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封棋道-陆烨, 巫云儿-玄幻奇幻小说

天封棋道-陆烨, 巫云儿-玄幻奇幻小说

第1章 一年的寿命

密室中。

一张玉床上面,一名十五六岁的少年盘坐其上。

血气如同一条条蚯蚓在少年脸上穿梭不息,使得少年清秀的脸有些狰狞,紧握着的拳头底下有鲜血流出,落在玉床上,染红了一片。

陆天行和大长老等人收回抵在陆烨身上的手,吐出一口浊气,睁开眼,看着陆烨,陆天行的脸色有些难看。

穿着绛紫色长袍的大长老上前一步,脸上带着一丝疲态,看来刚刚的动作对他来讲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

“族长,少族长他……”大长老说到一半不说话了。

大长老能够看出来的,陆天行自然也看出来了。

陆天行的脸色更难看了,上次给陆烨搬运血气的时候还能够保持三个月,可是现在只能撑到两个月,照这样发展下去,陆烨可能一年之后就……

“这一年中,必须要找到解开烨儿心脉封印的方法。”陆天行斩钉截铁的说到。

“我们家族中上次说已经探到青州学府之中可能有解除少族长心脉封印的办法,但是进入青州学府最低也要达到溶血境,但是少族长他……”

“可是烨儿现在不过只是一个凡人,如何要在一年之中破入溶血境。青州学府……要是学府不强也就罢了,我还可以强行让烨儿进去,但是学府里面单单是冶体境的老师都有三个,更别说那传说已经破入丹息境的府主了。”

陆天行一拳狠狠的砸在墙上,鲜血四溅,但是很快伤口就不再流血,恢复如初。

“父亲,我只能活一年了是吗?”躺在床上的陆烨手指微微晃动,睁开眼睛,嘴角浮现一丝难以言明的苦涩。

“烨儿,你放心,爹已经找到治好你的方法了。爹……”

陆天行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烨打断了。

“父亲,你们刚刚说的话我已经听见了,我现在连修炼初始的心脉都没有打通,如何在这一年内踏入溶血境,就算是走大运破入溶血境,但是在进入学府之后我又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恢复自己的办法。”

“烨儿,你放心,爹一定会找到恢复你的办法的,哪怕是和青州学府开战我也在所不惜。”陆天行紧紧的握着拳头,一脸的狰狞,眼中已是血红一片。

“父亲,算了吧,没用的,这么多年我早就不抱希望了,现在我只剩下一年的寿命了,你该告诉我为什么我得心脉会被封印住了吧。”陆烨说道。听到爹爹的这番话,陆烨既感动,又难受。为人子女需要老父亲拼搏到如此地步,又怎么能称为孝子。他想要站起来,却发现身子虚弱无力,连动一下都显得那么困难。

察觉到陆烨想法的陆天行,主动上前将他扶起来。

“爹,你要真那般,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孩儿就算活下去了,也枉为你的儿子啊。”

听见陆烨如此悲痛的话,陆天行心里深深地自责起来,想起昔日,他不禁老泪纵横。

“如果当初,我要是不用烨儿换族人,烨儿又怎么会承受这痛苦。”

在陆天行的搀扶下,已经勉强能够坐立的陆烨,疑惑地问道。

“爹爹,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烨儿,陆家现在虽然只是偏居在这苦丘之地,但是你可知道,当年就算是狮吼洲的三大家族也不过使我们家族的附庸!”陆天行脸上带着傲然,长发无风自动,浑身上下带着摄人的气势。想起昔日家族的盛况,陆天行脸上难得出现一抹笑意,那些年家族强盛的场景历历在目一般。

听见陆天行的话,陆烨惊住了,这些年因为无法修炼,他唯有看书,自然知道狮吼洲的三大家族是何等的可怕,冶体境的高手层出不穷,丹息境的大能也有不少,传说中还有凝魂境的老祖存在,这等可怕的家族在以前竟然是陆家的附庸。陆烨实在是想象不出当年的陆家是何等的昌盛。

“那为什么我们家族现在偏居苦丘?”陆烨追问到。

“这件事就要从十六年前说起了,当年你出生之后,给你摆满月酒的时候,不知何故,三大家族悍然反叛,最奇怪的是三大家族中丹息境的高手层出不穷,甚至出现了凝魂境的大能。”

