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能者-何嘉, 唐盈-都市异能小说

异能者-何嘉, 唐盈-都市异能小说

第1章 遭车祸入狱

“打电话叫你的家人过来,让他们把你的随身物品领回去!”

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男性警官冷冷地说,他埋着头翻阅手中的文件,看都没看何嘉一眼。对他来说,把一个人送进看守所,不过是家常便饭的事。

就在两个小时前,一个摩托车手莫名其妙的撞在何嘉的车上,在送往医院后断了气,警方准备以交通肇事罪对何嘉执行拘留。

何嘉拿起手机,翻开电话簿找到媛媛的名字,却久久没有按下拨号键。

父母去逝那年,何嘉刚满十四岁,而妹妹何媛媛才九岁。没有亲戚救济,兄妹二人只能相依为命。为了供妹妹上学,抚养她长大。何嘉初中没念完就辍学出门打工,转眼间八年过去了,媛媛都高中毕业出来工作了。

何嘉很是疼爱这个妹妹,所以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不愿意让媛媛知道。“要是她知道了肯定会担心死的。近段时间经常三两个月都不回家,已经又半个月没给媛媛打过一次电话了。交通肇事而已,应该关不了多久,瞒着她应该没问题,等过段时间出来,她可能还以为我去哪里快活了。”

何嘉这样想着,可是这个手机和身上的几百块钞票应该怎么处理呢?叫余静来拿?不行,她刚刚才拒绝了我的求婚,还说要分手,如果让她看到自己这个样子,那就实在太丢脸了!

交通肇事背上一条人命,还要被拘留。这样的事有生以来第一次,何嘉有些乱了方寸。

何嘉从窗外看到交警大队院门边有个衣衫破烂的老乞丐,他捡起刚被路人丢弃的水瓶,仰头就把里面剩下的东西往喉咙里灌,那样子就好像几天没喝过水一样。

“我把身上的东西全给他吧!”何嘉伸手指向烈日下那个看起来又脏又臭的身影。

“那是你的东西,你有权利自行处理。”警官抬头向窗外望了一眼,冷冷一笑。

何嘉站起来向门外走去,两名交警紧跟在他身后。

这是怕我跑了吗?笑话!我可不想当通缉犯,一辈子提心吊胆过日子。

何嘉走到交警大队门口,见老乞丐正靠在院墙下的阴凉处,跷着二郎腿准备睡觉。他缓缓蹲下身子,将裤兜里的手机和五百多块钱掏出,放到老乞丐身前。

“老哥,我可能要到牢里待几天,这些东西没地方放,就送给你吧!”

虽然何嘉才二十出头,但闯荡社会已有七八年。他有一个习惯,从不对人以长辈相称,如果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也就叫一声“大哥”,见到七八十岁的老人,仅称一声“老哥”而已。

老乞丐伸手拨开面前脏成一坨一坨的乱发,满面污垢的脸上一双明澈的眼珠盯着何嘉,似乎颇感意外。

“手机你要是没用的话,可以随便卖个几百块,对你来说也够吃个把月了。”何嘉虽然有点心疼这个刚买的二手智能机,但想着反正也带不近看守所,还不如拿它做点好事吧。

老乞丐神色凝重,眼睛一眨不眨盯着何嘉,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何嘉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不知道说什么好,起身欲走。不料老乞丐突然像发疯似的猛抓住何嘉的双手。

他这一双手黑漆漆的,也不知道上面沾了些什么。何嘉想甩开,但转念一想,也许他只是想表达谢意,顿时觉得不好推脱。

何嘉心地善良,就算是沦落街头的乞丐,他也不忍心伤害他的自尊。

旁边的两个交警露出怪异的表情,就好像看见什么很恶心的东西一样,一脸的嫌弃。

忽然,何嘉觉得双掌奇痒难忍,想挣脱开,却发现两只手已经被老乞丐牢牢的扣住,无论他如何用力都无法挣脱。接着手臂、肩膀、身体、全身上下好像有千万蚂蚁爬行似的难受,更好像是有十万伏的高压电流贯穿身体。何嘉顿时急得汗下如雨,痛苦得怪叫连连。

两交警见状也慌了,生怕惹出什么大事来,分别抱住两人的身体往两边使劲扳。可是何嘉和老乞丐的四只手掌就像粘了万能胶一样,他们用尽了全身力气,也没法将两人分开。

“啊!”约一分钟过后,何嘉突然惨叫一声,身子瘫倒在地上。

老乞丐收回双手,嘿嘿狂笑起来,仿佛心满意足。

年轻的交警拿出手铐想抓他,另一名交警将他拦住。

“他就是个疯子,你抓他有什么用?想给队里添麻烦吗?”

