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手丑妃很倾城-凤潇潇, 裴兆年-穿越重生小说

圣手丑妃很倾城-凤潇潇, 裴兆年-穿越重生小说

第1章 又丑又毒

东篱国,成化十三年,八月十六。

刚过了中秋节,可整个京城依然热闹非凡。

因为,丞相府今天有两个女儿要出嫁。

嫡长女凤潇潇嫁进太子东宫,庶女凤语嫣则是嫁给开国男爵家的残疾少爷。

看着两个轿子走向不同道路,围观的群众不免纷纷惋惜。

“语嫣小姐真是可怜,样貌才华都是咱们京城公认的第一人,可就因为身份是庶女,却只能嫁给一个破落户家的残疾少爷。”

一旁有人附和:“是啊,那凤潇潇不仅长得丑,脸上有道疤,还蛇蝎心肠,心狠手辣。听说前些日子的赛诗会上,如果不是太子及时赶到,语嫣小姐的脸就被凤潇潇毁了。”

一阵阵为凤语嫣打抱不平的声音,钻入凤潇潇的耳朵里。

望着被捆住的双脚和双手,她朱唇微微上扬,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容。

蛇蝎心肠?心狠手辣?

倘若她没有亲眼看到凤语嫣那副伪善的嘴脸,说不定也会和外面这群人一样,被洗脑了呢。

半个时辰前,她还在21世纪军医特工凤潇潇,刚斩杀了敌军首领的人头,就被最信任的闺蜜从后面捅死。

死后,她的灵魂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吸引,穿过虫洞,来到了一个叫做东篱国的地方。

等她的灵魂不在游荡,她就看到被人夸到上天的凤语嫣,拿着一杯酒,面目可憎的逼迫了原主喝下去。

谁料那酒里的蒙汗药药量过多,原主喝了以后,当场死亡,这才换她的灵魂钻进了原主的躯壳里。

等她适应了原主的身体,接受了原主的记忆后,就发现自己四肢被绑,胡乱塞在了花轿里。

凤语嫣想要李代桃僵,成为太子妃?

凤潇潇冷笑出声,眼里闪过一丝犀利的冷光。那也要看她凤潇潇愿不愿意了!

“都走快点!别坏了主子的事情。”

一记凶狠又刻薄的女人声音传来,紧接着便是一群男人唯唯诺诺的声音。

“是是是。”

轿子的速度,果然在那女人的命令过后,加快了很多。喧闹的声音,逐渐落在了身后,大约有一刻钟的时间,周边除了脚步声,再也没有其他的声音后,凤潇潇就知道,这是到了偏僻的地方。

她的时机,到了!

“噌”的一下,手腕上的绳索应声而断。

她三两将脚上绳索解开,沉声命令。

“停轿!”

李嬷嬷吓了一跳,难道有人发现了轿子里的玄机?

她心提到了嗓子眼,小心翼翼的查看了一圈,却并没有看到任何陌生人的存在。

不禁觉得可能是自己太过紧张,听岔了。

于是她挥了挥手,又催促道:“快点!耽误了主子的大事,别说银子了,你们的小命都保不住!”

“可是依我看,最先没命的,好像是李嬷嬷。”

玩味却又带着嗜血的声音透过轿子传出,李嬷嬷刚一回头,却见那花轿四分五裂!而飞扬着木屑的中央,有一红衣女子,屹立不动,犹如神谪。

待看清楚那女子的脸时,几个轿夫纷纷吓了一跳!

那女子右边脸上,有着一块巴掌大的伤疤,犹如夜叉,十分丑陋。

“你,你……”

李嬷嬷见她这样,不免有些慌神。

记忆里,凤潇潇一直都像是一个老鼠一样, 唯唯诺诺,缩头缩脑的。

怎么今天看着……好像是来自地狱索命的夜叉?

不过很快,李嬷嬷就将自己内心对凤潇潇的恐惧压下!

她指挥着那四个轿夫,“你们几个!把她给我抓起来!耽误了大事,咱们谁也跑不了!”

凤潇潇望着几个跃跃欲试的轿夫,嘴角勾起一抹从容。

“一起上吧,让我活动活动筋骨!”

见自己被瞧贬,几个轿夫纷纷激发了男人的斗志。

四个人相互看了一眼,从四个方向一起向凤潇潇包抄过去!

