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天下-叶云, 林千雅-都市情感小说

君临天下-叶云, 林千雅-都市情感小说

第1章 战神归来

龙 国。

巍峨险峻、绵延数千里的天痕山上。

矗立着一栋栋宏伟壮丽的宫殿,这里就是令世界谈之色变的战神宫。

“龙帅,真的要回江州吗?”

大殿中,五大战王看着眼前的青年,异口同声的询问道。

五大战王——天罗、地藏、昆仑、沧海和凤凰。

同样也是龙国的五虎上将。

青年叫做叶云,正是战神宫的主人。

“是的!”

叶云斩钉截铁的说道:“虽然如今我富可敌国,手中握着至高无上的权利,以及崇高的地位。”

“但是我承诺过她,我一定会回去娶她的!”

说着,叶云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照片。

照片上的女子笑起来梨涡浅浅,明眸皓齿,亭亭玉立,眉目如画,当真是倾国倾城的绝世佳人。

“转眼间,已经七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呀!”

叶云眼里一片温柔,含情脉脉道:“千雅,你还好吗?也不知道这七年你过得怎么样?”

七年前。

叶云就读于江州大学。

由于帅气的容貌,优秀的成绩,和幽默风雅的谈吐。

不久,就追到了校花林千雅。

林家,是江州的富贵家族,属于上流社会阶层。

叶云并不知道林千雅的家世显赫。

恋爱期间,由于一次粗心大意,导致了林千雅意外怀孕。

林家家主林老爷子——林震南。

知道此事后,雷霆大怒,当时便要打断叶云的手脚。

恰巧,当时正值江州征兵,林家被相关部门要求交出一名青年去军队服役。

于是林震南便把叶云交了出去,让叶云代替林家的子孙去军队服役。

在军队服役的期间,叶云得到贵人相助。

贵人教导叶云天下无双的武功和医术。

叶云学成之后,那位贵人不辞而别,了无音讯。

靠着这一身傲视天下的本领。

不久,在一场龙国和狼国的战争中。

叶云一战成名,威名远扬。

之后,叶云跟随军队转战东洋、南疆、西域、北境。

这期间,叶云培养出了“五虎上将”、“五大王牌军团”和“地狱十八骑”等无敌军团。

由于其通天彻地的强大本领。

短短的七年时间,叶云便战功赫赫,威震八方。

令敌人闻风丧胆!

龙国的龙主,拜叶云为龙帅!

封号——天龙战神!

并且帮助叶云在天痕山上修建战神宫!

战神宫——主要任务,保家卫国!

“龙帅,要不要我们一起前往江州?”

战神宫大殿中,身材魁梧的天罗战王开口询问道。

叶云闻言,收回思绪。

“不用。”

叶云坚定的说道:“我走后,战神宫暂时交由你们五人掌管。”

“是,谨遵龙帅旨意!”

五虎上将异口同声道。

次日,叶云身披黑色风衣,站在江州的机场里。

这时,叶云的随身护卫冷锋来到了叶云的身后。

冷锋身穿黑色皮衣、戴着黑色墨镜,看起来非常的冷酷。

叶云命令他提前三天到达江州,目的就是为了查询林千雅的生活状况。

“调查的怎么样了?”叶云询问道。

冷锋恭敬的看着叶云,开口道:“禀告龙帅,属下已经调查清楚了。”

“您的夫人林千雅小姐,现在在林氏集团任职,是一名普通的业务员,似乎生活比较艰难。”

“除此之外,她还为您生下了一个女儿,叫做林夏,正在阳光小学读一年级。”

什么?

林千雅为我生下了一个女儿?

叶云闻言,深呼出一口气:“当年她怀孕之时,正好我去军队当兵了,我以为她会去医院做人流,没想到她居然把孩子给生下来了。”

“龙帅,林千雅小姐应该正在林氏集团上班,咱们现在要不要立刻过去找她?”

冷锋看着叶云,尊敬的询问道。

“不急,先不要打扰她上班,我先去阳光小学看看我的女儿。”

叶云如此说着,便和冷锋一起前往阳光小学。

然而,阳光小学已经放学了。

一个小女孩背着书包,手里提着一个很大的塑料袋,正沿着路边捡垃圾。

小女孩面黄肌瘦,极度缺乏营养。

身体瘦弱的就像是一根竹竿,身上的衣服非常的破旧。

脸上脏兮兮的,头发更是乱糟糟的。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乞丐。

不过五官却长得非常的精致,尤其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非常的漂亮。

这个小女孩正是叶云的女儿——林夏。

此刻,小林夏经过路边的一个烧烤摊。

一对青年男女正坐在烧烤摊旁边的桌子上吃烧烤。

小林夏看见桌子下面有一个矿泉水瓶,便走过去钻到了桌子下面,捡起了矿泉水瓶子。

当小林夏把矿泉水瓶子拿起来的时候,一不小心把瓶子里面剩余的水给溅到了年轻女人的身上。

“啊!”

