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之大圣传- 孙悟空, 紫霞-玄幻奇幻小说

鸿蒙之大圣传- 孙悟空, 紫霞-玄幻奇幻小说

第1章 初到花果山

花果山。

夜晚,突然一阵强烈的紫色雷电凛冽的自那空中席卷而下,轰击在了海岸的一座不知道有着多少岁月的大石上,顿时,这石头便爆裂了开来,有着一石猴自其中蹦出。

在石猴出世之时,那蓝色的雷电一片一片的差不多遍布了整个天空,甚至海面也有着蓝色的雷电闪烁。

噗噗噗!

海浪翻涌,那浪潮澎湃汹涌的拍打在山石之上,周围风起云涌,惊涛拍岸,一切似乎都诉说着那从石头中蹦出来的猴子不凡。

“我,我是在哪里,为什么会从一石头之中蹦了出来?”

这猴子眼神迷茫的站在那海岸边,他将目光看着自己身前的那碎石,又看了看远处雷电闪烁的天边,见那空中闪烁的雷电爆裂的传来一阵心惊胆战的轰鸣声时,他吓得一个哆嗦,急忙退后几步,远离海岸,整个人的眼神惊骇中,有着闪烁。

猴子转身,看向了身后的山林,岩壁,发现一座草木茂密且陡峭的险山之上的岩壁间,用苍劲,鬼斧神工一般的红色字体写着“花果山”三个大字。

“花果山”三个大字上面透着一股岁月的痕迹,此字给人的感觉好似不是人工雕刻,而似自然生成,给人一种字非活物,欲捅破天的感觉。

“我,我来到了花果山?难道,这是穿越?”

猴子眼中有着一阵阵强烈的难以置信之色,他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所见的,没有错。

猴子继续向着远处看去,见那远处有着一群密密麻麻的猴子,这些猴子有的站在山巅,有的站在山下,无一不是愣愣的向着自己所在的位置好奇的看来。

吱吱吱!吱吱吱!

这些山上,山下的猴子,无论大的小的,都是看向那从石头中蹦出来的猴子时,开始交头接耳,甚至有些小猴子还害怕得跑到了母猴的怀中,紧紧的抱住母猴的脖子。

石猴目光看向这群猴子所在的山间,有着白色而湍急的瀑布快速的自那山上如飞箭一般流下的时候,刚好遮住一洞口,虽然遮住了洞口,也能隐隐约约看见洞口旁边的岩石之上,用红色的字体雕刻着“水帘洞”三个十分显眼的大字。

这三个红色大字,就像是使命一样悬浮在这岩壁之上,看不出有着多少岁月,但给人的感觉,就是很沧桑。

“花果山,难道,难道我穿越了,而且穿越到了西游记之中。”

石猴口吐人言之际,揉了揉眼睛,似乎想要将那瀑布洞口位置的“水帘洞”三个大字看得更清楚。

“穿越竟然真的发生在了我的身上,而且是穿越到了西游记之中,此时此刻,我该如何是好?”

石猴在沉思,沉思之际,他向着自己身上看去,才赫然发现此时的自己身上,完全布满了猴毛,自己屁股位置还有着一根黄色长长的猴尾巴托到了地上,所以他惊慌的再次跑到了那海边,对着海一照,将自己完完全全的一副猴子的样子照得清清楚楚。

此时此刻,石候发现,自己非但是一只很是雄壮的大猴子,而且还是一个长相异常丑陋凶残的猴子,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口中,有着两根凛冽的,就算是在此时的昏暗天气中,也显得璀璨的尖牙从嘴角倒翻出来。

如此也就罢了,石候还发现,自己的眼睛就算是在那海水的映衬中,也能够看清是一副猩红之色,脸庞和额间也有着棱痕,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良的长相。

“惨了惨了,穿越也就罢了,为何给我一副如此难看的长相,难道孙悟空会这么丑陋凶残吗?”

石候欲哭无泪,在他的感觉中,那神通广大,大闹天宫的美猴王就算是生成一副猴子的样子,也应该是英俊潇洒的才对,他从来没有想过孙悟空竟然会如此凶残的长相。

石候现在正在那海边照镜子,愁眉苦脸于自己的长相之时,那山上的一群猴子,可就看不惯了,一群猴子之中,都是有着一个身材雄壮的猴王领导众多猴子的,现在那猴王看向山下那海边的石猴时,就眼中有着排斥之意,因为石猴是外来者,非但是外来者,而且那长相也是凶残而狰狞,一看就不是一只善良的好猴子。

吱吱吱!

这猴王对着所有的猴群咆哮,那意思,是叫所有的猴群,去将下面那从石头中蹦出来的猴子抓来。

吱吱…吱吱…

顿时,群猴或在树枝纵跃,或在林间下窜,犹如大军一般密密麻麻的朝着海边石候所在的位置袭去,似要将这石候抓住,审问。

石猴听到后面群猴的嘶叫声,他转身一看,看着那滚滚,朝着自己而来的猴子大军,不禁吓了一个哆嗦的时候,开始朝着远处跑去。

似乎石候还没有适应这幅新的身体,他逃跑的速度,明显的要比其它的猴子慢了很多很多,转眼,其它的猴子就要追上他。

“孙悟空不是出世的时候,其它的猴子不是没有对他攻击吗?为什么我一来到这个花果山,就遭受群猴的围攻?”

