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柴风水师-苏秀秀, 柳大人-古代言情小说

废柴风水师-苏秀秀, 柳大人-古代言情小说


1
第1章 小姑娘,挺漂亮

“别再哭了行吗,你都已经哭了一天一夜了,你再哭下去,我也想哭了。”

苏秀秀头疼的看着蹲在她身旁,不断哭泣的半透明半大孩子,只见孩子穿着一身只能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绣五福福纹锦缎小衫,明丽的眼睛里挂着欲掉未掉的泪珠。

“怎么能不哭,我的身体都是你的了。呜呜呜……”孩子哭的更加厉害。

“嗷……”苏秀秀忍不住挠头,又要忍住性子不对半透明的孩子发火,谁叫她还真就占了人家的身体。

都怪该死的师兄,知道她想让师傅刮目相看,说什么七月十五倒穿鞋在街上走就能看到鬼,结果鬼没看到,反而成了微博头条。

她气不过啊,就去古宅找跟着师傅给人看风水的师兄算账,谁想,一着急撞到师傅立的坛子,醒过来,就看到了鬼,只是不是在现代拥有通灵神通看到鬼,而是到了这完全古色古香的地方,莫名其妙看到鬼。

看到的还是一个爱哭鬼。

也不知道师傅的这桩风水生意怎么样了,不会又因为她搅和给弄黄了吧!

想到这里,苏秀秀就忍不住缩脖子。

她自打十二岁跟着师傅学习风水相术,几乎每次跟着出去,师傅的生意就会出点问题,闹的师傅都不愿意带她去看风水了,这也造就她风水相术的理论很牛逼,至于实战嘛……

她没真正实地改变风水的天赋,只擅长认风水局,简单看相,至于改风水局,鬼知道她改出来的都是什么,反正没好过。

苏秀秀深吸一口气,看向身旁越哭越厉害的小姑娘:“你应该知道,即便我将身体让给你,你也回不来了,你已经……”

小姑娘的相貌停留在死前一刻,一看就是命尽之相。

师傅曾经说过,阳寿尽了的人是回不来的,只是不知道她是怎么到这个身体里的。

靠,不会是因为倒穿鞋走了一条街,弄出来的吧。

要真是这样,再见到师兄,看她打不死师兄!

“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经死了,也早就预料了这个结果,只是……只是我真的放心不下。”小姑娘又嘤嘤嘤哭泣起来。

苏秀秀听着小姑娘哭泣的声音,就更加头疼。

每次谈话都是这个结果,小姑娘就是不断的哭。

虽然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肯定伤心,可是一刻不停的哭一天一夜,她脑仁疼啊。

要知道她莫名其妙出现在这里,她也想哭啊。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你究竟有什么事情放不下,我帮你办了还不成。”苏秀秀终于忍不住开口。

“真的?”

小姑娘眼睛一亮,快速抬头,明亮的眼神让苏秀秀都忍不住晃神,心忍不住提起,只担心小姑娘是让她做她做不到的事情。

不过不得不说,小姑娘抬头,露出的完整相貌真是漂亮,即便是经历过信息快速流通的时代,她也不得不说,这样的相貌少见。

水汪汪的杏眼,配着没有杂线,仿佛精修慢裁出来的眉毛,高挺的鼻梁下,是水润的小嘴唇,没有化妆,却比现代妆容修饰过的美女五官更加精致。

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就死了呢。

不过很快苏秀秀就后悔询问了。

她之所以一直不询问这小姑娘的临终遗愿,任着小姑娘哭,装聋作哑,就是因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这里,到得这个身体。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回去,就不能和这个身体本身的生命线路接触的太紧密。

因为师父曾说过,灵魂附体,和身体联系太紧密,灵魂锁链和身体就会越来越紧,直到和在一起一起死去,到时候就真的没有办法脱离回去了。

只是,小姑娘完全没给她后悔的机会,几乎问完就快速开口:“我唯一放心不下的是我弟弟,母亲已经过世,我……我又这样走了,我实在担心我弟弟这样一个人在府邸里,你能帮我照顾他吗?”

