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龙-陈凌, 苏月-都市情感小说

化龙-陈凌, 苏月-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她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妈跟一个本地的一个有钱人跑了,我爸气不过,领着刀去找那个有钱人理论,结果冲昏了头把那个有钱人砍了五刀,最后被判了十年。

之后我就成了没爸没妈的孩子,要不是在外地的小姨每个月给我打生活费,我可能活不到现在。

因为家里穷,导致我营养不良,个子矮不说,还瘦的跟个猴子似的。

高中时我们班的人就都喜欢欺负我,我们班的老大王涛还说我是野种,说我妈就是个婊子小姐。

原本在我看来学校的一切都是灰暗的,一直到一个女生的到来,才让我仿佛看到了一丝光明。

她叫苏月,从其他学校转来的转校生。

她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如同瓷娃娃一般的脸蛋,还有那精致的五官,而且声音甜美。

长得好看,人缘又好,班上的男生都喜欢她,我也不例外。

但我从来不敢跟她说话,因为我自卑,她是全校的校花,而我则是全校的笑话。

自从苏月来了以后,我发现我好像生病了,上下课脑子里都是她的身影,经常做梦梦到她,然后第二天醒来内裤湿湿的。

后来我发现班上的许多男生都偷偷给她写情书送礼物,她都欣然接受,就连王涛也不例外。

看着她收到情书礼物笑吟吟的样子,我心里也萌生了这个念头。

那天我鼓起勇气用省吃俭用一星期的钱去学校小卖部买了点零食,带着那封连写带抄熬夜赶出来的情书,趁着苏月身边没人的时候偷偷塞给了她。

我本以为苏月会和往常一样,笑吟吟的对我说声谢谢什么的,没想到她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的样子看着我,她问:“这是你送我的?”

我跟哈巴狗似的点着头。

“你拿去扔了吧,我不要你的东西。”

说完她就起身走了,后面还补了一句以后不许再送她东西。

苏月的话仿佛冰锥一般,深深的插进了我那幼小的心灵。

为什么别人送她就接受,而我送她就不要呢?我明明记得我们班那个二傻子送了她也接受了啊。

当时我的脸像是被人狠狠的扇了一巴掌似的,火辣辣的,我知道,她是嫌我恶心,不想和我有一点关系,哪怕是我的东西,她都嫌恶心。

后来这事还被王涛知道了,他带着头和全班同学都嘲讽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那天以后,我再也没有送过苏月任何东西,我发誓以后一定要出人头地,一定要让苏月瞧得起我!让她后悔!

高中毕业以后,我没有再让小姨给我打生活费,而是直接辍学出去闯社会。

因为文凭不够,各种大大小小的公司都不要我,我只能在一家酒吧里面当服务员。

后来上班的时候救了一个喝醉酒被三五个青年架着往车上拖的美女,经过一番激战,被打得浑身是血的我终于将她送回了家,之后我才知道,她是我们市里地产大亨江川的独生女江韵。

因为江韵是江家的独苗,被江川一直视为掌上明珠,救了江韵,江川对我那是感激不尽,当场签了张五十万的支票给我。

那时候我虽然穷,很自卑,但最起码的尊严还是有的,我对江川说这钱我不能要,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如果换成是其他人,我也一样会救。

当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江川瞪着眼睛开始上下打量了我一番。

晚上回去后,我接到了江川私底下给我打的电话。

三天以后,我正式进入阳光地产。

江川很器重我,各种大大小小的饭局都会带上我,可能是江川膝下无子的缘故,后来他又认我作义子,待我如同江韵一般。

在阳光摸滚带爬三年,我一直勤勤恳恳脚踏实地的干活,江川带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我脖子上底层员工的牌子后来也名正言顺的换成了副总经理。

后来江韵大学毕业了,江川直接在我们区弄了个分公司,江韵是总裁,而我是总经理,公司上下全部交给我和江韵处理,他这个老总一概不过问。

江川告诉我们分公司是给我们积累经验的,就算赔钱也无所谓。

江韵年纪比我大两岁,因为我救过她,她对我特别的好,从来没有看不起我,公司什么事情都跟我商量着来,我俩关系情同姐弟。

虽然我好起来了,但是我性格依旧内向自卑,在公司大多数情况都是沉默寡言,公司里要不是出什么大事,我一般都不会出面。

某一天早上,有一次我睡过头了,开着车刚到公司门口,突然看到了一个在我梦里挥之不去的身影。

苏月!

