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绝世仙医-林墨, 沈彤-都市情感小说

都市绝世仙医-林墨, 沈彤-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极品前女友

“光天化日,肇事逃逸,人心不古啊!”

“这小子真的虎,被人撞出十几米远,居然没事人一样”

“就是就是,不过话说这个人好像是中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第一男护士!”

“咦!别说还真是,这小子可这是艳福不浅啊”

……

林钟南重生了!

没错,林钟南是穿越过来的,前世的他是一名修士,道医门第十二代门主,就在快要得道飞升之时,却无故死于自己发妻柳瑶之手。

“对不起林钟南,我会下去陪你的!”

看着决绝的柳瑶,林钟南如何都想不通,她为何会对自己下毒手。

推开门,回到办公室,整理了一下思绪!

这具身体的前主人叫林墨,是中海市一个豪门的表少爷,但身份却有点尴尬,他是母亲酒后乱性的产物,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

母亲去世之后,他更是成为了全家的眼中钉。

好不容易熬到毕业,成为人人羡慕的第一人民医院的主治医生。

却被调到了急诊大厅,成为了第一人民医院唯一的一名男护士,听上去艳福不浅,实则苦逼的很。

没过几天,女友又当着面,上了富二代的车。

之后工作又是出出收到刁难!干的比牛多,吃的比猫少,说的也就是他了。

万念俱灰的林墨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被一辆疾驰的车子撞死。

这倒也成全了林钟南。

“放心!你的仇我会报的,我的仇我也会报的,从今往后我就是林墨”林墨心中下定决心,他是亘古少有的天纵奇才,即使在这无法修炼的地球,他还是想再度飞升,寻求答案!

他的孤傲,不允许他堕落。

……

“彭!”

一声巨响,一名花臂男脚将办公室的门踹开。

“谁是林墨?”

偌大的办公室内只坐着一个人,而那人正抬头冷眼盯着他看,那一双眼睛如同鹰隼的眼睛一般,犀利异常,仿佛要将他给看穿了似的。

“你是谁?”

看到林墨,花臂一惊,再三确定之后,心中想起林墨的身份,心神大振。

“呵呵,赵公子叫我们三个一起来,我还以为是什么大角色呢,原来是个病秧子”花臂嗤笑着说道,一副很吊的样子,一屁股坐在林墨面前的桌子上。

“你欠了我们大嫂五千块钱,赶紧还。”

“欠钱!你们大嫂是谁?”

林钟南搜遍林墨的记忆,并未发现他生前还欠过什么人钱。

“嘿嘿,我们大嫂是李媛媛,怎么这才几天就忘了?”花臂调笑道。

“哦,那个贱人。”林很平静就像看一个死人看着花臂男子。

李媛媛是林墨的前女友,就在一个星期前医科大组织实习的时候和他提了分手,事后林墨才知道李媛媛傍上了赵氏集团的公子赵谦。

赵谦利用自己的关系给她在医院弄了个住院医师的名额。

要知道,医科大在第一人民医院的实习生,能留下的,不足一成。

林墨冷冷的说道:“我不记得我欠她什么钱。”

“嘿,我们大嫂就知道你会这么说,账单都给你准备好了,省的你抵赖。”小混混说着,将一只笔记本丢到林墨的面前。

林墨翻开笔记本,看到上面竟然记录着李媛媛这四年来给他买的所有东西,就连给他买一支廉价的一元钱的中性笔也要记录在账。

这个女人,也真是极品!

要知道,林墨这四年来在她身上花的钱何止她的十倍,既然她执意要追回,林墨倒也无所谓,不过他付出的那个贱人也要还回来。

“你们回去,替我转告她一声,欠她的钱,我会还的,不过得过几天。”林墨现在身上没有那么多钱,他得等到实习工资发了之后才能凑齐五千。

“呵呵,过几天,你以为老子大老远跑到这里是给你带信来了,你今天如果不把五千块钱还上的话,老子卸了你一条胳膊。”说着一脚踏在了他面前的桌子上,将他前世视若珍宝的针包踩在了脚下。

