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赘天医-李一鸣, 苏婉儿-都市情感小说

入赘天医-李一鸣, 苏婉儿-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神龙回归,

昆仑,凌烟阁。

被誉为近年来华夏第一神秘禁区,原因是这里出现一位千年罕见的医圣,传闻他上可治天地,下可治鬼神。。

昆仑一万六千步石阶上,每天都挤满了跪求见面的豪门世家,随便一支都是雄霸一方的主。

“医圣大人救救我女儿吧,我叫董百川,是临渊省东海市首富,若能相救,我愿奉上一半家产,五十亿!” 此刻,一个粗犷的中年男人急吼。

“一半家产?才五十亿?就凭这点钱,也想求见医圣,开什么玩笑!”

“没错,我前前后后砸了快五百亿了,连医圣的影子都没见到,你一来就想求见,做什么梦呢?”

“临渊省?华夏最穷的那个省吧,还什么东海市,听都没听过,我们燕京、金陵的百年豪族要见医圣,最快也得等上三个月,你算个什么东西,大呼小叫的,滚!”

两边的豪门立刻不满。

董百川满头大汗,不敢回嘴,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虽是东海市首富,家产百亿,势力不俗,但走出东海,他算个屁啊。

可现在,国外最好的脑科专家已对他女儿董小玉下了最后通牒,活不过这个月。

如果不是这么危急,董百川也不会冒死来昆仑碰最后的运气。

“求医圣大人救救小女吧……”董百川不肯放弃,拼命跪地磕头,脑门瞬间血肉模糊。

“你来自东海市?”突然间一个声音传来,悠然悦耳。

董百川一怔,忙道:“小的董百川来自东海市,求医圣大人救命啊!”

“我可以救人!”

此话一出,全场上百豪门,全部惊愕。

董百川更是不敢相信。

很快一个穿着朴素、步履轻盈的年轻人走了出来,瞬间在场不论老小,齐齐下跪。

有几个更是过于激动,直接晕厥。

年轻人走向董小玉,此刻这小姑娘气若游丝,虚弱到了极点,且身体已然发黑,渐入死状。

不过年轻人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抽出一排毫针,开始扎穴,起先董百川还能看的清,但眨眼间便已经眼花缭乱,只看见银针穿梭间,似有一只仙鹤盘旋在女儿头顶。

很快,董小玉的气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好转,原本脸上痛苦的表情也消失了,虽然仍旧虚弱,但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

“神人,神人!感谢医圣救我小女,我愿拿出全部家产供奉医圣!”董百川欣喜万分,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他哪敢相信这世上会有如此神奇之事。

“我不要你的家产,只想单独问你几个问题!”医圣说完,其他人立刻屏退,只留下他们两人。

“医圣大人,您只管问!”董百川恭敬跪着,不敢乱动。

“你既然从东海市来,那东海那个医道李家现在如何了?”医圣轻声道。

“李家?”董百川一怔,如同天上神仙的医圣居然关心东海市的情况,不过这可是医圣在问他,他哪里敢耽搁,立马道:“李家是东海市的医道世家,原先依靠祖业,算是二流,也不知道为什么五年前他们研制了不少好药,赚了个盆满钵满,现在更垄断了医药行,跻身东海一流家族了!”

“是吗?窃取别人的成果,竟没遭半点报应!”医圣轻轻一哼,董百川压根没听清。

“那李家第三代李一鸣的妻子苏婉儿现在如何了?”