梦里,何嘉觉得全身燥热难耐,如同身处火海,又像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中一样,十分难受。一连串的怪梦接踵而至……

一个小时后,何嘉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想翻身坐起,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被手铐锁在铁床的栏杆上,门口站着两个警察。

一个年轻漂亮的护士过来为何嘉检查身体,齐耳短发恰到好处地垂在粉色护士帽下面,通透如雪的肌肤,精致的五官,凹凸有致的身材,左耳后的一颗红痣特别耀眼而性感……

何嘉不由看得心醉,仿佛坠入了爱河。

可是这个小护士从进门到现在都没有正眼看过何嘉一眼,表情冰冷,似乎很是不屑。

何嘉看着自己被铐在铁床上的手,心里明白了几分,干笑道:“美女别误会,我可不是什么作奸犯科的人,是因为交通肇事才被抓的!”

小护士没有理他,依然忙碌着自己的工作,量体温,听心跳,填记录……

“我不是坏人啊,交通事故这种事谁也不想的,完全是意外。不信你问他们!”何嘉朝门外的交警撅了撅嘴。

小护士回头望了一眼,依然表现冷漠,对门外的交警喊道:“他只是中暑,现在已经没事了,可以出院。”

“就今天中午,十二点钟……”何嘉依然不死心。

“江北大道?”小护士突然惊呼!

“你怎么知道?”何嘉疑惑,难道是交警告诉她的,但她也没必要大惊小怪啊!

“还说你不是坏人?!”小护士面露恐惧之色,连连后退。

何嘉变成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待要追问,这时交警走进来,打开手铐,将他押走。

“哐当”!鲁山市看守所的大门打开。量身高、测体重、抽血、填表格……何嘉经过层层铁门,被押进仓室的时候,已是晚上八点多。

四米多高的仓室被分成两间,外面一间稍大的用来供犯人做工。一边堆满了各种塑胶花材料,另一边则有个水泥浇灌的大水缸和整整齐齐晾晒着的衣服。

里面一间一张通铺六七米长,八个汉子坐在铺上看着挂了三米高的电视。他们身上都穿着统一的黄色马甲,背上印着“鲁山市看守所”几个大字,左胸前面印着编号。

“又有‘新兵’进来了!”仓门刚锁上,众人就把何嘉围个水泄不通,打探着他有多大,叫什么名字,因为什么事被抓进来的……

他们把刚被抓进来的人都叫做“新兵”,即使这里的人大多不是兵而是贼。

“何嘉!”一直坐在旁边没有发言的戴眼镜的汉子突然站起来。“我是这个仓的仓管,叫我四哥就行。知道我为什么叫‘四哥’吗?”

“不知道!”何嘉摇头,心想我们又不认识,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叫四哥!

第2章 看守所风波

四哥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得意第说:“因为我有四只眼睛!只要你在这里老实听话,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做事勤快,我保你平安无事!”

说是仓管,不过就是这个仓室里所有犯人中的老大罢了,他把何嘉领到最里面蹲坑旁边的铺位。冷冷道:“以后你就睡这里!十点以后必须睡觉,不准再发出任何声音,今晚开始值夜,到时有人会叫你。”

值夜,就是仓室里的犯人轮流起床值班,每人一小时,以预防有人想不开或要逃走等突发情况发生。床头的黑板上写着所有人的名字和值夜的时间,电视旁边高挂着个廉价的大圆钟。当然,四哥是不用值夜的。

这一晚,何嘉无法入睡,有两件事一直缠绕在他的脑海里。

一是被老乞丐抓手过后,虽然当时痛苦万分,晕倒后噩梦连连。但自从医院苏醒开始,全身上下就说不出的清爽舒适,能明显感觉出自己的身体发生了变化,却又不知到底是什么变化。

二是医院那个小护士怎么会知道他是在江北大道出的车祸?而且她的表情怪异,实在是让人想不通!

