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妻狂卫-叶锋, 沈芊雪-都市情感小说

护妻狂卫-叶锋, 沈芊雪-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霸道绝伦

江海市。

秋风萧瑟,细雨绵绵。

一辆加长版红旗,碾压过街道。

车窗降落。

露出叶锋刀削般的面容,他观望着雨色,神色淡漠,“查出沈芊雪的下落了吗?”

司机扎着双马尾,身材娇小,名叫李娇娇,是叶锋的副手。

她从小在大山中生活,经常与野兽厮混,所以自幼骨子里有股野性。

“已调查清楚,沈芊雪被江海王家抓走,其目的,就是为了将她活埋,给王家大儿子结冥婚。”

“这是详细资料,请先生过目。”

李娇娇眼神中闪过一抹敬畏,递资料的手,在轻轻颤抖。

她很害怕叶锋生气。

叶锋接过资料,低头审阅。

王家家主王海拓,旗下拥有数亿资产,名副其实的江海首富。

江海市大大小小,上百号家族,都和王海拓关系莫逆。

可以说王海拓跺一跺脚,整个江海都得颤三颤。

“动我的女人。”

“胆子很大。”

“也,很会找死!”

叶锋微眯的眼睛猛然睁开,空气中的温度,陡然将至冰点。

李娇娇手掌中分泌出粘稠的汗液,艰难的吞咽口水,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上。

自家先生,五年戎马,被誉为铁血战神。

是当今世上,第一位无双名将,手握兵马大权!

只需振臂一呼,便是百万雄兵压境。

说是活着的传奇,人间的神话,也丝毫不为过。

王海拓竟敢动他的女人。

当真是土皇帝坐久了,不知道谁才是执掌杀生大权的王!

“随我,拜会拜会王家主。”叶锋坐在后座,面色冷淡。

沈芊雪是他的机要秘书,平时负责他的生活起居,处理相关文件。

可,三个月前的一战,一颗子弹令沈芊雪头部受到重创,虽然子弹取出来,性命无忧。

但,导致她失去了参军的记忆,不记得叶锋,更不记得一切,无奈之下,只能送回家乡。

叶锋早就将其视为妻子,此次回来,其目的,是为了帮她找回记忆,呵护她一生一世。

……

……

王家。

身为江海首富,王家的这场葬礼,自然是万众瞩目。

无数身份显赫的大人物,前来吊唁。

现场人影绰绰,黑压压的一片,难以统计人数。

悲悯的音乐在空中响起。

王海拓站在灵堂前,杵着拐杖,声音冷清道:“切记,事情办稳妥,别让沈芊雪跑了。”

“您放心,老奴已经把沈家那个女娃,关在在棺材里了。”

“只要时辰一到,就能随咱家大少爷,一起去阴曹地府,共享天伦之乐。”

王管家低着头禀报,毫无情绪波动。

似乎,他并不知道,自己做的事,丧尽天良。

“可怜我儿,尚未娶妻,就已撒手人寰。”

王海拓叹息着,一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岁,握着拐杖的手在抖颤。

就在此时。

叶锋一脚踏入王家大院,双手负于背后,神色冷漠。

任由秋风掀起他的刘海。

冷厉的双眸,横扫八方。

他虽一人,却如同万军压境!

“好强的气场,为何从未江海见过这位?”

“这份姿态,生平仅见啊!”

在场众人,纷纷交头接耳,眸中满是惊艳。

李娇娇错后叶锋半步,撑着一把黑色雨伞。

她微微昂首,冷声道:“我家先生来的匆忙,未曾备礼,只带来一句话。”

“要么你放人,要么我杀人!”

轰!

最后一句话,掀起轩然大波,诸位宾客都瞪大了眼睛,满目匪夷所思的凝视着叶锋。

“敢跟王家这么说话,此人怕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

“这番胆魄堪称江海独一份啊!”

王家在江海,乃是名副其实的首富,权柄无双。

这毛头小子,竟敢如此猖狂。

当真是活腻歪了!

众人嘴角噙着冷笑,兴致勃勃的打量着这一幕,他们想看,叶锋怎么被王家活脱脱玩死!

王家二少爷王子成,脸色阴冷无比的从人群中走出。

他隔空指着叶锋的鼻子,轻蔑道,“哪他么来的臭虫,敢在我王家闹事,你他么是活腻歪了?”

在江海这一亩三分地,他还没见过如此狂妄的人。

平时哪个集团的老总,见到他不是毕恭毕敬,鞠躬献媚的?