整整四年没见了,她变了,变成熟了许多,一双大长腿踩着高跟配丝袜,小短裙配白衬衫,那头乌黑亮丽的长发也换成了咖啡色大波浪,不过依旧以前一样漂亮。

第2章 婚宴

不过我看她的脸色不太好,眼眶里还噙着泪,直接就从我车旁走过,貌似是没注意到车里的我。

当时我内心那叫一个激动啊,很想对着她按车喇叭,然后让她上车带她去我们这最好的酒店吃个饭,我想多对她说,你跟我走吧,我现在老有钱了,让你以前瞧不起我!

但是犹豫了半天我还是放弃了,虽然我的身份和地位变了很多,但骨子里那份自卑还是多多少少在的,我对她的感情依旧没淡,毕竟初恋都是每个男人心中最美好的东西。

后来我找到负责接待这方面的工作人员问了问,原来她是代表自己公司过来谈生意的。

只是她们公司实力本来就弱,加上苏月只不过是个刚入社会的毛头小丫头,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能够在没有硝烟的商场谈判中这么轻易拿下胜利的果实。

所以是应该有些受挫,刚才偷偷抹眼泪呢。

不过当时我就心思,她们公司领导脑子是不是有炮,怎么派她这么个几乎毫无经验的新人过来谈合作,并且在她们公司实力明显不行的情况下。

这压根是不可能谈成的啊!

要知道,我们阳光集团,现在在这里就是一块极其美味的肥肉,谁都想能够搭上我们这条线,分一杯羹,哪一家过来谈合作的公司不是重视到了极点?

我摇了摇头,真不知道她的公司领导是怎么想的。

这是我和苏月在高中毕业后第一次见面,没想到就这么草草了之,之后还有好几个高中同学来公司应聘,这次倒是没有像苏月这种单枪匹马过来谈合作的了。

不过由于阳光集团在用人方面极其的苛刻,但工资也比其他集团高了许多,对员工福/利也是极其的好。

那些同学貌似都不够格,基本上过面试都困难。

其实以我现在在公司的身份,是个阿猫阿狗我都能给弄进来当部门经理,但这种事我是不可能去管的,以权谋私那可是生意上的大忌。

一个月后的某一天,我和江韵正吃饭呢,我突然接到一个高中班长的电话,说是他结婚了,全班同学都来,让我也一定要来。

我回忆了一下这个班长以前我挨欺负的时候,他好像也有份,我有点不太想去,不是很想揭开那段不开心的回忆。

江韵对我高中时候的事情是知道一点的,毕竟我们是姐弟,天天在一起肯定会聊到,不过苏月的事情我只字没提。

她听了后直接拎着我的耳朵大叫:“去啊,干嘛不去?我的好弟弟是你装/逼的时候了!到时候记得把我的法拉利开过去!”

江韵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富家女,长得漂亮不说,她为人张扬跋扈,而且做事高调,上班都是法拉利和保时捷来回着换,如果她不是把我当弟弟一样,我肯定会很讨厌她,因为她是我最讨厌的两种类型的女人之一。

她爱炫耀,爱奢侈,她穿衣服只穿卡兰,她的提包除了LV就是爱马仕,她的化妆品全是赫莲娜,她嘴边最常说的话就是,“你丫没开辆兰博尼基也敢来和姐搭讪?!”

我就比较低调了,因为性格和家庭的关系,即使现在有钱有势了,我内心还是比较内向和自卑,每次去酒吧江韵看到被几个美女围着不敢说话的我,江韵都会用她那纤细修长的食指,轻轻的戳我脑袋:“我的好弟弟,放开点玩,姐姐罩着你!”

