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个娇妻放肆宠-顾梵溪, 陆北廷-婚恋生活小说

捡个娇妻放肆宠-顾梵溪, 陆北廷-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逃婚遇逃犯

马汀内斯酒店的水晶厅中宾客云集,期待着霍少棠的世纪婚礼。

此刻的化妆间里,化妆师被打晕了扔在角落里,顾梵溪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婚礼马上就开始了,雇佣的临时演员还不到位,难道她注定要嫁给霍少棠?

既然找人在婚礼上闹事的办法行不通,就只有自己跑路了。

不论如何,她都不会嫁给仇人的亲哥哥。

把沙发推过去顶住在门口,顾梵溪快步走到屏风后面。

后墙的门直通停车场,她研究过酒店的构造图才发现了这个秘密。

暗门跟跑路才是标配!

突然,从她身后闪出一道黑影,没等她看清来人是谁,便被钳住了咽喉:“别出声!”

她雇佣了两拨临时演员,闹事的人还没到,接应的人却先到了,这是什么情况?

可来人气场两米八、面容英武迷人,顾梵溪满意的笑了,临时演员颜值都这么高,果然是个看脸的时代。

让霍少棠知道自己跟一个百年不遇的帅哥逃婚,他还不气的吐血?

神色复杂的看着她,陆北廷怀疑这女人脑袋有问题,不然她怎么笑得出来?

他完成了任务本打算按照原定时间撤离,可新娘迟迟不露面,第一个被检查的就是化妆间。与其到时候暴露,他不如先走一步。

这女人跑路业务熟练,她是干什么的?

他目光锐利,仿佛能穿透人心,顾梵溪却笑得更夸张。

这男人霸气侧漏、颜值逆天……只有这样的人才能让霍少棠自愧不如。

他虽然是个临时演员,可自己不说、他不说谁会知道?

她打着如意算盘,陆北廷却没有耐性跟傻子耗时间,挥手就想把人打晕。

然,她察觉了对方的意图,抢先一步去抓男人的脖颈,可惜她比男人矮一大截,抻长了胳膊也够不到。

人矮胳膊短是硬伤,顾梵溪愤懑的认命了:“雇你帮我逃婚,不是让你把我打晕带走!”

冰冷的视线扫过躺在地上的请柬,陆北廷心里有了计较。

她是霍少棠的准新娘顾梵溪,能顺手搅黄霍少棠的婚礼,何乐不为呢?

“那就请吧。”男人拉着她从安全通道奔向停车场。

哒哒哒……

他的步子又快又大,顾梵溪小跑着才勉强跟的上。

血迹滴滴答案落在地上,蜿蜒成一条直线,她心底立刻涌起不祥的预感,他真是临时演员?

看他年纪也不小了,外形这么拉风,怎么可能屈就临时演员?

“跟你联系的工头是谁?他跟你提过报酬吗?”她问的小心翼翼,生怕被他察觉到自己在试探。

陆北廷不屑地勾了勾唇,没有回答。她这么笨,进了霍家还不被吃的渣都不剩?

他有伤在身、出场台词跟电视剧里劫持人质的劫匪一模一样,他是临时演员才见了鬼呢!

顾梵溪想逃婚,但不能才出虎穴,又入狼窝。

“你不是我雇来的临时演员,你到底是谁?你不说清楚,我不会跟你走!”她用力想甩开钳制,却拗不过男人的力气,只能大喊大叫,“你放开我,放我回去!”

“你想逃婚,而我知道离开这里的捷径,你难道不想搭个顺风车?”猛地将人拽到身边,陆北廷冷笑着抛出她无法拒绝的诱饵。

“你……你是干什么的?”顾梵溪紧张的结巴,这人会不会杀了她?

“知道的愈多,死的愈快。”男人目光冷冽如刀,她的心颤的厉害,指尖都是冷的,“你受伤了,我可以帮你处理伤口,但在那之后,你得放我走。”

人在他手里还想走,可能吗?

