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缘有归期-安心如, 罗明博-总裁豪门小说

良缘有归期-安心如, 罗明博-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碰到开法拉利的猪头

“行了,我现在在路上呢,你跟主任说一下,我十分钟就到,嗯。先这样,我正开车呢,一会儿见。”说罢安心如便挂断通话。驾驶着一辆白色雪佛兰轿车行驶在宽阔马路上,她全神贯注注视前方,一心只想着待会儿那个十分重要的会诊。

“好了好了,这些事都等我下午回去,我现在有事回不去。就这样,你们先谈着,等我回去再做决定。我……”在一条宽马路上,一辆黑色法拉利跑车从西向东行驶,车速十分快,车内一二十几岁长得异常酷的男子正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捏着手机通话中,根本没有注意到前方的红灯亮起。

‘咚……’一声巨响,剧烈的撞击将年轻男子弹回真皮座椅之内,还好他系着安全带,不然的话非被弹出车外不可,额头恰被方向盘给撞了一下,缓缓抬头前额袭来一阵疼痛,他用手按揉着被撞痛的额头,推开车门下去查看,安心如同样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到了。

“喂,你怎么回事?好端端的干嘛突然停车?有没有搞错啊?”没等安心如开口,那个男人先倒打了一耙,嫌安心如突然停车,害他来不及踩刹车,结果追尾了!安心如猛的抬头,愤愤地瞪着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他撞了她的新车,还强词夺理,真够气人的。

“你的两个眼睛是出气用的吗?前面红灯你没有看到吗?”安心如质问他道。他有点莫名其妙,抬头看了看前面,刚才只顾打电话了,压根没有注意到前面的红绿灯。再看这丫头,她长得一张娃娃脸,长发飘飘,身穿一件白色风衣,看上去气质非常好哦!

安心如看着自己新买不久的爱车被撞成这副惨样,心痛一时间涌上心头,今儿真是倒霉到家了,刚刚顺利大逃亡,还未来得及松口气呢,又被追尾了。此刻安心如哭的心都有了,而他则立在一旁默默注视她,一时间竟失神,她一扭头恰好与他目光撞上,二人四目相视。

良久……

手机铃声陡然响起,将这二人从失神中拽回现实,安心如抓起手机接:“喂,小姑啊,好,我知道了,下午我一准到。嗯,我这边还有点事情,就不跟您多聊了!好好好……我保证去!拜!”

说罢安心如便挂断了电话,旁边那人依旧立在原地,双手抱臂,脸上的笑容有些意味深长,安心如并不想跟他多讲什么。

“小姐,你看……”话没有讲完,就被安心如硬生生给打断:“谁小姐?你这人会不会说话?”语气微显重一些,双目圆瞪,他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哈哈……好厉害的丫头哇!有个性,现在社会就缺少像你这样美丽有气质又个性十足的女孩子了,不错!”

“切……”安心如不屑,男人都会这一套,没创意!“先生,你别以为说几句好听的就没事了,我不吃你这一套,你还是省省吧!”

罗明博哈哈笑,讲道:“行,算你厉害。既然这样,那我们就不扯别的了,直接说处理吧?”安心如看了眼时间,她还真没功夫跟他耗,算了,不想再招惹麻烦了:“唉,算我倒霉,出门没看黄历!”说罢扭身要上车离开,她不是个不讲理的女人,也没想让他赔偿。

没想到她一扭身,罗明博倒也眼明手快,一把抓住她的手腕,安心如回头瞪他:“你干嘛?”眼中露出几丝疑惑与锐气,他微微一笑:“别走哇!咱俩的事儿还没完呢,你走了,我找谁去啊?”话里多了几分玩意,她听后十分气愤,这家伙简直是没皮没脸。

“怎么个意思?是你撞了我的车,我都不要你赔偿了,你还想咋样?”安心如质问道,罗明博只是笑,说:“既然我撞坏了你的车,那我就不能不管吧,这可不是我做事的风格。这样好不好,我打电话叫拖车过来,把你的车拖到4s店,维修费算我的,怎么样?”

“不咋样!”安心如断言回绝,她的手腕仍在他手中握着,想抽都抽不出,恨得她只想大嘴巴抽他,他却泰然自若,笑问:“为啥?”