最后被江韵给洗了脑,然后我就答应了。

班长的婚宴是我们市里的一家三星级酒店,我到了酒店门口以后车位早就被七七八八的车辆占得满满的。

我找了半天最后在这条街角的旮旯里找到一位置停了下来。

后来进了酒店二楼,门口是随礼的地方,我偷偷瞄了一眼那些随份子钱的同学,基本上是五十一百顶天了,我心思我这也和班长不太熟,就随了两百,登记的那人还抬头看了我一眼,他把我名字写上去以后,我就进场了。

刚要落座的时候,就看到一群人闹哄哄的围在一起挺热闹的,其中还有几个我挺熟悉的同学。

我心思这么热闹,肯定是耍猴呢,于是我便也想过去看看。

结果凑过去一看,我失望了,原来不是耍猴,是一个黄毛在给大家炫耀自己左手上的手表。

对于这个黄毛我是不陌生的,要说这辈子我忘不了高中的哪些同学,苏月可以算一个,还有一个就是黄毛,王涛。

我歪着头瞄了一眼,他戴的是浪琴的开拓者,貌似要两万多。

当王涛说出他那浪琴价格的时候,大家都用羡慕吃惊的眼神看着他,要想想在我们平均工资不到三千的地方来说,绝对是可望不可即的。

还有一个女的当场询问王涛可以摸摸嘛,王涛很装/逼的直接摘了下来让大家随便摸。

再次看了看王涛的浪琴,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PP,这是去年生日江韵送我的,我自嘲的笑了笑,刚想摘下来揣口袋,结果就听到有人在我身后喊:“哎,同学看你很眼熟啊,叫什么名字来着?”

王涛走到我面前,把手搭在了我肩上。

我刚想说我是陈凌,而他却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盯着我的腕表看起来。

“P...a...t..e...k....P...h..i..l...i..p..p..e.什么牌子?”他念着腕表LOGO上的字母抬头问我。

我不想和他多说什么,就说,“呃,我也不知道……”

他很是鄙夷的看我一眼,“地摊上买的?反正都是假的,要带你也带块金劳嘛。”

我呵呵一笑,不置可否。

后来他又问我名字,当我说我是陈凌的时候,他愣了愣,接着呵呵一笑,他十分轻蔑的看我说:“嚯嚯,原来是野....哦不,陈凌啊,好久不见好久不见。”

第3章 她变了

他虚伪的抱了我一下,又跑去和其他人说话了,他一边说大家还一边往我这看,给我看得挺不舒服的。

然后王涛又开始吹牛皮,炫耀他家的生意。

说是他爸又开了个公司什么的。

“阳光集团知道不?现在我们公司正打算和阳光在我们区的分公司合作,现在就等阳光分公司的总经理点头签字,一旦合作成功,嘿嘿,我可是超级富二代!”

我竖着耳朵听了后就在旁边嗤笑,但立马就不笑了,因为我看到门口进来一个人,当她进来的那一刻,所有人的目光也都一一投向了她。

苏月,如同一只高贵的白天鹅般款款朝着我们走来。

随着苏月的到来,那些围着王涛听他吹牛皮的同学纷纷把视线转到了苏月身上。

她还是一如既往的漂亮,白色的碎花裙子,丝.袜长腿搭配一双高跟鞋,还将一那头大.波浪挽了起来,精致的脸蛋配上淡淡的妆容,上学的时候她一直就是全班的焦点,现在的她也依旧是。

随着一些同学的到来,大家纷纷入座,三大桌都坐得满满的,因为座位上没有写名字,所以大家都是胡乱坐的,我这人不喜欢和别人抢,我心思着等大家都入座了,我再随便找个空位子坐就好。

可能是班长也没想到会来这么多人吧,位子坐的满满的,就剩我一人孤零零在那杵着坐也不是走也不是。

我顿时觉得自己又仿佛回到了上学的时候,和班上的一切都格格不入,最后我没想到是苏月喊了声服务员添个椅子和一副碗筷,然后还把自己的椅子往旁边挪了挪,让我坐她旁边。

我当时感动的眼泪差点掉下来,我偷偷看了她一眼,恰好和苏月四目相对,她冲我微笑了一下点点头,我的脸唰一下就红了,小时候自卑的心理改不掉。

这么多年了,我以为我能忘掉苏月,但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男人初恋这种东西就和女人的初...夜一样,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就因为这件小事,我心里对苏月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仿佛有只小鹿在里面撞来撞去,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水味,我感觉我恋爱了。