然,陆北廷幽深的眼眸将他深沉狡黠的算计掩藏于无形:“成交。”

他好像蛮好讲话的,但可信度都多高呢?

而且他答得这么轻易,顾梵溪越发确信这个男人不可信。

不过不要紧,只要把他带进小洋楼,她就有办法脱身。反正是互相利用,不能好聚好散就别怪她手黑了。

只是,该怎么把他引过去?

她被拽着跑进停车场,空旷的空间将嘈杂的脚步声无限放大。

顾梵溪吓得肝颤,这是被围殴的节奏吗,自己不想死啊不想死!

追兵针对的是谁,是她还是这个男人?

此时大家同命相连,他会不会放松警惕?如果他没有安全的藏身之所,那才是天助我也!

咬了咬唇,顾梵溪决定试试看:“我知道一个安全的地方,你想脱身就跟我走。”

她会这么好心?

“你说的地方在哪儿?”陆北廷将计就计,等离开这儿就由不得她了。

“在酒店附近,拐个弯就到了。”

急促嘈杂的脚步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越来越近……

要死了要死了!

“你不是知道离开酒店的捷径吗?快点儿想办法呀!”顾梵溪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声音都在颤抖。

“顾小姐,请你跟我们回去!”两个的男人举着棒球棒冲过来,见到顾梵溪便把棒子藏到身后,“少爷交代过,只要您跟我们回去,他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是霍家的人!

她的逃跑路线只有自己和闺蜜方宁知道,他们怎么这么快就追了过来,难道是方宁走漏的消息?

顾梵溪晃神儿的空档,男人跨步窜到她身后,把从后面包抄上来的人打翻在地。

同伴被打伤,跟顾梵溪客套的两个男人挥舞着棒球棒朝扑了上来。

“小心前面!”顾梵溪抱着脑袋蹲在地上尖叫,可话音未落,拿棒球棒的男人就倒在了地上。

他闪电般钻进后座,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比武打片还养眼,可顾梵溪已经吓傻了。

“愣着干什么,上车!”陆北廷看着这个笨女人,真想把她扔在这儿。

不远处不断有人涌出来,霍家的人越来越多,作势就要把布加迪团团围住。

顾梵溪不敢多做他想,顾不上系安全带就发动跑车往外冲,也不管有没有撞到冲上来的人。

穿过十字路口,顾梵溪发现一辆黑色吉普车始终尾随,忙不迭加大油门赶在红灯前转弯。

她对这个路段很熟悉,上一个路口的信号周期有1分30秒,足够甩掉尾巴。

跟他在一起等于找死!得想办法脱身。

先把他带到小洋楼,在处理伤口的时候给他打一针麻醉剂,然后……

“下个路口左转上高架……”冷飕飕的寒意爬上脖颈,男人低哑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将她的如意算盘打的粉碎。

“不是说好去我哪儿的吗?”顾梵溪紧张的攥紧方向盘,透过后视镜偷偷观望他的表情。

然而,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寒光闪闪的匕首抵着咽喉,她别无选择。

布加迪性能极好,在刚开通的路段上跑起来倍儿爽,可这无法抵消她内心的恐惧。

她满以为自己掌握了主动权,却没想到开车才是身不由己的那个。

该怎么脱身?

想办法打妖妖灵?还是把自己的位置发给好闺蜜方宁?可不管用哪种方法,都得找个独立的空间,还不能让他发现。那么,当务之急是让他放松警惕。

道路两旁的景物向后奔跑,很快又到了下一个岔路口,顾梵溪勾起唇角乖巧的请示:“接下来怎么走?”

往左走200米有一个派出所,以布加迪的车速,自己有50%的胜算在他对自己下手前逃脱。

直走的话就不好说了……拜托拜托,选左转吧!

