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龙狂婿-方正宇, 陆清柔-都市情感小说

战龙狂婿-方正宇, 陆清柔-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战龙潜渊

中海市国际机场。

“老爷,您放心好了,我这次一定劝得少爷回心转意,如果不能完成任务,我就回乡下种红薯去。”

一名气度儒雅的老者对着电话里的对象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在他的身后,分人字形排开两列共八辆黑色劳斯莱斯,而领头的却是一辆限量版的宾利慕尚。

每一辆豪车的两边都各自站着一位带着墨镜的冷峻精干汉子,一股子跋扈的气势直冲云霄,惹得每个进出机场的旅客们都为之侧目不已。

挂了电话的老者似乎对于这一切已经习以为常,要不是顾虑到那位少爷的脾性,他能够摆出比这还大十倍的阵势来,宫家的滔天财势岂是这些蝼蚁般的凡人能够认知的。

想起那位少爷,在宫家侍候了半辈子的老管家也不禁有点唏嘘,谁能想到那个当年被老爷各种嫌弃的私生子,竟然在短短十来年的时间里完成了神话般的华丽蜕变,成了威震全球的存在。

要是能够请得这位回去坐镇,宫家权势岂不是可以更上一层楼?

想到这里,年过半百的老管家也不禁有点心潮澎湃。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穿空姐制服的女子朝他走了过来,迟疑的问道:“请问是……刘全刘老先生吗?”

老管家眉头微微一蹙,纳闷道:“有什么事吗?”

空姐递了一张纸条过来:“有位方正宇先生让我把这个交给您。”

“哦,谢谢!”

“不客气!”

待空姐离开之后,刘老管家迫不及待的打开纸条扫了一眼。

纸条上只有一句话:“老刘,回家种红薯吧!”

老管家目露骇然之色,好一阵东张西望,可惜,并没有找到自己想找的人,怅惘若失的长叹口气,无奈的挥了挥手,所有人都钻进了车子里,绝尘而去。

在不远处的一个商店里,走出了一个穿着半旧迷彩服,鼻子上架着一副宽大墨镜的男人,看着远去的车队,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想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当我是一条狗吗?

可惜,我已化龙!

……

中海市,昌河区。

一栋占地面积颇为宽广的别墅里,正在进行一个规模不小的聚会,参加聚会的人囊括了整个陆家老中青三代和亲朋好友。

陆家人丁兴旺,老家主陆敬天育有三子两女,儿孙满堂,今天大家难得的都聚齐了,因为今天是陆家长孙女陆清柔成亲的日子。

现场的气氛很是热闹,但是热闹中却透着一丝不和谐。

盛装出场的陆清柔,轻妆淡描的五官更形出彩,哪怕此刻板着一张俏脸,依旧美得让人窒息。

反观一边意气风发的男子,就相形逊色多了。

顶多只有一米七的身高,体重却绝对超过了两百斤,那套量身定制的西装都被撑得圆鼓鼓的,一张胖脸上偏偏还生了一对绿豆眼,一笑起来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拄着拐杖的中年男人透过玻璃窗看着下面那对外形完全不登对的新人,脸上表情复杂。

在他身后,一名美妇苦苦哀求道:“展堂,要不你再去跟老爷子商量一下好不好?”

陆家长子陆展堂的嘴角微微抽搐,却依然果决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咱们陆家丢不起这个脸,吴家更加丢不起。”

“那你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柔儿掉进火坑里吗?咱们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从小就乖巧得让我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现在你竟然要他嫁给这样一个男人,难道你就不心疼吗?”

陆展堂叹了口气:“我当然心疼,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如今陆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际,如果吴家不出手帮我们的话,那么我们陆家要承受什么样的后果你知道吗?”

“有什么后果?大不了就是去坐牢,还能要人命不成?再说了,这是公司的事情凭什么要我家柔儿来背锅?你倒是重情重义,可你有没想过,自从你受伤之后,他们是怎么对你的?可有把我们真的当成陆家一份子。”

看着歇斯底里的妻子,陆展堂无奈道:“好了,亦如,赌气的话不要说了,这不是简单的坐牢问题,咱们陆家人丁兴旺,兄弟之间有点龃龉在所难免,我这个做长兄伯父的理当宽容一些。

而且,父亲答应过我,如果我能够解决了这一次的危机,会考虑让我重新出来打理公司,到时候一切都会好的。”

柳亦如呆了一呆,绝望的抽泣道:“可怜我那苦命的女儿啊!”

