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战神-叶归尘, 苏韵锦-都市情感小说

傲世战神-叶归尘, 苏韵锦-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戎马三年,解甲归田

“战将叶归尘,从军三年,立 一等功两百八十八起,二等功六十二起,三等功一百二十八起,特等功五十六起。现经中央军委批准,特许退役!”

天朝中央军委最高指挥所,天朝总统双手捧着一块独一无二的特制军工奖章,递在了叶归尘的跟前:

“叶归尘同志,希望你退伍之后,也能继续报效祖国!千万不能因为自己身份特殊就去压榨国家平民,更不能暴露自己身为国家机密的特别身份。我们的人,会随时监督你的!”

“啪!”

叶归尘腰板挺直,双目注视着前方,标准的敬了一个军礼。

“队长,你别走啊!你走了我们怎么办啊?”

“队长,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们啊?没有你的带领,我们影队肯定撑不下去的!”

“队长,别走啊!要走带我一起走,你走了,我特么也不想干了。”

领奖台下,身着军装的三男一女哭的像个泪人儿。

面对天朝第一杀手小队,影队队长叶归尘的退役,四人心中万般不舍。

“影队的人,流血流汗不流泪。你们全部都给我憋回去。好好立功,报效祖国,我等你们退伍!”

…………

一天后,京城中央公园的长椅上。

十余架私人直升机盘旋在公园的上空,轰鸣的发动机传来一阵音浪,掀起的狂风吹动着公园里的人。

公园内,数不清的身着黑色西装的人,半跪在一张长椅跟前。

而那长椅之上,叶归尘别着二郎腿,望着周围被直升机吹起的花浪,深邃的双眸之中,流露着彻骨的冷漠。

“米国米歇尔财团。”

“熊国三鼎财团。”

“狼国盛世财团。”

…………

“恭迎少爷归来!”

无数世界各国财团的领导人半跪在地,自报家门,齐声震天,迎接这位三年前被无情逐出叶家的叶家少爷。

“小少爷,叶家如日中天,名下企业遍布世界各地。家主希望您能回去继承家产。而且,他也很想念您!您跟我回去吧!”

率先上前一步的黑色唐装老者,是叶家的管家。

他单膝下跪在地,低着头颅,脸上满是恭敬,不敢有任何一丝亵渎。

因为眼前这名叶家少爷,不单单是豪门叶家继承人,更是天朝的镇国神将——归尘战神!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传来,唐装老者直接被扇飞数米,右脸牙齿脱落,口吐鲜血。

“呵呵,想我回去?三年前,我被女友背叛,险些丧命,叶家还嫌弃我是一个私生子,把我逐出家族。那时候怎么不想我回去?现在知道想我回去了?”

叶归尘冷笑不止。

提及三年前的事情,他依旧心如刀割,往事历历在目。

三年前,他和自己相爱了八年的女友苏韵锦订下婚约,并向家族坦白了这一切。

可谁想到?当时叶家的人不接受,不反对,而是直接以叶归尘是私生子的名义,将他逐出了叶家。

离开了叶家的叶归尘,也就不再是名门之后,只能重头再来。

没出两天,苏韵锦又重新找了一个男朋友,是个十足的富二代。

两人大胆的在叶归尘面前行苟且之事,气的叶归尘冲上前去和那个富二代动手,不过却被富二代叫人打断手脚,丢进了海里。

这整个过程,苏韵锦和叶家都看在眼里,却没人阻拦理会。

“你已经不再是叶家少爷了,你根本就配不上我!只有高阳才能配得上我,跟他比,你连提鞋都不配。”

这是苏韵锦的原话。

这句话,让叶归尘如坠冰窖,心如死灰。

被丢下海之后,再往后的事情,叶归尘就不太记得了。

他只记得自己醒来的时候,躺在军人的营帐里,浑身被草药包扎。

再后来,伤好了,就是参军,立功,立功,再立功!

什么时候得到今天的成就?

他不记得了。

只记得,苏韵锦的那句话,一直刺痛着他的内心,让他不畏枪林弹雨。

三年过去,伤口好了,疤痕还在!

现如今的叶归尘,只想手刃苏韵锦和那个畜生,为当年的自己报仇雪恨!