“苏婉儿?”董百川不停的擦汗,脑子飞速运转,值得庆幸的是苏婉儿他还是有点印象,毕竟这个女人长的极美,曾经一度被誉为东海花魁,当年大街小巷不知有多少人谈论她。

“她好像过的不怎么好!”想了半天董百川勉强挤出了一句话。

“不好?她难道没改嫁?以她的姿色再嫁豪门不成问题,难不成她把现任的夫家克的破产了?”医圣随口冷哼道。

“改嫁?没有啊,她那个犟脾气哪里肯改嫁,真要是改嫁早就过上好日子了!”医圣那么一说,董百川好似都想起来了,忙辩解道:“听说她丈夫李一鸣被李家扫地出门、送进监狱后,她一直被按着不准探监,李家和苏家联手逼她离婚改嫁,可她死活不从,还拼命为丈夫打官司,这一打就是好几年,没钱了居然还卖房卖车,这份痴情真是少见,不过正因为她死活不改嫁,没成为苏家的摇钱树,这几年处处被她那几个堂兄妹欺负,腿好像都被打断了,她竟还痴痴等着李一鸣出狱,不过按理说李一鸣那小子早就该出狱了……”

此刻,医圣完全愣住了!

他不是别人,正是李一鸣,昔日李家的养子。

五年前,他刚入医界,就凭借卓越天赋成为医道新贵,那些好药全都是他研制的,当时李家老爷子都已经内定他为下一任家主。

可没料到老爷子突然暴毙,次日李一鸣被李家上下栽赃,吞掉所有股份和钱财,直接送进监狱。

那段时日,李一鸣生不如死。

但两年后,一次偶然机会,他被昆仑医脉看中,步步提携,他也如鱼得水,竟在短时间内,火箭般晋级千年难破的医圣,从此名扬四海。

原本李一鸣想回东海报仇,但李家老爷子毕竟对他有恩,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去面对妻子苏婉儿,苏婉儿是他一生最爱的女人,不过就在他入狱最初那段时间,非但一次都没见着苏婉儿,还听说她转身就改嫁,甚至当年就生了一对双胞胎。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有人故意诬陷。

“婉儿,我对不起你!”李一鸣眼眶打湿,此刻他内心只有一个念头,立马回东海。

……

入夜,东海市一条死胡同内。

“苏婉儿,你看看你自己现在还剩下什么?还不服气?难道还想跟我斗?”一个尖酸刻薄的红衣女子狰狞的看着苏婉儿,她不是别人,正是苏婉儿的堂妹苏媚。

此刻的苏婉儿已经退无可退,她右腿情不自禁的发颤,一股撕裂般的痛让她满头冷汗。

不过她没有吭一声,两只眼睛死死盯着苏媚!

这个昔日的好姐妹,在这五年里,简直往死路上逼她。

自己辛苦为家族打拼出来的拳头产业——龙虎筋骨堂,强行被苏媚霸占。

更可气的是,心狠的苏媚居然设计将苏婉儿的腿夹断,如此一来,她完全没希望再夺回属于自己的产业。

试想一个瘸子开筋骨药堂,又有几个人来买?

“认命吧,就你现在这副瘸样,还以为自己是苏家大小姐,告诉你,你的时代早就过去了,现在是我苏媚的时代!”苏媚狂妄的大叫,她从小就嫉妒苏婉儿,这几年她一直在她身上发泄,今晚终于到了顶峰:“告诉你,你现在除了这张脸还值点钱,其他一文不值,我跟你说最后一遍,你到底今晚到底从不从?

“我说婉儿,你就别死犟了,拿出产业什么的就别想了,你已经没那命了,另外你也别守着那个劳改犯了,他现在连乞丐都不如,咱们都是女人,趁现在还有点姿色,赶紧找个再找个男人,这样不仅能改善生活,还能为苏家做点贡献,你整天白吃苏家的饭,你过意的去吗?”

“没错,秦书豪好歹也是咱们东海排的上号的公子哥,他追了你这么多年,你还犟什么呢,嫁给他,你立马就是秦家少奶奶,吃香的喝辣的!赶紧吧,今晚就从了秦书豪呗,这是宾馆的卡,自己拿着吧!”

旁边,苏媚的两个闺蜜帮腔道。

此刻,她很想跟这帮人拼命,哪怕同归于尽!

这种被欺负的日子,她真的是活够了!

可一想起那个男人,那个让她苦等了五年零三个月的男人!

她又舍不得死了。

当然她早已不再年轻,更不会傻到去重温那可笑的爱情。

她只能问问那个男人,为什么刑满释放这么久就不来看她一眼,难道自己现在就这么令他讨厌吗?