石猴的心中憋屈的火焰可想而知,就算是他拼命的奔跑,在奔跑的时候,他是光着脚的,根本没有适应猴子光着脚跑的习惯,所以不慎摔重重的在那地上摔了一跤。

原本后面追赶的猴子,都是一副战意十足,非要将这长相凶残的石猴抓住不肯罢休的样子,现在见这石猴不慎摔了一跤,他们眼神都是发懵,那向着石猴追去的身子都是不由的一顿,这一顿,就给了石猴起来,甚至向着远处继续跑去的时间。

吱吱…吱吱……

众多猴子虽然很是不理解作为一只本应灵活的猴子为什么跑步都会跌倒,但是他们在反应过来之后,还是继续向着这只石猴追去…

在逃跑的过程中,石猴又不慎踩到了石头在那很滑的淤泥中跌了一跤,周围追击的猴子本来都是要追到石猴了的,见这本不应该再摔跤的猴子再次跌倒,他们一时一个个眼中难以置信的看向石猴时,充斥着古怪之色,忘记了追击,这样就给石猴逃跑的时间。

不过,猴子还是太多,石猴的速度还是太慢,转眼,猴群又一次接近了石猴,可是,石猴又一次跌倒了,这一次的跌倒是因为石猴在逃跑中不注意踩到了不知道是哪个猴子吃香蕉丢掉的香蕉皮。

赶忙爬起来,石猴继续向着远处逃跑,虽然连连继续跌倒了几跤,但是追击的猴子并没有因为石猴的跌倒而停下,因为众多猴子已经明白,这是一个所有猴子中,做得最不像猴子的猴子,它们看到这猴子之后的跌倒,都为这从石头中蹦出来的猴子而感到前所未有的惭愧。

那后面吱牙吱牙的一群追赶的猴子已经离他不足三米。

“没办法了,既然无法逃脱,那么只有索性一战,没想到俺老孙,居然到花果山的第一天,就是要和自己的猴子猴孙决战,这等悲催,难以言语。”

其实石猴,在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也姓孙,所以他自称俺老孙,也并没有任何错误的地方。

喝!

紧急之际,石猴转过那有着粗长膨胀的猴毛跋扈的凶残嘴脸,向着那后方追击而来的猴子大喝一声,他口中的凶牙淋漓尽致的显露了出来,映衬天边,海边,滋滋滋还在闪烁中没有散去的雷电,此时石猴的凶残,似乎就像是现在这恶劣的天气一般令众猴心惊胆战。

众多追来的猴子都是快速向着后面退后两三步,看向石猴的时候,眼中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忌惮,但是它们没有离开,只是将石猴呈现弧形紧紧的包围而已。

见众猴后退,石猴急忙捡起来地上一根有着三米多长的黑色木棍,向着四周一扫,顿时,那周围的猴子就不敢逼近他,但仍旧将他包围住。

“你们这群猴子,为什么要包围俺老孙,俺老孙与你们无冤无仇,何苦自相残杀?要不,我们有什么话好好的坐下来说说也是可以的?”

石猴虽然长相凶残,但是说话的时候却没有任何凶残的口气,反而,他给人一种正气凌人的感觉,不由得周围的猴子生起了一种这石猴,是正气之猴的觉悟。

吱吱吱!

“告诉本王,你为何从那石头之中蹦出来,而且还长得如此凶神恶煞?”

那身材高大的猴王自猴群之中站了出来,他看着石猴手中握着的那黑色棍子,眼中有着好奇。

“快说,快说,你为何从那石头之中蹦出来?”

“快,快,快。”……

周围的石猴虽然是吱吱吱的,但是奇怪的是,这些围拢的猴子那吱吱吱的声音落在石猴的耳中,石猴仿佛天生能够转换语言的本事,这些猴群的叫声,在他听来和与人说话没有什么两样,他能够将这些猴子的意思,完全听明白。

当然,石猴说话,也是一种自然而然的,虽然他说的是人话,但是周围的猴子在语言上与他并没有任何的隔阂。

“俺老孙怎能预料自己从那石头之中蹦出来,难道你们这群猴子出生的时候,能够选择自己从哪个娘胎之中出来吗?至于俺老孙为何生得如此凶神恶煞,这谁知道?难道你们这群猴子出生的时候,能够选择自己的相貌?”

石猴一边说着,他手中那黝黑的棍子虎虎生威的一扫,顿时风声滚滚,周围的群猴,再次退后两步。

“如此凶恶,如此诡异,这石头之中窜出来的猴子定然不是什么好东西,都给我前冲,将这猴子彻底拿下。”

那身材高大的猴子龇牙咧嘴的尖叫着,他用两只毛发旺盛的爪子不住的拍打着自己的胸脯,看向石猴的时候,那眼中的挑衅之色,更加浓郁。

“你们这群灵顽不灵的猴子,看我长相凶残,便对我围攻,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看来你们是不会就此退去的了?”

