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医神-秦尘, 杨初雅-都市异能小说

豪门医神-秦尘, 杨初雅-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秦尘!

南阳市!

一栋六层豪华别墅内,一道身影从楼梯上缓缓上来。

这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身着白色的细纱裙,脖颈处悬着白色的玉坠。

她叫楚琴,老公杨振国是南阳市有名的企业家,名声很大。

两个女儿,大女儿杨初雅是南阳市有名的私立学校的校长,如今已经结婚,小女儿刚上高三。

而她端着一杯水,另一个手里拿着一些白色的药丸。

“该死的残废,自杀不死,还要我来服侍你,我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孽!”楚琴骂骂咧咧的上楼。

到了二楼,她打开了一间房。

房内没什么装饰,只有一张白色的大床。

床上躺着一年轻人,他睁着眼睛,眼中无神,仿佛失了魂。

“秦尘啊秦尘,这都多久了,总是不死。

你要死了,我女儿初雅不就可以再嫁人了么?而且嫁的会是一位青年才俊。

他喜欢我女儿很久了,家里很有钱。

靠上他的背景,我老公的公司会发展的非常好。

你说你,就是不死。

你知不知道你吃的药,是他从国外买来,一颗药就价值几万块呢,

为了初雅,他真的是豁出去了,太便宜你了。”

楚琴到了窗前,一脸厌恶的望着秦尘。

“废物,张口!”她喝道。

躺在床上的秦尘没有张口,他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要不是有呼吸,别人会以为他早死了。

楚琴脸色发冷,她伸出手捏住了杨尘的下颚,狠狠用力。

“让你张口你不张,你在存心气我是不是?

该死的残废,误我女儿一辈子。

要不是因为你姑姑曾经花钱救过我老公的公司,作为交易,我女儿无可奈何的嫁给你。

就你这样的,一辈子只能是个废物,娶不到老婆!”楚琴骂道。

在她的拉扯下,秦尘的嘴张开了一点。

楚琴将药塞了进去,有些没进入的药掉下来。

落在了地上,楚琴不管脏不脏,捡起来又塞入秦尘口中。

“喝下去!”楚琴命令道。

她给秦尘灌水,直到满出来。

水从秦尘的嘴角流下来,她也不帮秦尘擦干净嘴角,因为她极其讨厌秦尘。

并且这水还是从秦尘嘴边流下来的,她不喜欢。

就连碰一下,她都觉得脏。

下一刻,秦尘的眼睛中有一道亮光闪过。

耳边传来楚琴的话语,这让秦尘眉头一皱。

喝下去?

这药如果喝下去,自己心脏的跳动会越来越缓缓。

不是药,是一种禁药,害人不浅!

噗!

秦尘鼻子猛然吸气,然后吐了出来。

楚琴在秦尘面前,这一吐。

直接喷在了她脸上,水顺着她的脸上流下来。

白开水加上里面有些化掉的药粉,很是难闻。

楚琴呆住了,紧接着她大叫起来。

“你这个残废,你在做什么!”楚琴怒道。

她气的浑身发抖!

不敢用手去抹掉脸上的药粉,太脏了,只能僵在那里。

秦尘没有回答,而是夺过了她的杯子。

喝了一口白开水漱口,就近吐在了她的身上。

这些药粉与白开水,浸湿了她的衣服。

“啊……”楚琴惊叫了起来。

她第一个反应是恶心!

第二个反应是脏!

第三个反应是,这是自己香奈儿衣服啊!

价值三万多呢!

刚买来没多久,被这一吐,以后根本不可能再穿!

“你疯了么?你竟然往我身上吐药,你知道我这衣服多少钱么?”楚琴生气道。“我的衣服啊!”

秦尘大口喘气,他躺在床上冷着脸盯着楚琴。

“我疯了?我看你是你疯了吧。

我虽然是残废,得了肌肉萎缩。

就算我想死,那也是我自己找死。

可你在这时候看我没死,想要毒杀我,你真是够狠的!”他气喘道。

毒杀?

