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难逃-沈安, 庄宇琛-婚恋生活小说

娇妻难逃-沈安, 庄宇琛-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陷害

某房间内,灯光昏暗。

沈安在床上难受的翻来覆去,大脑昏昏沉沉,完全没有办法正常思考。

热,浑身都好热,体内的燥热横冲直撞想要冲出体外。

上衣被她扯开,可是还不够,好热,好渴,她的手在半空胡乱摸索着。

男人?

她好像抓住一个男人,她伸手抵住对方的胸膛想要挣脱开来,可是她浑身无力,这是怎么回事?

她的手被一只大手强行按下,她感觉男人在啃她,那人越来越过分,他的舌尖侵入到她的口腔,衣服破裂的刺啦声刺激到她的神经,她想睁眼,可是眼睛完全不听使唤。

“不要!”沈安哭喊着。

男人完全不理会她的哭诉,体内亢奋因子焚烧他的理智,眼里一片猩红……

清晨。

沈安所在的房门猛力被人从外面推开,紧接着进来两个人,随着开门声和脚步声,她揉揉眼睛,吃痛的移动了下身体,入眼的场景吓得她顿时蜷缩成一团。

“妈?”

“我儿子对你那么好,你居然偷人,你对得起他吗。”

偷人?

“妈,发生了什么事?”

啪!

一声妈,换来一巴掌,她婆婆气得浑身发抖。

沈安被打懵了。

昨晚她和老公选了一家五星级酒店,一楼是餐厅,楼上是套房,他们准备用完晚餐就上楼造小人。

她记得用餐期间,她老公接了一个电话,需要回杂志社一趟,她让他先去忙,于是她一个人慢悠悠的将剩下的红酒喝完。

后来?

后来的事情……她以为那是一个梦。

“妈,你看看她脖子上,老天,我哥知道了还不得伤心死。”沈安的小姑子指着她的脖子一脸愤怒。

她婆婆伸手扯开被褥,一脸震惊的看过去,“沈安,看看你干的好事,你把我们老沈家的脸丢尽了。”

“嫂子,昨晚挺疯狂啊。”

“叫什么嫂子,她不配。”

“妈,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沈安慌忙的用被褥遮住身体。

“你没有?你身上这些吻痕是狗啃的啊,看着就来气,咱们走。”

母女二人气呼呼的走出房间。

沈安看着婆婆和小姑离开,委屈的眼泪夺眶而出。

她没有出轨,昨晚她真不记得了,身上的吻痕,还有某处传来的痛楚,她知道就算现在浑身长满嘴也说不清楚。

从地上找到衣服穿上,不管如何她得先回家。

邵家。

沈安一进门就看到公公和婆婆坐在客厅里,冷着脸看向她,好像他们是几辈子的仇人一般。

“你还敢回来。”

婆婆起身来到她面前,抬手就要打她。

“妈,算了。”

她老公邵季元从卧室走出来,手里拿着一份文件。

“季元……”

沈安很想解释,说她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情,可是身上那些吻痕铁证如山,她百口莫辩。

“签了这个,马上离开邵家,从今以后我们两不相欠。”

邵季元将离婚协议书砸在她身上。

两不相欠?

一行清泪落下,心痛如刀绞。

“沈安,你太让我失望了,签完字赶快滚出去。”公公看向她,眼中的愤怒清晰可见。

委屈和害怕一起袭来,她双手抱头呜呜哭起来。

半晌,她抬起泪眼,看向邵季元。

“我的嫁妆?”

不是她小气,她口中的嫁妆不是一般的嫁妆,而是她爸爸经营了一生的事业,梦幻时尚杂志的股份。

“你还有脸说你的陪嫁,昨晚我去公司加班,你就憋不住了,你婚内出轨,有什么资格要嫁妆。”

第2章 真相

邵季元上前,阴冷的看着沈安。

“沈安,你让我戴绿帽子,你还有脸说嫁妆,就你那点嫁妆也无法弥补对我伤害“季元,我没有……”

“没有?”

沈安的上衣被邵季元抓住,用力一扯,胸前的衣服顿时被扯破,白嫩的肌肤上露出一片片吻痕。

“如果我拿着那些照片和视频去法院,你猜法官会怎么判,到时候你身边的朋友又会怎么看你。”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我、签字……”

沈安绝望的哭起来,昨晚的事情她不知道怎么回事,难道喝醉了,误入别人的房间。

头疼的厉害,完全理不清头绪。

眼前的男人,以往那样的温柔体贴,她以为他们一直很相爱,没有想到,翻脸的时候比谁都狠。

如果今天她不签字,何止净身出户,还会臭名远扬,名声扫地。

用力的咬住唇,颤抖的拿起笔,在离婚书上签下沈安二字。

邵季元将离婚协议书拿在手里,眼中闪过一抹复杂和无情。

“不送。”

呵!

