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仙尊临世-李景堂, 凌枫-都市异能小说

重生之仙尊临世-李景堂, 凌枫-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重活一世

华夏国,沛新市第一高中。

一间考场内,所有学生都在奋笔疾书,笔尖和试卷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小师妹!”考场内突然传来一声大叫。

“噗嗤?小师妹?”

“李景堂他是没睡醒么?”

“看多了武侠小说吧?”

坐在一旁一梳着马尾,面容清秀的女孩儿不禁摇摇头。

“这个呆子……真不知道爸妈是怎么想的,居然还想撮合我和他。唉……”

李景堂眉头紧皱,打量周围。

“这……这是哪?”

“张琦……你是张琦?”他看见身边一样和他呼呼大睡的男生惊讶道。

“不对……我明明渡劫失败,陨落在银河之心,怎么会在这儿?”

这周围的景象,他再熟悉不过,正是他高三那年。

“难道说?我重生了!”

“没想到……上天竟然又给了一次重来的机会……”

李景堂眼角浮现一抹阴霾:“伏霏,我原本最信任的人就是你,你是我的道侣,是我最亲近的人,却没想到你竟然趁我渡劫夺我道源,害的我和小师妹陨落于银河之心。”

“伏霏,你好狠啊!”

想起那天的一切,还有小师妹淡蓝色的眼眸中最后透露出的依恋,让李景堂心脏狠狠一抽,痛苦万分。

但很快,李景堂又恢复了过来。

“既然我重生了,小师妹会不会也重生了?”

“既然老天让我重活一世,那我绝对不会让悲剧再度上演!伏霏,你夺走我的一切,我迟早有天会全部再拿回来。”李景堂捏着拳头,暗暗道。

“砰砰砰!”一监考老师敲了敲他的考桌。

监考老师姓王,叫王冬梅,同时也是李景堂的班主任。

高中这几年,王冬梅没少给他试过绊子,最后甚至逼的他不得不辍学。

就因为他家穷,他没有关系,成绩不好……

想到这,李惊叹眼中浮现一抹阴沉,站起身死死盯着王冬梅。

“这……这是什么眼神?”王冬梅一时之间,不由被李景堂的眼神给呵住了。

她心中涌起一抹怒意,这废物学生竟然也敢瞪她。

她狠狠一瞪,猛地一拍桌子,泼妇似的尖叫道:“李景堂!你翻了天是不是?考试睡觉,你还想不想读书了?”

“你这站起来什么意思?还想跟我动手?真是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我警告你,不想读就给我滚出去,别读了!整天吊儿郎当,不务正业的样子,你这种人出了社会就是渣滓。”

李景堂眼中浮现一抹不屑,冷哼一声,竟然转身就离开了考场。

“有你这样的老师,我这书,不读也罢!”

“你……李景堂,你真是翻了天了!跟老师这么说话?你还有没有点教养,你今天要是出了这个教室,就别想回来了。”

李景堂回头怒瞪一眼,冷冰冰道:“王冬梅!如果你敢说我父母一句,我保证你会后悔!”

王冬梅望着他的眼神,顿时如鲠在喉,脖子好像被一双大手狠狠掐死,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李景堂可是堂堂仙尊,银河体文明最强大的存在,是银河系第一仙尊。

虽然现在他实力全无,但那种气势也不是一个小小老师所能顶的住的。

出了教室,李景堂细细感应着体内的灵气波动。

但他体内的灵气犹如雾气那般稀薄,想要恢复到曾经的巅峰,如果没有个千年光阴怕是根本不可能。

不过李景堂并未气馁……

他出了学校,找了处僻静的小湖,这边人烟稀少,灵气相对浓郁,倒也算是个修炼的好地方。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李景堂便盘腿打坐。

作为天尊, 他脑子里的秘法数不胜数。

他搜寻记忆中的功法,忽然猛地一惊,他丹田处竟然有本泛着金光的古书。

“这……这是《造化仙决》”

“原来银河之心的传说是真的,传说银河之心内有造化级功法,可我一直没有寻到。只是……为什么此时竟然会出现在我体内?”

“莫不是说,在我重生之时穿越银河之心无意进入到了我体内?”

“如果有这造化级仙法,我定能恢复往日的巅峰……不!甚至还能更近一层,前往银河之外,探索虚无缥缈的三角体文明。”

想着,李景堂便开始按照《造化仙决》上的心法开始修炼。

源源不断的灵气不断灌入他体内,他的气势节节攀升。

“炼体一层……炼体二层……炼体。”

一直到练气三层这才停了下来。

李景堂呼了口浊气,“果然,地球的灵气还太过稀薄,哪怕是造化级功法修炼也离不开灵气的支撑。”

“元婴就足以毁灭星球,筑基应该就是地球最为强横的存在吧?”当初李景堂离开地球的时候,就没见过地球上有几个筑基高手。

“练气三层,现在应该也够用了。”

李景堂刚准备起身离开,耳边忽然传来一清丽的女声。

“爷爷……这灵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稀薄了?”

