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医道圣手-张护国, 于红叶-都市异能小说

重生医道圣手-张护国, 于红叶-都市异能小说

1
第1章 国医大师张护国

“看到你能有今天的成就,我很高兴。原谅我的固执,这么多年没尽到妻子的责任,以前我不愿意承认,但我是爱你的。”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看着妻子的遗书,却已经泪如雨下。

“我不曾后悔选择你,也不曾后悔为你的付出,对于我的死你不要内疚。”

妻子绝美的容颜仿佛还在眼前,但斯人已逝。

“我一生都想做个女强人,但到死都没能实现自己的价值。”

“自己走好以后的路,若有来世,我再伴你左右。”

停尸房中,男子嚎啕大哭,“红叶!红叶!”

他前半生坎坷,刚毕业母亲因病去世,他没钱下葬,是红叶给他钱安置后事。因为这笔钱红叶没法与母亲解释,将错就错让他当了上门女婿。结果婚后不久他又遭奸人陷害,是红叶倾家荡产,才让他躲避了牢狱之灾,但红叶也因此债台高垒,为了还债失去了梦想,埋没了才华,导致抑郁缠身,最终做了极端的选择。

是妻子承受了他的苦难,才让他有了今天的成就。

男子悲痛欲绝,纵使他是全国屈指可数的国医大师又能如何?救得了豪门权贵,却救不了自己的妻子。

“于红叶!我张护国对天发誓,若有来世,便是倾其所有,也要给你幸福,让你实现理想,成就价值!”

许是因为情绪太激烈,男子吼完便眼前一黑,昏死过去。

……

华阳市一院,

病例档案室,

张护国只觉得头很痛,昏昏沉沉的醒不来。

外面的走廊里脚步声密集,

“出大事了。”

“快去看热闹,突发医疗事故,首富不行了!”

浑身的神经仿佛突然接通,张护国猛的抬头清醒了过来。

但入目所及的环境,却让他心头一颤。

白色的墙壁,廉价的办公桌,一排排破旧的档案柜,遥远又熟悉。

华阳市一院档案室?

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冒了出来。

张护国一低头,办公桌上的诺基亚手机屏幕里,倒映着他年轻的容貌,是二十多岁时的青年模样。

口干舌燥,张护国颤抖着手点开了手机屏幕,2010年4月1号。

十年前?

我重生了?

红叶还没死?

我刚到市一院实习,做档案员?

张护国坐在那整整消化了五分钟,那震惊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下来。

猛的一攥拳,张护国眼中尽是坚定,“红叶,我一定会践行誓言,让你幸福,实现自己的价值!”

张护国迫不及待的站起来想回家,不过刚走两步又停住了。

他忽然想到刚才意识朦胧中听到的话。

突发医疗事故,首富要不行了……

4月1号……

一段刻骨铭心的仇恨解开尘封,浮现出来。

上一世,不就是这一天,他被副院长唐文远陷害,背了医疗事故的锅么?

要不是他妻子于红叶倾家荡产找关系救他,入狱十年就是他的下场,哪里还有什么三十五岁考取国医大师证,打破华夏记录的光辉事迹?

“先不能回家,我不能重蹈覆辙再背锅!”

张护国眼神闪动仇恨,上一世就是因为这件事,直接导致了于红叶悲苦的一生,让他想想都觉得愧疚到心痛。

拿起诺基亚手机,张护国快步走出档案室,在设备间拿了几个陶罐后,直奔三楼急救室而去。

当张护国来到三楼时,三楼已经人满为患,不过急救室门口倒是空着一段走廊。

张护国穿过人群,来到急救室门口。

急救室门口已经乱作一团,首富雷开阳的儿子雷飞正在发怒骂人。

“我爸好好的突然就病危了,用错药这种低级的医疗事故都能发生,槽逆骂的,我爸要是死了,我就让你们全陪葬!”

一帮头发都白了的专家医师,还有副院长唐文远,此刻被雷飞骂的一个屁都不敢放。

“我爸现在什么情况?倒是说啊?”

副院长唐文远硬着头皮道:

“雷先生已经不行了,急性肺衰竭,心源性休克,无力回天。”

“那就让我爸等死么?你们都在这站着?”