“家族凝魂境老祖不敌对方的三个凝魂境,战死,家族的其他弟子也相继战死,连你母亲也下落不明,生死不知,最后只剩下我带着你和家族残余的族人逃亡禁地。”

“在之前,我一直都不知道三大家族为什么会反叛,我们陆家一直对它们不薄,直到在禁地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是三大家族知道烨儿你身负最强的XX灵赋,为了夺取你的灵赋。”

“后来,他们用剩下的族人要挟我,如果不让他们抽取你的灵赋,否则就杀掉剩下的族人。但是如若我让他们抽取你的灵赋,他们就放过剩余的族人。”

“十六年前,你出生的时候被测出身怀世间顶级灵赋。没想到后来竟然莫名其妙走漏了风声,三大家族联手在你满月的时候发动叛乱。可恨的是,对付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冒出三个凝魂境强者,而我们家族只有老祖一人。

终究是不敌三大家族,为保存火种,我带着仅存的族人逃亡禁地。当时走得匆忙,根本来不急顾及你母亲,只能草草带着你逃亡。

后来,三大家族以你灵赋为要挟,否则就要杀光剩下的主人。烨儿,是父亲对不起你,为了保证苟活下去,为你母亲,为家族复兴,爹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抽离你的灵赋。”

陆天行的双眼透露出浓浓地恨意,夹杂着些许痛惜,深深地凝视着陆烨。

“少族长,族长刚刚还漏说了一点,就是你被抽取灵赋之后,三大家族的人还对你布下封印,让你永远都无法修理,随后族长他为了保护你,和三大家主搏杀,连境界都被打落了。”大长老插话道。

什么!陆烨睁大了眼睛,看着陆天行,刚刚他还在疑惑,当年那么庞大的陆家,族长怎么可能只有冶体境的修为,原来是被打落了境界。

说到现在,陆烨已经完全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也知道自己现在变成这样是因为灵赋被抽取了。

夺我灵赋、杀我族人、打落我父亲境界、害我母亲下落不明。

三大家族,要是我一年之后侥幸不死,那时候,这些账我会一笔一笔的跟你算!

少年双手紧握,清秀的脸上罕见的露出戾气。

但是紧接着陆烨又皱起了眉头,现在最大的目的就是进入青州学府中,但是进入青州学府最低也要溶血境,可是自己……

陆天行从往日的场景之中回过神,脸色恢复平静,看见陆烨皱起的眉头,陆天行问道:“烨儿,可是有什么疑惑?”

“父亲,我在想,怎么能够在一年之内进入青州学府,找到解除我心脉封印的办法。”陆烨说到。

看见陆烨重新振作起来,陆天行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说道:“青州学府除开修为之外,还能以天棋之道进入,不过天棋之道对于精神的要求很高,可是你的身体。”

说到这里,陆天行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陆烨。

陆烨明白他的意思,说道:“父亲,就算是再难,我也得去做,毕竟我们和三大家族还有血海深仇啊。”

“那行,既然你坚持,那你就去做吧,我永远站在你的身后!”陆天行凝声说到。

“只是这天棋之道,为父也不知道该如何修行,没法指点你……”

“父亲……”听着陆天行碎碎叨叨的话语,陆烨这才发现不知何时,父亲两鬓已白。

陆烨眼中一酸,咬紧了牙关,暗自发誓:“天棋之道么,我一定会成功的!父亲,到时候我一定让三大家族给您磕头谢罪!”

可说到天棋之道,就连自己也是模棱两可。

第2章 天棋之道

古往今来,练剑习武者不计其数,而能够掌控天棋之道的人,却屈指可数。这是为何?只因为修行天棋之道贵在两字,赋与勤。

习武练剑凡人皆可入门,天棋之道的入门却极其高。光是修炼天赋要求就很高,更别提对精神力的要求。想想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能有多大精神力,单这点就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如此苛刻情况下,大陆仍旧有很多人想修行天棋之道,只因为它在大陆的福利多,像青州学府,对会天棋之道的人要求就比较低。

更因为,天棋之道,习之,可以一敌二,敌三,甚至四、五、六。强大的天棋者,更是能敌百,敌千,成就万人敌都不在话下!如此强悍的天棋之道,就算明知自己天赋不行,又如何不想去修行。

那到底何为天棋之道?

