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嫁到-唐华英, 顾述均-古代言情小说

将军嫁到-唐华英, 顾述均-古代言情小说

第1章 一对怨偶

这长安城中这几日总是喜事连连,先是丞相之女嫁得了太子爷,后是这性子桀骜的小王爷要娶妻,这娶的,还是当今凯旋归朝的女将军,唐华英!

这不,今日便是那巾帼将军与小王爷的大婚嘛,听闻王爷曾经因着不娶将军作妻,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如今整个长安城的人都围了上来瞧热闹来了。

大红的花轿停在王府的门口,可那王府却是大门紧闭,唐华英站在十六人抬的大红花娇前,眯着凌厉的杏眸打量着那写了南阳王府四字的牌匾,其实她不是不知道小王爷年方十八,要娶她这个双十年华的,很是不情愿,不过,于她倒也没有过多的影响,她嫁入王府,不过是顺奉帝命罢了。

身旁的军师一把折扇轻摇,大夏天的,穿着一袭青绿色的布衣长袍,懒懒洋洋的,笑得幸灾乐祸:“将军,这身后可还有一万将士呢,可别丢了咱们的脸呐。”

赵虎乃是巾帼将军麾下一员副将,他撑着魁梧的身躯跑了过来,瞧着那紧闭的门就扯了嗓子嚷嚷:“怎的啊!几个意思啊!这可是今上亲赐的婚!那小犊子……”

“把门拆了。”唐华英负手而立,英气的眉宇间情绪寡淡,一旁随行的礼官瞅着这群乌泱泱的将士,愣是没敢吱半句声。

赵虎跟打了鸡血似的,一挥手,那几百号人就围了上来,呼呼呜呜一顿折腾,那门以及与门相连连接的墙就这般轰的一声倒了,一阵尘埃尽散,那小王爷站在大厅里,着了一套月牙白的锦袍,精致俊美的面容写满了愤怒,他指着那悠闲立在王府门口的护国将军气的面色红白相交!

“你!你们这群粗人!鲁莽之徒!不要脸!本王的府坻,你们也敢拆!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待本王入宫禀报皇奶奶……”

唐华英与这南阳王擦肩而过,至于婚礼的一切情节都被省掉了,唐华英站在大厅里,听着这小王爷将她祖宗十八代都相当友好的问候了一遍,这才淡淡开口:“不想成亲?”

南阳王当即炸了毛:“谁愿与你这个母老虎成亲!我告诉你,你要是嫁了我,我……我府中三千姬妾,我一个一个的宠都轮不上你!你这辈子,就别想有子嗣,我要让我的姬妾欺负你!我要天天上花楼!”

唐华英站在大殿中,由于唐家满门战死沙场活下来的独她这么一个,所以她自幼便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皮肤自是不比长安城中的娇花那般那看,反而透着些健康的小麦色。偏南阳王最不喜的就是这种纯爷们肤色的,更别说是在自家正牌王妃的身上了。

唐华英理了理衣袍,言辞清冽:“我既与你成亲,你就该明白何谓三从四德。”

在场的人听着这话,有些懵……??王爷也要讲究三从四德了???

南阳王差点跳起来,瞪着她怪物一般吼道:“你有病吧!你一个女人,你要男人讲什么狗屁三从四德!!”

“今天晚上你且先将唐家家训熟记。”她负手而立,那冷冽的气势差点将南阳王气炸。

“你这样的老女人,本王绝不会娶,你最好死了这条心!”

唐华英望向远方万人拥簇之下停在了南阳王府门口的龙撵,年迈的皇帝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了下来,众人纷纷跪了地。

皇帝瞧着这已经被催毁了的南阳王府的门与墙,朗声大笑:“唐爱卿不愧是朕手中的一把利刃,今日既是大喜之日,那就不要耽搁了吉时了。”

南阳王猛的跪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嚎啕道:“父皇!儿臣宁死也不会娶这个母老虎!儿臣无能驾驭这只母老虎,还请父皇将此婚事另配他人!”

皇帝已至暮年,头发花白了,瞧着自小便最疼的小儿子,恨铁不成钢:“你堂堂一个男儿!岂能如此……”

“要我娶这个母老虎!我宁愿死!”南阳王拔出赵虎随身的佩剑准备抹脖子,结果因为赵虎手中的宝器重达近百斤,拿在手里又重重砸在了地上,南阳王顿时愣了,也不哭闹也不嚎啕了。

唐华英脚一勾,剑腾于空,她轻巧的握住那把剑,顺手一扔甩进行了赵虎的剑鞘里,朝南阳王淡道:“娶不娶,由不得你,皇上,吉时已到,可以拜堂了。”

赵虎瞧着这细皮白肉的南阳王,笑得有些诡异:“王爷,您还是老老实实拜堂吧,好不容易才将咱们将军嫁出去,你要是敢负了咱们将军,将士们也不答允,是不是啊,弟兄们!”

