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少猎爱暖妻-叶诗怡, 贺修允-总裁豪门小说

贺少猎爱暖妻-叶诗怡, 贺修允-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你的鼻孔真难看

“诗怡,那个人很可能是贺家的少爷,我只能查到这些了。地址是……”

站在古色古香的贺家老宅前,叶诗怡重又听了一遍好友林楠的语音微信。

明明七月暑气正盛,她却一身冷汗,按门铃的手如何都按不下去。

“咔哒”一声,大门打开。

“你是大夫吧?快跟我进去!”张妈一脸焦色。

叶诗怡心下一突,“发生了什么事儿?”

“老夫人突然晕倒……刚刚电话里说的很清楚了,你……”张妈将叶诗怡上下打量了一番,“不是大夫?”

“我……算是!”

“情况紧急,快跟我来!”

几乎是被连拖带拽的进了房间,叶诗怡眸光一滞。贺老夫人脸色青白,眸眼紧闭,情况非常不好。

“打120,联系直系亲属。”叶诗怡快速敛下心中纷乱,冷静说道。

在救护车来之前,她用尽全力帮贺老夫人做心肺复苏,并搭配人工呼吸。

也不知道按压了多少次,叶诗怡终于重新感受到了贺老夫人的脉搏,整个人松了口气,全身汗湿的跌坐在地上。

救护车呼啸驶来,已然筋疲力尽的叶诗怡一骨碌爬起,冷静的跟大夫说出自己的判断。

“贺老夫人应当是高血压引起的心肌梗塞,需要立即手术,已经通知家属了。”

“去医院!”

叶诗怡跟着一同上了救护车。

手术室灯亮起。

“手术需要病人直系亲属签字。”护士拿着手术同意书出来,语气急迫的问:“直系亲属是谁?”

张妈早已经吓得两腿虚软,握着手机的手更是抖得厉害,“老爷夫人去度假了,大少爷二少爷手机都没人接,三少爷肯定过不来,四小姐……”

三位贺少爷?!

叶诗怡额角嗡鸣一声。

短暂的愣怔之后,她让张妈继续打电话,而她则夺过手术同意书,毫不犹豫的签字。

“你是直系亲属吗?”护士担心出事,毕竟京都贺家可不是好惹的。

“救人要紧,出了任何事情我担着!”叶诗怡神色坚定。

护士犹豫片刻,拿着签了字的手术同意书进了手术室。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有匆匆的脚步声传来。

“张妈,现在什么情况?”

闻声,张妈瞬间找到了主心骨,“二少爷,老夫人她……”

贺修允语气坚定,“奶奶一定不会有事。”

张妈双手合十,在心中默默祈祷。

“这种手术需要直系亲属签字,张妈你签的?”贺修允突然问。

张妈心颤了颤,吞吐着,“是一个大夫,长得挺漂亮……”

“张妈,你的意思是一个陌生人?”

对上他一双深邃宛若寒潭深渊,却阴云翻涌的眼眸,张妈腿肚子抽搐了一下。

“如果等到直系亲属过来签字再手术,会错过最佳手术时机!”

叶诗怡刚刚联系了林楠,拜托她能不能再查到更加具体的情况。

林楠告诉她,贺家在京都一直很低调,网上没有多少信息。而器官捐赠手术,更是注重保密性,一切只能靠她自己。

原本就很失望,刚刚回来,又听到贺修允如此不近人情的话,心中怒火燃烧的厉害。

声音很耳熟!

贺修允眯了眯眼睛,缓慢转身。

女人扎着马尾,眉清目秀,一身白T恤,牛仔裤,额前的头发因为汗水贴在巴掌大的小脸上。

怎么会是她?

当贺修允那张如雕似刻的俊脸映入眼帘时,叶诗怡眼睛圆瞪,呼吸发紧,脸上的血色也在急剧退净。

怎么会是他?

两人对视时的神色尽数被张妈看在眼中,她首先想到的便是两人应该认识。

“二少爷,您二人认识?”

“不认识!”

“不认识!”

两道声音几乎同时响起,好似急于撇清关系似的,两人不约而同的将脸扭到另一边。

张妈嘴巴大张。

要知道二少爷向来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变化,可就在刚刚……越是急于否定,越是说明两人是认识的。

叶诗怡垂落在腿侧的手在不断攥紧,甚至指甲深掐入掌心,她也浑然不知。

三个月前,她还在M国做交换生,却不料……

想起那件事,她只觉得羞愤至极!