“啥不为。就是不愿意。放手!”她厉声道。罗明博仍不肯撒手,反倒笑眯眯地慢慢俯下/身子,凑到她的耳畔旁低声道:“我要是不放呢?”赤/裸裸的挑衅,他的脸贴着她很近,口中喷出的热气弄的她痒痒的,一时间安心如竟红了双颊,粉粉地双唇性感而迷人,让人忍不住想吻上去。

下一秒安心如猛的抬头,愤愤地瞪他:“放手!”她真的怒了,眼神能将人瞬间杀死,这一幕倒让罗明博有些出乎意外,他顿时竟怔在原地,手也松开了,安心如趁机抽回手,他的力气好大,捏着她的手腕都有点痛了,悻悻撇了他一眼,这个家伙太遭人恨。

安心如扭过身子背对着他,他回神,望着她的背影:“别动怒呀,我只不过是跟你开个小玩笑。”见她真的怒了,罗明博才意识到玩笑开过了,他只是想知道她的名字而已,或许是方法不对,竟惹到了她,罗明博多少有些歉意,但车毕竟是他撞坏的,理所当然得有他负责啦!

“修车的事情全部包在我身上了,你给我个银行账户吧,我会将修车费用以及给你的精神补偿一起打入你的账户里,你看这样可以吗?”罗明博是真诚的,他想为自己的错误负责,也想跟她多接触一下,这个女孩与他之前所交往的女孩不一样,她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让人忍不住想去接近。

“我已经说过了不用你负责,算我倒霉。好了,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先走了,我有事没工夫给你浪费时间。”安心如要上车走,罗明博一个箭步冲上前,挡在车门前面,安心如真的无语了,她真不少得眼前这个家伙究竟想干嘛?她都说了不要他负责,他仍不不依不饶!

“我怎么发现你这人咋这么轴呢!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今天的事情我不去计较,咱俩各修各的车,你还想咋地吧?”安心如语气明显有些生气了,爱车被撞就已经令她相当郁闷了,她也做出了让步不去追究他的事故责任了,不问他索要修车赔偿,可他反倒跟她纠缠不休。

“是我的责任我就一定要负责到底。你的车是我不小心撞坏的,那我必须要对你做出补偿,这是我做事一贯的原则。”他说得是一本正经的,实际上他是看上安心如了,想跟她交个朋友,哪知人家压根不理他这茬,所以他就借修车为名,跟安心如套近乎。

安心如对这猪头简直是彻底无语!

“额……你……”刚一开口包里的手机紧随吼起,安心如从包内翻出手机,一边狠瞪站在眼前的家伙一边接起电话:“喂,小梅呀……我路上出了点麻烦,你跟何医生说一声,让她替我一下,我马上就回去。嗯,我没事,放心吧。”说完便挂断了通话,手机扔进包里。

“你到底想怎样?”安心如抬头用质问的口吻问他。他摊摊手耸耸肩,撇撇唇,一副无所谓的摸样,他挡在驾驶室前面,安心如想走都走不了。

“心如?”就在俩人因赔偿问题僵持不下时,一个低沉而厚重的男声在耳畔旁响起,安心如抬头朝发声处望去,一时间脸上露出了纯真的笑容。她拔腿朝对方走去,罗明博顺着她的步伐慢慢回身,看着安心如离开他的身旁,走向路旁一位身穿交警服男人面前。

“哥,你当班呀!”

“嗯。刚刚交班,正准备回队里呢,就看见你了。咋了,出啥事情了?”男子叫方斌,是一位交警,刚刚和同事交班,就看到这边的女孩似安心如,所以就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是她。安心如拉着方斌到一旁,在他耳边不知嘀咕了几句什么,方斌笑了点头。

“行,我知道了,这就交给我了,等会儿处理好了我帮你把车开去4S店修理一下,然后开回家,顺便看看姥姥去,放心去吧。”安心如连连点头,笑吟吟的说:“谢哥了。改天我请你吃饭,那我先走了,这里交给你了。”方斌笑了点着头,安心如提着挎包走到路边伸手拦下一辆的士,拉开后排车门坐进去,随手将车门带上,的士司机缓缓地起步,载着安心如驶离了路口,车渐渐驶远!

“喂喂喂,你咋跑了?”罗明博气得直跺脚,可是人家已经坐车逃掉了,彻底从他视线里逃之夭夭了,他再生气也没用,只得看着远去的的士无声叹息着了,

“同志,你好!请问还需要我帮你什么吗?要不要我打电话请拖车过来?”方斌走到他身侧,非常礼貌的对他讲道,罗明博回头对他说了一句:“谢谢!不用了。”说罢转身回到车内,倒了一下车子,左打方向盘驾车离开,方斌站在原地看着跑车从自己眼前瞬间消失!