究起根本不过寥寥四字而已,这四字乃‘测、算、强、夺’。

测是测天地万物,凡有迹可循者皆能测出前世今生,福祸所依。于战斗之时,测出双方胜算,正是所谓的料敌先机,制敌于战前。

算乃天棋之基,御敌可算出地方破绽,击敌以弱,成就以弱胜强的典范,是一名合格的天棋者不可缺少的部分。

强唯强自身体魄尔!强健的体魄是天棋者赖以发展的根本。

至于这夺,却是冥冥之中自有变数,夺人生魂,非人力所能修炼出来的,至今无人领悟。

四字都是天棋之道的精髓,也是它入门所在。前两者以精神入道,后者强以武力入天棋之道,是为下乘,而夺却是于杀戮之中,铸就铁血天棋道。

对陆烨现在的看状况而言,他只能通过精神力入天棋之道。

天棋之道虽然修炼苛刻,可在国家和某些强者的帮助下,各个地方还是建起了一座座学院,供后辈子弟修炼天棋之道。

在苦丘之地,城主府的商学院成了唯一可以修炼天棋之道的地府。

次日一早,一匹神骏的龙鳞马停在城主府边上的棋苑门前。

陆轩下马,看向棋苑上面的两个大字。

视线刚和上面的大字接触,陆轩就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空间里面,空间之中有一个须发皆白、鹤发童颜的老者。

在老者身前有着一道万丈黑影,只见老者双手结印。

“星光聚!”

天上星芒闪烁,化作一道巨大的棋盘,将老者和那个黑乎乎的东西笼罩在其中。

老者大喝一声:“杀!”

一道冲天剑光从棋盘之中暴起,斩向黑色怪物。黑色怪物还来不及反应,直接被那冲天剑光斩成两半,又被星光化作乌有。

陆轩看着眼前这一切,惊住了,这就是天棋之道吗?

紧接着,陆轩眼前一黑,在然后就发现自己出现在棋苑门口,哪有什么老者。

……………………

转瞬已是三天过。

陆烨安然坐在第一排的中间,强大的陆家让他有资格占据最好的位置。经过三天的修炼,这帮学子也算是对天棋之道了解了一丢丢。这不,讲师又要开始那唠唠叨叨地理论课了。

谁知道走进教室的讲师竟然不谈理论,反而开口就说,下棋,解残局。

在现世修炼天棋之中,大部分人都是以精神修炼入门,因为传颂下来的都是如此,而至于从强、夺入门的,世间少有。

对于那些想要学习天棋之道的人,解局成了所有人的必修课,这是锻炼精神力最直接的方式。

“什么!解局!”一个小胖子听见讲师说要解残局,脑袋一下子就撞在了面前的桌子上面。

“嘭!”

一声巨响,少男少女看向讲台,讲师站在上面,一脸怒容。

“哼!一个最基础的残局都破不开,别说是我江城子的弟子,丢不起这个人。”

看见讲师发怒了,一群人连忙似鹌鹑一样缩了缩脑袋,不说话了。

要知道这个讲师可是和青州学府有关系的,要不是为了进入青州学府,哪个智障才会来学什么天棋之道。

陆烨微微一笑,看着眼前的黑白棋盘,精神力探出,一股吸力从棋盘中传出,将他整个心神吸入棋盘之中,陆烨只感觉眼前一晃,整个人就出现在了一个漆黑空间。

随后一道光芒闪过,陆烨身前就出现在一个棋局之中。

看着眼前的棋盘,陆烨精神力化作棋子,飞快的落在棋盘上面。好似完全不需要思考一样,片刻之后,棋盘消散,化作一道流光进入陆烨眉心。

顿时,陆烨就像是吃了人参果,浑身轻飘飘的,精神力凝结成的身体也凝石了几分。

第二幅残局伴随光芒出现,陆烨又陷入了棋局之中。

不过这一次可没有上一次那么轻松了,开头十来布还好,十步之后,每一步陆烨都需要好好思考一下,到后面甚至要半个时辰才能落子,直到最后,陆烨身子一震,化作点点星光,消失在空间之中,留下一个一个已经解了一半的残局。

