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医妃好心计-安夏, 北冥萧-穿越重生小说

绝色医妃好心计-安夏, 北冥萧-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凌虐穿越

夜凉如水,黯淡的月光洒下,照在太师府若大的院子里。

“小贱人,这次看你还不死!”妇人将手中的药强行灌进了安夏的嘴里,见她在榻上垂死挣扎着,脸上的笑意深了几分,将碗扔到地上,冷冷说着,一边转身对着门外招了招手。

进来两个下人,粗手粗脚的将安夏用席子卷了,扛着出了院子就扔到了一辆车上,车子驶出了城效,下人便将安夏丢在了乱坟岗子上。

“这赵姨娘还真狠,不怕夫人查出来,到时候要是老爷怪罪下来,我们大家都没有好果子吃。”一个下人低声说着。

“夫人都活不了多久了,还能查赵姨娘,现在,可是赵国侯势大,老爷都巴不得夫人和大小姐消失,好赶紧扶正赵姨娘。”另一个下人不屑的说着。

一边抬脚踢了席子里的安夏一脚:“可惜了这京城第一美人儿,就这样死了……”

安夏被一脚踢得醒了过来,刚才也迷迷糊糊的听到两人说的话了,此时只感觉心口气血翻涌,五脏六腑灼烧般的疼痛,以她行医多年的经验知道自己是中了剧毒。

直到那两个下人离开,四周没有半点动静,才忍着痛意从草席里爬起来,从袖子里拿了一根绣花针,穿越到这里有两日了,她知道自己的处境不怎么好,防范于未然,便随身带了一些针。

此时手都开始发抖了,却精准无比的给自己的几处大穴下针。

将身体里的毒除干净,足足用了两个时辰的时间。

“姑娘好医术。”黑暗中,一男子的声音有些突兀的传了过来。

安夏僵了一下,低喝一声,手中紧紧握了绣花针:“什么人?”

这荒郊野外的,还是在乱坟岗,突然冒出来一个人,当然会让人心生惧意,第一个念头就是有鬼!

“过路人。”男子从山顶走了下来,回答道。

刚刚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安夏还有些虚弱,此时正坐在草席上,手拄着地退了一下,低头就看到身边全都是森森白骨,额头立即冒出一层细密的冷汗。

“如果猜的没错,太师府的赵姨娘给你灌下的是鹤顶红,这样你都能自己解毒,在下佩服。”男子已经站到了安夏的对面,声音不高不低:“在下只是路过太师府,竟然让在下看了一场好戏。”

安夏抬头瞪他,此时,不远处有人拿着灯笼跑了过来:“公子,此地不宜久留,湿气太重!”

借着灯笼的光线,安夏才看清楚来人。

男子的面色有些苍白,五官精致,菱角分明,一袭白衫,影子在坟地上拉的老长。

紧握着手中的绣花针,安夏没有接话,只是看着这主仆二人。

见安夏不接话,男子笑了笑:“倒是个聪明的主儿,这样,我们谈一个条件。”

安夏知道,这人一路从太师府跟到这里,一定是有什么目的的,所以不必自己开口,那样只会太被动。

她险些死在赵姨娘手里,这个仇,一定加倍复在赵姨娘的身上。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如何谈条件?”安夏的精神已经缓了许多,此时还是满身戒备的说着,更是一脸的防备。

“你只要知道,我能助你报仇。”男子的声音很温和,说话时,轻轻咳了几声。

一旁的随从似乎有些急,举着灯笼直跺脚。

看得出来,这男子的身体不怎么好,面色过份的苍白,若不是地上长长的影子,安夏都以为自己撞鬼了。

“你?”安夏一脸还疑,轻轻拧了一下眉头,她对太师府的情况也大致了解,这正主的母亲是个胆小懦弱的主儿,虽然是太师府的正牌夫人,却一直都被赵姨娘踩着,再因为娘家失势,在府上更没有地位了。

堂堂的嫡出大小姐,都被害死了,她穿越而来,也险些死在这里。

这赵姨娘也够大胆嚣张了。

男子站在那里,面色如常,剪着双手,安夏坐在地面,他们就那样对视着。

半晌,安夏才点了点头:“好,你现在先送我回府,不要惊动任何人。”

“我会送你回安府的。”男子应了:“不过,我的条件,你也要答应。”

“当然。”安夏没有再犹豫,她现在只能依靠这个男人了,不然她就算解了身体里的毒,也会死在这荒郊野外。

她没有问男子的条件是什么,自古医者不自医,她安夏却能给自己解毒,想来这男子看中的便是她的医术吧。

挣扎着站了起来,安夏随男子上了山,一同坐进了马车里。

安夏的衣着华贵,气质不凡,让人不能小觑,随在男子身边的下人几次想说什么,都忍了。

安夏更明白,敢答应无声无息将自己送回太师府,这个男子也不是一般人,身份定不是自己能随便猜测的,便也没有多问什么,一路无话。

第2章 如何进府

站在安府门外,安夏狠狠握着拳头,她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就将自己扔在了这里,这是不惊动任何人送自己回府吗?