手术室外的气氛瞬间变得冷凝。

院长听说送来的是贺老夫人,匆忙赶来。

贺修允问:“院长,手术台上的是谁?”

语气很冲,院长不由紧张的吞了口口水。

“贺二少,手术台上的是院里最好的心内科大夫,且手术采用微创,完全不需要担心。”

贺修允微微颔首,眼角余光瞥见叶诗怡去了楼梯间,瞳眸微眯,跟了上去。

叶诗怡正盯着手机里一张全家福照片出神,冰冷的气息快速向她袭去,她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我不管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我警告你,别憋着坏心思,否则……后果你承担不起。”

无情的话语将叶诗怡心中的愤怒彻底的挑起。

“贺先生,你的鼻孔真的很难看!还有,不要总是一副高高在上,洞悉一切的表情。我是没有任何证据,但是,清者自清!”

说完,叶诗怡转身离开。

贺修允在她离开后鬼使神差的摸了摸自己英挺的鼻子。

鼻孔怎么会难看?

这女人,下作的手段层出不穷,根本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又等了一小时,手术灯熄灭。

大夫一脸疲累的走出来,“手术非常成功!”

贺修允问了下术后的注意事项,随同护士一起去了VIP病房。

叶诗怡就要进去,却被贺修允挡在门外。

“三个数,立即马上从这里消失,否则,我要叫保安了!”

叶诗怡死死瞪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二少爷,今天幸好有这位小姐,否则老夫人真的……”张妈此刻仍后怕的很。

当时她错将叶诗怡当成大夫,也幸好她懂急救!

贺修允声音沉冷,一双深邃眼眸蕴着怒意:“张妈,以后别什么人都放进来,万一是个扒手呢?”

扒手?!

张妈眨眨眼睛,那位小姐面善的很,二少爷是不是案子接多了,看谁都不像好人?

第2章 是个好苗子

贺老夫人是在第二天傍晚的时候醒过来的。

看着周围的一切,拧了拧眉。

“老夫人,您醒了!”张妈激动不已。

“我怎么了?”

“您高血压突发心梗,幸亏一位叫叶诗怡的小姐为您做了急救,之后又担下所有责任,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如果等到二少爷来,怕是……”

“那位姑娘在哪?”

贺家的家规,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救命大恩。

“二少爷不是很喜欢那位姑娘,不过今天早上她来病房看望过您。”

张妈真心觉得叶诗怡人好心善,上午过来的时候,还特地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

贺老夫人疲累的阖了下眼,“嗯。”

张妈叫了大夫,并且通知了贺修允。

贺修允接到电话后,迅速结束了会议,直奔医院。

“奶奶,好些了吗?”贺修允向来紧绷的脸在看到贺老夫人时瞬间变得柔和。

“好多了。”老夫人极力扯出一抹笑。

“有个大案,不能陪在医院。我已经联系了爸妈,除了四妹,人很快都会到齐。”

“也不是什么大手术。”

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贺老夫人心里很暖。

“怎么不是大手术?”贺修允嗔了句。

“那个叫叶诗怡的姑娘,要好好感谢。”

毕竟才醒,只说了几句话,贺老夫人已经疲累至极。

“好。”

贺修允眼风缓缓扫过张妈,眸中明显盛满怒意。

多嘴!

清楚的读懂了贺修允那个眼神,张妈心弦狠狠一抖,有些不敢跟贺修允对视。

“通知下叶诗怡,一会儿我要见她!”

大夫正给老夫人做检查时,贺修允寒声吩咐张妈。

张妈额上沁出细密汗水,怯声应下。

叶诗怡此刻正将本子上贺修允的名字划掉,手机响起,她急忙接通。

“叶小姐,二少爷想见您,半个小时后,您能到医院吗?”

叶诗怡心中隐隐浮上不安,但为了查清一切,就算是刀山火海,她也要硬着头皮去闯!

咬咬唇,“好。”

张妈刚将手机收进兜里,对上贺修允那双深邃的眼睛,心颤了颤。

或许是老天故意捉弄,因为车祸,路上堵的厉害。

叶诗怡看了下时间,不得不下车。听说公交车跟大货车相撞,现场很惨烈,她想都没想的挤进去参与救治。

“是你?”