第2章 八卦闺蜜

手术结束了,安心如和助手何佳一起走出手术室,走在通往医生办公室的走廊上,一路上安心如实在一言不发,眉头皱的可以拧出水来,何佳倍感好奇:“咋滴了小妞,看起来今儿心情不爽嘛?肿么回事啊,快跟姐妹八一八一呗!”何佳一副笑盈盈的摸样!

“八一你个头啊!别吵我,心里正烦着呢。”安心如心情弱显低落,语气里也添杂着不耐烦,何佳挽着她的手臂,轻声细语问:“还在为相亲之事烦心吧?”心如轻点头,长叹一声:“唉……这两个月我都见了十几个了,真是很烦,今天下午她们又替我约了一位!唉……愁哇!”

何佳噗噗笑,道:“我现在对你老妈这种不屈不挠非把你给嫁出去的精神表示由衷的佩服呀!吼吼吼……”何佳竟没心没肺的笑起来,却遭到了安心如飞来白眼,太不够姐们了,不帮忙想辙也就罢了,居然还在这里幸灾乐祸,真是交友不慎呢!天呀……公理何在哇?

二人打中学就是同学,关系特别好,就跟一对亲姐妹似的,考上同一所大学,又是同一个专业,毕业之后一起分配在北江中心医院心外科做医生,多年来都没有分开过,彼此都对对方特别的了解与信任,她们是闺蜜中的闺蜜哟!

“行啦,你就不要在这里唉声叹气的了,总叹气可容易变老哦,你还没有出嫁就变成一个小老太婆,那多悲哀呀!是不是?”何佳一向大大咧咧的一个人,什么事情到了她这里就不算事儿了,心如知道何佳是在宽慰自己,想用幽默方式让她能够开心一些,她懂!

“你下午真去相亲?”安心如撇嘴道:“不去还有啥法子,都答应了我小姑,只能去走个形式啦!唉……真拿这些妈妈们没辙……”安心如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她对相亲一事尤为反感,但她又不能跟老妈硬碰硬,所以每次相亲就是走个过场而已,没下文!

何佳突然咯咯笑起来,说道:“没准这次跟你相亲的是一绝色美男,你们俩见面后保不齐还一见钟情呢!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你老妈准乐歪了嘴,呵呵……”听了何佳的这番幸灾乐祸的话,安心如气得直翻白眼,都这个时候了,她居然还有心思拿她寻开心。

“臭小妮,你找打是吧?”安心如作势要打,何佳动作敏捷的闪到一边去了,还笑嘻嘻地冲她扮鬼脸,弄的心如简直是哭笑不得,遇到何佳这绝版损友不知是幸运还是她的悲剧?何佳嘻嘻哈哈的凑上前来,道:“行了,跟你闹着玩呢,甭当真,你还不了解我?”

“了解,太了解了,你呀天生的没心没肺,真不知道你这货是咋考上医学院的,竟然还当上了心外科医生。唉……你到底长没长心呀?”何佳哈哈笑,说道:“等哪天您老人家得空了,给我拉开看看不就一清二楚了嘛,说实话我也不知自己到底长没长心呢!”

安心如翻着白眼道:“我才没那闲功夫呢,要是真拉开了,万一里面长得是狼心狗肺,那我岂不是白跟你交了这么多年,敢情是跟一动物做姐们呀,太有损偶的智商了吧,也浪费了我这么多感情,不值得!”心如笑得有点小坏,何佳好一阵才反应过来,敢情是在骂她是小狗!

“安心如……”何佳气急,挥舞着双臂扑了上去,二人嬉闹在一起,安心如最受不了被人挠痒痒了,笑得都岔了气,最后不得不举手投降:“好好好……我错了,我是小狗,总可以了吧?”何佳这才罢了手,安心如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这丫头真不是善茬。

“烦人!不跟你玩了,我去查房了,哼……”安心如下巴一扬,抓起病历朝门口走去,步子轻盈,何佳掩嘴轻笑,随后回位子上落座,随手打开电脑。

第3章 烧包哥们

罗明博正坐在床沿边陪生病住院的罗奶奶聊天呢!

