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萌妻心尖宠-阮萌萌, 厉南泽-总裁豪门小说

家有萌妻心尖宠-阮萌萌, 厉南泽-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这个碰瓷太贵了

阮萌萌躲在草丛里往外探看,目光定在一辆缓行而来的宾利车上,雅致限量款,速度适中周围没人,合适!

她在心里开始数数,数到三时,猛然起身往外扑去,可惜力道没控制好,落地时手肘处火辣辣的疼,应该是蹭破皮了。

宾利车没想到会突然蹿出个人,急踩刹车,轮胎和柏油路面摩擦,发出刺耳声响,阮萌萌捂着肚子开始来回打滚,“哎哟,我肚子疼。”

“小姐,你没事吧?”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司机快步走到她身边,面色慌乱。

阮萌萌微微睁眼,劈头盖脸骂过去,“你这开车的怎么不长眼,没看见我在走路吗?我的腿疼的很,说不定骨折了。”

“抱歉抱歉,是我的失误。”司机歉疚的伸手扶她,“我送你去医院检查一下吧。”

阮萌萌就着他的力道坐起来,“不用,你把钱给我,我自己去。”

司机一愣,面色变得古怪起来,“那怎么行,还是我送你去检查吧。”

“没必要。”阮萌萌态度坚决,“你一个大男人,我要是跟着你上车了,谁知道你会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给钱,我自己去。”

“怎么回事?”正纠缠着,一道低沉男声传来,富有磁性,引得阮萌萌循声看去。

先看到的,是双做工精致的手工皮鞋,鞋面铮亮,再往上,是被西装裤包裹住的修长双腿,阮萌萌微微眯眼,试图看清对方长相,可这会儿日光正好透过疏落的枝丫落进眼里,只能看见模糊轮廓。

司机起身站到他身边去,低声汇报情况,“厉总,她可能是想碰瓷。”

阮萌萌神智被这句话猛地拉回,“你可别冤枉人,明明就是我在走路,被你撞到的,你这是想推卸责任。”

“多少钱?”厉南泽问。

“别想……”阮萌萌还想争辩,听到这句话,忙伸出根手指晃了晃,摆出副好说话模样,“十万!我不要多,就要十万,要不是看你们态度好,我可没这么好说话。”

司机立马跳脚,“我看你年纪轻轻,长的也不错,怎么就干些龌龊事!你这明明就是碰瓷。”

“什么叫龌龊事?你看我杀人放火了还是打家劫舍了?”阮萌萌眉毛微挑,混不吝反击。

“你……”

“闭嘴。”厉南泽冷喝,也不知是冲谁,只是陡然间迸发出来的气势令阮萌萌两人都不由自主停住。

阮萌萌呆呆的看着他,同时看清了他的长相,剑眉入鬓,眼窝深邃,高挺的鼻梁和寡淡的薄唇,像副匠心巨作的油画,完美到令人惊叹。

厉南泽开口,“起来。”

阮萌萌打心底里不愿意,要是自己站起来,他赖账怎么办,于是死死控住住想伸手的念头,“站不起来,我脚疼,肚子也疼,都是你们撞的。”

厉南泽冷眉一挑,“既然这样,我帮你打120。”说着竟直接拿出手机。

“不用!”阮萌萌吓的毛都要炸了起来,坚决摇头,“也不是大伤,不用这么大的阵仗,我看你们像是有急事,我自己去医院就行,你们出个费用就好。”

说着偷偷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的神色,想从中判断自己能不能得逞,可男人墨一般的瞳孔没有半分异色,倒是落在自己身上像刀子悬在头上似的。

这样的人,不好惹吧?