想到这里,叶归尘眼中已经充满了血丝,紧握的双拳,使他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杀气,怒吼一声:

“当年把我逐出叶家,你也有参与吧?这一巴掌,算我还你的。苏韵锦呢?她在哪儿?”

那唐装老者慌忙从地上爬起来,直接跪在地上低着头:

“三年前,您被丢下海的两个月之后,她就被那个高家少爷高阳玩儿腻,抛弃了!不过她很有心机,想办法和高阳结了婚,但实存名亡,现在已搬至东海定居。”

“东海?!”

叶归尘猛然站起身来,气势宛如猛虎下山,压的众人喘不过气来:

“三年前,弃我于不顾,不但背叛了我,羞辱了我,还让人断我手脚。现在,还债的时候到了!

回去告诉叶家老头儿,想让我回去继承家业,做好心理准备,先把三年前的账算清楚。等我收拾完了苏家和高家的人,再找叶家做个了结!”

话罢,叶归尘的身影逐渐消散,马不停蹄的赶往东海。

…………

叶家。

唐装管家已经将消息带了回去,转述的,是叶归尘的原话。

“什么?你是说,那个该死的私生子不但没有死,而且还参军奋战,成为了现如今的天朝镇国战将?!”叶家家主叶建辉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唉~谁也没想到那私生子运气那么好,四肢断了被丢进海里也死不了,还被人救起来去参军?”叶家长子叶志安悔恨的拍了拍大腿。

当初,就应该直接杀了那私生子。

唐装管家恭敬的站在一边,出言提醒:“老爷,现在的重点不在于少爷是否还活着?又或者变的多好?而是在于他不但不想回来继承家业,而且还想着为三年前的事,和叶家算账,报仇!!”

“都怪我当年糊涂啊。怎么能置他于不管不顾呢?”叶建辉悔恨的跺了跺脚。

能有一个天朝战神做靠山,那是多么梦寐以求的事情?

现如今的叶家,已经不是三年前的叶家了。

叶家年轻一代,早已经被竞争者暗杀殆尽。

唯一年轻且具有继承力的人,只有叶归尘!

如果他不继承叶家家产,叶家只有两个下场。

第一,变成别人的。

第二,直接垮台。

但,更坏的情况是,叶归尘非但不继承家产,更是要与叶家为敌。

这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唉,算了~归尘始终是我叶家后人,流着叶家血脉,相信他不会做的那么绝的。三年前的事情,尽量想办法弥补吧!”叶建辉无奈的摇头叹气。

“爸,依我之见!如果实在不行,那就找人做掉他。后人还可以培养,但敌人永远都是颗定时炸弹!”叶志安做出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好,那就全全交给你安排吧!我也累了。”

叶建辉留下一句话,在管家的搀扶之下,拄着拐杖,回房休息。

第2章 归来,报复三年一切敌

在京城前往东海的飞机上。

叶归尘坐在窗边,双目盯着窗外的云,有些失神。

现在,他满脑子回想的,都是他和苏韵锦整整八年恋爱的甜蜜过往。

那时的他们,是那么的纯真。

可越是想到苏韵锦的好,叶归尘就越是心痛。

难道,三年前的她,真的是因为钱财背叛了自己吗?

会不会有什么其它的隐情?

说不定,她也有什么难言之隐呢?

叶归尘握了握拳头,心中抱有一丝希望。

飞机即将降落。

此时的东海机场,方圆一公里之内已经被彻底封闭。

知道传闻中的镇国战将即将大驾光临,整个东海官员,集结了所有武装部队,真枪实弹的在机场迎接。

“不要太过于张扬,我不喜欢!”

下飞机之后,叶归尘劝退了所有人,直接坐车前往东海苏家。

离开了高阳和高家的庇护,苏韵锦现在过的可谓凄惨。

恶臭的水沟,满地的垃圾,无数正在犬吠的流浪狗。

这,不是人住的地方!

“咳咳咳~”

隔着大老远,叶归尘便听见了苏韵锦咳嗽的声音。

“吱呀~”

叶归尘直接迈着步子,推门而入。

“韵雅~是你吗?”

听见了院子门开的脚步声,正在洗菜的苏韵锦挣扎着想从小凳子上站起来。

叶归尘来到她的跟前。

两人四目相对,片刻无声。

苏韵锦瞪了瞪眼睛,惊讶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下意识向后退了好几步。

“归,归尘……你没死?!”