“车祸而已嘛,我又不是故意杀人的杀人犯......”

何嘉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刚要睡着,突然被人一脚踢醒。

“起来值夜了!”身材矮小但还算壮实的汉子叫向江,他低声说了一句,指了指睡在旁边的老头子唐建华。

“一个小时后你叫他。”向江说完就回到自己的铺位睡觉了,也不管何嘉到底听没听清楚。

何嘉坐起来,思绪万千。想自己一辈子奉公守法,违法犯罪的事情想都没想过,竟然会遭此牢狱之灾。

回想中午开车经过江北大道,路口掉头时,对面一辆摩托车以八十多码的速度直直撞了过来。还没来得及作任何反应,摩托车手的脑袋就砸在驾驶室的挡风玻璃上,然后慢慢滑落倒在地上,挡风玻璃还被砸出一个鸟蛋大小的窟窿。

他没有戴头盔,何嘉下车查看是发现他已经七孔流血,当时就估计已经回天无术了。

警方说那个路段是双簧线不能掉头,可是常开车的人都知道那个地方没有监控,很多车都是这样调头的。偏偏自己这么倒霉,如果早一秒或者晚一秒都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或许是命中注定吧!何嘉长叹一口气,忽然想起晕倒后在医院病床上做了一个怪梦,自己时而像千斤怪兽开山劈石,时而像雄鹰展翅翱翔天宇。

自己要是真有梦中那样的神奇力量,这小小的看守所又怎能关得住我?何嘉幻想着,抓着床沿的手微微一用力。“吱吱……”床头的木板竟然像泡沫一样被他捏碎。

何嘉心里嗵嗵狂跳!这是怎么回事?刚刚触手之处明显感觉到是坚硬无比的木头,而自己稍微用力就……这一定是在做梦!何嘉在自己大腿上用力一掐。

“哎……唔……”何嘉疼得差点叫出声来,还好及时捂住嘴,还好其他人没被吵醒。只有老头子唐建华翻了个身,又继续睡去,或许是因为年纪大一点的人睡眠都比较浅吧!

对于自己力量的暴涨,何嘉还是不敢相信。望着墙上的钟一秒一秒走过,一个小时后叫醒了唐建华,何嘉倒回自己的铺位,再也无法睡着……

六点二十分,天亮。

“起床!”四哥一声大吼,没有人敢在床上多睡一秒。

刷牙洗脸过后,连何嘉一起九个人齐刷刷的坐在铺上读书,声音整齐而洪亮!所谓读书,不过是每人手中拿了一张A4纸打印的看守所内规章制度。

读完书过后就是跑步,在外面的那间仓室转着圈跑,“一二三四……”整齐的步伐和部队里面练兵也不相上下。

何嘉像个听话的小绵羊,别人叫什么就做什么,从来没有进过看守所的他不想惹事,他想平平安安的走出去,不让媛媛担心。

早上吃完白开水泡方便面,就开始一天的劳动。中午吃饭时希望能见到伙食有所改观。可等到水瓢装着的饭菜从鞋盒大小的窟窿里传进来时,何嘉失望了。

白米饭加素豆芽,完全没有一点油腥味儿。

这就是看守所,任谁都没有资格抗议。

一仓众人各自蹲在墙角吃饭。

“兄弟,你的菜有点多啊!我看你也吃不完,分点来吧!”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向何嘉靠近,他们是吕荣春和蒋胜利,都是因为贩毒被抓进来的。

一上午的时间,何嘉就把仓里所有人的名字和罪行摸了个透。

听说贩毒的人都是刀口舔血的狠角色,这种人可惹不起!何嘉不憨说话,只能默默看着他们两个把自已瓢里的豆芽分光。

而吕荣春和蒋胜利两人也吃定了瘦弱的何嘉没有反抗的胆量和实力。

“荣春,胜利。你们两个是不是有点过了?忘了这个仓到底是谁做主吗?”四哥怒瞪吕蒋二人。

“四哥,他就是个新兵娃儿,用不着这样护着他,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一下来,他过几天就会被分到大仓去了,这菜不吃白不吃。”吕荣春似笑非笑的说。