“趁着雷先生还没死,家属进去说说话吧,比徒劳的抢救更有意义。”

雷飞一听这话,也顾不上发怒了,悲从中来,眼泪直流,“我爸真没救了?”

“没救了!”一帮医师摇头叹气。

一股压抑的气氛笼罩在急救室门口,雷飞更是眼前发黑,差点没昏过去,心中升起绝望。

然而就在这时,

“首富还有救,让我试试!”

一道声音突然从雷飞身后传来。

众人循声看去,张护国手拿陶罐,急匆匆赶来。弥补上一世对妻子的亏欠,就从这里开始!

就快昏过去的雷飞浑身一个激灵,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盯着张护国问道:

“我爹真的还有救?”

张护国正要开口,结果旁边的副院长唐文远突然开口呵斥道:

“张护国你胡闹什么?现在情况这么紧张,你一个档案员胡说八道什么?赶紧滚蛋!”

张护国的目光顿时向唐文远看去,哪怕事隔一世,他依旧牢牢记着这张脸,就是这个唐文远,害的他差点坐牢,使于红叶倾家荡产。

“档案员?”雷飞一听这话,忍不住皱起眉头,再一看张护国的打扮,连白大褂都没穿,顿时勃然大怒。

“你们一院管理都是吃翔的么?我爹都快死了,还特么有档案员跳出来捣乱,滚!都给我滚!”

张护国知道事态紧急,没空跟唐文远计较,对雷飞道:

“雷先生,你父亲情况危急,我虽是档案员,但也是医学院本科毕业,有一定信心能救你父亲,若是再耽误下去,那就彻底没机会了。”

雷飞见张护国说得诚恳,面露意动之色。

张护国赶紧趁热打铁,“所谓死马当活马医,难道你就看着你爹等死么?”

雷飞被打动了,一咬牙道:“好,你快进去!”

唐文远急道:“雷先生,这小子只是个档案员,你这么做不妥吧!”

雷飞不为所动,“我爹都要死了,试试总比等死强,你们倒是专家医师,不还是放弃治疗了?让他进去!”

唐文远目光一动道:“好,既然雷先生你执意如此,那若是首富出个三长两短,那就都是这小子的责任了,与我们无关。”

张护国一听这话,唐文远真是找到机会就不忘给他甩锅,着实可恨。

雷飞瞪了唐文远一眼,“就知道推卸责任,一院的专家都是你这种饭桶么?我爹要是死了,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唐文远表情顿时跟吃了翔似的,无比难看。

这时,张护国推了唐文远一把,“让开!”

唐文远眼睛一瞪,这小子竟然敢跟他这个副院长用这种语气说话?

雷飞见唐文远不动,“聋么?赶紧让开,你想害死我爹吗?”

唐文远吓得浑身一个激灵,这责任可太大了,他赶紧让开。

张护国抬脚,在唐文远阴郁的眼神中,快步走进急救室。

“都跟着进去,别让这小子乱来!”

唐文远咬牙切齿的对几个医师道。

几个医师急忙点头,也进了急救室,雷飞也不完全放心,便没阻拦,甚至还抬脚也跟了进去。

走进急救室,几个医师面色冷淡的站在旁边,颇有种冷眼看笑话的意思。

他们一堆专家都没法了,要是让一个档案员救过来,那才叫见了鬼。

不过这也是好事,有这个张护国插手,雷开阳死了,雷家最先开罪的肯定就是这小子了。

张护国来到手术台前,雷开阳已经快咽气了。

这个在华阳市叱咤风云的五十多岁首富,此刻扣着呼吸机,旁边的心率显示器上,心跳已经快要成直线。

若不采取措施,最多还能活十几分钟。

张护国拿出陶罐,点燃火棉丢在陶罐里,同时伸手掀开雷开阳两侧腰部的衣服。

然后,他便站在那‘望气’。

见张护国拿出两个陶罐,雷飞眉头都拧起来了,拔罐这种东西除了在浴室保健,还能有什么大用?虽然很多中医都用来治病,但在他看来那纯粹是忽悠人的。

就在这时,

张护国忽然动手了。

在他眼中,雷开阳两侧腰部分别出现两条气龙,刚一冒头,他手中的两个陶罐便精准的扣在了气头上。

火棉燃烧,将雷开阳的汗毛烧焦,难闻的味道传来,让雷飞面色更阴沉,那几个医师脸上的戏虐表情也更明显。

然而就在下一刻,

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雷开阳身上的那两个陶罐,竟然在没有任何人为干扰的情况下,贴着雷开阳的身体,缓缓滑动了起来,就仿佛雷开阳体内有一条游动的蚯蚓,在引着它追击。

这画面,看的雷飞还有几个医师,都瞪圆了眼,傻了。

这也太神了!