真是可恶!

现在她必须想办法回府。

而街上人来人往,却都在说着安家大小姐与人私奔一事。

这个赵姨娘还真是狠毒,毒死正主,还要让她名声扫地。

而安夏站在安府迟迟不离开,很快就引来了众人的围观,毕竟安夏一身锦缎,容貌倾城,人们想忽略她都难。

“这不是安家小姐吗?不是说跟人私奔了吗……”

“是啊,府里的下人传出来的,半个皇城的人都知道了,现在市井茶肆都在议论这件事呢。”

“真是看不出来啊,这大家闺秀也能做出这种下贱之事……”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极难听,安夏只是低着头,不为所动,似乎很胆小懦弱的样子。

这样更引来了更多的围观者,几乎将相府外的一条街都堵住了,更是指着她议论着。

太师安书成的脸色相当难看,安夫人更是坐立难安:“老爷,这里面一定有误会,小夏一向胆小,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

一旁的赵姨娘脸色不怎么好看,双手微微握成拳头,一边看了一眼身侧的婆子,才看向安书城:“是啊,老爷,一定有什么误会,府外的一定不是大小姐。”

安书城的老脸更黑了,瞪了一眼安夫人,眼底全是厌恶。

又看向赵姨娘:“去将府外的人都打发了,相府的脸都快丢尽了。”

安夫人有些急,想说什么,却被安书城又瞪了一眼,只能乖乖的坐了回去,一言不敢发。

红叶去后院了,却迟迟不见踪影,不知道安夏是否还在后院,如果在,安夫人还能放心一些,如果不在,她也活不下去了。

相府外人满为患,都盯着安夏,而安夏从始至终都是一副淡淡的表情,低着头站在那里,她知道,相府的人,比自己更急,所以她不急。

果真,不多时,大门被推开,赵姨娘与一众家丁走了出来,此时的赵姨娘却端的夫人的架子,她身边的婆子直接开口说道:“什么人胆敢在太师府前闹事?”

不等婆子的话落,安夏已经一个闪身避开围过来的家丁,扑到了赵姨娘的怀里:“娘,你怎么才出来,女儿没脸见人了,呜呜……”

她的动作极快,让准备来拿人的家丁们有些懵。

而她一扑到赵姨娘的怀里,就将事先捏在手里的簪子抵在了赵姨娘的心口,一边附在她的耳边,冷声说着:“不想死,就乖乖配合,否则谁也别想好过。”

赵姨娘本是一脸嫌弃,准备将安夏一脚踢开的,此时却是脊背生寒,僵硬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更有些不可思议的瞪着安夏:“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你把我逼到绝路,就别怪我无情。”安夏还扑在赵姨娘的怀里,在外人看来,她们倒是母女情深。

外围的议论声又响了起来,声音都不高。

“管家,扶大小姐回府……”赵姨娘的眼珠转了转,大声吩咐道。

“娘,等一等。”苏夏就知道这个女人不好对付,忙大声说道:“母亲会让我回去吗?我做出了这种败坏门风的事情?”

娘和母亲两个称呼,苏夏咬的很重,在场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这皇城谁不知道安府有两个女儿,一个是嫡出一个庶出。

刚开始安夏喊赵姨娘一声娘,人们只以为出来的是安夫人,现在看来,却是一个姨娘,而他们也就自动的想像了一下安夏的身份。

“真是丢人现眼,庶出的就是上不得台面……”

“是啊,这安夫人也不出面,这种人,怎么能让她回府呢,应该浸猪笼……”

“看来传言有误,不是安府大小姐与人私奔,是安府庶出的二小姐不要脸……”

