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你天荒地老-宁博雅, 雷迦烈-总裁豪门小说

宠你天荒地老-宁博雅, 雷迦烈-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此仇不报非君子

走在去往希尔顿酒店的路上,宁博雅算了算,不多不少,正好365。

365天前的那天,是妈妈王欣容的生日,也是她惨死之时!

365天后的今天,是王欣容的忌日,也是她宁博雅报仇雪恨之日!

如她得手,明天整个世界都将沸腾!所有媒体将共同刷屏一条消息:亚洲商业霸主雷迦烈神秘死亡,东方帝国何去何从!

如她失败,情况就简单的多。不出今夜尸骨无存,另外还要加上一条,不会有任何报道!

进入希尔顿酒店VIP电梯前,宁博雅将这些盘算统统压进了心底。

之后对着电梯里明晃晃的镜子再次整理了下那张画了五个小时的脸,打心眼叹服一声,很像!活脱脱的就是雷迦烈的情人万宝瑶!

7、8、9、10……电梯升高直逼那预定的一层,而宁博雅的生命也进入了倒计时!

叮咚一声,一台大戏拉开帷幕!

“万小姐晚上好,总裁在这边,我带您去。”

一出电梯,两排黑衣保镖长长排列下去,最前面黑西服白衬衣,年纪轻轻却满脸严肃的正是雷迦烈的私人助理安杰。连他都没有看出破绽这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

宁博雅妩媚笑:“不必,这一层难道还有两个总统套?”

安杰不置可否,宁博雅一转身,拧着腰肢优雅走远。

一分钟后,“咔哒”小心翼翼的拧开走廊尽头大门,意外的,里面竟是一片昏暗!

正愣神,一句“过来!”低沉如大提琴般华丽磁性的嗓音,却惊的她心跳不止。

深呼吸,宁博雅才如猫咪一样轻轻靠近,隐约看起来是床。近了,再近了,一只手忽然捏住她的胳膊,眨眼功夫她就被压在身下。

“怎么?不舒服?”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酒气袭来,宁博雅一个激灵,下一刻主动攀上了他的脖子,“没有……只是好久没见你了。”

“好。”没有感情的一个字吐出!

人渣!畜生!

宁博雅咬牙诅咒,偏偏身体还要做出各种配合。

嘲讽自己,也嘲讽即将要死了的雷迦烈。

空气因此都变的扭曲,混合着暧昧的绝望!

宁博雅尽量保持均匀呼吸,看着背对着自己的那张宽阔脊背找下手的地方。

在这之前她已经杀了十八条鱼、二十只鸡、一头猪,又在某宝上淘了人体模型,书店里买了外科知识大全,前后准备了大半年,就为了这致命一击!

镇定!宁博雅告诉自己,不能慌!已经做好了同归于尽的准备,还怕什么?最重要的是,要死也要拉着这个男人一起下地狱!

蹑手蹑脚起床,宁博雅每一个动作都在脑海演练十几遍,这才行动。于是等到她终于摸到了放在包里的那把匕首的时候,事实上已经离起床整整过去半小时。

很好,冰凉的匕首给了宁博雅更多勇气!就是现在!

下一刻她的身体如同风一般卷了过去,高高举起匕首,狠狠的就朝着那宽阔的脊背扎去!

疼!当然不是雷迦烈!而是她的手腕!与此同时,房间水晶灯哗的整个亮起,刺的宁博雅本能偏头躲避。

可惜她的下巴转瞬还是被雷迦烈狠狠捏住,就这样对上了那双如猛兽般的冷冽黑瞳!

“有几分胆量!可惜想杀我,还早!”低沉的声音不在动听,杀机尽显!宁博雅的脑子却只有一个念头,雷迦烈没有死!她就绝对不能死!绝对!

只要能逃脱他的手掌束缚,她就有办法活下去,那原本就是计划好的一部分。

可是要逃开这铁钳般的手,她能吗?

她紧紧咬住牙关,无惧的迎上了那双睥睨的眸子。第一次这么近观察雷迦烈,完美刚毅的雄性脸颊,如兽般冷冽危险的黑瞳,古铜色肌肤让一身矫健的肌肉越发出色。

很好!她的敌人漂亮的秒杀国际名模!

在这几秒钟的时间,雷迦烈也将这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看个仔细。下一刻他就要去揭开她脸上堪比奥斯卡最佳造型的精巧硅胶部分,可是意想不到的,她居然朝着他右手拿着的匕首撞去!

她想死?

宁博雅却想,只有这样她才不会死!