震撼之中,

为首的医师忽然浑身一颤,失声道:

“这是千里追风罐!传说乃是中医鼻祖岐伯开创的极道罐术,但中医至高宝典《内经》中也仅仅一笔带过,并无详解,现世之人怎么可能会?”

千里追风罐?

另外几个医师听了这话,差点没吓傻了,真的假的?

雷飞也满脸震撼,虽然不知道千里追风罐是什么东西,但看那几个医师的表情就知道,肯定很厉害。

雷开阳身上的陶罐移动的越来越快,甚至,肉眼可见的,他身上竟浮现两条肉筋,陶罐所过之处,就仿佛有两条大蚯蚓在跟着跑,看起来恐怖又神秘。

大概四五分钟,就在众人都看到,张护国的额头出现了密集的汗珠时,

“呼哧!呼哧!……”

一直昏迷中的雷开阳,忽然咳嗽了起来,还渐渐睁开了眼,虚弱的看着周围,目光最后落在了雷飞身上。

雷飞与父亲目光对视,激动的直落泪。

谁都看得出来,这明显是治疗有效。

又过了三分钟,精疲力尽的张护国忽然一抖手,两个陶罐从雷开阳身上跌落,被他收了起来。

“小飞!”雷开阳精神了不少,张口唤了一声。

“爸!”雷飞激动的冲过去抓住雷开阳的手,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张护国悄悄退下,转身离开急救室。

结果刚一出来,他就被唐文远拦住了。

唐文远阴着脸的道:“这么快就出来了,首富让你治死了吧?”

“首富醒了!”张护国冷冷的看了唐文远一眼,直接推开他往前走。

“你小子!”

唐文远被推开顿时很不爽,正准备发作忽然反应过来张护国说的话,顿时一瞪眼,但随即就冷笑一声,胡说八道。

一院这么多医师都束手无策,他一个档案员能救醒?

就在这时,急救室门又开了,几个医师鱼贯而出,惊叹的对唐文远道:

“副院长,首富醒了,被张护国给救过来了!”

“千里追风罐,太神奇了!”

唐文远满脸震惊,“你们说什么?首富醒了?”

2
第2章 于红叶

得到肯定的答复,唐文远感到很震惊,难以置信,心里非常不爽。

但接着,他又眼睛一亮,这可是大功劳啊,若是能转嫁到儿子头上,那……

“麻的,一个小档案员竟然治好了首富的病,张护国真特么走了狗翔运。”唐浩心里骂咧咧,很嫉妒。

……

张护国带着急切的心情,拼命的蹬着脚踏板,一百块的自行车差点没被他蹬散架了。

他现在心里只想见到妻子于红叶。

十多分钟,张护国来到宏大小区,在华阳市属于中高端,但算不上富人小区。

丢下自行车,张护国直奔记忆里的二栋一单元。

周围熟悉又陌生的环境,让他的眼睛都不自觉地湿润。

当他终于走到四楼的家门口时,却又似乎没了开门的勇气。

过了片刻,他深呼吸一口,擦干了眼泪,才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一进门,入目所及是那熟悉的环境,然后张护国看到,年轻的于红叶正坐在客厅里,听见声音向这边看来。