石猴也是有着三分怒火在心中燃烧,他明白,好似这些猴子只会在四周张牙舞爪的乱叫乱吼,这些猴子似乎不会用武器,他能够看出这些猴子看向他手握黑色长棍时,那眼中的好奇之色。

所以现在这个时候,石猴将手中的棍子在空中风声滚滚的挥出了三棍。

第一棍出,周围的猴子都是向着后方惊惧退去一步。

第二棍出,周围群猴眼中忌惮。

第三棍石猴直接一棍打在了一个尖嘴猴腮,欲要向前对他跃跃欲试,想要挑衅的猴子额头之上,立马在这猴子的脑壳上打出来了一个硕大的包,疼得这猴子嗷嗷直叫,周围的猴子见此,都一阵惧怕的向着后方退去。

虽然退去,这些猴子仍旧是呈现包围之状的将石猴给围拢了起来,这群猴子长期处于深山之中,从来没有见过人类,当然也就没有见过人类使用棍棒,所以现在在所有猴子的意识中,这石猴就是一奇异的,能够使用外物的妖精。

有着一些猴子在退去的同时,也捡起了地上的干树枝学着石猴的样子挥舞,但是他们挥舞的样子,都是显得很是生疏,很多猴子自己用那干树枝,干柴棍自己打着自己的额头,甚至是鼻梁,更有的在肆意挥舞的石猴一棒子下去打中了同伴,将同伴打得嗷嗷直叫。

所以,众多猴子,赶忙丢了柴棍,都没有再捡地上的干树枝试图挥动。

其实挥舞棍棒,也犹如小时候一个人学习拿筷子吃饭一样的,拿捏不稳,猴子也是如此。

现在,也有数十只猴子没有因为石猴手中的棍子而向着后方退去,他们仍旧是站在原地,这数十只猴子,都是身子格外强壮,威武的。

冷风自这些雄壮的猴子身边吹过,将这些猴子胸口处茂密的毫毛吹得不住飘荡了起来,这些猴子胸口的肌肉,都是一抖一抖。

这群雄壮的猴子中,那猴王的体型更加的雄壮,在那肌肉扩张而开的时候能够隐隐看到一股股青色的筋脉向着胸口周围蔓延。

这猴王眼睛藐视的看了一眼手中握着长棍的石猴,他突然抬起了猴爪,提起整个腰身的力量,重重的向着那地面上一块接近半米大小的大石头打去,顿时便将那大石头,打出了一道长长的裂缝。

看着那被猴王右拳砸出来一条长长痕迹的石头,石猴的眼皮一跳。

呼呼呼!

一阵阵呼啸声,周围那些雄壮的猴子,都是不住的将两手拍打着自己那长满了茂密毛发的胸脯,眼神看向石猴的时候,有着强烈的挑衅。

第2章 拜为王

石猴看着周围众多猴子的挑衅,他明白现在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躲过这一劫的,刚才的时候,能够凭借手中的棍子吓退那些柔弱的猴子,但是强壮的猴子却不怕他手中的棍子,若是这群雄壮的猴子一起上,那么他必败无疑。

“哼,你就是猴王对吧?猴王,就应该有着那属于王的荣耀与尊严,你以多欺少算什么本事?”

石猴手中握着的棍子朝着那猴王一指,眼中挑衅的意味,很是明显,那意思是,想要和猴王来一个单打独斗,单打独斗,也是石猴现在唯一能够想到的办法。

在石猴看来,猴王此番,定然要和他单打独斗的,若不接受挑战的话,那么定然会有损猴王在这猴群中所拥有的威信。

“战便战,谁怕谁,我要像拍这石头一样,将你这诡异,外来的可恶猴子给拍碎。”

猴王猛烈的一爪快速的抓下去,便将之前地上那被他拍得有着两道裂痕的石头,直接给拍碎,然后猴王好不停顿,当着所有群猴的面就向着石猴所在的位置呼啸奔腾而去,看那样子,似乎想要凭借他强壮的身躯,将石猴撞倒之后乱拳打死。

面对猴王冲来,石猴就那么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不过此时未动,却有着一股前所未有的,专属于高手的特有气质在他的身上不断蔓延,周围风声呼啸,沙尘顿起,那冷风将石猴身上的毫毛吹荡得不住左右飘荡,有着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迎战姿态。

看着石猴现在这个时候那站立于风中而没有丝毫慌乱的样子,冲击而来的猴王,现在这个时候,那向着石猴冲击而去的速度,也是有着那么些许减少,就算是周围观战的群猴,现在这个时候,也是一个个的睁大了眼睛。

“喝,吃俺老孙一棒。”