她不甘心,她不想把一肚子的委屈带进阴曹地府。

“来啊!有本事,你们就来打断我另一条腿!”突然,苏婉儿捡起一块碎石,发出疯狂的尖叫,那气势丝毫不减当年。

“好你个苏婉儿,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今晚要么让秦书豪睡你,要么我就让他们轮了你!”苏媚从小就嫉妒苏婉儿,这几年苏婉儿孤苦无依,她自然往死里欺负发泄,苏婉儿的腿便是她打断的,前几天秦书豪塞给她十万块钱,让他能睡苏婉儿一夜,事成后再给十万,这钱她自然要赚。

此刻苏媚话音刚落,三个五大三粗、光着膀子的中年壮汉,淫笑着围了过来……

第2章 绝不再让她受半点伤害

看到这一幕,苏婉儿内心再强大也退缩了!

这个地方是旧房拆迁区,原本就已荒凉,此刻夜色正浓,更是连个鬼影都没有。

完了!

苏婉儿叹出了一口凉气,脑海里突然又想到了他。

看样子终究还是没有缘分再见面了!

突然,原本还眼神迷离的苏婉儿,猛的捏紧碎石,竟硬生生地砸向了自己的脑门。

“砰!”的一声,在冷寂的夜里格外响亮。

“拦住她!”苏媚心头一颤,她万没想到这个女人心那么狠。

几个男人立马拽住了她。

浑然间,鲜血夹杂着滔天恨意的泪水,缓缓淌下。

“没想到我们苏家竟出了一个贞洁烈女,苏婉儿我可真得刮目相看了,你居然死都不肯改嫁!苏媚走近,咬着牙道:“好,很好,你想替那劳改犯守贞操,老娘偏偏就要弄脏你!”

“你们还等什么?还不撕了她衣服……”苏媚原先或许是吓唬,但现在她骨子里残暴都被激发出来了。

顿时,苏婉儿的尖叫响彻小巷。

“你叫吧,叫破喉咙也没人知道,另外你是把我彻底激怒了,现在就算跪下求我也晚了,你们一个个的还等什么……”

“住手!”突然一个声音响起,犹如黑夜里一道惊雷。

苏婉儿一愣,这个声音很耳熟,她有些不敢相信!

“是他?那个劳改犯回来了?这怎么可能?”苏媚一惊,夜色间,他认出了那个带头说话的人,正是苏婉儿的丈夫李一鸣,这个消失了好几年的男人。

“媚姐,赶紧走吧,他好像带来了好多人!”旁边一闺蜜慌张道,虽然看不太清,但感觉巷子里到处都是脚步声。

“难道这劳改犯在监狱里入了帮会了?”苏媚心有不甘,不过眼看着李一鸣的人马越来越近,当下便狠踩了一脚苏婉儿道:“贱人,你等着,既然那个劳改犯来了,下次你俩一起收拾!”苏媚说完斜瞟了那些人马一眼,带着强烈不屑翻墙而去。

“李一鸣,你、你还知道回来……”苏婉儿此刻已经非常虚弱,话还没说完就晕了过去。

“婉儿!”李一鸣没犹豫,立马给苏婉儿止血。

此刻他身后起码有一百多人,好些是直接从昆仑下来的,另外军界、政界、商界的顶级存在也不少,他们有些是常年随侍左右。

而跟在最末端的便是东海市首富董百川,这个在东海如皇帝般的存在此时连屁都不敢放。

这一幕,如果让东海市其他豪门看见,恐怕当场都得吓死几个。

“你们先撤,我想单独陪她一会儿!”抱着苏婉儿,李一鸣冷冷道。

此时谁敢多问一句,医圣的话那便是圣旨,仅仅几秒钟,乌压压的一堆人便走的一个不剩。

最后离开的便是董百川,他大概明白了医圣的真实身份,震惊之余的他不敢胡言,此刻的他只知道要做一件事,医圣既然来了东海,那就必须在暗中确保万无一失,否则他的家族顷刻间便将灰飞烟灭。

要知道这一路从昆仑而来,几百架战机护驾、好几个国际机场直接清场、上千豪门欢喜雀跃、俯首叩拜,这一切都只因为医圣终于出山。

董百川算是见过点世面,但当他重新回到东海市,他觉悟了!