她容貌精致,身材性感,是那种走出去就让男人眼馋的美女,却阴差阳错的跟了他这个月薪一千块的实习医生。

纵观她一生,华清经济学硕士毕业,事业心极强的她,根本没瞧得起过他,但心底却是关心他的,甚至为了救他而倾家荡产。

此刻张护国想不顾一切的扑过去抱住她,但理智告诉他那样做会被打得很惨,别看两人已经结婚一年多了,但她连手都没让他牵过一次。

他们两个是因为于红叶给了他几万块钱安置母亲后事,红叶的母亲追问这笔钱去向,于红叶没办法便编造说拿给自己男友花了,结果她母亲大怒,非要将这笔钱追回来,但大闹一场也没要回来,最后一生气提出要让张护国当上门女婿,卖身还债的要求,阴差阳错而在一起的。

所以现在两人还处在培养感情的阶段,不过张护国此前的表现并不过关。

看着张护国一进来就痴痴的看着自己,于红叶面色一沉,“看什么看,赶紧把门关上。”

张护国也不说话,关上门便笔直的走到了于红叶的面前,眼睛发红的看着她。

于红叶皱皱眉,正要发问,却听张护国非常严肃的对她说:

“红叶,我一定会让你幸福,让你实现自己的梦想,成就人生价值。”

于红叶呆了,平日里张护国就是个书呆子,从来不会说煽情话,而且眼里只有自己的医学,对她的事就没关心过,今天怎么这么异常?

反应过来,有点不适应的于红叶瞪了他一眼,“抽什么风,边上待着去。”

“嘿嘿。”张护国也不介意,很听话的傻笑着去了旁边坐,但那眼神却总是不自主的往于红叶身上飘。

这时,

卧室门开了,岳父于大山走了出来,看到张护国,面无表情的道:‘护国回来啦?’

“爸!”张护国点头。

“谁啊?”这时卫生间里传出一道听着就有股刻薄劲的声音。

“是护国回来了。”于大山随口回答。

一阵冲马桶声音,然后卫生间门推开,于红叶的母亲蒋艳走了出来,她一看到张护国坐在那边,就绷起了脸,

“还没下班你怎么就回来了?”

“妈,今天早下班。”张护国深知丈母娘极为看不上自己,但现在竟也觉得几分亲切。

蒋艳一脸嫌弃的道:“什么早下班,我看你是溜回来的吧?不过你那班上不上也没什么用,月薪才一千,吃饭都不够。”

这话说的挺难听,但张护国也不介意,谁让现在心情好。

看着张护国那副乐滋滋的模样,蒋艳更是看不上,“说你你还笑,没脸没皮的,窝囊废一个!”

说着,她转身就走。

“张护国你去做饭,闺女你也准备一下,吃了饭去看你爷爷,今天家里亲戚都去。”

说完,蒋艳就进了卧室。

于红叶关了电视对张护国道:

“我去做饭,你去换套正式点的衣服,别到时候给我丢脸。”

“好!”张护国笑呵呵点头。

于红叶看在眼里,表情嫌弃,说你你还傻笑,没点男子气概,去一院上班也快两年了,还是个实习医生,这也就算了,竟然还被挤兑去了档案室。

看着于红叶去了厨房,张护国这才收回了目光,想起于红叶的爷爷于泰。

老头子常年重病缠身,甚至放话一千万找神医救治,家里子孙挖空心思的找神医寻偏方,也不见效。

“若是将老爷子治好,红叶肯定高兴,对我也会刮目相看。”

张护国心里有了想法,便起身直接出了门去。

他在家里就是个小透明,出门也没人问。

没想到,刚出门,就在楼门口被人堵住了。

“哎呀,张神医,我终于找到你了。”雷飞一脸惊喜的看着张护国,面带感激之色。

“原来是雷先生啊,你好!”张护国客气的打招呼。

“张神医,多谢你救了家父,我跟你同事打听的地址找到了这,这张卡你收下,小小谢意你一定别推辞。”

雷飞语气真挚,同时拿出一张银行卡塞给张护国。 张护国急忙推辞,但雷珏异常坚决,硬是塞给了他,“张神医一定收下,我父亲病情刚好,不便亲自前来道谢,他说等他身体好些了,一定要见您,当面表达谢意。”

张护国没再推辞,收下了银行卡,“你父亲身体刚好,还要多多修养。”

