绯闻天后-南栀, 左城泽-婚恋生活小说

绯闻天后-南栀, 左城泽-婚恋生活小说

第1章 谎言背叛

以谎言为开始,便是以谎言为结束。

别墅内,南栀穿着一件暖色睡衣,头发松松散散扎在脑后,芊芊玉手握着鼠标,带着无框眼镜盯着电脑屏幕。

“叶夫人出轨当红小鲜肉,深夜寄宿”,鲜红大标题,标题下一张裸图,男的打着马赛克,女人脸只露半边,但那熟悉的脸型,确实与自己十分相似。

“真不要脸,霸占着我老公还出去偷腥,这种女人就不该在这世上。”

“枉我还把她一直当做我得女神,原来背后里如此肮脏。”

“沙发,赞我都是爸爸。”

“……”

下面评论,不用翻,都知道是骂自己的。

退出链接,南栀看着自己微博,关注粉丝量极速下滑,自己以前发的图文也遭到了疯狂留言,如果不是思琪打电话过来,可能自己作为这件事主角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嗯?谦杨回来了?”听到隔壁有动静,南栀起身,来到主卧门旁。

还未动手,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女的呻吟声和男人的粗喘,南栀偷偷推开房门,房间里,自己嫁了五年老公,从未让自己进过这间主卧的男人正疯狂在一个陌生女人身上索取着。

女人第六感都是很准的,床上女人潮红着一张瓜子脸,妩媚柔情的眼睛朝着南栀方向看了一眼,由于叶谦杨背对着南栀,所以这一幕他并没有看见。

“谦,你轻点,很疼的。”女人知道叶谦杨并不在乎南栀这个妻子,所以假装没看到南栀站在门外,故意靠着叶谦杨耳边说着暧昧的话。

“真是磨人的小妖精。”叶谦杨调笑一声,反而动作更大了。

“哎!你怎么这样,你就不怕你家黄脸婆知道。”

“怕什么,这床她都从未上过,就她那姿色,轮十八代都轮不到她。”

“呵呵,谦,你可真幽默。”

门外,南栀听着里面两人谈话,手指攥的紧紧的,嘴唇已被咬破,怕自己一个没忍住弄出声响来。

转身,把门关上,跌跌撞撞跑到洗手间关上门,那憋不住的泪水瞬间从眼中流了出来。

尤记当年,那人一身白色西装,手捧鲜花戒指,单膝跪在自己面前向自己求婚,眼光微暖,清风和旭,自己羞怯得答应了他,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因为自己从五年前只是他的一个小粉丝,为了得到她的关注,自己不顾母亲的反对,毅然在这表面光鲜私下混乱的娱乐圈,一切都只是为了他。

没有关系,没有后台,自己从一个无名群众演员,爬上了一线明星,潜规则,黑色交易,花边,黑料自己从来没有。

原本以为自己一直以来愿望就要实现了,却不过是一场镜中花,水中月,他娶自己只不过是能借着自己爬上一线明星行列。

“呜~”南栀抱着自己膝盖,无助的哭了起来,想起刚刚看到那些花边新闻,心中委屈更是无处诉说。

不知何时,南栀哭累了,坐在地上便睡了过去,说话是一个女人,感觉到身上的疼痛,南栀睁开了眼睛。

是刚和叶谦杨上床的女人,因为哭得眼睛红肿,南栀抬头时看着前面女人脸有些模糊。

“说你呢,出去,别在这碍眼。”女人涂着红色指甲,身上只围了一块浴巾,身材很不错,此刻藐视看着地上犹如路边流浪狗般狼狈的南栀,眼睛里充满了不屑。

“还一线明星呢,看来过去果然都是不堪回首的。”女人低下身体,伸手挑起南栀下巴:“就你这姿色,还能顶着叶夫人名号,可能就是传说中的祖坟冒青烟了吧。”

南栀一把拍开女人的手:“不关你事。”

“哟,还挺刚烈的吗。”女人动手,直接把南栀提了起来,女人把南栀脸推向洗手间镜子面前,你自己好好看看自己是何等模样。

南栀抬头,镜子中,那个衣衫凌乱,发型不整,面容憔悴的女人真的是自己嘛?南栀呆愣住了。

“真的,很丑,对吧。”女人扬了扬嘴角,迈着优雅步子对着镜子整理头发。

一时间,南栀对于自己这么多年坚持的爱感到了迷茫,他只把自己当棋子,从未爱过自己,在外他是优雅绅士,可背后他的生活有多糜烂只有自己知道。

“如果我是你,我就一死了之,一了百了,像你这种苟且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女人凑近南栀耳朵,用着鲜红的唇说着,镜子中,南栀瞥见自己与女人差别,心碎的心顿时沉落了下去。

