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的暖宠新妻-陈诗诗, 闫世航-总裁豪门小说

总裁的暖宠新妻-陈诗诗, 闫世航-总裁豪门小说


第1章 偶像啊偶像

“妈咪,越越想尿尿。”

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男孩,仰着粉嫩嫩的小脸儿看着身边美丽的妈妈,肉乎乎的小手拉着妈咪纯白色的工作服,撒娇的道。

“出门左转十米就是,越越是男子汉了,上厕所这种小事可以自己搞定,对不对?”

陈诗诗拍拍儿子肉嘟嘟的小脸蛋儿,根本不给越越说话的机会,立刻转头盯住烤箱。

看着里面的蛋黄流沙包慢慢膨起,眼底充满的光芒四射的光辉。

哇,这些流沙包真是太可爱了。

想想这些可爱的小东西都是出自自己之手,陈诗诗就觉得心里无比自豪。

越越的嘴角不由得抽了两抽。

其实,有时候他会怀疑,他是妈咪的亲儿子,还是这些面包是她的儿子……

按照妈咪给的路线来到厕所,刚一推开门,一个黑影就朝着自己狂奔而来,“小鬼,滚开!”

越越一下子愣住,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只是傻傻的站在原地等着被撞飞。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条长腿忽然横插进来,狠狠的朝着黑影踹过去。

碰!

黑影被踹出去三米开外,重重的撞在墙上,然后缓缓的滑在冰冷的地砖上,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

越越吓得魂飞魄散,就在他要哭出来时,一只大手忽然捂住他的双眼,似是怕他看到这样恐怖暴力的场面。

低沉磁性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别怕,叔叔已经把坏人打飞了。”

越越的小身子前一秒还微微的颤抖着,可听完这话之后,他居然觉得什么都变得不那么可怕了。

几个保安看着一身低冷气压的男人,吓得三魂飞了七魄。

“闫,闫总……”

“把他送到公安局,以后酒店里再出现小偷,绝不轻饶!”男人的声音充满怒气,目光中尽是警告之意。

“是是是,闫总。”

几个保安迅速将已经晕死过去的小偷拉出去之后,闫世航才将大手缓缓挪开,口味凉薄的问,“没事儿吧?”

陈越然深深的看着他,两只眼睛忍不住冒泡泡。

这位叔叔好帅呀。

虽然他看起来严肃又不近人情,甚至有点冷,但不得不承认,他真是帅的天怒人怨。

特别是刚才他踹飞小偷的那一脚,真是……爱了爱了。

越越从小就没有爸爸,自然是对这样英勇高大又帅气的叔叔充满崇拜,他瞪圆了双眼摇摇头,乖乖一笑,礼貌的道,“我没事儿,谢谢叔叔救了我。”

闫世航看着小鬼头眼底的崇拜之意,向来冷硬的心微微一动,“就你一个人?”

“不是,我和妈咪一起。”

“你妈咪呢?”闫世航的口吻依旧是冷冷淡淡。

提起自己的妈咪,越越忍不住悲从中来。

但也不想让自己的偶像叔叔知道自己在妈咪心目中都比不上一只小小的蟹黄流沙包,于是,越越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手指指向不远处的烘焙房,“我妈咪在那里工作,叔叔能带我过去么?”

他妈咪是自己的员工?还带着孩子来上班?

闫世航眯了眯一双狐狸眼。

公司明文规定,上班期间不能携子带女,他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跟他对着干!

几不可见的点点头,闫世航迈开大步朝着烘焙房走去。

越越抬起的小手僵在半空,肉乎乎的小脸满是失望。

叔叔,好歹我也是你的粉丝呢,都不拉一下小手么?

二人刚来到门口,就听见一个高亢又刻薄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陈诗诗,你脑子进屎了么?你就拿这玩意招待贵宾?你知道外头坐的都是什么人?我看你以后不想接‘卓越’的生意了!”

第2章 特殊味道

陈诗诗刚把烤好的流沙包拿出来,还没分盘,就听见主管对她一阵大呼小叫。

她睨了主管一眼,没理会,继续将嫩黄色的流沙包分到已经点缀好的餐盘里。

谁都别想阻拦她欣赏自己的杰作。

主管见她无视自己,更是怒火中烧,指着陈诗诗的鼻子道,“你聋了?没听见我说话么?”

陈诗诗挑了挑眼眉,放下手中的食物,直起腰,美丽的脸庞上顿时布满冰霜,连眼神都变得犀利无比。

“今天是云城林家和宋家的订婚宴,我受宋小姐之托来‘卓越’为她准备餐后甜品,主管,有什么不妥么?”

“呵,我就知道你是走后门进来的!”主管怒的咬牙切齿,“要不然,凭你一个网红,有什么资格站到这里?做的东西垃圾,人更垃圾,就知道抱大腿……啊!”

主管话音刚落,陈诗诗兜头就是狠狠一巴掌,用力至极,打的他那一脸肥肉来回乱颤。

“这一巴掌是让你长长记性,别随便评价别人的生活!”