“嗯?”李景堂寻声望去,只见一老一小,两人正打坐修炼。

但两人修炼的都是最基本的修炼法门,甚至还是不太完整的,这样的修炼法门,练下去怕是连筑基都不可能。

李景堂不由淡淡说道:“修炼不是你们这也修炼的。”

少女扎着马尾,穿着一身白色练功服,身材窈窕窈窕有致,面容精致,倒也不失为一个美女。

她见李景堂,柳眉倒竖,微怒道:“你谁啊?你懂什么?”

她又上下打量,淡淡说道:“原来还是个学生?你懂修炼?”

这少女,还只是个炼体境界,连练气境界都未步入,在李景堂眼中,乃是下下之资。

李景堂轻轻点头,“倒是略懂一些,你天赋太差,再修炼这功法,怕是一辈子都无法有所成就。”

一个陌生人竟然当着她面,说这样的话,她不由怒了。

老人倒是眼尖,炼体期大成,练出了一丝化劲。

李景堂刚刚突破,周身灵气不稳,还有些许溢出,被他发现。

老人脸上也有几分不悦,问道:“这位同学,我孙女是沛新市武道协会的副会长,年纪轻轻已经外劲有成,不知道你说这天赋太差,是何意思?”

第2章 实力初显

女孩儿嗤笑道:“就是,猪鼻子插葱,装什么装呢?”

“不服气来打一架!赢了我,我就承认你说的是对的。”

女孩儿叫凌枫,在地球上这个实力确实算不得差,只是还入不了李景堂的眼界。

李景堂摇摇头:“算了,你不配做我的对手,况且……我也不需要任何承认我。”

“你……”女孩儿恼羞成怒,二话不说,竟然一掌朝李景堂劈来。

老者猛地一惊,他没想到他孙女竟然这就出手了。

然而,李景堂侧身闪开,轻轻一掌,凌枫竟然倒飞而出,随后轻飘飘落在地上。

老者瞳孔一阵收缩,这其貌不扬的青年,竟然有这等实力。

这一掌带着外劲,普通人若是沾上,就是不死也是重伤,即便是他也不可能像李景堂这样风轻云淡的化解凌枫的攻势。

凌枫柳眉倒竖,欲要再和李景堂较量一二。

却被她爷爷拉住。

“这位朋友……哦不!这位大师,我孙女不懂事,还希望你不要与他计较。老夫没想到,小小的沛新市竟然还有如此高手,是老夫眼拙了。”

凌枫怒道:“爷爷!你说什么呢?就他也是高手?我刚才只是情敌了,一个不小心。”

“我要和你打一架……”

“行了!别胡闹,你跟别人差个十万八千里呢!就算是我也不敢在这位大师面前称作前辈。”老者怒道。

“不行……我必须要跟他打一架。”

“这……”老者把目光投向李景堂。

如果凌枫能和李景堂这等高手过招一二,那好处自然是不比多说。

“大师……我这小女。”

李景堂摆摆手,知道今天这件事,不打一架是不好处理了。

于是说道:“行了吧……”

老者拱拱手说:“我孙女尚且年轻,还希望大师手下留情。”

凌枫娇嗔道:“爷爷!什么叫他手下留情啊?放心吧,我不会下手太狠的。”

说完,她娇呵一声,踏步而来。

李景堂不为所动。

她嘴角上扬,甚至都可以看见李景堂等会儿倒在地上惨叫的模样。

只见李景堂手摘落叶。

“唰!”一声,这片落叶和凌枫擦颈而过,削下她一律发丝。

随后,娇嫩的树叶狠狠扎进了大树枝干里。

李景堂另外一只手,手指正指着她的咽喉。

凌枫的粉拳距离李景堂不过二指的距离她吃惊的看着李景堂。

李景堂微微一笑,然后收手。

道:“这灵气稀薄,修炼本来就不易,加上你们的功法有缺陷,想要达到那种程度是完全不可能的。”

“行了,我也该回去了,就此别过,有缘再见。”

说完, 李景堂正要转身离开。

“敢问大师名讳?老夫在沛新市区也算有点能量,若有什么麻烦可来八里湖别墅,老夫叫凌军。”

但李景堂已经走远,只留下“李景堂”三个字。

“李景堂……”老者暗自喃喃了两句。

“枫枫,他刚才是不是说我们家的功法有缺陷?”

