宸宫权妃-沈苁蓉, 禹琮-穿越重生小说

宸宫权妃-沈苁蓉, 禹琮-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穿越

沈苁蓉从混沌中醒来的第一感觉,就是自己浑身如千军万马踩踏过般的疼痛。

一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疯狂冲撞着自己的脑袋,连起身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到。

耳边依稀有个尖锐的声音在嘲讽自己,“贱人,不过是被皇上翻了一次牌子,竟然对皇后不敬!皇后娘娘仁慈,没有把你打死,可你万万不该对我也骄傲放纵,来人,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贱人!”

话音刚落,又是一道锐痛抵达,旧伤未好新伤又至,沈苁蓉身子一挺活生生的晕了过去。临晕倒之前她终于想起来,她已经不是那个整日在实验室里研究药物的沈苁蓉了,而是一个因为一夜春恩就恃宠而骄的宫妃。

刚刚陷入沉睡没多久,兜头一盆冰水将沈苁蓉彻底浇了个透心凉,重新恢复意识的沈苁蓉猛地睁开眼,一道冷冽的目光直逼面前那人。

叶淑人站在不远处,本来是叉着腰看沈苁蓉狼狈的模样,冷不丁的被这眼神吓了一跳。心道沈苁蓉怎么变得如此凶恶,心头还有点胆寒。但随即想到她刚被皇后惩罚过,就算再得宠也翻不起多大的浪了。便又拎着鞭子,准备将那张冷面打垮!

没想到的是,鞭子刚刚挥出,却被一股大力给截在了半空里,叶淑人硬扯了几下,竟然是分毫未动!

顺着鞭子看下去,但见一只看似柔弱的雪白手掌,牢牢地将鞭子攥在手里!

叶淑人一下子脸色青白起来,尖声叫道:“你个贱人,竟然阻拦我!还不放手?”

沈苁蓉的眸子宛若含着冰霜一般,冷冷的将鞭子从叶淑人手里夺出,这一举动看呆众人,这是一个深宫女子能做到的?此时的沈苁蓉看起来虽然狼狈,却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臣妾惹怒了皇后娘娘,理应受罚。可娘娘她板子也打了,罚跪也跪了,如今叶淑人反过来来鞭挞于我,又是何故?”

沈苁蓉说出的话慢条斯理,却让人感到其中的森森寒意,叶淑人面色不好看,却又不想在下人面前跌了面子,硬着头皮喊道,“你若真心悔过,如何会对我无礼?皇后娘娘的板子你没挨够,那我便代娘娘她教训你!”

沈苁蓉的眸子一眯,闪过的精光却让叶淑人心头一跳,有种自己说错话了的感觉,接着便听见沈苁蓉慢条斯理的继续说道:“皇后娘娘凤泽福天,你只不过是个淑人,有什么资格代替娘娘教训我?还是你妄图凤泽,想取而代之啊?”

叶淑人脸色顿时苍白起来,随即咬着牙反驳道:“沈苁蓉,你休想嫁祸于我,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取而代之,分明是你不将娘娘看在眼里!”谁料话音刚落,便听见一声尖锐的高唱,“皇后娘娘驾到!”

叶淑人瞬间两膝一软,一下子倒在地上,低着头小声的请安,“皇后娘娘万安......”

沈苁蓉倒是淡定的很,屈膝标准的行了一个请安礼。刚要抬头却感到一束有些冷的目光,沈苁蓉便一直垂着头,不动声色。

半晌才听见轿辇上响起一道清亮的声音,“沈答应怎么不在自己府上面壁思过,为何到本宫的椒房殿来胡闹?”

沈苁蓉身子微微一怔,想起这具身体最后的意识,那就是死在椒房殿前,临死也要让皇帝迁怒给皇后,可惜这具身体没等来皇上,自己也没死。反而被叶淑人找出空子,拖到偏殿后一顿毒打。

沈苁蓉不得不说,这具身体的原主根本就是个白痴女,身在后宫非但不韬光养晦,反而是大张旗鼓的显摆恩宠。皇后进宫有十年了,被冷落也不是一天两天,如何能受得了一个新人如此张扬,沈苁蓉的下场也可以说是她自找的。

沉吟了一会,沈苁蓉出声答复:“妾身之前不懂规矩,惹娘娘犯了怒。娘娘宅心仁厚只让妾身承受皮肉之苦,可妾总觉得罪责深厚,特来椒房殿前自罚,以求娘娘平息凤怒,原谅妾身。”

沈苁蓉说话的时候声音不高不低,听着却格外顺耳。原本看她还有几分怒气的皇后,不知不觉的也消了几分怒色。声音平平的道:“还是个有心的,先起来吧。”

沈苁蓉应了后起身,但见叶淑人传来一道狠厉的眼神。

“皇后娘娘,这沈答应分明就是恃宠而骄,今日能跟您顶嘴,明日说不定要登到您头上,怎么能这么放过她?”