捂住嘴巴的苏韵锦,也难以掩饰她眼神和语气中的惊讶。

看见眼前的叶归尘,她忍不住的惊呼一声。

叶归尘上下打量。

苏韵锦穿着一身短袖短裤,手臂和腿都露在外面,不过皮肤已经明显发黑。

再看旁边的地上,一大滩黑色的鲜血。

她这是,得了绝症?

八年的相恋,让叶归尘心中有种难以言述的感觉,看见眼前的这一幕,莫名的刺痛。

“啪!”

没有停顿和犹豫,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落在了苏韵锦的脸上。

“贱女人!没错,我没死,你是不是很惊讶?”

苏韵锦捂着发红的脸颊,眼中顿时含着泪,惊恐的看着叶归尘:“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当年的事情,我有苦衷!”

叶归尘冷笑两声。

苦衷?

就知道她会这么说。

意料之中!

“咔~”

话音落下,叶归尘猛的瞪大了双眼,闪电般来到了苏韵锦的跟前。

下一刻,光滑,柔软的触感从他的掌心传了过来。

叶归尘直接握住了苏韵锦的喉咙。

“断我手脚,辱我人格,险些让我丧命,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咳咳咳……”

苏韵锦脸色绯红,缺氧的环境使得她不停咳嗽。

“贱人!”

骂声落下,他还是将她丢在了地上。

“吱呀~”

“韵锦,你的药,我……归,归尘?!你,你是叶归尘对不对?韵锦得了绝症,从来没有过人探望她。这脸型和身材,你肯定就是叶归尘!”

从屋内走出来的,是手里端着一个药罐子的中年妇女。

叶归尘对她并不陌生。

杨雨梅,苏韵锦的母亲。

当初,就是她极力阻止叶归尘和苏韵锦在一起。

在叶归尘被赶出叶家之后,更是她在旁边教唆苏韵锦离开叶归尘,傍上高阳那个富二代。

只是让叶归尘没有想到的是,苏韵锦竟然听了她母亲的话。

叶归尘双眼布满血丝。

可笑,可笑!

不知道,若是你们现在知道了当初的叶家弃子,现如今已经变成天朝镇国战将,富可敌国的时候。

会有何感想?

“没错,我就是叶归尘!三年前那个被你们唾弃,陷害的叶家弃子。”叶归尘看着杨雨梅冷笑。

“你这狗东西,还知道回来?你知道韵锦这么些年经历了多少磨难吗?你知道她在被高阳折磨的时候,有多么痛苦吗?那时候,你在哪儿?你现在竟然还敢回来?”

杨雨梅为女儿打抱不平,看着叶归尘,嘶声力竭的怒吼。

“呵呵?痛苦?可怜?这贱女人都被人玩儿烂了,沦落到今天这般田地,不都是她自找的?”

叶归尘冷笑。

三年前,苏韵锦无情抛弃她,选择了富二代高阳,并在他眼前行苟且之事,对他精神遭成了极大的侮辱。

打断四肢,丢进海里。

这才是真正的痛苦!

现如今,杨雨梅还有脸向自己找麻烦?

真是可笑!

“叶归尘,三年前我确实是对不起你!但你也不用这么羞辱我吧?你可知道,这三年来我经受了什么样的痛苦?我一直都爱着你,一直在等着你啊!”

苏韵锦双眼含泪,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若是以前的叶归尘,说不定真的忍不住拥她入怀,好好安慰了。

只可惜。

现在的叶归尘,只嫌她脏!

婊子,只能配狗。

“被高阳玩儿腻了,一脚踢开,现在知道找到我了?你觉得,我还会对一个背叛过我的女人心动吗?”

叶归尘无情嘲讽。

苏韵锦怔了怔,哒哒哒向后退出数步,两行清泪无声的从她脸颊落下。

杨雨梅心疼女儿这令人怜惜的模样,愤恨的看向了叶归尘,抬起一巴掌直接朝他扇了过去:“你这畜生,不过是叶家被踢出门的私生子。让我家韵锦承受了三年的痛苦还不够?竟然还出言侮辱她?我打死你!”

一抹寒栗出现在叶归尘眼中。

堂堂天朝镇国战神,子弹都能躲得开,一个女人的巴掌又怎么可能躲不开呢?