楚琴指着秦尘。

“我毒杀你?我好心喂你吃药,你说我毒杀你。

这药可是价值几万一颗,是李源从国外运来!

而且你不止吃了一天了,怎么没事?

要是毒药,你埋了!”她愤愤说。

李源!

秦尘眼睛微眯。

“就是那个一直觊觎我老婆的男的?原来是他,怪不得给我买来禁药!”

“什么觊觎你老婆?李源和初雅一起长大。

两小无猜,青梅竹马。

要不是你姑姑拿救我老公的钱作为要挟,你觉得初雅这般的天之骄子,会嫁给你这样的废物么?

还说药有问题,你就是自杀弄得脑子坏了。

不行,我要让女儿把你送去精神病院!”

楚琴想拿出了手机,可是看到身上已经快要湿透。

“你等着!”

她匆匆向外跑去。

秦尘靠在枕头上,满不在乎。

若是以前他会道歉,认错,委曲求全,苟延残喘。

但现在不需要了,他不是原来的自己了!

这两天他没有死成,是有人救了他。

那人叫做,陈轩辕!

陈轩辕是一位传奇人物,他博古通今,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全都会。

一身医术近乎于神,全国知名,上面亲自下发证书,上述为国医!

每天请他治疗的大人物络绎不绝,哪怕是付出全部的身家,也要他治疗自己。

同时身负上古传承,神农百草经,练有一口先天灵气。

“没想到,东郭先生与狼的事情让他遇到了!”

陈轩辕救了一位全国最富有的大富豪,这人醒了之后。

不但没有感激他,反而派人威胁陈轩辕,要他配出延年益寿的丹药,同时交出一身医术。

若是不肯,就杀了他。

陈轩辕没有同意,接着大打出手。

大富豪保镖皆都是能人,手持枪械,还有人偷袭与他。

救了上千人,却救不了自己,含恨而终。

而他体内的那一口先天灵气,牵引他的残魂到了秦尘体内。

残魂与秦尘合一,就此秦尘不止拥有了陈轩辕一身通神的医术,得到了神农百草经这样的奇书。

更是知晓了这些年来,拜访陈轩辕的无数大人物的病症状态。

“有些大人物,还未完全治好。

只要我前去寻找,他们必定会帮我!

陈轩辕的仇,要报!”秦尘暗道。

眼中流露出寒意,接着握紧了拳头。

“秦家人,等我回去,必然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他本是燕京有名的秦家人,父母因为意外早逝。

小时候在秦家长大,在十五岁时候肌肉萎缩。

他的下半身残废,犹如天阉。

成为燕京笑柄,让秦家人厌恶,驱逐出来,寄宿在姑姑家。

姑姑待他很好,如同亲生儿子。

但她老公,女儿很是厌烦他,姑姑无奈,只能在秦尘二十岁时候,帮他找了一个婆家。

“我现在这个病症,不是神农百草经上记载的!

是那种毒的效果,是有人给我下毒所致!

秦家人!

你们好狠!

治疗方法我已经知道,等我恢复完好,定会将我失去的夺回来!”秦尘握住了拳头。

“等着吧他们!”

楼下!

楚琴刚洗完澡,换了一身衣服,怒气冲冲要找秦尘算账,一个穿西装的中年男子走进来。

“振国!”她悲鸣道。

杨振国!

楚琴老公!

“出什么事情了?”杨振国赶忙问道。

楚琴跑过去,将她与秦尘发生的事情,添油加醋的狠狠说了一遍。

“送去精神病院,一定要送去!”杨振国认真道。

“好,我们上去,你将他推下来丢在门口,我不想他再脏了我家!”

“我喊保镖去做!”

“别,振国,这是家丑,不能外扬!”楚琴提醒道。

“嗯,对,走!”

两人向着楼上走去。

第2章 伪君子杨振国!