“你,你敢和我动手!陈诗诗,你特么不想活了!”主管一怒之下,抄起桌上的一个托盘朝着陈诗诗砸过去。

陈诗诗已经做好反击准备,可下一秒,一个凉薄的像带了冰碴的声音忽然横插进来。

“住手!”

陈诗诗和主管同时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颀长的身影从门口走来。

随着他的靠近,一股让人窒息的低气压弥漫开来,陈诗诗看着由远及近的男人,那一双洞若观火的深邃双眸让她立刻意识到,眼前的男人绝非凡品。

而主管则是吓得满脸猪肝色,点头哈腰的跟闫世航道,“闫总,您怎么来了?”

男人的视线轻轻扫过陈诗诗的脸,旋即落在主管身上,暗沉的道,“我来不得?”

“不不不,整个酒店都是您的,哪里您去不得呢?”主管讨好的笑着,但心里却怵的要命。

据说闫总的个性诡谲不定,还有人说他暴力成性,若是他有什么错处被闫总抓住,以后还哪有命在酒店做下去呢?

闫世航几不可闻的哼了口气,看向餐台上精致小巧的流沙包。

一股特殊的香气来袭,缭绕在鼻尖,就像一直柔软的手,撩拨着他的味蕾,轻轻的,一下接着一下。

闫世航忍不住眯了眯眼眸。

牛奶的香,糖粉的甜,可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类似栀子花的清爽香气,这女人,到底在里面加了什么?

看出老板沉凝着俊脸,主管‘心领神会’的看向陈诗诗,凶狠的道,“还没看见么?我们老板对你的流沙包很不满意,识相的赶紧滚,别等我赶你!”

“我说过不满意?”

“啊?”

主管一脸惊悚的看向闫世航,“闫总,那您的意思是……”

“滚!”

“呵呵,好,我这就让她滚!”

闫世航狠狠的瞪向胖主管,“我说的是你!滚!”

主管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刚想求饶,就被闫世航那酷寒又决绝的眼神吓退。

他若是再多说一句,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主管灰溜溜的跑出烘焙房,来到无人之地时,鬼鬼祟祟的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烘焙房内,闫世航冷冷的看着陈诗诗,陈诗诗也回看着他,一点发怵的意思都没有。

“这里面加了什么配料?”闫世航拿起一个流沙包放在鼻下闻了闻,挑眉看向对面从容自若的女子,“有种特殊的香味。”

陈诗诗的目光闪了闪,的确,她在配料里加了些特殊调味品,但很少人能闻的出来,这家伙莫非属狗的,一下子就发现了。

“配方是一个烘焙师的武器,我干嘛要告诉你?”

第3章 认贼作父

闫世航将流沙包放回盘子,抬眸,冷冰冰的看着陈诗诗的脸,“我要对我的客户负责,你用了普通流沙包之外的配方,必须跟我报备!”

“我就不告诉你,你能怎样?”

男人的薄唇挽起一个近乎残忍的弧度,“我不能怎样,最多扣押你72小时,等食物在体内消化,确定没有人中毒之后,再放你走。”

“你!”

“妈咪!”

一声软软的呼唤吸引了陈诗诗的注意,她低头一看,越越居然从闫世航身后探出头来,正当她想招手让儿子过来时,她的亲儿子居然说出了一句能让她吐血身亡的话。

“妈咪,你就把秘方告诉帅叔叔嘛!”

“陈越然,你太过分了,我白养你这么多年,你居然认贼作父!胳膊肘往外拐!你还是不是我儿子?”陈诗诗很生气,生气的结果就是语无伦次,口无遮拦。

不过她的某句话却让越越十分高兴。

认贼作父……

嗯!

这个帅叔叔还真有点爹地的感觉呢。

她愤愤的走过去,将越越从闫世航身后拉出来,抱在怀里摇了摇,好像要让他清醒过来,“小朋友,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坐下来好好谈谈,我得给你科普一下,到底谁才是你妈!”

越越不满的撅了撅嘴,“可是帅叔叔刚才救过我……”

简单的将刚才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陈诗诗的第一反应不是感谢,而是……吃醋!

听得出来,儿子很喜欢闫世航,甚至把他奉为偶像。

过去,越越的心里只有她一个,现在凭白多了个陌生人,陈诗诗怎么能不酸?

“谢谢你啊!”陈诗诗简单的道了个谢。

看出她毫无诚意,闫世航也根本不在意,他现在想知道的,就是她在流沙包里到底放了什么?

“感谢也要有点实际行动,不是么?”

陈诗诗顿时纳闷,“你想要干什么?”

这男人还真是莫名其妙,她都说谢谢了,还想着什么行动,莫非……

“你不会是想让我以身相许吧!”陈诗诗不等男人开口说话,自顾自的说道:“虽然你很优越,但是我也不是什么随便的女人。不会因为你救了我的儿子,我就会嫁给你,这是不可能的!”