在蓄势待发的气势达到淋漓尽致的时候,石猴终于动了,他手持长棍,卷动气势,周围吹动的冷风,那地上的沙尘在空中蔓延,好似都是在欢呼雀跃中为他助势。

吱吱…吱吱…

周围围观的群猴,这个时候的情绪也是被带到了热血沸腾的最高点,他们都是高呼雀跃,好久,他们都没有看见猴王出手了,与这诡异的石猴的一战,他们都是万分期待。

气势如长虹,如波涛,猴王与石猴的距离正在不断的接近,一猴爪子成拳,向着前方滚滚而去间威猛无比,一猴手中持棍,那棍子挥动中风声啸啸,霸气万分。

三米,一米,半米,转眼,这两只猴子疯狂的攻击似乎就要碰撞在了一起,石猴这个时候猩红的眼睛中有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疯狂,那手中的棍子,似乎就要砸在猴王的拳头之上。

猴王眼中也是遍布了血丝,猴王有着足够的自信,这石猴手中的棍子无论是从哪一个位置攻来,他都可以以拳头将这棍子击碎,他的拳头连石头都可以砸为粉末,害怕砸不断一棍子。

所有群猴,带着无比澎湃的心情,都是眼睛一眨不眨的注视着那不断接近的两只气势汹涌,即将碰撞在一起的猴子。

汰!

接近的时候,石猴汰的一声大喝,好似为了壮势,手中的棍子似要与猴王的拳头撞击在一起,两者都红了眼,似乎第一场激烈的激战,即将上演。

刚才的时候,石猴本来就是战役沸腾,一股非要来一个你死我活的大战的,但是在两猴即将碰撞在一起的时候,石猴却在周围所有围观的群猴瞪大了眼睛的同时,向着旁边身子一歪,这身子一歪,相当于是转眼之间,就不和猴王正面碰撞了。

石猴的这一歪,和刚才他那蓄势待发,杀红了眼的样子映衬起来,简直形成了一种十分强烈的对比和视觉冲击,这么一歪过去,不但周围的群猴愣了眼,就算是那眼中战意十足,有着一种要拼一个你死我活的猴王,都是愣住了,不过愣住了,他的身形,仍旧是不断向前,现在反应过来已经显得晚了一些。

猴王现在的心情十分的难以言说,这就好像是憋着一个屁,想要将那个屁放了,已经能够想象放那个屁的时候,该是多么舒爽的感觉了,可是现在这个时候,这个屁放了一半的时候,就这么无比憋屈的憋在了身体之中,这是多么的难受至极啊。

其实,现在的猴王比刚才的时候还要愤怒,愤怒的原因就是因为石猴本来要战的,现在这个时候,却是在他意料之外的闪开了。

石猴的闪开,并非意外,他是有着自己的计划的,在他看来,这猴王体形高大威猛,更何况刚才的时候这猴王能够一拳头将那石头给砸碎,石猴认为自己现在还不适应这幅身躯,之前逃跑的时候都狼狈的摔了几跤,就算是手中持着棍子,也是万万不能够与猴王硬碰硬的,硬碰硬的乃为莽夫,石猴还是认为自己是属于那种有智商的存在。

呼!

在群猴惊讶,猴王万分震惊之际,石猴趁着猴王向着前方冲去的身体刚好越过了自己之时,他狠狠的一棍子砸在了猴王的后脑勺上。

吱呀……

一声强烈的惨叫传来,猴王前冲已经超过了石猴的身子顿时变得僵直了起来,他的眼中有着不甘,可最终还是很恨的倒了下去,这一棍,砸得猴王就算是不死,也要昏迷三天。

“这,这,猴王被砸死了?”

“不知道,不知道,这从石头之中蹦出来的妖精,好生厉害,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对,怎么办?若是这从石头中窜出来的猴子,再将那手中的棍子砸向我等,该如何是好,这棍子,好像在这诡异妖猴的手中,挥舞得十分娴熟。”

“怎么办”……

周围的猴子,现在这个时候,看着那躺在地上他们昔日的大王,他们一个个都是心惊胆战,有的畏首畏尾,有几只雄壮的猴子想要朝着石猴而去,可是石猴手中的棍子一抖的时候,配上周围的风声阵阵,飞沙走石,此时的石猴仿若就是这个花果山唯一的焦点,甚至是唯一的王,那些跃跃欲试的猴子都是停止了向着前方走去的步子。

“这家伙没有死,我本来是从那石头之中蹦出来的,应天地而生,在我出生的石猴,雷电遍布了整个天幕,甚至海面也有着雷光席卷,这一切,都说明本猴的出生不凡,再说,我击败了你们的大王,我本应为王,我才是真正的美猴王。”

石猴发现那之前的猴王被他砸倒在地面的石猴,那鼻子间的呼吸还吹动周围的毛发,所以他判定这猴子没有死,借着自己刚刚将这猴子打败,震慑一群跃跃欲试的猴子的绝好时机,他手中的棍子一扫,向着周围的猴子称王。

“拜你为王,有着什么好处?”

