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广场-孝濂, 梨香-婚恋生活小说

东京广场-孝濂, 梨香-婚恋生活小说

初遇(一)

日本。

矗立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那座少女雕像是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的故事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

美国曾经在长崎和广岛两个地方投掷了两枚原子弹。

一场灾难一触即发!

造成当地居民二十多万人因为细菌感染在那场灾难中不治身亡!

当时可谓是惨绝人寰!

其中就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女孩亚惠子(化名),由于她受到细菌感染体内细胞严重坏死,头发不停的脱落着…

直至生命的最后时刻,亚惠子依然用自己的爱心呼吁世界和平,希望将来不会再有战争。

因此,在东京中心广场中央的位置建立了一座只属于亚惠子的雕像。她俨然成为了一名和平使者。

据不完全统计,每年来日本观光旅游的游客至少有3000万人次。但是,恰逢在樱花盛开的季节里,游客们会怀揣着一种友善的心理来到这里瞻仰她。

晚上。七点半,夜幕迟迟落下…

一位中国的女留学生站在雕像的面前用一种敬畏地眼神静静地、呆呆地望着,空荡荡的广场上静悄悄地只有她一个人,晚风徐徐迎面吹来,披肩长发随风飘散开来,心里面总有一种感情无法表达出来,她眼睛里满是泪水。

或许,她是对这个女孩子的英年早逝感到惋惜。花季生命就这样在一场罪恶的战争中香消玉殒。此刻,她心里面被悲伤笼罩着,神情表现出一种淡淡的忧郁。

这个女留学生叫宋梨香,东京大学三年级的学生。

突然,听到有人大声地叫嚷着在喊道:“支那人……支那人……快离开那儿!”

她回头看见一群日本学生向她走了过来,待到近点,她看见他们胸前别着东京大学的校徽。

学生甲不客气的说道:“你不配来这儿。”

宋梨香问:“为什么?”

此刻,她情绪有些激动,就是因为刚才他们很轻篾的称呼,让她不仅感到不只她一个人受辱,就连整个国家的尊严都被他们无情的践踏着。

学生乙挑衅地,手指着她说道:“下贱,中国人都是东亚病夫!”

宋梨香情绪激动着说道:“你…你凭什么这么说?你必须为你说出的话语向我,向我的国家道歉!”

学生甲不客气地说道:“别忘了,中国除了地大物博之外剩下的全部都是垃圾。中国每一个人都很懒惰,当一个神圣的国家用一种神圣的信念去拯救你们这些愚昧无知的中国人的时候,你们居然不感恩图报反而来拒绝别人的好心帮助。”

宋梨香怒不可遏地说道:“不要跟我虚情假意的阐述你们的这些歪理。错误的事实是永远不会被承认的。现在,你必须为你刚才的话语向我,向我的国家,向我的同胞道歉。”

学生乙讽刺地笑了笑说道:“什么?道歉。别忘了,你现在站在我们的国土上,在我们的国家里你竟敢如此地放肆。臭丫头!别以为你是女人我们就不敢动手打你。”

宋梨香情绪激动地说道:“你…你们不要欺人太甚,别以为我会怕了你们,仗着人多势众就可以为所欲为。”

那个学生甲是领头的,他转头对同伴用日语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转头对她一脸坏笑地说道:“这是你自找地。信不信我把你的衣服扒下来,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嘴硬!”

宋梨香情绪激动地说道:“我不相信你会有这个本事!”

他用日语对他的同伴喊了一句后朝她走了过来,步步紧逼着…

本来就十几步的距离。

她此时真不敢想象,她竟然碰到了一群流氓。

更让她不敢相信的是这件事情就这么凑巧地发生在她身上,她区区一介弱质女流怎么能抵挡那群流氓,更别提男女力量悬殊的问题了,这会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更何况她没大声的呼喊,可能是吓得已经忘记了吧!

此刻,那群流氓还在步步紧逼着,她不断退后直至无路可退,真不敢想象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在她快要绝望的时候。

突然一个黑影的出现救了她一命。并且迅速地带着她逃离了广场,就在他们面前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了。那个领头的学生愤恨地咒骂了一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无能为力。

他们逃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后,那个女留学生蹲在地上痛哭了起来。

他不知道如何去安慰她,听到她的哭声,他就很不耐烦地说道:“别哭了。你想把这里的人们一个个地都吵醒吗?”