叶淑人是气急了不择话头,一句话当即把皇后的好脸色给击垮了。

“放肆!”皇后身体微微前倾,声音里已经有了不可遏制的怒意,吓得众人连忙瑟缩躲避,不敢直视。但沈苁蓉始终淡然处之,更让叶淑人升腾起一丝不平。

“娘娘息怒,想来叶淑人与妾有些误会,并非真的有如此想法,还请娘娘不要责怪。”

皇后的眼神从未有过的犀利,听了这话后,几乎是一瞬间便恢复了原样。皇后今年也不过二十出头,她在这后宫里学的最精的就是情绪的把控。

但面上不怒不代表心里不恼,方才叶淑人的话可以说是真的触怒到她了。

皇后身为一国之母,其地位从古至今都是一个敏感话题。但凡有人触及到她的底线,那最终只有死路一条。

叶淑人颤抖着肩膀,想解释也说不明白,只听见皇后烦躁的一摆手,“本宫看你还不如沈答应,竟然如此没规矩。罚你禁足一个月,好好闭门思过!”

禁足的宫妃是不会交牙牌到内事监的,如此便再没机会能给皇上翻牌子了。要知后宫里得圣宠的唯一途径就是,春恩。

叶淑人脸色惨白的磕头谢恩,心里却已经把沈苁蓉骂了千百万遍,可沈苁蓉哪儿听得见,已依旧淡然的站在那,更让叶淑人心头嫉恨起来。

此时有宫人匆匆往这边来,向皇后的丫鬟低声说了句什么,那丫鬟又如实转达,只见皇后脸色猛然一动,随后匆忙叫二人退下,自己乘着轿辇往另一个方向迎去了。

沈苁蓉隐约听见几个字,什么皇上,门口之类的,想来便是这个朝代的皇帝来了。怪不得皇后如此紧张,如此她竟然也对这皇帝的样貌有些期待起来了。

第2章 争执

明玉楼是她被晋升答应的时候,皇帝禹琮亲自封的一处宫院。位处南宫中段,接近南凤阳殿,可以说是位置极佳的了。

回了自己的宫院沈苁蓉才彻底放松下来,挥手叫丫鬟给自己烧热水准备洗洗澡,没想到却被拒绝了。

“沈答应,咱们院离打水的地方远着呢,热水挑过来都凉了,您今儿还是别洗了。”

说话的是原主身边的二个大丫鬟其中的一个,与倾,看着便是个不好对付的主。

沈苁蓉上下打量了这人一番,心中已经有了打算。似是柔弱一般回,“如此便罢,给我找些吃食来吧。”

那与倾又说小厨房现在都熄火了,吃的只有每天的膳点才会送来,让沈苁蓉忍一忍。

沈苁蓉勾唇笑道,“怎么本宫这里什么都没有啊,是没送来还是被什么人给吃了?”

与倾下意识的就去擦了擦嘴角,但看见沈苁蓉那戏谑的笑容,顿时满面羞红,“沈答应这什么话,奴婢是侍奉您的,怎么会偷吃了宫里的膳食。您也不过是个答应,宫里的用度本来就是这样,怪只怪您犯了太岁,吃的喝的不比其他贵人,您自个多担待。”

沈苁蓉听了也不恼,手指扣在桌面上,“你说的贵人,是哪位贵人?”

与倾不假思索的说出来,“这宫里的小主子,哪个都比您混的好。就说前不久刚进宫的兮贵人,那可是皇后娘娘的亲侄女,吃的喝的哪天不是丰盛至极,热水也都有人专门给送去。算了,您也想象不到,若没什么事奴婢先退下了!”

对于这种对自己十分不耐烦的丫鬟,沈苁蓉再也没了半点耐心,“站住!”

一声冷喝叫与倾心底一颤,但还是转身了,“沈答应还有什么吩......啊!”

话没出口,被猛地被抽了一巴掌!手劲之大让与倾的脸霎时肿了起来,当下捂着脸,眼泪也冲到眼眶外头,“奴婢做错了什么,沈答应竟然出手打人?莫不是在皇后娘娘那受了委屈,就拿奴婢们撒气!”

