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无双护卫-黎婉婷, 张阳-都市情感小说

都市无双护卫-黎婉婷, 张阳-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革职

华夏国一处大山之中,正在举行一场千人表彰大会,公开表扬战狼特种小队在之前的一次战役中取得的优异战功.

战狼,传说中的华夏第一特种小队,也是所有特种兵最向往的一支小队。

表彰大会的后台,摆着一张孤零零的凳子。

张阳背着一个单肩包,坐在凳子上,从裤子里摸出一包玉溪,叼了一根在嘴里,才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带火机。

“头儿。”

身旁,一个壮硕的男人,伸来一个火机,恭敬的在张阳嘴边将烟点燃。

与张阳一身休闲打扮不同,这个男人身穿正式军装,胸口撇了七八个代表荣耀的军徽。

张阳抽了一口烟,道:“哟,包子,你还没上台啊?”

被称作‘包子’的军人道:“头儿,我不能送你,难道还不能在这儿后台多陪陪你吗?”

包子微微皱眉,看着张阳脖子上依旧挂着那根,穿着了一根空弹壳的项链,说道:“头儿,这八年来,你天天带着这根项链,洗澡的时候都不摘下来。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故事?是不是就跟仁武城有关?”

“行了行了,都是一些不堪回首的往事。说说你吧,包子,你小子出息啦,明天就要升官了吧?”

可此时的包子却有些不满,黑着脸说道:“头儿,要不是你被革职,这个队长的位置,哪儿轮得到我?而且说真的,要是头儿你能留下来,我宁愿不当这个劳什子队长,那个罪名就应该由我来抗!”

“那群狗日的说什么人道主义,我去TM的人道主义,那些雇佣兵屠村的时候怎么不说?那”大黑熊”提着重机枪把三儿(已殉职队员)扫成筛子的时候怎么不说?!”

张阳的脸突然一下变得严肃:“说什么胡话,我不是说过,这个事永远不许再提起!”

包子在张阳身边以军姿站立,低下了头,满脸的委屈,那披挂一身荣耀的七尺军人,竟是在此刻,默默的流下了泪水,带着些哽咽的说道:“八年,八年了……您为华夏政府出生入死了多少回?我都记不清了,难道就因为杀了十几个该死的雇佣兵就要把你革职?”

空气忽然沉默了下来,张阳苦笑着没有说话。

或许不甘心,但那又能怎样?他们两谁都知道,这个结局已经无法改变。

主持人走到后台,看到张阳,微微诧异了一下,连忙说道:“你谁啊?那个部队的?这里不许抽烟不知道吗?!”

包子抹去脸上的眼泪,猛然抬起头来,目露凶光的盯着那个主持人,说道:“你给我滚!我们老大想在这里抽烟,就在这里抽烟,天王老子来了都管不着!”

那个主持人被呛的不敢还嘴,尴尬的对包子说道:“那个,同志,您该上台了,领导们都等你很久了。”

“包子,上台去吧,别为难人家。”

“是,头儿!”

包子随着那主持人一起上台,此时,舞台上已经整齐划一的站着另外七个军人,这是这次领一等军功的全部特种兵。

舞台下方第一排,是各位领导干部,他们身后,坐着一千名参加表彰大会的军人。

按照大会的进程,领导们一一上台,为八位特种兵战士奖励勋章,台下也是掌声雷动,如此光荣的一刻,但那八位战士却没有一个能笑的出来,他们各个面色愤然,眼底甚至都如包子一样,盘旋着倔强的泪水。

主持人拿着话筒,熟络的说道:“这就是这次立下头等功的八位英雄!来,英雄们,请给我们的各位领导,敬以最崇高的致敬!”

包子忍住泪水,高声喊道:“全体都有!立正,向后转!”

八位特种兵都突然转向了舞台后方,台下所有人都是一片错愕,那主持人也尴尬不已,说道:“英雄们,你们面对后台干什么?领导们在前面。”

包子也不鸟他,径直吼道:“全体都有!敬礼!”

“刷”的一声,八位特种兵都向着后台,做出了最标准的军姿。

甚至他们有的人已经忍耐不住,脸上已经开始默默的流出了眼泪,他们八人都知道,战狼的头儿,今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但他们,却不能去送他!