有着一只猴子突然对石猴询问。

“是啊,拜你为王,有什么好处。”

“你打败了我们大王,便拜你为王,若是一只老虎吃了我们大王,我们岂不是也要拜那老虎为王。”

“你长相丑陋凶残,岂能拜你为王”……

周围的猴子虽然对石猴忌惮的时候没有对石猴攻击,但是一个个的话语之中,都有着不服,都有着锋芒相对的感觉,这让石猴,感觉颇为棘手,在他看来吴承恩的西游记里面都是胡编乱造的,孙悟空想要当上大王,并没有那么容易啊。

不过,石猴看到众多猴群中那站在后方的一个颤巍巍,已经很老,似乎已经有着半截身子要入土的猴子时,他的眼睛一亮,环视所有猴子,道:“生老病死,乃是活着的一大痛苦,若是能够长生不死,那岂不是得到了大逍遥,大自在,我孙悟空以后,定然要让所有我花果山的所有猴子猴孙,都长生不死。”

石猴手中长棍一挥,豪言壮语卷动到了每一个猴子的耳朵之中,特别是一些年老气衰的猴子,那苍老的眼睛之中也不住泛起丝丝精芒。

“这可是你说的,你这从石头中蹦出来的猴子,真的能够让我等成就长生不死?”

有着一年迈的老猴子在站立中身子瑟瑟发抖,他本已气血干枯,听闻这石猴的话,因激动而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长生不死,那乃是存在于传说之中,若真的有可能,在这花果山就可以一直活着,看着猴子后孙欢呼雀跃,是一种说不出来的享受啊。”

另一只苍老的老猴子也是在这个时候开口。

“一切,只需要你们拜我为王,待我去学得长生不死之道,便可以赐予你们不死。”

石猴仰头望天,整个人站立中虽然长相看起来很是凶残,但却有着一股别样的王者之道。

“大王虽然生得残暴,不,威武了一些,但却能够有长生之法,定然能够带领我们花果山群猴欣欣向荣,参见大王。”

有着一年老的猴子率先对石猴跪拜了起来,能够增加寿元,无论真假,对于这些老猴子,都是无比向往的。

“大王,参见大王。”

“参见大王。”……

其实任何事情难的是第一个带起来开头做的,若是有第一个之后,后面的人都会一一跟着效仿,所以现在众多猴子,就算是刚才拍胸脯对石猴进行挑衅的,现在也是忠诚的跪拜。

第3章 老君引笑

“大王,大王。”

听着那传入耳边的一声声恭敬中带着渴望的声音,石猴脸上激动,眼中闪烁,整个人不住在猴身上摩手擦拳,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愉悦。

确实,如何不愉悦,想到以后入住水帘洞,之后求仙问道学法术,得到长生之道之后,他定然不会向吴承恩里面的西游记那样去做什么保护唐僧西天取经那种无聊的事,他最大的理想,就是想要建一猴子猴孙的势力,甚至是招笼络周围的势力,妖怪,试与天宫试比高。

轰!轰!轰!

在石猴心中想着之时,那天空,便有着一条条蓝色的雷龙不断的闪烁,轰鸣,似乎要将这天空,彻底的轰碎一般,那海面上的雷电,比刚才的时候都还要波涛汹涌得多,不断划过的闪电使得很多生灵,都是卷缩在自己的洞穴之中,就算是在地上跪着的所有猴子猴孙,现在这个时候,脸上也露出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惊恐,因为花果山以前的时候,从未出现过如此诡异而恐怖的雷电。

天庭,凌霄宝殿。

一身金冠锦袍的玉皇大帝坐在那高高的主座之上,王母娘娘一起陪同其坐在一旁,身后有着几个仙女,正在摇着扇子,玉皇大帝的生活很是惬意。

“各位仙家,有何事奏,无事便退。”

玉皇大帝正襟危坐中,威严的目光向着下方的各位仙家看去,在下方,分别有着太上老君,二郎神,三清道尊,千里眼,顺风耳,雷公,电母,游弈灵官,大力鬼王等二十八星君,四大天王恭敬站立。

“启禀玉帝,今日,老朽观三界,三十三天变化,一切按照宇宙万物规则秩序而行,但方才,老朽观天象,有不测风云。”

太上老君的神色之中有着忧虑。

“有何不测风云,想我堂堂天庭,还有何风云,对付不了?”

还不待玉帝说话,站在一旁的太白金星看了太上老君一眼,大袖一挥,花白而悠长的胡须无风自动,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威严之气。

“咳,咳,是啊,是啊,老君是不是整日只知道炼丹,都给炼糊涂了,在这三十三天,还有什么,是我们天庭管不了的,还有什么,是我们天庭所不能管的,就算是有什么不测风云,也是我风神所管的。”

脸庞枯瘦,穿着一身灰袍,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像一阵凛冽的风一样嶙峋的且佝偻着腰的老太婆咳嗽中讽刺道。

天庭,包括了三界,三界分别是欲界,色界,无色界,在各界中,包含了三十三天,每个天根据修持不同,而分别居住着各个法力甚至是资源多少不一的仙人。

“是啊,老君,你是不是年龄大了,开始担忧这,担忧那的,年龄大的话,就找一些事情来做做就好了啊,对了,您老不是喜欢无事的时候研究丹药吗?好好研究丹药去吧,天庭的事情,比如收妖降魔之类的小事,还是需要我们这些年轻的去做。”