“我弟弟很乖的,特别听话,还很可爱,姐姐你照顾他肯定一点都不费劲的。”小姑娘眼巴巴的看着苏秀秀,详细的说着弟弟的好,就仿佛担心苏秀秀拒绝,说到最后却是无比低落:“可惜不能再去见他最后一面。”

苏秀秀拒绝的话瞬间说不出口,顿了顿,才开口询问:“你现在是鬼魂照理说哪里都去得,怎么会见不了你弟弟最后一面?”

小姑娘失落的低下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去不了,只要一出去,就会忘记要做什么,最后回到这里。”说话间小姑娘抿了抿嘴,待得抬头看到苏秀秀恢复开朗:“还好有姐姐你出现。”

苏秀秀微微一愣:“不恨我出现占了你的身体?”

小姑娘笑弯眉眼摇头:“不恨,我知道我已经死了,正难过没了我在,弟弟一个人在府邸里怎么生活呢,然后姐姐就出现了。”

小姑娘深吸一口气,留恋的扫了一眼屋中的一切,才开口:“有姐姐答应帮我照顾弟弟,我也就安心了。”

小姑娘说话间微微一顿:“作为谢礼,我离开前送姐姐一样东西。”

不等苏秀秀开口阻拦,便感觉眼前一晃,小姑娘的身影便完全淡去,而她的脑海中同时多了一些东西,再细看竟是少女的记忆。

也不知道是不是缘分,小姑娘的名字和她一样叫苏秀秀,是这个府邸老夫人的外甥女,因为父母过世,带着弟弟苏诤依附李府生活。

整体看下来,就像红楼梦里的林妹妹,不一样的是,林妹妹一身病体,孤身一人,而这个小姑娘却身体健康,还有个乖巧懂事的弟弟,加上父母留下无数家产,外祖舅母皆是疼爱,日子过的简直不要更好。

只等弟弟长大,脱离李府便能重建立苏家,不再依附于人。

只是美好的一切突转而下,小姑娘莫名其妙的就在这妙龄之年去世了。

奇怪的是,小姑娘给的记忆里竟完全没有自己死的过程。

小姑娘只知道自己死了,怎么死的却是一片空白。

这还真是古怪的事情,从没听过鬼还有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不过想想也是,她都能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鬼又为什么不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呢。

若是小姑娘还在,她肯定要多询问几句,可惜,小姑娘托付完遗愿,便离开了,不过小姑娘记忆里的弟弟还真如小姑娘说的那般可爱,虎头虎脑,一看就招人喜欢。

既然她答应了小姑娘,那便在她还呆在这个地方,这个身体里的时候,替小姑娘好好照顾弟弟好了。

这么一想,苏秀秀站起身便向外走,决定去看看自己这新上任的弟弟。

一打开门,才发现门口竟守着两个丫鬟,不过苏秀秀没注意到的是,丫鬟听到开门声明显一愣,待得看到她走出来,都快速低头,只是低下的脸上都是震惊惊恐的神情,仿佛看到无比恐怖的事情。

苏秀秀担心叫人看出自己不是原来的苏秀秀,看到两个小丫鬟低下头,反倒松一口气,装作漫不经心的开口:“表少爷呢?”

两个小丫鬟瞬间抬头,看着苏秀秀的神情更加惊恐。

苏秀秀疑惑,她找弟弟还找错了不成,担心露马脚,苏秀秀不再说话,直接向着记忆中,苏家弟弟住的方向走去。

只是这么一走,记忆力漂亮的亭台楼榭没看到,却是硬生生的看到苏家弟弟住的院子前挂满办白事的白布,同时还看到白布下,一个满脸是血,虎头虎脑的小身影茫然的站着。

这身影和小姑娘记忆中的弟弟身影完全重合。

只是苏秀秀却是吓的连连倒退,因为这个身影和刚刚自行消散掉的小姑娘的身影状况完全相同。

显然。

这不是真人,是鬼魂——

苏秀秀瞬间想起小姑娘离开前说的话……

“我弟弟很乖的,特别听话,还很可爱,姐姐你照顾他肯定一点都不费劲的。”

