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爱欢颜-乔楚, 相一白-婚恋生活小说

律爱欢颜-乔楚, 相一白-婚恋生活小说


1
第1章 上门

乔楚揉了揉酸涩的肩膀,伸了个懒腰之后,继续端坐在办公桌前,等待着自己今天的最后一位委托人。

本都到了快要下班的时间,不知怎的,律所碰上这么一个难缠的主儿。明明没有预约,却还指了名一定要自己做她的代理人。

乔楚想到自己那段荒诞不羁的婚姻,下了班,也不过是一个人,索性也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三分钟之后,高跟鞋与大理石地面碰撞发出的清脆声音由远及近,一位穿着chanel套装的女子出现在门口。

妩媚的大波浪配上妥帖的妆容,乔楚勾了勾唇角,好在,对方不是个丑八怪。

“沈小姐你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乔楚起身,扬起最职业的微笑,强打起精神面对着自己的这位衣食父母。

“我怀孕了!”沈秋微干净利落的将自己的体检报告拍在乔楚面前,上面清晰的现实,她的确已经妊娠两个月。

“所以……”乔楚有些不明白她的意思,怀孕了跑来律所,听上去就有些不可思议。

“我想请问乔律师,婚生子和非婚生子,有什么区别?”沈秋微仪态万千的坐到乔楚对面的椅子上,她身上若有若无的香水味钻到乔楚的鼻腔中。

格拉斯茉莉的香味到底还是馥郁了些,乔楚打量着沈秋微的脸,总觉得她根本撑不起这款香水的高贵。

“从法律角度上讲,并没有什么区别。非婚生子一样是第一顺序继承人,并且他的生父有支付抚养费的义务。”乔楚越发的觉得,沈秋微这个名字以及她这张脸,似乎都有些眼熟。

貌似,前一阵电视上刚有过她的新闻吧。好像,是个什么现代主义画家?才华自然是没什么可指摘的,不过这私生活,乔楚倒是真的有些不敢恭维。

沈秋微听了乔楚的话,神情似乎开始有些不自然,望向乔楚的目光也复杂了起来。

乔楚见惯了这种情况,男人在床第之间的时候,山盟海誓随口就来。可真有了孩子,只怕就要翻脸不认账了。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乔楚问道:“所以沈小姐,需要我替你向孩子的生父提起民事诉讼么?”

“乔律师在帮我打官司之前,就不想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么?”沈秋微打量着乔楚,乌黑亮丽的秀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明明是刻板的发型,配上她那张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脸竟也丝毫不显老气。

脸上是职场俏佳人最爱的裸妆,若有若无的妆感更显得五官精致无双。黑色小西装,显得她整个人都干练又精神。

不得不说,沈秋微有些嫉妒了,这个女人的确很美!

“这是您的隐私,若是不想……”乔楚才没有兴趣知道那个渣男的名字,看这架势,分明就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桥飘飘。倒真是有几分本事,连刚回国的新锐画家都甘愿没名没分的为他生儿育女。

“相一白。”还没等乔楚的话说完,沈秋微就平静的说出了这个名字。

“什么?”乔楚愣了愣,相一白……不正是自己的老公么?!

“我说,我孩子的父亲,是相一白。”沈秋微的神情,似乎非常受伤,可她的嘴角却带着微微上扬的弧度。很快,却又归于了平静。

要不是乔楚这些年在法庭上,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只怕这微小的细节就要被她疏漏了。

“哦……所以,需要我帮您起诉他么?”乔楚心里的慌乱一闪而逝,她迅速的稳定心神,换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抬起头看着沈秋微。

“难道你们做律师的……都格外冷静,听到我跟一白的事情,竟然都不生气么?”没有如愿看到一个歇斯底里的乔楚,沈秋微有些失望。她精心打扮了两小时来到律所,不惜抛出天价只为见一眼乔楚,可不是真的打算让她帮自己打官司的。

“沈小姐刚才不是问我,婚生子跟非婚生子有什么不同么?”乔楚起身走到沈秋微的身边,冷冷的说道,“法律上是没有区别,可野种,到底是野种。就算是自己那个当小三的妈有朝一日上位,他也永远都背着私生子的名号。”

“乔小姐,你是身世显赫的千金小姐,又是有名的大律师。可我……就只有一白,求求你,成全我们吧!”沈秋微忽闪着一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乔楚。

乔楚很想提醒她,人真正难过的时候,是没有办法如此精准的控制自己面部肌肉的。她这梨花带雨的样子,好生让人心疼。能这样哭的,通常都是影视剧里的演员。

于是,乔楚倾身替她抹掉眼泪,好言相劝道:“既然你跟相一白情深意重,那他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们俩不能随便离婚?”