第2章 你到底是谁

然而,男人的回答让顾梵溪的心在滴血:“直走。”

逃婚遇上逃犯,她摊上大事儿了。

她心里咒骂着男人坐穿牢底,却乖乖把车子开进一座树林掩映的院子。

“下车!”冰冷的匕首抵着咽喉,她不得不照做。

走进欧式独栋别墅,直男的气息扑面而来,里面的的布置简约不失品味。顾梵溪认定他是某犯罪团伙的头目,不然怎么可能住的这么奢侈。

他再有钱也是不义之财,败类!

血滴在地上,顾梵溪发现他的衬衣被血浸透了,再这么下去他真会昏过去。

虽说他昏过去自己就能脱身,但没有他自己离不开酒店,而且自己是医生,没道理见死不救。

“你放开我,让我去拿急救包,你得马上止血。”

借着她的力气坐进沙发,陆北廷尽管面无血色,可他锐利的眼神分毫不减:“你真是医生?”

“我的命你握在手里,说谎对我有什么好处?”顾梵溪试了他的脉搏,拧开一瓶水递过去,“你失血太多,需要补充水分。”

她的五官精致小巧,身材曼妙多姿,清丽动人的气质更显的她与众不同。她手指纤细,白皙嫩滑的手感让人握住就不想松开。

这样的女人跟着霍少棠岂不是太便宜他了?

“你右手边的柜子。”

药箱里的装备还算齐全,顾梵溪很快就进入职业状态:“伤口需要缝合,会有点疼,你忍忍吧。”

缝合结束,她给男人推注了营养液和消炎针剂。

她专注的神情乃至一举一动都带来久违的熟悉感,陆北廷瞳孔收紧,脑海中闪过一个惊人的念头。

她的打针手法很特别,而陆北廷寻觅的她与顾梵溪手法相同,但当时他的伤势太重,只凭感觉记住了那个医生。

三年来,他一直在找她,如果她们是同一个人,她的事自己责无旁贷。

顾梵溪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就欲离去,却被清冽嗓音绊住了脚:“过来。”

说好放自己走,他想反悔?

即便如此也不要紧,他现在的身体状对自己不构成威胁,自己也不介意把他打晕。

当陆北廷钳着她的手放进男人的裤子口袋,顾梵溪内心是崩溃的。

他嘴角玩味的勾起,洞穿了女人的内心独白:“只是借你的手替我拿手机。”

“借用我的手之前,你问过我的意见吗?”虽然他的胳膊有伤,可这个动作太暧昧,顾梵溪掐死他的心都有,这个忘恩负义的臭流氓!

真想把手机拍在他脸上!

万一电话内容关系到犯罪活动,她注定要被杀人灭口,她可没那么蠢。

扔下手机,顾梵溪拔腿就跑。

汪汪……汪汪……

凭空冲过过来一直德牧,吓得她差点儿昏过去。

她试着从狗狗身边绕过去,可德牧愤怒的吼叫迫使她不得不退回原处。

“怎么回来了?”眯着凤眸,陆北廷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他明知自己走不掉,玩阴的耍我!

顾梵溪怄的要死,却无法忽视他逆天的颜值。

丰神俊逸、霸气侧漏等词汇都不足以形容这个男人,血迹斑斑的衣服非但没有拉低他的颜值,反而平添了血性的阳刚之气。

他凭着皮相都能出人头地,干嘛要捞偏门呢?

“因为我,你和霍少棠的婚礼被迫取消了。”陆北廷慵懒的靠着沙发,令他笔直的双腿更加修长。

“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没有你,我也跑得掉!你,言而无信,有看门狗了不起吗?”