“可惜不能再去见他最后一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去不了,只要一出去,就会忘记要做什么。”

苏秀秀不知道为什么,心忍不住一紧,一个不忍得出的答案,在心中形成,或许,苏家小弟根本也死了!爱哭的小姑娘其实一直知道,只是刻意忘记了。

可即便忘记了,小姑娘还是放不下自己的弟弟。

几乎同时,苏家小弟的鬼魂看到苏秀秀,瞬间惊慌起来大喊:“姐姐快跑,再不跑就来不及了,她们要杀你!”

2
第2章 吹牛挨雷劈

“表小姐,您怎么在这里?”

正在苏秀秀震惊之际,便见一个带着白头带的老嬷嬷从苏家小弟诤儿住的院子里走出,几乎重叠的站在诤儿旁边。

“您不是身体不舒服吗,还不赶紧回去休息,表少爷的丧事,我们会仔细处理的。”

苏秀秀听到声音才反应回过神,手忍不住攥紧。

师兄,您说倒穿鞋走一条街就能通灵见鬼,我确实能做到和你们一样通灵见鬼了,可要不要一上来就这么刺激!

“表小姐?”

老嬷嬷见苏秀秀不理会,满布皱纹的脸瞬间皱成老树皮,只是一双眼睛冰而带冷。

苏秀秀回过神,看了一眼拼命打着老婆婆,哭着喊着让她跑的苏诤儿的灵魂,才低下头:“我只是想弟弟了,我能不能见我弟弟最后一面?”

苏秀秀的话一出,苏诤儿透明的脸上瞬间哭泣起来。

“表小姐,表少爷是病殁的,您最近身体不好,这接触了,万一染了其它的病如何是好,到时候如何向疼爱您的老夫人交代,所以您还是回去休息吧。”老嬷嬷看不到这些,一板一眼的开口。

说话间,竟直接走向苏秀秀身边,要送苏秀秀回去。

苏秀秀眉头瞬间皱起,还不等她开口,便见半透明的苏诤儿急的直接上前拍打老嬷嬷。

最让苏秀秀在意的是,这拍打老嬷嬷的苏诤满头是血,却看不出一点生病的模样,要知道鬼魂一般会保持留下死前最后一个形象。

“表小姐!你在看什么?”老嬷嬷的声音再次响起。

苏秀秀下意识摇头,低下头:“没,没什么,想到弟弟过世,只觉得心疼,父母离世,唯一最亲的人也离开我了。”

苏秀秀话刚落,半透明的苏诤儿哭的更加厉害,同时拼命想拦老嬷嬷:“坏人,离我姐姐远点,快离我姐姐远点!”

即便没用,却依旧拼命保护。

苏秀秀眼睛发酸,这身体的灵魂死都想要守护自己的弟弟,听到弟弟有人照顾了,才安心离去,可若是对方灵魂没有离去,看到眼前的这一幕又会如何。

苏秀秀低下头,她只觉得心中喷薄着,想替这对姐弟做些什么,想问问苏诤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只是当着老嬷嬷的面却不能表现出什么,为了知道具体情况,如今只能继续低头掩饰情绪。

老嬷嬷毫无所觉,端着嗓子:“人死不能复生,表小姐还是节哀,赶紧离开。”

苏秀秀看着老嬷嬷身旁不断哭喊的苏诤儿,手攥紧,又松开,好一会才吐出一个自己都几乎听不出的答应音节,只是这艰难的声音不等传到老嬷嬷的耳朵里,便被另一道有些远的声音覆盖:“快传报,新任柳县丞到了,说是溪水方家府上贵妾被害,当时老爷就在方家,因此特地来府上查问。”