自己跟医圣比,就好比尘埃与太阳!

此刻如果能让他选,东海市首富或医圣身边的一条狗!

他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

“婉儿,你吃苦了!”看着心爱的女人,李一鸣揪心无比,特别是看到她那条瘸腿,此刻真恨不得扇自己几个耳光。

不过对于医圣而言,治疗这点小伤也就是一挥而就的事。

“我现在就给你治,治好了,咱们把所有欺负过你的人,杀个精光,然后统统剁成肉酱喂狗!”李一鸣咬着牙,对于现在的他而言,将整个东海市全毁了,也不过在弹指之间。

然后就在他刚准备治时,苏婉儿轻轻一声咳嗽,睁开了眼。

“婉儿,你醒啦?”李一鸣怜惜的看着苏婉儿,她还是那么的美,哪怕现在脸上全是污秽。

“啪!”一记耳光果断的劈在了李一鸣脸上。

“你还回来干嘛?可怜我吗?滚!”苏婉儿厉声高喝,声音刚烈无比。

“婉儿,对不起,是我不知道你现在的处境,是我来晚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李一鸣没有生气,更加愧疚道:“放心,现在我们什么都不用怕,那些欺负过你的人,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千万倍代价,不管是苏媚还说秦书豪,我一定会让他们死……”

“够了!”苏婉儿厉声打断,指着李一鸣道:“你以为你加入了那些肮脏的帮派很了不起是不是?我都替你脸红,你也不想想虽然李家把你赶出家门,但你从小也是受过高等教育,曾经也是有地位,有身份的,现在做了几年牢,居然混成了这个,我呸,我苏婉儿最恨的就是这种人!”

“加入帮派?”李一鸣一愣,忙解释道:“我、我没加入帮派啊,我怎么可能,我现在可是……”

李一鸣叫苦连天,可苏婉儿现在哪里听得进他的解释。

“你别说了,我不想听你解释,更不用你可怜,你走吧!”苏婉儿说完,抽了一下鼻子,转过了脸决绝道。

“你让我走?不走,我绝对不走,我爱你,我一定要补偿你!”李一鸣说着,想去抱抱苏婉儿。

“放开你那肮脏的手,你爱我?你如果真的爱我,就不会现在才来,你出狱多久了?我受尽羞辱白眼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被苏媚打断腿的时候,你又在哪里?亏我日日夜夜盼着你、时时刻刻为你担心,你倒好,完全把我当空气,现在居然来谈补偿?”苏婉儿说着,猛的看向李一鸣,口中嘶声力竭道:“告诉你李一鸣,现在有多远给我滚多远,滚!!!”

瞬间,李一鸣沉默了,他确实无力反驳。

旁边发泄完的苏婉儿,嚎啕大哭!

良久。

苏婉儿自嘲道:“呵呵,我这是干什么,五年多了,我一滴眼泪都没哭过,今天真是没用,唉!”

“一凡!”苏婉儿突然看向李一鸣。

李一鸣也看向她。

“说实话,你能回来再看我一眼,我谢谢你,不过我有自知之明,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苏婉儿,我瘸了,人也丑了,再也配不上你了,咱们还是正式分开吧,以后就谁也不欠着谁了!”

第3章 被骂下流

“分开?我绝不分开,婉儿你在我眼里,一点都不丑,而且你的腿,我可以治!”李一鸣连忙摇头,现在他已经把自己当成一块狗皮膏药了,不管用什么办法也要粘在苏婉儿身上。

“你治不了,省里最有名的骨科医生说了,我的腿完了,再也好不了了!”苏婉儿轻叹一声,看的出来,她已经冷静了不少。

“省里的什么专家算个屁,我来给你治,半个小时立马让你恢复,来!”李一鸣没有犹豫,立马伸手,以他现在的能力,哪怕是最严重的粉碎性骨折,只要半天功夫就能行动自如了。

哪知苏婉儿听到这样的话,原本平静的她再度生气道:“你胡说八道些什么?不吹牛你能死啊!”