顾梵溪不相信霍少棠会捧着自己的相片走进礼堂。

只要他想要的,机关算尽也要得到。被自己摆了一道,他一定气疯了。

跟他作的事情比起来,自己逃婚根本不值一提。

别的医院出了医疗事故赔钱,只有自家医院被霍少棠逼的赔钱又赔女儿。

他这么贪得无厌老天都要惩罚他,自己只不过是替天行道罢了。

正在暗爽,顾梵溪的手机响了。

看到方宁的名字,她抬眼望向陆北廷:“我闺蜜的电话,你不许说话。”

“开免提。”男人的声音不高,却带着无法抗拒的压迫感。

他怕自己暴露他的行踪?

举报他的前提是自己全身而退,她不会笨到当着他的面泄密。

“梵溪,你雇的临时演员被霍少棠的人扣住了,我想去通知你,但警察突然包围了酒店,你们的婚礼被迫取消了……”

背景中有回音、风声和脚步声,方宁跑什么,难道有人要抓她?

“方宁,你给我站住!方宁!”

顾梵溪认得这个声音,他是霍少棠的跟班。

霍少棠想抓住方宁迫使她就范,这个人渣败类!

“不管你在哪儿都别露面,医院被卫生局的人查封了,所有证据都指向你……千万别露面啊梵溪!你别管我,能走多远就走多远,你们别过来,别过来,啊……嘟嘟嘟……”

“方宁,方宁!”方宁的声音充满恐惧,电话被突然掐断,她一定出事了。

方宁是她最好的朋友,不能连累她,得救她!

顾梵溪什么也不顾上,脚踩风火轮似的往外冲,没跑出几步突然脚步一顿。

德牧舒服的横躺在地上令她一阵胸闷:“好狗不挡路,你懂不懂啊?”

看着这个跟狗较真的女人,陆北廷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但秘书递来的文件让他眼前一亮。

汪汪!汪汪!

德牧朝她翻了个白眼,大摇大摆的的走了。

狗仗人势的东西!

顾梵溪被气的呕血,可她不能耗在这儿,得想办法救方宁。

“去哪儿?”陆北廷懒洋洋注视着她,慵懒闲适的姿态让人很难把他与酒店的暴力事件联系起来。

顾梵溪心急如焚,不耐烦的转过身:“你我的交易已经结束,你管我去哪儿!”

“你哥哥造成的医疗事故导致霍少棠肢瘫痪,他借此独占了仁达医院,还想把你也吞下去。你从这儿走出去,要怎么挽回局面?你做了这么多却要向他举白旗,你甘心吗?”男人兴味的语气中夹杂着幸灾乐祸。

他怎么什么都知道?

“你到底是谁?”顾梵溪直觉这个男人比霍少棠难缠的多。

“终于想知道我是谁了?”男人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从茶几上拿出一个文件夹,“只要你在上面签字,我会替你摆平所有麻烦。拒绝的话,请你马上离开,只当你我从未见过。”

什么玩意?

自己才不会跟犯罪分子同流合污,再见!

可是……

第3章 自杀式逃命

他似乎很乐于看到霍少棠倒霉,敌人的敌人等于盟友。

要不然看看文件内容?

见顾梵溪固执的站在原地,他戏谑的掀起眼帘:“我还能吃了你?坐到我身边来。”

在自己的地盘,想吃掉她还不是易如反掌?

她的脑回路果然有问题。

慢吞吞的挨着他坐下,顾梵溪偷眼打量。

微微敞开的衣襟令他线条分明的肌肉若隐若现,充满男性荷尔蒙的身躯让人无法移开视线。

他到底是谁?

疑惑的翻开文件,顾梵溪看到甲方的名字就倒吸了一口冷气:“你是陆家那个不……”

“没错,就是我。”男人一派坦然,眼底的狡黠转瞬即逝,让人无从察觉。

霍少棠不会无缘无故的结婚,顾梵溪一定能带给他意想不到的好处。无论霍少棠想得到什么,自己要做的都是搅局,让他计划落空就够了。

顾梵溪惊的下巴都要脱臼了,他竟然是陆家最见不得人的少爷陆北廷!

传说他先天残疾,不举且其丑无比,可这个人明明很帅很健康,难道关于他的传闻都是假的?