陆展堂搂着她的肩膀,无声安慰着。

于此同时,楼下也是三五成群,议论纷纷。

“真是郎财女貌,天作之合啊!”

看着台上的新人,陆家长孙陆人杰毫不掩饰的嘲讽道。

陆家次孙陆人雄嘿然:“那是,说起来,这门亲事可是我们陆家高攀了,也算陆展堂那个废物替我们陆家贡献最后一分光与热吧,这一下,他的剩余价值算是彻底的压榨完了,到时候再一脚把他踢出家门,陆家就是我们两兄弟的天下了。”

“可怜的陆展堂,恐怕现在还在做着雄起的春秋大梦呢,哈哈……”

“哈哈……”

另一边,作为今天绝对主角的吴浩然,说不出的意气风发,美中不足的是,旁边的准新娘不赏脸,直到如今连一丝笑容都欠奉。

吴浩然想了想,压低声音笑道:“清柔,今天可是我们的大喜日子,也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当着这么多亲朋好友的面,你能不能笑一个?”

一直憋着口气的陆清柔冷冷的瞅了他一眼,忍住作呕的冲动道:“吴浩然,你心里很清楚,我为什么会嫁给你,所以,请你适而可止,不要太过分了。”

吴浩然微微一愣,随即冷笑:“行吧,老子就稀罕你这股劲儿,当第一次被你拒绝之后,我就发誓有一天一定要把你压在胯下,等老子玩腻了,你求老子都不会碰你一下。”

听他说得这般粗俗不堪,陆清柔气得浑身颤抖,伸手就要打过去,却被吴浩然轻松握住了皓腕,咬牙狞笑道:“注意点形象,你可是今天的焦点人物,要是把我爷爷惹恼了,你全家都得完蛋,尤其是你父亲。”

陆清柔顿时如同泄了气的皮球般。

“这才乖嘛!要打架的话,等晚上关起房门再打,从床头打到床尾,你要是觉得还不尽兴,阳台和沙发也可以试试。”吴浩然说着,眯着绿豆眼露出了猥琐的笑容。

陆清柔把头扭到一边去,牙齿咬得嘴唇直欲滴血,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哪怕就是死,也不会让这头肥猪得逞。

当两个年近古稀的老头携手从屋子里走出来的时候,人们纷纷聚拢在台前,简单而不失庄重的仪式开始了。

“……各位来宾,今天,我受吴氏家族和陆氏家族的重托,为新人吴浩然先生和陆清柔小姐证婚,我感到非常的荣幸。”

台上响起了主持人煽情的声音:“……是情、是缘、是爱把他们联系在一起,使他们俩好梦成真,在婚礼开始之前,我想问一下,现场有人反对他们的结合吗?”

在场的众人发出了一阵哄笑,然后,一个声音突兀的响了起来:“我反对!”

第2章 网恋那点事

所有人都怔住了。

然后齐齐扭头,只见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来了一个看起来风尘仆仆的男人。

主持人也是一脸的错愕,本来所谓的询问只是他常年主持婚礼的一个调节气氛的小技巧,谁特么会在这种大喜日子出来搞事情,就算真的有,那也只是善意的取闹。

在没摸清对方的真实来意之前,主持人很快就恢复了镇定,笑道:“这位先生,可以说说你反对的理由吗?”

“很简单,因为她是我的老婆!”

一时间,满场哗然。

陆展堂疑惑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妻子,柳如是也是一脸茫然。

吴家家主吴震霆沉声道:“老陆,这是什么情况?”

陆敬天茫然:“我也不知道啊!”

陆清柔呆呆的看着突然出现的男人,直到对方走到了自己跟前不远处,才反应过来,弱弱的问道:“方正宇?”

男人笑了笑:“是的,陆清柔,我来娶你了!”

陆清柔娇躯一颤,激动得差点扑了过去,但是最终还是忍住了,脸上似哭似笑,五味杂陈。

吴浩然这才回过味来,暴怒道:“妈的,你是哪里跑出来的野狗?”

方正宇摘掉了墨镜,露出棱角分明的脸庞,冷笑道:“我是你惹不起的爸爸。”

“王八蛋,你是活腻歪了,来人,快点把他赶出去。”吴浩然怒吼道。

陆人杰和陆人雄气急败坏的冲了过来。

“住手!”