“是啊,自己这么卑微的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啊,对了,昨晚搜索引擎头条花边新闻就是你吧,啧啧,可真不够安分的啊。”女人似想起什么一样,一副惊讶模样对着南栀说着,只是那说话的语气,藏不尽的讽刺之意。

“没有,那不是我。”南栀辩解着。

“呵呵,这就与我无关了。”女人摊了摊手。

“你怎么在这?”门外,叶谦杨声音突然传来,两人均转头看向他。

“身上难受,我要洗澡。”叶谦杨进来搂着女人:“我俩一起洗,你没事去吧房间打扫了。”前一句是对着女人说的,后一句显然是对着南栀说的。

南栀呆愣着,叶谦杨皱眉:“还不快去。”

对上叶谦杨不满的眼神,南栀习惯性缩了下头,唯唯诺诺道:“嗯,我这就去。”

听着叶谦杨和女人调笑声,南栀心疼到难以承受。

进了主卧,从衣柜里拿出新的床单被罩,麻木机械的换了新的。

南栀回到自己的房间,呆坐着看着远方的风景,起身来到窗户旁,那远处的高楼大厦,霓虹彩灯无一不在宣示着夜晚的狂欢才刚刚来临。

“也许这个世界真的不适合我。”南栀喃喃自语道,回到床上打开床头柜,拿出自己不时吃的安眠药,一把和水吞了。

“这样就解脱了吧。”南栀心头一松,安逸的想着。

安眠药药效慢,临死前,南栀看到自己第一眼看了叶谦杨出演电视剧,第一次知道他的名字,他的星座,他的爱好,他的所有一切。

梦到了母亲,自己辜负了她的希望考大学,去做了一个演员,一个戏子。

“母亲,女儿对不起你。”眼前越来越模糊,南栀眼皮慢慢闭上,顿时一片黑暗。

第2章 重生剧组

“快快,掐人中。”

“大家散开点,让她能呼吸新鲜空气。”

头昏昏沉沉得,听到耳边不断传来的声音,南栀睁开了眼睛,迷茫得看着眼前穿着古装和现代装的人些。

“感觉怎么样了?”自己面前一微胖的男子,穿着花色短袖衫,看到南栀醒了,一脸担忧问道。

南栀张了张嘴想要说话,却发现喉咙干的一点话都说不出来,胖男子问周围人要了水 :“来,先喝口水吧。”

南栀接过水,猛喝了几口,感觉喉咙不在那么干燥这才作罢:“谢谢。”

“下次注意,这么热得天,就算只是作为一个群众演员,演尸体,那也要注意自身安全,好了,你先在阴凉地方休息会。”

把南栀扶在了一个阴凉地方坐着,胖男子朝着拍了拍手,吸引大家注意力:“好了,这个时间点太热,大家都先休息,等吃了午饭在把其他镜头拍了。”

“哇,谢导演,终于可以休息了。”

“导演,你真好。”

“导演,午餐吃什么?”

“……”

一听到休息,大家都活跃了起来。

南栀迷茫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脑袋里是一片空白,自己不是吃安眠药了嘛,怎么到这来了?

“南南,你怎么样了?”夏真一身丫鬟打扮,急匆匆跑到南栀跟前一脸担忧的问着。

南栀本想问她是谁的,但怕自己问出来露了马脚,便只是点了点头,小声道:“我没事。”

夏真小手敷上南栀额头,冰凉的小手软软嫩嫩的贴在额头,让南栀昏沉的脑袋顿时一片清凉的感觉。

“刚没我镜头,在后院和她们坐着吹了会凉风,没想到我起身接水,便听到外面有人说你中暑晕了过去,我急忙赶了出来,还好没事。”看到南栀确实没事了,夏真拿下手,自顾自说着。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女孩是谁,但那一脸关切是真心实意的,南栀笑了笑。

“哼,你还好意思笑,都和你说了,能偷懒时候悄悄偷会懒,演个尸体又不需要多大演技,偏偏还跑去看了大半天左诚泽的演技才回来,看吧,这就是你作死的后果。”夏真一副老妈子的模样,对着南栀极力吐槽到。

“呵呵,机会难得嘛。”虽然不知道原主的意图为何,但从低层爬上去的南栀知道,能多看,多想,多观察别人演戏,对自己提升也是很大的。

“哼,就你理由大。”夏真不屑。

“我先去帮你拿一份盒饭,你先歇着。”说着,夏真朝着打盒饭那里走去。

“你没事了吧。”一道男声从头顶传来,南栀仰头,树叶星星点点光束下,那人一脸阳光之色,穿着一身暗色古装,头发高束,犹如入云的风凌眉峰,他就像踏马而归的王者一般。

左诚泽看着地上的南栀,那双犹如秋水般得眼睛此刻透露着欣赏与迷茫,就像一只迷路的优雅猫咪一般,头发凌乱,身上也有好多伤口,身材圆圆滚滚的,好像一只肉丸子。

原本左诚泽这次演绎的是一位高傲得将军,最近沉浸于角色中,自己都很少笑了,可今天看到南栀让他心里莫名得开心,好想把她抱怀里蹂躏一把。

待看清了来人,南栀猛得睁大了眼睛:“你是左诚泽?”