阮萌萌有些后悔了,她紧张兮兮,刚要开口,就被打断。

“我身上没有现金,你和我回住宅,我取给你。”厉南泽的态度冷淡。

“啊?”阮萌萌错愕不已,就连司机也瞪大了眼睛。

厉南泽不愿意废话,转身迈了几步就上了车,丢下一句,“如果不愿意,你就在这儿自生自灭吧。”

“别别别!我来了。”阮萌萌立刻道,钱的诱惑力让她将理智跑到了九霄以外。

好在还记得自己是“骨折”患者,跳着进了车里,跟着坐定,汽车再度向前行驶。

危机感后知后觉爬上心头,阮萌萌心如擂鼓,手悄悄攥紧,暗骂自己还是没有足够防备心,就这样被带走,对方两个大男人,要是想打点主意简直轻而易举。

“那个,我忽然想到家里有点事——”她挪到门边,讪讪开口,厉南泽难掩疲惫,低头揉捏眼角又将她打断,“说给赔偿,当然要拿了再走。”

司机透过后视镜,将阮萌萌眉宇间的不安收入眼中,哼哼冷笑,让你碰瓷,现在才知道怕,晚了!

汽车载着两人来到一栋别墅前,司机停好车,跑到后座来替厉南泽开门,厉南泽下车。

阮萌萌的视线越过他肩膀,看到门口两个保镖,心里越发惶恐,脑海里什么猜想都涌进脑袋里。

“小姐,小姐!”司机看她出神,在旁边喊她,“快跟总裁进去吧。”

“啊?”阮萌萌回神愣了下,听到司机的称呼下意识的的抬头看,可房门已经没有男人的身影了,显然已经进去了。

她一蹦一蹦的跟着进去,心里打鼓。

总裁?

这个男人是哪家公司的老板么。

司机跟在后面提醒,“小姐,总裁让你在二楼的房间等他。”

阮萌萌“哦”了声表示知道,经过装修奢侈的欧式客厅直奔二楼而去,一上楼就被手边房间门前守着的两个保镖给镇住了。

这什么人家啊,连房子里都有保镖!

可事到如今只能上了。

阮萌萌硬着头皮进去,她环视一周,屋子里没有其他人,视线最后落在了桌子上的银行卡上面。

走近了一看,卡下面还垫着纸写着密码。

是给我的吗?

阮萌萌越发觉得不安,这钱也太好要了一些,还是算了吧?

犹豫间,手机在口袋里响起,她掏出来一看,腿几乎是立刻就软了,屏幕上“王医生”三个字闪烁,是弟弟又出事了吗!

她立刻接听,听筒里传来王医生焦急的声音,“阮小姐,你弟弟的病情忽然恶化,请你速到医院,现在手术,还有一丝机会!”

阮萌萌立刻红了眼睛,“王医生,拜托你帮我照看一下他,我这就来交钱。”

第2章 他的尺寸

说着伸手去拿桌面的银行卡,拿到时脑袋一懵,下意识握拳,想放弃,手心却被卡硌的生疼。

心绪混乱中,她忽然听到有隐约水声传来,左思右想间,阮萌萌决定豁出去,她起身,往门口走去。

刚开门,门口保镖立马伸手拦截,“小姐,请回去。”

阮萌萌虚张声势的推开他们手臂,“你们老板让我去买东西,不让我出去,是你们要代劳吗?”

保镖微微鞠躬,“您可以吩咐。”

阮萌萌说道,“知道你们老板尺寸吗?你们怎么买?”背后水声停歇,她心跳飞速飙升,恨不能推开他们就跑。

保镖们面露尴尬,只好侧身让开,“抱歉,冒犯了。”

阮萌萌得意的哼出声,大摇大摆往外走,刚转过弯,她回头看眼身后,确定没人跟上来,立马拔腿狂奔。

好在运气好,没多久就让她拦到出租车,阮萌萌拼命催着司机加快速度,总算在半小时后赶到市中心医院。

“王医生,我弟弟情况怎么样?”阮萌萌在急诊室外找到人,上前抓住他胳膊,慌的连手都在抖,“怎么会突然发病?不是最近情况都很稳定吗?”