雷迦烈暴怒,那势如破竹的动作让他来不及思考太多,掐着她的下巴狠狠甩了出去!

宁博雅的人在地毯上旋转了720度,最终扑倒了她的小包跟前,再接着,一秒衔接,她抱着包用尽了全身力气冲到了阳台上,没有一丝犹豫,纵身一跳,就从这28楼跃了下去!

商海浮沉多年的雷迦烈都呆了!反应过来,他缓缓踱步到阳台上,撑着修长的双臂在栏杆上,向下看,正好对上那即将坠落的女人!

很好!他敌人的胆量好像不止一点点!利用他好奇她身份,绝对不会让她立刻就去死的漏洞,拼出了这么个一线生机!不错!

只是准备的稍显不足,那背包里放的简易降落伞但愿能保住她的命!这么有趣的女人,死了岂不可惜?

宁博雅不想死。哪怕是之前抱着同归于尽的心,可潜意识里还是准备了救命的简易降落伞。求生毕竟是人类本能,如果报了仇还能大隐隐于市,岂不好?

可惜上帝不同意!

砰的一声,她运气不妙的掉在一辆疾行的小货车上,更糟糕的是,貌似后面的飞车党在追这辆车?

有句话叫上船容易下船难,尤其还是贼船!不等宁博雅想解决办法,这开的如同飞机一样的小货车就把她颠的七荤八素,完全没有一丝反抗能力。

待停下来宁博雅已经吐的死去活来了,还没有缓过劲,又是砰一声,车门重重关闭,一个高挑身影气势汹汹过来,转瞬狠狠扯住她的肩带,高八度的咒骂随即传来。

“最后一遍!那些东西不是老子拿的!在追着老子……你是什么鬼?”

狠戾的话语戛然而止,男人举着拳头楞在半空,惊讶的看着面前仅仅穿着蕾丝睡衣的女人。宁博雅觉得自己就要晕过去了,果断的拼着最后一口气叫:“不要去医院,等我清醒报答……”

……

八小时后,朝阳普照,商业中心赫赫有名的云霆大厦十六楼总裁室,一个挺括的背影陷在旋转椅里,安杰立于台阶下报告。

“宁博雅,女,25岁,南大法学系博士生,一年前进入云霆集团媒体部任职法律顾问。和万宝瑶因为项目代言的事情多有接触。经万小姐证实,她昨夜的确是被宁博雅下了安眠药。人事部也反馈宁博雅前天刚辞职。现在出境报告没有相似人员,医院方面也没有可疑病例。我已经加大搜寻人手,只要她还在这个城市,一定会有消息。”

“最近我有杀人?”莫名转换话题,安杰却镇定自若答:“没有,已经很久没有敌人自找死路。”

“那么,是女人?”

听起来无厘头,安杰却依旧对答如流:“没有,少主近一年来只和万小姐在一起,其他女人都各自安命。”

“那么替我想想,我们什么时候多了这么有趣的一个敌人?”

随着话语,旋转椅缓缓转动,露出那睥睨如帝王的男人--云霆集团总裁雷迦烈!

一身深灰色手工西服,挺括的每个衣角都透出昂贵,银色别致的袖扣彰显品位。里面立领衬衣却微微敞着,露出性感的古铜色锁骨。

冷酷高傲,不动声色如同随时出击的猎豹。而现在,他幽深的眸子里却是鲜少的一点兴致。“天涯海角,掘地三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雷迦烈的任何一句话都足以让安杰拼命,何况是这样迫切!

于是,当天下午在城市东南角的某幢破旧楼房里,宁博雅就在电视上看见了贴着自己清丽面孔的寻人启事!雷迦烈也很给面子,大手笔的三百万线索奖金说明了他的急切。

也是,潜伏在云霆集团那么久,甚至不惜色诱同归于尽,只为致命一击,换给谁都想知道理由。不用猜测,现在必定全城沸腾,自发的天罗地网只等着她一出现,便毫不客气的组团逮捕。

如果没有身侧这个小流氓,她的结局恐怕是注定了。但现在,她有了多一种可能!