一看起来十六七岁的红衣少年调笑中突然幻化出三头六臂,六只手臂中分别持着火尖枪,混天绫,斩妖剑,金砖,阴阳剑,乾坤圈,除此之外,其脚下还幻化出一风火轮,看起来战意十足,不过此处是凌霄宝殿,他只是幻化出八样法器告诉太上老君降妖收魔不成问题,所以随后,他身上的法器,便一一隐去,露出原本无暇的样子。

“是啊,是啊,老君,数百年了,我等在这凌霄宝殿之上,除了与玉帝饮酒作乐之外,并无其他大事,因为现在三界已经属于和平的大乐世,那等小妖小魔,一些下面的小仙,便可以将之除去,还有何不测风云。”

“吾看老君年事老已。”

“老君,每日上殿,我们不是与玉帝讨论美酒美食之道,就是你与玉帝讨论炼丹之道,怎么今日,你反而说有什么不测风云,老君,开玩笑,也要有一个尺度啊。”……

平日的时候,这天庭实在是太平静得无聊了,因为三界中都是一片安稳,在玉帝与众仙人的治理之下并没有什么动荡的事情,今日,太上老君突然说出这等“不测风云”的话,所有仙人,都有将其话语拿来作乐的意思。

“老君,在本帝看来,你就是一乐子。”

玉帝很是尊贵的端起手中的琼枝玉酒喝了一口,整个人惬意的靠在那座椅之上,脸上舒适而享受。

“启禀玉帝,真的不是乐子,今日,确实有着一件十分诡异的事情,想要禀报,还请诸位仙家不要再开玩笑了。”

太上老君恼怒的向着周围的众多仙人看了看,再看相那坐在高高主座上的玉皇大帝。

“不要危言耸听。”

玉帝脸色一僵,刚才那因为品酒而有的惬意表情,瞬时之间,消失得干干净净,他从新坐直了身子。

“老君,速速说来。”

坐在一旁的王母,现在这个时候,也是多了几分好奇的看向太上老君。

“禀玉帝,那东胜神州的傲来国,有一山清水秀,群猴居住于其中的花果山,今日,那花果山的天空雷云遍布,海面波涛汹涌,一雷电轰击在那海中的一块神石上,将这石头轰为了两半之时,竟然从其中窜出来了一只石猴,老朽用观心术一看这石猴心中所想,发现此猴所图甚大。”

太上老君一边说话的时候,那苍老的面容上都是充满了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哦,本帝还以为是何事,原来是石头成精啊,在这三界之中,草木成精乃是非常正常的事情,一沙一尘,一草一木,都可成精,一只从石头之中蹦出来的猴子能够蹦跶到哪里去,还所图甚大,来,喝酒,喝酒。”

玉帝一笑,丝毫没有将太上老君的话放在心中,他整个人端起手中的杯子继续喝起酒来,玉帝的日子仍旧惬意无比。

“老君,看来你是炼丹炼糊涂了,还所图甚大,一只从石头中蹦出来的猴子,能够有什么所图甚大的,难道他能够来图谋天庭不成?”

“我天庭我有三界,三十三天,一天之中,这从石头中蹦出来的猴子,也是显得渺小无比,渺小得就像是一粒大海中的沙子一样毫不起眼,试问,一粒大海中的沙子,如何掀起滔天大浪?这石猴,就算有所图,只要是生灵,皆有欲望,任它图之便可。”

“老君今日成为笑话了,笑话了。”……

四周众仙,包括王母娘娘,太白金星,卷帘大将,夜游神,哪咤,二郎神,三清六御,五方五老等,无不是对太上老君一笑。

“老君,是不是见平日里三界安稳和平,也见本帝无聊至极,所以才为了让众仙高兴,才出此乐趣啊,老君可谓是用心良苦,用心良苦啊,老君的好意,本帝心领。”

玉帝看相下方众仙,最后再将目光看向了太上老君,嘴角仍旧是有着笑意。

“唉,玉帝所说极是。”

太阳老君的嘴角有着苦涩,但还是摇了摇头之后,苦涩的站回了原来所在的位置。

周围众仙见太上老君此时的动作,更是将众多仙人惹得哈哈大笑,在众多仙人看来,今日老君的演戏,实在是太过逼真,看来老君为了缓解众仙平日里的无聊,可谓是用心良苦啊,所以很多仙人现在这个时候都像太上老君投去理解的目光。

看着周围的一双双目光,太上老君感觉犹如一股股火焰刺在脸上一样,说不出的疼痛,这疼痛,非是疼在身上,而是疼在心里,他明白,现在不能够继续说话了,若是再说的话,恐怕这误会,会更深。

花果山。

石猴站在那岸边,他看着那海岸之上的波涛汹涌,看着那蓝色雷电拍击在海上时传来的一阵噼啪劈啪的声响,再看看天际雷电闪烁半响之后,迟迟不散去,他不住皱起了眉头。

“怎么如此异象,久久都无法散去,若是如此下去的话,这花果山岂不是成为了雷海,若花果山成为雷海的话,定然不利于植物,果树的生长,也影响到山上猴子的生存。”

石猴看着那跪在地上称呼他为大王的猴子猴孙,看着那天空中不断闪烁的雷海,他开始愁眉苦脸,以前就算是和那猴王战斗的时候,他也没有愁眉苦脸,现在之所以愁眉,那是因为这些猴子跪在地上,他承诺以后要赐予这些猴子长生不死的时候,已经有了负担。

石猴好歹也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现在他感觉自己的生命不仅是为了自己活,而且还为了这些猴子活。

呼!呼!