宋梨香边哭边说:“如果是你遇到这样的事情你能不哭吗?”

他不耐烦地说道:“先别哭了,就当是一次教训。你刚才不还是挺理直气壮地吗,现在,怎么了。甘心当一个泪人儿。”

他掏出一张手帕给她。

“把眼泪擦了,给我先站起来。”

宋梨香擦完眼泪后,站了起来,恢复了情绪平和地说道:“对了。忘了问你,你叫什么名字?”

他无奈地说道:“是啊!你要是再哭下去。我就真的忘了我该叫什么了。”

宋梨香破涕为笑,又擦拭完一遍后,理了理散乱的头发说道:“请问你是中国人吗?”

他说:“你什么意思,不是中国人那我就不应该救你了?”

他一脸坏笑的看着她说道:“应该让他们把你的衣服扒光。我也很想看看你的身体。光凭身材就能让我浮想联翩了!”

宋梨香有些生气,伸出手朝他脸上打去并说道:“你真的很无耻啊!臭流氓。”

他接住她的手,没让她打到,懊恼地说道:“拜托!你先搞清楚,是我救了你的,你理应报答我。我到现在连一句谢谢都没有听到。你倒给我这么大的一份厚礼,真是看得起我啊!”

宋梨香娇嗔地说道:“你…谁让你说话气我的。你自找地。”

他说:“行,我自找地。我是不是该说活该啊!那好,那就说再见。不对,是不见。以后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你好自为之吧!”

宋梨香撒娇地说道:“走就走。真的很小气啊!谁要以后遇见你就是小狗。”

她调皮地向他吐了吐舌头。

他挑逗的语气,脸上带着一股邪魅地微笑说道:“对了,以后要是遇到这种事情不要反抗!把你扒光了才好,还有,最好在游街示众几天。那样,更能体现你的勇气啊!”

宋梨香生气地说道:“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不理你了。”

说完她背过身去。

他没心没肺地说道:“别啊!我不承认我是小狗。更谈不上与狗嘴扯上关系。那以后预祝你天天有这样地好事发生吧。哈…”

宋梨香转过身来娇嗔地说道:“你真是…以后我要理你我就是小狗行了吧!你真的很小气啊!”

他转身欲走。宋梨香急切地说道:“你,你要去哪儿?”

他背过身,淡淡地说道:“你管我去哪儿,我又不跟你很认识。”

宋梨香看到四周黑漆漆地没有一个人,她心里很害怕地说道:“你必须送我回去。”

他说:“对不起,我没这个义务。”

宋梨香弱弱地说道:“我…我害怕。难道你真的忍心把我丢在这里吗?”

她想着心里委屈,急得眼泪直掉,带着哭腔说道:“我只是个女孩子,你一个大男人应该保护我。再说,我们还是同胞。你不帮我,难道你心里就不懂得怜香惜玉吗?”

初遇(二)

他听后差点崩溃,无奈地说道:“我,我无所谓。但是,只许这一次,下不为例。那我就收起我的无耻,拯救你脱离这是非之地吧。”

她高兴地走了过来,挽起他的胳膊。他看看她,动了动胳膊说道:“别跟我装的很熟。无聊!”

宋梨香得意地说道:“放心,以后不会给你这样地机会啦!我也就这一次委身于你吧!”

他争辩地说道:“还是不要了,我还是先把自己给留着。将来找女朋友也不会找你这样地。以后准气死我。”

宋梨香不耐烦地说道:“到底走不走啊!”

他听后很是无奈,没办法,身不由己。

第二天。

东京大学。

女生宿舍。

祁春雅看到回来的宋梨香后,很是担心的问东问西。

祁春雅一脸担忧地说道:“你昨天晚上去哪儿了,一晚上没有回来,是不是想吓死我啊!”

宋梨香淡定地说道:“没事,让你担心了。对不起!千万不要跟我父亲说哦!不然又要说我了。”

祁春雅说:“你知道吗?你昨天晚上出去一直没回来,我急得差点就给叔叔打电话了,要是你再出什么事情,我真不知道怎么跟叔叔交代了。”

宋梨香心里暖暖地,有这个朋友自己感觉没白活,她一脸谦疚地对春雅说道:“对不起啊!我以后不会了,我知道我错了,你能原谅我这次的冒失吗?”