秦尘艰难的撑着胳膊,刚刚坐起来。

一手拉过旁边的轮椅,准备坐轮椅离开这里。

砰的一声,房门重重的让人推开。

楚琴揉着刚洗好的长发与他老公杨振国进了屋内,来势汹汹。

“振国,你先将他丢上轮椅,丢出去。

我打电话跟初雅说了一声,让她回来。

接着打电话给医院,让他们来接人!”楚琴说道。

“嗯,你去办吧,这里交给我就行!”杨振国摆了摆手说道。

杨振国是个国字脸男人,由于是一个集团的老总。

常年身居高层,很有威严,此刻皱着眉头,给人一种压迫力。

走到了近前,很不高兴的看着秦尘。

“秦尘,你作为女婿,对你丈母娘太不恭敬了!

让我很失望,很不高兴!

而且药是李源从国外快递过来的,价值几万一颗。

以你现在的情况,没有初雅,李源和我们,你一辈子都买不起!

在这里住着,就好好住着。

我们保你到安乐死,就很不错了,为什么非要和我们作对,让我们不高兴?”

秦尘笑了笑,不置可否。

“安乐死?”

“对!”

“我姑姑家里要是还好好的,你们会这样对我?

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呐!

恩将仇报,你们做的可真好!”秦尘争锋相对的说道。

姑姑给他打过电话,说过这事。

秦尘自杀,便是因为看不到希望。

“秦尘,恩人不是一味地容忍你,纵容你。

我将女儿嫁给你,让你风光过了,对你算是很不错了。

你一而在再而三的闹事,谁受得了?”杨振国没好气的回道。

秦尘轻轻摇头。

“我只是这一次自杀有事,以前的什么事情,不是你老婆提起来。

想我死?让李源娶杨初雅?你老婆说了不止一次!”

“秦尘,李源比你好一万倍,他还能看在初雅的面子上救你。

他品德多好,你看看他多高尚,多大度!”

品德高尚?

“给我吃禁药,是想害死我吧!”

杨振国抬起了手,打断了秦尘要说的。

“好了,别说了,这件事已经到最后了。

我将你送去精神病院,你以后就住在那里。

我们眼不见,心不烦,你也可以安稳点!

我祝你早日康复!”

“我不会去精神病院!”秦尘一口拒绝。

杨振国不耐烦了。

“你不去精神病院也要去!你都说自己吃的毒药了,这不是得神经病了,是什么?”

“是毒药,更是禁药。

一共三种药!

这三种药中,有两种治疗心血管的药物,对我身体没用不说,还有极强的副作用。

让心脏有问题,在国外根本不能上架,不能卖给……”

秦尘没说完,杨振国就再次打断了他要说的。

“你怎么知道是禁药?我告诉你,这些药物就是治疗你身体的药物。

你现在能够活过来,活着,全是靠它。

你身体的萎缩,也是靠它维持。

你能活下来,全是靠这药,你什么都不懂……”

自己是中了毒,才会肌肉萎缩。

这药不能解毒,怎么救自己?

拿什么救?

反而会加速死亡!

“是你们自己不懂!胡乱给我吃药!

而且谁告诉你,我什么都不懂得?”秦尘忽然说道。

他得到陈轩辕的国医传承,中医,西医全都一清二楚。

任何病症,在他眼中都不算什么!

就他吃的这三种药物,美利坚的研究员专门花大钱请陈轩辕过去看过,能不能避免这种副作用。

陈轩辕的答案是不能,药物相冲有反应!

所以眼前的这种药,什么效果,什么作用,他都清楚。

“你懂?难道你还懂医术不成?”杨振国有些生气道。

“我确实会!”

杨振国觉得可笑。

“你会医术?你在说笑话么?

你从来没上过学,还能会医术?

大字都不认识几个!

你已经病入膏肓了,连这种话都能说出来,不去精神病院不行了!”