隔着一块巨大的红幕,独自坐在后台的张阳,无奈的笑了:“这帮兔崽子。”

张阳将烟头踩灭,不经意间抹去眼角的泪水,站起身来,也隔着红幕,对着那八位特种兵,回敬了一个军礼。

礼毕,张阳背起单肩包,独自朝着军区大门走去,说来也是可笑,当初做梦都想离开的地方,如今真的要离开了,心中却是有着万般的不舍,那孤独的身影也显得格外的落寞。

“再见了兄弟们,不过,我张阳迟早还会回来的!”

…………

几天后,仁武城仁武火车站。

刚下车的张阳不断的扫视着车站里来来往往的人影,时不时地还发出一道道嘀咕呢喃声:

“瞅瞅这些个大姑娘小媳妇儿的长得都是一个模样,我上哪找她去?”

“怪不得包子说现在的小姑娘整完了化个妆都跟是一个模样。还好没娶媳妇儿,当了八年兵出来连老婆都不认识让那帮杀才知道了还不得笑死我。”

“听说她现在是个律师,但仁武城这么大个地…..我也不认识路啊!”

就在张阳束手无策之际,一阵粗重的脚步声

“哎哟,这位帅哥,看你这样子是来找人的吧,来跟姐姐说说,姐姐这学生、少妇、白领、空姐啥的应有尽有~”

张阳看着面前这个浓妆艳抹的老女人,眉头紧皱,老女人身上刺鼻的劣质香水味有些熏人.

“对,我是要找人.”

一般的都市小青年都知道这老女人是个什么角色,但是张阳去当兵之前这个行业还没有这么发达…

“我找人打听的,她是做律师的,叫黎….”

“黎大律师?!”老女人惊讶出声,老脸挤成了菊花状,鼎鼎大名的黎大律师什么时候做起的这个生意?

张阳看着老女人的表情心中有谱了,看来包子说那丫头在仁武城有点名气不是假的

“既然你认识,就赶紧带我过去,带路费少不了你的.”

老女人这才从惊诧中缓过来,“好,好,帅哥这边走,姐姐有车~”

两个小时过后,仁武律师事务所

一个穿着短裙职业装的女人怒气冲冲地盯着老女人扬起了手

“啪!”清脆的巴掌声,”你给我滚!”

老女人梨花带雨地跑了出去,张阳见状倒是挺开心的,省了个带路费也挺好

“就是你这个混蛋说我是做那个…那个什么的?”职业装女人气势汹汹地走到张阳面前站定

张阳面带笑意的看着眼前的丽人, 眉黛春山,秋水点瞳,琼鼻蛾眉,眉梢眼角是数不尽万种风情。一头乌黑柔顺的三千青丝也被其披在肩后,配着她此刻身着的一袭黑色职业套装,让她看上去既有一种古典的美感,又有一股商业女强人的气质。

这就是黎大律师,黎婉婷.

“我可不会说这种话,那老女人问我是不是找人,我就应了一声”,张阳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的,”对了,我叫张阳”

“张阳?”

黎婉婷的眉头紧皱,上下扫视一番张阳后沉眸冲其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还有,你能不能别一直盯着我的胸口看?”

“咳咳”,张阳也是老脸一红,不过心里却还是有点失落的,她不记得我了.

黎婉婷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甚至连带她开口说话的声音,此时都带了一丝冰冷的味道:“有什么事就赶紧说,没事的话就请左转离开!”

“嗯,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还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孤儿院吗?”

“……”

几乎是瞬间,黎婉婷那洁白的额头上便浮现几道黑线,甚至下一刻,她便猛然转身抬腿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还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孤儿院,你咋不问我记不记得当年大明湖畔的夏雨……

等等!

突然,正在行走中的黎婉婷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停下身来。

“唰!”

接着她飞快的转过身,瞪大了双眸指着那正对她微笑的张阳惊呼道:“你,你是……”

“砰!”

可就在此时,一道沉闷的撞击声,却是猛然在两人的耳边炸响.

第2章 骂的就是你

视线之中,四五个纹身大汉手持棒球棍,在一名戴着副墨镜的中年男子带领下,气势冲冲的走进这仁武律师所。

“谁叫黎婉婷,赶紧让她给老子滚出来!”