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叶诗怡猛抬头,“王主任?”

此人正是昨天救贺老夫人的人民医院急诊科王一洋主任,很欣赏叶诗怡的冷静以及专业技术。

“既然来了,那就救人吧。”

叶诗怡点头,快速参与救治。

王一洋想,这么好的苗子,他一定要留在身边好好培养!

此时,叶诗怡早已经将贺修允在等她这事抛到了九霄云外。

看着一个个濒临死亡线上的伤者被重新救活,她心中是满满的欣慰和激动。

跟着一同上了救护车,叶诗怡冲王一洋咧嘴笑笑。

“哪里毕业的?”王一洋递了一张纸巾。

叶诗怡没接,也没有吭声,双手有些局促的交握在一起,一张清秀的小脸也忽青忽白。

“不想说就不说吧!”王一洋嘴上虽这样说,不过心中却疑惑丛生。

到了医院,叶诗怡帮着将移动担架抬下车后,一道锐利的目光牢牢钉在她的后背上,让她身子不受控制的绷成了一条线。

她咬了咬唇,转身,逼着自己表现的不那么在意。

贺修允眸光清冷,细看还带着几分戏谑,手抄兜,自她身边经过时,以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扒手也有良心?”

叶诗怡的心脏如同被子弹贯穿,悲痛的记忆快速浮上。

在贺修允即将走出医院大门时,她速度极快的冲上前去,抓住了他的胳膊。

贺修允幽深的眸光凝住在她的手上,锋利如刃。

叶诗怡心虚的松了手,“那件事是误会,不……”

“叶小姐还真的是丝毫没有羞耻心,既然你先提的,那么把东西还给我。”

叶诗怡瞬间语结。

“小叶,过来帮个忙。”王一洋大声喊道。

叶诗怡压下心中的委屈,应了声,向着王一洋跑去。

贺修允轻呵一声,拉开车门上了车。

红灯时,一个身穿白体恤,牛仔裤的女生从车前经过。

贺修允脑子里猛然闪过叶诗怡那双写满愤怒却又委屈的眼睛,眉心拧出竖纹。

他一定是脑子出了问题,否则怎么会想起那样糟糕的女人!

叶诗怡跟着王一洋进了医院,“王主任,需要我做什么?”

“有钱人向来自视甚高,别在意。”王一洋握了下叶诗怡的肩膀。

掌心的温度透过薄薄的衣料传到肌肤上,可以驱散心中的那些不快。

叶诗怡冲他感激的笑笑,“谢谢王主任替我解围。”

王一洋深目看看她,走进手术室。

正好张妈去给贺老夫人买东西,看到叶诗怡一身脏污,急忙走上前去。

“叶小姐,你这是……”

“路上遇到车祸,忙着救人。”

“见到二少爷了吗?”

叶诗怡深吸了口气,“刚走。”

张妈忙笑着道:“老夫人让二少爷一定要重谢你!”

“没什么,不需要谢。”

但见叶诗怡神色恹恹,张妈抿抿唇,“你跟我去见见老夫人吧。”

叶诗怡看了眼时间,“抱歉,我还有事,明天吧!”

“叶……”目送叶诗怡离开,张妈兀自嘀咕了一句,“这么好的姑娘,二少爷怎么就不喜欢呢?”

八字不合,一定是这样!

叶诗怡刚刚离开医院,手机便没命的响起。

她看了眼,急忙接通:“刘姐,我马上就到,路上车祸堵的厉害。”

“叶诗怡,我必须提醒你,你这个月已经迟到了五天。才月初,你就迟到了五天……”

刘姐是个大嗓门,叶诗怡只能把手机移开

“我知道,再给我十五分钟。”

通话结束,她以百米的速度向着夜风情会所快速跑去。

刘姐如同门神一般杵在门口,狠狠剜了叶诗怡一眼,“算你命好!”

叶诗怡笑笑,“我马上去换衣裳。”

刘姐拧了拧眉,看起来,的确是发生了车祸,这丫头身上全是血。

第3章 枉你是个律师

刚刚换上工作服,对讲机响起。

“小诗,323要两瓶红酒。”

“好,我马上过去。”

准备好所需要的红酒,叶诗怡进了电梯。

“再等我五分钟!”贺修允突然看到了那道纤瘦的身影向着电梯方向走去,蹙了下眉。

那个女人?!