一目十行的看完协议内容,顾梵溪觉得他疯了。

陆北廷神色倨傲,如同施以她恩惠的救世主:“没问题就签字。”

“陆先生,据我所知,你跟季子颜定了娃娃亲,即便你要悔婚,也没必要跟我闪婚。我只是个小虾米,既不想给任何人垫背,也不想走进你们土豪的世界,你就当咱们从未见过吧。”

所有人都拿她堵抢眼,难道她长了一张炮灰脸?

她还没甩掉霍少棠这个下肢瘫痪的病人,陆北廷就找上门来,她跟不健全的男人是多有缘!

霍少棠已经让她的生活一地鸡毛,她不能再招惹陆北廷和季子颜。

“滚!”

陆北廷貌似耗光了耐性,实则是以退为进。

等她看清楚形势,自然会乖乖回来。除了他,谁敢接手她这个烫手山芋?

放下文件,顾梵溪起身离去。可没走出几步,她就折了回来。

“你这么快就想通了?”陆北廷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因为她无路可走。

“你想多了,我回来拿手机,再见!”顾梵溪不屑的挑挑眉,只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

陆北廷脸色阴沉如霜,别墅里的空气好像被瞬间抽走,窒息的让人抓狂。

“跟着她。”他对着立柱后面的人影吩咐,他倒要看看顾梵溪能硬气到什么时候!

秘书应声离去,暗忖顾梵溪命苦。得罪丰州两座大神,她和顾家在丰州只怕再无立足之地。

顾梵溪走出树林才发现这里陆北廷住处跟自己住同一个小区。她进出向来走北门,想不到原来陆北廷就是独享南门的大人物。

这时候父母和哥哥一定跟在霍少棠身边灭火,自己不需要担心会在这儿被人发现。

然而,她跨出小区门口就四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围在当中。

“你们是什么人?”顾梵溪吓得差点儿跳起来,直觉告诉她这是霍家的人。

“顾小姐,是霍先生让我们来接您到汇海皇宫准备晚宴,化妆师和礼服都运过去了,您这边请。”为首的汉子十分客气,却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

他朝其他人使了眼色,顾梵溪就被扭住了胳膊。

虽然她想救出方宁,但她自有办法。

丰州那么多名媛淑女,天知道他为什么一定要跟自己结婚?他心机那么深,自己被他卖了还帮他数钱呢!

而且,他还有个视自己为眼中钉妹妹,嫁给他等于自掘坟墓。

“你们放开我!放开我!”她盯着不远处的小区保安大声呼救,“救命啊,绑架了!来人啊……救救我!绑架啦!”

保安和路人看到四个彪形大汉,无一例外对她的呼喊选择无视。

顾梵溪肠子都悔青了,早知如此,她就答应陆北廷了。左右都是闪婚,至少她能抱一条养眼的大腿。

“救命啊……绑架了……谁来救救我啊!救命啊……谁行行好,帮我报警啊!”顾梵溪被两个保镖驾的双腿悬空,反而让她的视野更开阔。

街边停着一辆警车,顾梵溪猛然想起方宁说警察哪里有自己的黑材料,与其被霍少棠的人拖走,她宁可进警局。

只要不落在霍少棠这只白眼狼手里,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她也认了。

况且,她没做亏心事,不怕被警方调查!

三名警官从警车上走下来,朝小区门口走去。

他们越走越近,机会来了!

“警察叔叔,我是顾梵溪……警察叔叔,我是仁达医院的顾梵溪……救命!”她用尽浑身的力气求救,这是她最后的机会,必须牢牢抓住,“警察署叔叔,带我走,带我走,救命啊!”

她的呼喊引起了警官们的注意,大步流星的循声走来。

警察突然出现让霍少棠的手下始料未及。

他叮嘱过不能对顾梵溪动粗,而且警察已经发现异常,他们不能强行带她走,该怎么办?