一阵冷风刮来,带着些许难以言喻的清凉之感,深深一吸,沁入心肺,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一切来得快,也去得快,石猴有时候似乎能够景随心动,他才是忧愁,才是盼望,那天边,海上遍布的磅礴雷电,正在一一散去,转眼,整个天地恢复了平静,白云散开,温暖的阳光照射大地,也照在那猴子猴孙的身上,将他们阳光下油亮的毛发照得更加好看。

“大王,大王”

众猴子见天气自恶劣中变得和煦,一些调皮的小猴子,都是一跳一跃的窜到石猴身边,对石猴亲切的抱抱大腿,挠挠胳膊,有的小猴子,还可爱的窜到石猴肩上尽情嘻戏。

第4章 打坐的老猴

石猴站在一沧桑的大石头之上,瞭望远处的海面,再转头看看雨过天晴之后的花果山,看着猴子猴孙要么是在那山上纵跃,要么是在树枝间倒立着玩耍,他的嘴角难得的勾起些许弧度。

“或许,成为花果山的美猴王,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石猴心中喃喃,在他看来,因为自己的长相凶残到连自己看那水中的倒影都胆颤,想要这些猴子猴孙主动尊称他为美猴王,是不可能的,他能够做的,就是自己称呼自己为美猴王,当然,他也一样要求猴子猴孙这样称呼自己。

伸开双手,石猴微微仰着头,开始享受花果山那洒下来的阳光,这阳光暖洋洋的,照在身上的时候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

石猴再向着那远处自山上快速冲击下来的汹涌瀑布看去,他明白,自己不用跳到那瀑布里面去就可以当上大王,是最好的,按照自己现在的身体灵活程度,想要跳到那瀑布之中,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能够这么轻易的就当上了大王,石猴何乐而不为,他开始坐在自己所在的这块大石头上,弄了一根青草在口中很是悠哉的含着,一边晒太阳,一边看着远处,沉思未来。

当然,之前被石猴一棍子打在后脑勺的前任猴王,并没有死,现在只是被猴子们抬到了山洞中疗伤了而已。

“大王,大王。”

就在石猴坐在石头上,看那远处波涛汹涌的海面时,有着一苍老的猴子声音传入他的耳中,转头,石猴看到是一只老猴子在叫自己。

“老猴子,有啥事情?”

石猴对这老猴子询问。

“大王,其实,其实现在这个时候,你还不算这花果山真正的大王。”

这老猴子弯腰驼背站着中,一副老气横生的样子对石猴开口。

不听这老猴子说话的时候,石猴还很惬意,还有心思晒那天边的太阳,可是现在这个时候听闻这老猴子说出这样的话语,使得石猴不得不站了起来。

“老猴子,你说啥,你说我还不算这花果山的大王?我不是这花果山的大王的话,难道你是?来来来,你我大战三百回合,因为你本来就年事已衰,所以我不用那棍子,空手和你搏斗。”

石猴原本手中是握着一干柴棍的,他感觉自己手中握着那干柴棍的时候,和齐天大圣孙悟空的身份才相像,现在为了能够和这老猴子公平的单打独斗,他将自己手中的棍子,都扔在了地上。

周围的猴子猴孙见现在新猴王的这里有着热闹,他们都是挠挠头,挠挠身上的在那树枝上跳跃过来,一个个眨巴着好奇的眼睛,看向石猴,看向老猴子。

石猴见众多猴子过来,这个时候,他更是挺直了胸膛,在他看来,现在所有猴子都过来围观了,他定然不能输了气势,若是他这个新的猴王,都败给了一只老猴子的话,那情何以堪啊。

气势,是不能输的,因为气势在很多时候,涉及到了面子问题。

“大王啊,我不是要和你打斗呐,老猴子我只是想说,我们花果山,其实还有着一苍老的猴子,是不服大王的。”

老猴子开口。

老猴子的话语一出,那之前站在树枝上正在吱牙吱牙叫的,或者是在那树枝间乱窜的猴子,都是停止了窜动,他们一个个的,都是将目光向着石猴看去,在他们的神色中,并没有任何的好奇。

石猴看众多猴子的眼神,他便知道了,现在这老猴子说的,是真的,看来,在这花果山,还真的有一个苍老的猴子对自己不服。

“告诉我,那苍老的猴子在哪里?”