登时,周围空气的温度一下冷了下来,紧张的气氛在偌大的办公室内浓郁的化不开。

而林墨脸上的表情早已变得冷冽了起来,双眼泛红,充满了杀气,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那花臂早已死了千遍万遍。

“蝼蚁一般的存在,居然还敢在我面前音音犬吠,当真不知死是何物。”

说话之间,林墨一记手刀砍在了花臂脚腕上,只听咔嚓一声闷响,花臂腕骨直接断裂,而与此同时,花臂爆发出了一声惨叫。

但是林墨的动作很快,甚至众人都看不清楚。

这些动作几乎是在一瞬间完成的,剩下的小痞子还没反应过来,他们老大就已经趴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那两人那还能不知道林墨的厉害,扑通一声直接跪倒在了地上,口中喊道:“大……大哥,啊不,大爷饶命,大爷饶命,这都是那个赵公子让我们干的。”

“回去给你们赵公子带句话,李媛媛的钱我会还,但如果他胆敢再来招惹,我夷他三族。”

“是是是,记下了”

“等等,地上的血迹给我擦干净”

“是,是”

其中一个小混混马上脱掉身上的衣服将地上的血迹擦的干干净净,这才被林墨放走。

“实力啊!”林墨现在迫切的想要增强实力,但是灵力匮乏的地球何谈修仙呢?

……


第2章 你也不是华佗

修仙暂时没有可能了,但是不能不吃饭。

上辈子行了一辈子医术,终究还是要靠着医术吃饭啊!

“林墨,这儿有一个病人,你紧急接待一下,我手上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马上就回来。”林墨的上司刘东看着林墨,只是简单的打了一个招呼,临走之际不忘一阵冷笑。

林墨看向出租车,里面躺着一个老人。

“是他?”

林墨认得这老人,老人叫钱路明,曾经资助过医科大的一百多名学子,而林墨就是其中之一。

“也罢。既然你多行善事,与我有缘,今日就救你一命”林墨心中不想欠人人情。

“林墨,你行吗,没有病人家属的同意书,如果出了问题你可要全权负责啊。”平时几个关系不错的小护士一脸担心的问道。

“放心吧,如果我不行,天底之下恐怕没人能救老人了。”林墨看着几人堪堪说道。

“呵,好大的口气,现在连实习医生都这么狂妄自大了吗?”一道冷艳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

林墨转头,看到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女人向他们走来。

只见这女人长着一张标准的鸭蛋脸,五官精致,皮肤细腻,绑着高高的马尾,露出光洁的额头,虽然穿着平底鞋,但是身高足有一米七。

更加惹人眼球的是她胸前的那一对饱满,将里面的白色衬衣撑得满满的,随时都有爆扣的可能,看的林墨身旁的老司机暗暗吞口水。

“沈医生。”林墨身旁的小护士们连忙一口口的叫到。

“林墨,你就是那个被刘东赶出去的那个家伙。”女人看了一眼他的胸牌问道。

沈彤,毕业于燕京医科大,现为人民医院心血管内科的副主任医师。

“是的,怎么了?”

“一个被赶出实习组的实习生还敢如此叫嚣,真是可笑。”

沈彤说完,马上对身边的几名小护士说道:“准备手术。”

“你想干嘛?”看着跟着自己的林墨,沈彤不解的问道。

“没有我在,你救不了人的。”林墨平静的说道。

“呵呵,穿上白大褂还真把自己当医生了?”沈彤也有些恼怒,她感觉这个实习生的脑袋一定是坏掉了。

“旁观总可以了吧。”林墨妥协了一步,毕竟老人现在的情况已经耽误不了多长时间了。

“算你狠。”沈彤冷哼了一声,去洗手换衣。

手术室内,检查了老人身体的沈彤身体有些僵。

“怎么了,沈医生,动手啊。”林墨在一旁冷笑着说道。

就算他们院长来了也是回天乏术,沈彤怎么可能解决的了。

沈彤没有理他,看着身旁的小护士说道:“马上检查老人身上有没有家人的联系方式,另外,马上联系院长。”