“这种病情本就容易反复,现在最好能尽快手术,否则病情恶化下去我也没办法。”王医生年过半百,家里孩子和阮萌萌差不多年纪,看到这对相依为命的姐弟总是会多出几分怜惜,“如果钱的方面有困难,我可以先帮你。”

阮萌萌勉强镇定,“没事,我这就去交钱,王医生您安排手术吧。”

王医生点头,吩咐准备手术,等阮萌萌拿来缴费单,就进了手术室,阮萌萌等在外面,来回走动着,只觉得腿脚都在发软,她扶着墙壁坐下,暗暗祈祷千万要手术成功。

时间分分秒秒过去,期间有护士出入,她拦着问了几次情况,得到都好的回答,紧绷的弦开始慢慢松缓。

“她人呢?”另一边,厉南泽看着空无一人的客厅,额头青筋直跳。

保镖闻言,立马知道坏事了,他们硬着头皮汇报,“刚才,那位小姐说是您让她出门买些床上用品,我们本来想替她去,但是那位小姐说……您的尺寸她比较清楚,……我们去不合适,就……”

厉南泽听完,气极反笑,好,很好,他今天倒是要问问她,自己究竟是什么尺寸!

……

阮萌萌在手术室外等的时间太久,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做了场梦,零零碎碎的,极其不安稳,数次挣扎着要醒来,只是梦魇死死将她困在里面,直到后来,那些梦境忽然就远去,她坠进一片温暖当中,难得好眠。

看着倒进自己怀里的阮萌萌,厉南泽心里有些烦躁,最近这段时间他都在处理外省的生意,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觉过,刚才把阮萌萌带回去,本想洗澡休息,没想到一出门,就发现她不见踪影了。

他让手下人调出各处摄像头,一路追踪她到医院里,打算好好要教训她一顿,可满腔怒火在看到她后,立马消失殆尽,亏他还以为她匆忙跑到医院是身体出了什么事!

他将人抱起,保镖们不安的询问,“总裁,现在是去哪儿?”

“回住宅。”厉南泽吩咐,“你们留下来问清楚手术室里的人是她什么人。”

“是!”

厉南泽再度带人回了宅子、进了主卧室。

阮萌萌一挨到床就自动蜷到了一起,像一只小狗嗅着被子的味道沉沉睡去。

厉南泽在一旁将她的憨态尽收眼底,神态竟慢慢变得柔和起来,他缓缓低头,捕捉住她那张一开一合的小嘴,香甜气息萦绕在鼻腔里,指尖是温软触感,厉南泽瞳孔幽深。

微凉的手从后背游弋而上,停在后脖颈处或轻或重的捏着,阮萌萌被他刺激的蜷紧脚趾头,嘤咛出声。

就在思绪完全陷进混沌当中时,厉南泽忽然停住,他趴伏在阮萌萌肩胛骨处重重喘着气,抬头看来的眼神相似草原饿狼,充满侵略性。

下一秒,他倏而抽身,走进浴室里,没多久哗哗水声传出来。

……

这觉睡的极长,醒来时,阮萌萌只觉神清气爽,伸伸懒腰准备起床,手刚伸出去,就撞到个东西,她扭头看过去,好险没惊呼出声。

“醒了?”男人声音低哑,轻轻的撞进她耳膜。

阮萌萌声音有些抖,“你、你怎么会在这。”

“你说呢?”声音清朗起来,厉南泽翻身压住阮萌萌,“本事不小,敢拿我当借口逃走。”

“我不是故意的。”她死活也想不到,竟然会被抓回来。

厉南泽抓着她的手,慢慢往下,“听说你知道我的尺寸?是什么尺寸?你说来听听。”

“啊——”手碰到某样物体,温度炙热,阮萌萌只觉自己要被灼伤似得,“对、对不起,你放过我吧。”

“说不出来?看来那就是假话,要么,现在来量量看吧。”厉南泽继续逼近。

虽然决定放过她,但小惩大诫是有必要的,否则以后再多来几次,太过折腾。

阮萌萌使劲往回抽手,试图从他怀里逃离,同时眼睛闭的紧紧的,生怕看到不该看的。

“睁眼,你碰瓷骗走我十万块,是不是该有个交代?”厉南泽显然没那么容易放过她。

挣扎的动作一顿,阮萌萌垂目,掩住难堪和抗拒,“我不是有意的,我会还给你的,你相信我。”

“还?”厉南泽微微挑眉,“你拿什么来还?”

