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少独宠心上人-苏年华, 安锦-短篇小说

帝少独宠心上人-苏年华, 安锦-短篇小说


第1章 牢狱之灾

监狱。

安锦只觉得浑身发冷,气息不畅。

但让她心冷的还是旁边站着的,那个脸色冰冷阴沉吓人的男人。

苏年华,她深爱了多年的男人,最后梦寐以求所嫁的人。

忽然,苏年华大步走过来,大手用力的捏住了她下巴,丝毫不顾她疼不疼痛,眸底翻涌着骇然的怒气和阴鸷,“安锦,你好得很!”

心中的痛早已超越了下巴的痛,安锦一点也不害怕,反而抬头看着他,“苏年华,怎么说我们也做了两年的夫妻了,你就那么相信她的话?”

“不要牵扯别人!安锦,死到临头了,你还不忘把责任推到别人的身上去!孩子在你的肚子里,如果你不想伤害他,谁能对你做什么?恩?”苏年华怒视着她,说。

孩子。

他们的孩子。

安锦好不容易盼来的两个人的孩子,刚刚知道他的存在,现在就没有了。

一想到这个,安锦就心痛的窒息。

她低头,伤心的哭泣起来。

她不是个好妈妈,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被那个贱人算计了。

却偏偏苏年华不相信她,选择相信那个贱人,认为是自己故意流掉了孩子!所有的证据让她有口难言。

不相信她就算了,还亲手送她进监狱,说是为了那个孩子赎罪。

啪!

苏年华忽然把一叠文件丢在了她的面前,“签!”

安锦低头,泪水模糊的视线中,她看清楚了文件上的字。

离婚协议书。

蓦地抬头,看向苏年华。

可惜,苏年华再也不肯看她一眼,周身散发着冷冽如冰的气息,拒人于千里之外。

安锦低头,再次哭了。

果然,爷爷说的还是对的,强求来的婚姻,是不长久的。

不管自己多么爱他,爱到甚至失去了自我,可是他的世界里没有她。

咬牙,忍住哭泣,安锦默默地拿起了笔, 她忍不住问,“苏年华,你告诉我,这么多年来,你有没有爱过我,哪怕一丁点?”

苏年华忽然笑了,满眼的讽刺和讥诮,“一个连自己的孩子都能杀死的女人,也配说爱?”

安锦整个身体一僵。

她再也没说什么,低头,刷刷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

七年后。

帝都机场。

拥挤的人流中,忽然走出来一大一小两个人。

大的是个女人,简单T血衫配着牛仔裤,一头亚麻色大波浪,戴着DIRO当季最新款的眼镜,遮住了大半个脸蛋,只露出一张娇嫩红润的小嘴。

小的是个男孩,看上去四五岁,一身黑色小西装,打着白色领带,五官清秀俊美,皮肤细腻白净,眼神灼亮,活脱脱的一个小正太。

女人青春靓丽,男孩萌.宠.可爱,不知道吸引了多少人的眼光。

“宁宁!”忽然,人群中传来一个女人的惊呼声,下一刻,便冲了过来,扑到男孩面前,直接把他抱住了,狠狠地亲了一口,“宝贝宁宁,你总算是回来了!”

安宁有些嫌弃的推开了她,“媛媛干妈,就算是你把初吻给了我,也不能抹杀你迟到的事实!”

“臭小子!老娘把初吻都给你了,你竟然一点也不感动,还嫌弃我!”沈媛媛没好气的给了他一个栗子。

“哼,媛媛,你确定你给我儿子的是初吻,而不是二吻三吻四吻五吻,或者N吻?”安锦走过来,很不客气的拆穿她,“你的初吻早就被宋时琛吃进肚子里了,少来欺骗祖国未来的花朵!”

“他也叫祖国的花朵?”沈媛媛翻了个白眼,“摧花手还差不多!你自己说说,他在英国上幼儿园,已经害的多少女孩子转学了?”

“那是我儿子优秀,那些女娃娃自觉惭愧配不上他,所以就转学了!”安锦这话说的大言不惭。

“你儿子害的幼儿园都差点倒闭了,感情在你这里还是光荣了?”

“那是当然,谁让宁宁是我儿子呢!”安锦这短护的霸道又任性!

可是,深得安宁喜爱,他跑过去,抱住了安锦,“我就知道,妈咪永远最爱的都是我!”

沈媛媛有些无语的看着她,“你这护短的性子,还真是遗传了你爷爷啊!”