不自禁的加快了脚步,然,电梯已经升了上去。

他盯着不断攀升的数字,觉得自己相当可笑。

她那种不堪下作的女人在这里工作有什么稀奇的?

走到另一部电梯前,修指按下按扭。

电梯停在三楼,贺修允径自向着走廊尽头走去。

“这位先生,我只卖酒,不陪酒!”叶诗怡倔强的声音传了出来。

她?!

贺修允脚步徒然一止,顺着没有关紧的门向里看去。

包间里乌烟瘴气,男人坐在她对面,双腿交叠,搭在茶几上,身边坐着两个千娇百媚的女子。

“说好了?”

贺修允修眉轻拢,周家那个风流大少周瑾?!

上流圈子的传言,但凡周瑾看上的女人,就没有搞不到手的。

只怕她今天有的苦吃了!

叶诗怡想都没想的转身便走。

手腕突然被周瑾抓住,她用力挣了两下,摆脱他桎梏的同时,指尖不小心蹭上了他的脸颊。

周瑾将手中的酒杯用力放在茶几上,“特么的竟然敢打本大少?”

叶诗怡紧了紧双手,“别说我没有真的打你,就算真的打了你,那也是因为你欠揍!”

当着这么多好哥们的面儿,被一个小丫头片子说自己欠揍,周瑾颜面扫地。

他危险的眯了眯眼睛,“臭丫头,你挺横啊!”

刘姐说过,但凡能上三楼包间的,可都是非富即贵的主儿,一旦发生矛盾,吃亏受苦的就只能是她们这些人。

在这里工作了一个星期,或许是她命好,遇到的都是很好说话的人。

“这位先生,我的横只针对那些不懂教养的人渣!”

此时,叶诗怡早已经将刘姐的那些叮嘱全都抛到了脑后。

“哈哈,阿瑾啊,你竟然被一个小丫头骂成这样,这口气能咽得下去吗?”一个男人戏谑的问。

周瑾胸臆间的怒火一拱一拱的往上冒,一双眼睛几欲喷火。

“你说谁是人渣?”

叶诗怡懒得再跟他继续浪费口水,拿着两瓶红酒准备出门。

突然……

束在脑后的马尾被人抓住,力道很大,头皮好似要被扯下来。

叶诗怡红了眼睛,不得不向着周瑾靠去。

下巴被周瑾有力的手指钳住,她怒瞪着他,“放开我!”

周瑾轻呵一声,“伶牙俐嘴,本大少倒是想要试试床上是不是也这么的泼辣!”

话落,将叶诗怡推倒在沙发里。

叶诗怡想要站起,周瑾却已经欺身压下。

“放开我!”

带着酒气的气息尽数喷在叶诗怡的脸上,让她恶心至极。

一边用力推着他,一边嘶声咒骂。

“嘶拉”一声,衬衣扣子难承重负的崩落,露出瓷白的脖颈以及锁骨,周瑾眼珠子恨不能钉在叶诗怡的身上。

“人渣!”叶诗怡咬在周瑾的肩膀上。

“啊呜——”

周瑾宛若杀猪一般嘶嚎一声,叶诗怡寻机爬起,向着包间门口快速冲去。

脚下被绊了一下,她狼狈的摔了个狗啃泥。

“阿瑾,哥们可是帮了你一个大忙,快扑上去,上了这个泼辣的小娘们!”

包间里,气氛高涨,下流的口哨声和露骨的话语此起彼伏。

屈辱在叶诗怡的眼中漫开,她攥紧双手,突然摸到了茶几上的酒瓶。

“啪嚓”一声,一切的一切全都在此刻静止。

参差不齐的瓶口对着的不是周瑾,而是叶诗怡的脖颈。

“阿瑾,算了,别玩出人命来!”有人劝着。

周瑾啐了一句,“本大少今天要不将这臭丫头玩的下不了床,就不姓周!”

他就不信叶诗怡真的敢戳下去!

叶诗怡也是被逼急了,她咬牙,又加大了几分力,有血珠沁出,空气中也依稀有淡淡的血腥味飘散开。

周瑾此刻也很是忐忑。

叶诗怡眼中的决绝绝对做不得假,但他早已经将狠话放出来了,如果不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丫头,他的脸面何在?

