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色:冷爱藏情-凡黛, 殷楠奇-总裁豪门小说

婚色:冷爱藏情-凡黛, 殷楠奇-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灰姑娘的婚礼

山水别墅,殷家少爷殷楠奇的别墅,繁花锦簇,豪车汇集,一片气派,今晚是殷家少爷殷楠奇和平民家女儿凡黛的婚礼,宾客如云,皆来自上流社会。

在郑重的仪式和晚宴之后,是彻夜狂欢的盛宴,新郎新娘的父母以及上了些年纪的长辈都已各自归去,年轻的名流们开始走近貌美的名媛,通宵新婚派对才刚刚开始……

新娘凡黛一个微笑着优雅的招呼来往的宾客,新郎殷楠奇却不知所踪,在三三两两的一堆的人群中,她略显得孤单……

清冷月光落在凡黛细白如凝脂般的脸颊上,泛着迷人的光华,美眸仿若高原上的湖水清澈盈盈,细长卷翘的睫毛在她温润的脸颊上落下淡淡的阴影,眼皮微动,那两扇睫毛就像是雨蝶在扇动翅膀上的露珠,朱唇微微启,勾起多少春心欲动……

她端着高脚杯,四处寻找着新郎的身影,心情有些失落……

一个服务生走过来对她说:“殷夫人,少爷请您到后花园的湖心亭,要给您一个惊喜!”

“谢谢!”听到这个消息,她释然一笑。

来到别墅的后花园,只见一片漆黑,别墅里灯火通明热闹气氛似乎与这里无关,除了草虫叫声,还有清冷的夜风吹着枝叶发出的沙沙声……

她提着婚纱,踮着脚尖在石子铺成的花园小路上行走,高跟鞋15厘米高的细跟被夹进了石缝,好不容易拔了出来,却掉了鞋跟……

她试着把掉了的鞋跟再粘上去,反复几次却毫无用处,她心里着急,楠奇在湖心亭等着她,她干脆脱了鞋子,提着婚纱向湖心亭奔去……

湖心亭。

一个穿着白衬衣黑裤子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那里……

“楠奇!我来了!”她气喘吁吁说。

“宝贝,你让我等得好苦啊!”一个陌生的男声带着奸笑响起,那个男人回过身来。

“你不是楠奇!”凡黛心里大惊,想要逃跑已经来不及了。陌生男人的手快速的将她的手腕握住,接着她被拉进了他的怀中。

“你是谁?放开我!你这个流氓……唔……唔……”她刚要大声叫喊,就被男人捂住了嘴,拖往花园黑暗角落……

偏僻无人处,男人把她按在树干上……

她拼命挣扎着,躲开他肮脏的唇,无奈这个猥琐男的力道强大,她敌不过他,只有苦苦哀求,希望他能大发善心,放了她!

“求你放了我!今晚是我的新婚,求你不要毁了我的幸福……”她很快就被他按住,整齐的发髻在挣扎中松开,蓬松凌乱的披散在她如玉的香肩上,楚楚可怜的美目滑落下凄清的眼泪,绝望中祈求着。

“好吧!老子会让你在新婚之夜性福性福……”他的狼爪扯开她洁白的婚纱……

“求你,求你放了我,求你……”

这场婚姻是她梦寐以求得,一个月以前,她在出租屋楼下偶遇富家子弟殷楠奇,本以为是一场萍水相逢,谁知道,之后的一个月里,殷楠奇不顾上流社交圈子里众人的目光,狂追她,让她感动,让她爱上他,心甘情愿的嫁给他!

她只是一个平凡的女孩,父亲是个小生意人,母亲因为身体不好常年住在医院里,她从来没奢望过灰姑娘的故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然而这一切都发生了,那天她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回来,把自己的钱包落在出租车里,快要走进小区的时候,有个身材伟岸的男人拿着她的钱包冒着雨从马路对面向她跑来,风度翩翩、与众不同,就连跑步的姿势也散发高贵的气息……

从那天开始,她就爱上她的新郎殷楠奇,嫁给他就成了她的最大的梦想。

她的婚姻,她的梦以及她对幸福的渴望,不能毁在这个猥琐男的手里……

第2章 他眼里的她

她抬起腿,重重的在他的要害处顶了一个膝盖……

“哇!哇!哇!”猥琐男发出疼痛的嚎叫,吃痛的放开了她。

凡黛趁机从地上爬起来,突然间花园里灯火通明,照亮了每个角落,刚才还在别墅里吃着、笑着、聊着的宾客们正朝她所在的地方走来……

狼狈不堪的一幕被他们看在了眼里,一片闪光灯咔嚓、咔嚓的闪起,为什么这么巧?偏偏这个时候,他们就来到了这里!一大群人凑热闹的聚集着,还不停的拍照,而殷楠奇就站在这群人的中间……

她原本华美的白色婚纱,已经残破不堪,她难堪的用双手挡暴露在空气中胸部……

“没想到嫁到豪门的平民女凡黛竟然在大婚的时候偷人……”

“所以说啊,身份低贱的女人行为也低贱,找老婆一定要找门当户对的!”