就在李嬷嬷以为凤潇潇逃不掉的时候,却见凤潇潇一个抬腿,一个挥拳,再一个闪身,四个人纷纷摔倒在地!

李嬷嬷看到这里,突然害怕了。

她连忙转身就跑,可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看着不远处身手利索的女子,七月看向身边紫衫蟒袍的男子,怯怯问道。

“主子,那咱们……还出手吗?”

男子清澈如泉水一般的眸子,深深地望了一眼不远处拿着绳子绑人的凤潇潇,眼里闪过一丝趣味。

“不用,去太子东宫。”

第2章 假冒太子妃

太子东宫,门庭若市。

宫邸上下,喜气洋洋,可若是仔细的观看,就能从那些来往的宾客脸上,看到他们脸上除了祝福,更多的是太子的怜悯。

世人谁不知道,凤潇潇心狠手辣,容貌丑陋?

真是可怜太子这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了。

“让我进去。”

吉时刚到,凤潇潇便出现在了东宫大门前。

一见到凤潇潇发丝凌乱挡在脸上,衣衫褴褛的,太子府邸前的侍卫立即拿着刀阻拦。

“哪里来的疯婆子?赶紧滚!”

凤潇潇撩开自己脸上的头发,露出伤疤,冷言道。

“我是你们的太子妃,识相点,让开!”

对于这种冒充太子妃的行为,侍卫十分鄙夷。

“滚滚滚!我们太子妃刚被太子接进去,不想死的话,就赶紧滚开这里。”

侍卫用剑指着凤潇潇,一副凤潇潇要是不走,他就要将剑刺进她的胸膛。

“敬酒不吃吃罚酒?”

凤潇潇冷笑一声,空手抓住一个侍卫的剑刃,在那侍卫没有反应过来,就一个用力,夺走了他的兵器!

另外一个侍卫见状,刚张嘴大喊“有刺”二字,就被凤潇潇迷晕了过去。

来的路上,凤潇潇知道等待她的,会是一场硬仗。

便从药馆买了一些药粉,以便“对症下药”。

没了碍事的侍卫,凤潇潇大摇大摆的走进了东宫。

此时的东宫,不管是宾客也好,还是府中下人也好,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那一对新人身上。

高公公在皇上的点头之下,开始唱和。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

“慢着!”

来者不善的声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凤潇潇对于众人的瞩目,没有一丝胆怯,也没有一丝恐慌。

她气定神闲,态度从容缓缓走至正厅。

在一众人带着不怀好意的目光中,轻声说道。

“我才是凤潇潇。”

大婚被扰,太子不悦的看向凤丞相。

那凉薄眼神一闪而过的愤怒,在责怪凤丞相没有将事情做好。

凤丞相忙低头认怂。

“本太子的太子妃,就在身边,休要胡言乱语!”

太子藏在宽大的袖口下的手不自觉握成拳状,阴沉着一张脸,对守在正厅的护卫下令。

“将这个疯女人,撵出去!”

众侍卫立即提刀上前,却被凤潇潇一个狠戾的眼神制止。

她悠闲犹如踱步一般,走到太子跟前。撩开发丝,指着脸上一道可怖的疤痕,笑意盈盈又道。

“太子殿下好好看看我这张脸。”

人群中一片哗然,京城之中,谁人不知,丞相府的嫡女凤潇潇有一张丑到惨绝人寰的脸。

还有人调侃,谁要是娶了凤潇潇,保准辟邪!

“既然太子殿下不承认我就是凤潇潇,那请你掀开太子妃的盖头仔细看看她脸上有没有这道疤?要是有,我愿意自刎当场。”凤潇潇眼眸微眯,步步紧逼。

太子额前青筋绽开,隐忍至极,纹丝不动。

坐在高堂位置的凤丞相,生怕被皇上发现了他们的秘密,连忙跪在地上,一副义正言辞虚伪的嘴脸。

“皇上,此女目无王法,扰乱圣听,还请皇上下令,将此妖女捉拿起来!”凤潇潇嗤笑,这个凤丞相还当真是无耻。

她本以为李代桃僵的事情,是凤语嫣和其母陈氏所为,现在看来,这里面还有凤丞相的事情。

既然凤丞相都那么不要脸了,她也就不给他留颜面了。

她毫不犹豫的跪在地上,大义凛然。

“恳请皇上为臣女做主,还臣女公道,严惩假冒太子妃的人!”