阮萌萌心头一颤,眼神黯淡下来,她确实没有东西可还,想着,她牙齿咬住下唇,颤着手去解纽扣。

厉南泽觉察出她的意图,眼神骤然深沉起来,看着那逐渐暴露在空气中的白皙肌肤,他呼吸逐渐沉重起来。

阮萌萌此时满脑子都是杂乱的念头,没等理清头绪,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厉南泽拉着她扑进自己怀里,重重吻上那张红唇。

男性极富侵略性的气息铺天盖地袭来,阮萌萌呼吸不过来,只觉头晕眼花,却又被动的承受着。

恍惚中,她感受到一只微凉的手从后背游弋而上,耳边落下道略急的嗓音,“帮我把扣子解开。”

第3章 出手教训

阮萌萌含糊应声,勉强集中精神,伸手去解他衬衫纽扣,只是平时易如反掌的动作在此时好像变得异常艰难起来,她费了好大气力,才堪堪解开一颗。

等到所有纽扣都解开,那腹肌分明的身材彻底暴露在眼底时,阮萌萌身上几乎已经没有蔽体的衣物,她躺在床中央,媚眼如丝,愈发勾的人想要犯罪,厉南泽重重的捏着她,只想将人揉进怀里方肯罢休。

阮萌萌等了片刻,没听到他吩咐,深呼吸,手往下移打算继续,却被厉南泽按住,他艰难的平复着呼吸,“把衣服穿回去,下楼吃饭。”

他边说边替她拉好衣服,心里的旖旎被阮萌萌那瘦骨嶙峋的身材尽数赶走,怎么能瘦成这样。

厉南泽临时有电话去了书房,阮萌萌独自下楼,就见餐桌上早已摆满饭菜,保姆候在桌边满脸笑意,“小姐,先生吩咐这些您务必要吃完。”

“吃、吃完?”阮萌萌瞠目结舌。

“是的,您慢用。”保姆说完,就转身离开。

阮萌萌留在原地,苦大仇深的看了眼面前饭菜,拿起碗筷准备努力。

好容易将手里的牛奶喝完,门铃突然响起,她赶忙放下空杯过去开口,就见个身穿白色西装裙的女人站在门外,栗色波浪卷,精致妆容,从里到外透着精英范。

她看到阮萌萌先是错愕,紧接着怒意顿显,“你怎么会在这?”

阮萌萌也没想到会遇到她,当即双手抱胸斜靠着门框,趾高气昂,“我在哪里,管你什么事。”

女人朝她冲过来,“那你来的正好,上次我有事没空理你,这回我就跟你算算账。”

她指甲尖尖,竟然是朝着阮萌萌的脸而来,阮萌萌暗她狠毒,闪身避开,嘴里不忘反击,“上次你撞我的事儿还没跟你计较呢,现在还想恶人告状,要不要脸啊。”

说来也是她活该,那天阮萌萌在找对象碰瓷的时候,正好碰到她不遵守交通规则,在堵车的时候胡乱加塞,弄得其他车主哀声哉道。

阮萌萌还愁没法下手呢,这辆车倒是自己送上门来。

女人啐她,冷笑着开口,“你要是有点羞耻心就不该提上回的事,年纪轻轻不干好事整天想着坑蒙拐骗,如果我是你爸妈,都觉得恶心。”

阮萌萌笑嘻嘻的表情微滞,旋即冷下来,她站在原地不多不避,任由女人扑到跟前,然后攥住她手腕,“你再说一遍?”