“啪!”

清脆的巴掌声传来,苏韵锦直接愣住。

屋内,出奇的安静。

杨雨梅满脸惊诧的捂着自己的脸颊。

她活了四十多年,何尝受过这种屈辱?

今天竟然在女儿的注目之下,被这小子打了一巴掌?

这脸,必须找回来!

“小畜生你竟然打女人?看我不打死你!”

叶归尘抱着手。

“我这人,有两项原则。第一,不打女人!第二,男女不分。”

杨雨梅气的炸毛,张牙舞爪的便朝叶归尘抓过去。

“妈!!”

苏韵锦惊呼一声,赶紧上前去拦住自己的母亲。

叶归尘冷笑:

“呵呵,不敢打?怕了!”

苏韵锦脸颊滴落晶莹的泪,脸上的红印被那咸咸的泪花,辣的生疼:“怕了,我是怕了!我怕我再像以前那样,义无反顾的爱上你。”

叶归尘怔了怔,竟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拳。

爱上我?

呵呵!

三年前,你若是没有背叛我,如今已经成为了人人羡慕的战神夫人。

三年前,你若是没有背叛我,如今苏家必然是天朝第一大家族。

可是呢?

你仅仅只是为了一时的利益,失去了这一切。

你后悔吗?

叶归尘很想问。

他现在真的好想把一切说出来,告诉苏韵锦,我已是天朝镇国战神,富可敌国!

可他忍住了。

因为天朝总统的嘱咐。

虽然不想承认。

但,事实是,叶归尘的内心,对她仍然残留了那么一丢丢的挂念。

毕竟,八年感情,怎么可能说断就断?

“砰!”

就在这时,院子的大门突然被猛的推开,只见一名穿着连衣裙的小女生着急忙慌的从屋外跑了进来。

“姐,妈,不好了!弟弟出车祸了。”

第3章 八年,情有残存

“什么?!”

母女俩异口同声的惊呼一声。

杨雨梅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瞬间身子一颤,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朝身后仰翻过去。

“妈~”

苏韵锦和那小女生同时焦喝,冲过去搀扶住杨雨梅。

“快,快去医院,去医院!”

杨雨梅双手紧紧攥住了两个女儿的衣袖,眼眶中已经涌满了泪水。

苏昊是她唯一的儿子,他要是出事儿,她这个当妈的,也不活了!

苏韵锦红着脸,满是担忧,脸上的泪痕还没有干,便冲着苏韵雅说道:

“韵雅,你快去通知爸!我和妈马上就去。”

“姐,要不你还是别去了吧!我和妈一起去,你的病……”苏韵雅抿唇,满脸担心。

“没事的,我可以!”

苏韵锦挤出了一个笑容,突然转头看向了叶归尘,眼光闪闪的说道:“归尘,你能帮帮忙,送我们去医院吗?”

“呵呵,怎么,三年没见,遇见破事儿就想起我了?你那个把你踢了的老公呢?”叶归尘抱着手,冷冷笑道。

苏韵锦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刚止住的眼泪,像断了线一眼啪嗒啪嗒掉落下来。

叶归尘说的话,真的是太伤人了。

“砰!”

就在这个时候,院子的大门再次打开。准确来说,是被人踢开。

十五六个吊儿郎当,染着各色毛发的年轻人,手里拎着家伙,从门外走了进来。

“陈,陈少,你们怎么来了?”

苏韵锦脸色大变,嘴唇发白,就连声音都变的有些颤抖。

“哈?我怎么就不能来了?苏韵锦,你到底要老子来多少次你才能明白?一个星期之前你就让我宽限宽限你,现在,钱呢?拿出来!”陈少看着苏韵锦摊了摊手怒道。

“陈少,这钱是高阳借的,你凭什么让我们苏家还?这不公平!”苏韵雅鼓足勇气反驳。

“不公平?呵呵呵,谁让你是高阳的老婆呢?你们不是一家人吗?他借的钱,当然得由你来还了。”

陈少冷笑,把手里的棒球棒扛在肩上,脸上写满嚣张。

苏家三人不语。

陈少接着冷笑:“苏韵锦,我限你今天之内把钱给我凑齐还上。不然的话,我要你苏家血流成河!”