石猴向着前方的老猴子看去,他眼中没有退缩,他紧紧的握着自己的两只猴手,战意十足。

“在前方的山洞中。”

老猴子的手指头向着不远处的一个山洞一指,眼中有着莫名,当然,老猴子所指的那个山洞,不是水帘洞,只是一般寻常的山洞而已。

“哦,在前方的山洞里面,老猴子,引路,我们去看看。”

石猴也是很好奇。

“大王,请跟我来。”

老猴子弯腰驼背的在前方引路,石猴捡起了那之前扔在地上的棍子,跟在了老猴子的身后。

周围的猴子在地上蹦跳,在那树枝上乱窜来窜去的时候,都是吱牙吱牙一脸兴奋的叫着。

在走着中,其实石猴的心中也是纳闷,也是好奇的,本来都是在这花果山当上大王了的,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一个什么山洞中的老猴子,若是一般年轻一些,雄壮一些的猴子,石猴或许还会忌惮,既然是老猴子,石猴自然不会放在眼里。

不放在眼里,不代表石猴会掉以轻心,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若是他进入那洞府之中的时候,那里面的老猴子要和他单挑,他自然会小心应对,想着中,石猴手中的棍子握着的同时,也更加紧了。

一群猴子跟随中,转眼,老猴子和石猴就来到了那洞府中,这洞府并不像想象中的那样阴暗潮湿,相反,阳光能够从那洞口的位置射入洞府之中,差不多整个洞府的前半部分都被暖阳覆盖,一只老猴子就盘腿在那地上打坐。

盘腿打坐的老猴子发毛已经花白,说明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除了年老之外,还有着一股死亡的气息从这只老猴子身上散发出来。

若说什么最重,那么现在最重的就是老猴子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死气。

石猴本来是斗志昂扬的向着这山洞之中走来的,可是现在这个时候,见到这气血已衰的老猴子,他突然之间,内心对这老猴子涌上来了同情,什么斗志之类的,在转眼之间,便消失得干干净净。

不过稍许,石猴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他刚才的时候还没有注意,现在这个时候,细细瞧,发现这老猴子居然在打坐。

打坐,这在石猴的心中,是一件非常玄奥的事情,只要是打坐,他都能够与修仙成佛联系到一起,特别是他看这老猴子打坐的时候,那神态如仙,正襟盘坐之时,两只猴手,还在胸口之前结印。

“老,老猴子,你居然在打坐。”

石猴好似发现这个世界的新物种一样的,将好奇的目光看向了这只老得毛发发白的猴子。

话语刚落,这老猴子便在刹那之间睁开了眼睛,这只打坐中的老猴子虽然身体看起来老,但是他的眼睛却是明亮得像黑夜里的闪电一样,让人不敢直视,甚至是威压逼人,这强烈的气势,使得石猴不经意的向着后方退去几步。

不过退去几步之后,石猴便反应过来自己现在是花果山唯一的王,美猴王,若是他这个王现在因为老猴子一个眼神都战战兢兢的话,还如何领导花果山的众多猴子猴孙,现在,还有很多猴子在山洞之外看着这一切呢。

所以,现在这个时候,猴子便稳定住了步子,整个人挺起了胸脯的朝着那还在打坐中的老猴子看去。

这个时候,似乎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似乎有着什么不详的事情,即将要发生。

所有猴子猴孙,在外面的时候,无论是在地上的,还是用手抓住树枝的,或者是用脚倒立在树枝上的猴子,都朝着这洞府之中看来,他们的眼睛之中隐隐期待着什么。

就算是指引石猴来到山洞中的那老猴子,站在山洞口位置的时候,目光之中也是隐隐有着好奇。

当然,这引导石猴来到这洞府中的老猴子,没有那正在打坐的,毛发已经花白了的猴子老。

石猴现在这个时候没有后退,他的目光就这样与这盘坐中的老猴子对视,开始的时候他或许会有着害怕,但是他意外的成为了石猴,意外的来到了花果山,意外的成为了众多猴子的王,那么他就没有了退后的理由。

“你们都退去吧。”

对视中,半响之后,盘坐在地上已经老得毛发发白的老猴子对洞口之外的所有猴子说道,在这一说的时候,这老猴子的话语,似乎就是一种非同寻常的命令,也非常的管用,那洞口位置之前带石猴来到这里的老猴子退去了,周围那一一观看的猴子,无论是小猴子,还是大猴子,都一一退去。

转眼,这个洞府之外恢复了平静,整个洞府周围,洞府之中,只有着盘腿打坐的那老猴子和石猴两只猴子,除此之外,还有着温暖的阳光洒入洞府之中,照射在两只猴子的身上。

阳光洒在身上的时候,石猴感觉很温暖,但是他却不敢放松警惕,他手中握着的棍子,反而更加的紧了。

“据说,你是从那石头之中蹦出来的?说吧,你来到我花果山,所为何事?”

打坐中的老猴子开口对石猴询问。

“所谓何事?俺老孙倒没有所为何事,只是从那石头中蹦出来的时候,居然莫名其妙的遭到了花果山猴子的围攻,侥幸教训了他们一顿,成为了大王而已,怎么,难道你也要和俺老孙过过招?”

石猴手中的棍子一挥,那棍子被他随意的在这空中舞得徐徐生辉,地面沙尘滚滚,还有着那么几分属于猴王的气势。

鸿蒙之大圣传- 孙悟空, 紫霞-玄幻奇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2458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