“这女人真要不得啊……”

围观的宾客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不是这样的,是他用强未遂!”小小的她衣衫褴褛、无助的站在人群面前,极力为自己澄清。

流言蜚语并没有因此而停止,热议声一浪高于一浪……

她拖着残破的婚纱,朝新郎殷楠奇跑去,在她眼里,只有躲进他的怀抱,她受伤的心才有个依靠……

只是她没想到,刚到他面前,一个超疼的耳光便落在了她的脸上,耳朵一阵轰鸣,听不到别人议论什么,这世界只剩下她和他……

他的目光是那么冷清,冷清到让她怀疑他从来没有爱过她……

凡黛不敢相信刚才那个几乎把她脖子给扇断了的巴掌竟然出自殷楠奇之手……

“楠奇,我是受害者!”她那双刚才在挣扎中被锋利的石子划破了的手,颤抖着拉住了他的高档无皱褶的衣袖,

“滚开!贱货!”他的手猛然一抬,将袖子从她的手中抽出,她的身体失去平衡,摔在地上……

这个时候,他不是应该保护她的吗?怎么会……

楠奇,一个小时前他信誓旦旦发誓说要相信她,爱她一辈子!

现在他却冷漠的像围观者一样看她衣衫凌乱的摔在地上……

她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无情的人真的是她的新郎殷楠奇吗?

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站在她的面前,那张刀削斧凿般英俊不凡的脸傲慢的向上昂起,狭长的眼睛微微眯着,像神睥睨众生般,睥睨着渺小的她……

自从认识他以来,她第一次觉得他和她之间有天与地那么遥远的距离,“楠奇,真的是那个猥琐男想要侵犯我,要不是我拼死反抗……”

“够了,我不想听!你每说的一个字都让我觉得恶心!”他眼里冒着一股无法抑制的怒火,脸色铁青,一字一句都像狮子震人心肺般的怒吼。

“楠奇……”

“别整天装着一副清纯玉女的模样,第一天见面,你就迫不及待的爬上我的床,不都是为了钱吗?跟你爸一样,长着一副爱钱的嘴脸,看了惹人烦!”这句话恨恨的从他紧咬着的牙缝中挤出来。

“原来在你眼里我竟然是这么的不堪……”霎时间,她听到自己梦破心碎的声音,梦与心碎裂一地,晶莹泪水从她的眼里一颗一颗的落下,长卷的睫毛上沾着细小的泪滴,婆娑的泪眼幽怨的看着他,戚戚然犹如一枝梨花带雨。

第3章 跟她走了

“楠奇,别理她!”声音来自于一个身穿裹胸红裙的妖娆女子,脚上穿着最时尚的红色高跟鞋,路灯昏黄的灯光勾勒出她精巧粉饰过的脸,脖颈上那条价格不菲的蓝钻项链,标志着她的身份和凡黛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她把手跨到了殷楠奇的臂弯里,殷楠奇回了声:嗯。两个人便双双转过身去,背对着凡黛,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他的手扶在她的腰上,渐行渐远,他们的步调那么协调一致……

“楠奇,她是谁啊?为什么你跟她走了?”凡黛的声音很轻,轻得连她自己都听不见了。

这时,她才看见那些围观她的人,意兴未减,那起相机、手机对着她拍照……

大多是所谓的名媛,看着现实版灰姑娘的落魄,赶紧抓拍,传到网上,标题都是千篇一律的贫贱女凡黛新婚之夜勾搭男人……

“都攀上高枝了,还不知检点……”

“她这种女人就是贱!”

“这种事只有那些为了钱不顾一切的贱人才做得出来!”

“真不知道殷大少为什么会娶她这种人……”

耳边充斥着各种怪里怪气的声调,她们的脸都在嘲讽的笑……

凡黛才明白,原来自己来错了地方,这是她们名媛的世界,容不得一个平凡的女孩出现,和殷楠奇一个多月的恋爱已经让她们嫉妒得发疯,今晚她又披着婚纱嫁给了他,她们不愤恨才怪……

只是,楠奇,他和她们想的是一样的吗?为什么他跟着别的女人走了?知道她被猥琐男侵犯,竟然对她大加指责,还毫不客气的问候了她全家……

她的心一下子跌进了谷底!