没一会儿,上菜了,来的是龙虾和螃蟹,因为平时吃都这些都是有人帮我剥好了,自己从来没剥过,所以我吃得很费劲,嘴巴被螃蟹壳扎得是又红又肿。

“哈哈哈,陈凌啊,你是不是第一次吃这个啊,怎么吃得跟驴肉火烧似的呢?”这时候坐在苏月旁边的王涛对着我一顿嘲笑。

他说话的声音很大,我们那桌的人也跟着哈哈大笑。

“哈哈哈,我心思谁呢,原来是陈凌这个煞笔啊!”“陈凌你还记得当年你套着内.裤到处乱跑的时候吗?

“哈哈哈,我记得我记得,那时候陈凌可听涛哥的话了,涛哥让他去女生宿舍偷了很多内..裤呢!”

“嘁!不许诋毁涛哥,那都是陈凌自己要去的!”

这一桌好几个都是王涛那时候的小马仔,总是跟着王涛一起欺负我的,他们哈哈大笑着。

“你们能不能别说这个!吃饭呢!”这时候苏月突然大声说道。

“哈哈哈,行,既然涛嫂都发话了,咱们吃饭,吃饭!”

涛嫂?难道苏月是王涛是那种关系?

苏月再次替我解了围,我刚想跟她说声谢谢,结果就看到苏月朝着旁边的王涛说:“王涛,之前要债那些人的事情,谢谢你了。”

王涛很装逼的摆摆手:“那都不是事,更何况你的事就是我事,客气什么!”

我听完后模模糊糊的,也没在意,这个时候有个带着眼镜的中年男人端着一杯酒朝我们这桌走了过来,等他走近了我才发现原来是高中时候的班主任。

这个班主任我对他印象不是太好,只记得他很势力,谁家送过红包送过礼,他就对谁好的那种。

“同学们,近来可好啊?”班主任笑呵呵的对我们说道。

随着班主任的到来,大家再次高..潮,纷纷诉说着对班主任的想念之情。

“老师老师,你还记得我嘛?我是李明啊。”王涛的马仔李明笑嘻嘻凑到班主任面前给他敬酒。

班主任看了他一眼,抚了抚眼镜框,说老师老了,记忆力不太好了。

李明笑了笑再次开口:“老师你忘了吗?当时我家给您送的洗衣机呢!”

班主任恍然大悟,一下就道出了他的名字:“李明!”

“老师老师,我家送的电视机!”这时候王涛也开口。

“王涛!”班主任没有半点迟疑的道出了王涛的名字。

“老师,我送的闹钟!你记得我嘛?”这时候又有个同学大声叫道。

班主任脸一黑,说那他不记得了。

大家闹哄哄的侃了一会儿大山,最后王涛带领着班主任依次敬酒,顺便关心一下大家,最近工作怎么样,在哪上班,一个月多少钱。

最后到我这里的时候,班主任也想不起来我叫什么了,我说了我名字以后,班主任拍拍我肩膀说好孩子,你在哪上班呢?一个月多少钱?

我直言不讳,说老师我在阳光上班呢,一个月三千多块。

其实我没有装,因为我每个月固定的工资就三千多块,其余都是分红。

当我说我在阳光上班的时候,班主任明显眼睛一亮,但一说到工资,班主任又黯淡下去,打量了我一眼,说:“没事,阳光是个好地方,你在那当保安也挺不错的。”

第4章 嘲讽和讥笑

说完他就没有再搭理我,王涛又领着他去其他桌敬酒去了。

我坐下以后,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一看是苏月。

“你在阳光上班?”苏月问我。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

“挺好的,那里听说招人很严,能在那里做保安没准也会被赏识,转职一个更好的工作。我前几天还代表公司去谈了合作,不过人家压根看不上我们公司。”苏月低落的说着。

看着苏月失落的样子,我内心有股冲动,好想说我其实不是保安,而是阳光集团的总经理。如果她愿意的话,我可以再帮她争取一下洽谈的机会和注重的事宜。

可就像之前所说的一样,就是因为江家对我有着极大恩情与信任器重,我就更加要注重,不能够因为自己的私心和情绪做一些不太符合规定的事。

“刚才听他们喊你涛嫂,你和王涛是在一起了吗?”好奇中带着猜忌,我就把这事直接向苏月开口问道。

没想到苏月听完后轻轻拍了我一下她说才不是呢!是王涛一直死皮赖脸的在追她,她一直没同意,王涛长得帅家境好,可是对他没感觉。

原来都是小马仔们在造谣,上学那会的事情她貌似记不太清楚了,对于我的名字,她也只是有点印象而已,她或许早就忘了当时拒绝我表白的事情,毕竟她是校花,每天跟她表白的人多了去了。