祁春雅说:“但愿吧!我知道你向来独来独往,喜欢把心事埋在心里。以后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好吗?我希望我是你最好的倾诉对象。不要藏在心里很容易出事地。对了,你现在去哪儿!”

祁春雅看见宋梨香在整理书本,就随口问道。

宋梨香看着祁春雅俏皮地说道:“上课,去图书馆,吃饭,玩。”

说完,宋梨香就走出宿舍。祁春雅无可奈何地说道:“真是的。两年了,性格一点儿都没变。”

日本中央首府—东京大学。

汇聚了许许多多地外国留学生。

但凡怀着一种对这个樱花盛开的国家充满了无限期待以后,欢迎世界各地每一位莘莘学子前来造就。

宋梨香就是其中的一位。

两年以来,她都是以勤奋好学所著称,成绩名列前茅,而且还是校花级别的人物。所到之处有很多的倾慕追求者。但也有嫉妒排斥她的少数人。

上完中午的两节课以后。她一个人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走着,就连身后有人喊她都没有听见。一个人想事情出神了。

祁春雅走了过来,担心地:“想什么呢?那么出神,我叫你都不应我,你怎么了。”

宋梨香反应过来后说道:“没怎么。”

祁春雅说:“那你怎么摆出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子,是不是想让我白担心你一场,我知道你有心事。说给我听听,那样憋在心里会很难受的。”

宋梨香说:“真的,没什么。又让你白担心了一场,不好意思哦,以后有什么心事那我一定告诉你好不好?但是这次,请让它成为我心里永久的秘密吧。”

祁春雅说:“是不是啊。那你不想说,我也不问你了。希望你以后还拿我当朋友吧!”

说完,祁春雅眼神受伤地看着宋梨香。

宋梨香看着祁春雅受伤地眼神之后,便于心不忍地解释道:“你生气啦!对不起。我真的没事。”

宋梨香一边搂着祁春雅的肩膀一边说道:“而且你一直都是我最好的姐妹,不是吗?我们的关系还用怀疑吗?”

祁春雅相视而笑地说道:“也许啊!你真是我命里的克星。没办法,谁叫你是我的好姐妹呢?”

宋梨香还给她一记微笑地眼神说道:“呵!也不是呢。我呢就是你的福星。”

祁春雅说:“对啊,你真是上天赐给我最好的礼物。和你在一起,我发现我自己的性格比以前有着明显的变化。”

宋梨香疑惑地问道:“有什么变化啊!”

祁春雅笑意更浓地说道:“就是多嘴多话,变得非常地八卦。”

宋梨香突然反应过来地说道:“哦…你是在取笑我,说我很鸡婆。真是的,哪有你这样说人家的。”

祁春雅眼神闪烁不定,遮遮掩掩地说道:“没有,我没有这么说过,只是你想多了而已。”

宋梨香说:“还不承认,明明就有。是不是好姐妹啊!在我面前敢敷衍我,你每次撒谎眼神总是闪烁不定,好像总为你做错事情而寻找理由。”

祁春雅一脸赔笑地说道:“真是逃不过您的火眼金睛啊。对我总是观察细微,我现在真的败了。你实在是太厉害了!”

宋梨香得意地说道:“那是,谁叫你每次说谎时都只是相同的眼神。被我识破时还死不承认。这已经成为你说谎的标志了。”

祁春雅无奈地说道:“哎!真的不是我说,谁以后要是娶了你真是他的幸运啊!”

“谁以后要是娶到你,准气死他。”

她又想起了昨晚那个男人的话语刚才得意一番表情后又变得愤愤不平了起来。

宋梨香小声嘀咕地说道:“哼!什么男人,真小气。”

祁春雅注意到她的这个变化后,试探性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惹你不高兴了。”

宋梨香反应过来说道:“没有,我只是在想你刚才的话语。昨晚,我碰到一个十足小气的男人。没有一点风度,而且说话一点水准也没有。”

祁春雅反应道:“你在说什么啊!什么男人啊!说清楚,昨晚是不是偷偷地约会去了。”

宋梨香反应过来吐了吐舌头道:“没有啊!对不起,我有事先走了!”