年轻女人尖叫一声,便双眼瞪着小林夏:“这是谁家的孩子,这么不长眼睛,把水溅到我的衣服上了。”

“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小林夏吓得小脸苍白,立刻给年轻女人道歉。

随即,便从书包里抓出一把硬币,嗫嚅道:“姐姐,我赔你钱。”

然而,年轻女子却伸手打掉了小林夏小手里的硬币,恶狠狠的说道:

“小乞丐,我这套衣服是世界名牌范思哲,价值三万呢,你赔得起吗?”

坐在年轻女子身边的青年男子,直接一巴掌狠狠的抽在了小林夏的小脸上,凶神恶煞的叫骂道:

“快点打电话叫你的爸妈过来,如果今天不赔三万块钱,我就把你送到警局。”

五万块钱!

小林夏捂着脸上五道通红的手指印,瘪着小嘴,泪水流了出来:“叔叔,我没有手机,也没用爸爸。”

“我家很穷,妈妈每天辛辛苦苦的打工挣钱,不仅要给爷爷看病,还要给我交学费。”

青年男子呵斥道:“小乞丐,你家穷,关我什么事,你把我女朋友的衣服弄脏了,就得赔钱。”

小林夏吓得坐在了地上,抽泣哽咽道:“叔叔,我先欠你三万块钱好不好?”

“等我捡垃圾卖了钱之后,就立刻把钱还给你。”

“我妈妈每天上班很辛苦,我不想再让妈妈为我操心了。”

“不好!”

年轻男子训斥道:“靠你这个小乞丐捡垃圾赔钱?你捡一天垃圾,能卖几个钱啊?脑袋坏掉了吧。”

“叔叔,我只能这样给你赔钱了,没有别的办法了。”小林夏依旧在抽泣着。

咣!

青年男子闻言,一脚把小林夏给踹翻了过去。

他凶恶的辱骂道:“小杂种,给脸不要脸,你今天要是不赔钱,小爷我打残你!”

小林夏被青年男子踹翻了一个跟头。

“呜呜呜呜呜……”

此刻,小林夏头破血流,躺在地上,眼泪“哗哗”的落下,放声大哭了起来。

“我说年轻人,你的脾气再大,也不能这样残忍的对待一个小女孩啊,她才几岁而已。”

这时,烧烤摊的老板看不下去了,出声打抱不平。

“就是,看这小女孩身上穿的衣服,就知道家里一定很穷,肯定赔不起三万块钱,你怎么能对一个小女孩下这么重的手呢?”

“这样为难一个小女孩,真不是个东西!”

“哎呀,太残忍了!头破血流的,赶紧把小女孩送到医院吧。”

旁边桌子上吃烧烤的人,纷纷出言斥责青年男子。

“你们都他妈的给小爷闭嘴,要不然小爷我马上打电话喊人过来教训你们。”

“不服的话,你们就掏出三万块钱,帮这个小杂种赔钱。”

青年男子看着周围的人,凶神恶煞的威胁道。

众人闻言,不敢再说话了。

“我赔三万块钱给你。”

这时,一辆迈巴赫停在了众人的面前。

下一刻,叶云从车上走了下来,看到躺在地上头破血流的小林夏,心疼死了,顿时怒气横生。

戴着黑色墨镜的冷锋,也从车上走了下来,跟在叶云的身后。

周围的人们,目光在叶云、冷锋和迈巴赫之间扫来扫去。

叶云健步如飞,来到了小林夏的面前,将小林夏抱在了怀里,安慰道:

“夏夏,不要害怕,有爸爸在呢,爸爸回来看你了。”

“爸爸?不,我没有爸爸。”小林夏畏惧的看着叶云,想要挣开叶云的怀抱。

叶云明白了,应该是太突然了,夏夏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于是叶云温柔的说道:“那你就叫我叔叔好不好,叔叔先带你去医院。”