刚刚夏真也说过自己是去看左诚泽的表演才中暑昏倒得,由于不知道自己重生在那里,所以南栀并没有多想,刚那行人把自己搬来这阴凉树底下时候,南栀就发现这不是自己的身体了。

看到南栀眼中一闪而过的光亮,左诚泽笑了,只淡淡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了。

“星恒公司签约当红艺人,凭借一部《思惘若失》而出名的左诚泽?”南栀说出关于左诚泽代表作。

“嗯”,淡淡一个回应,不然左诚泽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南栀问话了。

“嗯,你好。”南栀尴尬回了一句干巴巴的问好,场面顿时尴尬起来。

南栀还沉迷在巨大震惊之中,看来自己还在原来世界,只是不知道自己和死去的自己相差了多少时间。

场面气氛一度尴尬,左诚泽看着呆愣的南栀,站在一旁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好在夏真抬着盒饭过来,总算解决了左诚泽的尴尬。

看着夏真过来:“你们先吃,我先走了。”说完也不待背后人回应,左诚泽便率先走了。

夏真拿着盒饭,看着左诚泽逃也似的走远,拿手肘撞了撞南栀,挤眉弄眼:“老实交代,刚你两干啥了?,怎么左大明星一见到我就跑?”

南栀很自觉拿起夏真递给自己的那份盒饭,打开来,一股饭菜香味顿时扑鼻而来,自己都不知道原身什么时候吃饭的,现在自己是饿的前胸贴后背的,拿着筷子夹了块大大西兰花放嘴里咀嚼着,这才回答夏真的问话:“可能是因为来了只恐龙吓到了人家了吧。”

有东西吃南栀的心情很好,它不介意开开夏真的玩笑,调楷调楷。

听到这话,夏真顿时不开心了,一把抢了南栀手中的便盒:“嫌我丑,你别吃了。”

南栀眼巴巴看着夏真手中的饭盒,委屈巴巴道:“别啊,小美女,我知道错了。”

“小姐姐,你聪明可爱,美丽大方,你不忍心让我这个病人挨饿的对吧。”卖萌,使劲卖萌,为了吃的,南栀觉得自己可耻什么都无所谓了。

“哼,算你有眼光,吃吧。”夏真把便盒给了南栀,那翘起的嘴角,难掩得好心情。

南栀接过盒饭,接着吃了起来,同时也在打量眼前的夏真,一双灵动的眼睛,小巧的脸蛋,看起来就是乖乖女那种,一边吃着饭,身体还不停摆动着。

“哎!南南,我怎么发现你今天怎么感觉好像换了个人一样。”正在低头吃饭的南栀突然听到夏真来了这么一句,顿时顿了下爵菜的动作,既之又假装没发生过什么一样,淡定吞下口中的菜,才反问道:“那你说,以前我是什么样的?”

“胆小,懦弱,害羞,话少,耳根软,胖……”夏真直言不讳说了出来。

听到夏真话,南栀一头黑线,前面都可以,但胖这个事实就不用说出来了嘛,你不说,我也知道的。

第3章 生的希望

夏真不知道南栀已经不在是原来那个南栀了,没心没肺和南栀说着话。

南栀也从夏真口中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一个还在学校学习的影院学生,名字和自己一样,也叫南栀,今年18岁,正是花一般的年纪。

因为中午时候,南栀中暑晕倒,所以中午镜头排在了下午。

“喂,南栀,你怎么搞的,肢体动作怎么那么僵硬。”中午给南栀水喝的导演手中拿着剧本,很是烦躁看着多次cut片段的南栀。

躺在地上南栀爬了起来,摸了摸额头上的汗水,赔笑道:“导演别生气,我下次一定演好。”

自从嫁给叶谦杨后,南栀就做了全职太太,已经很久没有演戏了,人物理解力和肢体动作用的很是不协调,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刚附身的原因。

一听南栀这话,导演爆怒:“你还想要有下次。”尾音拖的有点长,火药味很浓。

虽然只是小半日的接触,但南栀能感觉出来,导演是很好相处的人。

南栀双手合十,用着自己那张水灵的眼睛看着导演哀求道:“导演,最后一次机会了。”南栀知道,不管是上世还是今生,自己全身上下最大的优势就是自己这双眼睛。

导演也知道南栀这个角色虽然只是一个扑街角色,只露了一个双眼睛,但对剧情发展是十分重要的。

导演挥了挥手,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符合原著得眼神,导演也懒得寻找了,也只能无赖多让点时间给南栀:“你先下去自己练会,下午4:00时候我必须要一个镜头就过,不然你收拾东西回家种地去吧。”

导演给了南栀自己练习时间,避开众人视线,南栀独自一个人在个小角落里练习,周围没有镜子,南栀突然想起手机摄像,便小跑着去找了夏真,问了自己手机在哪?