凌枫点了点头:“说了!咋了?我看这人就是猪鼻子插大葱,装什么装呢,咱们家的功法哪儿有什么缺陷。”

凌军眉头紧皱:“看来我还是低估他了,能一眼就看透我们家功法有缺陷,只有宗师级别的高手才有这等眼里。”

凌枫不由惊呼:“爷爷!你没搞错吧?宗师级高手?就他?全国都没有几个宗师级高手,再说那些宗师高手哪个不是七老八十的?唯一一个最年轻的貌似也都四十多岁了吧?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看样子都跟我差不多大。”

“别乱说……要知道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此人的实力绝对远超你爷爷我,就算不是宗师高手,这么年轻都有这等成就,未来必定不可限量。

“不行……既然能看出我家功法有缺陷,说不定……”

“对了,他是不是还在读书?快查查他在哪儿,若是能将我家功法补充完整……”

这会儿,凌风已经回到了学校。

然而刚进教室,王冬梅就叫他去了办公室。

办公室里,王冬梅把几张写满字的A4纸丢在李景堂面前。

“行了,签个字你就可以走人了,我看你在这儿也没读书的心思,倒不如去外面去学个技术,那也能养活自己,也不至于干些偷偷摸摸的事情。”

李景堂面色冷漠,“王老师,你可确定了!希望你不要后悔……”

王冬梅哈哈大笑:“后悔?开除你这么个学生是我再正确不过的决定,我有什么好后悔的?我这也是为你好,希望你能体会到我的良苦用心。”

李景堂走的乃是修炼一道,读不读书其实无所谓。

但……上个好大学一直是他爸妈的愿望,所以如果能继续待在学校,李景堂还是愿意待着的。

到时候随随便便考上一个好学校,也能让家人开心开心。

不过此时要开除他,他也没别的办法。

于是,李景堂在上面签了名,回头就收拾东西离开。

然而李景堂刚出门,凌军就闯了进来。

凌军身后还跟着个穿着衬衫西裤的矮胖男人,这是李景堂他们学校的校长,只是他一副点头哈腰的模样,让人实在搞不懂。”是你!”李景堂看见凌军惊讶道。

“你们认识?”校长也是一脸惊讶。

凌军微微一笑:“真是没想到,李大师,咱们竟然这么快就见面了。”

李景堂笑道:“那以后在学校见不到了。”

说完他便要走。

“李大师?”校长听着有些发懵。

凌家的老怪物把他们学校的一个学生叫大师?没搞错吧?

王冬梅见校长来了,正好掐媚道:“这家伙不学无术,考试睡觉,还敢顶撞老师。今天您来了正好,我正要把他开除了。”

“开除!”校长一听冷汗直冒,脸色发虚。

这凌军就是来找李景堂的,看凌军对李景堂这态度就知道不简单。

可这老师竟然还当着面说开除这种话?

“李大师!还请等等!”这时,凌军连忙叫住李景堂。

他又回头冷声道:“为什么开除他?”

王冬梅笑道:“为什么开除?就冲他这个学习态度,我就要开除他。”

“王冬梅!”校长双目一瞪。

“啪!”一声,校长竟然直接给了她一巴掌。

第3章 完善心法

王冬梅呆若木鸡,愣愣的看着校长。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而这会儿,校长简直连宰了她的心都有了。

现在这个形式居然还看不出来,凌家的老头儿来找李景堂。

凌家在沛新市的能量有多大?先不说这老头儿。就单单说他儿子,他儿子是凌氏集团的董事长。

凌家的企业,凌家的财富在整个沛新市都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这王冬梅竟然还敢当着凌军的面把李景堂给开了?这不是自己找死么?

凌军笑眯眯的拉着李景堂,说道:“李大师,你看这老师要怎么处置?”

校长一脸惊讶,这凌军分明是在讨好李景堂的态度。

李景堂究竟是什么人?

如果李景堂有这么大的背景和能耐,为什么他不知道。

王冬梅顿时呆了,刚才还是她要开李景堂,怎么现在她轮到被李景堂随意处置了?

李景堂轻瞥了一眼,淡淡说道:“开了吧!”

王冬梅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搐,然后赔笑道:“李……李同学,我这也是一时糊涂,你能原谅老师吗?”

李景堂微微笑道:“当然……不能!”

凌军一脸冷漠,对校长淡淡说道:“知道怎么做么?”

校长连忙点头,“知道知道!”

“李大师……老头子我有点事找你,咱借个地儿说话?”