对方嚣张猖狂的态度,已令王子成勃然大怒!

叶锋抖了抖手腕,神色冷漠的望着他,道,

“我来寻沈芊雪,尽快将她放了,我的耐心不多。”

这话一出。

周围的人,全都捂着肚子大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实在是太好笑了,他以为他是谁?

王子成笑得浑身乱颤,嘴角戏虐道:“你说沈芊雪啊?你没来之前,我把她一脚踹在地上。”

“让她学狗叫,还让她给我舔鞋,但是我依然不满意,一巴掌一巴掌的抽到她脸上。”

叶锋眉头微皱,眼神极其冷漠。

注意到这一幕的李娇娇,骤然精神紧绷。

“怎么着啊?你敢动我一根毫毛吗?”

“哈哈哈,你这个废物,学英雄救美学到我王家头上,真是笑……”

王子成依旧耀武扬威,猖狂放肆。

可……

就在下一秒,王子成瞳孔猛然一缩。

李娇娇突然跨前一步,如闪电一般伸出手,抓住王子成的头发。

同时屈腿成膝,巨力撞击他的额头。

砰砰砰——

整个过程,行云流水,凌厉狠辣!

“轰!”

最后,李娇娇一脚踹在王子成的胸膛上。

咔擦咔擦——

肋骨寸寸断裂。

王子成疼的不断惨叫,五官几乎扭曲,疯狂的喘息。

“嘶嘶嘶!”

各位宾客,瞪大眼睛,面色惊恐的望着这一幕!

实在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敢动手!

这、这……

叶锋居高临下的俯瞰着王子成,“你最好祈祷,她安然无恙。”

“她若有半分闪失。”

“我杀你全家!”

刹那间,现场被死寂所吞没,一丝声音都没有。

因为叶锋的原因,所有人都变得小心翼翼,哪怕是呼吸都有意的控制。

唰唰唰——

现场上万道目光,悉数落在叶锋身上。

此刻的他,万众瞩目!

阴绵不绝的秋雨,愈发狂躁,疯狂的拍打地面。

叶锋抽出一条手帕,擦拭着打在脸上的雨液,神色不悦。

李娇娇盯着王海拓,厉声呵斥道:“我家先生现在很生气,你最好快点放人,否则,我杀了你儿子!”

第2章 铁血手段

在场众人,听到这话,均是大吃一惊。

王海拓面色阴沉,额头青筋猛然绷起,他愤怒到了极点!

这他么叫什么话,你们冲进来,直接将我儿子打的半死不活。

到最后,你告诉我,这个黄毛小子很生气?

“我告诉你,沈芊雪嫁给我儿子,哪怕是死,也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分,祖坟冒青烟了!”

“你打伤我儿子,现在自废一条腿,我可以饶你一条狗命!”

王海拓持着拐杖,快速往前踏步,以一种高高在上的姿态,呵斥叶锋。

叶锋单手插兜,冷声道,“我的耐心不多,只给你十秒的考虑时间。”

嗡——

李娇娇抽出一把尼泊尔军刀,瞬间架在了王子成的脖子上。

“你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现在,你自废一条腿,磕头致歉!”

王海拓手掌磨砂着拐杖,眼神死死盯着叶锋的每个动作。

他是一代枭雄,更是这座城市的财富之王。

给一个黄毛小子服软?

那是痴人说梦!

“爹,这小子绝对是在唬你,千万别向他妥协。”

“我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杀我,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盘!”

王子成咧嘴大笑,自信异常。

他说的对,江海市的确没人敢动他,哪怕是一丝一毫。

可,叶锋却不在他的预算之内!

“十。”

“五。”

叶锋懒得和对方废话,直接开始倒计时。

他语气绵绵,显得有些漫不经心。

所以人都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一幕,这小子胆子是真的大啊。

可他们不相信,叶锋会自寻死路,真的对王子成动手。

毕竟脑子正常的人,都不会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彻底激怒王家。

“你小子废话什么呢?赶紧动手啊,你要是敢杀我,我给你跪下来,叫你三声爷爷。”

王子成大笑着,眼神极其不屑,充满了轻蔑。

王海拓依然是自信无比。

叶锋插在兜里的手一扬,“送他上路。”

“噗嗤!”

李娇娇没有任何犹豫,锋利的刀锋瞬间划过王子成的脖子,一道血箭,彪射虚空。

“砰!”