外界。

陆烨身子一阵,闭上的眼睛挣开,闪过一道精光,紧接着桌子上面的棋盘冒出一道浓郁白光,随后又有第二道白光冒出,只是亮度只有第一道白光的一半。

看见陆烨身前的白光,讲师脸上露出喜意,走到陆烨身边。

看着棋盘,赞叹道:“不错,竟然这么快就解开了第一副残局,甚至连第二幅残局都解了一半。”

感叹一声,随后讲师对着其他的其他学员说道:“要是你们也能如陆烨这般该多好。”

其他的学员早已经被残局逼退,坐在教室自己的位置上面,脸色带着一丝苍白,这是神魂消耗过大的缘故。

听见讲师的话,教室中的少男少女们不由得心中一阵嘀咕,学习天棋之道是需要天分的,不是谁都有陆烨那样的天分的。

就在这时候,一道讥讽的声音响起。

“讲师此言差矣,我们的主要心思都是放在修炼上面,不像陆烨这样可以全心全意的将心思投入天棋之道的修行之中,比不过陆烨自然是正常的了,毕竟在这苦丘,谁都知道陆家少族长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人。”

这道讥诮的声音响起,顿时使得整个教室安静了下来,众人的视线投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时候已经出局的陆烨双眉微挑,顺着大家的视线看去,一名锦衣少年斜靠在墙上,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翘起的嘴角满是嘲弄,但是眼中却是一片冰冷。

教堂内因为锦衣少年突然的插话安静了一瞬,众多少年少女看了前者一眼,都是默默的收回目光,因为这说话之人,身份也不一般。

少年名为夏天,苦丘夏家的子弟。

夏家和陆家同为苦丘三大家族之一。

一个势力发展,自然会损害到其他家族的利益,当年陆家被赶到苦丘的时候,立足的地方就是从夏家手里抢下来的。

连现在陆家所住的大宅子都是当年夏家祖宅,要不是知道还打不过陆家,夏家早就和陆家死磕了。

现在有打击陆烨这个陆家少族长的机会,夏天怎么可能放弃。

听见夏天的话,教室里面的少男少女们都将视线投向陆烨,人家夏天都踩到脸上了,看看陆烨会怎么应对。

场中的少年少女可不会怕夏天和陆家,虽然他们的家族势力还比不过陆家和夏家,但是也不是吃素的,一个个的看热闹看得很开心,每天都是那枯燥的棋谱,早已让学员们不耐烦了,毕竟都是些不大的少年少女,哪能终日面对那些棋谱,要不是为了讲师手中进入青州学府的名额,谁会来学这个已经被无数人确认无法修炼的道路。

第3章 赌战

陆烨挑挑眉毛,他从来都不是那种被人欺负到头上来都不反抗的,夏天不过一个溶血境,根据家族的情报,也不过是最近才踏入中期,比一般人也强不了多少。

“嘭!”

又是一声巨响。众人又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教室角落站起一个少女,随着少女站起,一张绝美的小脸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少年们看着少女绝美的脸,眼中露出浓浓的爱慕,少女则是露出嫉妒之色。

“夏天,你什么意思,是不是个男人,明明知道陆烨无法修炼,你还说这些,你是没有将我陆家放在眼里。”女子俏丽的脸上满是怒气。

看向少女,夏天眼中露出一抹火热的神色,听闻少女的话,夏天脸上露出笑意。

“云儿,你今日怎么来了,通常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在练功吗?”