李景堂点了点头。

而另外一边,校长则是对王冬梅展开了长达两个小时的问候,并且把王冬梅给开了。

然而,王冬梅现在可不仅仅是被开了这么简单。

她在教书这一条路可能已经全部断了,她所有行为将会被校长记录在案。

为了讨好凌军,不管凌军查还是不会查这件事,他都必须得把王冬梅处理好。

王冬梅有苦难言,她要是早就知道李景堂有这个背景,哪里还会说要开了他。

把他当祖宗供起来都来不及……

这边。

李景堂和凌军等人找了个茶馆,弄了个包厢坐着。

茶水还没上来,凌军竟然噗通一声给李景堂跪下了。

众人惊愕无比……

而李景堂却并未去搀扶凌军。

他曾经是一代仙尊,年岁活的不知道比这个老头儿长多久了。

这个跪,他还是受的起的。

但是旁边的人不乐意了,特别是凌枫。

她连忙上前搀扶,心疼问道:“爷爷!你这是做什么啊?”

凌军并未理会他孙女,反而还轻轻将凌枫推开。

然后对李景堂说道:“李大师!老头子我有一事相求。”

李景堂微微笑道:“你怕是叫我补全你们家的功法吧?”

凌军没想到李景堂竟然猜出来了……

凌军有些脸色发红,尴尬道:“老朽知道这有些不太合适,是与李大师本就无亲无故,恕我唐突了,还希望大师不要怪罪。”

李景堂轻轻点头,这凌军在沛新市也算有点势力。

找个帮手,不管是收集灵药,还是寻找个灵气浓郁之地都比自己一个人修炼来的快。

这凌军的态度也不错,于是点点头道:“一部功法而已算不得什么,把你家的功法拿我看看。”

“爷爷……这……咱们家的功法可不能外传啊!”

凌军笑着从兜里拿出一线装古本,然后说道:“你这傻孩子,你觉得大师会看上咱家的功法?”

说完,他将《凌家心法要诀》给了李景堂。

“大师,这功法原本是我祖上一代代传下来的,但到我那个时候,鬼子打进来了。我家的男儿都参加抗战去了,这部功法就是那时候弄残缺的……唉!”

李景堂将功法简单翻看了一下,笑道:“你这功法确实太过简陋,里面还有很多冲突,强行修炼还会留下暗疾。”

他瞅了眼凌军,淡淡说道:“你这身上的暗疾怕是留了不少了,除了修炼功法落下的,你身上怕是还有些刀伤和枪伤吧?”

凌军一脸惊讶,他没想到李景堂竟然这都能看出来。

说着,他将上衣脱下。

因为年迈,他身上的皮肤已经变得皱皱巴巴的。

但却还是能很清楚看见他身上留下的一个个疤痕……

凌军指着腰部一块伤疤,淡然道:“这是打鬼子的时候,那鬼子的军刀插的,我当时用的大刀。大刀没有鬼子的刺刀好用,我当时一刀没砍死那鬼子军官,砍了两刀才把他脑袋砍掉。”

“还有这一块……这是弹片扎进了身体,还有这个、是对越反击战的时候枪伤。”

老人身上这一块块的不是伤疤,而是荣誉和功勋。

即便是李景堂也不由肃然起敬,他虽然当初早就离开地球在银河闯荡,成为一代仙尊。

但……说到底,他骨子里还是龙的传人,留着华夏的血脉,他对这块土地爱得深沉而热烈。

“拿纸笔来!我给你把功法修改修改。”

没一会儿,就有人拿来纸笔。

李景堂一边坐着喝茶,一边给他们完善功法。

凌军等人全都坐在一边,屏息不语,静静看着李景堂。

就是凌枫对于李景堂还有些不太顺眼。

她是天之骄女,原本在她这个年纪能达到她这个实力的人寥寥无几。

她的内心一直是高傲的……

然而,李景堂却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她很想知道,自己跟李景堂到底差了多少。

大概半小时,李景堂将凌家的功法修改完毕。

他将自己的记录,和功法还给凌军,说道:“你家功法残缺的部分,我已经给你补齐了。另外再给你改良了一下,修炼也不会留下暗疾。”

接着,李景堂瞥向凌枫,微微笑道:“也幸亏你孙女天赋差,现在的境界还太低,也没留下什么暗疾。”

“你……谁天赋低了!”凌枫气的胸口一阵起伏,美眸怒瞪。

“枫枫!怎么能这么跟大师说话?快道歉。”凌军呵斥道。

凌枫骄哼一声,头也不回跑出了包间。

凌军无奈叹气道:“大师……我这孙女宠惯了,希望您不要跟她计较。”

李景堂轻轻点头:“小孩子,理解。”

“这部功法,修炼到元婴期应该没什么问题。”

重生之仙尊临世-李景堂, 凌枫-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0888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