雷浩连连点头,又跟张护国聊了好几句,这才离开。

张护国拿着银行卡离开小区,到最近的中药房买了一堆重要,花空了他此前的积蓄六百多块。

然后他又进了隔壁的银行,打算看看雷珏给了多少钱。

五百万。

首富出手还算大方。

张护国挺高兴,但谈不上激动,上一世他是华夏屈指可数的国医大师,妙手回春说的就是他,全球财权巨擘找他看病都要排队,几百万算得上什么。

“四月一号,过几天就是红叶的生日,这笔钱虽然不多,但给红叶买个礼物足够了。”

张护国拿着银行卡,心里就有了决定。

离开银行,张护国直奔富贵楼珠宝店。

富贵楼是华阳最有名的珠宝店,因为店里有一个在当地非常有名气的镇店之宝,钻石:恋至黄昏!

这颗钻石九点九克拉,材质是与世界排名第二的蒂芙尼传奇黄钻同款的南非黄钻,价值四百九十九万。

华阳市不知多少名媛少女想收为己有,却又因其价格昂贵望而止步。

张护国来到富贵楼,直接买下了恋至黄昏。

售货美女全程在麻木中带着张护国完成交易,一直到张护国走出门去,她才急忙拿出手机拍照。

可惜只拍到了个背影,然后她就迫不及待的发到了企鹅顾客聊天群里。

然后,预售群也发了。

本地热门一些的论坛,她也都挨个发了个遍,这可是个大新闻,她的帖子必成热帖。

事实也如她所料的那般,不到一个小时,她发帖的本地论坛就火爆了,她所有的帖子都成了热帖,富贵楼的企鹅群也以每秒上百条留言热议着。

她的好友申请更是直接把她手机卡死机,都是来找她问情况的。

不过出于公司要求,她没敢透露客户姓名。

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遍了华阳市。

这些情况张护国自然不知道,他怀揣恋至黄昏用最快的速度回了家。

刚一进门正好被蒋艳撞见,少不了又被训斥几句,诸如好吃懒做什么的。

张护国也不应声,拎着中药就进了厨房,将中药熬上。

3
第3章 摔不碎的玉

两个小时后,吃完午饭,张护国的中药也熬好了,一家人出发前往于泰住处。

于家是华阳市有些名气的家族,从事医疗器材销售行业,颇有些资产,于泰住在本市富人区的华大别墅。

于红叶是经济学高材生,也在家族里工作,只是不太受重视,但也算收入不菲,有一辆小轿车。

一家人坐车来到华大别墅,一下车于红叶就对张护国提醒道:

“进去后少说话,于家里就属你最没能耐,被别人笑话你也忍着点,否则我都跟着丢人。”

张护国连连点头,一会儿治好了老头,她就不会这么想了。

“带着他肯定丢人,就不该让他来。”蒋艳一脸嫌弃的说完,一马当先往前走。

张护国跟在最后,手里拎着一暖壶熬制好的汤药。

为了让老爷子得病情得到立竿见影的好转,这汤药里用的都是烈性药材。

很快,

一家人进了别墅,来到客厅。

其他亲戚也早就到了,所以人不少。

人既然到齐了,老爷子林泰也被佣人推了出来。

老爷子病恹恹得坐在轮椅上,大春天的却穿着棉衣,好在意识还很清醒。

众多亲戚见老爷子出来,都上来说了些关心的话。

还有两个送偏方的,被佣人收了起来。

这时,轮到了于红叶。

于红叶也准备了礼物,刚走上去正准备说话,却被打断了。

于红叶的堂哥于海刚一把夺过于红叶手里的礼物,阴阳怪气的道:

“让我看看,红叶妹妹你给爷爷准备了什么?”

说着,于海刚就打开了包装,拿出了里面于红叶准备的一根人参。

“原来是根破人参,我说于红叶,爷爷病重你不想着给寻找治病的法子,就拿这种破补品来糊弄,也太敷衍了吧?”

于红叶面色不好看,“跟你什么关系?”