为首汉子当机立断,让同伴先上车,他临走前还在试着说服顾梵溪,“你现在跟我们走还来得及,警局不是你这种漂亮姑娘该呆的地方。”

“滚!”冷喝了一声,顾梵溪二话不说撒腿就跑。

尽管她摆脱了的束缚,可三名警官还是走过来了解情况。

顾梵溪警惕回身张望,见霍家的人还不死心,看来她只有被警察带走才能避免嫁给霍少棠。

咬了咬牙,她昂起头说道:“警察叔叔,我是仁达医院的顾梵溪,我自首!”

“你真是顾梵溪?”一名年轻警官露出了天上掉馅饼的惊喜。

“如假包换。”

“正好有案子需要找你了解点情况,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年纪稍大一点的警官亮出证件,客气气的将人带上警车。

透过车窗,顾梵溪发现霍少棠的人走了才松了口气。

她以为警察赶到是巧合,殊不知此刻她的好闺蜜方宁坐在街对面的吉普车里,将这边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

“方小姐,非常感谢你的配合,不然我们不可能这么快抓到嫌疑人。”前排的警官回身道谢,“你举报有功,奖金会在案子结束后发给你。”

“奖金我就不要了,能帮到你们就好。”看着远去的车影,方宁得意的勾起嘴角。

在小区里抓人动静太大,她刚才与警察合作演了一出戏,这才把顾梵溪从小区里引出来。

顾梵溪,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你别怪我心狠,这都是你逼的。

第4章 细思极恐

“我们接到举报,仁达医院涉嫌售卖假药,给病人使用回收的注射器。这些是从你办公室的保险箱找到的交易账目,我们查了你的银行账户,上面有大笔来源不明的收入。

目前我们掌握的证据足够起诉你,但只要你肯说出你的上线和同伙,我们会提请法院给你减刑。但如果由我们调查出来,对你的量刑很不利。”

顾梵溪自认比纯净水还干净,可面对证据,她蒙圈了。

除了工资卡和社保卡,她只有一张额度三千的信用卡,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名下有一张民生银行的借记卡。

是霍少棠捣的鬼吗?可这样一来,他何必逼自己嫁给他。

不是他的话,难道是死对头霍可君?

她两年前毁了自己一次还嫌不够,非要把她踩进泥里才甘心?

千万别被她抓到霍可君陷害自己的把柄,否则就跟她新仇旧恨一起算!

“我的办公室里没有保险箱,医院的药物全部由霍氏医药提供,医疗垃圾也有专人回收。不相信的话,你们可以调查。我是医生,不会拿患者的性命开玩笑。”顾梵溪竭力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她的辩解在证据面前显得苍白无力,可信度为几乎零。

“你是医院的负责人之一,如果你毫不知情,这些单据上怎么会有你的签名?就算你质疑签名的真实性,那么你账户的资金往来又该如何解释?”

面对警官的盘问,她无力反驳,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过,怎么会凭空跳出那么多证据?

她是被冤枉的,可她该向谁求救?

被父母和哥哥知道自己被关在这儿,他们只会低三下四的恳求霍少棠网开一面,那样一来她就彻底没有退路了。

半年前,哥哥下错处方导致霍少棠下肢瘫痪。

父母把仁达医院送给霍少棠才保住了哥哥被免于起诉,但顾梵溪必须嫁给给霍少棠,他才会不再追究仁达医院的责任。

从小到大,她替哥哥各种背锅创,这一次父母为了保住哥哥,不惜赔上她的终身幸福,让她怎么不心寒?

不想嫁,她可以逃婚。但她被关在羁押室,要怎么解套?