林墨没有说话,走上前去,掏出随身携带的针包。

“针包?你想干什么?”沈彤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林墨。

“老人不仅心脏有病,而且肾脏也出现了严重的机能缺失,现在应该做的不是搭桥,而是取搭桥。”

“开什么玩笑,现在心脏搭桥是治疗冠心病最有效的方式。”

“那是你们西医。”林墨一字一顿的说道。

“呵呵,中医做手术,你是在逗我吧。”沈彤一把抓住林墨的手说道:“你可以把你的前途当儿戏,但我绝对不会让你毁掉医院的荣誉。”

“两千年前的曹操就是和你有一样的想法,所以最后他死掉了。”

“但你也不是华佗。”沈彤毫不退让的争辩道。

“我的确不是华佗,但是今后林墨这个名字,你会印象更加深刻。”林墨冷冷的说道。

“等一下,你……”沈彤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腰间被林墨点了两下,身子登时就动不了了。

“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沈彤一脸愤怒的看着林墨说道。

“我只是想让你看看中医是怎么做手术的。”

“混蛋,你敢拿病人的生命开玩笑,会下地狱的。”沈彤狠狠地骂道。

“安静点。”林墨头也不回的在她的喉间点了一下,将她说话的权利也剥夺了。

十分钟之后,急诊大厅的门口出现疾行二人,其中一人正是院长黄文忠,而在他的身旁,是一名阴沉着脸的中年人,早已经在门口接应的小护士马上迎了上去。

“刘东呢?”出了问题,他第一时间要找的当然是值班医生。

“院长,我在这儿呢。”只见刘东气喘吁吁的跑上了台阶。

看着满头大汗的刘东,黄文忠狠狠地指着他说道:“值班时间,擅离职守,待会我再和你算账。”

“现在究竟是谁在给老爷子治病?”黄文忠冷冷的看着那护士说道。

“还是林墨。”护士有些害怕的回答道。

“呵呵,黄院长,你们医院的医疗素质什么时候这么高了,连一个实习生都敢动刀子。”中年男子开口道。

中年人名叫钱坤,正是老人钱路明的儿子。

就在刚才,钱坤还在黄文忠的家中讨论老爷子接下来的治疗方案,没想到两人同时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

钱坤是钱氏集团董事长,名下产业无数,其中“中海医疗器械有限公司”,每年为第一人民医院提供百分之七十的医疗器械和药物资源。

钱坤还时不时的会为医院捐赠一些昂贵的医疗器械,就连黄文忠都得对钱坤礼让三分,所以此时的刘东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他怎么都没想到今天被送来的老人竟然是钱坤的父亲。

“钱总不要生气,我现在马上就去手术室亲自操刀。”

而就在此刻,林墨已经完成了对老人的救治,老人身上飞出了一道金光,进入了林墨眉间的紫府之中,顿时,他感觉自己的紫府一下子扩大了不少,整个身体也跟着通畅了起来。

林墨顿悟,他治疗老人,获得功德之力,扩充紫府,这样竟然可以代替修炼,提升自身实力,在灵气匮乏的现代,可谓是一种绝佳的修炼方法。


第3章 开除

林墨点开沈彤身上的穴位,看着她说道:“好了。”

“这怎么可能?”看着稳定下来的老人和仪器上的数据,沈彤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墨。

林墨轻笑道:“中医,一切皆有可能。”

推门出去,林墨正好撞上了气势汹汹的黄文忠和钱坤。

“你就是林墨。”看到林墨的胸牌,黄文忠的眼神登时变得冷冽了起来,就是这个实习生让自己再钱坤面前丢尽了脸面。

“林墨,你好大的胆子,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竟然还敢给钱老做手术,你……”刘东话没说完,就被林墨打断。

“什么手术,不就是取了几个搭桥而已,老人家的肾脏出了问题,以后肯定做不了搭桥了,这些搭桥在他体内也是个隐患,所以我就帮着取了出来。”

听到这里,在场的人全部都楞住了,就算是一个普通的护士,也知道这些搭桥对一个心脏病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那可是心脏病人的生病之桥啊……

“混账东西,我不管你是什么来路,只要我父亲有什么意外,就算倾尽我钱家所有家产,也要将你杀了祭奠我的父亲。”