方正宇厉声喝道,陆人杰和陆人雄居然被震慑住了。

“在场的人想必都是跟清柔沾亲带故的,我不想在我们的大喜日子里跟大家闹出不愉快的事情来,免得伤了和气,所以,是动手还是旁观你们自己掂量!”方正宇淡然道。

陆人杰和陆人雄面面相觑,场面一度有点尴尬,主持人插嘴道:“这位先生,你说陆小姐是你的妻子,可有凭据吗?”

“当然有!”

方正宇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手机按了两下,举在空中。

“说起来好笑,我现在居然在幻想十月十日那天你突然的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样啊,那咱们来个约定,如果我出现了,你就嫁给我好吗?”

“好,我答应你,如果你在那天出现的话,我就嫁给你!”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方正宇关了手机,放回口袋里,乐呵呵的看着众人。

众人顿时哗然,他们一下就听出来了那是陆清柔跟方正宇的声音。

吴震霆豁然起身,须发皆张道:“陆敬天,你这老匹夫,竟然敢如此欺辱我吴家,从今天开始,你我恩断义绝,势不两立。”

“哎,吴老,你听我解释……”

吴震霆已经拂袖而去。

吴浩然看到这一幕,再看看身边痴痴的陆清柔,勃然暴怒:“你这水性杨花的贱女人……”

说着扬手就是一个耳光扇了过去。

但是他没有得逞,一只大手闪电般伸了过来,把他的手腕握住了。

“有我在这里,哪怕你是天王老子,也休想动她一根汗毛。”

吴浩然挣扎了一下,却发现对方的手如同老虎钳一般,顿时心生怯意,色厉内荏道:“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

“好,我等着!”

方正宇冷笑撒手,吴浩然趔趄后退,狼狈的朝自己爷爷追去。

“吴少,等等……”

“吴老,这是个误会……”

一时间,现场的人都纷纷追了出去,剩下的人都退到了旁边议论纷纷。

“这回可有好戏看了。”

“是啊,陆家算是把吴家得罪狠了,简直是不知死活!”

方正宇无视这一切,转向陆清柔笑问:“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陆清柔慌乱而羞涩的微微点头:“嗯!”

“来得仓促,没什么东西准备,这个就当我的求婚戒指吧!”

方正宇说着,拉起了陆清柔的左手,把一个造型古朴的戒指套在了她那纤长的中指上。

陆清柔娇躯肉眼可见的颤抖着,娇羞答答的任由他摆布。

“从今天开始,你我将合二为一,终身相守,从此互敬、互爱、互助、互信、白头偕老,举案齐眉,天地共证。”

陆清柔的一颗芳心都要炸了,用尽浑身的力气嗯了一声。

方正宇笑了笑,朝她张开了双手,陆清柔娇羞的闭上了眼睛。

关键时刻,一声重咳把两人拉回了现实。

方正宇扭头看了看那个一脸阴沉的拄拐中年人,还有他身边那个满脸复杂的妇女。

“啊,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爸妈!”陆清柔忙道。

方正宇忙迎了过去:“爸,妈,你们好,我叫方正宇,以后……”

陆展堂果断摆手阻止了他的话,深深吸了口气道:“方先生是吧,这个称呼陆某愧不敢当,能不能麻烦你跟我解释一下,你跟我女儿是什么时候开始交往的?”

“哦,我跟清柔是六年前在通过网络认识的,之后一直保持联系,她对我的帮助非常大……”

“等会,你的意思是要告诉我……你们是在玩网恋,一直没见过面那种?”

“是的,不过,虽然我们没有见过面,但是我觉得清柔一直都在我身边!”

“好了,我明白了!”陆展堂深深吸了口气,严肃道:“方先生,作为一个过来人,我原谅你的冲动和无知,闹剧到此为止,请你马上离开这里,离开我的女儿。”

方正宇也正色道:“既然这样,爸,我也很负责任的告诉你,能够让我离开清柔的,只有她自己。”

“你——”

陆展堂气得七窍生烟,差点就要抡起拐杖打过去。

身后的柳亦如忙劝道:“展堂,我们是不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陆展堂看了看那些指指点点的亲朋,觉得也有道理,于是冷哼一声,一瘸一拐的率先朝停车场走去。

柳亦如表情复杂的看了方正宇一眼,快步追了上去。

方正宇乐呵呵的拉着陆清柔随后跟上。

他们刚离开不到五分钟,陆敬天就带着一大群人匆匆赶了回来,怒气勃发道:“那个王八蛋呢?跑哪里去了?”

陆家次子陆展威忙道:“爸,刚才我看到大哥的车子出去了,肯定是被他给带走了。”

“给我马上去找,还有那个不孝子,让他给我马上滚回来。”

“是,我这就去!”