沈安心生苦笑,现在的他和之前的他,判若两人。

泪水不争气的落下来,趔趄的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只是,两个小时后,她无奈又回到邵家,如果不是因为护照和身份证忘记拿走,她这辈子都不想再回到这里。

她颤抖着,抬手敲门,没人应声,深吸一口气,推门走进去,就听到卧室方向传来少儿不宜的声音。

“季元,那个女人总算滚蛋了。”

“宝贝,别提那个扫把星,煞风景,咱们继续。”

沈安身子一摇晃,差点晕倒,她前脚刚走,地盘就被人霸占,而且他们的谈话仿佛一把刀刺进她的心脏。

刚才说话的男人真是邵季元吗?

心痛得无法呼吸!

猛力推开门,入眼,一男一女,一上一下。

床上的人显然没有想到她会回来,就在两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沈安抄起扫把朝着他们砸去。

室内顿时传来嘈杂叫骂声,很快她手中的扫把被夺走,疼痛袭来,邵季元裤子都没有穿就朝着她袭来。

“邵季元,你真让我恶心,把我的嫁妆还给我。”

“你已经签字,离婚协议书上明确写着你婚内出轨,净身出户。知道为什么老子一直不碰你吗?因为她才是我最爱的女人,这个家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马上滚蛋。”

“混蛋,我这辈子也不想再见到你,我来拿我的证件。”

“拿了证件快滚。”

沈安从抽屉里找到她的身份证和护照,转身离开时,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下来。

她刚走到门外,就听到里面传来声音。

“季元,你瞧见她脖子上那些吻痕了吗?”

“昨晚的男人是牛郎,肯定会玩,怎么,你也想让我给你啃一啃。”

“讨厌。”

很快卧室传来不堪入耳的声音,沈安哭着跑出去。

骗局,原来一切都是骗局。

她所谓的幸福都是假象。

更刺激她的是牛郎二字,她的第一次居然给了牛郎。

一个牛郎?

刚跑出邵家,沈安看到邵季元的妈妈从外面回来,一边讲电话,她慌忙的躲在一棵大树后。

“你昨晚的表现很好,剩下的钱已经打给你,那个女人已经滚蛋。”

轰!

沈安听到这个消息,头差点炸开。

她完全失控了,朝着讲电话的女人冲过去。

“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昨晚的混蛋是谁?”

她发疯的吼叫,一连串的打击,让她几乎崩溃。

“你怎么还在这里,快滚,最好滚得越远越好。”

“我恨你们,我恨你们!”

“我儿子对你很可以啦,他花高价找了一只鸭。”

“我要告你们。”

“去吧,你最好找到证据再去,不然就你那些照片和视频,你绝对可以红遍网络。”

听到她这么说,沈安吓得向后倒退几步。

她必须快点离开这里,这些人好卑鄙,陷害她,还想搞臭她。

她要离开这个伤心地,永远离开。

第3章 归来

时光就像一阵风,吹走了春夏与秋冬……

六年后。

沧海机场。

一个短发女孩儿举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龙腾集团,首席设计师沈安。接机的女孩儿叫关小研,是公司派给沈安的新助理。

首席设计师?

关小研想,沈安一定是个很成熟的女性,而且绝对属于那种走在时尚先锋的女人,不然哪配得起这样的身份。

就在这时,出口处走来一个女孩,扎着随意的丸子头,丸子歪在一侧,显得十分俏皮,白色T恤配破洞牛仔裤,露出一大截美腿。她推着两个大箱子,一个箱子上坐着一个小男孩儿,穿着打扮和她一致。

在外人眼里,一看就知道是母子。

母子二人距离关小研越来越近。

关小研发现,那个妈咪居然是素颜出镜,精致的五官让人不由的嫉妒。

那个儿子更不得了,所有经过他身边的人都不禁回头看。

靠!

这母子肯定来祸害人类的,一个美的逆天,一个帅的人神共愤。

“妈咪,她系来接我们滴。”男孩发音不准,凡是si和shi字发音的字,从他嘴里出来统统是系音。

关小研正在好奇沈安设计师怎么还没有出现,耳边就传来一个奶里奶气的声音。

晕!

开什么国际玩笑。

难道沈安大设计师就是这个扎着丸子头的小妈咪。

“妈咪,你公系派一个未成年来接我们。”

关小研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小男孩这么说。

未成年?

扎心。

“小陌,请问你成年了没?”