领头的中年男子走到张阳和黎婉婷的身旁后这才停了下来,不过他似乎并不认识黎婉婷,张口就对前台的那名少女暴喝道。

“我就是黎婉婷,你找我有什么事?”

回过神来的黎婉婷上前一步来到中年男子面前,毫不畏惧的开口冲其反问道。

“你就是黎婉婷?”

那中年男子似是有些诧异,下意识的反问一声后,继续开口对黎婉婷说道:“好,既然你就是黎婉婷,那这件事就好办了。”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接着不等黎婉婷说话,便再次开口冲其说道:“黎小姐,咱们都是聪明人,我想有些话就不用我多说了吧?”

“别别别,有些话咱还是说出来的好。”

而就在此时,站在一旁的张阳却是突然站了出来,微笑着冲那中男子说道:“我这人最烦别人给我打哑谜了,猜来猜去的麻烦,倒不如直接说出来的好。”

“好,既然这样,那我胡三今天就把话给你们撂这了。”

自称胡三的中年男子伸手推了推自己的鼻梁上的墨镜,用一种充满威胁的口吻对张阳和黎婉婷说道:“黎小姐,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多管闲事,做那些所谓的匡扶正义的事,不然,我胡三可不敢确定你以后还能有这么漂亮,或者说,还可以安然无恙的在这里上班做你的律师!”

“你……”

此时的黎婉婷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些家伙就是自己那些仇家找来的人,可越是这样,她就越感到愤怒。

她可是一名律师,换句话说,她黎婉婷就是国家法律的代言人!但如今她却被人威胁,这世道,还有公平可言?

“黎小姐,也别怪我们无情,我们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所以还希望你能好好配合我们的工作,毕竟和气生财嘛,有可能的话,我们也不愿意做一些强制性的手段不是?”

“如果我不同意呢?”

愤怒的黎婉婷双拳紧握,灵动的美眸毫无惧色的与那胡三的双眸对视。

“既然如此,那还希望黎小姐能把自己照顾好哦,说不定那一天,我身后这几个兄弟,就会忍不住的把你……”

话音落下,胡三也不再跟黎婉婷多说,哈哈一声大笑,便直接转身朝外走去。

“等等。”

可就在此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却是在胡三的身后响起,让他们的步伐生生止了下来。

“有事?”

转过身,胡三有些狐疑的看着张阳,而他身旁的那几个纹身大汉,则是示威性的挥动着各自手中的棒球棒。

“这位壮汉,我看你装相作态,行为幼稚愚蠢,多半是有精神病呢,得治!。”

张阳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他抬腿朝胡三走去,一脸微笑地看着他。

“你说什么?”

胡三一时未反应过来,下意识的皱眉对张阳反问道。

“三哥,这小子他是在骂你呢!”

可还未等张阳开口说话,站在胡三身旁的一个小弟便连忙开口对其说道。

“唰!”

胡三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猛然抬头用一种凶狠的目光看向张阳,可还未等他说话,张阳便连忙摆手对他笑道:“不不不,我想这位兄弟一定是误会了。”

“我可是个很严肃的人,讲真的,我在市医院有熟人,介绍你过去可以打8折哦!”

“妈的,给我毁了他!”

此时的胡三要是再听不出来张阳真正的意思,那他也就不配成为这几个纹身大汉的大哥了。

当下他也懒得再跟张阳磨叽,直接对自己身边的那个大汉下了命令。

“噔噔噔!”

几乎是在胡三话音落下的瞬间,站在他身边的那几个大汉便猛然抡起各种手中的棒球棒朝张阳冲了过来。

“小心!”

而此时站在张阳身后的黎婉婷,也不由得下意识的惊呼出声,甚至她在喊完这句话之后,便连忙将自己的手机给掏了出来,准备拨通报警电话。

“就这几个歪瓜裂枣,唉,凑合凑合热个身吧.”

可当事人的张阳却好似没有看到那几个已经冲到他面前的大汉,相反他还在那里很是郁闷的吐槽着。

“唰!”

只是下一刻,张阳的身影便猛然动了起来,而紧接着,在场的众人便震惊的发现那几个冲到他面前原本要打他的大汉,竟在此时纷纷对自己的人动起了手。

“妈的王麻子,你他妈的打老子干嘛!”

“李瘪三,你他妈的怎么也打我了?”