“但是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规矩,你们这样做就是坏了我的规矩!”四哥怒气未消。

“你的规矩又怎么样,你的规矩让我们没好日子过,老兵新兵待遇上竟然没有任何分别。”

“对呀!我是这里的常客了,可是我从来没见过你这样的仓头老大”

“……”

吕蒋二人一唱一和,完全没把四哥放在眼里,显然是忍耐他多时了。

“反了反了!”四哥蓦地站起,一脚踢向蒋胜利。蒋胜利躲闪不及,腹部挨了一脚,被踢得后退几步,好不容易才站稳。

吕荣春似乎早有准备,就在四哥踢出一脚的同时,他一拳砸向四哥的脑袋。四哥吃痛旋转身体,瞬间又欺身逼向吕荣春。

其余的人哪里敢插手,四哥这个老大虽然是管教员指定的,但是在监仓里打架,被管教发现后肯定没有好果子吃。不是被关禁闭就是被锁脚链,严重的还会被挂在操场上暴晒!

而吕蒋二人似乎根本就不怕这些,两人配合着你一拳我一脚,四哥虽然身材威猛,却也有些吃不消。双手难敌四拳,到最后四哥也只有招架之力,一个不留神被吕荣春的扫堂腿踢翻在地。

“这个仓的老大怕是要换人了!”蒋胜利大笑着又是一拳砸向四哥的下巴,顿时鲜血流了满嘴。

四哥是因为打架斗殴被抓进来的,自以为搏斗技术还可以,没想到吕蒋两个人藏得太深,今天竟然栽在他们手里。

“住手!”何嘉忍无可忍,本来他不想惹事,但四哥好歹也是为了帮他出头才遭受这般暴打。他又如何能够坐视不理?

“找死!”吕荣春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飞起一脚就踢了过去。何嘉本能的双手一抱,没想到竟然精准无误地将他的脚抓住。

第3章 狱友唐建华

吕荣春顿时感觉到脚腕处被千钧力量牢牢扣住,动弹不得,甚至还有些站立不稳,尴尬的望着蒋胜利向他求救。

“没想到这小子还有几分蛮力!”蒋胜利抄起一个水瓢就锤过去。让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何嘉提着吕荣春的脚,像拎小鸡似的将他扔了过来。

顿时两个身体撞在一起,飞出五米多远,重重的摔到墙上,疼得发出哇哇惨叫!

四哥等人无不惊服,全都用无比崇敬的眼神望向何嘉。吕荣春一百五六十斤的身体,他竟然轻而易举就抛开五六米,这样的神力,恐怕古时的项羽吕布也不过如此吧!何嘉明显也被自己的力气惊到了。从前自己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瘦弱小子,打架向来输多赢少。这时出手帮助四哥,也做好了会被暴打一顿的打算。可没想到自己就像脱胎换骨一般,反应敏捷又力大无穷。

“打得好!”仓内众人起哄大笑。

向江还走到吕荣春面前,取笑道:“还牛不牛逼了?起来打呀!”

吕荣春哪里还敢答话,埋着头不出声,就像斗败了的公鸡。

“怎么回事?”屋顶的窗户外突然传来一声呵斥,一个穿着制服的管教民警立在那里。

“没事没事,他们两个做工拖拖拉拉的,我教他们做快一点而已。”四哥早就从地上爬起来,指了指卷缩在水缸旁边的吕荣春和蒋胜利。能当一个监仓的仓管老大,自然是和管教有点关系的。管教通常都是和仓管是一个鼻孔出气,而仓管通常代表了管教在监仓里的执行权。

吕蒋二人心里五味杂陈,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早已没有了刚才嚣张跋扈的劲头。再蠢的人也看出来了,他们两个根本就不是何嘉的对手,别说他们两个,就算仓里所有人加起来,恐怕也打不过他。

“不要把动静搞得太大了!”管教说完转身离去。

原本何嘉出手过后还有些后怕,怕被关禁闭,也怕被锁脚链。但看到四哥自信满满的样子,悬着的心又放了下来。

从此再也没有人敢轻视何嘉,他的铺位也从蹲坑旁调换到四哥身边的位置。蒋胜利和吕荣春二人自然也变成为所有人排挤的对象。那个叫向江的短腿汉子,常常屁颠屁颠的跟在何嘉身后,视他为偶像。

