

言以非的软件ID“非非非”一进入黑面具的直播间,评论瞬间更热烈了,言以非的粉丝仿佛瞬间找到了主心骨撑腰壮胆一般,气势瞬间都起来了。

而池唯唯这边的粉丝开始有些心虚,声势便弱了下去,只在那死撑着反驳,因为池唯唯的确说了那句话,在不知道前因后果的情况下,池唯唯的确是理亏的那一方,但池唯唯黑屏后抽空看一眼评论区,没有要吵架的意思。

她又开始絮絮叨叨起来,但说的都是平时的那种风格,吐槽队友,吐槽对面,各种玩梗,仿佛评论区并没有撕起来一样,粉丝一下子get到了自己偶像的意思,连忙不搭理CHE的人,开始配合池唯唯的演出。

言以非翘着腿看的很欢,他盯着操作,想不到这黑面具还是有两把刷子的,辅助位玩的很好,意识也够,有两次团都秀了一波,很惊艳,可惜了,言以非觉得对方这么淡定,实在没什么意思。

“媳妇儿生气了?你喜欢骂可以天天对着我骂的。”言以非噼里啪啦地打字,评论发出去后很快被刷了下去,但无疑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句话,全场哗然,黑面具的粉丝都演不下去了,言以非的粉丝更加崩溃,纷纷捶胸顿足地哭闹,感情人家两口子在打情骂俏呢?

战队训练室里,池源一直关注事态的发展,他是经纪人各方面的事情都是他处理的,所以他看到言以非这句话的时候,惊讶地抬头看一眼坐在电脑前勾着嘴角笑的言以非,的确是本人操作。

言以非要恶心起人来,的确是很无敌,池源叹气摇头,这下黑面具就真是麻烦了。

言以非粉丝里面,介于他的颜值问题,有着众多的女粉丝,他这么说的目的很明显,就是要恶心黑面具,而且很成功。池唯唯看到那句话的时候是震惊的,她嘴里刚刚说到一半的梗顿在那里不上不下地卡着,她木着脸看回游戏画面,果然黑屏了。

这个反看得言以非觉得很有意思,但他没留机会给黑面具辩论,他下一秒就退出了直播间,然后仿佛瞬间忘了这件事一样看向池源,“池源,你妹妹后天的演出地点在那里?”

“在天幻歌剧院,怎么了?”池源迟疑了一下问。

言以非没回答,反而招呼队友开始训练,池源皱了一会眉,但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而池唯唯那边是真乱作一团,如果说刚刚只是CHE的粉丝或者言以非的粉丝进来吵架的话,现在涌进来的大部分都是吃瓜看戏的路人,池唯唯看着一路飙升的直播间人数,和吵作一团的评论区,里面都是些不堪入目的话。

有说黑面具和言以非打情骂俏欺骗粉丝的,有说两人奸情恶心的,也有人说黑面具就是攀上了言以非这个电子竞技公司大老板,才会营销出名的,五百万粉丝都是买回来的之类的话。

池唯唯好不容易端住心态,把刚刚失利的局势来个力挽狂澜,看着最后VICTORY,才关掉游戏,直视摄像头,咬牙切齿地说:“我,跟,他,没,半毛钱关系!”

说完也不想管评论区什么反应了,立刻退出,不想看着心烦。

第3章 骚扰

池唯唯瘫倒在床上,今天恐怕是最倒霉的一天,而倒霉的始源就是言以非,估计两人是八字不合,去哪都能碰上而且还两次结怨,这下梁子结大了,池唯唯气得牙痒痒地拉被子蒙头。

然而池唯唯没想到会那么快就重新遇见仇人,她眯着眼被言以非堵在了后台走廊,来来往往的穿着芭蕾裙的女孩子走过都会回头若有若无,含蓄地打量言以非一眼。

池唯唯不耐烦地拽了拽抹胸的芭蕾裙,她就离开队里一会去上个厕所,回来都能遇上言以非,他们是真这么有缘分?池唯唯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没好气地开口:“麻烦让一下路。”