“三百五十万,再帮我弄套新身份。”宁博雅盯着电视镇定说完。侧目,再一次打量有点邋遢的简迪,也就是昨天晚上将货车开成飞机的男人。

第2章 不离不弃不死不休

他目测一米八五左右,身材匀称,脚上一双人字拖,长腿交叠在玻璃茶几上,破洞牛仔裤,双臂慵懒的搭在沙发靠背,黑色松垮的背心。头发不知道多久没理,全部向上在头顶随意扎了个小辫。嘴角叼着烟,云雾缭绕的遮住了那张漂亮的脸。

清醒的第一眼看见简迪,宁博雅以为自己到底还是落入了雷迦烈的手里。因为某些角度他们像极了。完美的脸型弧度、高挺的鼻梁、凉薄的唇。

不同的是简迪更年轻、不羁。眸子里是叛逆的生机。而雷迦烈则是幽暗不动的深潭。

就算那张脸蛋贴了好几块OK绷,也掩饰不住的落拓帅气。只可惜明明可以靠脸吃饭,这货貌似却是以耍流氓为生。

吐了口烟圈,简迪狭长的桃花眼里带笑:“到是痛快!不过我更关心云霆集团为什么找你?说说,你做了什么坏事?”

宁博雅面无表情的扫了他一眼:“和你没关系,只要告诉我,你做不做?”

简迪坐起来,舌头顶着腮帮子冷笑:“怎么和救命恩人说话呢?别忘记,我随便站在窗口喊一嗓子,你就死无葬身之地!”

“所以呢?”宁博雅被他手里的烟雾熏的难受,镇定的夺了过来掐灭。

简迪皱眉,忽然将她扑倒在沙发里,暧昧的男上女下姿势,可是出口的话语却是冷酷:“这态度还真叫人不爽!是觉得我好欺负?还是觉得我真不会出卖你?我有那个义务?”

宁博雅沉默,就好像算准了他的底线在哪里。

僵持一分钟,简迪嘁了声,慵懒的从她身上下来躺在旁边。“晚上我要吃红烧肉,还有土豆丝!妈的,感觉最近瘦的叫自己心疼。”

宁博雅淡淡回:“好。”

生命多坎坷的人总是比较敏感。他们很容易发现同类人,也很擅长揣摩别人的心思,宁博雅无疑就是这样的存在。

但在简迪这件事上,她更多的还是感谢上帝。如果昨晚遇见的是纯良小市民,恐怕她连施展口才和计谋的机会都没有。

也是因为救她的人是简迪这个叛逆之徒,宁博雅愿意尽力一搏。哪怕是需要再次用身体去换机会,也在所不惜!

案发十六小时后。

寻找宁博雅的线索奖金翻了一倍,六百万!天文数字让街边的孩子都开始加入了寻人的大部队。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云都很大,但雷迦烈只手遮天,简迪的消息到底还是传进他的耳朵里。

十六楼总裁室,夕阳从巨大落地窗透进来,背光的雷迦烈面目不清,安杰却能从那丝丝缕缕的黑暗气息里品味出他的心情很不好!

果然,出口的话语冷冽至极。

“六百万都没有让那个小痞子出卖她?你确定他们是刚认识?安杰,我从不和废物共事!”

安杰有点委屈,但仍旧不动声色的回:“少主,这是简迪的资料。我确定他们之前没有任何交集。另外,简迪并不是痞子……他是被除名后的特警,现在在皇冠夜总会做保安队长。”

“有趣!安杰,我有多久没去皇冠了?”

“两个月。”

“可以去了。”

……

暮色擦黑,城南那间本是肮脏阴郁的房间,因为宁博雅的拾掇变的温馨整洁。圆木桌上除了简迪要求的红烧肉和土豆丝,还有蛋花汤和一条鱼。

简迪激动了,两步蹦到了座位上,伸手捡了一块肉丢进嘴里,享受道:“好吃!真特么的好吃!没瞧出来你手艺这么好,当律师之前是厨子?”

“不是。”

“那准是讨好男朋友学的?”

“没有。”

“嘁,那怎么会有这么好手艺?”

宁博雅被他问的不耐烦,冷淡道:“我妈没有手和脚,从小我自己做饭。”

“噗……咳咳咳……”简迪被惊的呛住。宁博雅随手递上洗干净的水杯。

“怎么会这样?你妈……”

“不想说!”宁博雅一句话堵住简迪。

“嘁,随便你,不过晚上要去夜总会给我帮忙,今晚举牌的差一个。”说完看她不解的眼神,大咧咧又解释:“放心,不是叫你去卖身。就你这姿色性格,你以为都和雷迦烈一样眼瞎?”

想起昨夜宁博雅有些不自在,起身就要去洗碗,简迪想说什么最终却讪讪闭嘴,气氛莫名尴尬了。直到悄悄摸到夜总会,简迪才恢复了他那吊儿郎当的劲头。

“怎么样?来过这种地方吗?”简迪边说边和路过的服务员油腔滑调的打招呼。带着面具的宁博雅四下张望,随口道:“没机会。”

“也是,像你这种好学生怎么会来这种地方。好了,看见了吗?今晚你就和她们一样做!”