他说着上前,就要拉起秦尘,拖上轮椅。

“杨振国,你病的不轻!”秦尘忽然开口。

他一句话,让杨振国定在了原地。

“你胡说什么呢!”杨振国有点虚的回道。

秦尘嘴角露出了一缕嘲弄的笑容。

“杨振国啊杨振国,我本不想揭你的短,可你太自以为是了。

你病了,而且是关于你身下的事情。

你去医院看过,只是不能克制,从未好过。

现在的你很难受,连女人都碰不得!

并且,一旦碰了,会传染!

最近这段时间,很痛是不是?”

杨振国脸色变换,最后血色褪去。

一脸苍白,面无血色。

“上市公司的老总,人前傲然,全市知名的人物。

得了一个难以启齿,因为在外乱搞的病症!

这件事你说我要不要说出去?将这件事告诉我丈母娘?”

“别,别说出去,秦尘,我们是一家人。

这件事千万不要说出去,一旦说出去,我就名声难保。

成为一个人人唾弃,避之不及的人了!”杨振国急忙说道。

“丈母娘呢?她作为你老婆,也该有知情权吧。”

杨振国吓得一跳。

“好女婿别说,不要说。

她要是知道,一定去医院检查,顺便赶我出去,闹得人尽皆知。

女婿,我现在都不敢回家,不敢碰她一下。

她没得这病,要是知道,她会和我拼命的。

求求你了,女婿,别说好么?

岳父求你了!”杨振国哀求道。

秦尘靠在了枕头上。

“那送我去精神病院的这件事?”

“不会,我不会送你去。

你没得精神病,去那干嘛。

而且你可是我杨家恩人,我定当照顾好你一辈子!”杨振国一脸正气。

“你女儿?”

“我女儿我会跟她说,她是你的老婆,要三从四德!”杨振国掷地有声的定下诺言。

秦尘脸上展现淡淡笑意。

这个伪君子!

“你爸怎么回事,你都回来了,他怎么还没将秦尘丢出去!”楚琴说着和一道极美的人儿进来。“振国,你在做什么?女儿都回来了,你还不将他丢出去!”

杨振国沉下了脸。

“丢什么丢?秦尘好好的,一点事情都没有,丢出去做什么?”

第3章 首富女儿!

楚琴听得愕然!

刚才杨振国很认同她说的,嫌弃,讨厌秦尘。

怎么自己就出去一会,他就翻脸了?

“振国,你说什么呢?”

“当然是不将秦尘丢出去。”

不丢出去?

“振国,你疯了?”楚琴生气道。

杨振国沉着脸。

“说什么呢?我怎么疯了!

他可是我们的女婿,而且是救命恩人。

不止不要将他丢出去,你还要好好照顾他!”杨振国郑重说道。

“你做梦,他今天必须搬出去!”楚琴蛮不讲理起来。

自己让秦尘吐了一身,还要好好照顾秦尘。

太憋屈了!

砰!

杨振国猛地一拍桌子。

桌子一震,吓得楚琴心跳加快。

“楚琴,这里谁当家?”

杨振国发火了,楚琴有点懵了。

“告诉你,秦尘不止要在这里好好安顿下来,而且初雅!”杨振国对着在楚琴身后站立的那道身影喊道。

那道身影极其娇美,长得倾国倾城。

高挑的身姿,傲然的身条。

美的不可方物,让人看着就不忍移开双目。

她面色冷冽,仿若凝结的寒冰。

这人就是杨振国的女儿,秦尘的老婆,杨初雅。

“爸。”

“秦尘是我杨家恩人,现在他卧病在床。

在家躺着终究不是事,你每天去学校带着他。

让学校医务室内的人照顾他,晚上再跟他一起回家。

中间再让一些老师,教授他课程。

你要照顾他,帮助他懂么?”杨振国吩咐道。

杨初雅柳眉倒竖。

“爸,你没有说错吧?不止让妈照顾他,还让我照顾他,带他去学校?你想让我成为他人笑柄么?”她不可思议道。

杨振国冷哼一声。

“说什么呢?这是你老公,你丈夫!

以后你最亲的人,你怎么能这么说他!”