“我没吹牛的,我真可以……”李一鸣冤的要死。

“行了,别跟我扯淡了,你赶紧走!”苏婉儿停顿了一下,紧跟着又道:“苏媚可不是好惹的,别以为你今天这出就能把她唬住,她认识好几个混混头子,等她回过头来找你,你就麻烦了。”

“我会怕她?”李一鸣不服气道。

“你走吧,我求你了,我不想明天看到你横死街头!”苏婉儿说着,都去推李一鸣了。

李一鸣忙摆手道:“行,我听你的,等会儿就走,不过我毕竟当过医生,而且也有骨科方面的研究,或许我就歪打正着有办法呢?让我试试,好吗?”

“好吧!”苏婉儿终于点头。

李一鸣没再耽搁,让苏婉儿靠墙坐下,然后仔细看她的小腿。

苏婉儿的腿伤确实严重,苏媚下手挺狠,而且打在了节骨眼上,骨头、筋腱都断了,这个部位神经较多,的确很难下手医治。

“怎么样?看够了吗?不行吧?”苏婉儿轻轻一哼,欲要收腿。

“等下,谁说我不行,我只是再想一个万全之策,相信我,顶多再多加半个小时,我一定能让你正常走路!”李一鸣说完,立马抽出一排毫针,每根针晶莹剔透,让人一看都觉得定非凡品。

苏婉儿没想到李一鸣身上居然还带毫针,关键看他动作挺煞有介事的就没阻止。

“婉儿,等会儿或许会有点痛,我这套针法力道很大,但效果极佳,能够在瞬间疏通腿部经络,且能触发气机,打通气脉,哪怕是断肢也能极快恢复,忍住!看针!”李一鸣交代清楚,立马将手伸向了苏婉儿大腿内侧敏感部位。

可他刚要扎针,就看苏婉儿啪的一声,一巴掌直接劈了过来。

“婉儿,你干什么呀?”堂堂昆仑神医,竟在短时间内挨了两记巴掌,这场景要是让其他人知道,整个华夏都得天塌地陷。

“你流氓,你无耻,你卑鄙,你、你混蛋!”苏婉儿收回右腿,接着大骂道:“你们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脑子里就那点事,都到这份上了居然还想着,你比秦书豪还禽兽……”

“我、我……”李一鸣真是冤枉死了,他压根就没那种想法,心里就想着给苏婉儿医治,而且还直接用了最厉害的天级针法,这套针法他都没有给人用过,因为一旦用上,天象都得大变。

“行了,别废话了,李一鸣,这次我算是彻底看透你了,真是恶心!”苏婉儿说完,立马就要走,可长时间走路,腿伤明显加重了,人刚站起来,就觉得疼痛难忍。

这时,丈母娘陈丽华来电话了。

“婉儿,你在哪里呢,你爷爷的病又复发了,这次很重要,让我们所有人去老宅呢,你赶紧去吧,免得挨骂!”

“知道了!”苏婉儿知道这是大事,不敢懈怠,她现在在苏家的地位已经弱到了极点,要是在这种事上出点纰漏,那离被赶出家门恐怕不远了。

可是她的腿此刻钻心的痛!