…………

场面顿时混乱起来,而处于那几个大汉包围中的张阳,却是显得无所事事,如闲庭信步一般的在他们中间游荡着。

只是伴随着他每一步的走动和伸出的每一个手臂,都会有一个大汉将手中的棒球棒打在自己人的身上。

“砰砰砰。”

没过多久,那几个大汉便纷纷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起来,而站在他们中间的张阳却还很是懵逼的对他们问道:“哎哎哎哥几个,你们不是要打我吗?咋还把你们自己人给打了呢?”

“你们这样,会让我不好意思的啊,还是跟你们老大一起去医院看看吧,给你们团购价哦!”

而此时站在张阳身后的黎婉婷,则是睁大了美眸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甚至连一开始要拨打报警电话的事情都给忘记了。

“臭小子,你他妈的给老子等着!”

站在张阳对面的胡三,此时心中则满是愤怒,他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怒瞪了一眼自己的那些小弟们,接着仿佛他也感觉自己无脸再待下去了,竟直接转身朝外走去。

而躺在地上的那几个大汉在看到自己老大都离开之后,当下也不顾的各自身上的疼痛,连忙从地上爬起追了上去。

只是在途中,他们似乎还对刚才的事情很是愤怒,不断地对彼此出拳踢脚的。

“哎哎哎,胡三哥,你别走啊,再陪我玩玩呗!”站在原地的张阳嘴角含笑,很是激动的冲那胡三呼喊道。

远处的胡三闻言硬是走了个顺拐,差点把自己绊倒在了地上,惹得远处围观群众一阵大笑.

“行了,人家都走远了,你也就别在这继续说这些风凉话了。”回过神来的黎婉婷有些无语的出声打断了张阳的话。

“什么叫风凉话,我在这坐了半天,腰酸腿疼的,好不容易能起来活动活动,他们这样就走了让我很难受啊!”

“……”

黎婉婷忍不住的对着张阳狂翻白眼,过了好一会儿之后,她这才深吸一口气,试探般的开口冲其问道:“那个,你是不是知道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孤儿院?”

“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孤儿院?”

张阳反问一声,忍不住的噗哧一声笑道:“我说美女,你是不是还珠格格看多了?还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孤儿院,你咋不说你是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呢?”

“……”

黎婉婷的俏脸瞬间黑了下来,甚至她此刻都有种想把张阳给一巴掌拍死的冲动了,MMP,明明是你先问我记不记得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孤儿院的好吗?

“你真不知道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孤儿院?”

第3章 保镖

似是有些不死心,微微停顿后,黎婉婷还是忍不住的再次向张阳确认道。

“美女,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这个孤儿院!”张阳一边伸出三根手指放在自己的太阳穴旁,一边对着黎婉婷说道。

只是有一句话,张阳却未能把它说出来:但我却知道,你是黎婉婷,是当年在孤儿院中唯一一个愿意和我待在一起和我玩的人。

其实张阳是认识黎婉婷的,而且他这次之所以会退伍之后来到仁武市的仁武律师所,就是想找到她跟她说自己当年并没有死。

可之前的一个小插曲,却让他改变了这个想法。

他想先看看,自己这几年不在的日子,黎婉婷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而她得罪的或者说是想出手对付她的人,究竟有哪些。

正因如此,所以这个时候的张阳选择不认识她黎婉婷,也否认他知道那大明湖畔的夏雨荷孤儿院。

“那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

心中好不容易燃起的希望彻底破灭,此时的黎婉婷也终于失去了耐心,没好气的冲张阳低喝道。

“嘿嘿,美女,我就是想来跟你要份工作。”张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并对黎婉婷嘿嘿笑道。

“找份工作?”

黎婉婷的娥眉微微皱起:“你要在我这里找什么工作?”

“保镖。”

“保镖?”

“对!”

张阳很是认真的对黎婉婷点头说道:“美女,经过刚才的事情,我觉得你现在应该需要聘请一名贴身保镖来时刻保护你的人身安全。”

“而我张阳,正是你如今最合适的人选!”

“这……我……”

黎婉婷瞬间愣在原地,足足过了好几秒,她这才反应过来,开口对张阳问道:“你确定你没搞错?”