杨初雅听得睁大了眼眸,不敢相信曾经很不喜欢秦尘的父亲,突然良心发现了。

“过来,跟秦尘道歉!”杨振国命令道。“楚琴,你也是,跟秦尘道歉。我们是一家人,有事好好说!”

楚琴与杨初雅两人脸色变换,看到杨振国铁青的脸。

两人知道,今天要暂时妥协了。

走到了秦尘面前,不情不愿。

“对不起!”

道了一个歉!

“不真诚!”杨振国在一旁喝道。

楚琴与杨初雪那个憋屈,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郁闷无比

“不知道这小子给振国施了什么法,竟然让他站在了身后,作为靠山。”楚琴暗道。

她低了低头。

“女婿,对不起!”

杨初雅随之附和。

“秦尘,对不……”

“喊名字做什么,他是你什么人?”杨振国问道。

杨初雅抿了抿红唇。

“老……老公,对不起!”

她的脸蹭一下红了,跟秦尘结婚这么久。

从未喊过秦尘老公,对他也是很不在意。

每天回来,看都不看秦尘。

现在喊一声,她心中羞涩。

“我的第一次喊老公,给了他了!”杨初雪心中气怒。

秦尘点了一下头,非常好。

他本想搬出去住的,现在她们这样客气。

自然是不搬出去,就住在这里。

自己受了她们那么多气,一定要得回来。

“初雅,你回学校安排去吧。

楚琴,你给秦尘做点吃的去,他现在一定饿了。”杨振国说道。

“嗯!”

两人匆匆离开,一刻不想留在这里。

“女婿,你看怎么样?”

“不错!”

“行,这是我名片,你有事打电话给我。”杨振国将一张烫金名片放下。

“好。”

杨振国快速走出去,跑的飞快,他的病可不敢让秦尘看。

“今天真是奇了,他小子懂了医术,威胁我了。

一定要尽快治好,不然会受制与这小子!”他暗暗计较。

秦尘坐起来,移到了轮椅上。

他卷起了自己的裤脚,看到了瘦的干巴巴的腿。

“南阳第一首富郑元康,他的病症还未完全康复。

我直接去找他,给他治疗最后一步,赚些钱!

顺便用赚来的医药费去买药材,排出我身体内的毒。”秦尘想到。

他掀开了枕头,里面有着一百块。

仅有的一点钱!

随之坐着轮椅,滑下去。

到了楼下,只有厨房内楚琴在做饭。

“做饭给他吃?没门,我给他加点料!”楚琴拿出了辣椒酱,全都倒了进去。“让你吃,让你吃!”

秦尘看了一眼,推着轮椅出去了,乘坐电梯下了楼。

到了外面,打了一辆出租车。

“天宇集团!”他报了一个名字。

南阳第一首富,极其有名,经常上电视。

他的集团处于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方,价值几十亿。

南阳的人,几乎人人知晓。

很快出租车停下,秦尘付了钱下车进了大厦。

前台服务处!

天宇集团是上市公司,极其有门面。

前台大多是女孩,其中也有漂亮的。

秦尘推着轮椅到了近前,一位脸上画着厚厚妆容的女人穿着制服冷冷的看了一眼秦尘。

心口处挂着一个名牌,上面是两个字,叫做徐艳!

“找谁啊?”徐艳厌烦的问道。

“我找郑元康!”

郑元康,他便是南阳第一首富名字!

“客气点!”徐艳皱着眉说道。“他是南阳首富,是我南阳的骄傲!而且你有预约么?郑先生说见你了么?”

她争锋相对,十分不客气。

找人不说名字,说什么?

何况南阳首富,在陈轩辕眼中不过尔尔。

在他秦尘眼中,也就一个病人。

“没有,但只要……”

秦尘没说完,徐燕就冷笑起来。

“没有就走吧,没有预约还想见郑先生。

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样,有资格见郑先生么!”

“若是郑元康知道你不让我见他,我想你会被开除出去!”秦尘淡淡道。

“因为你,开除我?你来告诉我,你什么身份?

集团总裁,还是上层领导?