简迪说着指了指皇冠夜总会大厅里的巨大舞台,上面几个穿着比基尼带着面具的女人鱼贯出来,每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大牌子,上面有不同的金额数目。

简迪解释:“等会有什么十八线小明星啊,还有夜总会自己培养的公主上台,到时候各个包间的客人会竞价,出价高的人就可以叫她们去陪酒陪睡。你就在后台,有人叫出你手里的价格,你就绕着舞台走一圈!明白了?”

“明白了,我要做多久?”

简迪低头,几乎脸挨着脸了,邪气的笑:“我捏着你的小命!你敢不做?”

宁博雅叹息:“知道了。”

简迪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这才乖,跟着我至少能保你的命!”

宁博雅不置可否,报不了仇她要命做什么?现在她等的不过是个机会而已!

只可惜,那晚之后宁博雅的运气好像用光了,如今剩下的只有倒霉以及更倒霉……

十点的样子,雷迦烈如约踏进了这座云都最大夜总会,身边安杰低语:“她现在就在举牌女郎的行列里,我带她进来。”

雷迦烈面无表情的扫过舞台正中如火如荼的竞价活动,接着没有停留的走到属于他的VIP贵宾房,在巨大的玻璃前揣摩着宁博雅的踪迹。

安杰这次带了八个保镖。因为消息显示,简迪身手了得。

宁博雅一无所知,此时她胸前挂着牌子站在一个和自己个头差不多高的女孩身后。忽然听着外面有出价3万的,那正是自己胸前牌子上的价格,按规矩她应该出去了。

也就是刚刚走出行列,后门忽然急匆匆冲进来一个人,不等宁博雅反应过来,她胸前的牌子已经被摘下扔到她前面那女孩手里,简迪急切一声:“你上去!”

下一刻拉着宁博雅的胳膊风一般卷出去。

“怎么回事?”疾驰的哈雷摩托车上宁博雅大声问。

简迪迎着风也大声回她:“雷迦烈查到了我了!”

宁博雅就闭嘴了。二十分钟后摩托车停在海边公路上,宁博雅下车没有表情道:“你走吧,我会连累你。”

简迪摘了头盔嗤笑:“我怕事就不会救你。”

“你是好人。”宁博雅淡淡道,忽然拿出钱包塞到他怀里。“这里有三张卡,一共有560万。拿走我答应你的350万,剩下的请帮我带到青山疗养院欧阳柔手里,谢谢你救我。”

一口气说完,宁博雅转身就走。不到两步,忽然被简迪扯住了胳膊:“你神经病啊!我还没有答应你!再说,你想做什么?”

“杀雷迦烈。”干脆利落,却听的简迪郁闷烦躁。“你这是送死!我说姑娘,你和他到底有多大仇多大怨?”

“简迪,我在收拾屋子的时候发现你的警徽,不要不承认。那么你该知道,有些秘密最好不要去打听。”

简迪眼底挫败的怒气,狠狠扯着她往回走,“那这就更不公平了!你他妈的知道我那么多事情,我却对你毫无所知!宁博雅,不想现在就死,那就给我听话老实呆着!”

宁博雅没有浪费精神挣扎,于是半小时后他们就到了郊区一所私人小旅店里。登记的时候,简迪嬉皮笑脸的搂着纱巾遮脸的宁博雅说:“这妞正点,你麻利点的,老子等不及上床了!”

十足十的小流氓口气,宁博雅配合的掐了他一把,像极了打情骂俏。于是老板眼馋的利索开了票据,带他们到了二楼最拐角的房间,简陋的一张床不知道睡了多少人。

砰,关了门,简迪摸出一支烟叼在嘴边却不抽,抱着胳膊倚在阳台上观察了下才道:“今晚应该没问题,我走的路线没有监控。”

“那么明天呢?后天呢?你想陪着我死?”宁博雅疲倦的问。不知道遇见简迪这样的人是自己的幸运还是罪孽。

“别他妈废话,老子乐意!我都累死了,洗澡去了!”简迪不耐烦吼了句,真的钻进了卫生间,哗啦啦的一阵清洗出来,那张伤痕累累的小脸都干净了几分。

宁博雅穿着简迪的宽大衬衣,一回头看见他出来,忽然淡淡道:“你的头发要理了呢。”