那身后送嫁的近万名将军一时呼声涌动:“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将军出嫁,非死不负!”

非……非死不负,完了,南阳王听着这嘹亮的嗓门心肝抖了抖,他的小翠,他的绿樱,他的美人,他的风流人生就要被这只母老虎毁了!!!

南阳王也不抽剑了,掏出手里的匕首抵上了脖子,瞪向那群人:“什么非死不负!你们一个个都有病吧?这老女人是嫁不出去了吧?别妄想将她推给本王!”

皇帝一拂衣袍,越过南阳王坐在了主位上,朝南阳王笑道:“小九,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

“父皇,那你把丞相府的月樱嫁给我,我不要娶这个老女人!”南阳王简直就是一朵男牡丹,尽享风流尊贵,哪里会看得上唐华英这株食人花。

“父皇,再说了,我府中这么多的女人,也根本没有必要娶王妃。”他要是娶了这母老虎,不是任着她欺负了!

皇帝微眯了眯眸子,不远处正收拾了包袱躲在假山后的小妾们纷纷窜了出来,齐刷刷的跪在大厅里,个个是战战兢兢的:“贱妾等自请离去,还望皇上、王爷、王妃恩准。”

南阳王忙去扶跪在最前头那个:“秀儿,你说过要与我比翼双飞作一对鸳鸯的。”

秀儿忙退了些,跪伏在地上哆嗦道:“王爷,是贱妾该死,贱妾竟有此妄想,还望王爷高抬贵手。”

“你!容儿你说过山无棱天地合……”南阳王差点吐血,转脸去看另一个衣衫雅淡的。

“贱妾……贱妾手脚不干净,平日里喜欢偷些东西,还请王爷将贱妾逐出府去吧。”那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与她共处一个院子,谁知道会什么时候死!

第2章 礼成

皇帝一拍桌子,龙颜大怒:“混帐!你乃堂堂王爷,却不思进取,成日里与些个莺莺燕燕斯混!如今既娶了王妃,这些人就不需要了!”

南阳王面色一愁,忙跪在地上,硬是死拽着秀儿的手,朝皇帝道:“父皇,我与小妾们是真心相爱的!还请父皇成全!这母老虎,你……”

皇帝气极,站起身来,低斥:“混帐!你可知,你口中的母老虎为我南朝立下了多少赫赫战功?你可知,当年若非唐老将军救下你皇爷爷,哪里还有你这个混帐在此胡言乱语!唐家是南朝的顶梁柱!”

南阳王一拂衣袍站起身,朝皇帝道:“那你让大哥娶她去啊!把月樱还给我啊!”

“放肆!”皇帝面色一白,身形晃了晃。

唐华英一掌将南阳王直接打晕了,尽管是大红的凤袍下嫁,凤冠华艳夺目,却也依旧抵挡不了她在战场上杀伐的果敢之气!

“皇上,可以拜堂了。”她理了理衣袍,站在身高只及她耳朵的南阳王身旁,神色寡淡。

赵虎扶着昏守去的南阳王,笑得咧了嘴:“将军果真霸气。”

皇帝拂了拂衣袍,坐了下来,朝礼官道:“那就开始吧。”

礼官将所有的节礼都省了,直接三拜之后就送入洞房,那速度之快,生怕这小王爷再醒过来反悔似的。

那酒宴一路持续到了半夜,唐华英不喜这些应酬之事,这王爷又是个被打晕的,所以这 陪客之事就落到了这跟来的将士身上,如今将军终于成功出嫁了,一群人喝得甚是开心,军中人都喜烈酒,一个个的陪着那些朝中大臣坐着,哥两好的的喝酒猜拳说吉利话,整个王府是一片热闹,烟花彻底的响着,声声不息,大红色在这府里铺天盖地,简直比过年还要热闹!