苏家三母女吓的抱在一起,缩成一团。

平日里,一向硬气的杨雨梅,今天更是被吓的像一只兔子似的,乖乖缩着脖子。

叶归尘抱着手,站在一旁看戏。

眼看着他这个反应,杨雨梅好像突然想起什么?转头对着叶归尘嘶吼道:“叶归尘,你要是个男人,就站出来保我们母女三人的周全。”

叶归尘嗤笑一声。

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杨雨梅竟然能有这样的冲动,把希望寄托在自己的身上?!

自己退伍的第一时间,之所以立马赶来苏家,为的就是灭了苏家。

现在,苏家大难临头,他又怎么可能出手相助呢?

叶归尘嘴角微扬,露出一丝冷笑,索性找了个凳子坐下:“不好意思,当兵几年,腿落下点小毛病,站不起来!”

“你这个窝囊废,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杨雨梅指着叶归尘鼻尖怒骂。

叶归尘耸了耸肩,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呵呵,没错!我就不是男人,你们自便就行。”

“姐夫,我求求你,帮帮我们吧!”苏韵雅苦着脸,语气近乎哀求。

“这小子是谁?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呢?”陈少上下打量叶归尘一眼,不屑的问道。

“不知道啊?该不会是苏韵锦那娘们儿的情人吧?”

“哎哟喂,有可能!这娘们儿,都要死了还想着偷情?真贱啊,也不知道高阳知不知道?”

“知道了又怎么样?我听说,这娘们儿之前就是和高阳偷情成的。也不知道她以前那个男朋友,知道她和高阳的事儿之后,得气成什么样子?”

“估计肺都气炸了吧!”

“喂,小逼崽子?你是这娘们儿的偷情对象吗?感觉如何啊?背着高阳和这娘们儿偷情,是不是很刺激?要不,现场给我们哥几个表演一下,我们给你赏钱啊!”

陈少一行人肆无忌惮的嘲讽着叶归尘。

“陈少,这事儿跟他没关系,你们不要侮辱他!”苏韵锦突然站出来为叶归尘说话。

叶归尘抬头,淡淡瞥了陈少等人一眼。

一群狗,竟然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

灭掉他们,不过只在弹指之间。

但他们的目的是苏家,这是苏家应有的报应,自己绝对不能出手。

见叶归尘默不作声,陈少不禁冷哼一声。

他没兴趣和一个废物浪费时间,有些不屑的说道:

“切,一个怂包软蛋!没意思。”

“苏韵锦,既然你们拿不出钱,那也别怪我们不给你机会。听说你们公司最近接手了滨岛花园的项目?只要你把那个项目转让给我,从今以后咱们就两清了。”

陈少悠闲的扣着指甲,看着苏韵锦说道。

苏韵锦皱着眉头,露出了少有的强硬态度:“陈少,我都说了,钱是高阳借的,和我们苏家没任何关系。

滨岛花园的项目也是我们苏家接手下来的,你们不能因为高阳欠你们钱,就把这个项目抢走。它是我们苏家的命脉,你这简直就是在断我们苏家的生路!”

滨岛花园项目,是前一阵子苏家刚竞标争夺过来的。

自打苏韵锦被高阳踢了之后,苏家就失去了高家的帮助,滨岛花园项目是唯一的希望!

如果这个项目丢了,那苏韵锦他们公司即将面临破产。

到时候,苏家也容不下他们一家人,定会把他们逐出家族!

陈少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钱也不还,项目也不给,你的意思就是让我们吃这个哑巴亏?行,既然这样。那我就换个讨要法!”

说话间,陈少的目光,已经开始在苏韵锦和苏韵雅姐妹俩身上上下打量起来,色眯眯的搓了搓手,舔了舔嘴唇:

“我看你们姐妹儿俩还有点姿色,正好,我这儿有十几个兄弟。这样,你好好伺候我们,按市场价的两倍,一次一千块。伺候舒服了就四倍,怎么样?没意见吧!”

“好好好,我赞成。我要她妹妹伺候我!”

“什么眼光啊?我看就苏韵锦也挺不错的,虽然得了病,但那小身材,啧啧啧,简直了!”

“来来来,韵雅小妹妹,哥哥帮你检查检查身体呀!”