于海刚是于泰大儿子的独子,最受于泰宠爱,于家都知道他是于泰板上钉钉的接班人,所以年轻一辈都巴结于海刚。

三叔家闺女于莹莹斜着眼道:“红叶,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你敷衍了事还不让大哥说了?古人说兄如父,大哥说你两句你得听着。”

“就是,哪能这种语气说话?本来就是你不对。”

“拿个补品来糊弄数,还不如两手空空。”

“是呢,红叶你也太不用心了,光说爷爷不喜欢你。”

“女娃子就是个赔钱货,幸亏找了个窝囊废上门女婿,不然这家都不见得回了呢。”

一帮年轻亲戚说话一个比一个难听,于红叶没想到自己拿人参来还会被说是敷衍,而且被这么多人攻击,气的脸色发白,却又没法争辩。

这人参是四十多年的野生老山参,是她花了好多钱买来的,竟然被说是敷衍,于红叶心里觉得很委屈。

小透明张护国本来打算当个没存在感的背景板,但见到这么多人欺负自己老婆,顿时心中生气,两步挡在了于红叶身前,笑呵呵的道:

“谁说红叶拿补品敷衍?我们家不光准备了人参,还花了不少钱买到了偏方,并特意熬制好端来了,肯定能让爷爷的身体有所好转。”

他这一说话,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于海刚一看这个窝囊废竟然敢站出来为于红叶挡枪,颇为意外,但随即眼里便升起鄙视的眼神,又看了看对方手里拎的暖壶,讥讽道:

“我说你这个窝囊废,在一院实习,听说被挤兑去了档案室,你准备的汤药能喝么?”

“就是,我看还是赶紧倒了喂狗去吧,别是个毒药。”于莹莹也讥笑的附和。

这时,于海刚从包里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礼盒,神色倨傲的道:

“中医都是忽悠人的骗子,药汤跟菜汤没区别,于红叶你们家就是在敷衍爷爷,知道我手里这是什么吗?”

“刚哥,你给爷爷准备的什么礼物啊?”有捧哏的。

于海刚直接拆开包装盒,将里面的东西显摆的举起来在头顶。

那是一块深蓝色的玉石,散发着淡淡的蓝光,漂亮精致,看着就古风贵气。

于海刚举着玉石,一脸乖巧的对老头子于泰道:“爷爷,这是我花了六十多万,从米国买回来的灵玉,是米国玉疗发明人林肯杰尔斯亲自加持过功力,也就是开过光的圣物,有了它保证您的病情能有所好转。”

亲戚们都骚动起来,别的不说,单单这六十万的价格,就很不寻常呢。

“哦?这玉疗是什么意思?”于泰露出颇感兴趣的表情。

于海刚介绍道:“米国玉疗是米国贵族圈里极为留情的一种新型疗养法,是通过玉石中灵力来干扰人体内的磁场,进而达到疗伤的目的,其创始人林肯先生因治愈了米国总统杰克逊的脑顽疾而名扬全球,他亲自加持功力的灵玉,一玉难求,我也是找了国外的好友,好不容易才买到的。”

这话一出,众人听得都不明觉厉。

于泰更是露出极为意动,迫不及待想要一试的表情。

张护国却是直摇头,一零年这个时代,因为讯息匮乏,所以各种妖魔鬼怪盛行,国内有气功大师隔空断蛇,外国有预言家推断国运,玉疗这种玩噱头的骗技就跟电击治疗网瘾,吃书长知识没什么区别,但在现在却大有人信,尤其是挂上个洋皮,更觉得高端大气上档次。

“爷爷你快试试,这可不是破汤药能比的,效果很明显。”这时,于海刚献宝似的跑道于泰身前,将那块巴掌大的玉石贴在于泰的额头上。

于泰正迫不及待,自然不会阻止,甚至正襟危坐一副虔诚模样。

“爷爷,你全身放松,摒弃杂念,林肯大师说了,玉疗的过程中一定要高度集中注意力,去感受灵玉带给你的触感,那微凉的感觉是灵气的作用,它在渐渐进入你体内,驱逐你的疾病。”

于海刚就跟个神棍似的,于泰还非常信,甚至闭上眼睛,真的去细细感受那所谓的灵气去了。

别人都不敢说话,生怕打扰了这个治疗的过程,就连蒋艳都露出感兴趣的表情,一副啧啧称奇的模样。

整个过程大概七八分钟,于海刚才拿起了玉石,然后一脸神秘的对于泰道:

“爷爷,感觉怎么样?有没有意识清醒了一些,身体更有力气了的感觉?”