沈苁蓉眸色冷凝,脸色从没有过得愤怒,声音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似的,“无关迁怒,只因你身在其位不谋其政,慢待主子又不忠心。你若觉得委屈,那便立刻向内务府请去别的院子,本宫的窝容不下你这只凤凰!”

与倾含着眼泪,一扭头便冲了出去。撞上外头的一个小丫鬟,登时叫她心头一跳。

小丫鬟端着脸盆进来,见沈苁蓉脸色不好,连忙出声问道:“主子这是怎么了,怎么动这么大的气啊?”

沈苁蓉神色微微缓和,进来的人脸孔有些熟悉,是她以前最贴心的丫鬟与浣,和与倾分明是同一年进宫的,可对主子的态度却是如此不同。

“与倾心存有异,你去内务府请示了,把她调到兮贵人的院子里。”

与浣担忧的说道,“兮贵人如今得宠,性格也是个阴晴不定的,与倾到了那哪有在咱们明玉楼过得安心,真是莽撞!”

沈苁蓉冷笑一声,便对与浣道:“她走了正好,你便将明玉楼里的使唤的人都叫来,今日过后要走要留的全凭他们自个,若以后再出了这种事,别怪我不留情面!”

与浣低声应了,随后把宫人们全都叫道偏殿里来。总共明玉楼给配的也就两个粗实丫鬟,两个贴身的丫鬟,两个护院而已。对比起其他的主子来说确实有些寒酸,但如今她位份不高,又刚刚触了凤怒,这点人手已经是有些闲富了。

沈苁蓉把刚才说的话都说了一遍,丫鬟侍卫们皆是跪在地上,说着唯主子是从这样的话,虽不知其中真心,却也让沈苁蓉内心熨帖了些。

与倾当天便叫人带走了,沈苁蓉连半个不字都没说,要知道自己的院子里,若存个不忠心的,哪天被人收买了都不知道。

这边处理了丫鬟,沈苁蓉心头微微忧郁,身上还带着伤,便安心的休息了几日。这些天她没出来透气,宫里的人俨然已经有些忘了这位沈答应,直到半个月后的一次意外,她沈苁蓉又一次被人谈论在茶余饭后。

一连在宫里憋了半个月,莫说是她个现代来的,就是从小闺阁里的女子也有些受不了了。如今正是夏末秋凉的季节,沈苁蓉叫与浣给自己好生打扮,便施施然的出去遛弯了。

“主子,再往前走就是南凤阳殿了,听说南凤阳殿里开满了梨花,现如今正是梨花开放的季节,要不要去看看?”

沈苁蓉捏着手里的一大把莲蹄,按着与浣所指的方向信步走去。绕过了楼宇果真见到一处粉白的梨花林,刹那间充满了粉桃白面,微风浮动下送来一抹浓香,看的沈苁蓉要醉了。

与浣扶着沈苁蓉坐在梨树下,开始认真的清理手里的莲蹄。二人一边着手手里的活,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

“主子,您身上的伤刚好,何苦要废这么大力采这些莲蹄,若是想吃奴婢叫膳房做一些便是了。”

沈苁蓉微笑着将莲蹄摘干净放在篮子中,温润的笑脸显得更加温柔,“莲蹄乃是一味药材,新鲜的莲蹄采回去,煮熟了碾碎,敷在脸上又美容护肤的功效。膳房里用的都是养殖的,毫无营养,不若自己动手做,效果显然。”

与浣了然的哦了一声,二人丝毫没察觉到,梨树林的外面,默然走近一道玄色的身影。

“主子,您怎么懂这么多药理啊,这些事奴婢听都没听过,宫里也从没有人这么做过。”

沈苁蓉从树底下捧起一捧梨花瓣,接着地上使劲的搓了搓手,将上面的泥土都搓掉了,甚至手上还带有一丝梨花香,“我素爱读些医书,这些都只是初级的知识。要说宫里没人做嘛......你看那些梨花,千花一面,可有什么特殊?”

与浣对着梨花看了半天也没反应,却听见沈苁蓉淡然徐道:“要做花便要做最独特的一朵,若大家一般精美,也让人索然无味。”

熟料话音刚落,一道底气十足的声音突然响起,“好一个索然无味!”