这天晚上,又到何嘉值夜。

六十多岁的唐建华慢慢爬起床来,走到何嘉身边。

听向江说唐建华在外面是一个大集团的老板,身家数十亿,因为故意杀人被抓起来了,就在何嘉进来的前两天被关进看守所,可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案件还处于调查阶段,他却有办法常常与家人见面,几乎每天都有人来看守所探访。

唐建华盯着何嘉看了很久。开口道:“行啊小子,异能者我见过不少,但像你这样‘力量系’异能者,还是第一次见。”

“你在说什么?”何嘉望着唐建华,完全不懂他在说什么。

“如果不是异能者,以你的体型身板,根本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所以你也不必装傻,因为我也是异能者,只是我和你的特异功能不同,你的超能力是能瞬间暴增自身的重量,将自己变成千斤铁人,发力万均,也能双腿蹬出千斤的力气,一跃百米。”

何嘉听得呆了,他的确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但没想到这就是特异功能,而这些特异功能又是怎么突然到自己身上的?

见唐建华又把它说得神乎其神,何嘉一时之间也分不清真假。

“那天晚上你‘破坏公物’的时候我就发现了,只是假装没看到而已,你能将自己两斤重的肉掌瞬间变成百多斤的铁手,开山劈石又有何难,将吕荣春和蒋胜利两个草包一扔六七米又有什么稀奇。”

何嘉没想到自己一直搞不明白的事情竟然被眼前这个老头子一语道破,但这样的话题他完全插不上嘴,只能默默听着。

“如果能完全操控自如,那简直就是刀枪不入,上天入地的本事!”唐建华继续说着。

“老哥,你说你也是异能者,那你的特异功能是什么?”何嘉将信将疑,试探性的问道。

“呵呵呵……”唐建华一阵冷笑:“你没发现我们聊了半天,他们完全没有反应吗?”

说来也怪,他们说话的声音并不小,而且这么久了,身边的人,就连四哥一点反应都没有。晚上十点后要保持安静,这个规定一般是没有人敢范的,如果有人破坏规矩,四哥一定会站出来制止。

何嘉轻轻推了推四哥,又推了推向江,可是他们都像睡死了一样,怎么推都不醒。

“实话告诉你吧,我的特异功能是催眠术,而且不用任何动作,就能将身边的人催眠。”唐建华得意地说。

到了这一刻,何嘉对他的话已信了六七分,不!应该是九分。因为发生在身体上的变化自己实在是无法解释,而唐建华说的似乎又有点道理。可是……

“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何嘉突然发问。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

“娶我女儿,入赘唐家。”

“什么?”何嘉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叫帮忙?白捡一个老婆,还入赘豪门

不对,事情应该没那么简单。天上永远不会掉馅饼,就算会掉也不会砸到自己的脑袋。在何嘉的印象中,自己和这样的好事永远都沾不上边。

“事情当然没那么简单!”唐建华叹气道:“只有你娶了我的女儿,入赘唐家,才能名正言顺日夜保护她周全,以你的超自然力量,应该没有问题。”

“听说你们唐家家产数亿,应该是聘请了不少保镖打手,唐大小姐的安危还用得着我去保护吗?”

“我一生商场征战数十年,树敌无数,现在又被困在这个鬼地方,担心有人会对我女儿不利。那些个饭桶不过是肉骨凡胎,真正的大敌来临时他们也只有送死罢了。你就不同,以你的实力,一以当百都没问题!”

我真的有那么厉害吗?何嘉憨笑着,觉得唐建华就是在开玩笑,说的这个事情简直就不切实际。但如果真的能娶到他的女儿当老婆,那不就等于一夜暴富吗!