简迪楞了下,手足无措的摸了下头发,故意大咧咧叫:“那有什么关系,哥都这样了还不是一样帅。”

第3章 危崖上的爱情之花

宁博雅走过去,忽然将简迪压在镜子前,接着摸出一把剪刀道:“别动,我还会理发。”

简迪就真的不动了。半小时后,镜子里的男人利落的板寸,除了颧骨边的几条小伤口,浓黑粗眉,好看的狭长桃花眼,挺直的鼻子薄削的唇,左耳耳垂是小小的一枚古怪造型耳钉。不羁叛逆,落拓潇洒。

“真的很帅!”宁博雅笑了。

有时候不信命也不行,例如从天而降的宁博雅。人这辈子总会遇见那么几件巧合的事情,有的很快会淹没于生活洪流里,有的却能逆转生命。

宁博雅的这一笑,没有倾城倾国,却如八月雏菊般淡雅温和,撼动了简迪的心。他就那么呆呆看着,半刻反应过来才用咳嗽掩饰,而宁博雅却是真的累了。

她躺到床上和衣而睡,嘴里轻轻道:“别喜欢我。很早我的命里就没有阳光了。简迪,你虽然也可怜但还有希望,所以,不要喜欢我……”

绝望的声音没有一丝矫情,就好像看穿了人世间所有七情六欲,淡淡的,却叫简迪心疼。

天知道,从昨晚起命运转盘就已经布置好了它的局,沾上的人哪里还能那么轻易出去?

就是雷迦烈这样的天之骄子,也被玩弄其中!

皇冠夜总会最大的VIP包房里,雷迦烈看着几步远带着面具挂着三万牌子的女人,眸子里是捕食者的残酷与兴致。

“宁小姐,何必装出这么害怕的样子?你的胆量呢?”

已经被吓呆了的女人听见这话,抖的更加厉害,忽然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叫:“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我,我不是小姐,我不卖身的。求求你们放过我。”

雷迦烈黑眸骤缩,安杰也意识到不对劲,一步上去,直接摘了女人的面具,顿时露出一张相貌平平的脸。

“你是谁?也姓宁?”安杰急切问。这巧合再次让他在雷迦烈面前变的无能。

“不是,不是……只是我的艺名叫宁宁,我不姓宁,我真的不姓宁,我可以给你们看身份证,求求你们放了我……”女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回到,却让安杰郁闷无奈。

“出去!”雷迦烈冷酷道!一分钟后,包间里只剩下安杰和雷迦烈,气氛糟糕。

“少主……是属下办事不利,我会尽快弥补。”

雷迦烈狼眸里不知道算计什么,一手端起琥珀色美酒,一只长臂搭在沙发上,盯着外面的世界冷淡道:“安杰,你说抓住了这女人,我该怎么对付的好?”

安杰拿不准他的意思,小心翼翼道:“是要让她消失?”

雷迦烈品味一口美酒,残酷笑:“花了这么多力气,死了岂不是浪费?她想玩,我没道理不成全她,继续找!”

“是!”

清早第一束阳光照在宁博雅眼皮上,缓缓睁开,入眼的是简迪那张叛逆的脸。怪不得昨晚睡的那么踏实,原来他抱着自己睡着。算起来,十几年仿佛都没有人这样抱过自己了。

能在破釜沉舟之前得到这么一个温暖拥抱,宁博雅觉得有点死而无憾的味道。

所以,她更不能连累他。蹑手蹑脚起床她想偷偷离开,却被简迪再次拉着倒进床里。结实的手臂紧锁,简迪揉着眼睛不耐烦叫:“又想偷跑?不是说了么,我不会让你去送死。”

宁博雅皱眉,“那是我的事情,简迪,你知道我的敌人是谁?雷迦烈!如果你想寻求刺激那最好换个法子,至少我不想看你疯!”

她又要起来,简迪一翻身压在她身上,气恼叫:“到底有什么仇怨让你非要自毁前途?疯的是你才对!”

“不要你管!”宁博雅恼怒挣扎,简迪咬牙忽然俯身,霸道的吻就这样堵上了她的唇。

如果不是旅店老板不识趣的敲门声,或许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会发生了。

“当当当!时间到了,你们要不要续约?”

简迪微微喘着粗气,平息了下情绪才吼:“不用了!不知道老子办事?真他妈晦气!”

宁博雅莫名被逗笑,“我这样姿色,不是不值钱?”

简迪脸色一红,匆匆起来叫:“别废话,收拾好了换地方!”