第3章 情愫

沈苁蓉未想到旁边还有人,被这一道沉声惊的脚下绵软,竟然一下跌坐在了地上。

随即看到面前落下一双黑金纹绣的锦鞋,上面绣着的赫然是一条五爪豪龙,沈苁蓉先是脑袋一热,随即内心疯狂的呐喊:机会来了!

禹琮站在美人面前,但见梨花惨色下,一张温润精致的美颜落入眼中。戚戚之色比花还弱,烈烈之情比香还浓。禹琮放在背后的手微微收缩,有些后悔自己唐突了美人,吓得美人花容失色。

“臣妾叩见皇上,皇上万福金安。”

沈苁蓉迅速拾起淡定,给禹琮做了个万福,却听见一道轻笑,随即一双温润白皙的手掌托在自己手下,“爱妃不必多礼,你是哪个宫的美人,怎地没印象?”

沈苁蓉肩膀一抖,心头戚戚然,皇上未免太健忘,不过半个月就忘了自己的。都说帝王无情,可见不是空穴来风。

沈苁蓉的胆怯看在禹琮眼里,更让他生出一丝怜香惜玉来,只听她缓缓道:“妾身是明玉楼答应沈氏,无意惊扰皇上,请皇上恕罪。”

禹琮微微回忆了一下,是有这么一位答应。那时候便觉得她姿色出挑,可那时候沈答应为人张扬不知收敛,哪儿入得了皇帝的眼?眼下沈苁蓉换了芯儿,却让禹琮连眼睛都不愿离开了。

“是朕唐突了,你可摔到哪儿了?”

沈苁蓉神色一躲,恰好将禹琮的关心闪避开来,“臣妾无碍,自己能走。”话虽这么说,沈苁蓉一动便脚下一痛,一时没忍住一下子栽倒在地上。

翩跹衣角扫过禹琮的脸颊,一股清冽的梨花香涌进他的心扉,顿时心头有些萌动,一把将其打横抱起,一张小脸贴在了他的胸口,“皇上......”

这一声叫的禹琮心头微荡,可他是帝王,并非是精虫上脑的混蛋,也只是清淡一笑,外表仍然是禁欲系的。这叫沈苁蓉有些摸不透,难不成这皇上偏生喜欢娇弱型的?

禹琮未曾想过那么多,却是对能说出后宫姿色索然无味的女子有些好奇罢了,将沈苁蓉抱着出了梨花林,又叫高公公用自己的皇辇抬着送回了明玉楼。

不多时凌云宫的赏赐便下来了,倒是没多少,只是有一对嵌着梨花图样的骰子分外惹人注目。沈苁蓉将那骰子收好了放在卧室,又挑了几个好看的摆件摆出来,其余的都放进库房里了。

皇辇开道,沈苁蓉回去的这一路,当然是被人看了个够。人还没到家,消息便已经传遍了后宫。

“皇上竟然将那玲珑骰赏给了她,真是稀奇。”皇后坐在暖房里,不紧不慢的喝着茶。但凡熟悉自家娘娘性情的,无一敢在这时候乱说话,都静静地垂手,等候发音。半晌皇后撩了茶杯,缓缓道:“罢了,不过是个答应。菩提,把那串玛瑙的珠子送过去,就说本宫恭喜她了。”

一个答应,尚且对凤体之尊的皇后没什么妨碍。但沈苁蓉不一样,她是失了宠的,如今再次被皇上青睐,要么说是时运,要么就是沈苁蓉手段不一般。她当然不会正面相对,但心底总是有东西膈应着。

这边皇后派人送了东西,往日那些妃子一个个都按捺不住了,柔妃送了桃花绸缎,林贵妃送了碧玉的镂空簪,各个都是稀奇的珍品,但沈苁蓉一个也没拿出来,通通的收进库房了。

这边月色饶下,廊亭阑珊,一道恭敬地身影端着盘子步行进凌云殿,只见烛光里的人肃穆的在看着章子,硬是叫小太监半天都没敢吱声。过了三炷香的功夫,禹琮才从繁忙中抬起头来。小太监早就腰酸了,但仍是微微颤声道:“皇上,内事监送牌子来了,您看看......”

禹琮眉头打结,准备随便翻一个,刚要落在桂林宫的安嫔的牙牌上,却偶然看到了一抹熟悉的字眼,明玉楼。禹琮忽而想起下晚遇见的那个女子,少女大谈后宫姿色的模样,却叫他心生笑意。接着嘴角勾起一抹浅笑,手指落在那块木头牙牌上,半天听见那小太监高声唱,“今夜明玉楼掌灯!”