可是她女儿长什么样,面都没见过,也不知道是美是丑。看唐建华迫不及待想把她嫁出去的样子,说不定对方其丑无比也不一定。

“虽然我也想答应,但是现在我也被关在这里,还不知道会被判刑多久。恐怕爱莫能助啊!”何嘉两手一摊。

“这个你不用管,我自然有办法让你出去。”唐建华神秘地一笑。

“你要是有办法,怎么不把自己弄出去?”何嘉十分怀疑。

“我犯的是杀人案,而且背后有强大对手从中作梗。而你不过是个小人物,交通事故而已,很容易摆平……”唐建华说话非常自信。

何嘉将信将疑,不置可否。

唐建华又聊起了异能者的事,他告诉何嘉,这个世界上其实有很多异能者,只是他们善于伪装隐藏,从不会公开施展自己的超自然的力量。就算偶尔掀起风雨,官方也会尽力掩盖真相,避免公众恐慌。

这一夜,何嘉与唐建华聊了很久。

第二天早上,又有人探访唐建华。

当唐建华从接访室回来时变得红光满面,就好像遇到了什么喜事一样。

唐建华走到何嘉身旁,在他耳边轻轻说道:“我把你从这里弄出去,你就娶我女儿入赘唐家,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说到最后几个字时,唐建华吐字铿锵有力。何嘉顿时觉得头晕目眩,眼前视线模煳昏昏欲睡,脑袋嗡嗡作响,险些栽倒。

第4章 坐豪车回家

何嘉知道肯定是唐建华使用了催眠术威胁他,为了让他不敢怀疑唐建华有不放过他的能力。

下午三点,何嘉被释放。

狱警说交警那边事故责任认定书已经下来了,对方醉酒开车还逆向行驶,负主要责任。何嘉负次要责任,免于刑罚。后续的赔偿事宜保险公司已经介入,完全不用何嘉担心。

“唐建华确实有些手腕,半天时间就把我从看守所弄了出来。”

走出看守所的大门,何嘉如释重负。他不敢回头望,因为四哥告诉他,走出大门就千万不要回头,否则肯定会倒霉。

这种事情还是宁可信其有吧!

一辆迈巴赫s级豪车停在路口,站在车前西装革履戴着墨镜的男子快步迎上来。

“您是何嘉何先生吗?”

“是!”何嘉已猜到几分,这一定是唐建华那个老头子安排的,没想到他真的有本事,而且说到做到。

“我奉我家小姐的命令,专程来这里接您,还请上车,车上已经准备了干净的衣服,何先生马上就能换上。”

“哦!”何嘉钻入车内,见后排的座位上放着一套高档西装和皮鞋。这么正式的衣服他平时从没穿过,忽然换上还真有些不适应。但在看守所里穿过的衣服实在晦气,没办法,先将就着穿吧。

穿好皮鞋,何嘉把旧的衣物丢出车窗外,示意司机可以开车了。

“先去何家村吧!”何嘉说。

前段时间何嘉忙于谈恋爱,已经有快半个月没回家看妹妹了。媛媛在一家咖啡馆上班,一个月才三千多的工资。为了帮何嘉买车以博得未来嫂子的芳心,工作半年省吃俭用凑了一万五千元给何嘉。可是没想到才半个多月就出了这样的事,如今机缘巧合突然攀上豪门,将来如果发了财,一定要好好爱护这个妹妹,不再让她受苦受累。

迈巴赫开到了何家村,刚开过村口的大槐树,就看见一群人围在村子里唯一的小卖部门口,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媛媛,江大少叫你去玩那是给你面子,你不要不知好歹。”

“就是,在市里的帝豪俱乐部开了豪华大包间,好多人想去都没机会呢!”

“江大少这是看得起你,是你们何家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你今天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六七个小青年围着何媛媛,你一言我一语,对她指指点点。当中的正是村支书江新桥的儿子江军。

何家村虽然地处城郊,但村里企业不少。纺织厂、电子厂、食品厂…… 这些年江新桥捞了不少油水。他的儿子江军仗着他爹的权势,20多岁就开上了进口轿车,在村里嚣张跋扈不可一世。村里的小青年都称他为“江大少”。他对何媛媛更是垂延已久,早就恨不得把她强行给上了!

何媛媛被围在圈子里,低头抱着胸不敢出声。心想真要跟他们去了帝豪俱乐部,晚上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走吧!”