“好的,谢谢叔叔。”小林夏鼻子一酸,委屈的趴在叶云的怀里抽泣着。

第2章 冲冠一怒为红颜

“冷锋,把他的四肢打断。”

叶云吩咐了一声,便抱起小林夏往车里走去,得赶紧把小林夏送到医院。

叶云虽然也会医术,但此刻,叶云的身上并没有带着止血药和纱布之类的医药用品。

冷锋闻言,点了点头,走向了青年男子。

看着外表冷酷而又气场强大的冷锋向自己走来,青年男子认怂道:

“你……你别过来,那三万块钱我不要了,大家扯平了。”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然而,回答青年男子的,是四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冷锋愤怒的出手,立刻将青年男子的双手和双腿打断。

下一刻,青年男子躺在地上,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扯平?杀你一万次,都扯不平!”

冷锋冷冷的说道:“只是废了你的四肢,已经很便宜你了。”

众人看得心惊胆战,但却没有人同情青年男子,众人都觉得他活该。

医院里,小林夏的小脑袋上已经包扎好了纱布。

叶云询问道:“夏夏,你妈妈呢?”

“妈妈跟我说她今天下午五点要去君悦酒楼谈生意,没时间来接我。”小林夏嗫嚅道。

“那你为什么要捡垃圾呢?”叶云继续询问道。

“因为妈妈很辛苦,既要挣钱给爷爷交医药费,又要挣钱给我交学费。”

小林夏一脸坚定:“我不想看到妈妈那么辛苦,所以我才捡垃圾挣钱。”

叶云听着,心疼死了,伸出手揉了揉小林夏的小脑袋。

旋即,叶云便带着林夏前往君悦酒楼。

此刻,君悦楼的302包厢里,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美食。

肤白貌美的林千雅正坐在包厢里,她的对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这个男人叫做张超,大腹便便,地中海发型。

脖子上挂着一条大金链子,手腕上戴着一块金表。

他抽着大雪茄,露出一嘴大黄牙,端起一杯酒,呲牙笑道:“来,林小姐,不要客气嘛,咱们干一杯。”

“不了,张总,我是来跟你谈生意的,而且我也不喜欢喝酒。”

林千雅摆手拒绝。

“嗯?”

张超面露不悦道:“林小姐,你说谈生意,哪有不喝酒的道理?”

“俗话说酒逢知己千杯少,林小姐,你正是我张超难得一遇的知己啊。”

“咱不说千杯了,最起码也得喝个十杯八杯的吧?”

林千雅闻言,摇头推辞道:“张总,我真的不会喝酒,还是算了吧,咱们先谈生意上的事情吧。”

“哼!”

张超冷哼道:“林小姐,你这是不给我张超的面子了,不就是签合同嘛。”

“只要你陪我喝几杯,我张超二话不说,就把你林家的这份装修合同给签了,这你总该满意了吧?”

林千雅面露难色。

但是,在张超的步步紧逼下,林千雅只好拿起酒杯,说道:“那好,我就陪张总喝几杯。”

张超闻言,咧嘴大笑起来:“这就对了嘛,林小姐。”

说着,张超起身走到了林千雅的身旁坐下。

林千雅面目不悦,但还是和张超碰杯喝了下去。

由于林千雅从来没有喝过酒,于是这一杯下去,就呛了一口,感觉辛辣刺鼻。

张超见状,哈哈大笑道:“林小姐好酒量,真是女中豪杰。”

张超一边说着,一边右手搂在林千雅的杨柳细腰上。

林千雅一把推开张超的右手,冷冷道:“张总,请放尊重一点!”

张超闻言,只好悻悻的收回了手。

心里想着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还是慢慢来吧。

于是张超再次拿起酒瓶,把各自的酒杯倒满,打算把林千雅灌醉。

当喝完第三杯的时候,林千雅便感觉脑袋沉沉的,有些晕眩。

张超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了,于是右手再次攀上林千雅的杨柳细腰上。

此刻,张超满脸邪淫,看着林千雅美丽的脸蛋,完美的身材。

再也抵挡不住体内的邪火了。

于是一张大嘴缓缓地靠近林千雅绝美的脸蛋。

啪!

林千雅哪能接受这种侮辱,立刻一把推开张超,并给了张超一记响亮的耳光。

张超捂着火辣辣的脸庞,大怒道:“臭婊子,敬酒不吃吃罚酒,竟敢打我。”

林千雅说道:“你得寸进尺,给脸不要脸,欺负我一个弱女子,算什么本事?”