走廊里摆满了各种桌子道具,还有人来来往往,他个子那么高堵在她面前,让她完全没有离开的空隙。言以非看着眼前化着舞台妆的池唯唯,说实话,没有平时好看,甚至不及平时的一半。他忍不住打量了一眼又一眼,看她色彩浓重的眼影,有些想笑。

“我是来找你的。”他抿嘴憋下笑意,果然看到池唯唯有些吃惊的表情,但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到那张气鼓鼓的脸,他忽然想,难怪池源那么疼这个妹妹。

池唯唯长相很温柔,一双小鹿一样的眼睛看人的时候总让人忍不住想摸一下头,脸颊若是生气鼓起来只会让人觉得可爱,而且很容易让人以为她是在卖萌,所以永远没人会觉得池唯唯是真在生气。

但熟悉池唯唯的人都知道,她的性格一点都不萌,她的性格更接近黑面具时候的形象,暴躁爽朗大方,而且敢爱敢恨。池唯唯听到言以非这样说,警惕地退了一步看着他,不知道他又要耍什么花样,前天晚上被他耍了一次,池唯唯是不会再上当了。

“找我干嘛?”

“道歉的。”言以非微微往上翘的桃花眼眯了一下,似乎想让自己看起来更诚恳一下,他有些僵硬地勾了勾嘴角,他长这么大,还没试过这样正式地道歉,他告诉自己,就算是看在多年好友池源的面子上,好歹要道个歉的。

若是没发生直播间的事情,池唯唯是会信他的,但是……池唯唯白了他一眼,瞬间决定不回后台,直接去前台幕后等大队。池唯唯转身就走的迅速让言以非反应不过来。

在言以非的想象中,他那么难得地正式道歉,她应该很好说话地接受他的道歉,然后他请她吃顿饭两方从此相安无事,然后也好给池源一个交代,可是池唯唯居然白了他一眼,他愣在原地,看着穿了芭蕾裙脚步极快地走的池唯唯,愣是没追上去。

最后言以非去了观众席,决定一会表演完毕,再堵一次,刚才很大可能是池唯唯没太清楚,他皱眉坐着百无聊赖地看着变得黑暗的舞台,舞台很大,观众席高高在上,以半俯视的角度望下去,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很快便到了池唯唯的队伍出场,穿着轻盈白裙的女孩子身姿优美地出现,旋转跳跃,手臂伸展,小腿修长,踮起的脚绷紧动作优雅柔美,言以非一眼看到了里面的池唯唯。

因为太好看了。

池唯唯立体秀气的五官在浓妆和灯光之下变的艳丽夺目,尽管是言以非这样的外行,也可以看得出来队里身姿最舒展最轻盈的就是池唯唯,他的目光紧紧盯在池唯唯的身上,她伸展着身躯四肢,眉目柔和传情,或悲或喜都吸引观众的目光。

直到池唯唯的表演结束,言以非才若有所思地回过神来,再一次想起了池源说起妹妹时的神态,每次眼里都闪着光,他以前无法理解,甚至觉得池源有些变态,但现在似乎有些理解了。

然而池唯唯是不知道言以非的心理活动的,她只知道在回去换衣服的时候,再次在走廊上被言以非堵住的时候,她心里是很厌烦的,她的队友一步三步头地慢吞吞走,都一脸八卦,特别是其中一个跟她关系有些僵硬的女孩,更是满脸蔑视。

“又干嘛?”池唯唯没好气。

她目光微微一歪,注意到门口处懒散站着的保安,难怪这言以非可以来去自如,舞者难道就没有明星,竞技游戏选手那么珍贵吗?看来有些粉丝闹事也是好事,起码能引起保安的重视,池唯唯叹气。

“很抱歉,上次伤了你的膝盖。”言以非语气正经起来,他明白舞蹈演员伤了腿是什么后果,所以更加郑重了些。

但池唯唯不领情,她头一扭望向门口懒洋洋打瞌睡的保安,“保安大哥,这个人性骚扰我,你帮我管一下?”