另一边,坐在豪车里的吴浩然哭哭啼啼道:“爷爷,是孙儿不孝,让您老人家跟着受委屈了。”

吴震霆好声安慰道:“傻孩子,这不关你的事,是爷爷的错,原本觉得那丫头看着还不错,既然你喜欢,就允她入了咱家的门,没想到头来竟然受此奇耻大辱,你放心,爷爷一定会为你讨回这个公道,他们陆家……完了。”

“嗯,还有那只野狗。”

“对,不知死活的东西,老刘,这件事就交给你了,我不想让他看到明天的太阳。”

“明白,老爷!”

正在开车的老刘沉稳的应声道。

第3章 打鱼的

由于各种原因,陆展堂并没有住在陆家大宅里,而是在一个不甚起眼的小区里买了套商品房。

当柳亦如把车子停稳之后,陆展堂就率先下了车,气冲冲的回了家。

方正宇一路跟着,刚到门口,就听到陆展堂沉声道:“站住,我家不欢迎你!”

方正宇站住了。

陆清柔神情尴尬的看看这边,看看那边,然后求助的看向了自己母亲。

柳亦如劝道:“好了,展堂,不管怎么说,来者是客,有什么话让他进来再说吧!”

陆展堂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说。

柳亦如连忙示意两人快点进来,然后给大家都砌了一杯茶。

抿了两口之后,陆展堂的情绪稍微平复,沉声道:“方先生,刚才我妻子说了,来者是客,该尽的礼节我们也尽了,接下来,咱们心平气和的谈谈。”

“好的,您说!”方正宇客气道。

“首先,我想表明一下自己的一个观点,就是我对于网恋的看法,我始终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幼稚、非常可笑、非常不现实的东西。

因为这里面存在了太多的欺诈性,你甚至都不知道跟你整天情话绵绵的到底是人还是一条狗。

你认为我说得对吗?”

“呃,这个……有一点道理,但是我和清柔……”

“别跟我说你们不一样这种话,这就好比买彩票的那些人,每一个都认为自己是最幸运的,肯定会中大奖,甚至已经规划好了中奖之后该怎么花这笔钱,可是到头来,绝大部分的人都会在绝望中放弃。”

方正宇无奈道:“好吧,既然您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上,那我也表达一下我的看法。”

“你说!”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在了方正宇脸上。

“首先,我想说的还是那句话,我对清柔的感情不一样,我并不指望你们能够理解并马上接受,但是时间会证明一切。”

“时间会证明一切是吗?很好!”陆展堂冷笑着点了点头,突然话锋一转,声色俱厉道:“可你不知道的是,我们所有人包括你在内,最缺的就是时间;说不定明天一睁眼,我陆家就要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而你……也会因此而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机,年轻人,你根本就不知道你得罪了什么样的人。”

激动过后,陆清柔也冷静了下来,不得不重新面对这残酷的现实,听了父亲的话,俏脸上不禁浮现了一抹忧色。

“展堂,不如让这位……这位年轻人带柔儿走吧,我们大不了去坐牢。”柳亦如道。

陆展堂冷笑:“哼,真是妇人愚见,事情到了这地步,你以为是坐牢就能够解决的了吗?

远的不说,现在就连吴家也被我们得罪狠了,你知道人家是干什么发家的吗?

你之前是不是以为我懦弱到要牺牲女儿的幸福来换取我的安逸?

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怕去坐牢,我怕的是我去坐牢了之后,留下你们两个人孤苦无助,会落得更加不堪的下场。

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这一切问题都没有,我也不可能让我的女儿跟他走,你看他这个样子,别说房子车子什么的,我敢打赌,他甚至连一份正式工作都没有,我就算不是贪图富贵的人,也不会让我的女儿跟着这样的一个人走。”

“爸,他有工作的……”陆清柔小声分辨道。

“哦?是哪家大公司的总经理,还是机关单位的一把手?或者律师,医生也行啊?”陆展堂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道,根据他过人的阅历,一眼就看穿了方正宇。

“他是一名海员……”

“海员?打鱼的?”陆展堂冷笑。

“好了,你们别吵了,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展堂,你还是想想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吧?”柳亦如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

陆展堂赌气道,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以手扶额,说不出的心累。

柳亦如也突然觉得自己太想当然了,满脸惆怅的叹了口气。

方正宇乐呵呵道:“爸,妈,我觉得事情未必有你们想的那么悲观,所谓车到山前必有路,如果你们相信我的话,不如交给我处理吧?”