赵姨娘还想说什么,安夏手中的簪子用力,刺得她心口生疼,不敢乱动了,她是诡计多端,却十分惜命。

此时想扳回一局也来不及了。

心头懊恼,更是气得脸色苍白。

“娘,爹爹最疼你了,你可要好好求求爹爹,女儿无知,赵公子无情,绝对不会有下次了!”安夏一边哭一边说着,声音不高不低,外围的人却听得一清二楚。

不多时,安府庶出的二小姐与人私奔未果哭闹回府的事情便传偏了皇城,更有人替安夏正名。

赵姨娘咬牙切齿的应着,一边瞪向身边的李婆,那李婆也一副见鬼的样子,大气也不敢出,早就乱了分寸了。

她可是亲手给安夏灌了鹤顶红,看着下人用席子将她卷着带出安府的。

现在活生生的站在这里,她当然会怕,所以,平时利落的嘴皮子,此时也不听使唤了。

“安府没你这样的女儿……”赵姨娘觉得脑袋疼,她不能就这样毁了自己女儿的名声,所以,必须得翻牌,一边说一边抬手给了安夏一巴掌……

第3章 翻转局面

赵姨娘也管不了太多了,她今天一定不能让安夏进安府,否则一切就成定局了。

被打了一巴掌的安夏只冷冷笑了一下,握着簪子的手紧了紧,直视着赵姨娘:“娘,你怎么可以打我?是你让我与赵公子离开的,更让人说是大姐与人私奔了,以保我的名声和肚子里的……”

她苏夏今天是豁出去了,看看谁更狠。

“闭嘴,我不是你娘……”赵姨娘现在要疯了,她怎么也没想到,安夏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一边喊一边又抬手拍向安夏,她觉得天要塌下来了,她女儿的名声今天要彻底的毁了。

毁在安夏这个小贱人手里了。

其实赵姨娘这样喊,是想让众人知道,安夏不是她的女儿。

可是人们都曲解成了她是恨铁不成钢。

“娘,你不能不要女儿,女儿现在一无所有了……”安夏边说边抬手狠狠按住了赵姨娘的手臂,几乎捏碎她的手腕骨。

一边附在她耳边咬牙切齿的说道:“不想死,就带我回府。”

安夏的戏演的差不多了,不必再浪费时间了。

赵姨娘痛得直抽冷气,她不知道安夏什么时候这么可怕了,看到她那样嗜血的眼神,竟然不敢反抗,只能乖乖点头。

“将这些人都轰走,都轰走!”安夏冷声说道。

不多时,看客便如退潮一般退的一干二净了,周遭安静极了。

只有安夏和赵姨娘狠狠对视着。

“这一切都是我还给你的。”安夏咬牙说道,一边抽回簪子,大摇大摆的走回自己的院子。

至于后面的事情如何处理,她就管不了着了。

对面茶楼,白衣男子一脸浅笑,手中端着茶杯:“不错,有魄力。”

“三……公子,这个安大小姐可不好惹啊。”一旁的书童摇了摇头:“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扳回局面了。”

“好戏才刚刚开始。”白衣男子品了一口杯中茶,放下,起身便走。

走的潇洒利落。

书童又看了安府一眼,此时大门已经紧闭。

安夏这一出戏,让安府庶出的二小姐直接成了皇城的头号人物,处处都在议论着,什么与人私奔,珠胎暗结……

“怎么回事?”安书成瞪着一脸铁青的赵姨娘,他没敢出去,怕丢人。

赵姨娘现在也无话可说,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她这是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的女儿害惨了。

随在她身边的婆子则去找安府的二小姐安思了,这一次,赵姨娘的跟头栽大了。

她这些的努力都白费了。

“老爷要给妾身作主啊……”赵姨娘红着眼睛跪到了安书城的脚边:“大小姐她,她欺人太甚……”

一边将外面发生的一切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安夫人的脸色更难看,也跪在了安书成的脚边:“请老爷明鉴,安夏绝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你养的好女儿……”安书城的脸色铁青,抬手就给了安夫人一巴掌,力道之大,直接将安夫人甩到了一边。

“住手。”安夏不等回到院子就想起了安夫人的处境,忙快速赶了过来,就看到安书成打人的一幕,也紧紧握了拳头。

“逆女!”安书成上前一步,抬手就打向安夏。

他安书城的脸都快被丢光了。

安夏站在那里一动不动,面上是冷冷的笑意:“还有一个月,我便嫁入东宫了,爹爹觉得我这张脸要是毁了,会怎么样?”