“婉儿,时间紧迫,我送你过去吧!”李一鸣赶紧道。

苏婉儿此时也没办法,只能答应。

很快,李一鸣叫了辆出租车,让司机以最快速度赶赴苏家老宅。

而等他们一走,不远处草丛内两个一直蹲着的人悄然站起了身,因为过于紧张,两人后背全部湿透。

这两人不是旁人,一个正是董百川,另一个则是董百川的贴身随从丧彪,这丧彪在东海道上绝对是响当当的一哥,一呼百应,谁敢不给面子。

“这位真是华夏大名鼎鼎的医圣?咋混的那么惨?”丧彪摸着光头,满是疑问。

“你他妈的敢说医圣大人混的惨,你不想活啦,信不信我现在就砍死你!”董百川早就把自己想象成了医圣身边最忠诚的仆人,听到丧彪这么说,直接大耳刮子狂扇。

一连十七、八个大耳光,扇的丧彪满嘴喷血才罢手。

“记住,医圣大人是我的主人,也是你的主人,他做什么事不是你该问的,你只要安心做狗就行,明白吗?”董百川极度严肃道。

“明白,明白!”丧彪连连点头。

“跟上,随时保护医圣大人的安全,医圣大人要是掉一根头发,我就扒你的皮!”董百川恶狠狠道。

“可要是那苏婉儿再打他呢?”丧彪委屈道。

“她打医圣大人一下,我回头就打你一千下,滚!”董百川说完,丧彪简直要哭了。

……

苏家大宅,李一鸣的突然出现,倒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当然几个堂兄妹投来的全都是冷嘲的目光,闲言碎语更是说了一堆。

苏媚姗姗来迟,但看到李一鸣和苏婉儿时,先是一愣,随后便是咬牙切齿的表情,同时她开始打电话,明显要给李一鸣一点颜色看看。

不过老爷子现在病危,苏媚也不敢做的太明目张胆。

“老爷子现在情况很不好,所有药物不过是在吊命,现在唯一能救老爷子的,只有一人。”众人议论纷纷时,里屋走出来一人,正是苏婉儿的大伯苏正义。

“谁?”有人连忙问道。

“医圣大人,听说他被董家请到了东海市,而且还治好了董家千金,谁要是能把他老人家请来,他要什么家族就给什么!”

第4章 我就是医圣

“医圣?医圣是谁?好像没听说过啊!”家族内一晚辈好奇道。

“你居然连医圣大人都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可是名动京华的第一号人物,北至燕京,南到金陵,多少豪门世家倾家荡产都想见一面的存在!只要他一跺脚,别说我们小小东海,哪怕是临渊省督抚都得吓得跪地磕头!”苏家长孙苏承俊立刻激动道。

“这么厉害?”旁边好几个苏家子弟本能的惊叹,甚至连苏婉儿都有些瞠目结舌。

“你们这些井底之蛙,那董家千金董小玉总知道吗?她不是有个外号叫‘半死人’,董百川请了多少名医,愣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可你们猜怎么着,医圣大人就用了几分钟,董小玉立马痊愈,现在活蹦乱跳的都开始练拳习武了!”苏承俊觉得不过瘾又继续嚷嚷,似乎这些事迹能从自己嘴里说出,那是倍有面子。

“这也太神了吧?真的假的?”那晚辈不敢相信道。

“这算什么神的,更神的在后面呢,据说那医圣大人今年才二十八岁,这么年轻就能在医道上称圣,那不是神仙下凡是什么?”苏承俊连连赞叹,唾沫星子乱飞。

一旁的苏家子弟个个震惊,特别是那些待嫁闺中的女子,听到医圣这么年轻,那是满脸的春光,心里巴不得医圣能够看上她。

不过这些人唯有一人神色始终未变,那便是李一鸣。

自成名以来,这些吹捧他见的太多了。

“你装什么淡定,人家二十八岁,你也二十八岁,看看你现在混成什么样了?”旁边苏婉儿不爽的看向李一鸣,显然也记起了他的年龄。

“我哪里差了?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就是医圣,你就是医圣老婆,怎么样?高兴不?”李一鸣立马笑嘻嘻道。

“我高兴个屁,你再胡说八道,我打死你信不信,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苏婉儿急了,直接粉拳暴击。