女人没来得及恼怒自己被她控住,就听到这句话,她当即重复自己说过的话,为了让阮萌萌听清楚,特意放缓语调,字字顿停,“我说,如果我是你爸妈,都会觉得恶心。”

“啪——”

清脆利落的巴掌扇在她脸上,女人失声惊叫,满脸不可置信的抬头,“你居然敢打我?”

“有什么不敢的。”阮萌萌退后半步,躲开她挥来的手,“要是你还敢乱说话,我今天就让你趴着走出去。”

阮萌萌没学过防身术,但这些年在外面混出来的经验,也足够教训这趾高气昂的女人。

“贱人,今天我要是不教训……”

“闭嘴!”

话没说完,男人的厉喝传来。

厉南泽打完电话从楼上下来,将这争锋相对的一幕收入眼底。

“南泽哥,你终于来了,这贱……女人她欺负我。”大概是想塑造个好形象,硬生生将话扭过弯来,“她是谁,怎么在你这里?”

阮萌萌把手背到身后,低头站在门边拿脚画着圈圈,拿眼偷觑对方。

厉南泽眉眼淡淡,“我的事,需要你过问?”

“南泽哥,你别生气……”女人摸不准他的脾气,试探着问,“我不是要管你的事,只是怕你被有些心术不正的人哄骗了!”

厉南泽蹙起眉头,“莫唯心,我的人,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你的人?”莫唯心立刻捕捉到话里的重点,一张俏脸扭曲的吓人,“你们什么时候……?”

厉南泽显然不会回答,“有的话,我只说一次,要是没事,你就走吧。”

“你赶我走?!”莫唯心表情皲裂,恼羞成怒,“南泽哥,她是你什么人!?明明就是她先针对我,难道我还要任由她欺负吗?”

“有意见?”厉南泽反问。

莫唯心没想到他竟然会默认,浑身气的发抖,她狠狠跺脚,“南泽哥!你就不辨是非吗?”

她是莫氏千金,从小到大都是被捧着哄着的,哪怕因为喜欢厉南泽,也是从来都留有面子,还没被这么狠狠羞辱过。

“走不走?”厉南泽连话都不屑再答复她,二度下了逐客令。

莫唯心觉得难堪其辱,气的扭头就走,经过阮萌萌时,狠狠撞着她肩膀离开。

阮萌萌没防备被撞的差点摔倒,还是扶着门框险险站稳。

“过来。”厉南泽朝她招手。

阮萌萌站心里忐忑,慢慢腾腾的磨蹭过去,好半天过去,还没离开门边半米,厉南泽等的不耐烦,眯眼威胁,“我数三下,如果还没到我面前,后果自负。”

“三……”

心头一凛,阮萌萌像颗炮弹似得,“蹭”的蹿到他面前,立正挺胸,“有事吗?”

厉南泽被她这谄媚样儿逗笑,揉揉她脑袋,“说吧,刚才是怎么回事,不准有隐瞒。”

阮萌萌满心抗拒,想揭过话题,被厉南泽略带威胁的视线盯着,只好老老实实把两人的过节交代出来,当然,没忘记从中抹黑对方,美化自己。

厉南泽听完,未置可否,轻轻捏住她下巴,“你倒会给自己贴金。”

“都是事实。”她嘟囔。

“以后要是再碰到她,别轻易跟她对上,她是莫氏千金,要是想对你动手,简单的很。”厉南泽也没多说,只是提点她。

躲过一劫,阮萌萌立即从恹恹的状态中恢复过来,眼里浮现点点笑意,点头答应下来,“我知道了!可是,你是怎么跟她认识的,什么关系。她还到你家里找你……”

她随口问道,话音落才觉得唐突,捂着嘴巴,用眼神示意:你当我没问。

家有萌妻心尖宠-阮萌萌, 厉南泽-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44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