苏秀秀眼睛微微一眯。

老嬷嬷眉头微皱,恰巧屋子中走出一个丫鬟,老嬷嬷直接吩咐那丫鬟:“月儿,表小姐的身体不适,你快送表小姐回屋,万一表小姐出什么事情,我们可担待不起。”

说话间,对着月儿使了个眼色。

唤做月儿的小丫鬟忙应是,走到苏秀秀身旁,要扶苏秀秀离开。

苏秀秀手下意识的躲闪,最终按耐住。

老嬷嬷看在眼里开口:“月儿,别忘了让表小姐吃药,生了病,只有吃了药才会好。”

“是。”小丫鬟脚步明显顿了顿,才应是。

半透明的苏诤儿听到这话瞬间急起来:“不能吃,不能吃,有害人的东西!”

最终见没人反应,急的嚎啕大哭。

苏秀秀虽然不知道所有情况,但苏诤短短几句话,几乎让她脑补出这个身体身上发生的一切。

弟弟被人害,自己也被人害。

苏秀秀忍不住心疼这两个孩子,大的也不过十二三,小的更是只有七八岁。

害人的怎么下的了手!

苏秀秀忍不住看向依旧站在老嬷嬷身旁不远处的小身影,又看向那传来县丞入府消息声音的位置,待得随着月儿走了一步,脚步突然一顿。

“表小姐,您怎么了,我们快些回您的屋子吧。”

月儿见苏秀秀停下脚步,赶紧开口。

“没什么,我身体没什么不舒服的,我看刚才小厮传报的声音似乎是从外院大堂传来的。”苏秀秀使劲搜索记忆,才隐约知道方才声音传来的方向。

月儿倒没掩饰:“是外院大堂,这里离外院近,有时候能听到那边的传报声。”

月儿说着微微一顿:“不过这么往府内通报,估计那柳县丞一会应该会被请到老爷的书房去。”

月儿说完开口:“表小姐,我们赶紧回屋吧。”

苏秀秀注意力却在大老爷书房上:“一会再回,县丞来府上询问,说不定是大事,不如我们也去看看。”

月儿拽苏秀秀手臂的力气瞬间大了起来:“不成,李妈妈让我一定带您回屋中休息,还有吃药。”

“我身体没有不舒服也不行?”

“大夫说您不舒服了。”月儿低下头。

苏秀秀只能看到月儿的头顶,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自己屋外守着的两个丫鬟:“哦,不行就不行吧,可是我想如厕,快憋不住了,等如厕完了再回屋子吧。”

“这……”月儿迟疑。

“不会连在这附近如厕一下都不行,要憋回自己的屋子如厕吧?”苏秀秀瞬间看向月儿。

月儿表情为难:“小姐如厕当然可以。”

“那便成了。”苏秀秀说话间,直接将月儿的手从手臂上撸下,走向最近的茅房。

月儿赶忙跟上前。

苏秀秀脚步快,月儿几乎要小跑跟上,到得茅房附近苏秀秀又放慢,月儿松一口气,特别是看着苏秀秀要进入茅房的时候。

只是苏秀秀却并没有如月儿的预料进茅房,而是中途突然一个拐弯,直接冲向大老爷书房的方向。

这身体留给苏秀秀的记忆很清晰,清晰到这府邸的一草一木都熟悉,正好也知道这茅房的位置正好再前往大老爷书房的方向。

月儿瞬间一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赶忙追:“表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

苏秀秀却是撒开丫子快跑。

做什么,没看出来嘛,她这是在脱离控制!

虽然她不能确定这个身体是怎么死的,但是这苏诤儿绝对死的不正常,这府邸的人隐瞒这件事情,更不正常。

她必须还苏家姐弟一个公道!