这句话,让安书成的手生生停了下来,就在安夏的眼前,狠狠握成了拳头,气得咬牙切齿。

其实赵姨娘的这点手段根本不够看的,不过安书成没有管,他本想借着这个机会将安夫人母女二人逐出安府的,到时候,就能名正言顺的扶正赵姨娘了,他也能借太尉府的势力了。

可是现在安思的名声却全被安夏给毁了,他想扳回局面已经难了。

他无法攀上赵太尉,就不能放弃太子。

而且安夏是皇上下旨定下的太子妃,只要安夏好好的活着,除了皇上收回圣旨,否则无人能左右这件事。

所以,安书成只能忍了。

安夫人早就吓出了一身冷汗,她没想到安夏这么大胆,敢直接对上安太师。

赵姨娘更是不可思议的瞪着安夏,在府门前时,她知道安夏是无路可走了,才会那么疯狂,没想到,现在对上安太师也这样大胆嚣张。

对,现在的安夏就是嚣张。

“你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安太师不能打安夏,便恨恨瞪了安夫人一眼,这几年来,安夫人娘家势力越来越差,却占着安夫人的位置,安太师早就想将她逐出安府了。

好好的一次机会,就这样被安夏毁了。

安夏已经扶起了安夫人,面色很难看,一边看向安太师:“爹爹心里应该清楚,这不关我娘的事。”

一边说一边拿出手帕给安夫人擦掉嘴角的血,狠狠瞪了赵姨娘一眼,又看安太师:“倒是有些人,爹爹要防备些了,堂而皇之的要毒死你的女儿,还能做的天衣无缝,要是哪天起了异心,连爹爹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除掉。”

第4章 以牙还牙

说完,安夏就扶着安夫人大遥大摆的离开了。

赵姨娘的脸色一青,忙跪到了安书成脚边:“老爷明鉴,妾身处处都是为老爷着想,为安府着想啊。”

安书成的神色不佳,看了一眼赵姨娘,又看了看离开的安夏和安夫人,眼底的神色变了又变,才冷哼一声,一甩袖子出了大厅。

留下赵姨娘一个人半坐在那里,狠狠握了拳头,眸子里散发着阴冷的杀气,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安夏,竟然学聪明了,哼,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安夏,你这样顶撞你父亲,他怕是不会放过我们母女的。”安夫人叹了一口气,一脸惧意,无奈的说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娘,你既然对这府上的事情不闻不问,就一直也不要管了,我自有主张。”安夏有些无奈,像安夫人这样,早晚让赵姨娘玩死了,怪不得这府上一切都由赵姨娘说了算。

还隐隐有替代安夫人的趋势。

安夫人还想说什么,安夏忙打住了:“好了,娘,你先休息吧,放心,今天这样的事情一定不会再发生的。”

才吩咐院子的丫头好好照顾安夫人。

回到自己的闺房,地上碎掉的瓷片还在,安夏紧紧攥了拳头,看来安太师封锁了外面的消息,府里还不知道。

“小姐!”门被推开,丫头红叶和往常一样走了进来,手里端了盆清水。

安夏缓过神儿来,看了红叶一眼,眸底寒气袭人,她昨天被下了毒,任何人都不能相信,特别是这个丫头竟然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不知是不是伪装的太好了。

“小姐……”丫头红叶愣了一下,从未见过安夏如此戾气的眼神:“你怎么了?”

“没什么。”安夏收了情绪,细细打量红叶:“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半夜我口渴唤你,怎么不应我,害得我将水碗都打碎了。”

红叶低了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片,不觉有它,却是声音低了低:“昨天赵姨娘让红叶去帮忙做绣活儿了,大小姐的婚期近了,婆子们忙不过来。”

安夏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这个红叶是不是奸细还得再慢慢观察。

安思是赵姨娘的女儿,这会儿已经知道了外面发生的一切,气不过,此时疯了一样冲进安夏的房间,一边破口大骂:“大姐,是你不要脸的与人私奔,竟然给我的脸上抹黑,你今天必须得给我的一个交待……”

这架势,根本不将安夏这个嫡出的大小姐放在眼里,敢如此的大呼小叫。

这根本不像一个庶女,反倒更像嫡长女。

不过这一次安思的确背了黑锅,而且名誉尽毁,想要翻身已经难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他们母女自作自受。

安夏听着这声音,冷哼了一声,她还没找赵姨娘母女算帐,他们倒是学了恶人,找上门来了,来的正好。

一边吩咐红叶退出去,一边起身将地面上的瓷碗碎片放在了门边,笑意更深了几分。

安思横冲直撞的闯了进来,根本就是目中无人。

只是一走进来,便惨叫了一声,蹲在那里不顾形像的大骂:“啊……安夏,你竟然敢算计我……”