小混混们的污言秽语,吓的苏家母女三人脸色惨白。

三人想跑,可立马被十多个小混混团团围住。

人群里,一个口味比较重的小混混淫邪一笑:

“刚才没注意,没想到这老太婆姿色也挺不错的!我要了。”

“你们有事儿冲我来,别伤害我的母亲和妹妹!”

苏韵锦用手挡住母亲和妹妹,用自己那瘦弱的身躯,与这十几个小混混对抗。

陈少目光狠恶,上下打量苏韵锦。

“行,你喜欢逞能是吧?那老子就冲你来!兄弟们,给我轮流弄她。”

“陈平,光天化日之下,你想干什么?!”

杨雨梅愤愤的盯着对方,嘶声力竭的怒吼。

“他妈的,这东海是我的天下,我想干什么还用跟你说?给我扒了她们!”陈少肆无忌惮的朝苏韵锦伸手过去。

“姐夫,姐夫!求求你,救救我姐吧!她需要你,她需要你啊。”苏韵雅被吓蒙了,直接跪在地上,朝叶归尘的方向苦苦哀求。

第4章 出手,一个团的镇压

叶归尘脸色阴沉,不急不缓的说道:“我说了我腿有毛病,站不起来!”

此言一出,苏韵锦立马楞了一下,心瞬间凉了,眼中露出无尽的绝望。

“贱女人,还想找人帮忙?兄弟们,给我把她也一起扒了,轮流享受她的滋味。”

陈少舔了舔嘴唇,十分变态。

眼看着周围那些小混混步步紧逼上来。

“扑通~”

杨雨梅直接跪在了地上。

她怕了,真的怕了。

儿子已经出事了,她绝对不能够再让两个女儿出事了。

“陈少,我求求你住手!滨岛花园的项目,我们苏家弃了,你就放过我们吧!”

杨雨梅眼中满是绝望。

陈少立即摆手示意众人停下,哈哈大笑起来:

“老子早就知道你们这帮贱骨头会妥协,早这样不就可以免受皮肉之苦了吗?给我把转让合同签了。”

陈少拿出一份协议。

杨雨梅双目无神的接了过来,六神无主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苏韵锦无助的望着天空,整理着自己的衣服。

苏家,完了。

彻底完了!

杨雨梅放下笔,突然凄厉的笑了起来:

“你们想要的都得到了,现在,可以放过我们了吗?”

陈少接过转让合同,非常满意的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色眯眯的打量着苏韵锦姐妹俩。

“合同嘛,倒是没问题了!不过呢,身体还是要检查的,我们也是为了你们的健康着想。兄弟们,给我好好检查检查她们的身体!”

“你们什么意思?别过来,别过来!”

“撕拉~”

“撕拉~”

母女三人满脸惊恐,缩成一团。

一声接一声的撕衣服声音传来。

怎么?

明明签了转让合同,还是不肯放过她们三个?

这实在是有点过分了。

叶归尘默默的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或许是因为八年感情,多少在心中残留了那么一丝回忆。

如果叶归尘看见苏韵锦过得很好,是一个十分奢靡的富太太,那叶归尘肯定毫不犹豫的灭了她们一家人。

但,苏韵锦过的并不如意。

叶归尘看见的,只是一个可怜,无助的女人。

他发誓。

这绝对是自己最后一次。

最后一次心软。

最后一次,帮她!

“啪~”

“啊!!”

一道惨叫声传来,领头的陈少脸上多出一道深红的五指印,随后便宛如一只小鸡崽儿似的,被叶归尘丢了出去。

“啊~”

“啊~”

又是接连的几声惨叫,十几名小混混已经被丢出去七八个。

剩下的几个小混混见状,赶紧散开,后退。

“这次帮你,算是还你八年的感情。从此之后,我们两清!”

叶归尘脸色冰冷的说道。

苏韵锦苦笑着摇了摇头,止不住的掉眼泪:“谢谢你,是我欠你的,我认了。这陈少是东海出了名的恶人,我不想波及你,你走吧!”

“哦?恶人?有多恶?”

叶归尘饶有兴趣的转身。

陈少等十几个小混混已经集结,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武器。

一把把白花花的西瓜刀,吓的母女三人花容失色,惊声尖叫!