剧组对于演员手机保管不是很严格的,除了必要时候上交,其他时候都可以自己带着。

南栀按照夏真说得话,去了后院一个偏房里,把自己包里手机翻了出来。

“……”看着手机,南栀瞬间无语,刚好像忘了问手机屏锁的密码是多少了?

“算了,先输入试试。”由于不知道原主密码多少,南栀只能以瞎猫碰死耗子几率去破解密码,连续输入好几个数字都不是,看着屏幕显示输入五次错误30秒后重新开始的提示,南栀想还是直接拿去给夏真帮自己解开吧,就算到时候夏真有疑问,自己也可以在用自己中午中暑失忆而一带而过。

这么想着30秒后,南栀在手机上输入自己以前密码,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万一实现了呢,这样想着,南栀在路上时候也没停下动作。

“嗯?还真被解开了。”看着手机显示出来应用图标,南栀愣了下:“看来这姑娘和自己真的八字相符啊。”

南栀手机屏锁密码一直没变过,就是用的自己生日日期,没想到真的瞎猫碰上了死耗子。

解开了锁,南栀找了位置,打开摄像头调整好位置,点了开始后,开始自己一个人表演。

要说现在正在拍摄这部电视剧,是一场大型古装宫斗剧,影剧名叫《幻龙无双》,是根据同名小说改编拍摄的,正好以前南栀也读过这本书,所以对正在出演“苓洛”这个角色深有感触。

动作戏没有什么,拍摄唯一一个镜头对得是眼神的活动与转变,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如果不能很好带入角色,在拍摄眼神活动时就是空洞而无神的,如果勉强拍摄出来也是让人感觉很不自然的。

在查看几次录制视屏后,南栀发现,自己肢体协调性真的是烂到不忍直视,一个简单动作自己做出来分分钟跳戏,眼神也是一点神韵都没有,整个表演下来,南栀只想捂脸望天哭泣,真的太垃圾了,不怪导演刚刚暴怒的心情,自己捏死自己的心都有。

临着导演给的最后时间只有五分钟了,南栀没办法也只能抱着死就死的心态回到拍摄场地。

南栀到的时候,导演刚好拍摄完其他镜头,看到南栀回来。

导演挥了挥手:“大家先原地休息下。”

“练习怎么样?”导演对着南栀问道。如果只是普通群众演员,三次不过,导演分分钟换人,虽然南栀也只是群众演员,但南栀这个角色镜头特别重要,他是男主扭转心态的惊鸿一眼。

被问道,南栀自然不能傻乎乎说自己压根没练好,僵硬笑了笑:“我已经练习了。”

对于南栀凌模两可的回话,导演看了她一眼,没说话,转身:“好了,准备拍摄。”

南栀调整了自己心态,化妆师为她补了下妆容和衣服,准备开始。

城内大街上,尸横遍野,硝烟弥漫,男主安子浩左诚泽饰演二皇子身披战甲,跨骑骏马,一脸坚毅身形由城门外走来。

镜头拉远,跳转镜头,南栀饰演苓洛一身血渍,微微动了动手指,慢慢睁开眼睛。

导演在一旁看着,内心:“对,就是这个动作。”

镜头拉近,安子浩已来到街道中心,漫无目的的一撇看到了睁开眼睛的苓洛,两人双眼对上。

氛围有了,但导演对南栀眼神表达还不太满意:“南栀,你现在想象你现在深处逆境,想要抓住眼前人唯一的救命稻草,他是你活下去唯一希望。”

深处逆境?南栀想起自己暗恋多年人,最后只是把自己当做一个棋子,那种被背叛的绝望,瞬间涌现了出来,想到了母亲,那种无几挣扎感瞬间弥漫上心头,眼神瞬间暗沉。

导演见南栀入戏,似催眠一般在一旁说道:“你的救星出现了,你的希望出现了。”

南栀抬头,看着那高大的身影,老天爷也不让自己死去,难道也是为了让自己遇见希望?

镜头中“苓洛”的笑容带着碎星般的光芒,映入眼帘不知照亮了谁的心。

左诚泽远远看着南栀,渐渐也被南栀带入剧情中,那双生的希望的眼睛,深入左诚泽的心。

对视了一秒,两秒,三秒,苓洛微弱动了动眼睛,带着星碎流光,安然永远闭上了眼睛。

左诚泽心疼,好似自己一切希望真的随着南栀死去而失去了。

绯闻天后-南栀, 左城泽-婚恋生活小说

点我阅读全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cache
    Processed in 0.010762 Second.