巫云儿,自小被寄养在陆家,没人知道她的来历,从小就和陆烨很好,陆烨小的时候被欺负的时候,每次都是她帮陆烨出头,除开绝美的容貌,资质也是非常逆天,仅仅十六岁就已经破入溶血境后期。

现在听见陆烨被如此欺辱,怎么还能忍得住。

“我告诉你,夏天,上次我只打掉了你两颗牙,今天你是不是想要我把你那满口的牙全都打掉,反正你的嘴这么贱。”

夏天很想发怒,但是他又忍住了,脸上硬挤出一丝笑容,对巫云儿说道:“云儿,你……”

“闭嘴,云儿也是你能叫的,我有名字,麻烦你叫我巫云儿。”砸了砸嘴打断到。

被巫云儿这样一说,夏天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就算是城府再深,他不过也只是一个十多岁的少年,脸都被人仍在地上踩了,怎么可能还忍得住。

夏天脸上的笑容消失,冷冷的看着陆烨。

“陆烨,你要是个男人,就别躲在女人身后,难道你只是一个只会躲在女人身后的废物吗?。”

“夏天,你还要不要脸了,明明知道陆烨没办法修炼,还想找他决斗,你要是想打架,我可以陪你。”

说完,巫云儿就准备动手,却不知道被何时出现在身后的陆烨拉住了。

“让我来解决。”陆烨轻笑着说到。

“可是你修为都没有,夏天都已经是溶血中期了......”巫云儿咬着嘴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没关系,这件事听我的。”陆烨坚定的说到。

看到陆烨这个样子,巫云儿点了点头,心里却有自己的计量,一旦他遇到危险,定会相救。

陆烨越过巫云儿,走到她身前,直面夏天。

“废物,你怎么不继续躲在女人身后了。”反正都已经撕破脸了,夏天也懒得再伪装,再说了,夏家和陆家之间什么时候有过脸面这个东西。

“怎么,装不下去了,我还以为你有多能装呢,原来就是这样。”陆烨轻笑到,脸上的云淡风轻和夏天阴沉的脸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哼,别说那些没用的,是个男人就上擂台。”夏天根本不接陆烨的话,眼中闪过一丝狠辣。

“哦?我为什么要和你决斗,你不知道我的时间很宝贵,没有好处的事情我可不做。”

“再说了,你一个溶血境的修士,竟然要找我这个脸心脉都无法打通的凡人比试,真的很难想象你的脸皮有多厚,我估计穿山兽是无法打痛你的脸的。”

穿山兽是一种异兽,不管多大的山,都能够钻通。

陆烨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但是恶毒的话却一句接一句的从他的嘴巴里面冒出来。

听见陆烨的话,夏天被气的三尸神暴跳,额头上青筋蹦起。

“行了,你闭嘴,直接说你敢不敢打,你要是不敢,只要跪下来叫我爷爷,今天我就放过你,不然明天全天荒城都会知道你陆家的男人都是一群没有胆子的怂货,哦。我忘了,你本来就是一个无法修炼的废物,不敢也是应该的。”夏天直接打断说完,脸上露出不屑的神情。

就算是陆烨心性再好,听见夏天的话,眼中也不由得闪过一丝寒芒、

“我陆家男人是不是怂货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陆家现在住的是你夏家的祖屋。”

听见陆烨的话,场中众人一片哄笑,他们都知道,陆家刚刚来苦丘的时候,第一个抢的就是夏家,连夏家的祖地都被夺走了,这件事也让夏家成为整个苦丘的笑柄。

听见陆烨的话,夏天的鼻子都快气歪了,这本来就是一种耻辱,现在自家死对头竟然还在这大庭广众被陆烨说了出来,今天要是不找回场子,以后自己还怎么在天荒城立足。

“陆烨,别说那么多废话,今天你不打也得打。”夏天打断陆烨的话。

“虽然没想到你连这个这种无耻的要求都能提出来,但是我已经习惯了,毕竟你们夏家最擅长搞这种不要脸的事情。”

“只是呢,我这个人从来都不喜欢做那种无意义的事情,特别是那种没有好处的事情,你要是能拿出让我满意的东西,那么我还可以考虑一下和你决斗的事情。”

夏天现在已经快被气疯了,现在他只想打死眼前这个混蛋,想都没想,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说道:“只要你赢了,那它就是你的了。”

看见这块玉佩,陆烨眼睛一亮,铭纹玉,没想到夏天竟然有这种好东西。

当下就说道:“可以。”

“我都拿出铭纹玉作为赌资了,你准备拿什么同样价值的东西出来作为赌资。”虽然夏天已经是怒火中烧,但还是没有忘记要让陆烨拿出赌资,因为他今天不但废掉陆烨,还要连着他的财物一起接收。

“二品王丹,抵得上你那铭纹玉的价值了吧。就用这个和你赌。”