“他说他会给我一个名分的。”沈秋微的贝齿紧咬着她莹润的嘴唇,那委屈的样子,确实很像一个受害者。

“怎么给?离婚可不是相一白一个人说了算的。”乔楚的手,搭在沈秋微的椅背上,语调轻快的开口,“协议离婚嘛,我是不会签字的。至于分居两年自动离婚,我可以很不幸的告诉你,昨天晚上他还睡在我身边,若是你本事够厉害,以后都让他不再留宿我这儿,那两年以后的今天,或许你就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乔楚,你大人有大量,求你别再赖着一白了,他爱的人是我。”沈秋微紧紧的抓着乔楚的衣摆,乞求的眼神让乔楚看了有些不舒服。这女人演技这么好,没去拍戏可真是浪费了。

明明是她上门挑衅,怎的现在好像自己才是咄咄逼人的那一个?

“他爱你的话,为什么没娶你,而是娶了我?”乔楚背对着沈秋微,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调平和些,“沈小姐,我要是你,我就不在这儿丢人现眼。毕竟……你想嫁给相一白,最该注意的,就是自己的清誉。上流社会,可最讨厌破坏别人家庭的女人。”

“砰”的一声,乔楚办公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循着声响望过去,乔楚不由得勾起了一个浅浅的微笑,没想到,来的很快嘛!

2
第2章 廉价的“我爱你”

相一白凌乱的衬衫微微渗着汗迹,领带早已揪扯的不成样子。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带着担忧,目光紧缩在乔楚那张泛白的脸上:“你没事吧?”

“一白~”一看到来人,沈秋微整个人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般,小跑着扑进了相一白的怀里。

相一白一把扶住她,待她站稳之后,却又不着痕迹的将她推开,略带些责备的斥责道:“我说了,你不要来打扰乔楚!”

“老公,这个女人说,你打算跟我离婚,有这回事么?”乔楚踱着步子,走到相一白面前,定定的看着他那张英俊脸问道。

“不会的,我永远都不跟你离婚!”相一白盯着乔楚那张苍白的小脸看了半天,无比郑重的说道。

一听这话,站在旁边的沈秋微顿时急了,扯着相一白的袖子哭喊:“一白,我怀了你的孩子啊!你说过不会委屈我的!”

“沈小姐,你听到了么,是你自己滚,还是我让保安把你扔出去?”乔楚无视掉沈秋微的哭闹,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喜怒不形于色,衬得沈秋微实在是有些上不得台面。

沈秋微用余光看了一眼相一白,见他没有要帮自己说话的意思,只能一个人悻悻的推门走出了乔楚的办公室。

见她的身影已经远去,相一白艰难开口:“乔楚,你听我解释……”

“滚!”

看着自己的办公室终于又清净了下来,乔楚疲惫的大喘了几口气。等她收拾好东西之后,离开律所的时候,时针都已经快要走到八的位置。

乔楚摸着自己早已开始抗议的胃,在公司附近的快餐店,随便解决了一下晚餐。看着面前那两个塑料餐盒,乔楚哑然失笑,她应该是世界上最不称职的已婚妇女吧。不过,这也由不得她。毕竟,相一白也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

吃过饭之后,乔楚直接开车回了自己的小公寓。谁也想不明白,乔家的掌上明珠,放着大别墅不住,就喜欢挤在两室不足七十平的公寓里。面对别人的不理解,乔楚觉得,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待在那个所谓的家里,每天除了寂寞就是空虚。若是多住几天,她生怕自己也染上个什么忧郁症之类的毛病。听说那种病容易轻生,乔楚还不舍得死。

开着车在小区里兜了两圈儿,停车位没找到,倒是见到了一辆跟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法拉利。很不巧,相一白也有这么一款车。乔楚觉得有些晦气,目光一扫车牌号,原来……不是像他的车,这根本就是他的车!

乔楚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车位,小心翼翼的将车倒进去,拎着包就朝自己住的12号楼走去。进了电梯,乔楚便开始盘算着,漫漫长夜,自己等会儿究竟是应该看肥皂剧还是玩儿游戏。不过,听上去似乎没什么差别,都一样的无聊。

电梯门应声打开,乔楚踩着高跟鞋,刚迈出来一步,就觉得身子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抱。她僵直着两条手臂,没有半点回应。呦,原来是来看她的啊!