“阿允!”门外突然传来一道清润的男声。

叶诗怡颦眉,刚刚她摔倒的时候依稀看到门口有道影子,如果现在冲出去的话……

打定了主意,她以最快的速度转身,冲了出去。

“先生,帮帮……”

当叶诗怡看到了贺修允那张万年不变的扑克脸时,所有的话尽数闷在喉间。

“什么情况?”

季易目光落在叶诗怡染血的脖颈上,暖男特质的他顿时保护欲升起,将叶诗怡护在身后。

周瑾等人冲出包间,看到贺修允以及季易时,神色僵硬。

季家他们或许可以不以为意,但京都贺家可不是自己能够轻易得罪的。

周瑾眼睛转了转,迅速找到台阶,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季易身后探出头的叶诗怡,“今天就看在贺二少还有季少的面子上,不跟你一般见识!”

季易柔和的眉眼徒然一凛,“周大少,友情提示,别玩的太过分了,否则,周伯父迟早要收回你在周氏的股份!”

叶诗怡看着季易颀长挺拔的背影,高悬的心一点点的落下。

“没事吧?”季易转身,关切询问脸色惨白的叶诗怡。

“她花招多着呢!”

在叶诗怡开口前,贺修允讥诮的说了一句,抬步向着尽头包间走去。

季易蹙眉看了眼已经走远的贺修允,握着叶诗怡的肩膀,“我叫季易,下次再遇到周瑾那种人渣,提我的名字!”

叶诗怡点点头,心跳的很快。

“脖颈上的伤需要……”

“阿易!”贺修允声音不耐的唤了一句,“快些进来。”

叶诗怡感激的看了眼季易,目光移到贺修允的脸上时,脸色阴沉的说了句,“贺二少,亏得你还是一个律师!”

季易探究的目光在两人脸上梭巡了一圈。

难道这俩人之前认识?

“季少,今天谢谢你。”叶诗怡道了谢,揪着领口进了楼梯间。

第4章 想换工作

刚刚进了楼梯间,泪水便如同决堤一般,越擦越多。

一道颀长的身影将她笼住,她心一沉,扬起水雾濛濛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季易。

“走!”季易握着她的手,不由分说的将她拽起,“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如果落了疤,很影响美感的。”

叶诗怡蹲的久了,双腿酸麻,季易这一拽,脚下失力,直接扑进了季易的怀中。

清润的气息随着呼吸钻入肺腑,脸上温度蹭的一下蹿高,叶诗怡窘迫的道歉。

“没关系。”季易唇角噙着淡淡的浅笑,温润如玉。

楼梯口,贺修允用力吸了一口烟,再吐出去。

这女人,果然会勾人!

“阿易!”

贺修允的声音遽然传入耳中,季易跟叶诗怡不约而同的愣了愣。

“阿允,你跟费费打个招呼,我一会儿上去喝酒赔罪。”季易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叶诗怡下楼。

贺修允心口闷着一口恶气,也说不上来到底是因为什么,将烟丢在地上,狠狠碾灭,转身回了包间。

“阿易呢?”费南正跟身边的小嫩模喝交杯酒,见贺修允单独进来,蹙眉问。

“他……”贺修允脸黑的宛若锅底灰,“我还有事儿,先走了!”

“我说,你们都走了,将我一个人丢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啊?”费南一脸怨妇样。

“你怎么可能是一个人?”贺修允沉眸扫了眼他怀中的小嫩模,抬步离开。

夜,暑气依旧。

贺修允上了车,扯松了领口,并将空调打到最低。

看到对面的药房门口,季易正在帮叶诗怡消毒伤口,他危险的眯起眼睛。

“费费,帮我查一个人!”

费南勾唇,“好啊,报酬!”

“你信不信我把你那些丑事都给你发社交平台上?”

“开个玩笑罢了,说,谁!”

“叶诗怡。”

“就是救了老夫人的那个姑娘?”

“对,尽快,一定要详细!”

话落,他猛踩油门,车子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将季易二人彻底的甩在了后边。

叶诗怡跟季易道谢,而后,季易送叶诗怡回了夜风情。

刘姐早已经知道了上边包间发生的事情,正等着叶诗怡回来好好教训她一通。

看到季易时,一张脸忽青忽白。

“季少?”

季易面色清冷,声音温淡的说了句,“叶小姐的酒,我包了,她可以回去了吧?”