郑先生会为你开除我,你脸真大呢!”

“我什么身份都没有,但我一句话,郑元康必定客气请我上去!”秦尘掷地有声道。

徐艳讥讽的笑了起来。

“什么身份没有,在这说大话!

笑死人了,李玲,你快来看一个傻子!”她说着还喊身边人来听。

将秦尘的事情说与她听,说给一旁几个前台接待。

乐的她们笑起来,嘲弄的看着秦尘,尽显鄙视。

“就你?哈哈哈!”

哗啦!

正在这时候,大门让人推开来。

一行人从门外走来,走在最前面的是一身黑色制服。

高挑的双腿上裹着黑色丝袜,束着的头发如同一个贵妇人的女孩。

尤其是她的身前,比之任何人都要来的大。

极为傲人,引起秦尘瞩目。

“徐艳,大小姐来了!”李玲低声说了一句。

大小姐!

秦尘记得电视上报导过,郑元康有一个女儿,叫做郑清月!

目前在天宇集团是身为总经理,未来要接班郑元康位置的。

想来,她便是了!

“大小姐来了,你有本事一句话让郑先生请你,你上去一句话让郑小姐请你上去吧!

不能的话,就赶快滚蛋!”徐艳在一旁讽刺道。

第4章 睁大你们的狗眼睛!

一连串的笑声!

前台接待的女孩,一个个偷笑起来。

“是啊,徐艳说的对啊,有本事去说啊!”

“你不是想见郑先生么?让大小姐带你去就是了!”

“做不到了?还是不行?”

她们笑容满面,尤其是徐艳,笑得脸上掉下粉来。

秦尘淡定如常,他怎么会没办法。

“男人不能说不行,记住了,睁大你们的狗眼睛看看!”他淡漠的说道。

推动轮椅,向着郑清月而去。

“他还真去了!”

“呵呵,看着吧,他等会肯定极其狼狈!”

“哼哼,必然让大小姐身边的保镖打一顿!”

“说我们是狗眼睛,他也不过是狗罢了!”

秦尘直线过去,在郑清月面前停下。

郑清月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没有反应过来,直直的走向秦尘。

“小姐,小心!”身后保镖喊道。

现在提醒一句晚了,郑清月始料不及,撞在了他的轮椅上。

整个身体扑在了秦尘身上,那傲人令人窒息。

压得秦尘一阵气喘,双手无意识的抱住了郑清月。

郑清月这时候回过神来,她挣扎了一下,想要站起来。

但是束缚她腰肢的一双手,实在太紧了,她的俏脸微微发红。

“你可以放开我了么?”郑清月以清冷的声音问道。

秦尘轻咳一声,傲人的压迫,虽然重量很大。

但着实太美,太温柔,他有点舍不得。

不过舍不得归舍不得,这里还有很多人在,于是赶忙放开了她。

“不好意思!”

郑清月撑着轮椅站了起来,她整理了一下有点凌乱的发丝。

保护她的保镖赶忙上前,护住了郑清月,戒备的盯着秦尘。

“你是什么人?”郑清月问道。

秦尘靠在了轮椅上,让波动的心情平复。

“郑小姐,你父亲最近经常夜不能寐吧!”

只说了这么一句,郑清月面色突变。

“你……”她想说你怎么知道。

可蓦然想到,这里是公司,大庭广众之下。

如果让人知道,他父亲得了病。

引起的波动,不知道该有多大。

首先是公司股票,必然大跌。

“你跟我上去!”郑清月反应很快,紧接着就说道。

秦尘轻轻点头。

“好!”

郑清月踩着高跟鞋,走在前面。

“跟我来!”

秦尘推动轮椅,紧随其后。

那窈窕的身姿,在眼前摆动。

他看的心跳加快,心中想到:我这是怎么了?

两人一起进了电梯,电梯门缓缓关上。

这一幕让前台的接待女孩,徐燕,李玲她们看的傻眼了。

“他,他真的一句话让大小姐请他上去了!”徐燕颤抖着声音说道。

李玲呆呆的点头。

“是啊,他做到了,保镖没有将他丢出去!”