于泰一脸认真的感受了一下,可是一点都没有于海刚说的感觉,但看大孙子说得这么认真,他也不确定自己感觉得对不对,道:

“好像……好像没什么感觉,可能是人多的事吧。”

于海刚脸一黑,注意到其他人古怪的表情,赶紧道:“爷爷你说得对,肯定是人多,惊扰了灵气没能进入你体内。”

张护国听到这话,心里发笑,一块破石头要能治病,那还要医生干什么。

似乎是注意到了张护国想要没笑的表情,于海刚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当即冷着脸呵斥道:

“张护国你这废物笑什么?赶紧端着你毒汤滚蛋,我看爷爷没感觉到效果,就是你在这影响的。”

张护国没想到这也能责怪到他身上来,忍不住道,“装神弄鬼半天没效果,还来说我这是毒汤,你哪来的脸?”

于海刚脸色顿时一阴,呵道:“张护国你这个窝囊废,竟然敢骂我,找死么你?”

张护国忽然道:“玉疗让你说的那么厉害,敢不敢把你那块玉给我看看?”

于海刚这种人最怕激,当即道,“有何不敢,不过你小心着点,摔坏了把你这废物卖了都赔不起!”

张护国也不说话,上去把那块玉石接了过来。

看着那六十多万的石头被张护国拿在手里,于红叶一阵紧张,暗暗责怪张护国不听她话,跳出来强出头。

蒋艳更是吓得面色发白,恨不得上去打张护国一顿,那么贵重的东西是他那贱爪子能拿的么,要是摔坏了,还不得她闺女赔偿?

4
第4章 神药

张护国看着手里的玉,突然问于海刚,“既然是灵玉,肯定是玉石制作的吧?”

于海刚道,“那是自然,金贵得很,你给我拿稳着点。”

看着张护国在那观察,于莹莹也讥讽的道:

“没见过世面,连玉石都不会分辨吧?玉石好坏要看通透度,色泽纯度,大哥这块灵玉一看就是品质极高的玉,你可千万小心着点,不然大哥说的一点不错,把你卖了都赔不起!”

“就是,三姐说得对。”其他年轻人都附和着,挤兑张护国这个窝囊上门女婿都成为家族聚会上的一种习惯了,所以他们开口的非常自然。

“我来算算,一个月一千块,一年一万二,这块玉你得赚六十多年,还得不吃不喝。”

“别说摔坏了,我看就是摔掉块渣,都得把这个窝囊废卖了抵债。”

众人越说越激烈,简直把张护国说的连那块玉石上的一丝灰尘都比不上。

结果就在这时,

张护国突然一甩手,就将那块灵玉摔向了瓷砖地上。

“我逆蚂!”

人群看到这一幕,都差点没咬到舌头。

于红叶也看傻了眼,蒋艳更是吓的满脸发白,差点没昏过去。

那可是六十多万,从国外买回来的,由米国玉疗发明人林肯杰尔斯亲自加持过功力的圣物灵玉,哪怕是外国的玉,但那也是玉,这么高摔地上还不摔稀碎?

于海刚更是脑袋嗡的一下子,急忙伸手去抓。

但显然他来不及,众人只听到“啪叽”一声,那块灵玉结结实实的摔在了瓷砖地面上。

大家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完蛋了,肯定摔成渣了。

可下一刻,

当他们迫不及待的向地面看去,却见那块灵玉,竟然完整无损的躺在地上。

大家一愣,这什么情况?

没人注意到,于海刚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心虚之色,他赶紧遮掩道:

“幸好没摔坏,不然今天就把你窝囊废卖了抵债啊!”

说着,于海刚赶紧俯身,就要把那块玉给捡起来。

但是,

张护国却挡住了他,一边满脸好奇的道:

“这灵玉就是不凡呢,这么摔都不坏,不愧是六十多万买来的外国货!”

说着,张护国竟抬起脚来,狠狠地在那块玉上面猛踩了一脚。

大家只听见“咯吱”一声,仿佛连瓷砖都被硌碎了,暗道这下灵玉肯定是碎成渣了。

结果,

当张护国抬起脚来,他们便看到,那块灵玉竟依然完好无损的躺在那,瓷砖地都被硌裂了,它却连个渣都没掉。

这下大家的表情就很古怪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玉怎么可能这么踩都不坏?