皇帝酒过三巡就回去了,至于那群小妾,既然唐华英没什么表示,那就由着唐华英自已去收拾吧。

皇帝坐在龙撵里,揉着太阳穴,身旁的太监总管贴心的为他备了一盏醒酒汤,朝皇帝笑道:“今儿可是小王爷的大喜日子,皇上该高兴才是。”

皇帝长长的叹了叹气,靠着马车中的软枕有些无奈:“朕最疼的就是这孩子,可偏偏……唉。”

“皇上放心,既然将军已经答应了入府以王妃的身份管教小王爷,就定会成功的,毕竟这唐家可是向来说到做到,皇上不必多虑了,该保重龙体才是。”康福将马车角落里的扇子摇得快了些,凉风迎面,马车里舒爽不少。

“唐家……唉,可惜了。”

“能战死沙场,也是唐家的宿命,皇上做到如今这一步,已是贤明了。”

马车的声音朝着皇宫渐行渐远,而那婚房里,好戏刚刚上演。

这南阳王初初醒过来,见自已竟躺在床上,猛的就爬了起来,瞪着那坐在窗边的灯下看书的人,由于是炎炎夏日,窗户是开着的,窗边的人已经沐浴完毕,穿着一套简单的里衣,长发散落下来,衬着满屋的大红色,看得南阳王掐死这人的心都有了。

“你好的大的胆子,你敢打晕本王!就算你嫁给了本王,你也要给我记着,这里是南阳王府,是本王说了算,你滚出去,去偏房睡!本王今日要绿儿侍寝!”南阳王瞪着那看书的人,怒气冲冲的指向门口。

唐华英合了书,望向南阳王,淡道:“既已醒了,那我便与你说一说唐家家训,家训共计七百九十三条……”

南阳王赤着脚站在地上,一挥手将满桌子的吃食都打翻在地,气得脸色发白:“你听不听得懂人话?本王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皮不要脸的老女人!你唐家关本王何干!你不走,本王自已走!”

他气冲冲的就欲出去,结果开了半天才发现,门锁了,气得一脚踹向门,谁知没穿鞋子,顿时疼得抱了脚直嚎啕:“啊啊!!疼!你这老女人!你!”

蹲在门外头偷听的几十号人顿时想歪了,一个个将耳朵扒在门口,赵虎小声道:“将军果真威武,啧啧,就那细皮嫩肉的小王爷,估计都不够将军折腾半个时辰的。”

军师在这群将士里面算是面相清奇的了,他捏着折扇站在军师的对面,也是扒着门偷听,边听边感叹:“还是赵副将本事,如此几句话便听出了全部事件。”

“嘿嘿,别的我赵虎不敢说,不过将军,我敢打包票,肯定让那牡丹花一样的小王爷明儿早下不来床。”

一群人笑得贼兮兮的,被五花大绑还堵了嘴的王府一干人等面面相觑,哭笑不得!有人把下人绑了然后扒在婚房门口偷听人家闺房趣事的吗?这群人是什么将士啊,简直就是一群流氓,一群土匪!

南阳王跳了半天,唐华英一把抓住他的肩膀,将人顺手扔在了椅子上,朝他淡道:“写。”

“你要本王做就做?那本王岂不是很没面子!”他冷眼瞧着唐华英,一副桀骜不训的模样。

唐华英手底下什么样的兵没有,如今个个训得服服贴贴的,更何况区区一个南阳王,只是碍于皇帝的颜面,不能用过激的手段。

唐华英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淡道:“唐家共有一套家训,一套军训,家训共计七百九十三条,军训一千条整。”

“疼疼疼,你个老女人,你滚开,滚开!你敢对本王动用私刑,本王要让皇奶奶扒了你的皮!混帐……”那声音源源不断的从房间里传出来,一群扒在门口的人嘴都快咧歪了,将军威武,当真是威武!!

唐华英垂眸,忽的执了南阳王的手,在那洁白的宣纸上开始写字,边写边道:“唐家家训第一条:首孝弟,次谨信……”

“你放开我!!放开我!”南阳王不断的挣扎,唐华英的力道比他大,他也奈何不得,最后一巴掌啪的一声扇在了唐华英的脸上,她脸朝着一旁偏了偏,气氛出现了一瞬间诡异的安静。

唐华英默了默,淡道:“你今夜若是抄不完,明日府内便死十个小妾。”

“你!你好歹是个女人,你怎么这么狠毒。”南阳王气得手脚直发抖。

唐华英却已经一脚将那紧锁的大门给踹开了,砰的一声响,门外的人全摔在了地上,她站在门口,瞧着这群看热闹的挑了挑眉:“怎么?都很闲?”

将军嫁到-唐华英, 顾述均-古代言情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72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