这丫鬟明显在控制她的活动范围,真想要弄清这对姐弟的死因,就必须脱离眼前的困境。

而今看来,突然到李府的县丞是眼下唯一的契机。

几乎在苏秀秀冲向书房的同时。

外院到书房的假山间,李府下人也领着一对主仆前行。

只见仆人看着分外的结实,一双手上隐约露出的老茧,就显示出此人身手非凡了得,在哪里都绝不普通,可就是这么一个人,行走间也是对前行的主子毕恭毕敬。

主子一身藏青色修福纹长衫,头发束起,英俊的五官在束发下越发立体,只可惜表情透着丝清冷,即便如此,放在现代,也是能吸引女粉丝叫嚣为其生猴子的存在。

“柳大人,只要再绕过这座假山,便到老爷的书房了。”下人一边走,一边仔细的开口。

“李府倒是很大,下人们看着也仅仅有条。”仆人一边看着李府的状况,一边对着主子开口。

李府的下人一见这仆人这般说,脸上瞬间露出自豪:“那自然,李府在柳州可是数的上名号的,不但府邸园林漂亮精致出了名,府邸里的规矩也是出名的呢。府中夫人大气,小姐端庄,丫鬟更是轻声细语,不许大声嚷嚷。”

正当下人自豪的说着,一行人便听一个急促的丫鬟的喊声:“表小姐,您这是要做什么,您不能去大老爷的书房,大老爷正办正事!”

再抬眼看去,便见一身耦合色春装少女,撒丫子在院间石子路上奔跑……

3
第3章 大人,小女子要告状

柳大人的仆人忍不住偷偷发笑。

李府下人僵在一旁。

“刘能,不得无礼。”

那仆人立刻恭敬点头:“是。”

李府下人这才领着柳县丞继续前行,只是这次没敢继续多说什么,担心打脸。

柳大人见下人这般也没说什么,只是临行之际,扫了眼那抹快速前行的耦合色。

苏秀秀不知道一座假山间隔之地发生的事情,只是快速往前跑。

随着月儿大喊,已有许多丫鬟停下脚步,目光都扫向苏秀秀,看那架势要拦她去路。

苏秀秀灵动的眼珠子微微一转,计上心头,直接大声开口:“不好了,走水了,着火了,西苑着火了。”

西苑是李府的后宅,靠近李府大老爷的书房,也是苏秀秀冲过来的方向。

本来停顿的管事妈妈脸上瞬间扬起着急,再顾不得管苏秀秀,全都赶向西苑。

苏秀秀笑眯眯的看着这些管事妈妈从身边擦肩而过。

对付师兄师弟的招数用来对付这古代的管事丫鬟也还挺有用嘛。

月儿看到这状况却是傻眼了,怎么也没想到苏秀秀随口就扯谎,也不怕说出这样的谎话最后怎么收场。

只是月儿一愣神的功夫,再想拦住那些要救火的管事妈妈解释,已经来不及,不仅如此,也已经赶不上苏秀秀。

苏秀秀趁着这片刻,快速继续往前冲。

几乎是柳大人被迎进书房不久,苏秀秀便到得书房前。

只是和柳煜的待遇不同,苏秀秀将将靠近,便被书房前的下人拦住:“表小姐,大老爷正在书房和贵客谈事,您不能进去。”

“哦。”苏秀秀乖巧停下脚步,却开口询问:“刚刚听家丁传话说柳县丞来询问案事,你们说的贵客可是那柳大人?”

下人显然只要苏秀秀不进书房即可,几乎是苏秀秀一开口,便点头:“正是那柳大人。”

“哦。”苏秀秀点点头,却抬脚就继续向前。

下人们傻眼:“小姐,您这是做什么,您不能进去,大老爷正屋内和人谈事。”

下人说话间,月儿终于气喘吁吁的追上来,看到眼前的状况,赶忙拽住苏秀秀:“表小姐,您这是做什么,快跟我回去,您刚刚骗了那么多人,若是传到老夫人÷,老夫人说不定会大怒。”

说话间,哄着苏秀秀:“只要现在回去解释还来得及,不然那些人回去查看了西苑没事情,再禀报上去……表小姐,您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苏秀秀顿住脚步。

月儿一喜,低声继续开口:“您现在随奴婢回去,奴婢便去贾妈妈说,只要贾妈妈在那些仆人们闹起来前和夫人,您的舅母说这件事情,这件事情肯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说话间,月儿打量苏秀秀,见苏秀秀意动,手终于微微放松,放松之际忍不住看了一眼书房。

苏秀秀将月儿的表情看在眼里,认真的点头:“确实应该和大舅母说。”

月儿欣喜。

“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件事情想做。”

月儿一愣:“什么事?”