沈安瞪了儿子一眼,心情却像打翻了五味坛子,很不是滋味。

六年前她悲痛欲绝的离开沧海市,发誓永远不再踏上这片土地,然而经过六年的蜕变,她决定回国,将邵家给她的耻辱统统还回去。

“目前没有。”小男孩听到妈咪问他成年了没,他耸耸肩,一脸无辜。

“您是关小研?”沈安推着儿子走到关小研面前,礼貌的问道。

“正是。”

“我是沈安。”

听沈安自我介绍后,关小研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她。

反差太大。

本以为大设计师是一位成熟的女强人,没有想到是这样的风格。

而且,看上去那么年轻。

第4章 我儿子不是野种

“关小姐,麻烦帮忙看一下行李,我和儿子去卫生间。”沈安将行李交给关小研,带着酷酷的儿子向卫生间走去。

几分钟后,小家伙从男厕跑出来,不小心撞到一个女人。

“阿姨,对不起。”小家伙连忙道歉。

“哪里跑出来的野孩子,你是瞎子吗?”被撞到的女人十分不客气的吼道。

小家伙听到阿姨说他是瞎子,顿时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眨了眨,也十分不客气的还了一句:“阿姨,系你眼瞎,我的眼睛好着呢。”他妈咪最喜欢他的眼睛,妈咪说他的眼睛最好看,长大了肯定好多女孩喜欢他。

那个女人听到小家伙这么说,伸手揪住小孩的耳朵,用力拧。

小孩原本清澈的大眼睛顿时痛的闪着泪花,这时沈安从卫生间走出来,看到门口站着很多人,挤进去一看是儿子被人欺负,上前一把抓住那女人的手。

“放手。”简单的两个字,却透着刺骨的寒意。

她再也不是六年前那个软弱,遇事处处忍让的女孩,尤其自从有了孩子,为母则刚,谁敢欺负她的儿子,她立马变成战斗鸡一般,护崽。

沈安握住那个女人的手腕,一用力,痛的女人不得不松开揪着小孩耳朵的手。

沈安立即弯腰将儿子抱在怀里,心疼的检查哪里受伤了没。

“妈咪,她说我是瞎子,我道歉了,她还揪我耳朵。”小孩哭着向妈咪解释。

“乖,你道歉了,就是好孩子。”

沈安看着儿子红红的耳朵,既心疼又气愤,一个大人居然欺负这么小的孩子。

沈安转头,看向刚才欺负儿子的女人,在她转头的一刻,她浑身的血液急剧上涨,冤家路窄,当年破坏她家庭的小三。

当然,幸亏这个女人破坏,不然她永远不知道自己嫁的人这么恶心。

“儿子,咱们走,免得脏了你的眼睛。”

“你是沈安?”说话的女人叫叶莉,是邵季元的情人。

沈安愤怒的转身,正欲还击,此时邵季元刚从卫生间走出来,走到叶莉身边。

“亲爱的,怎么了?”

“季元,你看看谁回来了。”

“你?”邵季元很意外,他没有想到沈安还会回来,而且还抱着一个孩子。

“儿子,你去找关阿姨。”沈安朝着不远处指了指。

“妈咪?”小家伙不放心的喊道。

“听话,快去,不然妈咪生气了。”她可不想儿子一回国就看到这么恶心的一面。

小家伙无奈,只好去找关小研。

“邵季元,你们可真是对狗男女,天长地久。”

沈安守着儿子不想骂人,可是单独面对这两个混蛋的时候,她忍不住爆粗口,六年前她被邵家骑在脖子上,再次回来,只为将当年受的屈辱加倍还给他们。

“沈安,当年季元在外面辛苦工作,你居然花钱玩牛郎,害得季元戴绿帽,你还有脸回来,丢不丢人。”

“邵季元的绿帽可是他为自己量头定做的,再说他这种男人我早就不想要了,你居然捡了当宝贝,真是没见过世面。”

“不知道谁没见过世面,居然跑出去找牛郎,还不是没人要了才会如此,沈安,你真可怜。”叶莉双手搂着邵季元的手臂,做着亲昵的动作。

“沈安,你还回来做什么,当年的事情你还嫌不够丢人的。”邵季元伸手将叶莉搂在怀里,眼神厌恶的看向沈安。

“邵季元,你枉为人。”

沈安气愤的转身就走,不想再与渣男纠缠。。

“啧啧,沈安,你真是可怜,难道绕来绕去都没有男人要你,你想再回到前夫身边?”

叶莉挑衅的话从身后传来。

沈安顿住脚步,并未转身,只冷冷的回道:”前夫?他不配。”

“沈安,刚才那个野孩子是谁的?”邵季元跟上来,阴狠的质问。

“我儿子不是野孩子。”

“不是孩子,就让他爸爸出来啊。”

此时,一抹高大魁梧的身影,带着冷漠疏离的气息从前面走来,沈安咬唇,豁出去了,就在男人经过她的时候,她伸手挽住那人手臂,随着将小脸贴在男人怀中。

娇妻难逃-沈安, 庄宇琛-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6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