抱着膝盖蜷缩在角落里,顾梵溪慢慢梳理着思路。

所有的的证据都跟药品和医疗垃圾有关,这两个部门由方宁的父母管理。

她跟方宁要好的不分你我。她有自己在医院储物柜的备用钥匙,购物签单也经常替自己代签。那么,方宁有充分时间拿到自己的身份证,代办一张银行卡也不成问题。

顾梵溪曾经看到方宁偷偷模仿自己的签名,当时她没有在意。现在回想起来,方宁一家对她的算计是早有预谋。

霍少棠发生医疗事故当晚,方宁和哥哥一起值夜班,是她把处方交给了值班护士。

难道下错处方的并不是哥哥,而是方宁?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这些都是顾梵溪的猜测,没有证据。可方宁没理由陷她,她也不会这么做!

她在羁押室里胡思乱想,陆北廷在一墙之隔的辨认房结束了对犯罪团伙头目的指认。

“今天要是没有你,我们不会有这么大的收获,回去以后代我向首长致谢。”靳铭和陆北廷是军校校友,却是第一次在工作中合作。

“我转业了,要道谢自己去。”陆北廷的口吻淡淡的,没人看得出他别有所图。

“你可是警备特战部的宝贝疙瘩,老首长居然肯放你走?”如果不是他亲口证实,靳铭是万万不信的。

勾了勾唇,陆北廷声音平静的听不出情绪:“不说这个了,跟你打听个人。”

半小时后,他见到了缩在角落里的顾梵溪。她离开别墅的时候,张牙舞爪、嚣张的不行,现在却像只被遗弃了的猫儿。

她被人算计了还替人数钱,应该多关她几天让她清醒清醒。

可陆北廷得知她被警方扣住就莫名的担心,还是早点把人捞出来,免得给自己添堵。

“顾梵溪,醒醒,顾梵溪!”他寒着脸,声音清凉如水。

半梦半醒间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她睁开眼睛就对上了丰神俊逸的陆北廷。

他怎么可能会来,一定自己眼花看错了。

她的眼角挂着眼屎,陆北廷恨恨的拧了拧眉。她居然在这种地方还睡得着,简直没心没肺!

逆光将男人的身影拉的很长,如同三九寒天遗世独立的青松,清冷疏离的冷漠让人难以靠近。可在顾梵溪看来,他是那么伟岸高大。

隔着铁门,她激动的红了眼眶:“陆北廷,怎么是你?”

“不然是谁?”他神色晦暗不明,语气都染了愠怒。

顾梵溪期待的救星是霍少棠吗?

即便她被陷害跟霍少棠无关,也跟霍可君脱不了关系,霍少棠怎么可能打亲妹妹的脸?

警官打开羁押室的门,看着顾梵溪叮嘱:“你可以走了,但案子没有结束前不能离开丰州,你的去向必须通报担保人陆先生。”

“知道了,谢谢。”

她规规矩矩的迈出牢房,还没站稳就陆北廷恍若无人的拖走。

顾梵溪明白,在案子查清楚之前,自己最好跟陆北廷待在一起。按照案值估算,他垫付的保释金不是笔小数目。

这下人情欠大了,要怎么还呀?

她一刻不停的被陆北廷带出警局,可走到路边他却不着急上车,似乎在等人。

“陆先生,怎么知道我在这儿?”没人会无缘无故对陌生人施以援手,顾梵溪想知道他保释自己的原因。

“过来办事,听警官说起你,还以为是同名同姓的两个人,想不到真是你。”陆北廷说的风轻云淡,好像解救她只是一时兴起。

虽然他们只有一面之缘,但直觉告诉陆北廷他们之间的渊源很深。

最重要的是,他不介意跟顾梵溪牵扯不清。

然,他淡漠的态度让顾梵溪对他的感激之情消失的无形无踪,她还有些胸闷。

他当自己是三岁的小孩子吗?

鬼才会相信他的解释!

顾梵溪自顾自的生闷气,并没有注意到她的手被陆北廷握在手里,而此情此景深深刺痛了某人的眼睛。

捡个娇妻放肆宠-顾梵溪, 陆北廷-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29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