消息宛如长了翅膀一般飞过整个宫廷,这一晚同样不熄灯的不止是明玉楼而已。

得到消息的沈苁蓉没有一点点意外,这本就是她意料之中的,只是没想到今天下午的那一面,这么快就让皇上记挂在心了。叫与浣给自己沐浴更衣,都说女人软身香玉的,没男人不喜欢,纵然是帝王也一样,美娇娘在怀里,这时候什么话还不都依了。但沈苁蓉阻止了与浣给自己梳妆的动作,将那些胭脂通通放回了盒子里。

“主子,您怎么不上妆?皇上好不容易来一次,何不打扮的漂亮些,让皇上记住你呢?”

沈苁蓉看了那脂粉一眼,心头却是暗叹。这具身体的皮肤底子已经是极好,纵然是不施粉黛也是明眸皓齿的叫人难以忘记。这些宫妃给自己上妆,无非是想让自己香香的,美美的,殊不知皇帝劳累一整天,闻见胭脂粉味又有什么好心情?倒不如清清爽爽的,倒也难说不会心动。

又把与浣给自己带上的金头玉钗面都摘下来,换上一只干净的梨花簪。正如今日见到的那般模样,想来皇帝也是喜爱的。

看着镜前如此梳妆的自家主子,与浣眼里终于是涌上点点笑意,自家主子如此精通这种手段,让人欣喜。起码得了宠爱以后,不会任由谁都欺负到她的头上来。她们这些丫鬟等的不就是这一天,主子混的好自己才能过得好。

宫灯行过,御驾亲临。明玉楼外终于响起一道高唱,“皇上驾到!”

明玉楼外灯光明晃,一道单薄的身影早早就候在门外,听闻此声立刻屈膝下跪,然而还没挨着地上,就被一双大手给托了起来。

禹琮打量着眼前的女子,明眸里倒映着点点光辉,更叫她姿色明艳动人,身上的清香微微浮动,没有一丝不适,反而让其迷恋其中。

禹琮心头微动,果然与其他女子不一样,当下伸手揽住她的腰肢,温软的贴在身上,登时叫他身上一片火热。

第4章 柔情

禹琮的手有些粗糙,握着沈苁蓉的手一路往明玉楼中去,宫灯闪烁一片剪影,晃动之中怜影偷生。

房中点着令人昏昏欲睡得清香,禹琮没得心头一阵松懈。他向来不喜那些味道明显的香味,偏生各个宫里都弄的乌烟瘴气,久而居之便都习惯了,没想到这明玉楼里竟然还能如此贴心,到让他更加舒适了。

沈苁蓉红着脸从暖帐后头走出,先给禹琮端了一杯暖茶。这是她第二次侍寝,理应给皇上敬茶。禹琮接过来喝了,随手将其揽入怀中。

但见烛光下少女脸颊稍红,娇憨明艳,勾的人心头搓暖,眼见着是不喑世事的少女,这一举一动仍显得如此清纯。

“夜深了,爱妃早点休息......”禹琮说话的声音变得沙哑,沈苁蓉红着脸退却着,一路行到暖塌之上。

自然是一番翻云覆雨,春宵后沈苁蓉窝在皇帝怀中,大着胆子在他身上摸来摸去。

“皇上的皮肤比女子还好呢,摸着霎时舒服。”女子娇憨的声音尚且没感觉自己说的话有任何不妥,禹琮微眯的眼睛顿时漾开。被妃子一通乱摸这样的事还从没有过,身下的人儿也给了他十分新奇的体验。突然身上某处被小手无意碰触,顿时激荡起一身的燥热。

沈苁蓉勾着皇帝又是好生翻了红被,一场春宵过后,禹琮头一次抱着女人心满意足的睡去,梦中仍然不舍其滑腻的手感,硬是一夜抱到了天亮。

第二题禹琮醒来,仍回味昨夜的美妙触感,差点忍不住再来一场,还是公公提醒今儿早朝要早些,这才有些吃味的起身更衣,特叫人不必吵醒沈苁蓉,免了给皇后请安的礼数。

后宫的女子在侍奉过后,是要给皇后请安的。多数都会被皇帝体贴,免了这一日的请安。但也有不少人仗着昨夜恩宠,故意不去来显摆,很多人都是这样把皇后给得罪了的。

曾经的沈苁蓉便是这其中的一个,而且做得明目张胆,一连在床上歇了三天,得知消息的皇后气的脸色铁青,难怪会发那么大火。

昨夜伺候在外的高公公束手送走圣驾,突然回头看了那明玉楼一眼,心中突然叹道:昨夜残花何其皱,明日玉盘未更浓。这明玉楼若就此翻身,这前途,只怕一片平坦。

沈苁蓉昨夜着实累了,但皇帝走后没多久便睁开了眼睛,没耽误一刻的起身,叫与浣给自己梳妆打扮。飞仙髻在后,金步摇在前。简单却不失恭敬,挑了一身浅绿色的印花流云锦缎,看起来不那么低调也不至于太张扬。她知道,今日是她所要面对的第一个坎儿,若不好好应对,只怕以后再翻身就难了。