安夏一边皱眉一边捂了耳朵,却是一脸笑意的走出来:“这不是庶妹吗,你要来,怎么也不让下人通报一声,没事吧……”

此时安思半坐在门边,一只脚踩到了瓷器碎片,有血溢出来,泪眼朦胧的瞪着安夏,眼里的恨意毫不掩饰。

“二小姐……”这时,赵姨娘的宅斗助手跑了进来,就是给安夏灌下毒药的李婆,她动作慢了些没能拦住安思。

其实她也是有意的,她昨天亲手给安夏灌了毒药,还亲眼看着两个家丁将安夏的尸体抬了出去,而早上,这位大小姐却回了安府,还在安府门前演了一出好戏。

她觉得一定是有什么人在暗中帮助安夏。

刚好用安思来试探一下。

安夏见那李婆走进来,牟足了劲抬手狠狠给了他一巴掌,然后厉声喝道:“你是怎么照顾庶妹的,竟然让她受伤。”

他婆被安夏打的有些懵,抬手捂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安夏,更有些反映不过来,她倒是在安府外面看到安夏演的那出好戏了,只以为是有人在暗中帮助安夏,帮她出了主意。

现在,安夏竟然敢出手打她了!

而且还安了一个堂堂正正打人的理由,为了安思,这让李婆无话可说,只能忍了这口闷气,要知道她可是赵姨娘的得力助手,赵姨娘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全是由她来做的。

她现在可是赵姨娘面前的红人儿,就连安夫人都不敢直接得罪她。

不过安夏才不管那么多,这些都是自己的仇人,她要一点点的报仇。

“奴婢知错。”这李婆倒是聪明人,安夏从安太师那里出来,都是完好无损的,那么她更要小心翼翼的应付这位大小姐了。

看来,一碗鹤顶红,让这位大小姐开窍了。

安思甚至忘记了疼痛和恨意,不可思议的瞪着安夏,这位胆小如鼠的嫡姐竟然变了个人似的。

安夏打完了那婆子,又继续低头看安思:“庶妹的脚留了这么多血,快去找个郎中……”

“是,大小姐……”李婆不敢造斥,乖乖的应了一声,不过眼底却满是狠意,她在安府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遭此待遇,被安夏打过的脸,一直都火辣辣的疼。

“你是人是鬼?”安思忍着痛意,突然想到了什么,这安夏的前后变化似乎太大了,此时双手捂嘴,吸了一口冷气,面上全是惧意,她甚至不敢去看安夏。

“庶妹此话何意?好端端的,怎么咒我是鬼。”安夏一副不解的模样,眨巴着眼睛看安思:“这话可不能让爹爹听到,定会责罚你的。”

安夏知道,太师安书成更对自己的不满,不过,他刚才没打自己,就是忌惮自己这个太子妃之位的,对于这样的父亲,她宁愿没有。

不过,地位摆在这里,安夏如此说,也让安思怕了,不敢接话,再多怨恨也只能忍了。

此时的安思心中更是惧怕,昨日明明将鹤顶红给安夏灌进去了,就是神仙在世,都束手无策吧,可安夏却完好无损的站在她面前,一时间人鬼难辨了,她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脚受伤一事。

“来人,抬二小姐回东院。”安夏又对着门外喊了一句。

然后又低头一脸温柔的对上安夏:“好了,庶妹,你这脚受伤了,得回去好好养着了。”

说罢安夏转过身,本来带着笑意的脸上却罩了一层寒霜般,带着凛然杀气。

让安思感觉有些冷,抱了抱肩膀。

这时李婆返回来身边带着两个丫头,扶了安思就走。

安思心头不惴惴不安,在安夏面前,竟然是有没了平日的嚣张跋扈,出了安夏的院子,便抬起没有受伤的脚,狠狠踢了一脚为她办事的李婆:“没用的东西,看你如何向我母亲交待。”

“二小姐,老奴眼睁睁看着她不行了,才出来的……”李婆的脸色很难看,她也想不通是怎么回事,而且现在的大小姐变了个人似的,不好琢磨。

这一次的事情,的确让她办砸了,没毁了大小姐,反倒毁了二小姐的闺誉。

“你的意思本小姐刚刚撞鬼了?”安思又踹了婆子一脚,面色狰狞,咬牙切齿:“安夏,你休想顺利嫁进宫中,我一定将属于我的一切夺回来的!”

绝色医妃好心计-安夏, 北冥萧-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79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