宁博雅眼底又浮上一层阴翳,“你真的……不打算放手?”

简迪刚穿好牛仔裤,转身忽然挑起她的下巴就是一通狼吻,“谁叫老子忽然喜欢上你了,还有,你的红烧肉太好吃!反正在我没腻之前,你别打那些歪主意!如果非要杀雷迦烈,那好,我帮你!”

宁博雅那颗包裹坚硬的心出现丝丝裂痕。多少年前,她多么希望有天使可以出现,对她说同样的话,别怕宁博雅,你想做什么我帮你。

今天终于听见有人说这话,可是她却已经习惯了靠自己。只是对于固执的简迪,再说什么也是枉然。接下来一个月,宁博雅开始了正式的逃亡生活。

也是这一个月里,宁博雅了解到更多简迪的事情。他比自己大一岁,曾经是优秀特警,后来误杀了同事被开除,几年前唯一的母亲过世他就没了一个亲人。

值得一提的,简迪说他是私生子。说这些的时候简迪没多少悲哀,就好像她说起母亲没手没脚一般。

很多的相像,让宁博雅觉得自己好像爱上了简迪。却又不确定这是不是爱。毕竟他们现在活着都是奢侈,也说不定只是危机情况下的互相慰藉。

不过也不需要深究,毕竟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而另一边帝国大厦里的雷迦烈已经越来越不耐烦了!

“南都?哼,跑的还不够远!我雷迦烈手下没有枉死的鬼,也没有善了的账!想杀我,就该知道付出的代价!”

“是,我立刻加派人手!”

“安杰,最后一次机会!”

安杰眸子一暗,恭敬道:“属下明白!”

看着安杰离开雷迦烈转身面对那巨幅落地窗,猛不丁思绪又回到了一个多月前的那天晚上。那混合着绝望的激情让他记忆尤深。

他忽然想,那个女人现在在做什么?安杰说那个废物警察一直带着她逃亡,他们……会不会在一起?

莫名的这结果让他很不爽!有史以来,雷迦烈第一次这么渴望得到一个女人,哪怕是拨皮拆骨,他也不要她再承欢他人身下!

可惜事实却是,他管不了!

此时的宁博雅正在几十米高空的摩天轮上和简迪抵死缠绵。这该死的坏东西,哪里像警察,明明就是小流氓!

宁博雅的眸子就染上了阴翳。不知不觉剧情就变成了亡命鸳鸯,而追她的安杰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对付她这么一个小杀手,居然弄这么大阵仗,不知道是说雷迦烈睚眦必报,还是说她宁博雅倒霉催。

“想什么?我就随便说说,明天回云都,我兄弟一定有办法送我们出去。”

宁博雅叹息,“是吗?但愿吧。”

“但愿个毛!是一定!”简迪挑起她的下巴,让宁博雅不得不注视这张叛逆英俊的面孔。

从某些角度看,他比雷迦烈更多几分帅气。

雷迦烈的英俊,冷酷没有生气,而简迪的漂亮却是叛逆生动,触手可及变化多端的。

这小流氓的脸蛋伤口早就恢复,每天看着这张漂亮的脸蛋到也算是逃亡生活里的一大乐趣。就像现在,她向前探了探身体,吧唧亲在了他的唇上。笑道:“好,是一定。”

然后想要缩回去却被简迪一把抓住,压在玻璃窗上吻到天昏地暗。简迪想,这大约就是命,上帝把那根他缺失的肋骨,用那么奇怪的方式还给了他。

他要承认,他真的是爱惨了她。克制住翻滚的欲望不在那些同眠的日子上了她,真是件比下地狱都可怕的事情。为了尽早结束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他才决定铤而走险回云都,找到雷老虎偷渡。

成败在此一举,他厌倦了逃命的生活,宁博雅也是。一直追击的安杰更是!

于是一天后,简迪带着宁博雅偷偷回到云都。和简迪说的一样,他过命交情的兄弟雷老虎很热情。为他们安排了丰盛晚餐,就等着天色擦黑踏上那条开往大洋彼岸的船。在另外一个世界开始新生活。

一切都在计划中,看起来成功率还很高。

第4章 必须离开

至少到现在为止,没有一点意外的消息或者人。顺利的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简迪以为今夜他真的可以在那艘船上办了他想了一个月的大事了。

午夜两点云都码头上,红星号终于扬帆起航。

安杰迟迟才收到消息,等赶到的时候船早就开的不见了踪影。难道那女人真的就这么消失了吗?