为了防止祁春雅再三追问下去只好借故逃走了。

祁春雅还在那儿思索着自言自语道:“肯定是。不然不会跑那么快了。这个梨香啊!有男朋友也不对我说一下。还说什么小气的男人,哼!不会以为我会和她抢男朋友吧!哼!真是个小气鬼。”

一脸十足小女人的模样。

木野春子咖喱店。

这是一家百年老店,以咖喱鱼丸的秘制风味独特而风靡全日本或全世界。

这里还有各式各样地海鲜特产被包装、加工。

然后,远销海外。

大多数人都是冲着这家店的金字招牌。

酒足饭饱后也会来此处点这里的海鲜特产当做宵夜来吃,特别是咖喱鱼丸,卖出的销量最好。

创店至今,从来没有出现过亏空的现象。这也是这家店的优势。

而且有百年的信誉。

使它在众多店铺中屹立长存。

并且经过几代人的真传,做出的咖喱鱼丸也有他们吸引食客的独到之处。

吃到嘴里之后,肉质鲜嫩,口润顺滑。

味道更不用说了,当然是最棒的。

现在这家店的老板是一个五十岁的大叔,膝下只有一个女儿。

老伴英年早逝。

只留下他们父女俩相依为命。

说起女儿,是老人心中的骄傲。东京大学三年级的学生,木野荷香。

父亲木野藤直是这家店的主人。

经营了大半辈子,所有的心血除了用在女儿身上。也就在经营这家店上面。

宋孝濂就是在这里打工,他就是救梨香的那个男人。

工作两年多,为人正直,心底善良。

对别人也很友善。因而成为荷香心目中仰慕的对象。

她不因为他是一个打工职员而看不起他。

相比而言,不管是什么职业都有它的可贵性。

人不以高低贵贱而区分,钱财只不过是来形容一个人的富裕程度,并不能拿来衡量一个人的尺度。每一个人都一样出生并不能决定他身后的事情。

他可以因为降生在这个世界而感到幸运。其实,每一个人都是幸运儿,都是上天赐给这个世界最美丽、最贵重的礼物。

每一个人都有他的长处和劣势。并不能因为这些而否定他存在的价值。正视每一个人,都能从他们身上学习到一些可取的宝贵经验。

所以,荷香和孝濂的关系也很亲近。这也是一个父亲看在眼里的,父亲也是大好人。对孝濂总是像对待自己亲生的孩子一样,让他在外面倍感到家的温暖。

而孝濂也很尊敬这个老人如同尊敬自己的父亲一样。他和往常一样这个时间去送货。

而那个老人总是喊:“路上开车小心一点,送完之后就马上回家吃饭。”

来日本两年多了,对日本的饮食起居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不适应。

毕竟不是在中国。一切都随遇而安吧。

要是在寒暑假的时候,他总是和荷香两个人去送货。

只不过现在是九月份了,她在学校里。

他现在只有一个人去送。不过路线他已经基本掌握了,只要地方不陌生,他都可以找到。

他开着车,思绪飘回了两年前。那时,他也本是一个挺优秀的孩子,家庭再普通不过了。

父亲是一个煤矿工人,每天也是早出晚归的。

母亲去世早,他们父子俩也算过得和睦融融吧!那时,他刚上高中,只不过在初中复读了一年后。觉得这一切好象都已经变了。

父亲不再像以前那样喜欢他了。

他也感觉到周围的邻里四舍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他。从此他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听话懂事的乖孩子了。

他心里总是在问自己:“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不仅是他在承受着压力,父亲也面临着下岗的危机。

天一下子塌了下来,压着这个家的精神支柱。父亲也开始酗酒打牌,不再管他的生活了。而且经常自暴自弃,有时喝醉了,就拿他出气。他已经承受得太多了,再也受不了了。

于是,他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那就是辍学。

自己打工赚钱。他曾经也想过,上大学是他的梦想。可是,他的成绩差得真的无药可救了。过完了高一的生活之后他再也没去学校了。

他回到家里父亲还时不时的打他骂他,完全不理会他的个人感受。他把所有的痛苦、所有的委屈都藏在心里不愿意说出来。一气之下离家出走,在职业介绍所里托人打听。

终于,他带着一颗不安的心情来到了日本。

东京广场-孝濂, 梨香-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762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