“呵呵,真是好笑,钱总未看情况就谬下结论,可不像是做大生意的人啊。”林墨一句话直接噎的钱坤说不出话来。

“沈彤,老爷子情况怎么样了?”黄文忠看着走出来的沈彤问道。

“放心吧,黄院长,病人一切正常。”沈彤笑着说道。

“一切正常,怎么可能?”黄文忠说着,疾步走进了急救室内。

“那个,谢谢你啊。”沈彤一改往日的冷艳,笑着对林墨说道。

“谢什么,老人本来就是我的病人,我倒是该谢谢你,在关键的时候没有捣乱。”

这个男人,怎么这么不解风情,刚才自己倒是想捣乱,但也动不了啊。

所有仪器上面的数据都显示在正常范围内,心电图的波动也很平稳,此刻老人插着氧气管躺在床上,面色红润,呼吸顺畅,并没有任何异常。

只不过在老人的胸前,插着几枚细细的银针,在灯光之下闪烁着静谧的银白色光芒。

“这……黄院长,我的父亲没事了?”钱坤不敢相信的看着黄文忠问道。

黄文忠点了点头,说道:“不仅仅是没事了,而且比之前好多了,基本已经痊愈。”

黄文忠说着,又对躺在床上的老人进行了一番检查,随后看着钱坤说道:“钱总,那名实习医生说的没错,钱老爷子的肾脏确实出了些问题,如果搭桥不取,钱老爷子很可能早就驾鹤西去了”

“看来在心血管内科方面,我不如他啊。”黄文忠苦笑着说道。

钱坤没有想到,一向要强的黄文忠竟然都自愧不如,看来这个实习生着实不简单。

而听到这里,刘东也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只要钱老爷子没事,一切都还有回旋的余地。

“林医生,都怪我有眼不识泰山,一开始的话,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当真。”走出病房的钱坤,向着林墨深深鞠了一躬。

林墨冷笑一声说道:“怎么,钱总,不要杀我祭奠了?”

“林医生,瞧您说的,家父身体一直抱恙,所以刚才才会口不择言,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我吧。”钱坤惭愧的说道。

林墨前世再怎么说也是道医门主,气度非凡,而且钱坤道歉态度很是坦诚,再加上老爷子之前资助过他,所以他也没有过分计较,而是平静的说道:“好吧,原谅你了。”

听到这里,钱坤大喜,看着林墨说道:“林医生,鄙人只是一介商人,无以为报,明天我会以您的名义向医院捐赠一批最新的纳米粒子心脏检测仪。”

“纳米粒子心脏检测仪,那可是最近进口医疗器械之中最为炙手可热的一批啊,听说有钱都订购不到,现在可谓是有市无货啊,钱总竟然要免费捐赠给我们医院,真是感激不尽啊。”

“哎,黄院长,你谢我干嘛,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是我以林医生的名义捐赠的。”黄文忠故作不高兴的样子说道。

“哦,对对对,林医生,我代表中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全院的医患谢谢您的慷慨捐赠。”黄文忠说着向着林墨深深的鞠了一躬。

林墨摆手道:“院长言重了。”

随后,钱坤从钱包之中拿出一张紫黑色的卡片双手递给林墨说道:“林医生,这张卡片还请您收好,在中海市我钱氏集团名下产业,您可凭此卡免费消费。”

看到这里,周围不少人都羡慕不已,要知道钱氏集团在中海市的产业几乎囊括了衣食住行等各个方面。只要钱氏集团不倒,林墨这辈子都不用奋斗了。

但林墨也并没有太过欣喜,只是平静的接过卡片,塞进了裤兜之中。

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钱坤陪着护士将钱路明转入了普通病房。

刘东以为,钱老爷子没事他就没事了,毕竟刚才黄院长和林墨他们谈笑风生,其乐融融。 但是他却不曾想到,他得罪的可是林墨啊,被钱坤奉为座上宾的林墨。

“刘主任,你今天擅离职守,差点害死钱总的父亲,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做一名医生。我现在就开除你,明天全院通报批评。”