椒房殿之前她已经去过很多次,如今再次踏入这奢华的宫门,却有种物是人非之感。眼前坐着的皆是人上人,无意不是贵气逼人。和曾经的自己比哪个不是金枝玉叶,但今非昔比,她已经不是从前的沈苁蓉了,今日来前她便做好了准备,无论何人发难,她必然不动声色的还回去。

“妾身拜见皇后娘娘,柔妃娘娘。”

在座的寥寥几位,可见沈苁蓉来的还是早的。宫中里除了皇后位份最高的是林贵妃,但林贵妃早就得了恩宠不必日日来请安,所以常常见到的还是柔妃。

柔妃人如其名,长得便是一派温柔,言谈举止都仿佛能把人骨子都挫化了似的,但常言道越是温柔的女子心地往往都越是坚硬,这位柔妃的手段她还没领教过呢。

皇后见了沈苁蓉一时间神色复杂,谁能想到一个从七品的答应,竟然还能被皇上想起来,非但想起来也夜宿其宫院,这便是沈苁蓉的本事了。要知道失宠容易复宠难,沈苁蓉的出现无疑让皇后心中警铃大作。

但她是一国之母,派头上还是要做足,“本宫听说皇上已经免了你的安,没想到妹妹还是来了。昨夜辛苦,快坐吧。”

沈苁蓉察觉到柔妃那道温柔似水的目光,却没得后背一凉,“侍奉皇上是臣妾的荣幸,何谈辛苦,比起这个来,娘娘年岁候在皇上身边,才是真正的功臣。”

沈苁蓉这话可以说是捏着皇后的心尖说的,皇后最讨厌便是后宫里新旧更替,皇上已经很久没去过自己的椒房殿了。说不嫉妒是假的,只是她身在其位,却只能装作若无其事。如今听沈苁蓉这般说,心头却也生出一丝凄凉来。

柔妃坐在身侧,听见这话却是掩面笑了起来,“瞧妹妹这张小嘴,比上次来椒房殿可是懂事多了。”

皇后立马瞪了她一眼,眼中的警告不言而喻。如今沈苁蓉圣宠在身,柔妃却偏偏要提起她曾打沈苁蓉五十大板那桩子事,那不是故意挑拨二人么?皇后虽然还不至于怕一个答应,但如今这头上也还得和沈苁蓉交好才是。

沈苁蓉一直低着眼,面上的浅笑没有半点变化。让说了这话的柔妃没得有些尴尬,这时候突然听见一声通报,“安嫔到,兮贵人到!”

随后一道轻快的身影走了进来。近看便是一尊标致的美人,柳眉轻轻,明眸温顺,带着一丝丝江南女子的娇美,看着便让人舒服。此人进来便给皇后请安,“见过皇后娘娘。”随后美眸眨了眨,落在沈苁蓉的身上,“这位莫不就是沈姐姐?几日未见,姐姐的气色竟然这么好了。”

说话的是兮贵人,据说皇后的侄女,如今也不过二八年岁,只比沈苁蓉小一岁而已。但人家是贵人,这一声姐姐却是担不起的,“见过兮贵人,贵人说笑了,不过草荠之色,哪入得了贵人的眼。”

前一秒还笑嘻嘻的兮贵人却是冷哼一声,“什么草荠之色,若真是那么普通,怎么会被皇上翻牌。”这话就是在说她故意低调了,沈苁蓉面色一动,拱手向皇后道:“皇上眼中自然有娘娘这般美色。”这话就是说,既然能看上皇后的眼,说明皇上绝对不是眼瞎。不动声色的把话头抛给皇后,兮贵人终是咬了咬嘴没有接话。

倒是另一位进来的人,说话有些不客气,“沈答应得宠了,说话竟也如此犀利了。”

宸宫权妃-沈苁蓉, 禹琮-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0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