此时船上的简迪正兴致勃勃的洗他的第三遍澡。宁博雅说要分开洗制造一点神秘感。简迪没有怀疑什么,反正一艘船上她还能跑到哪里?

所以当他从房间出来的时候连睡衣都懒的穿,只裹着一条白色浴巾叼着一根牙签就朝她的房间里走去。他甚至还礼貌的敲了敲她的门,但回应他的却是死一样的寂静。

“宁博雅!”一声大吼,他终于察觉不对劲的撞开她的门,面对的却是空空如也的房间。

“该死!”简迪急了,转身跑到甲板,趴在桅杆边冲着茫茫夜幕大吼:“宁博雅!你给我回来!你这个混蛋女人!别让老子找到你!不然老子干死你!混蛋!”

狠狠一拳打在桅杆上,手掌被划出那么深的一道口子,鲜血顿时长流,他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依旧注视着早就看不见的地平线,咬牙切齿却双目通红……

此时就要上出租车的宁博雅,心灵感应似的看了眼那茫茫大海方向,喃喃自语一句:“抱歉小迪,与其两人都没有希望,不如你替我好好活……”

这动荡的夜有人伤心有人失望,有人痛苦有人决绝,同时也有陌生人被新卷入宿命转盘里。接到宁博雅电话的SK国际集团总裁卫正卿很意外,一年前那场舞会上,他的确是主动将电话留给了宁博雅,但他以为她永远不会打。

这种直觉,是男人的天赋也是商人的判断力。可现在他却意外的听见她的声音。

所以当宁博雅提出第二天见面的时候,他欣然同意。就算没有雷迦烈在寻找这女人的消息,他也很想见见她。依旧是直觉,她对自己会很有用。

第二天SK集团的偌大会议室里,便迎来了一个让云都满城风雨的女人--宁博雅。

阳光照进了偌大的会议室,也照在宁博雅苍白的脸上,在卫正卿打量她的空档,宁博雅也将一年不见的他观察仔细。

卫正卿和雷迦烈像是黑白两级。他永远穿浅色调衣服,眸子无喜无悲让人捉摸不透,动作优雅气质从容,除此之外还有着其他商界领袖望尘莫及的文艺气息。

穿上青衫布衣他便是禹禹独行在细雨中赶考的书生,清高傲气带着浓浓书卷气。就连话语声也是平缓稳健,让人莫名敬畏生怕太过粗糙冲撞了他。

“宁小姐,许久不见。”

宁博雅算是鲜少不被他气质影响的人,她没有顾忌他的优雅,举起水杯牛饮半杯才提气道:“卫总,我想加入SK集团。”

卫正卿温煦笑:“我猜到了。”

宁博雅开门见山继续道:“我拥有法学系双学位,了解云霆集团所有项目运营机密。如果卫总愿意庇护我,我会全部贡献出来,也会为SK鞠躬尽瘁。”

她说的无比诚恳,作为唯一能算的上云霆集团商业对手的国际财团SK来说,这些资料也的确十分吸引人。

卫正卿深深看了她一眼,浅笑:“我好像没什么理由拒绝,只要你不后悔。”

宁博雅眸子忽然变的黝黑,冷冽笑:“当然,无论是什么,我都只会是感激!”

当天下午宁博雅就被卫正卿指定的几个保镖护送到凯宾斯基酒店休息。不止如此,他还细心的在酒店里放了一套蓝色的摇曳长裙,嘱咐她晚上在酒店里吃饭的时候务必穿上。

宁博雅客套的对卫正卿的助理瑟琳娜道谢,又说晚上庆祝她加入SK集团的饭局一定到。待房间里只剩下她一个人的时候,宁博雅沐浴、更衣、化妆、修容,有条不紊的做着一切。

最后将一把手掌大小的匕首绑在了大腿上。接着天色擦黑,卫正卿的保镖敲门,宁博雅优雅出现,然后随着他们到达十六层的西餐厅。

此时,那原本该是热闹非凡的西餐厅,却只有一个人。

“宁小姐,卫总随后就到,您先稍等。”瑟琳娜性感迷人,不知几时已经等在这里,安顿她坐在大厅正中央的一个点着蜡烛的桌子边,又客套了两句消失。

宁博雅从头到尾都是面无表情。寂静如坟墓的西餐厅,她静静的看遥远的大海方向,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命运。

五分钟后,西餐厅华丽大门哗啦一声被打开,两个黑衣保镖先行进入恭敬的站在两侧,接着一道黑色身影气势万钧走了进来。

他没有停歇的走到宁博雅面前,如舞台上压轴出场的王。最终还是见面了!