“美女,我感觉你这话应该去问那个叫胡三的家伙,毕竟刚才他可是说让你从此以后要好好的照顾你自己啊!”

张阳微微一笑,倒是不动神色的将之前胡三的事情给扯了出来,而在听到他这话的黎婉婷,脸色则是瞬间凝重。

身为一名专业的律师,黎婉婷虽然没在外面的社会上有过太多的闯荡,但对于一些见不得明面的东西她还是比较了解的。

甚至说,她相信如果她没有按照胡三说的那样反手杨氏集团的诉讼案子,那她一定会被胡三派人盯上,从而让她出现什么意外失踪的事情。

也正因如此,导致此刻的黎婉婷不由得犹豫起来,也开始认真地思考着张阳给他说的这个提议。

毕竟不管怎么样,有个保镖在身边保护自己,总比自己一个人要好得多,也要安全得多,而且刚才这小子不就是把那些人给耍的团团转吗?

想到这里,黎婉婷不由得抬头再次看向张阳,微微停顿后开口冲其说道:“你的这个提议倒是不错,说说你的条件吧。”

“我没条件的。”

张扬咧嘴一笑道:“只要美女你能给我口饭吃,给我碗水喝就行了,至于工资什么的我不要都行!”

“额。”

黎婉婷瞬间傻眼了,这还是她头一次看见这么‘傻’的人,竟然连工资都不……

不对!

突然,黎婉婷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一脸警惕且严肃的盯着张阳,并且开始不断地在其身上扫视起来:

“不对吧,现在这年头还会有人不要工资吗?说吧,你对我到底有什么企图!你是不是那些家伙派来我身边的卧底!”

“……”

此时此刻,张阳真的很想骂一句妈卖批,更是想伸手抽自己两个嘴巴子,谁让自己这么贱的说不要工资呢?

不过下一刻,张阳的眼睛便微微一亮,用一种慷慨激昂般的声音对黎婉婷说道:“好吧美女,不瞒你说,我之所以不想要工资,就是因为我刚刚被你的一身正气给感动了。”

“说实话,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在邪恶势力面前誓不低头的律师,也正是因为你的这股正气,所以我决定我要成为你的保镖,保护你的人身安全,确保你能在这次的诉讼案件中不受外界影响,公平公正的来解决它!”

“真的?”

看着张阳那一副慷慨激昂吐沫星子乱飞的模样,黎婉婷虽是有些无语,但却也忍不住的想向他求证。

毕竟不管咋说,张阳总归是在夸她黎婉婷。

而对于黎婉婷来说,不,应该是对于每个女人来说,最容易让她们相信的,就是夸她们的话了。

“真的!”张阳点头,甚至下一刻他又举起了自己的三根手指放在太阳穴上:“美女,我愿意以我的人格来担保我刚刚说的话,是句句属实!”

“行吧,暂且就相信你了。”

足足与张阳那诚挚的眼神对视好几秒之后,黎婉婷这才点头答应下来:“那你就从明天开始上班吧……”

“别啊美女!”

“嗯?”

黎婉婷的娥眉再次皱起,疑惑的抬头看向张阳。

“咳咳。”

张阳轻咳一声,伸手挠着自己的后脑勺对黎婉婷说道:“我的意思是,要不我就从现在开始上班吧,我怕那些家伙今晚就对你动手……”

“你倒是挺有责任心的。”

看着张阳那老实巴巴的模样,黎婉婷的嘴角此时也不由得浮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不过你还是明天再来吧,因为现在我已经要下班了。”

这般说着,黎婉婷抬起自己的手臂,向张阳指了指她手腕上的所佩戴的那块手表。

接着黎婉婷也不等张阳回话,便直接对其挥了挥手道:“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我先走了哦,明天见!”

话落,黎婉婷拿出车钥匙抬腿走出了律师事务所,留下一脸郁闷且无奈的张阳站在原地。

“婷婷,你不能这样啊,要知道我是今天才回的仁武,到现在我还没有住处的啊!”郁闷的呢喃声从张阳的口中传出,在这事务所中淡淡的回响起来。

不过下一刻,张阳的双眸便瞬间亮了起来。

“嘿嘿嘿,真当老子没办法了么!”

这般说着,张阳便连忙起身走出任务律师事务所.

都市无双护卫-黎婉婷, 张阳-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81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