池唯唯长得柔美,很多时候很容易引起别人的保护欲,保安一听,登时站直了身子瞪着愣住的言以非。“你你你,你干嘛呢?哪进来的,赶紧给我滚。”

“不是……”言以非下意识地拉住池唯唯的手腕想解释清楚,被保安看见,矛盾顿时升级,保安异常紧张地呼叫同伴,然后动作很迅速地扑了上去制止言以非,生怕言以非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

不过一分钟的事情,言以非被三个体型高大的保安强行按住,言以非这辈子都没试过这样,最后他是被人架着扔出门口的。言以非气极反笑地站在门口,心里一百万个呵呵,刚刚想的什么可爱的妹妹之类的话,都见鬼去吧,不识好歹的女人。

言以非转身就走,却眼角一扫看见有个女孩子一直举着手机似乎在拍视频,他想起刚刚被扔出来的丢脸情况,脸上黑的仿佛煤炭一样,“你拍什么?”

女孩子似乎有些害怕了,往后退了一步,然后把手机藏在身后。这时候歌剧院的观众开始散场,一群人从大门口走出来,言以非走近那个女孩子想让她删除视频,但是女孩子似乎怕了,扯开了嗓子喊:“CHE的言以非性骚扰啊!”

在这个大部分人都能从各个渠道知道电子竞技的时代,言以非的名字,或许不及大明星有那么高的知名度,但由于他的外表可以媲美明星,导致他的人气一直居高不下,知名度也能吊打一些三四线男演员。

“……”言以非看着循声望过来的人群,已经没了脾气。

第4章 鱼与熊掌

人群中有好几个女生疯狂地尖叫,似乎忘记了那个偷拍的女孩喊的什么内容,粉丝在看到言以非那一刻,就已经失去了理智,言以非身边没有任何能帮忙的人,他就这样被孤独地包围了。

他吃力地挣扎,但面对一群女孩子的热情,还有男孩们好奇打量的目光,言以非只能选择面无表情来面对,他艰难地拨打了个电话,叫战队的保安还有池源过来维护现场。

其实粉丝数量不多,但也有好几十个,堵在歌剧院的门口已经够令人厌烦,一些无感的路人白了言以非一眼,嫌粉丝挡道了。池唯唯换完衣服出来时,看到这样的场面也是有些吃惊的,几个舞蹈队友停住了脚步观看,“唯唯,那不是来找你的男的?”

“我不认识他。”池唯唯看了一眼就打算离开,她觉得她就是好心,否则以他们的仇怨,足够让她在这个时候给他落井下石,她嗤嗤感叹自己的善良,却冷不丁地被后面狂奔过来的几个女生猛地一撞。

她们嘴里大叫着:“天呐!是言以非,oh my god 比荧幕上帅多了天呐,神颜!”

她们惊喜地叫着拥挤过去为了多看言以非几眼,但是却没看到池唯唯被她们一推,整个人摔倒了,手还被人踩了一脚,池唯唯心里的火蹭蹭蹭地往上涨,又是言以非!

言以非在池唯唯出现在大门口的台阶上时候,他在下面就看到了她,并且眼尖地发现了池唯唯的情况,他自顾不暇,但眉头一皱,毕竟是自己粉丝推的,过去扶一下也是人之常情,但他往前走了一步,就看见池唯唯被队友搀扶了起来。

池唯唯眯了眯眼往人群的中心看了一眼,满脸不忿地转身离开,她和言以非很大可能就是八字不合的原因!否则怎么次次见他都倒霉。池唯唯就这样认定她和言以非水火不容的关系,并且更烦他了。

最后言以非是被池源和保安带走了,他闭着眼坐在车子后座,脸色有些差。池源让保安开车,自己坐在驾驶座,眼光复杂地回头看坐在后座的言以非,他犹豫了一会才开口:“你是来找我妹妹的?”