“……”闫世航嘴角不知觉抽搐两下,这女人的脑回路真是神。

不过,这女人虽然是为人母了,这身材却依旧玲珑曼妙,保持的倒是不错。

闫世航视线上下打量着陈诗诗,这让陈诗诗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她连忙后退两步,拉着越越,故作镇定道:“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是吗?”闫世航轻笑两声,吓得一旁的主管忙不迭的擦汗,他今天可能没有看黄历,碰见陈诗诗这个女人,真是给他坏事。

“那个……”主管刚要开口解释,闫世航饶有趣味的勾起嘴角,低声道:“你怎么知道我的意思是让你以身相许?”

陈诗诗看着闫世航的神情越来越鄙夷,“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男人不都是这个心思。”

随后她又补了一句,“除非你不是男人。”

“咳。”主管闻言差点没被口水咳死,“口出狂言!”

“主管,刚刚可是这个男人自己说要行动的。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主管,你可不能不公正啊!”陈诗诗风情万种的美眸微眯,冲着主管挑了挑眉。

“……”主管顿时无言以对,他刚刚确实听见了,但是他相信闫总不是这个意思,一定是陈诗诗这个女人误会闫总。

“你叫什么?”闫世航薄唇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甚是可怖。

陈诗诗闻言,迅速抬手指向他,“主管你看,他问我名字了,还不是图谋不轨。”

“你放肆!你知道你指的是谁吗?”主管惊的虚汗直流,气急败坏道。

第4章 那个帅叔叔可能看不上你

陈诗诗轻笑一声,嘲讽道:“知道,色狼。”

“闫总,这个女人脑子糊涂了,你别和她一般见识。”主管见陈诗诗怎么劝说都不听,无奈之下只能去劝闫世航。

闫世航神情不变,随即俊眉轻佻,“哦?是吗?那方主管是怎么管教下属的,竟然会有头脑不清楚的来我们这做员工。”

“闫总!”主管声音颤抖,双手紧握,内心无比纠结。

“你,你是闫总?”陈诗诗不可思议的将手指缓慢收回,她刚刚都说了些什么,竟然得罪了总裁

“刚刚是我的不对,是我有眼不识泰山!”陈诗诗忙不迭的低头道歉。

闫世航随即冷哼一声,“既然你这么抱歉,我给你个机会。”

这个配方,他要定了!

陈诗诗无奈,看来这个闫总是认定她这个生过孩子的女人了。

“闫总你选个时间,挑个地点。”陈诗诗垂着头,双手将越越的耳朵捂上,她可不想让孩子心里以后留下什么阴影。

认为自己的母亲是个甘愿为权利金钱低头的女人。

“好。”闫世航顺势点头,确实应该选个时间和地方。

配方这么重要的大事,不能这么草率的在这里说。

若是被有心人听了去,那还了得。

陈诗诗沉默不语,就等着闫世航开口。

闫世航仔细思索了一下,决定道:“那就明天上午十点,我办公室。”

“……”陈诗诗闻言蓦地看向闫世航,闫总这是要大玩办公室禁忌啊!

这么重口味的嘛。

闫世航见女人一脸惊讶,像被雷劈中了一样,愣在原地,不满开口道:“怎么?你不同意?”

“同意,同意,我怎么会不同意,那就这么说好了,闫总。”陈诗诗立马赔上笑脸。

闫世航见状满意的点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陈诗诗看着男人高大的背影,顿时叹了一口气,她一抬眸看见主管一脸难以形容的表情看着她。

陈诗诗被盯的有些不好意思,低头轻咳嗽了两声,对着主管讪笑道:“主管你怎么了?”

主管身体僵直,表情及其不自然,看都不再看陈诗诗一眼,抬腿就走。

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才见闫总一面就把老总给拿下了,这是何等的厉害,真是好手段!

主管默默的感慨,看来他以后要对陈诗诗好一点。万一她吹个枕边风,他的仕途……

陈诗诗莫名其妙的看着主管僵直的背影,百思不得其解。

“妈妈!”这是越越睁着漆黑透亮的眸子看向陈诗诗。

陈诗诗闻声放下双手,低声道:“怎么了?”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那个帅叔叔可能看不上你!”

“陈越越!”陈诗诗叉腰怒吼,“别让我打你!你妈我这身材,这样貌,哪个男人能不对我感兴趣。”

越越上下看了陈诗诗两下,砸吧砸吧嘴,摇头道:“全部。”

“陈越越下班回家给我写作业去!”陈诗诗做完今天的工作,带着越越回到出租屋里。

还没开门,房东的电话就打了过来,“陈小姐,上个月的房租还给呢!你想要什么时候给我!”

“哎呀。”陈诗诗语气轻快,忙着赔笑,“李大哥,我这个月快开工资了,马上给你!”

“我们以后要涨房租了!物价都涨了。”对面的男人声音这才缓和一些。

陈诗诗闻言顿了几秒,然后开口道:“那行,李大哥,涨多少。”

“不多,五百块。”

“五百块!”陈诗诗美眸随即睁大,五百块可是她三分之一的工资钱。

她低头看了看身边乖巧的儿子,挂断电话无奈道:“越越,看来我们又要搬家了!”

“没关系,我都习惯了。”越越人小鬼大,挑了挑眉毛,没有任何反应。

总裁的暖宠新妻-陈诗诗, 闫世航-总裁豪门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142 Seco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