“凭你?”陆展堂冷笑:“你是不是打算带我们一家子到海外孤岛当野人啊?”

对于这个骂人都不带脏字的岳父,方正宇也是相当的无奈,不过,只要稍微的错位思考一下,他也很能理解陆展堂现在的心情。

刚想说点什么,外面突然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虚掩的大门被一把推开,三个人如狼似虎的冲了进来。

赫然是陆展威和他的两个儿子陆人杰、陆人雄。

“哈,都在啊,那就好了,大哥,老爸让你过去一趟。”陆展威阴阳怪气道。

陆展堂只有一个独女,陆展威却是一连生了两个儿子,自认对陆家香火做出了贡献,居功自傲,尤其是陆展堂意外受伤,退居二线,陆氏公司的大权基本交到了他手上,更是不把这位亲大哥放在眼里。

陆展堂对于这一切都心知肚明,但是作为长子,自有胸襟气度,懒得跟他计较。

不过,他也很清楚,此刻父亲把自己叫过去,断然没好事,一番臭骂还是轻的,人一冲动很容易做出冲动的事情,父子相殴都不稀奇,于是无力的摆了摆手道:“我知道了。”

陆展威一脸惊奇:“嘿,陆展堂,你这是个什么态度?”

陆展堂心烦意乱之下,也不禁有点恼火,沉声道:“我说我知道了,一会就过去。”

陆人雄立马跳了出来:“你嚷什么嚷,给你脸了是不是?”

陆人杰也冷笑附和:“大伯,爷爷可是说的让你马上过去。”

面对他们的咄咄逼人,陆展堂很是恼怒,但是对方拿着鸡毛当令箭,他也感到有点无奈。

至于柳亦如和陆清柔,更是敢怒不敢言。

一时间有点冷场。

方正宇左右看看,站了起来道:“几位,有话好好说,冲动解决不了问题……”

话音未落,陆人雄立即破口大骂:“妈的,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你指手画脚的资格吗?事情闹到这地步,全是因为你这个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野狗,老子还没找你算账呢。”

说完竟然抡起拳头朝方正宇砸了过来……

第4章 得妻如此

“啊——”

柳亦如跟陆清柔不禁惊呼出口。

陆展堂也是目眦欲裂,倒不是他有多在意方正宇,只是陆人雄的跋扈作风让他感到无比屈辱。

然而下一刻,方正宇五指箕张,轻易的包住了陆人雄的拳头,微微一扼。

陆人雄立马发出凄厉的惨叫。

陆人杰大吃一惊,不假思索的冲了过来帮忙,方正宇闪电一脚,陆人杰倒飞六尺,撞到了墙上,死狗般的滑了下来。

所有人都震惊了。

陆展威又惊又怒,厉声喝道:“你这是干什么,快点放开我儿子!”

方正宇冷笑:“年纪轻轻,嚣张跋扈,对长辈至亲也敢这么无礼,有失家教,我现在替你教教他们,总好过在外面被人教。”

“你——”陆展威为之气结。

陆人雄痛楚难当,破口大骂:“陆清柔你这个贱女人,快让他放开我,否则我要你好看。”

方正宇眸中寒芒一闪,咬牙道:“狗改不了吃屎。”

完了一耳光扇了过去。

陆人雄噗的喷出一口夹杂着碎牙的血水,好不凄惨。

所有人都被方正宇的暴戾给震慑住了,眼看他好像还不想罢休的样子,陆清柔连忙跳了出来拉住他,祈求道:“算了好不好……”

方正宇这才住手,指着陆展威严肃道:“你们以前是如何对待清柔和她父母的,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从今天开始,你们一定要时刻注意自己的态度,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好,很好!”陆展威竖起大拇指咬牙切齿道:“陆展堂,你找的好女婿,我们走!”

说完拂袖而去,陆人杰、陆人雄兄弟俩连滚带爬的跟了上去。

目送他们下了楼,方正宇带上门拉着陆清柔回归原位,正色道:“爸、妈,我知道你们现在一时间还无法接受我,但是我对清柔的感情是真的,你们两位,我也会当成自己的父母般尽兴尽孝,不会让你们受半点委屈的。”

柳亦如表情复杂的看着他,显得很是欣慰。

而陆展堂似乎也有不小的触动,当然,他也不会因为这样就接纳了方正宇,不过,态度倒是稍微和缓了一些,微微叹气道:“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方正宇乐了:“只有弱者才会这么认为!”