提起死去的爷爷安慕山,安锦的脸色瞬间黯淡下来,眼底闪过一抹悲哀。

沈媛媛这才惊觉自己说错话了,立刻岔开话题,“哎呀,我们快走吧,从你们上飞机的那一刻起,老爷子就开始念叨了,念叨他的宝贝重孙什么时候才能到,就连我来接机的这一路,都被他打了不下十个电话来催了!”

说着,走到安宁身边,牵住他的小手,“走走走,宁宁,给你太爷爷过寿去!你太爷爷可给你准备了很多好宝贝呢!”

安宁人小鬼大,自然明白,所以他笑眯眯的说,“我可是第一次见太爷爷呢,也有些迫不及待了!”

安锦心底的悲伤这才淡了下去,摸了摸儿子的脑袋,“如果不是你太爷爷,你和妈咪早就没命了,所以等下见到你太爷爷,一定要先恭恭敬敬的给他磕个头。”

“妈咪放心吧,我一定把太爷爷当成生命里第三重要的人疼的!”安宁仰起头,水晶包子一样的小脸上,那双眼睛灼亮的惊人。

把行礼放进后备箱,三个人上了车,沈媛媛一边开车,一边问安宁,“小宁宁,你生命里第一第二重要的人是谁?”

“当然是我妈咪和我未来的老婆啊!”安宁眼睛都没眨一下,毫不犹豫的回答。

“我去!”沈媛媛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没趴到方向盘上!

“哈哈……”安锦的笑声随着车子一路飘出。

————

沈家。

今天是老爷子沈文渊九十岁大寿的日子,沈家囊括了政商各界人士,可谓宾客如云。

沈文渊穿着一套得体的中山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虽然年已高龄,但是精神矍铄、双目有神,一脸慈爱亲切的笑容,不时地与人攀谈着。

孙子沈楠陪在他身边,全程守护着,尽显贵家公子哥的风范和风度。

因此,上前搭话的人更多了,尤其是一些贵妇带着她们的女儿,不停的凑上来,说是给老爷子说话,还不是瞄上了沈楠这个钻石王老五?

可惜沈楠今天有些心不在焉,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着,眼睛却不停的飘向外面,神色有些迫不及待。

沈文渊当然孙子为什么会这样,忍不住的取笑他,“不就是才三个月没见吗?你至于这副没出息的样子么?”

沈楠早已经被爷爷锻炼的脸皮极厚了,闻言也不生气,反而坦然承认,“爷爷您好歹也是过来人,应该明白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何况我和小锦已经三个月没见了!”

“混账小子,竟然取笑起你爷爷来了!”沈文渊举起拐杖,给了他一下。

第2章 归来

下一刻,却又开心的笑起来,“当年你从监狱里救走了锦丫头,她一走就是七年啊,今天终于肯回来了,还带着我的宝贝重孙!”

提起安宁那个小鬼,沈楠忍不住嘴角抽了抽,那可是个长着一副天然萌的模样,却心肝肺都黑成渣的小恶魔啊,沈家以后的日子可想知。

就在这时,管家沈林忽然高喊一声,“盛世集团苏总和林小姐,来给老爷子拜寿了!”

话音落下,瞬间在人群中掀起一阵轰动。

盛世集团的苏少啊,那不就是帝都三大名少之首的苏年华吗?那个身价无数、俊美无俦的男人!

所有人纷纷转头,目光开始寻找苏年华的身影。

唯独沈文渊听了,满脸的褶皱都堆起来了,对身旁的孙子说,“小楠,你邀请他了?”

“怎么可能?我还想问爷爷呢,还以为是您邀请了他呢!”沈楠笑了笑说,眼神却有些冷。

“咦,那就奇怪了,既然没有人邀请,我们沈家这些年又不跟苏家打交道,他今天怎么来了?”沈文渊满脸疑惑。

“不管如何,人都来了,爷爷既然好奇,等会他拜寿的时候,您问问不就成了?”沈楠说。

“臭小子,你这是什么语气?我还不是为你担心吗?锦丫头出国七年,今天第一次回国来给我拜寿,苏年华就跑来了,我还不是担心他们之间再发生点什么?那你这七年的辛苦付出岂不是白白浪费了?”沈文渊没好气的瞪了孙子一眼,气呼呼的说,“我不管你怎么做,不管用什么手段,宁宁那个小家伙是我的重孙子,必须是!”

沈楠笑着看着上了脾气的爷爷,“爷爷,怪不得您和安爷爷的关系那么好,您平时看上去亲切温和的,一旦认真起来啊,我觉得比安爷爷还有固执呢!”