“大事!”苏秀秀说话间对着书房大声开口:“柳大人,听下人说您在府上,民女苏秀秀求见,有事要状告整个李府!”

苏秀秀的话一出,整个院子一静,静的只听得到风声虫鸣。

月儿吓的脸色苍白:“表小姐,您这是做什么?”

上前就想将苏秀秀拉走:“您骗骗府上的人不是大事,如今在大老爷的书房前,可不能胡闹!”

“哦?你真觉得是胡闹?”苏秀秀盯着月儿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问道。

月儿下意识一缩。

苏秀秀冷笑:“我可不是胡闹,我是在做该做之事。”

这身体和这身体的弟弟死的太惨烈,不看到也就罢了,既然看到了,她必须还苏家姐弟一个公道!

月儿反应过来,再次拼命拽苏秀秀。

苏秀秀任月儿拉扯,只是巍然不动。

书房外守着的下人终于从震惊中反应过来:“表小姐,您赶紧回去吧,这里可不是随便胡闹的地方。”

家丁有心想要上前帮月儿,碍于主仆男女之别只能迎上前说话。

苏秀秀不仅没退,反倒又向书房靠近两步。

惊的家丁只能倒退。

他们也不是没见过这位表小姐,可从不曾见表小姐有过这番气势,竟没敢再上前。

月儿也愣了愣,随即更急,有心找人一起拉苏秀秀,又不敢擅自离开,只能对着家丁狂使眼色。

家丁反应过来,赶忙离开找人。

苏秀秀看在眼里,眼见书房还没动静,决定硬闯。

这样书房里的人总不能装聋作哑了。

就在苏秀秀冲向前,书房房门打开,一身墨色长摆露出书房台阶,几乎同时,严厉的声音响起:“秀秀,还不回自己的院子,这书房重地岂是你胡闹的地方。”

却是李府大老爷终于按耐不住走出书房。

只见他一脸怒意,说完便对下人吩咐:“你们还不快将小姐带回去,表小姐不懂事,难不成,你们也不懂事,不知道拦着主子胡闹?”

月儿诚惶诚恐,赶忙认错,说完上前拉苏秀秀。

苏秀秀一把甩开。

李府大老爷一怒,就要上前。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明朗的声音在李大老爷身后清冷的响起:“李老爷,你府上的表小姐倒是有趣,竟要状告你李府。”

“小孩子家家不懂事,说不得是在谁那里受了委屈,就这么闹起来,倒是让柳大人见笑了。”李大老爷看了一眼苏秀秀,对着柳大人开口。

“哦。”柳大人随口应着,看不出是否认真听了李大老爷的话,只是说话间,看向苏秀秀:“小姑娘,你是有什么委屈,要告状呢?”

李大老爷一听柳县丞的话,眉头皱紧:“我这外甥女就喜欢瞎胡闹,柳大人无须理会……”

苏秀秀抬头,不管李大老爷的话,以及警告的眼神,直接开口:“不是我委屈,是我弟弟委屈,我要状告李府草菅人命,隐瞒我弟弟死亡真相!”

苏秀秀的话一出,所有人色变。

柳大人终于抬眼:“草菅人命不是小事,乱说是要治罪的。”

“民女没有乱说,不信大人可以去查!”苏秀秀恨声开口:“我弟弟明明是他杀,可李府的人硬要说他是病故!”

“也不知道是在替谁隐瞒杀人之事,还是说,就是李府之人要了我弟弟性命!”苏秀秀说到最后,眼睛更是毫不示弱的看向李大老爷!

废柴风水师-苏秀秀, 柳大人-古代言情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88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