“妈的,欺负你又怎么样,是你自己要来和我谈合同的,我又没有逼着你来。”

张超说道:“好,看来我张超今天只好霸王硬上弓了。”

说完,张超便像一只凶猛的老虎扑向了林千雅。

林千雅猝不及防,被张超压在身下,声嘶力竭的大喊救命。

由于力气柔弱,根本就无力反抗。

嘭!

就在这时,302包厢的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叶云看着张超将林千雅压在身下,顿时怒火冲天。

冲过去一把提起张超,将张超肥胖的身体砸向了饭桌。

嘭!

下一刻,饭桌四分五裂,一桌饭菜撒在了张超的身上。

张超的脑袋也被碗碟砸破,浑身上下更是疼得龇牙咧嘴。

小林夏站在门外,看到躺在地上的林千雅。

立刻跑了进来,来到了林千雅的身边。

“妈妈,你干嘛躺在地上?地上凉。”

小林夏一边关心的说着,一边伸出小手扶起林千雅。

林千雅惊讶道:“夏夏,你是怎么到这里的?”

“是叔叔带我来的。”小林夏闻言,指了指叶云。

此刻,张超又惊又怒的看着叶云,叫嚣道:

“小子,你他妈的敢打我,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你完蛋了!”

叶云一个箭步来到张超身边,提起张超的衣领,沉声道:“你敢欺负我的女人,找死!”

旋即,叶云给了张超几个耳光,更是一拳砸在了张超的嘴巴上。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张超的牙齿崩碎了七八颗。

接着,叶云直接把张超的四肢打断。

最终一脚踩断了张超裤裆里的老鸟,使得张超彻底成为了一个废人。

呼出一口浊气后,叶云左手拉着林千雅右手拉着林夏,走出了包厢。

林千雅挣开了叶云的手,询问道:“你是谁?”

叶云闻言,身体微微一怔,接着转过头:“林千雅,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当林千雅看清叶云的容貌时,娇躯颤抖道:“你……你是叶云!”

“对,是我。”叶云淡淡的说道。

林千雅闻言,激动的抱住叶云,“叶云,你终于回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

“是啊,我回来了,可是我却看到了令我失望的一幕。”叶云面无表情的说道。

林千雅一怔:“你是指我刚刚陪张超喝酒?”

“我亲眼所见,你还想狡辩?”

叶云接着道:“你就算不在乎我了,那你总不该扔下夏夏不管不顾吧?”

啪!

林千雅一巴掌煽在叶云的脸上:“你以为我想吗?你根本就不知道具体的情况,凭什么这样看待我?”

“那好,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洗耳恭听。”叶云说道。

林千雅情绪激动的说道:“你去当兵之后,我爷爷逼我打掉孩子,而我却执意把夏夏生了下来。”

“因此,爷爷大怒,把我和我爸妈赶出了林家别墅,住进了林家老宅四合院。”

“我爸妈在林家养尊处优惯了,不想出去工作,嫌丢人,我也拿他们没有办法。”

“虽然家里有几十万元的积蓄,但是也不能只出不进啊,况且我爸妈花钱大手大脚。”

“因此,我生完夏夏休息了三个月后,就开始找工作上班了。”

“爷爷看我可怜,就让我到林氏集团的销售部做一个业务员。”

“后来我爸见家里入不敷出,便去工地干活,可是不下心把腿给摔断了。”

“为了给我爸做手术,花光了家里的积蓄。”

“而如今夏夏已经上学了,为了赚学费和我爸的医药费,我每天下班,还要兼职,你知道我这七年是怎么过的吗?”

“今天,爷爷威胁我,如果我签不下张超手里的合同,林氏集团就会把我辞退,并且让我永远失业。”

“我如果失业了,这个家该怎么办?靠什么生活?”

“可你刚回来,不分青红皂白就给我甩脸色,叶云,你对得起我吗?”

这时,林千雅已经泪如雨下,哭成了一个泪人。

叶云闻言,情绪瞬间崩溃。

双手紧握成拳,由于太用力,指甲都刺破了皮肉,陷入了肉中。

小林夏看见妈妈哭的撕心裂肺,一双小手摇动着林千雅的手臂,安慰道:“妈妈不哭,妈妈不哭……”

可是安慰着安慰着,小林夏也跟着哭了起来。

看着母女俩哭成一团,叶云心疼的快要滴血。

原来我错怪她了,原来她为了这个家付出了这么多的心血。

我没有看错,林千雅一直都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傻姑娘。

她为爱痴狂,她为了这个家一直傻傻的付出。

我该死!我叶云该死!