刘姐一张脸顿时笑成了一朵花,“季少可是温润如玉的公子,我怎么可能不卖您这个面子呢?”

季易将卡递给她,“刷卡,没有密码!”

刘姐接过,让人拿了POS机,刷卡后,恭恭敬敬的将卡和账单交给季易。

季易看都没看,让叶诗怡去换衣裳。

叶诗怡穿着染着血的衣裳出来,季易修眉几乎拧成了一团。

“怎么弄的?”

“路上车祸,救人蹭上的。”

季易看着叶诗怡的目光充满了欣赏和赞许,“你是一个别致的姑娘!”

叶诗怡笑笑,“今天真的要感谢季少,否则我……”

惹出了这么大的麻烦,估计刘姐不仅仅劈头盖脸的骂她一通,赔偿也会加倍。

“任何人看到了都会这么做的。”季易云淡风轻的说了句。

叶诗怡目光微冷,任何人吗?

当时她被周瑾羞辱刁难的时候,贺修允就站在包间外,但是他并没有挺身而出。

“上车,我送你!”季易开了车门。

叶诗怡没应声。

“就当朋友。”季易将她塞进副驾,“系好安全带。”

刘姐等人看着季易不仅仅包了叶诗怡的酒,还亲自送叶诗怡回去,老脸上一阵青红交加。

“刘姐,你说叶诗怡以后会不会被季少包了啊?”

刘姐瞪了那人一眼,“去干活!”

众人唏嘘一声,快速离开。

*

看着眼前这处老旧的居民楼,季易心中轻叹一声:难怪会去夜风情卖酒,一看就是生活所迫。

叶诗怡冲季易弯了弯唇,“季少,今天谢谢你,改天我请你吃饭。”

季易晃了晃手机,“扫一扫吧。”

叶诗怡稍稍犹豫了片刻,点点头。

“诗怡,怎么样?有眉目吗?”刚刚进门,林楠的视频便发了过来。看到叶诗怡脖子上缠着绷带,衣裳上也都是血,林楠眼睛瞪得滚圆,“你该不会是跟人血拼了吧?”

“没有,路上车祸,我救人蹭上的。”

“那你脖子上的伤……”

“没事,我很好。”

“诗怡,抱歉啊,我也只能帮你查到这么多了,你也知道,我家里虽然有那么一丢丢的钱,但是,跟他们这些京都名流还是八竿子打不着。”

“我不怪你!不过……”

“怎么了?我们可是好闺蜜,你快些说。”

“我想换份工作了。”

今天说不后怕是假的。

当初在M国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她狼狈回国,之所以在夜风情工作,就是觉得工作时间很自由,方便白天她去查事情。

“我早就说过,那地方乌烟瘴气的。这样吧,我有个朋友开了一家诊所,虽然对于你这个医科高材生而言,有些屈才了,但你在M国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先暂时过去过渡一下吧。”

“我再考虑考虑。”

“诗怡,你还考虑什么?”

叶诗怡心头闷闷的,是啊,她一个在M国有案底的人,还考虑什么?

“楠楠,我累了,先挂了。”

林楠看着暗下去的屏幕,心里叹息一声:看着很勇敢,但其实,她也是个逃兵。

叶诗怡躺在床上,尽量放空大脑,可脑子依旧很乱。

刚刚她跟季易打听了一下,最最可疑的是贺家三少,会是他吗?

确定是的话,她要怎样才能去见他一面?

思绪纷乱,最后,叶诗怡彻底的迷糊了过去。

“小诗,你一定要帮哥哥找回来。”

叶诗怡不自禁的揪紧了身下的床单,贝齿紧咬着红唇。

画面一转,男人清冷的气息一下又一下的拂在她的脸上,“把东西交出来!”

“不,不是我偷的!M国的法律也要讲究证据!”

“咣当——”

铁门关上,湮灭了她所有冤屈的话语。

……

叶诗怡倏然睁开眼睛,天边已经现出了鱼肚白。

又是这梦!

简单收拾了一下,去了医院。

出电梯的时候,又跟贺修允碰上,她脸色铁青,越过他便走。

贺修允沉声问:“你又来医院做什么?”

叶诗怡冷睇着他,“来探病。”

“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别以为你救了奶奶,就能够改变什么,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贺少猎爱暖妻-叶诗怡, 贺修允-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15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