‘铃铃铃……’罗明博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他随手摸出手机,扫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他铁哥们,他抬头微笑对奶奶说:“奶奶,我到外面接个电话,一会儿进来陪您,您先歇着!”罗奶奶微笑点点头,罗明博抬起屁股,离开了病房,到门口接电话。

“喂……臭小子,这段时间哪里逍遥快活去了?我给你打了无数通电话都无法联系上你,你到底干嘛去了?是不是又泡上什么妞了?嘎嘎……”罗明博手握电话立在病房门口,脸上的笑容邪邪的,对方:“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哥们这段都忙晕了。”

“哟……请问您老人家最近忙啥大生意呢?不会是去做贩卖青春美少女的勾当吧?”罗明博哈哈笑,打电话是这货是他的中学时代的哥们,也是一富家公子哥,现如今在自家企业里做副总,人比较色,喜欢美女,身边一贯是美女如云,罗明博就经常拿这些烂事调侃加讥讽。

“你小子就可劲损我吧,等我哪天真惹火了,我非把你这张臭嘴给你缝上不可,看你还得瑟不!吼吼吼……”对方也不是吃干饭的主,论斗嘴皮的也不甘下风。罗明博干笑:“喂,你现在到底在哪里?我都几个月没见到你小子影子了,莫非你去月球了?”对方咯咯笑。

“实话告诉你吧,哥们正忙着办移民手续呢,马上就成美籍华侨了,哇哈哈哈……”罗明博听着倒多少有点小小的意外,中国人当着好好的,吃饱撑着非去当啥么美国人,简直是有钱烧的。没错,这货本就是一烧包,有些钱就不知自己姓啥了,崇洋媚外的家伙!

“哎,帮哥们一忙呗?”对方开口让罗明博帮忙,罗明博随口便问:“不知方大少爷有何吩咐?”电话那端传来几声爽朗的大笑。

“不带这么挖苦人滴,还是我哥们吗你?说正事,不跟你磨牙玩了。是这样的,前几天我姨帮我介绍了一女孩,真是吃饱撑着没事干了,这都二十一世纪了,居然还有通过相亲来解决个人问题的事情发生,偶的天呀!约好今天下午见面,可我昨天刚好有事飞东南亚了。”

“所以想请你帮我这个忙……”

“等等……你都把我给说糊涂了,你姨妈给你介绍一女孩,约好今天下午见面,你却昨天飞东南亚了,就是说今天下午你无法去见面。”对方‘嗯’一声,罗明博继续:“那你应该打电话给你姨妈,让她取消见面,你打电话给我干嘛,我又不是你姨,能帮你什么忙?”罗明博觉得这货有点莫名其妙。

“你还是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让你替我去相这个亲,其实只是去坐几分钟罢了,你对对方横挑鼻子竖挑眼,咋招她反感咋来,把对方气的七窍生烟,恨不能几辈子都不想再看见你,不就行了?”听这货的意思,压根就不是想去相亲,而是想把这次相亲彻底搅黄完事。

“喂,我说你这儿哪是让我帮你去相亲呀,明摆着你是想让我去当恶人去,人家女孩不会恨上你,倒是很有可能把我狂踹一通,你小子这招也太毒辣了吧?”罗明博有些不高兴了,这货哪是让他帮忙呀,明摆着是让他去当恶人,拿他当挡箭牌了,这太损了吧?

“哈哈……我怎么可能让你挨揍去,你放心,我听我姨说对方是个医学才女,受过良好的教育,不会轻易伤人的,不过还得看你小子咋样去做了。唉……估计这妞八成是恐龙女或性格比较孤僻,不然怎么会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单着,你就去帮我打发了,就得。”

“那万一是个绝代佳人呢?”罗明博故意逗他,对方在电话那端嘎嘎乐道:“那不正好便宜你小子了!”对方的话听着罗明博直翻瞪白眼,这货忒不是东西了,这种缪论都好意思说得出口,也怪自己当初青春年少,不懂人世险恶,竟与这等货色成了铁哥们,真是悲哀呀!

“得了得了,我这儿忙着呢,就这样定了,下午替我跑一趟,谢谢了哥们!对了,以后咱哥们见面机会就少了,等你啥时来纽约,我定好好尽一下地主之谊!哦,下午去别忘买本知音杂志,这是接头暗号!”罗明博心里那就一郁闷,想拒绝人家压根不给机会。

“多注意二十床病人的情况,病人刚刚做了搭桥手术,你们一定要密切关注病人术后的反应与状态,有情况及时通知我,可不能大意。”安心如对身旁护士叮嘱道,小护士微笑点头,跟随安心如走在VlP病房外走廊上,安心如走到罗奶奶病房门口,转身对护士说:“你去忙吧,我进去看看罗奶奶!”护士略点头,朝前方走去。

安心如没有注意立在一旁打手机的罗明博,推开门进入病房内,罗奶奶靠在床头休息,她步履轻盈的走到床前,柔声叫道:“罗奶奶!”奶奶抬头看到是心如,布满皱纹的脸上随即露出了慈祥的笑意:“小安医生啊!”从床上坐起来,安心如上前去扶她坐好。

第4章 二次相遇

“罗奶奶,今天感觉好些了吗?”安心如柔声细语询问道。罗奶奶连连点头,笑说:“只要看到小安医生,老身就什么病都没有了。呵呵,小安呀,这些日子让你受累了。”罗奶奶脸上的笑容格外慈祥,她打入院就是由安心如负责治疗,二人相处得也十分亲切,还成为了忘年交!