乔楚还以为某人那个小画家也搬到这个小区来了呢。哦,不对,瞧人家那大牌加身的模样,想来也瞧不上这种连地下停车场都没有的小区。

“乔乔,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相一白清浅的气息,喷洒在乔楚的耳后。本是最敏感的位置,不过很可惜,某人早已经免疫了。

“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是哪样?”任由他抱着,乔楚熟练的打开随身的包包,摸索出钥匙,推着相一白的身体走到了门前。乔楚顺利的将钥匙插入锁孔,向左旋转两圈,门便打开了。

看着近在尺咫的家门,乔楚终于还是伸出小手,无情的推开了相一白的胸膛,围着他绕了一圈儿,然后便进了门。

眼看她又要消失,相一白立马用胳膊挡住了快要闭合的门:“乔乔,我……”

“向先生,私闯民宅也是要负法律责任的。虽然我们俩的关系有些尴尬,可是你出现在我的结婚证上一天,我就不想亲手把你送上法庭。”乔楚仍旧是一贯的精干模样,嘴角带着那冷静又疏离的微笑。

“我是你丈夫!”相一白有些恼怒,这女人的脑回路到底是怎么长的,她那些冷冰冰的法律条文,在律所里还说不够,竟然还要带进私生活?

“我亲爱的丈夫,我竟然忘记了恭喜你,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乔楚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闪过一丝讽刺。两个人四目相对间,火药味竟然浓的吓人。

“你能不能听我解释!”相一白“咚”的一圈打在墙上,手骨震得有些微疼。

“解释什么,解释你们俩是怎么的干柴烈火,怎么的如胶似漆,又是怎么孕育了一个小生命?”乔楚嘴角带着笑,心却如坠冰窟--好一桩丑陋的婚姻!

“乔乔,你为什么非要把事情想得这么肮脏?”相一白深吸了一口气,论口才,他从不是名嘴乔大律师的对手。

“不是我想的肮脏,是你做的事情本来就肮脏”乔楚弯下身子,换上了拖鞋,继续跟相一白对峙着。没有了那双七八公分的高跟鞋,她的凌厉减少了一分,看上去终于有些小女人的姿态。

相一白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妻子,眼神中闪过一抹受伤:“我爱你……”

他从没奢望过能够跟乔楚结婚,也从未想过要伤害她。然而一切就这么猝不及防的发生了,他想做的,只是呵护她。可是生活就像是见了鬼一般,只要他们刚一有所缓和,紧接着就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比如……昨天夜里他们还极尽缠绵,今天沈秋微就拿着体检表去律所耀武扬威。耳鬓厮磨时的甜言蜜语,在那个未出世的孩子面前,全都变成了梦幻泡影。

相一白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他恍惚间明明记得那个人是乔楚,况且……他们是那么的契合。怎么会,变成了沈秋微?

“事实证明,这三个字从你口中说出来,非常廉价。”乔楚就那么直挺挺的站在那儿,冷静的吓人。

“我……”相一白原本想解释,却又不知道究竟怎么去说,更不知道从何说起。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能做的,只是向前跨了一大步,捧起乔楚那张精巧的小脸,昏天暗地的吻了下去。

乔楚感到背后一凉,这才如梦方醒的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处境究竟多么尴尬。她牙齿用力,口腔中充斥着相一白的血液。那浓重的腥味让乔楚有些反感,可相一白却像没有感受到痛一般,仍旧认真的吻着。

“你疯了么?!”乔楚的话语含混不清,破碎在那个悠远绵长的吻中,显得如此微不可闻。

“我就是疯了,你这样对我,我受不了!”相一白像是呓语一般痴痴的说着,终于松开了箍在怀中的乔楚。

“相一白,今天不是十五号,你发情发错日子了。”乔楚迅速的跑出几步,远离相一白之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3
第3章 一章请柬

“乔乔,我们能好好谈谈么?”相一白胡乱抹了一把嘴角渗出的血,深吸了一口气,一脸认真的看着乔楚。

“谈什么,谈我们什么时候离婚?哦,我倒是忘了,咱们俩不能随便离婚。要不然的话,乔家跟相家就会沦为笑柄,联姻么,我懂!”乔楚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那灼烫的温度从指间蔓延开来,让她的思绪有些飘忽。片刻之后,乔楚扯起一个凉薄的微笑,“不能离婚的话,要不然就谈谈给那个野种多少生活费?顺便,还有你的那位大画家?”

“乔楚,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相一白真的不知道怎么解释,那天晚上的事情,他……喝多了啊!

“那是哪样啊,相一白,我以为我们的婚姻就算是不幸福,可至少也应该是坦诚的。没想到,你竟然还有偷腥的爱好,你真让我觉得恶心!”乔楚摩挲着自己手臂上的皮肤,恨不得生生的搓下一块皮肉来才甘心。

这个昨天夜里还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这个信誓旦旦说要给自己幸福的男人,竟然还搞出来一个私生子。乔楚觉得,相一白真够狠!

相一白看着乔楚那佯装镇定的样子,一颗心疼得都快要滴出血来:“那只是个意外,我保证会处理好的!”

“怎么处理,打掉孩子?”乔楚见相一白点了点头,心里更凉了几分。虎毒还不食子,好歹也是一条生命,相一白竟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相一白眼睛瞪得老大,双目泛红,紧紧的箍着乔楚的肩膀,语气里都已经带了哀求:“乔楚,我不想跟你离婚。你说该怎么办,我都听你的!”