跟苏月聊了几句以后,可能是她觉得我不像坏人,或者说不是坏人,她就把自己家里的情况跟我说了,苏月亲生父亲出车祸死了,母亲改嫁跟了现在继父,继父是个整天好吃懒做吃喝嫖赌的人渣,欠了一P股的债,她们家里三天两头就有要债公司上门要债。

而去阳光集团谈合作,其实她也是没有办法了,尽管她自己也知道没什么希望,但如果真的能够把这个合作谈下来,公司会有一笔非常丰厚的奖金,可以用来还一些债务。

看到苏月的身世这么可怜,我顿时心生怜悯,便问她家里欠了多少钱,我或许能帮她。

她下意识的开口说50W....她说了一半,后来又说算了吧,你一个阳光的保安能帮我什么,你家境我是知道的。

我看她拒绝了,也就没再强求。

饭过,最后班长还弄了个微/信群,把大家都拉了进去,说有事微/信群里面说一声就行。

毕竟今天是班长新婚燕尔,班长陪过我们这群同学后,便去陪自己的亲朋友好了,这时候王涛提议大家要不要去KTV玩玩,他请客,说是大家这么久没见面了,要好好联络联络感情。

有的人愿意去有的人不愿意,但是最后还是少数服从多数,最后王涛开着他的奥迪带着几个女生先去开.房间,苏月也在其中。

剩下的要嘛打的,要嘛一起挤公交,我本来是想开车去来着,但是江韵的法拉利太招摇了,而且只有一个位子,想了想,还是低调点一起挤公交比较好。

然后我就回车里把包包背上,和一些老同学挤着公交出发了。

半个小时以后,到了,王涛苏月还有一些同学都在大门口等着我们。

说话这几年来我进KTV的次数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谈生意啊出去玩什么的,江韵直接去的酒吧,用她的话来说,KTV消费低,都是土鳖穷人才去的地方。

进去的时候,王涛扫了一眼我肩上的尼龙包,伸手摸了摸笑道,“这包哪个超市里送的啊,挺结实啊!里面装着不少东西吧?” 我还没说话,他身边的一个小马仔指着上面的LOGO说,“PRADA!还是外国超市啊。不过我就只听说过wal-Mart Stores(沃尔玛)和Carrefour(家乐福)!你还真是不走寻常路啊。”

我轻轻的一笑没有说话,班里却哄然大笑起来。王涛见我只是淡淡的笑,很是气结,似乎觉得我已经不能称之为一个“人”了,因为如果是人受到这样的侮辱早就该找个地缝钻进去了,而我竟然还能如此淡然的站在这里笑。

KTV的包厢里,大家开始点歌,苏月唱歌很好听,甜甜的,有些张韶涵的味道。而一切情歌都是由王涛和她对唱的。我只唱了一首《风往北吹》,还是唱到一半就被王涛带头起哄说太难听给切掉了。

看着王涛和苏月情歌对唱的样子,我心里有点小嫉妒,那一刻我心思着我要是是王涛就好了。

唱了几首下来,苏月和王涛都有点累了,就下来吃东西喝酒,喝酒的时候我看到王涛使劲的朝着他那几个马仔使眼色,马仔们会意后就开始不停的向苏月敬酒。

早已经习惯酒桌上那些事情的我当然知道王涛的意思,把苏月灌醉了他就有机可乘了。

要是放在以前我可能会无动于衷,但是现在不会了,随着今天苏月两次帮我解围,我心里对她的恨意早就烟消云散。、

看着苏月那精致的小脸喝得红彤彤的,我再也忍不住了。

化龙-陈凌, 苏月-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0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