“奶奶,看您又客气了,照顾您是我应该做的,因为我是医生呀!只要看到您的身体恢复了健康,我就特别开心了!”听着安心如的一番话,罗奶奶笑得更加开心了,频频点头,她特别的喜欢小安医生,觉得跟她特投缘,她又是个细心体贴的女孩,罗奶奶对她真是喜欢!

“小安啊,有心上人了没有?”安心如微笑摇了摇头,罗奶奶笑了:“像你这样善良又漂亮的女孩追的人一定不少吧?是不是没有遇到让你动心的男孩子呀?”罗奶奶是过来人,她懂得男女之间那种说不清的奇妙感觉,那种感觉就是爱情,它是可遇不可求的!

“奶奶……”安心如娇嗔道。罗奶奶乐了,她知道这个小丫头脸皮薄,不好意思谈男女感情上的问题,她是个心思细腻的女孩子,需要一个真正懂她的人才可以。安心如和罗奶奶聊了几句,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就跟罗奶奶告别,准备离开病房回办公室去。

刚走到病房门口,拉开房门正要出去,恰在此时罗明博从外边进来,二人撞到了一起,同时抬头,一瞬间竟楞在那里,数秒过去:“你怎么在这里?”罗明博先开了口,他万万没料想到,居然会在奶奶病房里再次见到她,此刻她身着一身白色大褂,更显清爽靓丽!

而安心如并未搭他的话,径直走出病房门,他怔了两秒扭身追出:“你是这家医院的大夫?”追出病房,他立在走廊上,望着她的背影低声问。他心情很激动,他曾想或许再不会与她见面了,但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又见到了她,真是上天有眼呀,他好欢喜!

“有事吗?”她没有回身,站在离他一步之遥,淡淡地开了声,他笑了,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这可真是一种缘分呀,想躲都躲不开!

“请问大夫怎么称呼?”罗明博小心翼翼地去问,生怕这丫头再次消失在他的视线中,他这次不会再让她溜走,因为他想认识这个特别的女孩。安心如背对着他,她怎么都不会想到,竟在这里再度碰到这个可恶又可恨的家伙,她现在只想尽快摆脱掉这个瘟神!

安心如努了努嘴,依然没有去理会这个可恶的小子,他见她半天未出声,有些性急了,大步垮到安心如面前,她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一张俏丽的面孔完美呈现在他面前。他呆呆望着心如,仿佛在欣赏一幅美丽的油画,眼神中透出无限柔情与爱慕,心如把脑袋扭到一边,躲开他的目光。

“我只想知道你的名字,你就那么不愿意告诉我吗?”罗明博再度发问,他真的没有见过像她这样执拧的女孩,只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她竟然就是不肯告诉他。越是这样,他就越要知道不可,从小到大就没有他想知道却知道不了的事情,他脾气也很倔强。

“我有必要告诉你吗?”安心如抬头瞪他反问。罗明博就喜欢这种个性十足的丫头,有一股寻常女孩所没有的东西,正是这种东西能把男人的心牢牢吸引,这种东西就叫做魅力!

“安心如?”他直接唤出了她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安心如冷冷问他。他邪邪一乐,用手指了指安心如别在胸前的小牌牌,原来他是看到了小牌牌上写着名字了。安心如低下头努努嘴没有说旁话,她对这货特不待见,只想快点躲开他,一秒钟都不想跟他多待下去。

“刚才奶奶还跟我提到你,说这次多亏了您的照顾和治疗了,我这人平时就这样,多有得罪,请安大夫多多包涵!”这货一会儿一变,刚才还摆出一副嚣张气焰,这会儿又变成了彬彬有礼的公子了,真是让人忍俊不禁呀!

“我可以走了吗?”安心如表情依然从容平静,口吻冷淡。罗明博笑说:“不知安大夫中午是否有时间?我想请安大夫吃顿便餐,表示一下感谢!”

“我很忙,没空!再见!”安心如断然回绝,扭身离开,他立在原地目视她远去的背影,直到她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他不由长叹一声。回到病房时,看到奶奶正坐在床上戴着老花镜手拿报纸在细细翻看,他默默无语的走到床边坐下,久久未曾开口,目光呆滞。

良缘有归期-安心如, 罗明博-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95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