婚礼的下半场通宵狂欢会并没有因为刚才她出现的意外而停止,围观的人渐渐散去,该跳舞的跳舞,该攀谈的攀谈,那几个说风凉话的名媛,看到殷楠奇和刚才那个红衣女子,挤出了虚伪的媚笑着迎了过去。这些人穿着华丽的外衣,戴着虚伪的面具,说着相互恭维的话……

凡黛已无心去加入他们。拖着婚纱残破,她要回房去换衣服了,她落寞的穿梭在这些衣冠楚楚的人群中,像是一个乞丐,没有人靠近她,也没有人多看她一眼,更没有人安慰她……

她悄悄的看了殷楠齐一眼,他还在搂着红衣女子和别人谈笑风生,她的存在对他而言完全是空气……

这是她和他的婚礼,她却像一个无关的人,除了给大家看了一场热闹之外,她一点作用都没有……

这世上有没有比她更丢脸的新娘?

他为什么在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这样对待她?这么迫不及待的告诉所有的人,他根本就不爱她!

她想一个没有灵魂的人一样,飘回他们的房间,浴室里,她将蓬头的水调到最大,冰冷的水冲刷着她玲珑的身体,却冲刷不了她心里那股耻辱的感觉……

围着浴巾走进更衣室,殷楠奇让人给她添置的衣服,全放在了这里,她落寞的随意在房间的更衣室的角落里捡起一条落在地上的裙子换上,更衣室里这么多漂亮的新衣裙,只有这一件没有吊牌,她偏偏就穿上了这一件,要是她知道这条裙子的主人并不是她,她绝对不会穿上这条裙子,之后也不会发生让她倍加尴尬的一幕……

脑子里满是那个猥琐男对她非礼的举动,那一幕到如今,还让她心惊胆战,她的全身冰凉,小腹隐隐作痛,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

第4章 偷看

凡黛摸了摸隐隐作痛的肚子,思绪回到了现实,她擦了擦迷蒙的泪眼……

她又来到狂野的通宵宴会现场,年轻的宾客们并没有散去,反而叫上更多的朋友聚集在这里……

“请问有没有看见楠奇?”她走进三两成堆的人群。

有些人摇摇头。

有些人扑哧一笑,带着讽刺。

听到她问题的人们用各色的眼光看着她。

她才知道自己犯了傻,自己的老公都不知道在哪儿,别人怎么又知道呢?她把腰挺得更直了,装着神态自若的样子,以掩饰自己内心深处的伤感,那些停留在她身上让她难受的各色眼光更多了……

走到一楼拐角的休息室门口,一阵嗯啊的声音让她停住了脚步,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悉?

她轻轻推开虚掩的门,从门缝里看进去,里面上演的一幕狂乱,让她的脸色苍白如纸……

凡黛的心像再一次被活活的撕开,一种前所未有的疼痛和羞辱从心底深处袭来,她紧紧握住了拳头,指甲嵌进了手心里,滴下鲜红的血滴,她忍着心里巨大的疼痛,屏住呼吸,脸色苍白如纸,她闭上饱含泪水的眼睛,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瑟瑟抖动的长卷睫毛,像可怜无力的雨蝶扇动着羽翼,她转过身无声的将娇小的身体贴在冰冷的墙上,不远处热闹宴会现场的灯红酒绿在她眼里顿时剩下了黑白两色,黑的绝望,白的苍凉,那些繁华与热闹都变成了对她的讽刺,今晚是她的新婚之夜啊!

她不要,不要听他们的欢爱的声音,就在她悲哀的捂住自己的耳朵时,他们的对话又钻进她的耳朵里,无情的把她打进了千年冰窖。

“楠奇,你到底爱我还是爱她啊?”女人娇媚的声音再次响起。

“当然爱你了!”啵!他给了她一个响亮的吻。

“为什么你娶她不娶我?”女人的声音很是埋怨。

“若水,自从家里人知道你不能生孩子的事情,就一直反对我们结婚,我想让她为我生个孩子!”男人低沉的声音响起。

女人生气的别过身去,没有说话。

“别生气了,以后等她把宝宝生下,我就和她离婚!然后和你结婚,你就是宝宝的妈妈,家里的长辈们就没有反对我们的理由了!”男人扳回她的脸,像哄小孩般的哄着她,言语间尽是宠溺。“开心些吧!你说要让她在婚礼上难堪,声名狼藉,我也已经替你做到了!”

女人扑哧一笑,搂住他的脖子,又是一阵激吻……

婚色:冷爱藏情-凡黛, 殷楠奇-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88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