叶云自责的给了自己几巴掌,然后抱着林千雅和林夏,铿锵有力的说道:

“千雅,我错怪你了,我该死。”

“我叶云发誓从今以后没有人能欺负你们母女俩,我要让你们过上最好的生活。”

林千雅闻言,娇躯轻轻的颤抖着。

靠在叶云的怀里放声大哭,宣泄着自己的委屈,似乎要把这七年所受到的苦楚全部发泄出来。

第3章 贤婿啊

一个小时后,叶云跟着林千雅和小林夏来到了林家老宅——一个破旧的四合院。

进门之后,林千雅的母亲张兰英和林千雅的父亲林东河看见了叶云。

张兰英打量了叶云片刻后,一脸惊讶道:“你……叶云,你怎么回来了?”

坐在轮椅上的林东河,也是十分诧异:“叶云,你……你不是死在战场上了吗?”

叶云一脸平静道:“爸妈,那是谣言,不可信。”

“谁是你妈?我家不欢迎你。”张兰英厌恶道。

林东河也跟着说道:“你又没有跟千雅结婚,凭什么喊我爸?赶紧走,否则我报警。”

“呜呜呜呜……”

林夏忽然哭了起来,嘟着小嘴:“妈妈,爷爷奶奶要赶爸爸走。”

“爸妈,你们干什么呢?叶云回来了,夏夏终于有了爸爸,你们难道不高兴吗?”

林千雅皱眉说道。

“高兴个屁,他回来正好,让他把这个野丫头带走,你就可以嫁人了。”

张兰英拍了拍桌子,大声说道。

林东河肯定道:“你妈说得对,你还年轻,又这么漂亮,完全可以找一个有钱的老实人接盘。”

“你们胡说什么?”林千雅动怒道。

“本来就是嘛,虽然你们有了孩子,但是并没有结婚,更没有领结婚证。”

张兰英理所当然道:“只要把叶云和野丫头撵走,接你盘的人能从咱家院内排到院外。”

林东河点了点头:“千雅,我们也是为你好。”

“野丫头?”

叶云压抑着怒火:“夏夏可是你们的亲孙女,你们怎么可以叫她野丫头?”

“难道不是吗?你把我女儿搞得未婚先孕,生下这个孽种!你还有理了?”

张兰英喝骂道。

林东河也很愤怒:“叶云,我女儿被你害苦了,我们一家子都被你害苦了,你真不是个东西。”

林千雅忍无可忍,决绝道:“爸妈,你们要是再这么恶言相向,我就和你们断绝关系。”

“总之,叶云就是你们的女婿,夏夏就是你们的孙女,这是事实,你们别想改变什么。”

“你……你……我不管你了。”张兰英气得回到了房间。

林东河叹了口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叶云看着林千雅,抱歉道:“千雅,都怪我不好。”

林千雅说道:“道什么歉?我们是一家人,只要我们有上进心,一起努力,相信明天会更好的。”

叶云闻言,陡然动容,心里立刻有一股暖流缓缓的流淌。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

吃晚饭的时候,张兰英和林东河一直看着叶云不顺眼。

吃完饭后,叶云来到了林东河的身边,说道:

“爸,可以让我看一下你的腿吗?”

坐在轮椅上的林东河,诧异道:“干什么?”

“我能治好你的腿。”叶云热切的说道。

“你胡说八道什么,咱们江州最著名的医生都治不好,你竟然说你一个外行人能治好?”

林东河怒斥道:“你是不是想故意看我笑话?”

叶云和林东河两人的谈话,张兰英和和林千雅也听到了。

早就看叶云不顺眼的张兰英立刻讥讽道:“叶云,你这当了七年的兵,啥本事没学到,这吹牛皮说大话的本事倒是不小。”

“叶云,你别乱说话。”

即便是林千雅,也觉得叶云在吹牛皮说大话。

叶云看了看三人,郑重说道:“我真没有吹牛皮说大话,也更不想欺骗你们。”

“我说我能治好爸的双腿,就一定能够治好。”

“你可拉到吧,你口口声声说你能治好东河的双腿。”

张兰英不屑的说道:“那我问你,你明明去军队当了七年的兵,现在退伍回来了,你解释一下你的医术在哪里学来的?”