明帝神色深沉,看着乱糟糟的正厅,薄唇轻抿,久久未发一言。

第3章 上错花轿

凤潇潇跪在地上,暗暗嘀咕:不得不承认,皇帝的气场还是蛮强大的。明明他没有说一句话,可凤潇潇却觉得自己的头顶上有着一股冷风,要将她吞噬。

可她不能怂!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是真的凤潇潇?”

良久,明帝缓缓开口。

是啊,她有什么东西证明她是凤潇潇呢?

凤潇潇皱眉,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突然,脑中有一道白光闪过,她利落的拿下了自己脖颈上挂着的项链。

“皇上,这是我娘留给我的红莲项链,还请皇上明鉴。”

如果原主记忆没有出错的话,这个红莲项链,是原主六岁那年,和硕郡主替皇上解决了匈奴进攻的事情,皇上赐给和硕郡主的。

这个红莲项链,戴在人身上,冬暖夏凉,十分贵重。

只一眼,明帝看到那项链,眼底就有即将要爆发的波涛汹涌。

他给了高公公一个眼神,高公公立即心领神会。

走上前,将凤潇潇手中的项链拿过,递交给了明帝。

明帝仔细查看了一番,确定这个项链是真的,当即愤怒。

“这到底怎么回事?”

明帝看向太子,以及凤丞相等人,希望他们给他一个解释,可太子和凤丞相却被明帝的愤怒惊到了,一时间倒是没有反应过来。

偌大的太子府邸正殿,却没有人敢说话。

现场寂静的更是掉根针都能听到!

凤潇潇见状,态度不卑不亢。

“回皇上,事情是这样的。臣女卯时喝了妹妹的一杯酒后昏迷不醒,醒来就发现被五花大绑在轿子里,意外发现轿子去的开国男爵陆公子的家,才跳出花轿,一身狼狈的来到东宫。”

众人一瞧,可不是!

凤潇潇一身红色的嫁衣早已经成了褴褛,发髻散乱,好不狼狈。

明帝心一沉,已经多少确信凤潇潇的言论。

但他心里又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他的儿子绝对不会干这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于是,他看向太子。

“太子,去把太子妃的盖头掀开!”

满场宾客除了几个当事人外,所有人都屏住呼吸,期待着盖头下的脸。

可等了好久,也不见太子有任何动作!

明帝手慢慢紧握成拳,心里掀起惊天骇浪。

“高公公,你去!”

高公公这边刚领了命,去掀盖头,那边凤语嫣自己后退了两步,跪在了地上。

“请皇上息怒……”

她声音软糯解释:“臣女是凤语嫣,本是要嫁给陆家公子。可也是在花轿到达太子府才知道轿夫将我和姐姐送错了,但是考虑到皇室和相府的颜面,所以才一直未出声。”

这一番话,解释了她和凤潇潇送错府邸是一件乌龙,同时也把自己塑造成一个懂事识大体的形象。

倒是凤潇潇,无理取闹,胡搅蛮缠,还让皇室的颜面扫地。

凤潇潇挑眉,这个凤语嫣,倒是真的有点手段,怪不得原主一直被欺负的那么惨。

不过,可惜的是,她可不是原来任凤语嫣揉.捏的凤潇潇!

即使凤潇潇三言两语将自己推到了被动的局面,可凤潇潇依然没有任何慌张。

“哦。”

只听她淡淡的哦了一声后,凤眸转向凤语嫣身上的嫁衣,薄唇勾起嘲讽道。

“这轿子错了妹妹盖着盖头不知道,那嫁衣穿错了妹妹也不知道?”

凤潇潇一语,在场的所有宾客纷纷看向姐妹俩的嫁衣。

这一看,果然看出了端倪!

如果说花轿送错了人,两人盖着盖头看不见,可是那嫁衣总不可能穿错!

可凤语嫣身上穿的,明明就是太子妃规格的九凤朝凰的嫁衣。

凤潇潇身上穿着的,却是普普通通,老百姓都可以穿的四爪的龙凤呈祥嫁衣!

圣手丑妃很倾城-凤潇潇, 裴兆年-穿越重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31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