陆烨还没有说话,巫云儿就拿出一枚王丹。

王丹是用王兽的内丹炼出来的,但是不是每一头王兽体内都会有内丹的存在,而二品王丹就要用到二品王兽(塑骨境)的内丹来炼制,和铭纹玉相比,二品王丹的价值甚至还要略高一筹。

夏天看着巫云儿手中的二品王丹,眼中闪过一丝贪婪,害怕巫云儿反悔,连忙点头道:“行,虽然还比我这铭纹玉的价值差了点,但是看在云儿你的份上,我就勉强答应了。”

陆烨一怔,对着巫云儿说道:

“云儿,这个不是上次父亲赐予你破境用的吗?你怎么拿出来了。我身上还有不少东西,足以抵消掉他那铭纹玉的价值了,你快收回去。”陆烨拿着王丹就推了回去。

“没事,就算是没有这二品王丹我也能破入塑古境。”巫云儿满不在乎的说道,但是眼中却闪过一丝肉痛之色,二品王丹又不是什么大路货,就算是她,这一次要不是因为即将突破也得不到这东西。

陆烨看见巫云儿眼中的那抹肉疼之色,看向夏天的眼神更加冷了!。

第4章 交锋

随后陆烨看向夏天,说道:“这里施展不开,我们到外面去。”

夏天挑挑眉,这正和他意,就算是陆烨不说,他也会提出来。

两人来到教室外面的演武场,其他学员也跟在后面,连讲师都有了兴趣,出来观看。

演武场外,一座座演武台矗立着,众多的少年在上面呼喝交手,拳脚虎虎生风,倒也是气势不弱,而在台下,则是有着众多围观者,时不时的爆发出一些喝彩声,其中不乏一些青春靓丽的少女,美眸顾盼间,引得台上那些少年更为的热情,各施手段的想要表现一下,出个风头。

两人登上其中一座演武场,就被那些眼神好的学员看见了。

“那不是夏家的夏天和陆家的陆烨吗?他们怎么上了演武台。”

“是啊,不是说陆烨不能修炼嘛。怎么会和夏天对上。”

“不错,据说这个夏天已经到了溶血境中期,陆烨不过是个凡人,估计他是死定了。”

…………

演武台上的陆烨自然听见了台下的议论,但是他丝毫不介意,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夏天。

夏天看着有些单薄的陆烨,眼中露出残忍之色,但是还是脸带笑意的对陆烨说道:“陆兄,演武台上,拳脚无眼,要是在下一时没有收住手将陆兄打断手脚什么的,还请陆家不要追究,毕竟你们陆家是苦丘的第一家族,我们夏家可惹不起。”

陆烨眼睛眯了眯,看着夏天,这个人真的是阴毒,在这种时候还要坑他一把。

场下这么多学员,不乏有其他家族的子弟,要是这个话传到他们长辈耳中,听闻陆家这么大口气,定会联合起来抵制陆家,到时候陆家在苦丘肯定会举步维艰。

当下就笑着说道:“夏兄哪里话,我陆家哪里比得上你夏家,要是陆家真的是什么第一家族,今日夏兄也不会以溶血境中期的修为挑战我这个毫无修为的凡人了,至于夏兄说的断手断脚的,我也能理解,毕竟演武台上拳脚无眼,出现个意外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所以说夏兄也要小心些。”

“那就谢谢陆兄关心了。”夏天微微一笑,脸上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

“好了,既然是夏兄挑战我的,那么我就让夏兄先出手,我在这里等你来攻好了。”

刚说完,台下就一片哗然。

“这个陆烨是脑子有问题吧,他一个凡人,不找机会躲避,还要站在原地等夏天先动手,简直是不知死活。”

“打死最好,这个陆烨简直就是丢了陆家的脸,要是陆家的人知道这件事,估计要举起双手庆祝了!”