“生吧,还能怎么办?”一想到另一个女人,会替相一白生儿育女,乔楚觉得心里酸酸的。唉,女人果然不应该结婚,明明告诫了自己那么多次,不要为这种事情伤心。到头来,却还是控制不住情绪。

“谢谢你,乔乔。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让你受伤害了。”相一白挨着乔楚坐下,略带歉疚的说道。其实,他对沈秋微有些不同,不过是她有几分像乔楚罢了。

同样是一头黑直长发,低头的时候,调皮的发丝会垂下来遮住半边脸颊,朦朦胧胧的美,让相一白认错了好几次。每次对上沈秋微那双美丽的眼睛,他总能依稀看到乔楚的一颦一笑。

相一白从来都不知道,沈秋微跟乔楚的像到底是巧合还是刻意为之。她拥有跟乔楚颜色相近的衣服,甚至连背影都如出一辙。

于是,当得知沈秋微因为贫困而要辍学的时候,他才愿意大方的施以援手。沈秋微对他的感情,究竟是爱还是感激,他分不清,也都不愿意接受。

对于沈秋微后来出国的事情,相一白已经没有任何的印象了。他生命中最值得铭记的一天,就是乔楚得知身世的第二天。

当相一白看到自己身旁躺着的乔楚,还有她身下那朵艳丽的血迹,心情简直复杂到无以复加。那种满足与自责,让他那颗躁动的心几乎快要跳出嗓子眼儿。后来,乔家跟相家联姻的消息就登上了各大版面的头条……

乔楚对于婚姻的态度,相一白不得而知。也许是爱得太小心翼翼,他从来不敢去追问乔楚对他的感觉。只盼望有一天,两个人也能像正常的夫妻那般,一起吃饭,一起散步。

乔楚家的电视,播着最近最火的偶像剧。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气氛静谧的有些尴尬。

“你……”

“你……”

墙上的挂钟指到十点钟,两个人对视了一下,破有默契的同时开口。

相一白看着乔楚那如画的眉眼,痴痴开口:“你先说。”

“时间不早了。”乔楚下着逐客令,那态度完全不像在对待自己的丈夫,倒像是一个毫不相关的陌生人。

“晚安。”相一白握了握拳头,最终放弃了去吻一下乔楚额头的念头。起身拿上车钥匙,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相一白走后,乔楚自己洗了个热水澡。氤氲着水汽的浴室里,乔楚用手擦了擦镜子,便望见自己那张酡红的脸。

对于跟相一白结婚,确实是她始料未及的事情。思及两人旧日相处的情景,乔楚忽然扯开了一个自嘲的微笑,相一白以前……其实真的对她很好呢。

她甚至幻想过,说不定,他们也能像言情小说里写的那样先婚后爱,慢慢接纳对方。可是,一切都是她想多了。

擦干了身子,乔楚裹上浴袍,一个人爬上了柔软的大床。手机正闪着灯,划开一看,是相一白发来的短信:晚安,爱你。

看着这般暧昧的短信,乔楚有些气愤:那个男人到底是如何做到的,能对两个女人甜言蜜语,他不觉得累么?

一晚上经历了这么多的糟心事儿,乔楚早就已经疲惫不堪了,躺在床上只看了两页的发条,便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带着倦容的乔楚才一出现在律所,助理小西便凑了上来。

“乔律,那个……有你的快递。”小西手里捧着个快递的文件袋,眉头微皱似乎有些犹豫。

“怎么,有什么难缠的案子么?”乔楚将她那三分犹疑七分忐忑的表情尽收眼底,伸手直接取过了文件袋。

熟练的撕开文件袋,一张蓝白相间的卡片映入眼帘。她定睛一看,那上扬的嘴角忽然便僵住了。

呵,竟然是沈秋微的画展呢!名字叫做《爱的守护》,再下面,赞助方的地方赫然印着万向集团。

乔楚勾起了一个凉薄的笑,很好,又是来示威的。

“乔律,我觉得那个沈秋微不像好人,你要是不想去,就别去了吧。”小西深吸了一口气,看着那张精致的请柬有些替乔楚打抱不平。

那女人昨儿晚上在律所撒泼的事情,现在律所里简直是人尽皆知,当小三能如此理直气壮的,除了她也真是没谁了。小西觉得,大概是喝过洋墨水的人比较open么,连点儿礼义廉耻都不用顾及?

“谁说我不想去,她请我我就去,相一白既然给她投资,那就说明她有商业价值。再说了,新锐画家呢,去瞻仰一下也好。”乔楚顺手将请柬收进自己的包包里,目光略过“爱的守护”四个字,像是触了电一般赶紧挪开了视线。

律爱欢颜-乔楚, 相一白-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279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