王子成满眼的惊骇和不可思议,他的身躯抽搐两下,轰然之间,倒在了地上。

自信满满的王海拓,看到这一幕,如遭雷击,如雕塑一般愣在了原地。

他看着倒在地上,死不瞑目,脖子正在往外冒血的小儿子,瞳孔剧烈收缩。

血腥味布满空气。

每个人都感觉头皮发麻,手脚冰凉,那血腥味,刺激着每个人的神经!

这群权贵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可敢和江海霸主王家人叫板,甚至当场杀了对方的儿子,生平仅见!

堪称,江海第一狂徒!

“来人,给我杀了他!”

王海拓怒气滔天,目呲欲裂,杨起大手,发号施令道。

刹那之间。

从王家四面八方,涌出身材魁梧,手持警棍,各种冷武器的男子。

他们如同洪水暴发一般,朝着这边疯狂涌来。

一时之间,气氛紧张到了极点,在场的权贵,纷纷躲避开,不敢靠近半分。

此时到处都被人堵住,叶锋两人被团团包围。

宛如瓮中捉鳖!

“像你这种窝囊废,敢杀我儿子,今日我必要将你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接下来,我会用各种手段,亲自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

王海拓扬天长笑,笑得浑身都在颤抖,他看向叶锋的目光,就如同看一只蝼蚁一样。

叶锋微微一笑,“容你王家害死沈芊雪,不容我杀你儿子?”

面对这种危险处境,他依旧风轻云淡,没有丝毫紧张。

这些年他打过无数场胜仗,参与过无数战争,面前这种情况,不过小孩子打架。

“我王家在江海市一手遮天,你算个什么东西,也能与王家相提并论?”

王海拓嗤笑一声,眼神残忍到了极点,“今天就算是你长了翅膀,也别想逃出去!”

叶锋抖了抖手腕,眉宇间闪过一抹杀意,“杀!”

他振臂一呼。

踏踏踏——

一阵阵齐刷刷的脚步响起,这脚步不掺杂任何杂音,整齐划一,充满一致性。

顷刻间。

难以统计的队伍,从远处赶来,他们全副武装,浑身弥漫着硝烟气息。

眉宇间充满了坚韧。

王海拓看到这一幕,猛然一怔,无声无息间,冷汗如雨洒落。

这队伍那股气息,令他心惊肉跳,揣揣不安!

“这……”

“这……”

围观者们纷纷瞪大了眼珠子,差点吓破了胆。

“咔擦咔擦!”

队伍的所有人手持黑色铁器,瞬间装枪上膛。

对准包围叶锋的男子,直接开火!

砰砰砰……

一个又一个身体倒在脚下,鲜血顺着积水,汇集在一起。

此时的王家大院,鲜血满院。

这,令人毛骨悚然!

“你、你究竟是谁?!”

王海拓登时爆退三步,一双眼睛,惊恐至极的看着叶锋。

他没想到对方竟敢这般肆无忌惮的出手。

现在他的人手严重不足,再去调集,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

“我对你王家有多大的权势,多大的力量没有丝毫兴趣。”

“我想灭你王家,易如反掌。”

叶锋神色淡漠,扬手一巴掌,抽到了王海拓脸上。

王海拓心神一震,心中憋屈到了极点,怒吼道:“你这点实力,就这般狂妄?你当真以为,我王家斗不过你?”

他的肺都快气炸了,对方闯入葬礼,杀了他的儿子,甚至出言羞辱他。

可偏偏,他却无力反抗,只能承受对方的屈辱。

这已让他颜面尽失!

叶锋冷冷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默不作声的朝着灵堂走去。

他每走过一步,周围的人都低下头,不敢看他。

此人霸道到了极点!

王海拓咬着牙,拿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他知道自己必须拖延时间。

而且不能在激怒叶锋,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叶锋缓缓走入灵堂之中,一双眼眸,放在两个棺材上。

李娇娇急忙将其中一个较小的棺材撬开,沈芊雪就安静的躺在里面。

她急忙汇报,“先生,只是暂时性的昏迷,并无大碍。”

第3章 送她归家

叶锋缓缓走入灵堂之中,一双眼眸,放在两个棺材上。

李娇娇急忙将其中一个较小的棺材撬开,沈芊雪就安静的躺在里面。

“先生,只是暂时性的昏迷,并无大碍。”

她急忙汇报道。

灵堂内站满了王家亲属,他们用虎视眈眈的盯着叶锋,没有丝毫的畏惧,反而是愤怒。

“你竟然杀了我哥,今天你不仅带不走沈芊雪,连你也要死在这里。”

王海拓的女儿王倩倩,咬牙切齿,拳头紧握,冲着叶锋怒吼,

“你知不知道,像沈芊雪这种社会最底层的女人,嫁给我哥,是她天大的荣耀!”