叶云闻言,心想如果自己不说出个所以然来,张兰英和林千雅是不会允许自己给林东河治疗腿疾的。

林东河自己,也更加不会愿意。

于是叶云准备撒一个善意的谎言,他说道:“其实我在军中,跟着军医学过医术。”

“军队里的士兵经常会在严酷的训练中,摔断腿或手臂,我在军队中,曾经帮助过好多士兵治疗过。”

“真的?”

下一刻,林东河突然伸出双手,激动的抓住叶云的衣服。

张兰英和林千雅闻言,脸上露出半信半疑的表情。

“真的,爸,就让我来给你看看吧,我有很大的把握治好你的腿疾。”叶云真诚的说道。

“那好,你要是能治好我的腿疾,我就承认你是我的女婿。”

林东河说道:“我可不想后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

“好,那么爸,你准备好了,我现在就要开始了。”叶云说道。

“你还没有准备好医疗用品呢,这么草率?”林东河质疑道。

“就是,叶云,你拿我们寻开心呢?”张兰英语气不善的说道。

“叶云,这可不是闹着玩,我爸好歹也是你的岳父。”林千雅担心的说道。

“你们放心吧,我要是治不好爸的腿疾,就让天打雷劈了我。”叶云对天发誓。

“你别胡乱发誓,万一应验了呢。”林千雅责怪道。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就试试吧。”林东河审视着叶云,开口说道。

“好的,我这就开始了,爸,你尽管放心,一会儿就好了。”

叶云说完,便把双手放在了林东河的腿上,用一种奇怪的的手势进行推拿。

这是叶云跟着自己的师父学习的“五行推拿手”。

叶云的师父,就是叶云服兵役期间遇到的贵人。

“叶云,你这不就是很普通的推拿吗?”

张兰英质疑道:“就这?能把东河的腿给治好?你可别糊弄我们。”

“妈,你就放心吧,绝对没问题。”

叶云一边说着,一边回答。

叶云心里清楚,外人是看不懂这其中的门道的。

即便是专业的骨科医生,也看不出五行推拿手其中蕴含的精妙的。

就这样,叶云的双手在林东河的双腿上,如同行云流水一样游来游去。

“啊!啊!”

十分钟后,在林东河的两声大叫中,叶云结束了治疗。

“怎么了?”

张兰英和林千雅听到林东河痛苦的叫声后,紧张的询问道。

“没事,你们不用担心了,爸的腿疾已经治好了。”叶云信誓旦旦的说道。

“你信口雌黄,那为什么东河会发出吃痛的叫声。”

张兰英呵斥道:“我告诉你,东河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就报警抓你。”

林千雅也是愤愤不平的看着叶云,这可怎么办啊?

然而,下一刻,林东河忽然从轮椅上站起来了。

张兰英和林千雅见状,瞪大了眼睛。

两人的眼里露出震惊的神色,居然站起来了!

就连林东河自己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

叶云看着林东河,笑了笑:“爸,你有事吗?”

林东河回过神来,摇了摇头:“没事啊。”

“没事,走两步啊。”叶云催促道。

林东河闻言,便小心翼翼的往前走了两步。

旋即,林东河一怔,没事?真的没事诶!

于是林东河接着往前走,走着走着,就在大厅里小跑了起来。

张兰英和林千雅两个人看着林东河在大厅里小跑,皆是瞠目结舌。

五分钟后,林东河停了下来。

旋即,他快步来到叶云的面前,握着叶云的双手,激动的感谢道:

“三年了,我坐在轮椅上三年了,今天终于可以站起来了!”

“哎呀呀!贤婿啊贤婿!我太感谢你了!”

“是你让我重新站了起来!”

叶云很是无语,之前对我那么冷漠,现在又这么热情。

我一时半会儿还真是有点接受不了啊!

第4章 羞辱

第二天一早,叶云把林夏送到学校后,便陪着林千雅一起前往林家别墅。

由于昨天林千雅没有跟张超谈成合同,老爷子林震南正在气头上。

所以刚才接到林震南的电话,叫林千雅立刻到林家别墅说明情况。

当叶云和林千雅进入林家别墅时,大厅内已经坐下了许多人。

林家老爷子林震南正端坐在主位。

“咦?那不是叶云吗?”

林千雅的大伯林东江,一眼就认出了站在林千雅身后的叶云。

林东江此言一出,林家众人纷纷把好奇的目光,锁定在林千雅身后的叶云身上。

“还真是叶云啊,七年前,就是他把林千雅的肚子给搞大的,然后就跑去当兵了。”

吴丽萍指着叶云,向大家解释道。

这个吴丽萍,是林东江的老婆,也就是林千雅的大伯母。

“搞大人家的肚子就跑,真是一个渣男!”