说到这里,两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

她们脸色发白,呼吸急促。

秦尘说的话,她记得一清二楚。

若是郑元康郑先生知道自己不止拦住了秦尘,而且对他出言讥讽,嘲弄。

她在这里,绝对做不下去。

而且会在她的履历上,留下一个墨痕。

要知道,这里的前台最低是本科毕业,学历很高,并且待遇极好,谁都不想被开除。

但这件事会有一个履历记录,让她们以后再难找到好工作,一辈子让人背后议论,嘲笑!

“嗯,谁能想到平平无奇的他,真能做到常人难以做到的事情!”李玲瘫倒在了椅子上,脑海中满是秦尘最后的话语。

“我们真的是狗眼睛!”

电梯停下,停在了二十九层。

门打开来,郑清月与保镖,秦尘出了电梯。

“总裁,这是与环城集团的合作文件,需要你签个字!”一个娇俏的女孩,穿着肉色丝袜,紧身短裙来到近前。

手里拿着一份打开的文件,递向了郑清月。

这是郑清月的助理,李小媚!

“好,等会我看一下!

接下来的会议你往后推一下,我有事要和人谈!”郑清月吩咐道。

她尽显女强人姿态。

“好的,我马上去通知!”

他们一行来到了总裁办公室前,打开了门。

“你们在这里等着!”郑清月命令保镖。

“是,小姐!”

“你跟我进来。”郑清月看了一眼秦尘,进了办公室。

秦尘进入其中,顺手关上了门。

办公室很大,里面装修的很是厚重,古朴,豪华。

郑清月进入之后,径直到了沙发上,坐了下来。

修长的双腿,叠在了一起。

“你看够了么?”她漠然问道。

一路上,秦尘不是看她的身前,就是看她的背后。

眼眸炽热,看得她浑身发烫。

直到现在,对方的眼神仍旧停在她的身前。

她知道自己很美,但对方也太不加以掩饰了吧!

“我……没看够!”秦尘直言不讳。

自己见过的女人太少了,尤其是身材这么好的。

二十年了,以前是一味的悲观。

现在猛然有机会了,他没了悲观,反而多了一些荷尔蒙。

“你……流氓!”郑清月气愤道。“说吧,你怎么知道我父亲的事情?说不出个子丑演卯来,我跟你没完。”

看的出来,她很在乎父亲的病情。

“我是陈轩辕的徒弟,这次来这里,便是将你父亲的病彻底治好!”秦尘开口说。

陈轩辕!

那是一个传奇名字,自己父亲不论何时提起,都会肃然起敬。

而传奇的徒弟岂容小觑,必然也是极其厉害。

“你是他徒弟!”郑清月赶忙站起来,失声道。

“对!”

嘶!

郑清月倒吸了一口气。

那个人!

传奇人物!

“先生,您好!”郑清月很是客气说道。

她对秦尘极其恭敬!

“你好,我叫秦尘!”

“秦先生,我是郑清月,郑元康的女儿。

毕业于华清大学,硕士……”她郑重的自我介绍了一下。

“不用介绍这么多,我只是来为你父亲治病的,不是来和你相亲的!”秦尘随意道。

郑清月脸一红,煞是好看。

“不好意思,是我说多了,我父亲和人谈事情去了,我马上打电话给他,让他过来!”

“好!”

郑清月拿起了电话,拨号给了郑元康。

事情一说,郑元康知道秦尘的来到,是大喜过望。

当年他去求陈轩辕解救之法,而陈轩辕当时正在给另一位大人物治疗。

只给他暂时克制的药物,等他有时间之时,会再次通知他前来。

然而自打那一天以后,陈轩辕就没了消息。

郑元康的病情也日益严重,直到今天!

“我立刻就来,清月,你好好招待一下秦先生,不可放肆!”

豪门医神-秦尘, 杨初雅-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no cache
    Processed in 3.7452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