“草,小逼崽子,你还是东海第一个敢动你陈爷爷的人!”陈少看着叶归尘,一副恶狠狠的模样。

“呵,拼人多?看看谁人多!”

叶归尘轻哼一声,满脸不屑之情。

“啪!”

响指落下。

“轰~”

刹那间,门外直接冲进一个方队的,全副武装的士兵。

几十把全自动步枪,拉栓上膛,对准了陈少和他的手下。

天空中,几条钢索垂落下来。

直升机盘旋,数道黑色身影迅速从钢索之上滑下来。

与此同时,直升机内的重机枪,也架好上膛,枪口自然是对准了陈少等人。

“哗啦啦!”

一瞬间,十几个小混混手里的武器接连落在地上。

看着那接二连三的,黑漆漆的枪口,小混混们下意识便抱头半蹲在地,有的竟然直接吓尿,失声痛哭起来。

整个现场充满了尿骚味。

这一刻。

陈少愣住了!

杨雨梅愣住了。

苏韵锦和苏韵雅也愣住了。

在场所有人,除了叶归尘之外通通吓傻了。

他们长这么大,哪儿见过这种阵势啊?

“比人多?”

叶归尘面色淡然,语气不急不缓。

“噗通~”

一时间,陈少毫不犹豫,直接跪在了地上,差点儿没哭出来:“爷,爷,别开枪,别开枪!我什么都没做啊!”

其它小混混,看着那冷冰冰的枪口,更是被吓的瑟瑟发抖。

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叶归尘简简单单的一个响指,就可以叫来这么多人,而且还都是全副武装的军人。

这阵势,得有一个团吧?

苏韵锦一家三口人都已经被惊呆了,缓过神之后,她这才缓缓转头看向叶归尘。

这一刻,她甚至觉得叶归尘整个人都在发光。

一个响指就这么大阵势?

叶归尘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

就在这时,直升机上,一名身穿作战服的军人顺着钢索滑落在叶归尘的跟前,非常标准的敬了个军礼。

那军服的肩章上,挂着十分显眼的两杠两星。

这是一名中校。

“东海军区副团长——周志国,奉命前来保护战将,请指示。”

叶归尘淡淡摆了摆手。

副团周志国,立马迈着步子朝陈少走了过去,冷冷说道:“你们知道,周围这一片,是谁的地盘儿吗?”

陈少浑身都在发抖,吓的差点儿没直接尿裤子,颤颤巍巍的问道:“是,是,是谁的?”

周志国冷冷一笑,道:“别说这周围,就算是整个东海,都是咱们天朝战将的管辖区,是他的天下。”

“天朝战将?谁!”

“啪!”

“天朝还有几个战将?”

面对陈少如此无知的问题,周志国直接扬起手一巴掌,差点儿把陈少牙都给打飞出去。

敢在归尘战将面前假装不知道?

这是不敬。

这是无知。

该打!

“嘶~”

陈少捂着脸,倒吸一口凉气。

听到天朝战将这个名号,差点儿没吓晕过去。

原来,天朝的归尘战神,故乡竟然是东海?

而且还把这儿纳入了他的管辖区?

早知道的话,陈少哪儿还敢那么嚣张?

给他一百个胆儿,他也不敢这么放肆啊!

周志国淡淡的瞥了一眼那些小混混,从地上捡起一把西瓜刀,左右打量了一下,突然死死的盯着陈少:

“这么多人,还带着这么多兵器?怎么?难道你们这是想在这里暗杀战将不成?”

陈少听见这一番话,吓的浑身一哆嗦,小脸煞白,裤裆处湿漉漉的一大片,顿时弥漫出一股十分刺鼻的骚味儿。

暗杀战将?

他哪儿敢啊?

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啊!

“携带冷兵器。暴力犯罪。强抢民女。对战将怀有歹心。这所有罪名加起来,够你死一百次,我有权利当场将你击毙!”

说着,周志国直接把胸前的半自动步枪上膛,黑压压的枪口对准了陈少的脑袋。

“不要啊!”

陈少直接跪在地上开始磕头,裤裆处湿了一大片,不停的对着周志国嘶声力竭的哀求道:“长官,不要,不要啊!您饶了我吧,这都是误会,误会。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其它小混混见状,也纷纷磕头认错。

傲世战神-叶归尘, 苏韵锦-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28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