“她全家都应该跪下来,向我王家道谢,若不是她还有点姿色,连给我哥做阴妻的资格都没有!”

叶锋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沈芊雪,心中充满了炽热。

脑海中关于曾经的回忆,如同山呼海啸一样,在他脑中翻滚。

他深吸口气,手掌搭在,棺材上,喃喃道:“沈芊雪是我的机要秘书,她陪我参与过无数次战争,照顾我的生活起居……”

王倩倩冷声道:“就凭我王家的身份,要你的女人陪葬,你不该说半个不字!”

她高高在上,眼神中满是轻蔑和张狂。

叶锋眼神骤然一沉,面色冰冷到了极点。

沈芊雪抛头颅洒热血,不顾生命,上阵杀敌,保护他们的安全。

可,这群人……

却把这一切当成理所当然,还踩踏她的尊严,要她付出生命!

当真是,罪该万死!

“取我,龙刀,蟒袍。”

叶锋眉宇间扩散出一股英杀之气,将天空都映成猩红之色!

在场所有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是什么鬼东西,以为叶锋发疯了。

而王倩倩冷哼一声,眸中杀气依旧。

“境王。”李娇娇迅速将龙刀蟒袍,双手奉上。

叶锋慢条斯理的将蟒袍穿在身上,他往前横跨一步,喝道:“本王,西部战神!”

在这一刻,他胸前似乎有金龙盘旋,发出一声龙啸之音。

轰轰轰!

这一幕,似乎是万钧雷霆,轰击每个人的脑海。

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被人们奉为人间神话的西部战神!

他的名声,早就传遍大江南北,是国界唯一一位,立于国门前的无双名将!

他这双手,扭下过敌人好大的头颅。

他这双脚,踩踏过无数横尸遍地的战场!

如此传奇人物,今日竟然横刀于此?!

嘶嘶嘶。

无数人头皮发麻,心神震颤。

权柄滔天,可直面当今圣上的西部战神,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原本信心满满的王海拓,此时吓得双腿发软,差点栽倒在地上。

刚刚狂妄无比,目中无人的王倩倩,只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天灵盖。

以至于四肢发凉,汗毛炸立。

“畜生,终究是畜生!”

叶锋抚摸着棺材的手,猛然用力。

轰!

顿时,棺材凌空飞起,直接将灵堂破出个大洞。

王家大少爷,尸体滚落在泥泞的地面上,被暴雨所吞没。

如果放在往常,叶锋此举绝对是大逆不道,罪该万死。

可此时,哪个不开眼的狗东西,敢废话半句?

“不如,你继续讲讲你的高见?”叶锋眸中杀意纵横,往前踏出一步,逼视着王倩倩。

王倩倩额头已经布满细小的汗珠,声音都在轻微颤抖:“您来王家,是王家诺大的荣幸,无论您做什么。”

叶锋目光微移。

王海拓浑身打了个哆嗦,轰然跪在地上:“王家家主王海拓,见过当今战神!”

轰轰轰!

现场数数万人,全部跪在地上,也不顾地面肮脏,大声喝道:“参见当今战神!”

“参见当今战神!”

“参见当今战神!”

这群权贵,平时高高在上,无比尊贵。

而今在叶锋面前,只能屈膝相见。

他目光所及之处,没有一个人敢站着!

这一幕,令人匪夷所思,难以置信。

实在是太过夸张,太过恐怖!

“今日下午,王家所有人,前去沈家磕头致歉。”

叶锋双手负于背后,冷冷瞥了王海拓一眼。

王家人顿感憋屈,他们可是江海首富,给沈家磕头道歉?

心中升起一团怒火,认为叶锋欺人太甚。

可是却不敢反驳,只能点头答应。

“沈家若是不原谅,王家也没存在的必要了。”

这番话让王家人心中一紧,纷纷对视,均是看出对方眼中的惊恐之色。

他们知道,叶锋这番话,绝对不是在开玩笑,而是认真地。

叶锋走到棺材旁边,将沈芊雪抱起来,转身走入车内。

李娇娇发动火,驾驶着车子,绝尘而去。

王海拓望着叶锋离去的背影,缓缓回过神,这才发现自己的衣衫已被冷汗打湿。

他看了一眼王管家,低声道,“通知下去,让他们准备准备,去沈家道歉吧。”

众人唏嘘不已。

那人可是把你仅剩的一个儿子给杀了,你不仅仅不报仇,还要给他道歉?