…………

听见台下的声音,陆烨在心里轻笑一声,自己修行天棋之道,本就是讲究料敌于先机,见招拆招的道,要是夏天不先动手,自己怎么还手。

夏天听完,脸上露出狠辣,放出溶血境中期的气势,然后双手结印,捏动一个法决,脸色一白,身上的气势再涨,然后猛地一窜,修为暂时破入溶血境后期。

本来夏天觉得自己溶血境中期的修为就已经足够收拾陆烨的,但是为了防止巫云儿救下陆烨,他还是毫不犹豫的使用了秘法,将修为硬生生的推到了溶血境后期的地步,虽然过后会有虚弱期,但他这一次是打定主意,废掉陆烨了。

巫云儿脸色一变,就准备出手,但看见陆烨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又忍了下来,但是她现在时刻盯着场上的情况,只要已发现不对,立马出手,决不允许陆烨手上发生意外。

看见夏天竟然破入溶血境后期,虽然只是暂时的,但是溶血境后期的攻击力那是实实在在的。

原本就已经够警惕的陆烨,心中的警惕加重了几分,凝神看向夏天。

夏天望着陆烨,阴冷一笑。

脚掌猛的一踩地面,而其身影,则是犹如利箭一般疾射而出,五指紧握成拳,一拳就对着陆烨直挥而去。

他这一拳,带着气流,力量十足,就算是石头,都会被砸出一道裂纹。

陆烨好像看透了夏天的招式,在夏天刚动手的时候,脚下轻轻在地上一点,身子向后飘去。

随后在夏天旧力已去,新力未生的时候,抓住夏天的拳头,往前狠狠一带,夏天脚下一滑,摔在地上。

虽然陆烨没有办法修炼,但是这些年以来,陆天行和家族长老经常给他搬运气血,又吃下不少天材地宝,他的力气已经有了溶血境初期的力气,这么一带就将夏天狠狠的摔在地上。

夏天被摔得七荤八素,眼前冒出金星,但是毕竟夏天现在的修为已经达到溶血境后期的修为,晃了晃脑袋,站起来。

惊疑的看着陆烨,问道:“你这是什么妖法?”

“妖法?刚刚不是夏兄看我只是一个凡人故意将拳头送到我手里,让着我的嘛。”陆烨笑眯眯的说道,只是那微眯的眼中却满是寒光。

台下的学员们也有些不解,在他们看来,夏天也好像是故意将拳头送到陆烨的手中,然后陆烨‘轻轻’的拉了拉夏天,夏天就重重的摔倒在地上了。

现在听见陆烨的话,他们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还在想,陆烨一个凡人,怎么可能一招就把夏天这个溶血境的高手摔在地上。

但是也有人想到陆家和夏家不是死敌吗?夏天怎么还会这么做。他们怎么都想不明白,在场的所有人也只有陆烨和那个讲师知道了。

陆烨自然不会去解释这事情,站在原地,笑眯眯的看着夏天,说道:“夏兄,虽然你不忍我丢人,但是你这样也不好,像你这样摔在地上多疼啊,要是因为我把夏兄摔出什么好歹,陆某就有些过意不去了。”

“神他么的怕你丢脸,我还巴不得你死了呢。”

重新站好的夏天,看着陆烨还是先前的那副样子,眼中露出慎重之色,刚刚实在是太邪门了,要不是因为陆家和夏家是死敌,连他都要怀疑刚刚自己是不是真的不自觉的放水了。

夏天谨慎的看着陆烨,想要从陆烨脸上看出一点什么,但是陆烨脸上的表情一直都没有变过,夏天自然是什么都没有看出来。

不过一想到自己现在已经是溶血境的高手了,陆烨不过是一个区区的凡人,只要自己小心一点,一定会把陆烨打倒的。

想到这里,夏天这次没有直接冲上去,而是一步一步的走向陆烨。

陆烨脸上露出一丝难看,但马上就隐去了,他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

但是他脸上却丝毫看不出来,静静的站在原地,等着夏天先出手。

夏天走到陆烨身前,陆烨就感应到他左肩微微倾斜,他要出左拳!

陆烨身子一偏,想要躲过这一拳,但是身子还没有完全偏过去,夏天的拳头就到了,虽然避开了一些,但是还是被击中了肩头。

陆烨感觉一道大力从肩头传来,带着他往后退。

看着陆烨的样子,夏天笑了。

“我说刚刚你能够避开我那一拳呢,原来是这样。”夏天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说到。

天封棋道-陆烨, 巫云儿-玄幻奇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3075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