江军强行拉着何媛媛的手,硬往他的大众车上拖。

“求求你,江军,放过我吧!”何媛媛说话带着哭腔。

“媛媛,我对你一再忍让,今天你无论如何也得跟我走!”江军说着,手上一用劲,何媛媛疼得眼泪都掉了下来。

“我哥回来了,哥回来了!”何媛媛大喊。

“何嘉开车撞死人,早就被关起来了。如果你跟了我,或许我会叫我爸打点关系把他捞出来,否则,三年五年你都别想见到何嘉!”江军阴恻恻地笑着,将何媛媛的身子猛推进车里。

以往想欺负何媛媛,何嘉总会站出来拼命,让他好几次都没能得逞。今天打听到何嘉开车撞死人被关进看守所的消息,他就迫不及待的想找机会想把何媛媛给强了。

“江军,你这样对我,我哥不会放过你的!”何媛媛挣扎着想从车里逃出来。

“你哥那个穷小子,别说他现在被关在看守所,就算他现在回来,也救不了你。”江军嘿嘿冷笑。

“我哥会跟你拼命的!”何媛媛仍不甘心。

“拼命?他个一穷二白的傻小子,除了一条命什么都没有,想拼命我可不陪他。不过话说回来,你要是跟了我,每天吃香的喝辣的,有过不完的好日子,总比跟你那个哥强,你哥除了问你借钱,他能给你什么?”江军说着将车门往里推,想要关上。“这个不要你管,他养我长大,跟我要点钱又算什么!”何媛媛咬着牙,死命抵住车门,心想这车门一旦关上就没救了。

“江军!”一声暴吼突然炸响。

众人扭头一看,一辆迈巴赫开到小卖部门口,车子缓缓停下,何嘉从车上下来,一身名牌西装和皮鞋,看起来就像完全变了个人。

众人惊得双目圆瞪,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

何嘉不过是个普通的打工族前段时间买了两三万块不到的二手车,还办的是分期付款,首付还是问何媛媛借的。

更奇的是才听说他交通肇事被关进了看守所,怎么就突然穿着一身名牌坐着豪车回来了?

“这辆车得要好几百万吧!”

“何家小子什么时候咸鱼翻身,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看见何嘉,江军满面惊疑。只是一瞬间,他就镇定下来。

何嘉从小身体瘦弱,在村里一直是被人欺辱的对象,在江军面前从不敢大声说话。

尽管如此,每次江军想占何媛媛便宜时,何嘉就像发疯了一样找他拼命!虽然每次都被江军打得头破血流,但何嘉总是不死不休,就算剩一口气也会保护妹妹。

俗话说打赤脚的不怕穿鞋的,江军虽有江新桥撑腰,却也对何媛媛无从下手。

何嘉径直走到江军车旁,把何媛媛从车里拉出来。何媛媛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啦啦地涌出,躲在何嘉怀里轻声哭起来。

“回家!”何嘉搂着媛媛就想走,江军的一帮爪牙早已围了上来,拦住他们的去路。

“何嘉,我看你是皮子痒了,想让我们帮你挠挠......”江军似笑非笑。在他眼里,何嘉不过是案板上的羔羊,任人宰割。

“你可以走,把你的妹妹留下。”

“否则打断你的腿!”

一堆人不怀好意地笑着......

此时的何嘉完全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媛媛却害怕得不行。

“哥,怎么办?”

“没事!”何嘉拉着妹妹的手,往江军身上撞去。

“找死!”江军大掌一挥,扇向何嘉的脸。

霎时间空气凝固,所有人都以为何嘉惨了,江军下了十分的力气,看这一巴掌下来肯定会鼻血横流。

“啪!”一个清脆的声音,江军的手还在空中,就被何嘉拍倒在地。脸上的五指印就向被烙铁盖过一样,火辣辣生疼。

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想到何嘉竟敢先出手,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吗?江军怎么会放过他,看来他今天不死都得残废了。

“哥?”虽然何嘉把江军一掌打翻,但何媛媛的心里难免害怕。江军若恼羞成怒,他们两兄妹今天都不会有好下场。

“别怕!”何嘉将何媛媛护在身后。

“还愣着干什么?揍他!”江军捂着脸爬起来,彻底被激怒。

一时间,五六个拳头同时砸向何嘉。这几个混混平时到处惹是生非,打架斗殴都是一把好手。而且这么多人对付何嘉一人,量他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今天也势必会被打瘫在地上。

异能者-何嘉, 唐盈-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370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