于海刚嘴角都抽搐了,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

张护国竟又抬起脚来,在那灵玉上狠狠踩了好几脚。

等他收回脚后,人群看到,那块躺在地上的灵玉,竟依然完好无损,丝毫没有损坏的痕迹。

这下就算大家反应再慢,也都明白过来了。

这块所谓灵玉,肯定有问题,是个假货啊!

于海刚一脸难看的僵在那,跟吃了翔似的。

到了这一步,任他再想遮掩也来不及了。

张护国笑呵呵将灵玉捡起来,小心翼翼的交回到于海刚手里,“于海刚,你这块灵玉还真不愧是那个林肯什么的亲自加持过功力,这么踩都不坏,真乃矿石奇玉啊,幸亏没坏,不然还真是把我卖了都赔不起呢。”

于海刚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那些刚才捧着他说话的年轻亲戚,也都满脸窘迫尴尬。

尤其是于莹莹,刚才她还说张护国不会看玉,并信誓旦旦的说,于海刚的灵玉一看就是品质极高的玉石,现在只觉得脸上火辣辣。

谁都没想到过,张护国会这么胆大,直接将那灵玉丢在地上踩,这招实在太狠了。

于海刚精心准备的假礼物,当场被揭穿。

平日里挥霍无度的于海刚实际上根本舍不得拿六十万去给老头子买礼物,但又不想丢了面子,所以他特意花了三万块,找高人仿造了这块卖相极好的合成玉石,表面看就算是高级鉴定师都难辨真伪。

再套上‘米国玉疗’的洋皮,他相信爷爷肯定会很高兴,也不可能有人识破。

结果没想到张护国这家伙……

“这是灵玉,自然不凡,你懂个屁……”

于海刚红着脸硬撑,自然不能承认这是假的。

张护国没搭理他,直接拎着暖壶上前来到于泰身前,“爷爷,这是我为您熬制的汤药,趁热喝吧,给我偏方的医生说了,你的症状尚轻,喝下去马上就有效果。”

说着,张护国拿着暖壶盖倒满,递到于泰面前。

若换个时候,于海刚肯定第一个跳出来讥笑,但现在哪有脸。

于泰心里也正腻歪,刚才他还很认真的配合于海刚进行玉疗,闹了笑话,在小辈面前丢了脸。

“护国你有心了,我这就试试。”

于泰接过了暖壶盖,他极为看不上张护国这个上门姑爷,但毕竟当着大家面,他表现的和蔼些。

说着,于泰忍着那扑面而来的苦味,一口闷将中药喝了个干净。

张护国为了效果,又倒了一壶盖让于泰喝了下去。

于海刚实在忍不住嘟囔道:“装神弄鬼,一个破汤药能有什么效果。”

于莹莹说得更狠,“张护国,爷爷要是喝了你的药喝出个三长两短来,你就是于家的罪人!”

“要是爷爷有个三长两短,就让于红叶一家滚出于家,一分家产也别想分!”

这话说的就很过分了,但张护国也不应声。

蒋艳心里已经将张护国恨死了,“这个白痴,老头子的病来了多少名医都束手无策,你一个档案员出什么风头,现在落下口舌,以后老爷子死了就得责怪到你头上,要是害的我们家分不到家产,看我不把你这窝囊废踢出家门!”

就在这时候,

喝完汤药大概一两分钟,于泰忽然发出了一声舒畅的呻吟声,苍白的面色肉眼可见的变得红润的了起来,这明显的现象让大家的声音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于泰只觉得体内有一股暖流,迅速从胃里传遍全身,随之而来的是力量感,感觉身体的机能在快速苏醒。

寒冷被驱逐,穿着棉衣的于泰只觉得很热,额头冒出了汗珠。

那种长期被疾病缠身的疲劳和难受,也不见了。

这药真是神了!

于泰忍不住激动的看向张护国,“护国,我感觉浑身有劲了,好了,我不难受了!”

重生医道圣手-张护国, 于红叶-都市异能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307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