黄文忠的话将原本心存侥幸的刘东彻底的击垮,有了这个黑历史,他以后是别想在这个行业混了。

黄文忠说完,拂袖而去,留下黄文忠瘫坐在地上。

不过,对于一向都讨厌刘东的沈彤来说,这倒是个不错的好消息,刘东走了,心血管内科能上科室主任的就只有她了。

所以,沈彤对林墨的好感就更加的强烈了,拍着他的肩膀说道:“林墨,明天正好是周末,我请你吃饭吧,正好我有件事想要请你帮忙。”

“好吧。”林墨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毕竟沈彤有事相求,也就答应了下来。

“那我们说好了,明天下了捐赠会我在门口等你哦。”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急诊大厅门口,相互道别之后就各自回了住处。


第4章 给我办一张

第二天的捐赠会举行的很圆满,作为嘉宾出席的林墨,在会上被黄文忠狠狠地夸了一番,在会上,黄文忠提议他就任心血管内科的科室主任,本来聘任证书都拿出来了,却被林墨给拒绝了。

因此,他一下子就成了全院的风云人物。

下了捐赠会,沈彤在大礼堂门口拦住了林墨。

“没忘记昨天晚上你答应我的事情吧,我请你吃饭。”沈彤笑着说道。

今天的沈彤特意打扮了一番,脸上化着淡妆,碎花白衬衫,紧身牛仔裤和白色的帆布鞋将她整个人衬托的清新自然而又不失妖娆。

“当然。”林墨笑道。

两人说完便并肩走向医院大门,让医院的那些男同志大跌眼镜,他们暗恋守护了这么长时间的院花就这么被一个实习生勾搭走了,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到了,就是这。”沈彤向车窗外看了一眼说道。

林墨下车看了一眼,“鸿儒餐厅”四个大字分外耀眼,而在那四个大字的右下角,还有一个圆形方孔的铜钱标识。

林墨掏出昨天钱坤给他的那张卡片看了一眼,轻笑了一声,心想这么巧嘛。

鸿儒餐厅被誉为“中海市第一西餐厅”,来这里消费的不是政商界的名流,就是富家的衙内,往来无白丁,所以才取名鸿儒餐厅。

“宝贝,我和你说啊,这家鸿儒餐厅可是中海市最贵的餐厅,没有之一,最低消费十万元起,可是比中海市所有的五星级酒店逼格都高。”

“哇,这么贵,我们是不是有点太奢侈了。”

“呵呵,十万块算什么奢侈,我可是这里的常客,而且还是会员呢,和我在一起,怎么能让你像以前一样跟着你那个穷逼男朋友去吃路边摊呢……”

赵谦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站在餐厅门口的林墨,一阵冷笑道:“呵呵,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林墨,他怎么在这?”李媛媛也看到了林墨。

“呵呵,一个穷逼在这干什么你还看不出来嘛,当然是来打工了,要不你还以为他来吃饭啊。说不定人家是来打工还你钱的。”赵谦说话的时候故意放大了声音,惊动了林墨和沈彤二人。

“怎么,林墨,医院的实习工资养不活自己,周末还要到这里来打零工!用不用我们家赵谦给你介绍一下啊,他和这里的经理可是很熟的,说不定能给你找个能收小费的服务生工作呢。”

李媛媛傲慢的看着林墨,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咄咄逼人,简直不要将自己富二代女友的优越感发挥到极致。

看到这里,沈彤一脸疑惑的看着林墨说道:“你和她有仇?”

林墨苦笑着说道:“好像是劈腿的前女友。”

沈彤一怔,伸手揽住了林墨的胳膊,冷冷的看着李媛媛说道:“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我男人前女友的份上,我早就赏你几个耳光了,所以还请你最好闭上你那张破嘴。”

呵,这女人,倒真有点影后的潜质,林墨心中一阵好笑。

沈彤说着,又叭的一声在林墨的侧脸上留下了一个吻,然后牵着林墨的手说道:“林墨,我们走。”

看到这里,李媛媛一阵瞠目结舌,如同被五雷轰顶,她实在没有想到,一个被自己丢弃的男人,这才过了几天,就找了一个如此标志美艳的女人,而且看着他们身后的那辆玛莎拉蒂,就知道这女人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顿时,一阵无力的挫败感袭上心头。