“宁博雅,胆色可嘉!”

宁博雅撑着下巴缓缓转头,盯上那双不陌生的黑眸,没有表情道:“雷总客气。”

再见面,足足过了一个多月,而且貌似这还是她已经预料到的?不然为何没有丝毫惊讶?雷迦烈的黑眸里是捕到美食的兴致,仔细看,蓝色到是很适合她,冷冽安静。

“安杰,带走!”美食和美人都要合适的时机品尝。西餐厅显然不是什么合适的地方。宁博雅也没有反抗,反正是预料中的事。

十分钟后,酒店楼下宁博雅没有意外的见到卫正卿。他一袭白西服白衬衣,如童话里的王子出场,却阴郁无情。现在宁博雅也才知道他为何眼眸无波,因为他没有心。

“很好,亚洲电力项目我们可以谈谈。”擦肩而过雷迦烈意气风发一句。卫正卿扯了扯嘴角,眼睛却深邃的盯在面无表情的宁博雅脸上。

她居然没有惊讶和仇恨?难道早知道他会出卖她?

眼看着再有几步宁博雅就要踏上雷迦烈的奔驰,就在此时,从远至近一阵轰鸣的马达声忽然传来,宁博雅那张一直波澜不惊的脸终于变色。

可惜速度太快,安杰都反应不过来她又怎么能来得及阻止?眨眼功夫,一辆嚣张的哈雷完美漂移到她面前,只可惜,她身边站着的是雷迦烈!

简迪的攻击他避开不说,一拉一拽间摩托车上的人也被带下来,哈雷摩托轰隆倒地,简迪也因为躲避雷迦烈的攻击而踉跄几步,站住之后,宁博雅看见他手掌上的纱布居然渗了血。

“简迪!”宁博雅一个激动就要上前,却被身边雷迦烈一把扯住。

他邪佞阴翳的扫过焦急的简迪,冷酷的声音响在宁博雅耳边:“说,这段时间你们有多快活?”

“放开她!”简迪狠狠将头盔甩了出去,露出那张帅气叛逆的面庞。“女人别怕,我一定会救你!”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话雷迦烈很不爽!长臂一卷,他从后面揽住了她整个肩,几乎咬着宁博雅耳朵道:“你是怎么征服的这个废物警察?还是像那夜你在我身下一样?”

宁博雅忽然侧目与他相对,冷冽道:“错了!比你想的更卖力!因为我爱他!我们抵死缠绵夜夜不眠!他给我的快乐是你这种人带来不了的!”

雷迦烈如同被兔子忽然咬了一口的狮子,有点惊奇有点错愕,还有点好笑,“那么你有告诉简迪,我是你第一个男人?”

宁博雅脸色更加苍白,她忘记了,他当然会调查自己。从小到大的生活轨迹太明显,明显到她编个谎言都不行。但她更清楚现在不是发愣的时候。

几乎没有停顿她继续嘲讽:“那又怎样?你觉得简迪会在乎?放心,我们的爱比你想的坚定!你不必了解!因为你不配!”

“很好!”雷迦烈的怒气终于被激起,安杰有些意外,近几年已经鲜少见他表露情绪。下一刻雷迦烈的手就捏在宁博雅的纤细脖子上。

一直愣怔的简迪终于反应过来,大吼一声:“博雅!”接着就要冲过来,七八个保镖机敏的包围了过去,顿时乱战成一团。

“宁博雅,你是很不错!我已经许久没有这么生气,杀了你太便宜,这样,如果你杀了简迪我就留下你最好朋友欧阳柔的命。你说可好?”

被围殴的简迪对这三个字似曾耳闻,忽然记起这是那天她让自己把剩下的钱交给一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就叫欧阳柔。

宁博雅握紧拳咬牙骂:“人渣!禽兽!去死!”

这么近的距离、这么笃定的姿态、这么专注的情绪,如果宁博雅再不成功简直天理不容!

“嘶……”腹部传来痛感,机敏的后退了半步化解了宁博雅的力道,要不然真的不知道会出现怎样的结果。

安杰大惊,一声“少主!”转瞬扑了过去扶住他。

宁博雅没有一秒停留,也没有管简迪冲着一侧就跑,雷迦烈嗜血的声音忽然炸响,只是却并不是针对宁博雅。她的伎俩他总算都掌握!所以此时他喊的是:“给我杀了简迪!”

宠你天荒地老-宁博雅, 雷迦烈-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5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