“臭小子!如果我不是和老安关系好,你觉得你能得到照顾锦丫头这么美的事情?少给我废话,去!给我看看这个帝都最年轻有为的苏总,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沈文渊手中拐杖给了沈楠一下,赶他去迎接。

苏年华带着未婚妻林若熙一出现,立刻成了宴会上最耀眼的焦点,无数人的目光纷纷集中到他们的身上。

众人眼中满满的都是惊叹,一个是帝都权少,一个是影坛之后,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无数人立刻上前,讨好的打招呼、套近乎,可惜都被苏年华那张万年冰雕脸给吓了回去。

林若熙脸上挂着自以为最完美的笑,挽着苏年华的胳膊,一步步走进大厅,眼神看似温柔,实际上一副高高在上的轻蔑。

也只有这个时候,她才觉得自己和苏年华是一体的,他们是夫妻。

“苏总!”沈楠作为同辈,自然迎了上来,“苏总能够百忙中参加我爷爷的寿诞,真是令我们沈家蓬荜生辉!”

苏年华淡然一笑,“怎么说,沈老爷子也算是我的长辈,更何况跟安爷爷还是多年的战友关系,我自然要来拜见的。”

说完,看了一眼身后跟着的助理木生,木生立刻把手里捧着的字画递给了沈楠,态度不卑不亢。

沈楠接过来字画打开一看,立刻大为惊讶,“竟然是宋代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

这可是无价之宝啊!

“苏总这礼物送的有些贵重了……”

苏年华挥挥手,示意他不必多说,“这是安爷爷生前最喜欢的画,我觉得沈老爷子应该是它最好的归宿。”

“小楠!”沈文渊走了过来,他走到苏年华面前,“那就让苏总破费了。”

“老爷子客气了。”苏年华说。

他送出去的礼物,就从来没有人不喜欢的,只要他用心。

“苏总请到一旁坐下喝茶。”沈楠见爷爷收下,不再多说什么,冲着苏年华做了个邀请的手势。

苏年华刚要点头说好。

身后就传来了一道温婉动听的声音,“爷爷,我带着你最爱的团子回来给您拜寿了!”

沈文渊听到,哪里还顾得上苏年华?

立刻拄着拐杖大步走了出去,满脸的激动和高兴,“团子呢?我的宝贝重孙呢?小团子!”

瞬间,所有人看到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飞快的扑进了沈文渊的怀里,“太爷爷!”

沈文渊紧紧抱住了他,笑得那个开心,“哈哈……我的小团子终于来了,你可想死太爷爷了啊,快让太爷爷看看小团子是瘦了还是胖了!”

“嘻嘻,太爷爷。”安宁笑眯眯的站在沈文渊的面前,一副乖宝宝的模样,任由沈文渊打量。

沈文渊越看越满意,越看越喜欢,一张老脸瞬间笑得堆满了褶子,“好好好,不错不错,不愧是我的重孙,哈哈……”

“爷爷……”安锦笑着也走了过来。

沈文渊这才站起来,仔仔细细的把她打量了一遍,笑呵呵的说,“锦丫头,欢迎你回家。”

“爷爷生辰快乐。”时隔七年,再次见到慈爱的沈文渊,安锦的眼睛忍不住的红了,如果不是人多,她真想抱着沈爷爷哭一场。

“好孩子,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回来就不走了,以后安心的在家里住着,需要什么想做什么,尽管告诉小楠,小楠不能做主的,你来告诉我!”沈文渊拍了拍她的肩膀,慈爱的说。

“谢谢爷爷。”安锦感激的凝噎着,随后笑着对安宁说,“宁宁,你忘了路上我给你说的话了吗?”

“哦!”宁宁跪在了沈文渊的面前。

沈文渊一愣,立刻心疼的说,“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

安锦走过去,也跪了下来,“爷爷,您听我说。如果不是您,我和宁宁恐怕早就化为这世间的一赔黄土了,救命之恩、照料之恩,我和宁宁都铭记在心,今天只想在爷爷大寿的日子,给爷爷磕个头,以表达我和宁宁的感激和祝福。”

“祝太爷爷生辰快乐,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安宁跟着妈咪拜了下去。

最古老的叩拜,却最打动人心。

沈文渊瞬间红了眼睛,他一边擦着泪水,一边招呼沈楠,“你这个丫头,一回来就非要把我惹哭才罢休!什么恩不恩的,我跟你爷爷之间,哪里说的着这些?

帝少独宠心上人-苏年华, 安锦-短篇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03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