而一旁的赵谦,瞪得眼珠子都快掉到地上了,他实在是想不通一个如此美艳的女人是如何看上林墨这个穷逼的,再看看一旁浓妆艳抹的李媛媛,一阵恶心的感觉就袭上心头,他冷哼着一把甩开李媛媛的手,走进了餐厅。

“小姐,给我们来一间包厢。”林墨来到柜台前面,看着前台小姐说道。

“好的,先生,您稍等。”

“先生,只剩下最后一间包厢了,是一间至尊包厢,请问是否订购?”前台小姐热情的问道。

“订。”

“等等,服务员,最后一间包厢我们要了。”赵谦一把将手拍在前台上看着前台小姐说道。

前台小姐看了两人一眼说道:“两位先生,这是最后一间包厢了,所以……”

“所以应该先来后到吧。”林墨看着她说道。

“对不起,两位,这是一间至尊包厢,只有特殊的会员才能订购,请出示你们的会员卡。” 要知道,至尊包厢可是鸿儒餐厅最为至高无上的包厢,而且只有两间,平常是根本不会向普通人开放的,只有那些手持至尊会员卡的人到来,或者老板亲自带人来的时候才会开放。

“呵呵,会员卡,看清楚了,这可是你们餐厅的白金会员。”赵谦将会员卡往桌子上一拍说道。

想要成为餐厅的白金会员,年消费额度最起码要超百万才行,所以赵谦一副很是盛气凌人的模样。

“这个,算吗?”林墨将那张紫黑色的卡片放到前台上说道。

赵谦瞥了一眼林墨放在桌子上的卡片,嗤笑着着嘲讽道:“呵呵,我说林墨,你是来搞笑的嘛,你这该不会是你从哪里搞来的路边摊的会员卡吧。看清楚了,这才是会员卡。”

赵谦见过黄金,见过白金,见过钻石会员卡,但是林墨那紫黑色的卡片他还一次没见过,所以才坚信林墨肯定是认错餐厅了。

“哦,是嘛,那还真是多谢赵公子让我长见识了呢。”

林墨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却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他的会员卡,让赵谦憋得一阵脸红。

那服务生看了一眼赵谦的白金卡,根本没有拿起来仔细查看,一副司空见惯了的样子。

而当她看到林墨的卡片时,脸色都变了,拿起来再三确认了一番。

“服务员,不用看了,这家伙肯定是在大街上收的,我看他八成是走错地了,马上给我们开包厢吧。”赵谦得意的摇晃着身子说道。

“就是,服务员,赶紧给我们开包厢吧,我们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哦,可不想耽误在这些穷光蛋身上。”

李媛媛自知没有沈彤漂亮,因此能够凭借赵谦的财力压他们一头,她也正好过过嘴瘾。

但是前台小姐根本没搭理赵谦和李媛媛,再三确认了之后,一脸敬畏的看着林墨说道:“对不起,先生,刚才有所怠慢,请原谅,我马上就为您开包厢。”

要知道,能拿到这张卡片的人,连他们老板都要礼让三分,更别说她只是这里的服务前台了。

“赵公子,看来你的白金会员还不如我在大街上捡的一张会员卡呢,你那个会员,究竟是有多不堪啊。”林墨冷笑一声说道。

“你……”

看着赵谦一脸吃瘪的样子,沈彤捂着嘴在一旁偷笑

“你搞什么,看清楚了,老子这可是白金会员,一年消费不下于一百万啊。”赵谦有些恼火的扯着服务生说道。

但是那服务生根本没有将赵谦的白金卡放在眼中,这种会员卡在他们眼中算是最低级的了,这种会员,在他们餐厅里面,一板砖能砸到一大片。

但她还是礼貌的看着赵谦说道:“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最后的这间包厢只对持有至尊卡的客人开放。”

“至尊卡,那是什么鬼,我怎么不知道。你现在马上给我办一张至尊卡,反正今天这包厢我是要定了。”赵谦一脸霸道的看着前台小姐说道。


都市绝世仙医-林墨, 沈彤-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38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