柳亦如一脸古怪,陆清柔连忙轻咳一声。

陆展堂顿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

方正宇连忙干笑赔罪:“不好意思,爸,我不是说你!”

陆展堂闷声道:“现在看来,你本性还算不错,不过,这里面的水太深了,不是你一个普通人可以参与的,你还是快点离开吧,以后也不要再跟清柔联系了,这样对彼此都好。”

方正宇摇头:“我说过了,我既然来了就不会走了,除非清柔赶我走。而且,恕我多嘴一句,现在已经不是我离开就能解决问题的了,难道您认为还有跟那吴家合好如初的余地?”

陆展堂顿时为之语塞。

柳亦如看了他一眼,道:“展堂啊,我觉得这孩子说得不错,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如,大家合计一下该怎么应对接下来的问题,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嘛!”

其实她真正想说的是,她不想看到陆展堂殚精竭力可是到头来却只能逆来顺受的样子。

自从腿废了之后,陆展堂变了太多,不仅失去了家族企业里的决策权,就连生活中的一些龃龉也只能忍气吞声。

可是,这种退让并没有换来别人的适而可止,反倒是得寸进尺、变本加厉,甚至就连自己宝贝女儿的幸福都保不住。

如今方正宇横空出世,似乎给这个暮气沉沉的家庭带来了一丝不一样的生气。

所以,对于这个除了名字之外一无所知的男人,她打心底并不是很排斥。

陆展堂哪里不了解妻子的深意,无奈苦笑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屋漏偏遭连夜雨,还能有什么办法?我现在甚至都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老爷子了。”

方正宇乐呵呵道:“爸,所谓虱子多了不咬人,债多了人不愁,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如以不变应万变!”

陆展堂闻言微微一动,但是现实却实在不容他这么乐观,最终还是叹气道:“我累了,要休息一下,你自便吧!”

柳亦如连忙扶着他回了房间,留下方正宇和陆清柔两人大眼瞪小眼。

半晌,陆清柔才略显局促道:“对不起……”

“不要这么说,夫妻之间不必要说对不起。”

陆清柔俏脸绯红,更加不安的扭捏道:“我没想到你真的会来。”

“那当然,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怎么,难道你想变卦?”

陆清柔用力的摇了摇头。

“那不就结了,我告诉你,自从刚才戴上戒指那一刻,你就是我老婆了,跑都跑不了。”方正宇一脸理所当然道。

看着他那霸道的样子,陆清柔娇羞跺脚道:“这是我家,我能跑到哪里去,只是……”

“只是什么?”

“这有点太突然了,我……我需要一点时间去适应。”

“哦,这个啊,没问题!”方正宇嘴角勾起一抹轻笑:“我现在有的是时间等你慢慢适应,我的老婆大人。”

陆清柔瞪着他啐了一口,慌乱的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假装去倒水。

看着她落荒而逃的样子,方正宇不禁莞尔,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陪伴着他走过了人生中最黑暗的那段时间。

虽然隔着天涯海角,但是那恰似春水般的柔情,总能适时的送达到他的身边,抚慰他受伤的身心。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

陆家大宅。

“爷爷,大伯非但不肯跟我们回来,还指使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把我和大哥打了一顿,我牙齿都被他打掉了两颗……”

陆人雄声泪俱下的控诉道。

他的母亲叶郁青看到两个儿子的凄惨模样,当场放声大哭:“我的天哪,这是造了哪门子的孽啊?爸,你瞧瞧你的两个孙子,你可一定要为他们做主啊!”

“够了!”

陆敬天拍案而起,厉声暴喝道。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

“展运,给我通知陆展堂,要是两个小时内我见不到他的人,立马赶出家门,断绝父子关系。”

“是!”

陆家三子陆展运应声道。

陆人雄和陆人杰偷偷交换了一个眼神,狼狈中皆都难以掩饰的狂喜。

因为陆展堂虽然因为残废退出了公司决策层,但是每年依旧会领取分红,要是被赶出家门的话,那以后他们不仅可以多分一份,家族的产业也将彻底的沦为他们的囊中之物。

于此同时,吴家的司机老刘也在市井里找到了一个光头壮汉,把一个地址和一张正面相片发给了对方手机后,严肃的吩咐道:“老板说了,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先给你五十万,事成之后,还有五十万。”

光头壮汉接过了他递来的袋子,嘿然道:“多谢刘哥关照,麻烦你回去转告老板,我办事,妥妥的。”

战龙狂婿-方正宇, 陆清柔-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1596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