“行了,都瞎嚷嚷了,有办法就说,没办法就给我闭上嘴!”突然,苏正义高喝,显然他根本没心思听这些吹捧,老爷子病情危重,现在要是过世对苏家影响太大了。

“我有办法!”旁边苏媚上前道。

“媚儿,你有什么办法,快说!”苏正义一怔,连忙问道。

“既然医圣大人被董家请到东海,那势必被董家供奉着,只要能跟董家搭上关系,请医圣出诊也不是不可能!”苏媚紧跟着道。

“董家,那可是东海第一豪门旺族,就凭我们苏家的面子,连门都不让进!”苏正义是个急性子,立马摇头。

“大伯,你别急啊,重点我还没说呢!”苏媚说着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苏婉儿道:“我认识一个好朋友,他是秦家少爷秦书豪,他管董百川叫姨夫,从小董百川非常疼他,他要是能替我们出面,董百川自然会答应,这样医圣大人不就来了!”

“好,那赶紧联系秦少,请他帮忙。”苏正义急道。

“没问题,我刚还在跟他聊天,他就在附近,我一个电话他立马就到,不过嘛,他有个条件……”

此刻苏媚话还没说完,苏正义直接打断:“媚儿你赶紧打吧,我刚不是说了吗,谁能救老爷子,他要什么,我就给什么,快打!”

“好!”苏媚说完又贼兮兮的看了看苏婉儿。

苏婉儿微微一震,浑身不安。

五分钟后,秦书豪驾临苏家。

“秦少,感谢你能在危难时刻来救苏家,谢谢,谢谢!”苏正义立马上前握住秦书豪的手。

“我可以去求我姨夫,而且我姨夫八成会帮我,不过我说过我有个条件,只要你们答应我,保准救活苏老爷子!”秦书豪说着,猛的指向苏婉儿道:“我要她,我要她做我的女人!”

在场的人一愣,显然没料到秦书豪说话竟这么直接,而且还当着李一鸣的面。

“呵呵!”苏媚扑哧一笑,静等着看好戏。

苏正义略显尴尬的看向苏婉儿。

苏婉儿急了,立马道:“这不可能,秦书豪分明是在欺负人,大伯,我男人已经回来了,我怎么可能再跟他……”

“怎么不可能?难道你想爷爷死吗?”苏媚立刻狠叫道。

“没错,婉儿,你要还是苏家人,就该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况且你男人算个屁啊,能跟秦少比吗?他还能看上你这个瘸子,你该高兴才对啊,赶紧答应吧,还装什么清纯少女?”

“说的对,自从你被李家赶出家门,都是苏家在养你,你瞅瞅你为苏家做过什么,你为爷爷做过什么,现在正是你报恩的时候!”

旁边两个堂妹立马随声附和。

“大伯!”苏婉儿急了,忙看向一向主持公道的大伯。

“婉儿,你爷爷的命重要,况且李一鸣算什么,他真没法跟秦少比,而且今天就算秦少不说,家族也已经决定了,你跟这个李一鸣必须离,你就不要犟了!”苏正义直截了当道。

“婉儿听话,跟李一鸣离,今天就离,马上离,然后立刻跟秦少结婚,这是我跟爸的决定,你要还是我们的女儿,就立刻照办!”旁边一直没说话的陈丽华毫不客气道,显然她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

“妈,连你也逼我?”苏婉儿咬着牙,她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女人,但就怕自己最亲的人这么逼迫她。

“逼你?妈这是为你好,赶紧离开李一鸣,去秦少身边,听话,快!”陈丽华笑着看向秦书豪,她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把女儿推过去了。

秦书豪则开始毫无顾忌的淫笑,你样子要有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装纯的婊子,我看你这回低不低头!”苏媚得意的笑着,脑海里都开始想象苏婉儿被秦书豪施暴的场面了。

“秦书豪这种败类是请不动医圣的!”一直沉默的李一鸣终于开口了:“董百川同样请不动,只有我可以!”

“你算老几?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说‘医圣’二字?”苏媚立马跳了出来。

“废物,这里有你说话的份?秦少息怒,这家伙肯定坐牢坐傻了!”陈丽华此刻恨不得大耳刮子劈死他。

其他人更是向他投来杀人的目光。

“我算什么?都给我听清楚了,我就是医圣!”

入赘天医-李一鸣, 苏婉儿-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9613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