闻言,后座的人这才睁开眼睛,想起池唯唯,眼里闪过一丝恼,他鼻音有些重地哼了一声算是承认了,“嗯。”

“为什么?找她道歉?”池源目光有些闪烁,他今天就是因为战队里有些事情走不开,才没来观看池唯唯的演出,池父池母都看了,他突然想起,那天言以非就问了他池唯唯在什么地方演出,他没想到言以非真会亲自过来。

因为他太熟悉言以非了,即便在言父如此威严和威胁的情况下,言以非都不肯低头认错,偏要自己独立出来投资电子游戏竞技行业,还自己开了公司,要知道,言父年老身体早是一日不如一日,撑不了几年。

言家的弟弟都在努力争宠,为了那言家无法细数的身家,就言以非特立独行,在后母和同父异母的弟弟竞争下,还气言父,至今关系还僵着。这样的人,会特意去找池唯唯道歉?池源很怀疑言以非的动机。

言以非又想起那不识好歹的女人,懒得搭理池源,重新合上眼睛。池源知道他的性子,一看就明白他不想说,只好吸了口气转回身子看着前方的路况出神。

过了五分钟言以非才突然开口说:“你那妹妹,真是小气。”

池源一愣,回过神来,小气?他跟池唯唯从小一起长大,他惹她生气了,她就没气超过两天的,距离言以非害她摔倒伤了膝盖,都已经两天有余了,也检查了没什么大碍,按理说不可能还在生气。

“唯唯不小气,我们吵架,我道歉她都会接受。”池源低垂了眼,想起池唯唯生气时候的样子,有些好笑,他抿了抿嘴角的笑意,唯唯长大后,反而没有小时候可爱了,变得成熟许多,甚至都不经常生气。

言以非闻言,诧异地睁开眼睛,然后眼里闪过一丝莫名的眸光,又狠狠地闭上双眼,再也不开口说话。

而歌剧院的门口,那个拍了言以非视频的女孩正被一个男人堵在街上,女孩原以为是言以非的人,紧张地抓紧了手机,打算要是真是言以非的人,就把视频删了算了,就是一个因为看稀奇而拍的视频,她刚刚就是做贼心虚才会被言以非一逼近就慌了神。

“有……有什么事吗?”

“你刚刚拍了言以非的视频?我想花钱帮你买下来,你别怕,我不是坏人,你把视频给我就行,我花两万跟你买。”男人轻声细语,眉眼温柔地哄她。

女孩一愣,万万没想到随手拍个视频还能卖两万块钱,顿时忍不住笑,“没问题,我卖给你,你先付款。”

“好。”男人爽快地回答。

一个写字楼的办公室里,男人看着电脑上播放的言以非被保安架着扔出歌剧院的视频,视频里,保安还骂骂咧咧说言以非好眉好貌跑去非礼舞蹈演员,不要脸之类的话。

男人满意地一笑,转手把视频匿名发布到网上各个平台,标题就是大大的CHE队长言以非非礼芭蕾舞蹈演员,被保安轰出!就单单言以非三个字就够吸引八卦群众的眼球了。

“言总,LE地产商那边已经有答复了,投标过了。”秘书敲门进来,看见言立安对着电脑微笑,愣了一下,然后才收回表情公事公办地说。

言立安温和地点头,随手关闭电脑页面,“好,走,去签合同。”

池唯唯在父母高兴的簇拥和讨论下,回到了家,她关门踢掉拖鞋躺在床上,目光却时不时地瞥向电脑,她心痒难耐地想开直播,但是自从那次言以非捣乱之后,她的直播间评论每次都不堪入目,开直播就是自己找罪受。

理智与欲望在大脑打斗,最后还是欲望这个小贱人战胜了理智小天使,她无奈地爬起来开电脑打开直播软件,尽管早有心理准备评论会一片狼籍,但还是发生了让她无比吃惊的事情。

予你独家宠爱- 池唯唯, 言以非-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99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