“我生平最厌恶不负责任的男人了,这叶云真不是个好东西!”

“叶云这狗男人,该死!”

“我听说他死在战场上了,现在怎么活生生的回来了?”

林家众人闻言,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叶云。

叶云见状,环视了一圈,说道:“各位叔叔伯伯、婶婶姑姑,你们误会了。”

“当年我并没有想去当兵,而是爷爷逼着我代替林海波去服兵役的。”

哗!

林家众人闻言,纷纷哗然,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没错,是我让你代替海波去服兵役的又怎么样?”

林震南不屑道:“你当年把千雅的肚子搞大,要不是看在你可以替代海波去当兵的份上,我早就打断你的四肢,把你变成残废了。”

“就是,叶云,让你替我去军队服兵役,那是你的荣幸,更是你的运气。”

坐在一旁的林海波说道:“否则你早就残废了,还能站在这里吗?”

林海波是林东江和吴丽萍的大儿子,高高在上惯了,所以说话也是强词夺理。

“叶云,你当了七年的兵,有什么收获吗?”

这时,林东江岔开话题,询问道:“比如你在军队里有什么职位吗?有豪宅吗?存款有多少?开的是什么车?”

林东江此言一出,大家都是期待的看着叶云。

林东江根本就不相信叶云能够混出什么名堂,这样问,就是想让叶云当众出丑。

叶云挑了挑眉,实话实说道:“你们知道战神宫吗?那就是我的豪宅,我就是战神宫的主人——天龙战神!”

“资产遍布全世界,存款没有细算过,不过几十万个亿,还是有的吧。”

“至于我开什么车,我一般都是开坦克,有时候开直升机、战斗机、军舰和航空母舰之类的。”

静!

寂静!

大厅内非常的安静,落针可闻。

众人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都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十秒之后,整个大厅内,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笑声经久不绝,足足持续了五分钟左右,才逐渐的平息下来。

“存款几十万个亿,冥币吗?你是开印钞厂的吗?”

“你是大名鼎鼎的天龙战神?我看你像一个痴人说梦的傻子!”

“你在军队当了七年兵,开过坦克和直升机,咱们还能理解。”

“至于战斗机、军舰和航空母舰,你丫可真敢吹啊!还战神?我看是吹神吧!”

林家众人不停的嘲笑叶云,一个个都把叶云当作白痴。

林海波哈哈大笑:“叶云啊叶云,你可真是个逗比,老子被你给整笑了。”

“我建议你去当喜剧演员吧,星爷都比不过你,脑残玩意儿!”

林千雅也是非常的失望。

她希望叶云能够脚踏实地的去努力,而不是靠吹牛皮说大话去博人眼球。

这就是典型的哗众取宠!

林千雅看着叶云,失望道:“叶云,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人穷志不穷,吹牛皮说大话是改变不了现状的。”

叶云没有辩解,他本来就想到江州低调的生活的。

刚刚故意说出实话,他还挺担心的。

现在大家都不相信自己,那他也就放心了。

就在这时,吴丽萍忽然质问道:“林千雅,正有事要找你呢。”

“你昨天和张超谈生意,不但合同没有签下,怎么还找人把张总给打了?”

林东江也责怪道:“你谈不成也就罢了,怎么还把人给打了,给咱们林家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

林海波沉声道:“依我看啊,林千雅就是只顾自己,一点儿也不为家族着想,真自私!”

大厅里的亲戚朋友们闻言,纷纷交头接耳,指责林千雅的不对。

林千雅听着亲戚们的指责,身体只觉得一阵无力。

这时,叶云上前扶住了林千雅摇摇欲坠的身体。

叶云的目光扫过这群人,说道:“张超想要非礼千雅,于是我把他打了,你们有本事冲我来!”

“哼!”

吴丽萍冷哼道:“怪不得,当过兵的就是不一样,蛮横无理!”

林海波跟着呵斥道:“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暴力能解决问题吗?”

“再说了,人家张总能看得上她,那是林千雅的福气,你为什么要破坏张总的好事?”

叶云面色铁青,说道:“林海波,听你的意思。”

“那张超如果看上了你的老婆,你是不是要感恩戴德的把你的老婆送到张超的床上?”

“放肆!”