若是放在以往,他们必然认为这是天方夜谭。

可,叶锋是什么人?

莫说杀他一个儿子,就是杀了他全家,又能如何?

“老爷,要不要准备一份厚礼?”王管家深吸口气,小心翼翼的试探。

王海拓皱眉沉思,摆了摆手,“那就准备一份厚礼,赠送给沈小姐,无论如何,必须得到她的原谅。”

“我这就去安排。”王管家得到命令,急匆匆的走了。

王海拓冷冷扫视在场的所有权贵,命令道,“关于叶先生的身份,所有人都不可透露出去,否则别怪我王家不客气,连生意伙伴都砍!”

权贵们纷纷点头,他们明白,这种人物的身份,都是特级机密。

若是泄露出去,就相当于泄露机密。

那可是要杀头的!

……

……

沈家。

一对夫妇坐在椅子上,眉宇间满是忧愁,眼中似乎有泪水流落。

这二人不是旁人,正是沈芊雪的生父生母。

“老太爷让我通知你们,前去参加沈梦琪小姐的订婚宴,你们两个就别磨蹭了。”

本名沈海洋男子,站在两人面前催促。

女儿被王家人抓去,生死不知,他们悲痛欲绝。

哪有什么心情,去参加别人的订婚宴?

忽地。

一辆车停在了门前。

李娇娇紧忙打开后车门。

叶锋怀抱着沈芊雪,大步横跨,来到沈氏夫妇面前。

两人不知为何,面对叶锋,总感觉此人不一般。

这股姿态,太过强悍。

“老头子,这、这是咱闺女!”母亲韩秀花看到沈芊雪,激动的站了起来。

第4章 我欠她的

父亲沈长青紧忙将沈芊雪抱住,放在了房间里。

沈海洋惊愕异常,沈芊雪竟然能从王家人手里逃脱?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面色很难看,“你们两个为了女儿,竟敢派人把沈芊雪偷出来。”

“这是要给我们沈家带来灭顶之灾,我马上告诉沈老太爷,你们等着瞧!”

沈长青和韩秀花心脏巨颤,张口想要说什么。

沈海洋却已摔门而去。

“小伙子,谢谢你把我女儿救出来。”沈长青忧心忡忡,叹气道,

“我理应请你吃饭,但现在大祸临头,所以,你还是赶紧走吧。”

叶锋眼皮低垂,漫不经心道,“事情已解决,伯父伯母无需紧张。”

他语气淡淡,仿佛真的没放在心上。

韩秀花嘴角满是讽刺,眼神轻蔑道,“年纪不大,口气不小,你知道王家是什么人吗?”

“凭你,能把王家解决?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究竟几斤几两!”

“现在,你马上滚出我家,一秒都不能多待,滚!”

沉默的李娇娇,撇了撇嘴,正欲迈步,打算教训对方。

叶锋冷撇她一眼。

李娇娇打了个冷颤,猛然止住脚步。

“怎么着,你们还想动手?”韩秀花双手掐腰,眼睛瞪得像铜铃,骂骂咧咧道,“你敢动我一个试试,我保管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妈,你干嘛呢?”沈芊雪悠悠转醒,揉了揉朦胧睡眼。

她看到叶锋的瞬间,一股亲切感,瞬间充填满心间和大脑。

似乎,他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

但她搜寻脑海里的记忆,却根本没有这个人的存在。

韩秀花急忙来到了沈芊雪身边,嘘寒问暖。

“救你们女儿,有一个条件,她必须嫁给我家先生。”李娇娇突然开口。

沈长青微微笑着询问,“他能保护好我女儿吗?若是可以的话,我同意这个条件。”

李娇娇不可置否的点头,道,“我家先生是西部战神,当然能保护她的安全。”

沈长青和韩秀花都愣住了。

两人四目相对之后,都无比恼怒。

“哪来的骗子,闲的没事,在这里耍我们玩?西部战神?你怎么不说自己的是天王老子呢!”

“如果你们真的是西部的人,那就更不要靠近我闺女,全都给我死出去!”

韩秀花这次真的生气了,抓起桌子上的东西,就对叶锋两人猛砸。

“这,这不太好吧。”沈长青摁住韩秀花的手臂劝阻,毕竟对方救了他女儿。

这样赶人,不是白眼狼吗?

韩秀花恶狠狠的盯着沈长青,破骂道,“老废物,你再废话一句试试?”

沈长青顿时支支吾吾,憋得脸色通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是个典型的妻管严,没什么出息,因为韩秀花的强势,他更没出息了。

叶锋瞥了两人一眼,没有还口,仅是双手负后,走出房间。

他们两个看他的眼神,就如杀父仇人。

“这两个骗子,再敢来试试!”韩秀花咬牙切齿。

沈芊雪虚弱道,“妈,我感觉他们不是骗子。”

“你知道战神是什么人吗?那是战区最大的领导,怎么可能出现在我们家,别傻了。”

韩秀花摸了摸沈芊雪的额头,认真道。

沈长青这时,伸出手抓住韩秀花的衣角。

冲着她摇了摇头,不准她再说西部的事情。

两人都清楚,曾经沈芊雪前去西部参军,被送回来后,就失忆了,根本不记得西部的事。

他们对于沈芊雪的职位以及给谁做事,一概不知,心中也只是当她是个小兵。

但,两人都特别怨西部的人,也不喜欢西部的人进她们家。

前一阵子西部成员,前来慰问沈芊雪,全都被韩秀花暴力赶出去,骂的也是十分难听。

“对了,今天是我妹妹的订婚宴,还有一个小时就要举行仪式了。”

沈芊雪眨了眨长长的眼睫毛,急忙站起来。

韩秀花想要阻止,毕竟她的身体还虚弱,怕出什么毛病。

“她想去就让她去吧,不然又得想西部的事,她要是恢复记忆,那还得了?”

“保准要去西部,到时候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我可不想再看我女儿出事了。”

沈长青扶着额头,无比烦恼。

他不知道叶锋是怎么把女儿救回来的,但王家肯定会找他们的麻烦。

到时候沈家很有可能会遭受灭顶之灾,而他沈长青一家,将会成为罪魁祸首。

一家三口走出门,就看到叶锋站在一颗枫树下,默不作声的欣赏着风景。

“你们两个赶紧滚蛋,别在我们家旁边站着。”韩秀花臭骂了一声,上了出租车。

沈芊雪仔仔细细的将叶锋打量了一遍。

不知为何,她心中升起一股冲动,想抱住这个男人。

车子远去。

李娇娇愤愤不平道,“伯母也太欺负人了,她怎么可以这么对待先生?明明救了她女儿。”

叶锋凝望着远处的景色,声音清冷,“这种话,我不想听第二遍。”

李娇娇乖乖闭上了嘴巴,心中依旧不忿。

叶锋伸手捏住一片枫叶,脑海中浮现出,曾经和沈芊雪相处的一幕幕。

“我很久之前就听过你的大名,没想到我能成为你的机要秘书。”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沈芊雪。”

她满脸天真的微笑,冲着叶锋伸出了手。

那是初次见面。

后来。

沈芊雪为他挡子弹,躺在他怀里,依旧面带微笑的说自己没事。

“如果这次我活下去,我能不能嫁给你?我很喜欢你。”

一幕幕如同翻江倒海,沈芊雪的一颦一笑,在叶锋眼前挥之不去,如影随形。

“我欠她的,这辈子难以还清。”

叶锋神色暗淡,低头看向手中的枫叶,松开了手,看着它随风远去。

李娇娇面无表情的低声询问,“我们要不要去沈家看看?”

“马上启程。”叶锋语气淡淡。

……

……

酒店。

沈家成员,今日全部汇聚于此。

沈梦琪深的老太爷喜爱,所以举办的订婚典礼,十分隆重。

沈梦琪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正在聆听下人的汇报。

得知消息后,面色数变,“你说什么?沈芊雪那个贱女人,从王家逃出来了?!”

这声尖叫。

传入沈家人耳朵中,令众人异常惊惧。

“这个沈芊雪是他么疯了吗?王家要是发火,我们沈家就完蛋了!”

这时,沈梦琪的母亲张翠,微笑道,“不用慌,待会我们直接把沈芊雪绑起来,送到王家赔罪,王首富不会怪罪我们的。”

护妻狂卫-叶锋, 沈芊雪-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5311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