林海波怒骂道:“你他妈的……”

“都给我闭嘴!”

林老爷子林震南大声呵斥道:“像什么样子,鬼吼鬼叫的干什么?”

林海波瞬间噤若寒蝉,不再言语。

就在这时,林玉婷和他的男朋友叶文辉来了。

林玉婷是吴丽萍和林东江的小女儿,也是林海波的亲妹妹。

而叶文辉的父亲叶家良,就是碧水园房地产有限公司的董事长。

“哎哟,文辉和玉婷来了呀,真是太好了,总算是把你们给盼来了。”

吴丽萍大老远的便跑过去相迎,眉开眼笑。

就连林震南也离开了坐席,亲自迎接。

林震南之所以这么殷勤,是因为林家的林氏集团主要是做装修生意的。

而叶文辉的父亲叶家良是房地产公司的大老板。

只要和叶文辉搞好关系,以后林家肯定生意兴隆、财源广进。

叶文辉立马走了过来,扶住了林震南的胳膊,说道:

“爷爷,您坐下,不劳您起身。”

“嗯,好,我就坐下了。”林震南笑容满面。

这时,吴丽萍对着林玉婷窃窃私语,把刚刚林千雅和叶云的事情告诉了林玉婷。

林玉婷闻言,立刻走到林千雅的面前,调侃道:

“千雅姐,你怎么就摊上了叶云这种垃圾货色呢?”

“你瞧瞧,我找到了文辉这样出色的男朋友。”

“或许再过不久,我和文辉就要结婚了,从此过上少奶奶的日子了。”

“哪像你呀,还要每天朝九晚五、风吹雨淋的去上班,这就是命呀!”

林千雅听着林玉婷的讥讽,面色不悦道:“玉婷,我的事情,你管不着吧。”

林玉婷不屑道:“谁想管你了,一个水性杨花的烂女人而已!”

“林玉婷,你在辱骂千雅一句,信不信我对你不客气。”

这时,叶云站在了林千雅的前面,看着林玉婷大声的吼道。

“你想干什么?”

林玉婷退后了几步,嘴上却辱骂道:“退伍回来的废物!你就是一个垃圾货色!”

“你跟林千雅,一个是衰货,一个是废物,衰货配废物,真是一对啊!”

“你这个狗东西,敢对我女朋友不客气?找死不成?”叶文辉见状,走到叶云的面前,辱骂道。

“我劝你管好你的女朋友,不要惹是生非。”叶云说道。

“你他妈的傻缺,你给我等着,今天在爷爷的家宴上,我不想动手。”

叶文辉威胁道:“等下次遇到你,我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那就走着瞧呗。”叶云淡淡的说道。

“闭嘴!”

这时,林震南训斥道:“叶云,你再多嘴,小心我把你的舌头给割了。”

“文辉今天是我林家的贵客,你不可以跟他顶嘴。”

紧接着,林震南看向林千雅,说道:“千雅,由于你没有和张超谈成合作,我决定你被辞退了,三天后,就去办理离职手续吧。”

什么?

林千雅浑身一震,恳求道:“爷爷,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想要机会,那好,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林震南说道。

林千雅闻言,高兴道:“谢谢爷爷。”

“别急着谢我。”

林震南接着说道:“只要你能跟东皇集团谈成一些生意上的往来,我就不撤你的职。”

林千雅黛眉微蹙:“爷爷,东皇集团是咱们江州最大的集团公司,市值数千亿。”

“能够和东皇集团谈成合作的,都是咱们江州一流的家族和企业。”

“而咱们林家在江州也就是一个三流小家族,根本就入不了东皇集团的眼。”

“您让我去跟东皇集团谈合作,不是刁难我吗?”

“混账!没有志气的东西!”

林震南怒骂道:“千雅,这是你最后的机会,如果办不到,就等着离职走人吧。”

东皇集团!

这不是我战神宫的产业吗?

站在一旁的叶云心中暗暗想着。

东皇集团的总经理陈建军,就是叶云安排过来,帮助他打理业务的。

而叶云就是东皇集团的董事长,他由于军务上的事情,就一直没有来过东皇集团。

也就是说,这些年从来没有人见过东皇集团的董事长。

一切事情的决定权都由总经理陈建军掌握的。

此刻,叶云暗自笑了笑,这就好办了。

不就是和东皇集团谈合作吗?

我就是东皇集团的董事长,明天我就去东皇集团走一趟。

君临天下-叶云, 林千雅-都市情感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4064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